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廷樞

張廷樞

張廷樞(1903-1949)張作相次子,原名柏庭,字蔚久,國民黨陸軍中將。遼寧義縣人。1903年生于義州雜木林子村老家。1919年進東北講武學堂,與張學良同學。1923年,任上校團長,被選送到日本千葉縣步兵專門學校學習。1925年回國,先後晉升為少將旅長、中將師長和預備軍軍長。1928年"東北易幟"後,任改編十二旅旅長,遼寧省第三區剿匪司令,駐防錦州。1931年底,調防北平南苑。1932年,晉升為一一二師師長,112師是張學良兩個裝備精良的獨立師之一。 1933年3月,率部在長城要塞古北口抗戰。戰後移駐宣化,與馮玉祥組織的抗日同盟軍建立聯系,堅決主張抗日。1935年秋,被調往陝西進攻共產黨。張反對打內戰,于當年12月辭職回津。 1937年10月投奔晉東南八路軍總部,被任命為八路軍第一遊擊縱隊司令員。1940年,張廷樞肝病發作,經黨中央同意,他離開抗日根據地赴港治病。在這段日子裏,周恩來和鄧穎超,經常通過醫生問候張廷樞,讓他好好養病。

  • 中文名稱
    張廷樞
  • 別名
    柏庭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遼寧義縣義州雜木林子村
  • 出生日期
    1903
  • 逝世日期
    1949
  • 職業
    國民黨陸軍中將
  • 蔚久
  • 籍貫
    遼寧

陸軍中將

張廷樞(1903-1949)張作相次子,原名柏庭,字蔚久,國民黨陸軍中將。遼寧義縣

張廷樞 。1903年生于義州雜木林子村老家。1919年進東北講武學堂,與張學良同學。1923年,任上校團長,被選送到日本千葉縣步兵專門學校學習。1925年回國,先後晉

升為少將旅長、中將師長和預備軍軍長。1928年“東北易幟”後,任改編十二旅旅長,遼寧省第三區剿匪司令,駐防錦州。1931年底,調防北平南苑。1932年,晉升為一一二師師長,112師是張學良兩個裝備精良的獨立師之一。 1933年3月,率部在長城要塞古北口抗戰。戰後移駐宣化,與馮玉祥組織的抗日同盟軍建立聯系,堅決主張抗日。1935年秋,被調往陝西進攻共產黨。張反對打內戰,對于蔣介石消極抗戰、積極反共的做法,張廷樞強烈不滿、堅決反對,但多次設法抵製卻一直未果,于當年12月辭職回津。 1937年10月投奔晉東南八路軍總部,被任命為八路軍第一遊擊縱隊司令員。1938年秋,張廷樞進入延安抗大學習。

其間,周恩來經常找張廷樞談心,鼓勵他靠近黨組織。當時,張廷樞患肝病。周恩來聽說後,時常給他送去罐頭等食品。抗大課間休息時,在山坡前,胡喬木等人經常和張廷樞一邊曬太陽,一邊談心。 1940年,張廷樞肝病發作,經黨中央同意,他離開抗日根據地赴港治病。1941年12月,張廷樞與張學良胞弟張學銘一道,由香港回到天津。1945年,抗戰勝利後,張廷樞從天津搬到北平,繼續在家養病。為了拉攏東北軍舊部,蔣介石委任張廷樞為“東北行營中將高參”。然而,張廷樞對蔣介石扣押張學良始終憤憤不平,未去上任。北平解放時,張廷樞病情已很嚴重。抗日根據地的很多老朋友都來看望他。在這段日子裏,周恩來和鄧穎超,經常通過醫生問候張廷樞,讓他好好養病。

1949年3月,父親張作相患腦溢血去世後,張廷樞病情急劇惡化。1949年7月23日,張廷樞在北平去世,年僅45歲。

歷史人物

張廷樞(?—1728)字景峰,陝西韓城人,清朝大臣。父顧行,康熙六年進士,官江安督糧道。廷樞,二十一年進士,選庶吉士,授編修。三十八年,以侍讀主江南鄉試。四十一年,以內閣學士督江南學政。四十四年,聖祖南巡,賜御書、冠服。四十五年,遷吏部侍郎,充經筵講官。湖廣容美土司田舜年揭其子昺如貪庸暴戾,昺如匿桑植土司向長庚所,不赴鞫。總督石文晟以聞,並劾舜年僣妄。命左都御史梅鋗、內閣學士二格會文晟按治。舜年詣武昌,文晟執之,病卒。鋗與文晟各具議疏陳,二格疏言佐證未集,未可即定議。詔廷樞偕大學士席哈納、侍郎蕭永藻覆勘,舜年各款俱虛,梅鋗以草率具奏,下部議奪官;文晟及湖北巡撫劉殿衡、偏沅巡撫趙申喬、提督俞益謨各降罰有差。

四十八年,進刑部尚書。民張三等盜倉米,步軍統領託合齊逮送刑部,滿尚書齊世武擬斬監候,廷樞持不可,擬充軍。下九卿議,廷樞改擬不當,當罰俸。上責廷樞偏執好勝,奪官。俄,託合齊得罪,五十一年,起廷樞工部尚書。江南總督噶禮、江蘇巡撫張伯行互訐,命尚書張鵬翮、總督赫壽按治,議奪伯行官。上復命廷樞與尚書穆和倫覆勘,如鵬翮等議。疏下九卿,上特命奪噶禮官,伯行復任。

五十二年,調刑部。五十六年,河南宜陽知縣張育徽加徵火耗虐民,盜渠亢珽結澠池盜李一臨據神垕寨為亂,並劫永寧知縣高式青入寨;閿鄉盜王更一亦藉知縣白澄豫徵錢糧,嘯聚圍縣城;巡撫張聖佐、總兵馮君侁不能平,又匿不以起釁所由入告。命廷樞與內閣學士勒什布按治,珽自縊;更一、一臨就擒,置之法;澄、育徽擬絞監候;聖佐、君侁奪官;並追咎原任巡撫李錫令屬吏加徵激變,論斬。蘭陽白蓮教首袁進等謀不軌,命廷樞並按,論罪如律。五十八年,南陽鎮兵為亂,辱知府沈淵,命廷樞偕內閣學士高其倬按治;浙江巡鹽御史哈爾金受商人賕,被劾,命廷樞偕內閣學士德音按治。並論如法。廷樞還京師,疏言:“河南漕米自康熙十四年每石改折銀八錢解部,嗣因米賤,部議以一錢五分解部,餘交巡撫購米起運。巡撫分委州縣,州縣復派民買輸,甚為閭閻累。請交糧道購運,毋得派累民間。”下部議行。

世宗在藩邸,優徐採嗾傭者箠殺人,部議以傭抵。廷樞獨議罪在採,坐徙邊。世宗即位,褒廷樞抗直,復逮採論罪。雍正元年,以原任編修陳夢雷侍誠郡王得罪,命發黑龍江,廷樞循故事,方冬停遣,又出其子使治裝。尚書隆科多劾廷樞徇縱,命鐫五級,逐回籍。

子縉,進士,官中允,亦以告病家居。六年,陝西巡撫西琳劾廷樞受河督趙世顯贓六千,抗追不納,縉居鄉不法。詔奪廷樞及縉官,令所司嚴訊。廷樞被逮,道卒。總督岳鍾琪議縉當斬,籍其家,詔特寬免,令縉在川、陝沿邊修城贖罪。乾隆時,復廷樞官,追謚文端。子綖,亦進士,官戶部主事。

內科醫師

張廷樞 1947年1月出生,副主任醫師。1968年起任內科醫師,從事臨床治療和研究,1979—1980年在中國醫科大學腫瘤病理學家張蔭昌教授指導下完成“胃下垂與胃癌關系的調查研究”。長期從事慢性病的研究,研製的中葯“血氣丸“對慢性支氣管炎和肺心病的治療具有逆轉客觀指標和遠期療效好的特點,1986年通過省級鑒定,療效達國內先進水準。1996年發表了“癌症的起源和中醫的治療”、“逆向轉錄酶的發生和癌的治療”、“癌細胞分裂的研究”等論文。1997年提出餓死癌細胞的理論。1980年早于蘇聯同行4年發表了“g下垂可能引起胃癌的觀點”,指出膽汁瀦留于胃比膽汁返流更有致癌的危險,為預防胃癌特別是殘胃癌的發生提供了理論上的支持。1988年發表了“速效降壓散治療中重度高血壓病的療效觀察”論文,提出了肌肉泵的理論。1996年進一步提出腎病時的高血壓是對腎小球濾過率下降的一個代償過程。研製的“康腎寶”對氮質血症和尿毒症患者有迅速而明顯降血肌酐和尿素氮以及增加尿量直至正常的作用。介對已接受透析者,尿量的增加較為緩慢。1989年提出人體存在分泌胰島素的第二器官理論,研製的“糖尿靈”可解除非胰島素依賴糖尿病患者對胰島素的抵抗.使血糖在30天左右的時間降至正常,長期停用一切葯物之後,血糖仍然穩定。獲得省級科學鑒定成果一項,獲95遼寧全國專利技術及產品展覽交易會金杯獎一項,先後發表國家級學術論文20多篇。

3.成都中醫葯大學副研究員,四川中醫現代化工程研究會秘書長,四川海外聯誼會養生文化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生物醫學工程學會會員,中國針灸學會會員。 張廷樞,男1947年生,成都中醫葯大學副研究員,四川中醫現代化工程研究會秘書長,四川海外聯誼會養生文化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生物醫學工程學會會員,中國針灸學會會員。

早年跟師學醫與陳建章,趙棣華、王渭川、侯佔元名老專家學者。臨床行醫30餘年,長期從事臨床研究工作,涉足于預防醫學、家庭醫學、保健醫學等領域井承擔了四川省科委下達的一系列中醫科研項目,並已完成多項成果的鑒定和轉讓。在臨床上善治內、婦、兒科疾病及疑難雜症。特別對肝膽疾病、消化系統疾病、心腦血管疾病、呼吸系統疾病、內分泌系統疾病、泌尿系統疾病的治療尤為善長。先後發表了“中國古代天文歷法與中醫氣象學’、“人體內外迴圈與磁場、節奏、生物電形成套用”、“現代學科對氣象醫學研究的新進展”等多篇學術論文,並編著出版了《中醫氣象學》學術專著。

​公館舊址

“張廷樞公館舊址”位于和平區北四經街7號,建于1928年。這座羅馬風格建築,盡管經歷了80多年的風雨剝蝕,主體結構卻依然完好。

“張廷樞公館舊址”地上兩層、地下一層,每層面積均為300餘平方米。10級半圓形台階之上,左右各有兩根直貫頂檐的“多力克”柱子。門廳之上,為寶瓶透龍欄桿弧形陽台。正門為拱門;門內左側,有樓梯通向二樓及地下室。二樓窗戶均為方形;而一樓窗戶則為券頂,所有窗框均嵌有裝飾性線條。頂層四周,裝飾著寶瓶透龍欄桿“女兒牆”。整幢建築雄渾、秀美、勻稱、端庄,在綠樹掩映之下,愈發姿容秀麗、落落大方。和平區文化遺產管理辦公室主任穆國夫,一邊介紹這座“文物樓”的建築風貌,一邊說起小樓主人的往事。

人物事跡

嚴陣抗倭

九·一八事變”時,張廷樞第12旅在錦州駐防。張廷樞立即下令,實行緊急動員,準備作戰。繼而,錦州地區宣布戒嚴,進入戰爭狀態。第12旅在錦州、義縣一帶布防,並在大凌河沿岸晝夜趕築工事,隨時準備阻擊日寇西犯。然而,在蔣介石不抵抗政策命令下,1931年年底,第12旅隻得奉命撤至北平南苑。1932年,張廷樞晉升為112師中將師長。112師是張學良兩個裝備精良的獨立師之一。

張廷樞反對蔣介石不抵抗政策、積極主張抗日,他寄希望于練好隊伍,打回東北老家。他將父親張作相準備建衛隊的10幾輛載重卡車、100多支德國新式手槍等武器,裝備了一個手槍連、一個自動步槍連,補充在112師內。張廷樞還經常與士兵一起操練,鼓舞士氣。

血戰長城

1933年3月4日,112師奉命開往古北口。當時,承德失守,長城要塞古北口並無軍隊防守,情勢非常危急。接到命令後,張廷樞當即率部日夜兼程開赴前線。經過一晝夜百餘裏急行軍,5日16時許,112師先頭團,便抵達了古北口。

6日清晨,日寇飛機開始轟炸古北口。7日,112師作戰部隊全部到達前線。師指揮部設在古北口以南村庄內。張廷樞命令部隊,在古北口西北方向長城沿線搶築工事,並在山頭架設重機槍打敵機。

古北口正面日寇,在飛機、坦克掩護下,開始向長城進犯。當日寇坦克進至我方有效射程之內時,112師的平射炮、迫擊炮、重炮集中火力,猛烈轟擊。在敵機協同下,日寇坦克瘋狂射擊。日寇步兵向我長城陣地逐漸逼近;日寇炮兵開始向我陣地後方炮兵陣地延伸射擊。隱藏在坦克後面的日寇步兵,分散于公路兩側,形成散兵線,交替射擊,強行向南竄犯。我方輕、重機槍及步槍,組成交織火力網,阻擊日寇進攻。

臨危不亂

8日,日寇飛機鋪天蓋地而來,飛臨古北口上空,輪番轟炸。突然,一顆炸彈落在112師指揮部院內北邊一間瓦房上,將指揮部玻璃震碎,房頂上大土塊掉落。盡管情勢危急,張廷樞及幾名軍官,卻鎮定自若,繼續開會。古北口戰役打響後,張廷樞廢寢忘食,白天指揮作戰,夜裏經常乘車回北平開會、匯報軍情,有時連續幾天很少睡覺。一次,司機困倦,汽車沖下公路,造成張廷樞手臂受輕傷。

112師在古北口苦戰20餘日,英勇抗擊日寇,戰鬥異常激烈殘酷,部隊傷亡很大。4月2日,日寇攻陷古北口。

請假辭職

古北口戰役失利後,112師移駐宣化。張廷樞和駐扎懷來騎兵二師師長黃顯聲,不顧蔣介石威脅利誘,與馮玉祥將軍民眾抗日同盟軍建立了聯系。

1933年4月底,中共張家口特委指示,將秘密黨員張公幹、李平一、郭永照等同志,派往東北軍112師、騎兵二師,準備策應抗日同盟軍。張公幹、李平一剛到112師,張廷樞就對他們說:“是我請你們共產黨來的,這事隻能我一個人知道。”

張廷樞與黃顯聲是志同道合的摯友。當時,東北軍中有“張不離黃,黃不離張,張黃不分”之說。他們主張國內大聯合,一致抗日。當時,在112師和騎兵二師內,官兵們可以看進步書籍,唱進步歌曲。這兩個師內,均有許多共產黨員,並有共產黨組織“中共工作處”。張廷樞、黃顯聲還經常請共產黨執任教官,為官兵們上政治課。當時,共產黨員劉瀾波,在騎兵二師任教導隊隊長;張公幹、李平一在112師創辦軍訓隊。

對于蔣介石消極抗戰、積極反共的做法,張廷樞強烈不滿、堅決反對,但多次設法抵製卻一直未果。于是,1935年12月,張廷樞向張學良提出請假辭職。張學良婉言挽留;張廷樞聲淚俱下,訴說日寇侵佔東北、蹂躪同胞罪行。最後,張廷樞話語鏗鏘地表示:“如果東北軍去打日本,我第二天就來報到!”

在張廷樞影響下,還有4位東北軍高級軍官,一並辭職。

離家抗日

“盧溝橋事變”後不久,張廷樞與黃顯聲一道,在天津搭乘上一艘英國輪船。當時,張廷樞妻子即將臨產。他對妻子說:“國家到了這個地步,顧不了更多了,絕不能在家等著當亡國奴!”當時,家裏人隻知道他和黃顯聲去抗日,但不清楚他們要去哪兒。臨行前,張廷樞把僅有的幾萬元錢統統帶上,隻給家裏留下3000元錢。他告訴妻子,錢不夠用時,找父親張作相要。

張廷樞與黃顯聲,由天津乘船去南京,營救張學良。他們曾找過宋子文宋美齡,但因蔣介石主意已定,已無濟于事。眼見營救無望,他們更加痛恨蔣介石背信棄義,愈發促使他們下決心奔赴革命根據地。于是,他們來到武漢,與東北救亡總會取得了聯系。不料,他們被國民黨特務盯梢。他倆決定,分頭活動,聯系去革命根據地之事。

縱隊司令

1937年8月,張廷樞來到太原。那時,太原集結了很多東北學生、東北軍中下級軍官。他們企望組織起來,進行抗戰。張廷樞表示,願意組織大家抗戰。後來,張廷樞找到了周恩來。對大家的抗戰願望,周恩來表示鼓勵和支持。在周恩來和八路軍總部直接關懷下,太原八路軍辦事處為100多人辦了訓練班。其中,有張廷樞以及東北軍團、營、連長50多人;東北大學生50多人。

1937年10月,張廷樞與張政枋一道,率領100餘人、攜帶精銳武器,從太原到達晉東南八路軍總部,被授予“八路軍第一遊擊縱隊”番號,張廷樞任司令員,張政枋任副司令員。他們還受到毛主席和朱總司令親切接見。為加強部隊政治工作,八路軍總部總政治部組織部長周桓,兼任“八路軍第一遊擊縱隊”政治部主任。“第一遊擊縱隊”駐扎在河北邢台一帶,一方面發動民眾,一方面擴充隊伍。很快,部隊發展到3個支隊、近兩千人。

抗大學習

1938年秋,張廷樞進入延安抗大學習。其間,周恩來經常找張廷樞談心,鼓勵他靠近黨組織。當時,張廷樞患肝病。周恩來聽說後,時常給他送去罐頭等食品。抗大課間休息時,在山坡前,胡喬木等人經常和張廷樞一邊曬太陽,一邊談心。

1940年,張廷樞肝病發作。經黨中央同意,他離開抗日根據地,去香港治病。1941年12月,張廷樞與張學良胞弟張學銘一道,由香港回到天津。1945年,抗戰勝利後,張廷樞從天津搬到北平,繼續在家養病。為了拉攏東北軍舊部,蔣介石委任張廷樞為“東北行營中將高參”。然而,張廷樞對蔣介石扣押張學良始終憤憤不平,幹脆不去上任。

英年早逝

北平解放時,張廷樞病情已很嚴重。抗日根據地的很多老朋友都來看望他。有的人一進屋就說:“蔚久,好好養病,咱們還得一起南下呀!”在這段日子裏,周恩來和鄧穎超,經常通過醫生問候張廷樞,讓他好好養病。

1949年3月,父親張作相患腦溢血去世後,張廷樞病情急劇惡化。1949年7月23日,張廷樞在北平去世,年僅45歲。

如今,故居依舊在,含淚思主人。人們永遠不會忘記這位錚錚鐵骨的愛國將領。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