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強

張子強

張子強(1955年4月7日-1998年12月6日),綽號“大富豪”,是香港犯罪集團首腦,祖籍廣西玉林市。張子強4歲時隨父母從廣東鬱南縣在逃港潮中偷渡到香港,成為香港人。他曾策劃綁架富商李嘉誠之子李澤鉅,獲得十億港元贖金。

1998年與多名同伙在中國大陸被捕,案件于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審。11月12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張子強犯罪集團43名罪犯進行宣判,判處張子強等人死刑,張子強等26名被告不服提出抗訴;1998年12月5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張子強抗訴案進行審理,終審決定維持原判。于12月被處決,並被沒收財產人民幣6.621億元。

  • 中文名
    張子強
  • 別名
    大富豪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廣西壯族自治區玉林
  • 出生日期
    1955年4月7日
  • 逝世日期
    1998年12月6日
  • 職業
    犯罪集團首腦
  • 犯罪事件
    勒索香港富豪李嘉誠、郭炳湘
  • 星座
    牡羊座

生平經歷

​張子強,男,祖籍廣西玉林市,1955年4月7日出生,四歲那年隨家人來到香港。

張子強的父親是兩手空空隨著當時的“逃港潮”逃到香港的。到香港後既沒錢,也無一技之長,為了全家糊口,憑著在家鄉對中草葯的一點知識,在香港油麻地的廟街開了一個小小的“涼茶鋪”,維持生計。

四五十年代的油麻地遠遠不是現在那個“寸土寸金”、富有身份象征的繁華地段。當時的油麻地很小,離海灘不遠,一些地方隻是海邊的荒地,隻有一些低矮的建築,有點像後來的棚戶區。住在這兒的不是窮人,就是一些三教九流之輩,常常發生一些黑社會的火並。

張子強張子強

張子強就是在這樣一個在三教九流的外界環境和拮據的家庭經濟環境下長大的。他國小還沒讀完便無心上學,終日流連在“涼茶鋪”周圍,與街童玩耍、打架,慢慢地張子強就與街頭惡棍和黑社會成員交往,“賊性”開始萌芽。

張子強先在父親的“涼茶鋪”做幫手,後來父親見他不學好,又把他送到一間專做西裝的裁縫店當學徒。早年張子強的父親對兒子的教育是嚴厲的,以至後來張子強進了看守所還經常回憶起父親當年打他的情景。但是父親的良苦用心和拳頭,都沒有把張子強引上正道,反而使他對父親產生了一種逆反心理。張子強至死都說,他對父親沒有什麽感情。

張子強很快開始涉入黑社會,並成為小頭目,人稱“一哥”。貴州在外面混黑社會的白玉山曾經是他的馬仔,後來改做正業;張子強12歲就開始進警察局,16歲第一次坐牢,在香港作案無數,多次被抓,在警方留下了厚厚的記錄。成年以後的張子強,盡管已結婚、成家、生子,但並沒有“金盆洗手”,在搶劫勞力士得手後,他又開始了新的陰謀。

犯罪記錄

上(20世紀)80年代,他以騙保的方式賺錢,80年代末又賣假勞力士手表,90年2月22日,張子強等5人在啓德機場持械搶劫了押表車,劫取了40箱2500塊勞力士金表,價值3000萬港幣;

1991年7月12日,張子強及其同伙在啓德機場又一次搶劫解款車,劫取港幣3500萬,美金1700萬,總價值港幣1.7億港幣,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大劫案;1996年5月23日,張子強及其同伙綁架了李嘉誠之子李澤鉅,勒索贖金1,038,000,000港幣;

1997年9月,張子強及同伙又一次綁架富商郭炳湘,勒索贖金6億港幣,1998年1月7日,張子強指使錢漢壽購買炸葯818公斤,後于17日被港警查獲,張子強于15日到達大陸廣州白雲機場接從泰國回來的團伙2號人物“蝠鼠”胡濟舒,2人于1998年1月25日在江門外海大橋檢查站被抓;

張子強等32名疑犯于7月22日被批捕,1998年11月12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張子強犯罪集團43名罪犯進行宣判,判處張子強、陳智浩、馬尚忠、梁輝、錢漢壽死刑,剝奪公權終身,宣判完畢,張子強等26名被告不服提出抗訴;

1998年12月5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張子強抗訴案進行審理,終審決定維持原判。

搶劫勞力士

1990年2月22日,香港啓德機場。

當時,在東南亞等地,戴瑞士名表勞力士是一些老板的身份的象征,因此從幾萬元一隻的普通勞力士到100多萬元一隻的鑽石勞力士在香港銷路都很好。總部設在瑞士的勞力士公司每隔一段時間,便要空運一批勞力士至香港,然後由保全公司負責從機場押運至香港中環勞力士香港公司所在地,整個過程嚴格保密,戒備森嚴。

這一天,瑞士勞力士總公司又往香港空運了一批勞力士表,香港一家私營保全公司負責押運。

這天中午約11點半左右,一輛保全公司的押運車,經過自動閘門駛進了機場的倉庫區,然後在倉庫樓前停下。車門開啟,一名身穿製服,手持獵槍的押運員跳下車,迅速地站在車旁警戒,隨後另外兩名押運員走出車門,走進倉庫辦手續。

走進倉庫區的押運員將有關手續交給倉庫貨運站,貨運站的人查驗無誤後,就將他們要提的幾十箱貨運到押運車旁。押運員當即清點,清點無誤後,押運員與貨運站辦了交割手續。當一箱一箱的手表都搬上車,押運員剛要關上車門時,五個蒙面人突然沖了過來。蒙面人分工明確,兩人跑到駕駛室,用手槍頂住了坐在駕駛室的押運員,繳下了已經驚呆了的押運員手中的武器。另外三人用手槍頂住搬手表的兩名押運員,並迅速將他們推上了車,用塑膠手銬將他們銬上,又用膠帶紙封了嘴,將車門從外面鎖上。

在駕駛室的蒙面人穿上押運員脫下的製服,在後面的押運員被鎖進汽車車廂的同時,發動了汽車,揚長而去。整個搶劫過程不到十分鍾。

押運車離開貨運倉庫以後,順利地駛離了貨運站的大閘,朝機場隧道方向駛去。車到隧道口以後,又突然改變方向,沿啓福道向觀塘方向開去。不一會兒,就沒有了蹤影。

負責這種貴重物品押運工作的保全公司,都有較嚴格的工作程式,押運車在工作途中要隨時保持和公司總部的聯系。但這次公司總部沒有在預定的時間接到押運員的報告,于是馬上和押運車聯系。那時手提電話還沒有普及,但保全公司給押運員配備了傳呼機,公司總部馬上載呼押運員,但一遍又一遍的傳呼都沒有回音。公司總部馬上向警方報案。

香港警方接到報案後,立即通知所有在公路上巡邏的警察,密切註意一輛押運車。

數小時後,警方在香港九龍灣的常怡道路旁,發現了那輛失蹤的押運車。開啟後車門,發現三名押運員都在車上,被反綁著雙手,蒙著眼睛。車上40箱手表已被搬走。據押運員說,搶劫者在這兒換了車,然後不知去向。

下午約5點鍾,香港警方又接到路人報案,在香港安達臣配水庫泵房前,有一輛貨車著火。警方趕到現場進行了勘察,沒有找到什麽有用的線索,但在貨車殘骸附近的草叢中,發現了幾隻嶄新的女式勞力士手表。事後統計,劫匪此次一共搶走了40箱2500隻勞力士手表,總價值為3000萬港幣。此案香港警方查了很長時間,發現了一些跡象,是一個以張子強為首的團伙所為,但是沒有找到確鑿證據,隻好作為懸案掛了起來。

搶劫運鈔車

1991年7月12日上午,也就是勞力士案件的一年半以後,香港某銀行要調配一部分現金到美國。由香港衛安護衛公司的裝甲解款車運送這批現金到啓德機場,然後空運到美國,其中有美金1700萬,港幣3500萬,總值約港幣1.7億元。

衛安護衛公司的裝甲解款車開進啓德機場的倉庫區,車子在貨運行政樓前停下。其中一名押運員下車走進行政樓辦手續,另外三名手持獵槍的押運員兩人站在車頭,一人坐在車廂裏,擔任警戒。

此時仿佛勞力士劫案的重演,在裝甲解款車前突然又出現了五名劫匪,其中四名戴面罩,一名沒有戴,沒有戴面罩的這個人就是張子強。張子強持手槍沖在前,領著兩名匪徒首先將車頭的兩名押運員用手槍逼進車廂內,其他的匪徒沖進車廂內,用手槍頂住了裏面的押運員。

張子強張子強

三名押運員立即被劫匪用布蒙住了眼睛和嘴巴。一名蒙面劫匪跳進了駕駛室,解款車像脫韁的野馬疾馳而去。

當香港警方趕到搶劫現場時,張子強他們已經駕駛解款車經過了機場隧道,拐上九龍宏安道,前行不久又拐進了麗晶花園,然後迅速繞了麗晶花園一圈,沿宏安道拐上啓業道,把車子停在正在興建的大老山隧道的天橋邊,上了一輛前來接應的白色面包車。

就在劫匪忙著搬運贓款的時候,車上被綁並被蒙著眼睛的押運員都很緊張,其中有一名押運員滿臉是汗,汗水順著額頭往下流,流進了眼窩,使蒙住眼睛的黑布往下滑了一點,露出了這名押運員的半隻眼睛。押運員從蒙布邊上看見了沒有戴面罩的張子強。

幾名劫匪都沒有註意到那幾個被綁著的押運員。搬完錢劫匪們立即登上面包車沿著太子道往旺角方向飛駛而去,將解款車和車上的押運員丟在路邊。

此時,公路上飛駛的白色面包車裏,劫匪們看著眼前裝滿鈔票的九個大口袋和一個小口袋欣喜若狂。張子強掏出一把小刀,挑開了一個裝現金的大帆布袋封口,袋裏露出了一扎扎港幣,這些港幣幾乎都是舊鈔。

張子強隨手拿出一扎有著銀行封簽的1000元面額港幣,扔給坐在一旁的胡濟舒。胡濟舒用手像玩撲克牌似的翻了翻,說:“嗬,都是‘大黃牛’!”——由于1000元面額的港幣是黃顏色的,所以香港人喜歡把它叫作“大黃牛”——說完,又把錢扔進了帆布袋中。

當張子強又用刀挑開另一個裝滿美元的口袋時,卻一下愣住了,原來口袋裏的美元都是新幣而且都是連號的。張子強伸手從口袋裏拿出一扎美元,用刀挑破美元上捆扎的紙帶,然後將一扎美元“嘩”的全部扔出了車外。

坐在窗邊的一劫匪趕緊伸手去搶,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他看著扔出去的美元雪片一樣飛揚,散落在車外野地裏,回頭不解地問:“好不容易得來的美元,扔了它幹什麽?”

張子強盤腿而坐,閉眼不語。

胡濟舒敲了一下叫喊的劫匪,說:“你不懂,這叫祭天地,保平安。”

啓德機場1.7億港幣被劫案,震動了整個東南亞,甚至包括美國的金融系統。香港警方投入大量警力全力偵破。從現場沒有找到太多的線索,而其中一位押運員雖然看到了一張沒有戴面罩的劫匪的臉,但因不是他熟悉的人,在沒有抓到劫匪前也沒有太多的價值。再加上當時押運員太緊張,事後向警方描述此人時說得也是不十厘清楚。警方經過分析認為,劫犯的情報如此準確,手法如此迅速,一定有內部人員配合。警方不動聲色地把偵查目標指向了衛安護衛公司內部。

案發不久,一名女子在同一間銀行連續以同一個賬號存進了41萬港幣現金。銀行立即將此情況通知了警方,經警方驗證該女子所存的現鈔全部是啓德機場被劫的現鈔。

警方隨後發現,向該女子提供這筆現鈔的是一個叫羅艷芳的女人,而羅艷芳則是負責啓德機場現鈔押運的衛安護衛公司運輸部的職員。警方馬上把偵查視線轉向了羅艷芳。

經過進一步調查,警方有了重大發現:羅艷芳的丈夫就是在警局有著一大疊案底的黑社會人物張子強!接著又發現張子強的收入與支出存在很大問題,結合張子強、羅艷芳存進銀行的現金就是啓德機場失劫的錢,警方認為張子強羅艷芳夫妻是啓德機場劫款案的重大嫌疑人,于是,拘捕了張子強、羅艷芳。

1992年11月23日,香港高等法院開庭審理張子強涉嫌搶劫機場解款車案。經過那位解款車押運員的指認以及警方提供的各種證據,法庭裁定張子強罪名成立,判決入獄18年。而羅艷芳卻由于證據不足,判無罪當庭釋放。

釋放後羅艷芳立即為張子強“喊冤”,她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在會上羅艷芳首先對著眾多的話筒說:“張子強先生是冤枉的。警方指控張先生的惟一證人,是一個押運員,他聲稱曾在現場看見張子強。可是,在現場進行指認時,他又不能立即認出張先生,卻在離開指認現場時,又回頭指認張先生,這個指認不能不讓人懷疑它的真實程度。而且,這個證據是獨立的,不能形成一個證據鏈,因此在法律上是不能成立的。我們有信心打贏這場官司。”

有記者問羅艷芳:“羅艷芳女士還有什麽要說的?”羅艷芳面對著鏡頭,慢慢地取下了墨鏡,人們看到她淚流滿面。她說:“警方不但製造冤案,還搞刑訊逼供,你們看!”接著,羅艷芳突然撩起自己的長裙,露出雪白的大腿,大腿內側有一道長長的淺紅色的傷疤。

整個新聞發布會會場立即躁動起來,羅艷芳哭著說:“在裏面,警察為了讓我招供,竟用刀在我大腿上劃了一刀。”

現場一片驚呼聲。

1995年6月23日,香港終審法院開庭審理張子強的抗訴案,這時候羅艷芳和律師的努力已經十分見成效。張子強被當庭釋放。

獲釋的張子強並沒有善罷甘休,第二天他張揚地開著他的那輛黃色蘭博基尼名貴跑車,約請香港電視台記者“控訴”警察,並以冤案的名義向香港警方索賠,為此香港警方後來向張子強賠了800萬港幣。張子強的名字,一時間在香港差不多家喻戶曉,成了一個社會明星。

綁架富翁

1997年,嘗到綁架富豪甜頭的張子強又把目標盯上了香港新鴻基老板、世界華人第二富翁郭炳湘。

其綁架香港兩位富商李澤鉅(李嘉誠的大兒子)和郭炳湘。1996年5月23日下午5時許,當李澤鉅乘車行在港島南區深水灣道一個拐彎處時,張子強等多名綁匪手持沖鋒槍、手槍及手雷將李澤鉅及司機劫持。張子強單槍匹馬闖進李家,張口就要二十億,李嘉誠正在吃早餐,客客氣氣地請他坐下,然後說二十億不可能一下子之間就調得出來,他需要時間籌錢。張子強當時身上捆綁了很多雷管,並要求不準報警,而且要準備現金,並且備車讓他安全離開。後來李嘉誠說隻能給十億現金,張子強圖吉利,要了10.38億。花了三個多小時用編織袋裝了N袋現金給張子強裝到車上,並且李嘉誠真的沒報警,讓張子強成功劫走十億港幣,也是迄今為止香港劫案最高勒索金額。

被抓獲刑

1998年11月12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張子強案公開作出一審判決,判處被告人張子強等5人死刑。

張子強張子強

在審判張子強集團的日子,在廣州中院周圍軍警荷槍實彈戒備森嚴。其間,香港特別行政區保全局局長葉劉淑儀表示,內地司法機關對張子強犯罪集團人員的審判,無損香港的司法管轄權,人們不應對香港的司法獨立產生疑慮。顯示出的獨立性在于,在廣州,張子強的6.6億元人民幣黑財悉數充公;在香港,11月3日香港高等法院復原了律政司對張子強集團成員13名親屬的財產凍結令,認為現階段證據不足以凍結這1.6億多港元的財產,這些財產包括物業住宅、珠寶遊艇、古玩、現金和銀行存款等。內地傳媒對張子強案的報道相當有限,但黑社會這個名詞將會愈來愈多地掛在人們嘴邊。

1998年,張子強的名字無人不知。張子強另一個出名之處,是香港警方似乎對他無能為力。不是抓不到他,而是抓到他以後,又不得不放他出去,每次他手上都高舉著一個“V”字。 這回被內地公安抓捕,並且依照內地的法律審理宣判了死刑。

由于張子強的身份是香港市民,犯罪地點也分別在內地和香港,有關張子強該不該由內地司法機關審判,各種言論鋪天蓋地。但無論是香港法務部門,還是內地法務部門,均一致認定,張子強許多犯罪活動均在內地發生,內地司法機關對張審判是有法可依的。

至1998年他與多名同伙在中國大陸被捕,案件于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審,他與其中4名同黨被判處死刑,于12月被處決。外間傳言:張子強曾以“身為香港居民,而且犯案地點在香港”為理由向香港政府求助,要求引渡返回香港受審,以圖得以避過死刑,但為香港政府所拒絕。當時港府向外間公布的理由為:“因為內地公安以他曾在內地犯案為理由,所以享有司法管轄權”,而在案件審理期間,亦積極向內地法院提供證供。事件引起了有關罪犯于內地被捕受審而應否引渡回港受審問題的爭議,並延續至今日。

張子強被抓香港市民拍手稱快,但香港刑法沒有死刑,張子強被處決,內地司法機關可謂幫香港市民也是為中國人民除了一個大害!  

人物評價

陳帥佛:這個終生以違法犯罪為職業的匪首,應該感謝法治。獄外,律師和香港學者希望香港特區法院引渡他回港受審,他們援引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不適用于香港特別行政區,有死刑而且可以立即執行的內地,沒有給他引渡的機會。這個以非法買賣爆炸物罪、搶劫罪、綁架罪、走私武器、彈葯罪,被判死刑的昔日的廣西鄉下孩子,最終證明“出來混,遲早要還的”。張子強被媒體稱為“世紀賊王”。

影視形象

由于張子強所犯案件題材有戲劇性,故中、港兩地都有電影或電視製作。

1994年 香港電影《重案實錄之犯罪天才》呂頌賢李修賢 主演

1995年 香港電影《賊王任達華 主演 任家華

1998年 香港電影《驚天大賊王任達華主演 張強志

1999年 香港電影《轟天綁架大富豪呂良偉 主演 戴富強

1999年 香港電視劇《非常保鏢

2001年 中國電視連續劇《驚天鐵案

2001年 中國電視連續劇《插翅難逃趙燕國彰 主演 張世豪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