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勛 -近代軍閥,清末大臣

張勛

張勛(1854年12月14日-1923年9月11日),原名張和,字少軒、紹軒,號松壽老人,謚號忠武,江西省奉新縣人,中國近代北洋軍閥。清末任雲南、甘肅、江南提督。

清朝覆亡後,為表示效忠清室,張勛禁止所部剪辮子,被稱為"辮帥"。1913年鎮壓討袁軍。後任長江巡閱使、安徽督軍。1917年以調停"府院之爭"為名,率兵進入北京,于7月1日與康有為擁溥儀復闢,但12日為皖系軍閥段祺瑞的"討逆軍"所擊敗,逃入荷蘭駐華公使館。後病死于天津。

(概述圖片來源)

  • 中文名稱
    張勛
  • 外文名稱
    Zhang xun
  • 出生地
    江西奉新
  • 畢業院校
    北洋武備學堂
  • 信    仰
    佛教
  • 逝世日期
    1923年9月11日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
  • 官    職
    定武上將軍、北洋大臣
  • 外    號
    辮帥
  • 謚    號
    忠武
  • 職    業
    軍閥、將領
  • 出生日期
    1854年9月16日
  • 別    名
    原名張和,字少軒,號松壽老人

人物簡介

張勛(1854-1923),原名張和,字少軒、紹軒,號松壽老人,謚號忠武,江西省奉新縣人。清末任雲南、甘肅、江南提督,辛亥革命以後曾任江蘇督軍,長江巡閱使。1917年7月1日,張勛擁溥儀復闢,發動政變,企圖恢復帝製,失敗後蟄居津門。因所部定武軍均留發辮,人稱“辮帥”,北洋軍閥,中國近代軍事家。

生平經歷

張勛早年喪父母,于1884年(清光緒十年)在長沙參加軍隊,坦率直白、敢作敢當,隨清軍進入廣西參加中法戰爭。晚清時期,初隸廣西提督蘇元春部,為參將。中日甲午戰爭爆發,隨四川提督宋慶調駐奉天。1895年(光緒二十一年)投靠袁世凱,任新增陸軍工程營管帶(營長),行營中軍(督練處總務長)。後隨袁到山東鎮壓義和團。1899年升至總兵。1901年調北京,宿衛端門御前護衛,多次擔任慈禧太後、光緒帝的扈從。1909年(宣統元年)溥儀即位後,歷任江南提督,率巡防營駐南京。

張勛張勛

武昌起義後,奉令鎮守南京,戒備陸軍第九鎮新軍,對抗革命軍。他被清政府授為江蘇巡撫兼署兩江總督、南洋大臣。為表示忠于清廷,本人及所部均留發辮,人稱“辮帥”,所部定武軍人稱“辮子軍”。1913年袁世凱任大總統後,所部改稱武衛前軍,駐兗州,表示仍效忠清室,禁其部卒剪去發辮。二次革命中奉袁世凱命,率部往南京鎮壓討袁軍,縱兵搶掠,屠殺民眾數千人。

旋被袁世凱授為定武上將軍,任江蘇督軍,調往徐州,轉任長江巡閱使,移駐徐州。袁世凱稱帝後授為一等公,但內心仍一意維護清廷。1916年袁死後,在徐州成立北洋七省同盟,不久任安徽督軍,擴充至十三省同盟,陰謀策劃清室復闢。1917年6月情勢不穩,大總統黎元洪和國務總理段祺瑞之間發生“府院之爭”,爭相拉攏其進京調停,于是趁機聯合康有為等保皇黨人以調解府院之爭為名,率兵入京,解散國會,趕走黎元洪。7月1日與康有為擁立溥儀復闢,重新增立皇政,被溥儀任為議政大臣兼直隸總督、北洋大臣,史稱“張勛復闢”。但12日為皖系軍閥段祺瑞的“討逆軍”所擊敗,逃入荷蘭駐華公使館。溥儀退位後,他被通緝,繼逃到天津德租界。

1918年3月,北洋政府以“時事多艱,人才難得”為由,對洪憲禍首和辮帥復闢案犯均一律實行特赦。獲自由後,他一直蟄居天津德租界6號(今河西區浦口道6號)寓所。

1923年9月12日,他因病在天津逝世,終年69歲,溥儀賜謚“忠武”。

張勛復闢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的統治,建立了共和國,從此結束了2000多年的封建君主專製製度。

但是,封建勢力並不甘心失敗,民國初年,繼袁世凱的“洪憲帝製”失敗之後,1917年7月1日又發生了清廷的復闢。由于這次復闢是由封建軍閥張勛一手製造的,史稱“張勛復闢”。

張勛原是清朝的江南提督,統帥江防營駐扎南京。辛亥革命爆發後,革命軍進攻南京,張勛負隅頑抗,戰敗後率潰兵據守徐州、兗州一帶,繼續與革命為敵。民國成立後,他和他的隊伍頑固地留著發辮,表示仍然效忠于清廷,人們稱這個怪模怪樣的軍閥為“辮帥”,他的隊伍被稱為“辮軍”。1913年,張勛因參與鎮壓孫中山發起的“二次革命”有“功”,被袁世凱提拔為長江巡閱使。從此他擁兵徐州,成為一個聲勢赫赫的地方軍閥。

張勛張勛

1916年,北洋軍閥頭子袁世凱稱帝失敗,黎元洪當上大總統,實權掌握在國務院總理段祺瑞手中。不久,黎元洪和段祺瑞在所謂“參戰”問題上發生矛盾,段祺瑞主張對德宣戰,黎元洪和國會則堅決反對。張勛因德國支持他的復闢主張,而反對對德宣戰,但同時又蔑視黎元洪。因此,黎、段爭相拉攏張勛,張勛卻另有打算。他偽裝成黎、段之間的調解人,企圖坐收漁利,同時拼湊實力,積極為復闢作準備。1917年5月下旬,當黎、段因解散國會問題爭執不下時,段祺瑞策劃武力推翻黎元洪並解散國會,黎元洪得到訊息,先下令免去段祺瑞的國務院總理。張勛乘機提出“非復闢不可”的主張,于6月7日率“辮軍”北上。黎元洪被迫下令解散國會。14日張勛到達北京。

經過一陣緊張的策劃,張勛于6月30日潛入清宮,決定當晚發動復闢。

1917年7月1日凌晨1時,張勛穿上藍紗袍、黃馬褂,戴上紅頂花瓴,率領劉廷琛、康有為、陳毅、沈曾植、王士珍、紅朝宗及幾位辮子軍統領共50餘人,乘車進宮。

北京街頭掛起清朝龍旗

3時許,廢帝溥儀在養心殿召見張勛。張率領諸人,溥儀行三拜九叩禮。接著由張奏請復闢說:“隆裕皇太後不忍為了一姓尊榮,讓百姓遭殃,才下詔辦了共和,誰知辦得民不聊生。共和不合咱的國情,隻有皇上復位,萬民才能得救。”溥儀說:“我年齡太小,無才無德,當不了如此大任。”張說:“皇上睿聖,天下皆知,過去聖祖皇帝也是沖齡踐祚。”12歲的溥儀說:“既然如此,我就勉為其難吧!”同日,溥儀發布“即位詔”,稱“共和解體,補救已窮”,宣告親臨朝政,收回大權。他公布9項施政方針,一連下了8道“上諭”,大舉封官授爵,恢復清朝舊製。參加復闢的重要分子,均被授以尚書、閣丞、侍郎等要職,康有為任弼德院副院長,張勛為政務部長兼議政大臣,並被封為忠勇新王。張勛還通電各省,宣布已“ 奏請皇上復闢”,要求各省應即“遵用正朔,懸掛龍旗”。

復闢訊息傳出後,立即遭到全國人民的反對,孫中山在上海發表《討逆宣言》,段祺瑞在日本帝國主義的支持下,組成討逆軍,防守的“辮軍”一觸即潰,張勛在德國人保護下逃入荷蘭使館。復闢醜劇僅僅上演了12天,就在萬人唾罵聲中收場了。

人物去世

張勛是中國現代史冊中一個不可或缺的人物,以他導演1917年為期12天的清帝宣統復闢而揚名天下。張勛出身貧寒,有過許多義舉,捐款在北京建立會館,資助在京的江西籍學生和貧苦人士,江西省第一任省長邵式平、舉世聞名的方志敏張國燾許德珩等曾得到過資助,他們當時都是北京大學的江西籍學生,另在奉新還用糧款救濟當地災民和孤兒寡婦。1917年7月21日,孫中山先生在致廣西督軍陸榮廷的一份電報中稱:“張勛強求復逆,亦屬愚忠,叛國之罪當誅,戀主之情可憫。文對于真復闢者,雖以為敵,未嘗不敬也。”中山先生的評論,正是把張勛的政治態度和他的人格區分開來,分別對待。張勛在朝居高位時,常提拔贛人才子,對贛實惠政策頗多。

張勛復闢張勛復闢

張勛的辮子軍在北京天壇內露營1923年9月12日,張病死于天津。

1923年9月12日張勛在天津公館病逝,終年69歲,被廢帝愛新覺羅·溥儀賜謚“忠武”。一些復闢派人物及其親友敵仇,皆紛紛寫悼詩、挽聯致哀,靈柩經過幾番周折運回老家江西奉新安葬,無數贛百姓自發相送,無數名人高位者也紛紛寫挽聯,成為當年在江西地方上最為轟動的大事之一。張勛這樣一個民主革命的罪人,最後竟得善終,還為人為其稱頌,這樣的怪事也隻有在民國那個荒誕的年代才會發生。而最引人註意的挽聯卻是章士釗和歐陽武所寫,不能不說這是歷史的玩笑。當時政界聞人和文化名流紛紛致電哀挽,祭文、哀詩和挽聯不計其數。後來他的家屬在門生故吏的幫助下,專門編輯了一本《奉新張忠武公(勛)哀挽錄》,可謂同道者的封神榜。當然,其中也不乏民國要人筆墨,讀之頗有堂奧。

對于那些在清末早有人望的趙爾巽、溫肅、呂海寰、紹英等遺老,他們首先已經意識到自己向往的故國不復存在,但對于張勛的評價不應該以成敗來論英雄。溫肅與張勛是有過不少接觸的人物,復闢前曾經與張勛的鄉賢胡思敬專門到過徐州拜見這位辮帥,寄望甚高。張勛之死使他深深體會到“公存國與存,公去事可知”的悲切。清亡後,呂海寰在津滬當寓公,與張勛也是相知相熟的,在他看來,辮帥“與文信國同鄉閭,當附文信國同列傳,其事雖殊,其忠不異”,而且“挽狂瀾于既倒,當經千載公論”。把張勛比附文天祥,是痛悼辮帥之死的孤鴻悲雁們的共同文化心態,這不僅僅因為張勛與文天祥同是江西人的簡單附會,而是他們在改朝換代的歷史進程具有共同的“挽狂瀾于既倒”的孤忠情懷。

對于那些從清朝舊官僚陣營中分化出來的民國權貴,他們有相當一部分人非常忌諱與張辮帥掛上鉤、沾上邊,因為辮帥復闢幾乎置民國于覆滅,是民國共和的罪人,誰願掉進這潭污水,變成辮帥的一丘之貉呢!然而,人們不能漠視這樣一個鐵的事實:民國雖然以武昌起義為首功,但畢竟最後以和談解決南北統一,和平過渡到所謂的共和國,其輿情並不乏民主與寬容的氛圍,因而人們在當時最激進的報刊上仍然可以看到滿清遺老們的酬唱“文苑”欄目,從政治上剝奪舊政權的存在並不必然引申出在文化上限製其應有的懷舊表達。因此,就張勛之死,也有不少民國權要表達了他們非常復雜的感情。當過民國總理的錢能訓,贊美辮帥“千載凜然見生死,九廟于今有死臣”。“九廟”自然不是民國的故事,說的是張勛重新整理了清朝忠臣的典故,也是別有一番深意。

張勛

旁觀者來看,辮帥之死,顯然使人們極為容易聯想到民國與清王朝的對比。由北洋軍閥統治的動蕩時局,掛的是共和的羊頭,賣的軍閥獨裁的狗肉,草菅人命的醜惡比比皆是。想想有一個皇帝撐著天下的好處,至少也可享受一份生活安定的浩蕩“皇恩”,在共和製度下的公民興許對王權時代的臣民又多了一份眷戀與懷舊。王雨辰的挽聯在一定意義上就刻畫了這樣一種社會轉型期存在于民眾中間的矛盾心理:“江西隻有兩個人:不幸李烈鈞敗亡!更不幸這位大帥死亡矣!這怎麽得了呵;在下要問一椿事:是從清朝好呢?到還是活在民國好呢?咦,恐怕難說吧?”當然,任何一個人在歷史的車輪下都不過是一個個小塊壘而已,承載著有限的貢獻,要想阻擋前進的步伐,也是螳臂擋車,高估了個人的能量。

作為一個江西人,張勛之死也結束了江西舊官僚們許多不切實際的夢想。張勛復闢隊伍中有一部分江西骨幹分子,如劉廷琛、萬繩栻、葉椿泰、魏元曠、李其光等。胡思敬在《國聞備乘》中曾經抱怨江西人在陳孚恩(肅順死黨、軍機大臣兼戶部尚書)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重要的政治人物,因而極力鼓吹張勛復闢,並且再三向辮帥推薦劉廷琛、魏元曠等參與機密。胡思敬與劉廷琛不僅在晚清同為京官的鄉誼舊好,而且還是兒親家,他在辮帥死前一年先去世,辮帥送了一幅挽聯給這位鄉邑舊交:“憶見交在徐兗之間,傷哉十年真長別;雖一去為朝野所惜,自足千秋有立言。”假如胡思敬死在辮帥之後,他的悼亡詩又會抒發什麽樣的悲哀呢?李其光致信辮帥重復胡在《國聞備乘》中的觀點,認為“清待贛人薄,贛人報獨厚”,張勛不以為然,反而回信責其“山林載筆宜慎”,並“以復闢之役,力薄任重,引咎自責”。楊增犖也是晚清一位京官下僚,清亡後回到老家江西新增賦閒,張勛之死,他送的挽詩也表達了江西遺老們的內心共鳴:“吾贛節義邦,所傳多文士。直到有明季,觥觥說劉李。如公任綦重,又非二君比”。從北京宣武門外江西會館發起的復闢,並沒有給江西官僚系統創造一個驚奇運數,遺老們最後一線希望也因此而破滅。劉廷琛、葉椿泰客死他鄉,萬繩栻“參謀長”一直追隨溥儀復闢逆流到東北建立偽“滿洲帝國”,更多遺老的則是蟄伏山林,憂憂以終。

張勛之死,使不同身份的人們體會到自己不同的人生境況,顧影自憐,難免要借題發揮一通,形成一股與當時社會主流文化完全不同的文化意識。說它是復闢逆流,顯然有棒呵之嫌,“擎天柱”辮帥之死已將遺老遺少們內心僅存的一線希望都徹底破滅,隻有鄭孝胥那一小撮沒有趕上丁巳復闢頭籌的遺老,還在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更多的人們也許從愚忠愚孝的辮帥身上看到了一種文化傳統的終結。早在辛亥起義時,閻錫山為殉清的山西巡撫陸鍾奇父子厚葬,說過一段耐人尋味的話:“我確以為事是事,人是人,革命是歷史,忠貞是人格。陸撫之堅貞,譚協統(鎮德)之忠勇,亮臣公子之勇毅,均足為我們敬佩。吾人不能以革命的事業,抹殺他們的人格!”

個人榮譽

1915年擁袁世凱稱帝,被封為一等公爵,兼督理安徽軍務。

家庭生活

一妻十妾

張勛有一妻十妾。妻名曹琴,曾為張勛守貧10年,被光緒帝皇後隆裕封為一品夫人。據說張勛“事之若母,家庭事無大小,俱一一問過曹夫人”。隱退後的張勛

妾中之一邵雯是天津人,父母早喪,被弟弟騙到張家,賣了一筆錢。邵雯被張勛先奸後允,後來逢邵雯的弟弟來張家,都被其姐痛罵,以至姐弟不能碰面。

張勛寓居天津前後,三姨太王克琴和他的馬弁好上了,王為脫離險境和日後生活所計,也效前人之法裝瘋賣傻,脫光了衣服亂跑。張勛信以為真,遂將王逐出家門。後王與張的馬弁終成伴侶,這件事還上了當時的雜志,轟動一時。王克琴後來向人回憶:“張有酣睡在女人身上的怪癖,稍微一動即予腳踢手打,甩下床去。”

九子五女

張勛的姨太太們給他生了九子五女,大約半數早夭。活下來的長大成人後,有多位與民初人物的子女結親。

長子夢潮是張作霖的女婿;五子夢範是曾任北洋政府國務總理的靳雲鵬的女婿;七子夢津娶了南昌洋油大王趙幹卿的女兒;長女夢緗嫁給了曾任北洋政府國務總理的潘復的兒子;五女夢朝嫁給江西督軍陳光遠的兒子。

當初張作霖很想與張勛結成兒女親家,據說曾派人持其四個女兒的照片到張勛家,任張挑選其一。張勛因隻有長子夢潮與張作霖的四女年紀相符,就選定了該女。及至兩人成親時,張勛和張作霖都已故去,新娘的花轎是從張學良公館接來的。

張家的這幾門親事,雖說看上去門當戶對,可也並非都能美滿到底。夢潮自小失于管教,狂嫖浪賭抽大煙,曾一夜輸掉坐落天津跑馬道價值數萬元的一棟大洋房。他成婚不久即夫妻反目,隨後離婚。夢緗素行不端,曾姘天津起士林咖啡館的一個茶房,兩人時不時出雙入對。有時茶房送菜到張家,夢緗便和他相伴外出,弟弟夢汾指著她的背影說:“姐姐又跟人家走了。”夢緗為人妻為人母後,依然不守婦道,老毛病未改。她嫁到潘家,育有二子,相繼考入大學,後因看不慣母親的行為,都頗為激憤,又相繼患上了精神病。

人物故居

張勛故居張勛故居

位于河西區浦口道6號,現為市商品檢驗局使用。建于1899年,為德式建築,佔地16585平方米,建築面積10737平方米。主要建築分東、西兩樓。立面簡潔,四坡藍瓦頂,局部有尖頂塔樓。底層為圓拱門窗。東樓為起居樓,建築整體呈獅子狀。西樓是會客樓,由高台階進入圓形門廳,設廊子相連,底層設戲樓,有二層看台。二樓前部有大平台。最有特點的是該建築的園林,有假山、涼亭、荷花池、石橋、遊船,並養鳥獸、花卉等,均為園林藝術的精品。

歷史評價

1913年11月,張勛任中國孔教會名譽會長,康有為任總會會長,陳煥章為主任幹事。

張勛通過劉廷琛與居住在青島的支持清室復闢的德國傳教士衛禮賢保持良好的關系。張勛還派密使見德駐上海總領事克裏平(Hubert Knipping)表示對德取友好的政策。1917年張勛反對中國対德絕交和宣戰。

國民黨總理孫中山:“清室遜位,本因時勢。張勛強求復闢,亦屬愚忠,叛國之罪當誅,戀主之情自可憫。文對于真復闢者,雖以為敵,未嘗不敬之也。”

江西護軍歐陽武:“戴發效孤忠,無言不仇,無德不報;丹心照千古,其生也榮,其死也哀。”

參考資料

【1】張勛 末路“辮帥” 鏖戰金陵.搜狐網http://roll.sohu.com/20110629/n311956257.shtml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