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廷發

張廷發

張廷發,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我軍傑出的軍事領導人,中國共產黨第十一、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原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中央軍委原委員、常委,空軍原政治委員司令員;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 中文名
    張廷發
  • 外文名
    zhangtingfa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福建省沙縣
  • 出生日期
    1918年4月9日
  • 逝世日期
    2010年3月25日
  • 信仰
    馬克思列寧主義
  • 職業
    軍人
  • 主要成就
    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建設
  • 家庭背景
    出生在一個銀匠家庭
  • 學生時代
    縣內國語演說比賽第一名

人物簡介

張廷發(1918年-2010),福建省三明市沙縣夏茂鎮人。1933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6年11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紅5軍團第37團班代、排長,團部通信主任等,參加了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作戰和二萬五千裏長征。1935年7月紅一、四方面軍會合後,調任紅31軍第91師司令部參謀。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第129師東進縱隊通信科科長、作戰科科長,第385旅司令部作戰股股長,參加了開闢冀南抗日根據地的鬥爭。1942年起任第129師司令部作戰科科長,太行軍區參謀處處長,第七軍分區司令員,參加了安陽、邯鄲等戰役。解放戰爭時期,歷任晉冀魯豫軍區第6縱隊參謀長、晉冀魯豫野戰軍司令部參謀處處長,參與製定出擊隴海路、定陶等戰役計畫,組織司令部戰鬥保障工作。1947年夏天,隨晉冀魯豫野戰軍挺進大別山,任桐柏軍區第三軍分區司令員,率部在桐柏以西地區開展遊擊戰爭。1948年調任中共漢南工委書記和漢南指揮部司令員兼政委、中共襄樊地委書記和襄樊軍分區司令員兼政委,第二野戰軍第11軍副軍長等職,參加了宛西、宛東、襄樊、淮海、渡江等戰役。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于1951年參加抗美援朝戰爭,任中國人民志願軍第3兵團第11軍副軍長。1953年回國後,歷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副參謀長、參謀長、副司令員、政委。1977年至1985年任空軍司令員。是中共中央軍委常務委員,中國共產黨第十一屆中央委員、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十三屆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1955年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三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2010年3月25日3時5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2歲。

張廷發張廷發

生平經歷

1918年4月9日,生于福建省三明市沙縣夏茂鎮。                                                      

青年張廷發青年張廷發

1933年秋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在紅五軍團第三十七團三連任班代、排長,曾參加中央革命根據地第五次反“圍剿”。

長征中,任紅三十七團通信主任。

1935年隨紅軍左路軍行動,後任紅三十一軍第九十一師司令部參謀。

1936年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抗日戰爭爆發後,任八路軍第一二九師三八六旅司令部參謀。

1938年1月,任東進縱隊通信科科長,參加開闢冀南抗日根據地的鬥爭。

1938年春,任縱隊作戰科科長。

1939年秋,任中共中央北方局黨校學習。

1940年任第三八五旅輪訓隊隊長,1941年任三八五旅司令部作戰股股長。

1942年任師司令部作戰科科長。

1943年任太行軍區參謀處處長,1944年任太行軍區第七軍分區司令員。

1946年任晉冀魯豫軍區第六縱隊參謀長,晉冀魯豫野戰軍司令部參謀處處長。

1947年任桐柏軍區第三軍分區司令員,率第二十九旅主力和數百名地方幹部,在桐柏山以西地區開展遊擊戰爭。

1948年奉命率兩個團一個獨立營,南渡漢水開闢新區,任中共漢南工委書記和漢南指揮部司令員兼政青年張廷發委。

1949年任中共襄陽地委書記和襄陽軍分區司令員兼政委。曾率部參加鄧縣、宛西、宛東、襄樊等戰役。

1951年參加抗美援朝,任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三兵團十一軍副軍長;1953年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第一副參謀長。

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1958年任空軍參謀長,1962年任空軍副司令員兼參謀長。

1977年任空軍司令員、中共中央軍委常委;中共11、12屆中央委員和政治局委員;他主持製定了空軍建設規劃,加強戰略訓練,嚴謹治軍,為空軍現代化、正規化建設作出重要貢獻。

1985年增選為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

1987年被選為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

1988年7月被授予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2010年3月25日3時5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2歲。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等出席葬禮沉痛悼念張廷發同志。

將軍戰績

戰爭年代

[影片]張廷發同志逝世_酷6影視

1933年,也就是15歲那年,張廷發放下手中書本,與在地20多名青年參加了紅軍。因為象他這樣的“大知識份子”在紅軍中極少,不久就被提升為排長、團通信主任,參加了著名的二萬五千裏長征。1941年底,他調任八路軍129師作戰科長,直接在劉、鄧首長領導下工作,後又兼任晉冀魯豫野戰軍的作戰處長。1942年6月,一股日軍偷襲129師司令部駐地涉縣赤岸村,劉、鄧首長親自點名,讓這位能征慣戰的硬漢子帶領警衛連保衛師部。參謀長李達在危急關頭囑咐他:“張廷發,你帶警衛連殺出一條血路來,劉、鄧首長就在你後面跟著前進,你知道任務有多重?”

張廷發向周恩來匯報工作張廷發向周恩來匯報工作

“誓死殺出一條路,保衛劉、鄧首長安全轉移!”張廷發舉起了鐵拳,劉、鄧首長信任地揮了揮手。來犯的是一支由日軍專門挑選的精銳人員組成的“挺進隊”,專門偷襲八路軍首腦機關。張廷發憑著豐富的作戰經驗,利用黑夜和山地復雜的地形,硬是在敵人合圍的“鐵桶”圈中撕開了一條血路,掩護劉、鄧首長和師部機關安全轉移。為確保劉、鄧首長的安全,他帶領警衛連向相反的方向引誘敵人,讓尾追的日軍離師部越來越遠,保證首長的安全萬無一失。他們同日軍周旋了三天三夜,當任務完成後,張廷發帶著未傷一人,未丟一槍的警衛連回到師部時,劉、鄧首長滿意地笑了。1947年夏,張廷發任桐柏三分區司令員,劉伯承司令親自安排任務,他指著地圖對張廷發說:“千裏中原,此處甚為要害,自古為兵家必爭之地。《三國演義》裏,發生在此處的戰事佔有很大部分。三分區裏,南陽地區有國民黨一個師,襄陽地區有一個整編旅,鄧縣有地方部隊12千團,這裏可是塊硬骨頭啊!”鄧小平拍拍他的肩頭說:“你們桐柏軍區的工作就是去開闢新區,既要打勝仗,又要佔地盤。”張廷發手裏隻有2個團的兵力,面對國民黨10萬雄兵,他毫不畏懼,在劉、鄧首長的直接領導下,用一年多的時間,殲滅了區內國民黨軍的大部,建立起大片的解放區。1986年12月,中央文獻研究室在編輯《鄧小平文選》時,查找到1948年8月24日鄧小平親筆寫給中央的報告,他在分析了晉冀魯豫解放區中幾十個分區的情況後,專門寫道:“……桐柏三分區則從兩個團中分散掩護地方工作,集中一個團積極殲擊反動武裝,結果勝利最多、士氣民氣最好、發展最大……”,鄧小平同志極少用形容詞誇贊幹部,向中央報告工作而使用了三個“最”來誇獎手下幹部的工作,是僅有的一次,由此可見張廷發工作成績之突出,及鄧小平的愛將之意。嗣後,劉、鄧率二野大軍進川,張廷發被作為重要幹部留任襄陽地委書記,不久,又調任為二野十一軍副軍長。

建國以後

1953年空軍擴大時,和部隊一起進入空軍,並擔任空軍第一副參謀長。1955年,37歲的張廷發被授以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少將軍銜,1958年40歲時,又被羅瑞卿劉亞樓看中,晉升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參謀長,後又晉升為空軍副司令,仍兼參謀長。在他任空軍司令的日子裏,他和空軍一班人先後組織落實了44個軍用機場的開放,和地方合建了20餘個機場,還把長期以來空軍管民航的體製打破,分出民航,讓民航根據國際慣例自主經營。

張廷發張廷發


對越自衛還擊戰

1977年,張廷發任空軍司令員,在黨的十一大當選中央委員,並且進入政治局,成為政治局委員,十二大繼續擔任政治局委員;張廷發擔任過中共中央軍委常委。對越自衛還擊戰後,1979年5月至1982年3月,越南使用米格-21等型飛機,對中國一側境內進行航空照相和電子偵察達30多次,其中6次進入我國領空。由于每次時間都很短,我空軍未能給越機以打擊。4月,張廷發在南寧召集關于反擊越機偵察竄擾的專題研究會,擬定措施。一是針對越機入侵情況突然,戰機短暫的特點,指揮機關和作戰部隊必須堅持常備不懈,提高快速反應能力;二是套用防空作戰的傳統經驗,在指揮機關中精選有較高組織指揮、保障能力的指揮員和各類戰勤人員組成“一號班”,遴選戰術技術最熟練的飛行員組成小分隊,進行針對性訓練;叄是組織高射炮、地空飛彈部隊機動設伏,配合作戰。1984年3月28日,越軍一架米格-21偵察機進入我領空,被我空軍擊傷。1987年10月5日,越軍一架米格-21偵察機侵犯我領空,被我地空飛彈部隊擊落,飛行員被生俘。

張廷發手跡張廷發手跡


愛情故事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常委、空軍司令員張廷發將軍的客廳,最引人註目的莫過于主人那些遒勁有力的書法。其中一個碩大粗獷的“竹”字,居廳堂正中而掛,耐人尋味,上題:“贈老伴培玉竹子堅硬,挺拔光潔翠綠有高貴素雅的美譽一九九八年六月戰友廷發”。這竹子的品格和特征也正是老將軍和妻子熊培玉愛情的寫照。一見鍾情結良緣1949年,張廷發將軍率部解放了湖北襄陽,就任襄陽地委書記、襄陽軍分區司令員兼政委。全國解放後,南北征戰的將士們大都可以和家人團聚了,可張廷發卻是形單影隻。想起妻子,這位鐵打的硬漢就有說不出的傷心:妻子生病時,他正跟隨劉伯承、鄧小平挺進中原,他是在率部南下漢水時,得知妻子病故噩耗的。他將這一悲痛埋藏在心裏,全力投入解放戰爭中,在桐柏軍區首長領導下,主持開闢了漢水兩岸解放區。1948年8月劉鄧大軍在給中央的工作報告中,稱贊張廷發領導的桐柏三分區“勝利最多,士氣民氣最好,發展最大”。看到張廷發孑然一身,軍政事務繁忙,還要照料年僅4歲的小兒子,一些好心的部下為他做起了紅娘。18歲的武漢姑娘熊培玉就這樣經人介紹走進了張廷發的生活中。熊培玉出身于貧苦的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教了一輩子古文,兩袖清風,是善良勤勞的母親把6個孩子撫養大。老三熊培玉在女中讀書時思想就要求進步,解放前夕進入革命大學,1950年1月被分配在襄陽搞土改。第一次見面,熊培玉不知張廷發是多大的官,隻覺得他年紀雖然比自己大出一輪,但人好,說話有水準,辦事幹脆利落,對年輕同志極為關心。尤其是看到張廷發講起亡妻心頭大慟,禁不住熱淚潸潸,對他更生尊敬:他不僅為人坦蕩,而且有情有義。頗有軍人風度的張廷發,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年輕而單純的少女心。而張廷發眼中的熊培玉外表秀麗,思想單純,也許是從小受古典文學熏陶的緣故吧,言談舉止頗有大家閨秀的氣質,更重要的是,她熱愛共產黨熱愛解放軍,工作肯幹且能吃苦。兩人一見鍾情,半個月後即閃電般地登記結婚。湖北民俗忌諱“填房”,婚前,熊培玉沒把張廷發二婚的情況告訴家人。從不擺領導夫人架子一年後,中央軍委任命張廷發為11軍副軍長,待命入朝作戰。軍令火急,人走家搬,夫妻倆帶著3個來月的女兒,離開襄陽前往湖北省委報到。按規定,熊培玉完全可以跟隨張廷發北上,留在志願軍安東(今丹東)後方。可她卻不想做閒人,更不想拖張廷發的後腿,表示要留在武漢一邊帶孩子一邊學醫。張廷發對妻子的選擇非常贊同。熊培玉回到武漢娘家後不久,把張廷發前妻的孩子也接來了。左鄰右舍始知她“填房”真況,一時間飛短流長。可她卻毫不在乎,視丈夫前妻的孩子如同己出,疼愛有加。張廷發北上時,沒給她留多少錢,而此時她娘家正鬧窮,一下子又多出了三張嘴,更是困難,有時隻好靠變賣家產過日子。熊培玉進湖北醫學院助產班後,更是要幾頭兼顧,但她苦苦地熬著。湖北省委知道這一情況後,把張廷發的家屬作為困難戶照顧。1953年,張廷發所在的11軍軍部奉令調入空軍,組建空軍第5軍軍部。張廷發被任命為空軍第一副參謀長。熊培玉才得以到北京與丈夫團聚。看到丈夫工作繁忙,她多麽想留在丈夫身邊照顧他呀!可此時恰逢天津軍醫大學招生,張廷發為她今後的前途著想,主動提出讓她進軍醫大繼續深造。難得丈夫考慮得這麽周全,可三個年幼的孩子怎麽辦?她犯愁了。張廷發看出了妻子的心事,安慰道:你就放心去吧,家裏有我呢!這麽暖暖的一句話,把熊培玉說得熱淚盈眶。一年後,天津軍醫大學遷往長春(是為一軍大)。這下可苦了熊培玉。以前在天津時,她還能夠隔兩個禮拜回京和家人團聚。遠在長春,千裏迢迢,來去不易。何況這時她又添了兒子小春。頭一年回北京吃完年夜飯,年初一就又得趕回長春上學,小春哭叫著不讓母親走,她抱著兒子的手怎麽也放不下。想到還得在長春熬上4年,淚水忍不住撲簌簌落下,她真有點怕自己吃不消了。這時,又是張廷發一番情真意切的鼓勵,使她打消了打退堂鼓的念頭:自己去上學,夠丈夫苦的,他既要顧及空軍這個大家,又要照顧小家裏的幾個孩子,太不容易了!自己不把書讀好,對不起他!她擦一把滾燙的眼淚,向著北方而去。在軍醫大上學的領導夫人不少,每次來回,她們買的火車票大都是軟、硬席臥鋪,而熊培玉坐的均是硬座,她不想沾丈夫的光。正因為她勤奮好學,從不擺領導夫人的架子,在師生中口碑甚好,1955年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58年,熊培玉從軍醫大學畢業了。此時空軍總醫院剛剛創辦,急需醫護人員,她被分配到了空軍總醫院當醫生,爾後又轉到空司門診部。熊培玉來空軍後軍銜套少尉正排,其實應為副連,她起先有些不平,但張廷發給她上了生動一課:當年在福建與我同時參軍的有二三百人,戰爭年代他們先後為革命流盡了最後一滴血,解放後隻剩下我一人,能活下來已是萬幸,還爭什麽待遇呢?工作上政治上向前看唄。經丈夫這樣一說,熊培玉什麽話也沒有了,全心全意投入到心愛的醫療工作崗位上。風雨同舟路漫漫1959年,熊培玉做子宮切除手術。此時張廷發出差杭州,回京後立即趕到醫院,悉心照料妻子。2年後,熊培玉做膽囊切除手術,也碰到張廷發開會。他利用午休時間選了一些營養品送到301醫院。64年,熊培玉又得了一種怪病,有時會突然跌跤。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經常是抱病為別人治療的。但這次卻不行了。身為醫生不能給人看病,這是熊培玉最感痛苦的事情。張廷發看她心急如焚,既替她著急,又很心疼她。“我年紀輕輕,就落下一身病,今後怎麽做工作?”熊培玉望著丈夫,眸中滿噙淚水。“你會好起來的,但不能急。”張廷發理解妻子的心情,並盡力開導她,“先把身體治好,才能更多地、更好地做工作。” 熊培玉病情好轉並能堅持上班後不久,一場席卷整個中國的“文革”風暴降臨了。空軍副司令員兼參謀長張廷發因為得罪了空軍頭號人物吳法憲,一夜之間打倒他的大字報遍布空軍司令部大院。迫害在不斷升級。從噴氣式,戴高帽,遊街批鬥,搞車輪戰,張廷發都經歷過了,但他始終是鐵骨錚錚,沒有向林彪、吳法憲之流屈服。 熊培玉也受到審訊,“造反派”逼她交代張廷發的反革命罪行,她始終一句話:張副司令員脾氣不好,那是真的,在我們家我看到過他對有些幹部發脾氣,但要說他反黨反毛主席,絕不可能!“造反派”又逼熊培玉與張廷發劃清界線,被熊培玉理所當然地拒絕了。“造反派”奈何不了熊培玉,便生出歹念:在批鬥張廷發時,逼她在旁觀看。看到丈夫被這幫沒人性的畜牲狠命毒打,熊培玉大叫一聲,全身的血管痙攣起來……張廷發見妻子備受折磨,于心不忍,回到家裏主動勸說妻子離婚,並揭發他,以便順利過關。熊培玉想到丈夫身處逆境,還時時處處為她考慮,心頭不禁萬分感激,卻又嗔怪道:“你又沒做過什麽壞事,有什麽好揭發的?你要再說離婚,我就揭發你嫌棄老婆不好。”聽著妻子的這番肺腑之言,張廷發還能說什麽呢,他緊緊抓住妻子的手,無限深情地說:“培玉,隻是苦了你……”熊培玉依偎著丈夫寬厚的肩膀,既堅定又溫存地說:“我們患難與共,你放心,我能挺住的!” 對張廷發的批鬥沒完沒了,他每次受批鬥回家,熊培玉總要細心地為他擦洗幹凈,然後扶他到床上躺下。“造反派”一個月隻發給張廷發20元生活費,他照樣交黨費。剩下的那點錢要維持生計還要給丈夫補充營養,熊培玉想了個辦法,每天將菜和一丁點兒肉,用小砂鍋燉了,極盡所能地給丈夫補充營養。 有一次張廷發在批鬥中被打斷幾根肋骨,遍體鱗傷。回來時棉衣褲血跡斑斑,眼瞼垂腫,兩眼突出,髖骨和膝部腫脹得不能打彎,連大便也不能下蹲,熊培玉見丈夫被折磨得沒個人樣,傷心而哭。不一會兒“造反派”又來揪人了,她憤怒地斥責道:張副司令被鬥得大便都不能下蹲了,你們有人性沒有?“造反派”卻蠻橫地嚷嚷這不影響批鬥,不由分說就吆喝著上前來抓人。熊培玉萬分緊張,雙腿一軟,癱倒地上…… 醫生診斷熊培玉腦血管痙攣、血栓致偏癱。可“造反派”卻不信,用一支粗長的針,狠命地往她腿上扎,看她知不知道痛。12歲的兒子小鵬見媽媽遭受這般摧殘,在一旁痛哭不已。因為得不到認真治療,熊培玉沒能站立起來,身體不僅愈發虛弱,而且臃腫肥胖。“造反派”在她身上抓不著什麽把柄,又看她重病在身,便把她當作“廢人”不再理睬了,並強令張廷發一家搬家。于是,馬車後頭廢棄不用的拖鬥裏躺著熊培玉,張廷發在前頭吃力地拖,小翔小春兩個孩子在後面使勁地推,一家人就這樣一步一顫地離開了曾經有過無限溫情的將軍樓,搬到了一間小房子裏。 “靠邊站”後的張廷發還是每隔幾天就要被那伙人拉去批鬥。熊培玉想:自己身體垮了,絕不能讓丈夫的身體也垮下去!她不僅在精神上撫慰丈夫,在物質上也盡量照顧丈夫。一次,她好不容易弄來了12個餃子,自己一個也沒舍得吃,也囑孩子們不吃,全部留給張廷發吃。丈夫每次挨鬥回來,她一個偏癱的人,總要硬撐身子,想盡一切辦法煮東西給他吃。夫妻倆都患有高血壓,她就把門診部給她的僅有的那一點葯讓給他吃。“文革”結束後,張廷發的身體無大礙,兒子說,要不是我媽照顧,你哪有今天這麽棒的身體!張廷發感動之餘,問妻子你為什麽對我這麽好?妻子回答:因為你是我丈夫,不是壞人,你對我不是一樣的好嗎? 患難之際情更真。在逆境中,張廷發對妻子雖然無力給予更多的呵護,但他從小處入手,點點滴滴不乏感人的情愫。熊培玉偏癱後上洗手間都是大難題,張廷發便給她準備了一個方便使用的便盆,每天都要來回倒上好幾次。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在四五年中,張廷發為妻子端大小便,從不說個臭字。最為可貴的是,張廷發鼓勵妻子戰勝病魔,重新站起來。在沒有任何葯物治療的情況下,他每天攙扶妻子鍛煉走路,以使她的腿肌肉不至于萎縮,數年間從沒有間斷過。有時,熊培玉練得疼痛難忍,身子骨好像都散了架,但看到丈夫頭上大顆大顆地冒著汗珠,便又來了精神。丈夫比自己更累,為了丈夫,為了這個家,為了今後能站起來繼續為革命工作,她必須練下去! 張廷發被遣送農場監督勞動,“造反派”不準熊培玉一同去。張廷發想到孩子們都去外地了,妻子斷斷是不能照顧自己的,他說什麽也要帶上妻子。經過鬥爭,終于獲準。農場的蚊子多如牛毛,上個洗手間屁股都要被叮出一個個疙瘩。為了保證丈夫睡上安穩覺,熊培玉每天都要為丈夫驅趕蚊子,丈夫入睡後自己再睡。而勞動之餘,張廷發一如既往地天天攙扶著妻子走路練腿。經過數年努力,愛情戰勝了病魔,1972年,偏癱數年的熊培玉終于能下地行走了。 “九一三”林彪自我爆炸後,張廷發得以回到北京,1973年恢復工作,任空軍副司令員、空軍黨委第三書記。夫妻倆在找尋失散的孩子時,得知18歲的兒子小翔已在北大荒病死。失子之痛,熊培玉頭發白了一片。妻子想去北大荒看兒子的屍體,張廷發怕影響不好,予以勸阻,而他自己卻一個人關在房裏痛哭失聲。 丈夫又大權在握了,作為夫人,熊培玉沒有對當初整自己一家的有關人員採取報復手段,她的一言一行都考慮到領導夫人的影響。她還是當她的醫生,為人治病療傷。 1975年,張廷發升任空軍政委、空軍黨委第一書記。當時,空軍是“四人幫”爭奪的重要陣地,張廷發臨危受命,兩位時任軍委領導工作的老同志向張廷發交待:必須保證黨對空軍的領導權不被野心家奪去,保證空軍每個部隊的領導權不被野心家奪走。雖然“四人幫”也屢屢對張廷發暗示、打招呼並大加拉攏,但他硬是頂住了這股壓力,保證了空軍部隊的穩定。一位德高望重的重新負責軍委領導工作的老同志曾如許稱贊:“張廷發同志是準備第二次被打倒的!”熊培玉雖然不了解政治鬥爭的艱巨性和復雜性,但她相信並全力支持自己的丈夫,使丈夫沒有後顧之憂地投入這場沒有硝煙的戰鬥。張廷發夫人如是說:治軍嚴,治家也嚴1977年4月,張廷發被任命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司令員、空軍黨委第一書記,隨後被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常委。空軍是遭受林彪、“四人幫”嚴重破壞的重災區,張廷發認真貫徹中央軍委指示,同空軍70多萬指戰員一起艱苦奮鬥,忘我工作,使空軍各項工作發生了根本變化。熊培玉除了在生活上給丈夫無微不至的照料外,平時還是和普通醫護人員一道,兢兢業業地盡一個醫生的職責,在同事和病人中口碑甚好。一次,空軍某中層幹部到醫院看望生病住院的妻子,其妻當眾表揚熊醫生如何如何盡職,他看到熊醫生不由得“哎呀”一聲:這不是張司令的愛人嗎? 熊培玉一向反對夫人參政,對領導夫人打著丈夫旗號辦事的現象深惡痛絕。有人向她打聽有關人事方面的訊息,她的回答從來都是“不知道”,有人想走她的後門,她回絕道:“張司令不聽我的,我去說了也沒用。”張廷發對妻子的評價是:“培玉這同志很本分,隨著我的職務提高,她的表現也越好,既不利用我的影響來辦私事,也從不對我施加影響來為別人走後門。這是最可貴的。”而熊培玉又是怎麽評說丈夫呢?她說:“他這個人呀,治軍挺嚴,治家也嚴。結婚後,他對我的要求特別嚴格,才有我後來的表現。”從領導位置退下來後,張廷發的晚年生活過得愉快充實,除了廣泛閱讀馬列著作、黨史書刊,每天還堅持練一二個小時書法,幾年後成為名聲在外的“業餘書法家”。他練書法是熊培玉建議的,她是醫生,知道學書法可以使人屏心靜氣,延年益壽。而且她還主動“投資”,給丈夫買來筆墨紙硯,每天還陪著他練字。 無論是在位還是離休後,張廷發如同嚴格治軍一樣,治家甚嚴,從不允許子女們利用他的職權和影響謀私利。他有一句常掛口頭的話,人家的孩子怎麽樣我管不了,但我的孩子決不能沾我的光。值得他欣慰的是,子女裏面沒有一個違法亂紀的,也沒有私生活的緋聞。這是他言傳身教的結果。 張廷發是武將,感情上卻很細膩。熊培玉中年和晚年身體都不好,身居高位的張廷發毫無怨言地照顧她,對此,熊培玉感慨地說,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張廷發對妻子一往情深,對岳母也是禮敬有加。現年95歲的岳母前後在他家住了10多年。老太太得以高壽,是與她愉快的精神生活分不開的,她逢人便誇女婿是“孝子”。 正如張廷發所坦言的一樣,他和熊培玉的感情生活沒有精彩的故事。以前她上學,他給她每星期一封信,字裏行間也從沒有我愛你什麽的語言,都是些鼓勵學習和做人的大道理。以致“造反派”抄家看到這些信後,都說沒意思。但他們平平淡淡的感情世界裏,卻蘊含著真正意義的崇高而美好的愛情。 1997年9月,疾病纏身的熊培玉被診斷得了癌症。晚年遭此重大打擊,做手術時又那般痛苦,熊培玉真不想再去醫院了。但想到自己要是早走了,對丈夫是個打擊,為了心愛的老伴,她最終還是上了手術台。她住院3個月,張廷發幾乎天天陪同,誰換都換不下來。真摯的感情,對熊培玉穩定情緒起了很大的作用,以致她躺在手術台上,血壓沒有升高,心率也沒有加快。主刀醫生感慨自己幾十年來沒碰見過心理狀態這樣好的癌症病人。做完手術後,熊培玉拼命鍛煉身體,每天都風雨無阻練氣功,她要爭取多活幾年,能多陪丈夫幾年。 張廷發將軍78歲生日,夫人熊培玉欣然作首打油詩慶賀。詩曰:“七十有八華誕喜,相濡以沫四六年,祝君年年康爾壽,我願伴君到百年。”

張廷發夫婦張廷發夫婦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