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從正

張從正

張從正(公元1156年--公元1228年),字子和,號戴人。 金朝睢州考城縣部城(今河南省商丘市民權縣王庄寨鄉吳屯或河南省蘭考縣小宋集北四裏北沙崗)人。金朝四大名醫之首。

張從正張氏私淑劉完素的學術觀點,對于汗、吐、下三法的運用有獨到的見解,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擴充了三法的運用範圍,形成了以攻邪治病的獨特風格,為祖國醫學的病機理論和治療方法做出貢獻,被後世稱為金元四大家之一,又稱為"攻下派"的代表。著有《儒門事親》。

  • 中文名稱
    張從正
  • 出生地
    睢州考城縣部城(今河南省商丘市民權縣王庄寨鄉吳屯)
  • 信    仰
    儒家思想
  • 逝世日期
    公元1228年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金朝
  • 代表作品
  • 主要成就
    金朝四大名醫之首
    金元四大家
  • 職    業
    醫學家
  • 出生日期
    公元1156年
  • 別    名
    張子和、戴人

人生經歷

張從正幼年從父學醫,博覽醫書,深究醫理,勤奮自壢,弱冠成器;中年時代,即成一方名醫。他用葯也以寒、涼為多。他以為風寒等是在天之邪氣,雨露等是地之邪氣,最容易使人染病。飲食的酸苦甘鹹等是水的各種邪氣,也是致病的原因,認為這些病因都不是人體內所應有的,一經致病;就應當祛除體外。祛除方法採用汗、下、吐三法為要,凡風寒痼冷等所致,疾病在下,可用下法;凡是風痰宿食所致,可用吐法。他行醫奔波于陳州介徐州、開封、歸德數十府、州、縣,醫疾救亡,功績卓著,深得人民敬仰。

張從正張從正

金宣宗興定年間,諭詔從正,補太醫,因非其所願,不久辭職歸裏,後與麻知幾、常仲明等講研醫理,著書傳世。約于公元1220年前後著成《儒門事親》,取名的用意是:儒者能明事理,事親的人就應當知醫道。當時因有人對汗下吐三法持有抗告、故書中有說、有辨、有誡、有箋、有論、有疏、有十形三療。還有六門三法等目。旨在于攻,故號攻下派。

張從正一生著述甚多,除今在《儒門事親》中五卷之外,尚有《心鏡別集》一卷、《張氏經驗方》二卷、《張子和治病撮要》一卷、《秘傳奇方》二卷傳世,其餘因年代久遠,沒能流傳下來。

著作

其學術上繼承了《內經》、《難經》、《傷寒論》諸典籍的理論與臨床觀點,並很推崇劉河間的學術思想。

個人著作個人著作

劉氏于臨床上強調六氣化火與五志化火的理論,治療火熱病應從表裏分治以卻散火熱之邪。

張氏私淑其談,但並不側重于火熱病機,而對于劉氏祛邪的觀點很有體會,並結合前人的治療經驗,以及個人臨床的體會,對汗、吐、下三法的運用有獨到的見解,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擴充了三法的運用範圍,並在理論上有所闡發,形成了以攻邪法治病的獨特風格,為祖國醫學的病機理論和治療方法做出貢獻,被後世稱為金元四大家之一,又稱為"攻下派"的代表。《金史本傳》對其評價很高,稱贊他"精于醫,貫穿《素》、《難》之學,其法宗劉守真,用葯多寒涼,然起疾救死多取效。"

張從正一生寫了十餘種醫著,後被學生輯為《儒門事親》一書,共十五卷,詳細介紹了汗、吐、下三法的學術觀點,記載了各種疾病的臨床治療,並附有醫案。此書對研究攻邪派的學術思想,具有重要參考價值。

學術思想

張從正將疾病產生的病因總歸于外界不同邪氣的侵襲。他強調邪氣致病,並非忽略人體之虛,或者忽略在疾病過程中有正虛的-面。他認為,疾病的產生主要是邪氣的作用,若先補其正氣則真氣未旺,反而助長邪氣的作用,更損傷正氣,反而使人體正氣得不到恢復。就象鯀治理洪水以築堤之法,由于不疏通河道,反使洪水得不到控製。祛邪之法有似于治洪水疏通河道,反而使邪氣得以祛除,正氣得以康復。所以張子和提出了攻邪即是扶正的辨證關系,認為"不補之中,真補存焉"。其祛邪理論強調了人體應以氣血通達為常。他認為,"《內經》一書,唯以血氣流通為貴。"因此,張子和從這一認識出發,提出"陳莝去而腸胃潔,症瘕盡而營衛昌"的觀點,認為通過攻邪之法,可以調暢氣機,疏達氣血,"使上下無礙,氣血宣通,並無壅滯",從而達到恢復健康的目的。

個人作品個人作品

正因為張子和十分重視邪氣致病和氣血流通的理論,因此,其對補法的運用十分謹慎。強調補法的運用應當針對病情,不能濫用。反對無病之人濫服補葯,對于患病之人,認為邪未去而先投補,則往往會以糧資寇,反而助邪傷正,隻有對純虛無實的患者,才可使用補法。至于具體補養正氣的方法,張子和認為應當十分重視食補,也即"養生當論食補"的著名論點。正因于此,張氏又十分重視人體之胃氣的盛衰,認為它直接影響到食補的效果,保護胃氣,使水谷得以消化,人的正氣就能夠恢復。

臨床經驗

張氏強調攻邪,將其歸納為汗、吐、下三法。張氏對此三法的運用十分純熟。他認為,隻要邪氣存于肌表,尚未深入,便可套用汗法。他所指汗法,包括灸、蒸、熏、渫、洗、熨、烙、針刺、砭射、導引、按摩等,"凡解表者皆汗法也。"在具體套用方面,張氏認為首先要明辨陰陽表裏寒熱虛實,在實際套用時,不僅表證可用,諸如有裏證者,若兼有表證之象者亦可套用。其中,張子和尤其註重辛涼與辛溫發汗之間的分辨,註重從地區、季節、體質、感受邪氣、稟性、脈象等方面之不同,以鑒別辛涼與辛溫的不同適應證。在使用汗法時,強調汗出之時要周身出遍,要漸漸汗出,且不宜過多,這是十分重要的原則。

對于吐法,他認為凡風痰、宿食、酒積等在胸膈以上的大實大滿證均可套用。如傷寒或雜病中的頭痛,痰飲所造成的胸脅刺痛、失語、牙關緊閉、神志不清、眩暈惡心等,由于病邪在上,均可用吐法。當然,他所稱吐法,不僅僅指涌吐而言,"引涎漉涎,嚏氣追淚,凡上行者皆吐法也。"具體套用上,一般情況下,凡吐至昏眩,可飲用冰水可解,沒有冰水,服用涼水亦可。此外,有一些不適應使用吐法的患者,如性情剛暴、好怒喜淫、信心不堅、病勢臨危、老弱氣衰、亡陽血虛、自吐不止,諸種血證等,均在禁用吐法之例。

對于下法,不僅局限于通瀉大便,"催生、下乳、磨積、逐水、破經、泄氣,凡下行者皆下法也。"即將通達氣血,祛除邪氣,使之從下而行的多種治療方法統歸于下法。由于張氏對下法的概念範圍的擴大,因此張氏下法的適應範圍亦是十分廣泛的。諸如胃腸部有各種結滯;傷寒大汗之後而因勞而復發,熱氣不盡者,雜病腹中脹滿疼痛不止而內有實邪者;目黃、九疸、食勞及落馬、墮井、打撲、閃肭、損傷等外傷引起者,均可選用下法。此外,張氏還列舉了三十味常用攻下之葯,諸如大戟、牽牛、芫花、巴豆、甘遂等峻烈攻下之品均在其列,而且對一些毒性葯物的套用,提出應當慎重,既強調其治療作用,又註意其弊端與副作用,可見其套用是十分嫻熟的。

學術評價

張從正承襲《內經》及張仲景學說,私淑劉河間之學,創 "病由邪生,攻邪已病" 的攻邪學說,豐富和發展了中醫發病學理論。

在臨床上,張氏吸取和發揮了前人理論,擴大了汗吐下三法的套用範圍,促進了治法理論的發展,並有很高的實用價值。

在情志治療方面很有特色,為中醫心理學的發展有所貢獻。

張氏的攻邪理論突破了《傷寒論》六經辨證的常規用葯規律,為後世溫病學家提供了寶貴的理論和實踐基礎。

後世影響

張從正在前人理論與臨床的啓示下,為糾正時弊,提出一整套攻邪祛病的理論,並為中醫的治療學充實了很多豐富的內容,成為獨具風格的一代名醫,在祖國醫學發展史上佔有重要地位,為祖國醫學的發展作出了貢獻。至今仍值得我們認真學習與深入研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