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建棟

張建棟

張建棟,1962年5月出生于山東青島,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1984級大學部班,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教師,中國內地男導演。

1988年執導電視連續劇《正午陽光》,張建棟從表演轉到了導演,他著重對于劇本的研究,對影片風格的追求1995年,張建棟拍攝了《童年的風箏》。

  • 中文名稱
    張建棟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山東青島
  • 出生日期
    1962年5月
  • 職業
    導演
  • 畢業院校
    北京電影學院
  • 代表作品
    《童年的風箏》《刑警本色》《讓愛作主》《緝毒警》等

人物簡介

張建棟,導演 山東青島人。1962年5月出生,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教師、 張建棟,1984年考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大學部班,1988年畢業後留校,後執導四集電視連續劇《正午陽光》,張建棟從表演轉到了導演,他著重對于劇本的研究,對影片風格的追求 1995年,張建棟拍攝了《童年的風箏》,在確立了對文學劇本的認識之後,他曾對影片的未來前景提出了闡述:以戰爭為背景,以兒童視點為基本構成,但在二度創作中張建棟推翻了原來文學劇本的風格,而是嘗試著去尋找主觀與客觀相結合的一種結構方式,在保持故事完整性的表述的前提下,加入主觀的兒童視點,增加"兒童片"特色,建立符合內容的影片風格,從而完成了這部以戰爭為背景的兒童題材影片。

作品

張建棟導演的影視作品以視角獨特、題材新穎、劇情吸引人、畫面優美著稱。

《刑警本色》(1999年)首次以電視劇方式展示公安警方與黑社會勢力進行較量,引起電視觀眾的強力反響,並獲得第1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長篇電視劇優秀獎、第1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剪輯獎、第5屆公安部金盾影視獎。

張建棟張建棟

讓愛作主》(2000年)從全新的角度探討了"第三者"這一社會題材,用一種更"真實、關照現實"(張建棟語)的態度詮釋人物命運,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強烈反響與關註。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2001年)該片首次將視角對準了"家庭暴力"這一當時在國內尚比較鮮為人知的題材,引起社會的廣泛關註,觀眾反響強烈。

《絕對控製》(2002年)是一部不同于一般涉案劇的全新模式作品,除了畫面、攝影、音樂等繼續保持了張導一貫的高水準以外,導演嘗試從人物語言、命運以及情節設定上做出全新嘗試。這種嘗試為觀眾所接受,同時也得到了業內人士的認可與關註。

《青鳥的天空》(2003年)張建棟導演的風格又為之一變。本劇在喧囂的社會中註入一份靜謐、一份詩意、一份溫情,拋開情節劇的戲劇性起落,娓娓道來,被譽為有人文關懷和文學性的作品。

《完美》(2004年)一部純粹的情感劇,現實主義作品的凜凜風骨,嚴謹戲劇結構中誘引出一種隱隱的浪漫和情懷,一種對生活現象的超越與感悟,一種幹幹凈凈的美麗與暢想。

靠近你溫暖我》(2005年)講述三個處于非正常情感狀態的女人如何一步步走出心理困境,重新尋找情感並超越自己的故事。包含了"第四者"、"精神出軌"、"性騷擾"、"無性婚姻"、"性別異化"等社會敏感話題。《緝毒警》(2006年)以緝毒英雄吳光林為創作原型,以豪邁的男兒情懷和飽滿的藝術筆調刻畫出了一個當代英雄的形象,生動描繪出我國緝毒第一線的民警既艱苦又危險的工作生活狀態。

2006 我們生活的年代

2007柳葉刀

《青鳥的天空》和《讓愛做主》雖然都是表達情感的,可它沒有那麽尖銳了,又回到了溫馨當中。現在人們彼此冷漠、虛偽,但心裏還是渴望有以前那種質樸的情懷,所以大家開始懷舊,但不是說一懷舊就拍老房子、四合院、老頭老太太,就要就著黃瓜吃炸醬面。這個故事完全是在最現代的單元房裏發生的,它是在進行時中尋找,向未來尋找。我們選擇的這個主人公是個破產的人,他又從當司機開始新的生活,而且習慣和喜歡這樣平淡的生活了。我這部戲是面對現代的,劇中我還借鏡了一些日韓劇的風格,我要把它做成另一種極致。

2010 無影燈下

特點

張建棟在選擇類型上的每一次跳躍和做到極致的堅持讓他的幾部作品可以說都取得了成功,他說自己想拍不一樣的東西,但他坦言這樣也難上加難。"要做到這一步要靠自己多年的積淀和感受,同時創作者還要不斷認知新東西,而觀眾們對影視本體、文化等方面的認知在不斷提高,如果成功者依戀自己的成功,10年前和10年後的作品一樣,他的思想還停留在10年前,那自然就落後了。但要在自己認定的類型中做出新意,要有新發現、個性和與眾不同,簡直可以說是艱難的掙扎。"

自我評價

對于自己的成功,張建棟認為自己在作品中關註的是人本身和講故事的方式。"我自己拍的作品都是比較關註人本身的,我不希望作品中人物的形象是不立體的,那樣如何去打動觀眾呢?這也是我喜歡表現社會問題題材的原因之一,因為社會問題對劇情的建立有極大的幫助,對觀眾也更有吸引力。

張建棟張建棟

結構是我註重的另一個因素,就是你要用什麽方式講故事,我認為藝術創作者總是低估觀眾的智力,認為自己怎麽拍都行,隨便拋灑一點小智慧就可以了,現在隻要是中等以上的城市都有幾十個頻道可以選擇,觀眾不可能沒有判斷,你太低估觀眾的智慧,觀眾手中的遙控器一動,就看別的。所以我迷戀自己講故事的方式,得有智慧。我不願意拍武打片什麽的,我覺得那些東西假定性太強,我不喜歡。"

個人魅力

聽別人說過,有的演員一聽上張建棟的戲就說不好上,得摳邏輯重音。張導笑了,"我對演員的台詞比較重視,我覺得現在我們的台詞或者說話太不講究了,我們漢語的魅力都幾乎被丟掉了,漢語的美感、韻律和邏輯都十分嚴謹而有規律。而且台詞的好壞直接影響著最後的結果,有的導演說自己的戲被拍出來了連自己都看不懂,拍《絕對控製》時我提出了向戲劇致敬的口號,但我覺得我那個戲做得有點過了,太戲劇了。我奇怪電視劇裏為什麽北方人偏偏說南方話和港台腔,難道我們的語言就是調侃。我希望我自己的戲中別出現偽港台腔,台詞應該幹凈、婉約,有北方語言特點的語言表達方式,要最幹凈最純粹的。"

性格

看張建棟的作品會讓人對他本身的性格產生興趣或者疑問,記者吞吞吐吐地表達了這個意思之後,他倒很爽快地承認性格影響作品。"一個人的性格絕對會影響他的作品,而性格的形成與其所處的家庭環境有關。我的家裏並不順暢,形成了敏感、多疑等性格特點,所以在作品中會有我性格的暴露。我的作品比較感性,人物身上有些病態的東西,我願意讓自己表達的東西往心裏走,關註人本體。

有一句話給我的印象最深,它說一個好的藝術創作者和精神病人隻有一牆之隔。人家總說我老氣橫秋的,有些朋友還擔心我的這種老氣會讓我的作品也這樣,他們說沒想到我的作品有那樣激情極致的表達,後來我想了想,就是人的心裏有幾塊東西,他釋放出來的有可能是那塊你沒看到或沒發現的東西。所以,我在拍戲的時候總是先找到感動自己的方式,我是導演同時也是觀眾,我認為應該創作生命精髓的東西,有些演員台詞很好,但不讓人感動,就是因為他沒有感情。有時,演員發現我在攝影機後哭了,很奇怪,說導演自己還哭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