張承志 -自由職業作家

張承志

張承志,回族,中國當代最具影響力的穆斯林作家、學者。同時也是"紅衛兵"這個名稱的創始人。1948年生于北京,1967年從清華附中畢業,到內蒙古插隊,在草原上生活了四年,1975年畢業于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1978年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民族系,1981年畢業獲得歷史學碩士學位,精通英語、日語、西班牙語、阿拉伯語,俄語,並熟練掌握蒙、滿、哈薩克三種少數民族語言。他1978年開始發表作品,早年的作品帶有浪漫主義色彩,語言充滿詩意,洋溢著青春熱情的理想主義氣息。後來的作品轉向宗教題材,引起過不少爭議。80年代以小說創作為主,90年代至今以散文為主。代表作有《北方的河》《黑駿馬》《心靈史》等。已出版各類著作30餘種。

  • 中文名稱
    張承志
  • 出生地
    北京
  • 畢業院校
    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
  • 信    仰
    伊斯蘭教
  • 祖    籍
    山東濟南
  • 民    族
    回族
  • 國    籍
    中國
  • 代表作品
    《黑駿馬》《北方的河》《心靈史》
  • 主要成就
    首屆全國短篇小說獎第二、三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獎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散文家獎第11屆十月文學獎
  • 回族經名
    賽義德
  • 職    業
    作家
  • 出生日期
    1948年
  • 別    名
    張錄山,紅衛士
  • 社會評價
    中國當代最具影響力的穆斯林作家、學者

基本資料

張承志

筆名:張錄山。曾供職于中國歷史博物館、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海軍創作室、日本愛知大學等處。現為自由職業作家。1978年開始筆耕。曾獲第一屆全國短篇小說獎,第二、第三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及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理想主義氣質”著稱。

張承志

個人簡介

中國當代穆斯林作家、學者。祖籍山東濟南,1948年生于北平。回族。早年文風如鐵,慷慨硬朗,充滿大漠荒原氣息。90年代後宗教情感增重,文字開始神秘詭異,甚或偏激。作品多處涉及宗教,遂引發爭議。文學之于張承志不是目的,不是終極,而是工具,是手段,是表達人生理想和精神情志的物態載體。已出版各類著作30餘種。

張承志

1966年6月3日晚上,張承志與駱小海、卜大華、鄺桃生、王銘、張曉賓、宮小吉、陶正、高洪旭、宋柏林、袁東平等十七名學生聚在北京西郊圓明園遺址開會。與會中決定成立紅衛兵的組織。而紅衛兵這個名字即取自于張承志的筆名“紅衛士”。

1968-1972年在內蒙古烏珠穆沁插隊當牧民。

張承志

1972年,被推薦(從1966年6月暫停聯考到1977年冬恢復聯考,其間都是推薦)入北京大學歷史系,1975年畢業後分配到中國歷史博物館搞考古工作。

1978年,以突出成績考取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翁獨健先生研究生。

1981年,畢業獲民族歷史語言系碩士學位。分配到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工作任助理研究員。

1987年,調海軍政治部文化部當專業作家,現辭職為自由作家並作油畫。

1983-1984年,曾以日本國際交流基金"特定地區研究計畫"合作人及東洋文庫外國人研究員的身份在日本搞中北亞歷史研究,其後幾度應邀赴日 張承志本搞學術研究和講學,並出訪美國、加拿大、德國、蒙古等國家。

張承志

長期從事中亞、新疆、甘寧青伊斯蘭黃土高原的歷史宗教考古調查。信仰伊斯蘭教。使用數種外語。

1985年,當選中國作協第四屆理事。《小說選刊》編委。

1987年,被英國劍橋大學國際傳記中心收入《世界名人錄/世界作家名人錄》中。

處女作為蒙文詩《做人民之子》發表于內蒙古蒙文雜志《花的原野/1978,6》上,第一篇小說《騎手為什麽歌唱母親》獲得了1978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

中篇小說《阿勒克足球》獲得《十月》第一次文學獎和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獎。 《三份沒有印在書上的前言》(《花城/94,3》)中稱,張承志有三本僅以外文出版的作品,即為《內蒙古大草原遊牧志》(在日本印行六次,作者認為就作品對遊牧生活細節的描繪來說,海外尚沒有能與它相比者,但他為它被當作旅行手冊而感到可悲,他盼望的讀者是"企圖為青春尋找意義的年輕人",而不是遊客或少數所謂專家學者。)、《中國之中的伊斯蘭教》、《紅衛兵的時代》(以日文創作,日本發行,四萬冊),後者被作者認為是"第一本關于早期紅衛兵運動的正面總結。",他說:"對此我有認真的把握。因為在所謂老紅衛兵的成員中,我尚未發現有誰比我對紅衛兵造反事實的意義更肯定;也沒有誰比我對紅衛兵的特權階級思想更敵對,這是第一點。其次是因為十幾年來我一直留心了西方六十年代的學生運動和左翼運動,我註意到了它們不可否定的意義,也註意到了它們優于和劣于我們的方面。"。

張承志

生平紀實

1967年,畢業于北京清華大學附屬中學。

張承志

1968年,到內蒙古東烏珠穆沁旗插隊,在草原上當了四年的牧民。

1972年,人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學習。

1975年,畢業分配到中國歷史博物館考古組工作。

1978年,發表處女作《騎手為什麽歌唱母親》(《人民文學》1978年10期),引起文壇註意,獲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歷史語言系學習,研究蒙古族及北方諸民族的歷史。

1981年,畢業分配到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

張承志暢談中日文1978年,以突出成績考取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翁獨健先生的研究生。

1981年,畢業獲得歷史學碩士學位,分配到中國社會科學院不足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1987年,調海軍政治部文化部當專業作家,現辭職為自由作家並作油畫。長期從事中亞、新疆、甘寧青伊斯蘭黃土高原的歷史宗教考古調查。信仰伊斯蘭。使用數種外語。

1978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曾多次獲全國中、短篇小說獎。代表性作品有小說集《黑駿馬》、《北方的河》、《黃泥小屋》;長篇小說《金牧場》、《心靈史》;散文集《荒蕪英雄路》、《清潔的精神》等。張承志有著一種獨立不羈 ,庄嚴深邃,冷峻熱烈的審美品格。他以一種獨白的方式表達著他的精神哲學,以一種自信堅定的姿態捍衛著一種神聖價值觀,以一種熔鑄詩歌、音樂、繪畫、歷史和哲學的復雜形態創造著“美文”。他那種具有燃燒性和震撼力的新語言和新思想,顯示了中國當代文學的獨創性魅力。

1981—1982年,曾在日本東京大學進修。這時期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金牧場》,中短篇小說《北方的河》、《黑駿馬》、《黃泥小屋》等,其中《黑駿馬》、《北方的河》分獲1981—1982和1983—1984年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他被稱作一個理想主義的精神漫遊者,早期以草原生活為題材,從大地、民間汲取精神養料;稍後他把個人理想與宗教信仰結合在一起,開始了他對于回民生存和真主信仰的探索。

1984年,他到回民聚集地西海固,在那裏結識了一大批哲合忍耶的教友,他們為了維護信仰的純潔及 心靈的自由而不惜犧牲的英雄主義精神極大地震動了張承志。他不僅成了哲合忍耶教徒,而且用文學的形式寫了一部宗教史《心靈史》(花城出版社1991年初版),在文壇引起了很大的震動。[2]

張承志

主要作品短篇小說

《輝煌的波馬》

《北望長城外》

《胡塗亂抹》

《美麗瞬間》 張承志

《凝固火焰》

《九座宮殿》

《雪路》

《晚潮》

《綠夜》

《頂峰》

《大坂》

《春天》

中篇小說

《北方的河》

《黑駿馬》

《金牧場 》

長篇小說

《心靈史》

《西省暗殺考》

散文隨筆

《綠風土》 (1989年)

《荒蕪英雄路》 (1994年) 張承志散文

《清潔的精神》 (1996年)

《牧人筆記》 (1996年)

《鞍與筆》 (1998年)

《以筆為旗》 (1999年)

《一冊山河》 (2001年)

《誰是勝者》 (2002年)

《鮮花的廢墟——安達盧斯紀行》 (2005年)

《聾子的耳朵》 (2007年)

《敬重與惜別——致日本》 (2009年)

《你的微笑》 (2010年)

《塗畫的旅程》 (2011年)

作品簡介黑駿馬

《黑駿馬》以一個男人離鄉返鄉的心路歷程和一出凄美的愛情故事折射出蒙古民族在新舊觀念沖撞中的自我抉擇,以及作為草原理想一代的掙扎和吶喊。

《北方的河》

《北方的河》所講的主人公是一個回城的大齡知青,為了擺脫命運,準備考研,所考的是冷門的地理學。書中淡淡地寫了朦朧的愛情,寫了平庸生活與理想之間的差距,寫了生活對激情的磨鈍,寫了在北方的河中所汲取的力量。

《西省暗殺考》

《西省暗殺考》在荒涼的西部,有一個叫一棵楊的小村庄。歷史上的某一天,義軍首領馬化龍在這裏被凌遲處死,死前,他面對劊子手的尖刀預言說,四十年後,會有人為我報仇的。多年後,這裏果然發生了鮮血淋漓的殺戮。[2]

編輯本段人物評價

在張承志先生的小說中,多半體現的是民族文化悠揚的歷史,讀起來緩慢而優美。但他的散文卻體現出一種完全不同于小說的風格,憤世嫉俗,而且帶有強烈的愛國主義思想。並對諸多國際問題提出了自己的見解。字裏行間,體現出一個知識分子典型的憂患意識。

在張承志的散文中,作家對中國當今所處的社會形態抱有很大的遺憾與批判,特別是對當今中國人奉行的"犬儒主義"提出了強烈的批評。作家說:"失敗的大陸像一艘下沉的巨輪,我是它還給卑鄙海洋的一個漩渦,盡管我不能成為桅桿上的旗。"過多的深思熟慮,使作家越來越憂愁.每每心煩意亂,他總會想起多年前被流放到草原當知青的那段時光.苦難而珍貴。對于少數民族的文化,特別是對回族和維吾爾族的文化,張承志總是毫不吝嗇自己的筆墨,大肆進行誇贊,張承志甚至直言:“我的根在西亞的阿拉伯” 自稱“不屬于中華民族” 。草原,已然成為他所有記憶裏最深的源頭,裏面藏著他對草原人民深深的熱愛。

同樣的憂患意識與社會責任感,張承志最欣賞的作家就是偉大的文學旗幟魯迅。對先生的尊敬也溢于言表。同樣留學過日本的經歷,使作家對日本這個國家有著較深的理解。他說,這個國家有島國特有的封閉意識。很多人都曾選擇到這個國家留學,但終究還是離它而去。聽說,日本人裏有一個叫永三郎的大學教授,因不滿日本教科書裏扭曲對侵略中國事實的掩蓋,20年來一直和日本教育社打官司,卻終以敗訴告終。徹底揭示了日本法律的薄弱。張承志在一次日本之旅時,恭敬的向這位因官司而瘦得可憐的老人獻上了一盆萬年青,以使他相信在中國是有人對他心懷感激的。

在所有人類的陋習中,作家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歧視。這是孤立和毀滅一個人的致命傷口。不管是在文革還是當今,中國還是外國,作家都對這種場面進行了多次的描寫。對這種性格提出了嚴厲的批判,但他同時又無奈的指出;在很多時候,人們不是在歧視別人,就是被別人歧視,所以,骨子裏的張承志,是一個十足的理想主義者。[2]

人生經歷

從創作上看,張承志八十年代初以知青題材短篇小說《騎手為什麽歌唱母親》知名,並在其中開始了他以“人民”為主題的探索。九十年代之後張承志以其具有宗教氣質的長篇小說《心靈史》而震動文壇,並高張起一面向世俗挑戰的旗幟。但我以為其最有成就的作品卻是八十年代前期的兩部中篇小說:《北方的河》與《黑駿馬》 張承志照片(5),這些作品中表達出的對人的價值思考令人難以忘懷.

張承志曾出訪美國、加拿大、德國、蒙古等國家。1985年當先中國作協第四屆理事。

因此獨特的創作主題,他被稱作一個理想主義的精神漫遊者[2],早期以草原生活為題材,從大地、民間汲取斧神養料。他們為了維護信仰的純潔及心靈的自由而不惜犧牲的英雄主義精神極大地震動了張承志。他用宗教寫作為現代社會的精神沉淪亮出了一條拯救之路,著有隨筆集《荒蕪英雄路》等。然而他作品中越來越濃厚的宗教傾向也引起了爭議。

紅衛兵時期就讀清華附中高中,1966年6月3日晚上,張承志與駱小海、卜大華、鄺桃生、王銘、張曉賓、宮小吉、陶正、高洪旭、宋柏林、袁東平等十七名學生聚在北京西郊圓明園遺址開會。與會中決定成立紅衛兵的組織。而紅衛兵這個名字即取自于張承志的筆名“紅衛士”。1968年在內蒙古錫林郭勒盟烏珠穆沁插隊當牧民。1972年就讀北京大學歷史系。1978年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民族歷史語言系,1981年獲民族歷史語言系碩士學位。畢業後著手進行北方民族史研究工作。

1987年,張調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政治部文化部從事專業創作。1989年退伍,為自由作家。1982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中國作家協會理事(全國委員),北京作家協會副主席。

張承志著有《騎手為什麽歌唱母親》、《北方的河》、《黑駿馬》、《心靈史》、《金牧場》等小說,1978年榮獲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榮譽獎。

張承志有三本僅以外文出版的作品,即為《內蒙古大草原遊牧志》(在日本印行)、《中國之中的伊斯蘭教》和《紅衛兵的時代》(以日文創作,日本發行,四萬冊),後者被作者認為是“第一本關于早期紅衛兵運動的正面總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