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勁夫

張勁夫

張勁夫(1914年6月6日——2015年7月31日),原名張世德,男,漢族,安徽肥東人,1935年冬加入中國共產黨。早年參加革命,曾參加過抗日救亡運動、抗日敵後遊擊戰爭、解放戰爭,新中國成立後曾在國務院、國家部委和地方多個領導崗位任職,是中國科大的創校元老之一,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我國科技和財經戰線的傑出領導人,原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委員,原國務委員。

2015年7月31日,張勁夫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101歲。

  • 中文名
    張勁夫
  • 別名
    張世德
  • 國籍
    中國
  • 祖籍
    安徽肥東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蘇江浦縣
  • 出生日期
    1914年6月6日
  • 逝世日期
    2015年7月31日

人物簡介  

張勁夫,安徽肥東人,1914年6月出生。原名張世德。1934年秋在上海參加地下黨外圍組織“教聯”,1935年冬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上海國難教育社總黨團委員、上海戰區戰地張勁夫特支委員、安徽省工委常委、宣傳部長、大別山、廬江、鄂豫皖區黨委常委、民運部長、津浦路東省委書記、皖東新四軍五支隊政治部主任、江北指揮部政治部副主任、二師政治部副主任、四旅政委、淮南區常委宣傳部長、華中建設大學副校長、魯南二軍分區政委、魯南行政公署副主任、魯中南行政公署副主任、魯中南區黨委委員。

張勁夫張勁夫

1949年後歷任杭州市委副書記、副市長、浙江省委常委、省財委主任、華東財委副主任、地方工業部黨組書記、副部長、中國科學院黨組書記、副院長、國家科委副主任、財政部黨組書記、部長、國務院財經委員會委員、副秘書長、安徽省委第一書記、省長、省軍區第一政委、國務委員、國家經委黨組書記、主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成員、秘書長、中顧委常委。

歷任黨的第八屆中央候補委員,第十、十一、十二屆中央委員,第一、二、五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二、四屆全國政協常委。

個人履歷

1930年5月,南京曉庄師範學校學習。

1932年的張勁夫1932年的張勁夫

1931年後參與編輯《生活教育》雜志,九一八事變後積極參加抗日救亡宣傳活動。張勁夫1932年冬到上海郊區大場山海工學團當教師,後任團長(即校長)。

1935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後任上海國難教育社中共總黨團委員、中共戰地服務團特別支部委員。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10月領導上海戰地服務團在盧漢部雲南部隊開展抗日救國宣傳教育工作。上海淪陷後率戰地服務團轉入市郊打遊擊。不久調到中共江蘇省委軍委機關工作。

1938年初撤至武漢。4月任中共安徽省工作委員會常務委員兼宣傳部部長。

1939年5月任新四軍江北指揮部政治部副主任,並任中共鄂豫皖區黨委常務委員兼民運部部長。

1940年1月任中共皖東津浦路東省委書記,兼任新四軍第五支隊政治部主任。參與領導建立津浦路東抗日根據地。

1941年1月皖南事變後,任新四軍第二師政治部副主任。

1942年2月起任新四軍第二師四旅政治委員,兼任中共淮南區黨委宣傳部部長。率部堅持淮南敵後抗日遊擊戰爭。   解放戰爭時期,先後任中共魯南第二地委書記兼魯南軍區第二軍分區政治委員,魯中南行政公署副主任。

上世紀70年代的張勁夫(左)上世紀70年代的張勁夫(左)

1949年夏隨軍南下,任中共浙江省杭州市委副書記兼杭州市副市長。參加華東解放戰爭。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中共浙江省委常務委員兼浙江省人民政府財政經濟委員會主任,華東軍政委員會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國務院地方工業部副部長,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副主任等職。

1975年後,歷任國務院財政部部長,中共安徽省委第一書記、安徽省省長,並兼任安徽省軍區第一政治委員。

1982年起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國務委員兼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是中共第八屆候補中央委員、第十一、十二屆中央委員,第三、四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在中共十三大上被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委員。

家庭成員

夫人:胡曉鳳

兒子:張渤海、張茅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黨組書記、局長

兒媳:劉燕遠(張茅之妻)

孫輩:張舜,張建衡、張建臨、張建寧

童年經歷

慈愛祖母啓蒙老師

張勁夫的祖父,在兄弟五人中行二,兄長去世早,弟弟們相繼到江蘇省江浦縣謀生,大家庭的責任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家中十幾口人,十幾畝丘陵地,靠地裏打的糧食不夠吃用,還要靠紡土紗張勁夫來貼補生計。

張勁夫(左二)陪同毛澤東參觀中國科學院科張勁夫(左二)陪同毛澤東參觀中國科學院科

祖父不幸早亡,祖母接著挑起了支撐大家庭的重擔。祖母姓陳,為人和善,待人寬厚,在村子裏算得上是見多識廣的人。由于虎仔是長孫,聰明伶俐,著實討人喜歡,身體瘦弱,備受祖母的疼愛。他二、三歲時,就和祖母睡在一張床上,整日形影不離。白天,跟祖母下地,在田間隨老人幹些零活,或捉螞蚱玩耍。夏夜,祖母用一個大芭蕉扇,扇著讓他入睡。冬夜,他總是搬個小凳子,坐在祖母身旁,一邊看著祖母、母親、姑嬸們紡土紗,一邊聽著祖母講故事,包青天的烏盆記了,朱元璋放牛了,他聽得很入神。

祖母還常講些“世故經”,比如:“吃不窮,穿不窮,計算不到一世窮”,“寧做螞蟻腿,別學麻雀嘴”,“說的好聽,不如做的好看”,“謊話講不得,庄稼荒不得”,“忍人讓人,切莫害人”……這些使他終生不忘。祖母身上凝結著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勤勞、善良、智慧,她的言傳身教,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兒時的張勁夫。慈愛的祖母,也是他啓蒙的人師。後來在解放戰爭中,張勁夫在魯南山區打遊擊,他有一次聽到新華社廣播一篇《紅軍的母親》,講述一位老紅軍戰士在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時見到母親的故事。這觸動了他內心的深情,夜裏做夢又回到了祖母的身旁,依稀見到了她那強壯的身體,方方的臉,紫紅的臉色,慈祥的笑容……翌日清晨,淚濕枕上。他立即起床提筆寫了一首詩:

深夜神思憶兒時,陰雲棘地雨如絲。

慈心呵護年繼歲,暖我弱軀哺我飢。

張勁夫後來知道祖母晚年眼睛失明了,沒有等到他回去見上一面就離開了人間,他悲痛至極。祖母是親人中最疼愛他的親人,也是他唯一沒有盡到孝心的親人,這給他留下了終生的遺憾。年屆80 時,他寫了一篇長文《祖母的愛心》,文中說:“我雖已年屆80 ,但在祖母面前,我仍覺得是一個小孩。我最留戀的,是冬夜坐在祖母身側,陪伴祖母紡紗的夜晚。”他又一次寫詩作為眷念祖母愛心的寄托和遐思:

從來不信靈魂在,但願而今祖有知。

異日九泉重聚首,偎依膝側伴紡車。

人物事跡

投學曉庄拜行知

張勁夫出生不久,祖母與父親就訂有“協定”,無論如何也要供他讀書,以達出人頭地張勁夫,給家庭帶來新的生計。他記得五、六歲時,在外做小生意的父親,每年冬季回家探親時,都請人教他讀書認字。八歲時進了本村新辦的國小讀書,這個學校實行的辦法,是學得快的可以多學。在國文方面,張勁夫一年就學完了四年的課本。後來改讀私塾,要求學生死記硬背,背不出的要打板子,他從沒受過先生的懲罰,這使祖母非常高興。

張勁夫(左二)張勁夫(左二)

1924年冬,家庭人口增多,生活日艱,父親與祖母商量,他這一房人口多,想遷居江浦縣租地耕種。為了生存,祖母忍痛答應了。少年的張勁夫不願離開慈愛的祖母。父親對他說:“不走,不但書念不成,連飯也吃不上。”他在嘗到了生活苦澀的同時,也懂得了他在這個大家庭裏應當承擔的一份責任。遷居江浦,對張勁夫還有一層原因,就是按照老傳統,他被過繼給四祖父當孫子,繼承其在江浦的家產,延續那一支張家的香火。

張勁夫在江浦讀完四書五經,15歲進入縣城一所私立國文補習學校。靠租地種的父母,養活5個孩子,已經借了幾筆債,雖然想盡了一切辦法,還是交不起學膳費。在一個下雪天,他見到母張勁夫親向學校送柴給自己抵膳費的情景,目不忍睹,決心要為父母分憂。他去求教于校長兼老師的鄧西亭先生。鄧先生向他推薦了陶行知在南京辦的曉庄師範學校,說那裏不收學費,吃住在農民家、費用低,很適合家庭困難的學生。

他抱著讀師範能夠將來當教師,以改變家庭的貧困狀況的目的,1930年5月,踏進了南京曉庄師範學校的大門。

陶之弟子主學團

隨著五四新文化思潮的興起,二十年代的中國出現了一場平民教育和鄉村教育運動,其代表人物之一的陶行知先生,靠中華教育改進社的支持,于1927年創辦了曉庄師範學校。它不同于中國的正規學校,倡導“教學做合一”的理論與生活實踐。曉庄師範學校實際也是中共地下組織在陶先生“籬笆牆”裏的一個秘密活動據點。

張勁夫張勁夫

1930年夏季,張勁夫到曉庄學校時,學校已被勒令解散,師生正在進行護校運動。張勁夫在校學習三個月,成為曉庄師範的末期學生。進校時沒有見到陶先生的面,首先見到的是陶先生的《護校宣言》。他號召“大家起來保護曉庄,愛護人權,愛護百折不回的和平奮鬥,愛護教人做主人的革張勁夫命教育,愛護向前上進的時代革命,愛護自由平等的中華民國之創造,愛護人人有工做,人人有飯吃,人人有水仙花看的理想社會之實現。”這些話深深地打動了張勁夫。接著,他讀了陶先生寫的書,了解了陶先生是要在窮國家探尋辦教育的窮辦法,學生在“做”上學,老師在“做”上教,活學活用。他非常贊成陶先生提倡的“小先生製”,以及“即知即傳人”和“知識為公”等主張。陶先生認為書隻是一種工具,是做學問的工具,因此提倡要活用書、用活書,而不要死讀書,讀書死。他極其重視德育,有一副流傳甚廣的對聯:“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此時的張勁夫,是像當年看待祖母的世故經一樣,來看待陶先生的真知灼見。

張勁夫跟隨陶先生在山海工學團學習、奮鬥了四年,他認為,在這一時期,陶先生進一步教會了他“怎樣做人,如何做人。”陶先生提出“人民第一,人民至上,一切為人民”,“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 “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行動是老子,知識是兒子,創造是孫子”以及“愛滿天下”等等,這些用真情和真知凝煉出來的格言,像火焰那樣溫暖人,像磁石那樣吸引人。陶先生的偉大品格影響了張勁夫的一生。古人雲“經師易遇,人師難逢”,張勁夫後來在《思陶集》中深情地說,“他是我在舊中國遇到的一位難得的人師。”張勁夫還說:陶夫子“是促使我提著頭去找共產黨的重要推動力。”

1933年,張勁夫開始受到中共上海地下黨的影響,知道了“社會主義”思想。蘇聯第一個五年計畫的成功,使他更堅定了擁護共產黨的信念。他在陶先生鼓勵下用寫稿得來的300元稿費,張勁夫還清了家庭的債務,把家安排好了,丟掉了後顧之憂,勇敢地投身到了革命的洪流之中。他向曉庄學校時的同學、地下黨員王洞若提出入黨的請求,1934年先加入了黨的外圍組織“新興教育工作者聯盟”(亦稱左翼教育工作者聯盟)。1935年12月又經王洞若介紹,正式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當時他的公開身份是山海工學團團長(即校長)。

張勁夫入黨這年,日本帝國主義入侵華北,國民黨採取不抵抗政策,北平爆發了“一二九”愛國學生運動。陶行知隨即請南下學生領袖到工學團作報告。12月27日,上海成立“文化界救國會”,山海工學團以集體的名義加入救國會。1936年1月23日成立國難教育社,陶先生被推舉為理事長,張勁夫擔任該社總黨團委員,公開身份是總幹事,參與了上海各界救國會的領導工作,為黨堅持上海的地下鬥爭做出了貢獻。

科學院裏好班代

中央決定取消各大行政區之後,張勁夫調到北京,先是任地方工業部黨組書記、副部長。1956年春節,他接到中央組織部部長安子文的電話通知,中央決定調他出任中國科學院黨組書記、副院長,作為郭沫若院長的助手,主持全院的日常工作。在新的崗位上,他經常是第一個上班,最後一個下班,陳老總稱贊說他是“勁夫有勁!”

張勁夫張勁夫

張勁夫有“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和“人生為一大事來,做一大事去”的情操和志向,善良無私,又有知人之明,是科學院黨組的好“班代”。這突出表現在他團結院黨組一班人,發揮黨組織的集體領導作用方面。黨組成員中,原來的有秦力生、鬱文,新來的有裴麗生(院黨組副書記)、杜潤生、謝鑫鶴。張勁夫堅持黨的原則,也用他的政治智慧和人格魅力,使院黨組朝氣蓬勃,極富戰鬥力。

他對郭沫若院長以及李四光竺可楨吳有訓副院長等科學家領導極為敬重。他牢牢記住了陳毅的話:在郭老的領導下工作是一種幸運。郭老是國內外知名的學者、作家,又擔任國家領導職務,國務活動繁忙,放心和放手讓張勁夫主持科學院日常工作。張勁夫凡是科學院黨組的重大事情,都親自向郭老匯報,取得他的支持,彼此建立了個人之間的深厚友誼。在文革初期郭老很緊張,他寫信給張勁夫講了自己的心情,張勁夫及時建議中央對郭老採取保護措施,得到中央的認可。張勁夫在文革中遭到迫害,身體患病,需要回家醫治的時候,他給郭老寫信說明情況。郭老請示中央領導同意,使他得到了及時治療和休養,比較快地恢復了健康。

張勁夫既有軍人的果敢,又有文人的細膩。他總是“跑步”傳達中央的指示,創造性地執行黨的決議。他自己就像一塊煤炭,燃燒自己,給別人帶來溫暖和光明。他把科學家看成是“國寶”,是“縱通專家”,他自己則充當雜家,是起“橫聯”作用的。他把後勤工作看作是黨聯系民眾的“思想的橋”、“感情的船”,要由此把科學家聯合起來搞“向科學進軍”。他抓政治、抓科研、抓後勤,三手都很硬。正是因為他團結好了黨組一班人,用好了這批骨幹,所以中國科學院這盤棋能滿盤皆活。

從1956年到1966年的歷史實踐證明:張勁夫率領院黨組一班人,調動全院科學工作者和廣大幹部、民眾的積極性,團結奮鬥,發憤圖強,創造了科學院的十年輝煌,不負中央期望,使科學院充分發揮了在全國科技事業中的“火車頭”作用。

科學規劃秘書長

五十年代中期,世界處在新技術革命的時代。蓬勃發展著的高新技術,一方面帶動了科學技術的全面發展,另一方面也形成了少數大國以核武器威脅世界和平的局面。新中國的領導集體,在剛剛完成了生產資料所有製的社會主義改造任務之後,順應新技術革命發展的潮流,提出社會主義製度的根本任務就是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及時發出了向科學進軍的偉大號召,決定製定一個長遠的科學規劃。爭取在幾十年內趕上世界先進水準,打破核威脅。並要求科學院成為新中國科學技術的火車頭。

就是在這樣的國際國內背景下,時年42歲的張勁夫,由陳毅舉薦、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討論通過,出任中國科學院黨組書記、副院長,同時,也被指定為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的秘書長。

曾經對中國科技政策做過專門研究的美國學者理查德·薩特米爾,在其所著《科研與革命》一書中,對中國十二年科學規劃有過這樣的分析:

這一規劃“反映了當時科學研究的一個顯著特征:就是科學技術的創造力與大型組織(包括政府)的資源與目的的結合……首先,它闡明了許多研究部門中科學研究的重點;第二,指明了貫徹這一規劃的不同階段,實現規劃目標所需要的財力、人力、物力和技術服務;第三,科學規劃的製定同經濟計畫的製定和發展是緊密結合的;第四,中國科學院起了核心作用,規劃有許多科學家積極參與。”

緊急措施抓得牢

《1956-1967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綱要(草案)》及其附屬檔案,總計600多萬字。規劃中提出57項重要任務,包括616個研究課題。明確的重點任務有12個。

當張勁夫帶著規劃向周總理匯報時,總理提出,這麽多重點,國務院應該主要抓哪些呢?一向註重抓重點的張勁夫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他當機立斷決定趁著參加規劃的科學家還沒有離開北京,又召集他們研究這個問題。科學家們情緒很高、各抒己見,提出了許多好意見。張勁夫等加以歸納,認為最重要最緊急的有六項,核子彈和飛彈這兩項屬于保密的軍工尖端技術,國家已經做了特別安排,此外還有四項:計算技術、半導體、自動化技術、無線電電子學,這些是重中之重,要擺在其它重點任務的前面來抓,就叫“緊急措施”。“四項緊急措施”因此得名。上報國務院,周總理立刻批準,說:“對!先抓這四項。”當時,這四個領域在國際上發展很快,中國還是空白,必須採取緊急措施,把它們搞上去。

為落實“四項緊急措施”,張勁夫認為需要集中全國可以集中的科技力量,也需要再從國外吸納一些專家回來,大家齊心合力搞。為此,科學院著手籌建這四個領域的研究機構。一時沒有工作的地方,周總理下了決心,從新增的西苑大旅舍(今稱“西苑飯店”)中撥出三座樓來給科學院,以便集中人馬,大幹快上。有周總理親自過問,工作進展得很快。比如,中國第一台電腦于1958 年就研製出來了,名字叫“八一”;然後是第二台電腦“109”,已經達到每秒10000次了。接著第二代的109丙機,已達到每秒數十萬次,成了“兩彈一星”的功臣。1964年3月12日,聶榮臻副總理在作“十二年科學技術規劃執行情況”的報告時說,“如果拿世界科學技術先進國家的水準作比較的話,我們從極其落後的狀態出發,現在已經大體上趕上40年代的水準。”“在這樣短的時間內……這樣巨大的發展,在科學技術發展的歷史上也是少有的。”

回顧“四項緊急措施”的提出和快速落實的歷程,可以看出它至少起了四個作用:一是帶動了規劃其他任務的提前完成;二是為“兩彈一星”提供了配套的尖端技術;三是在蘇聯撤走專家時我們已經有了相當的基礎;四是把一個科學技術落後的大國,推進到現代化的軌道之上。

這裏應該特別指出,為了培養大批新生力量,由于郭老和張勁夫的積極推動,1958年,僅僅用了不到半年的時間,一所與十二年規劃確定的研究重點相關、有13個系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就高速度地建立了起來。此“措施”也是“緊急”之至!

人物逝世

2015年7月31日23時58分,原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委員,原國務委員張勁夫同志,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101歲。

張勁夫追悼會張勁夫追悼會

2015年8月6日,張勁夫同志的遺體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火化。

人物評價

  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我國科技和財經戰線的傑出領導人。(中共中央評價

張勁夫張勁夫

張勁夫同志為我國和中科院的科技事業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重大貢獻。在他的領導下,中科院在製定“十二年科技遠景規劃”、參與“兩彈一星”研製過程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張勁夫同志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在當時非常困難的條件下,幫助解決科研人員的工作和生活困難,並敢于擔當,保護了一大批科學家免受政治沖擊。 (中科院院長、黨組書記白春禮評價

“張勁夫是中國科大的創校元老之一,和郭沫若一道,對中國科大的建立起到了關鍵作用。當時他就談到,科學院能不能自己創辦大學。”(中國科大黨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評價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