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仲翰

張仲翰

張仲翰,河北省滄州市滄縣崔爾庄人,1915年1月19日出生,1933年參加中國共產黨,1937年組織抗日武裝入伍,歷任河北民軍司令員、冀中軍區津南抗日自衛軍司令員、一二O師津南抗日自衛軍司令員、一二O師三五九旅七一九團團長、南下支隊第三支隊支隊長、棗陽軍分區司令員。

  • 中文名稱
    張仲翰
  • 外文名稱
    Zhang Zhonghan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河北省滄州市
  • 出生日期
    1915年1月19日
  • 逝世日期
    1980年3月9日

個人履歷

解放戰爭時期,歷任北平軍調處執行部中共代表團高級聯絡員、第一野戰軍第一兵團旅長、師長。解放新疆後,歷任九軍政委、二十二兵團政治部主任、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副政委、第二政委、黨委第二書記、新疆軍區副政委、新疆自治區黨委常委、中央農墾部副部長、黨組成員、中國人民解放軍炮兵顧問等職。

曾當選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及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

1980年3月9日在北京逝世,終年65歲。張仲翰同志是三十年代的文藝家、四十年代的軍事家、五十年代的農學家。

張仲翰,男,國劇票友。河北獻縣崔兒庄人。離任于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政委。

他是一個書生,學識淵博,多才多藝。在文體方面很有特長,打球,唱戲,寫字,樣樣都會.他寫得一手好的毛筆字和鋼筆字,經常給老鄉們寫條幅對聯什麽的.唱國劇也是他拿手的,生,旦,凈,醜四大名旦,樣樣都能來幾段.

他在北平讀書時就追求進步,熱衷于抗日愛國活動,在他18歲那年,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以後,他利用伯父的上層關系,擔任過國民政府博野縣公安局局長,為抗日做了很多工作."七 七"事變後,他高舉抗日義旗,拉起了一支3000多人的隊伍,擔任了司令.他深知津南自衛軍是支基礎差,底子薄,戰鬥經驗少的隊伍,隻有用八路軍那一套辦法來建軍,才能在艱險的抗日戰爭中生存下去。當他得知賀龍率領的120師到達冀中後,非常高興,主動請求120師領導其津南自衛軍.賀龍師長派梁仁芥到津南自衛軍政治部當主任。他的積極使津南自衛軍和719團的順利合編。津南自衛軍有1500多人,主要成分是農民和學生.張仲翰的伯父是河北省民政廳長,與國民黨29軍軍長宋哲元很熟,通過這層關系,還吸收了29軍的少數軍官.這些人,有一定的作戰能力.從整體上看,這支隊伍抗日熱情高,紀律還較好,但缺乏正規訓練,作風散漫,作戰經驗少,被民眾稱為"三桿子"部隊(筆桿子,鋤桿子,槍桿子).1939年7月30日,這兩支部隊在北譚庄召開了合編大會.按編製序列排著整齊的隊伍,步入會場.場內氣氛熱烈,歌聲陣陣,秩序井然.大會開始後,首先宣布了津南自衛軍新領導的任命:張仲翰為司令員,陳文彬為政治委員,賀慶積為副司令員,郭無酞(原津南自衛軍副司令員)為參謀長,王子良(原719團參謀長)為副參謀長,張雲善(原719團政治處主任)為政治部主任。

張仲翰張仲翰

張仲翰虛心好學,努力從戰爭中學習戰爭,使他從一名不諳軍事的"書生"而成長為人民軍隊的一名高級將領.在以後的戰鬥歲月中,指揮部隊打了許多勝仗.建國後,張仲翰率部進軍新疆,擔任了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政委,他又以極大熱情投入到屯墾戍邊的事業中去,為建設新疆,保衛祖國作出了新的貢獻.王震非常器重張仲翰,對他顧全大局,不計名利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張仲翰這個人是不打個人算盤的."在張仲翰的培養和帶動下,原津南自衛軍涌現出了一大批優秀幹部,很多人走上了重要的領導崗位.

愛好國劇

建國初期,從北京約了不少名角、名票去新疆。在兵團系統成立了多個國劇演出團體。邢松岩先生即是由張從北京請到新疆去的。張仲翰還與程硯秋先生在烏魯木齊合演過《汾河灣》。張仲翰政委鍾愛馬派,人稱"延安馬連良"。

張仲翰張仲翰

1959年6月3日,農歷己亥年四月廿七日:馬連良梁益鳴為徒

馬連良梁益鳴為徒,授業拜師典禮舉行,參加者有張夢庚、馬富祿李洪春、貫大元、于連泉、曾平、梅蘭芳、張仲翰、侯喜瑞、李桂春、蕭長華郝壽臣馬彥祥、馬少波、李多奎徐蘭沅、錢寶森、茹富華、于永利、周益瑞、言少朋、馬崇仁、李慕良、魏靜生、雪艷琴譚富英張君秋、葉盛章、劉連榮袁世海裘盛戎、傈金池、李少春等。

著名言論

"伊塔事件"

張仲瀚在農七師師部的小禮堂前,他作了簡要的戰前動員,字字鏗鏘有力地說:"如果親率這檔案侵犯我們神聖的祖國,就會發現這裏是一個勇猛戰鬥、全民皆兵的汪洋大海!就會發現我們任何人都沒有沉睡在夢想裏而失去警覺和鬥志!"

接著,他指著地圖又說,你們仔細看,新疆的"疆"字,好像是倉頡老先生專門給我們新疆造的。新疆的三座大山脈,全是東西走向。北面與俄國、外蒙交界的阿爾泰山,把新疆分成那被兩部分的是天山,南面是昆侖山。三座大山正是"疆"字的三橫,三橫當中的兩個"田"是兩大盆地,南疆的塔裏木盆地,北疆的準格爾盆地。三座大山兩個盆地的西面是國界,所以要以"弓"守土 。

張仲瀚賦詩

《感懷》

十萬大軍出天山,且守邊關且屯田。塞上風光無限好,何須爭入玉門關。

贈與王桂秋

(戎裝未卸放下槍,扛起撅頭去開荒。文不文來武不武,愧穿一身黃軍裝)

西域開發

歷史上,凡是有眼光有抱負的政治家,都積極推崇西域屯田。大家都知道的三國的曹操,稱贊漢武帝"孝武以屯田定西域,此先代之良式也。"左宗棠說:"歷代之論邊防,莫不以開屯為首務,或辦于用兵之時,以省轉饋。或辦之事定之後,以規劃久遠"。 新疆佔了中國六分之一的面積,地廣人稀,由于連年站論,民族壓迫,新疆經濟落後,人民貧困。今天我們的祖國新生了。已經脫去了證券的人民解放軍,在保衛偉大祖國的同時,應當不折不扣地貫徹毛主席、黨中央的指示,積極地、有創造性地投身改變西北貧困落後面貌的生產建設中去,當仁不讓地做開發建設西北的主力軍。新疆,孤懸塞外,自西漢始,西域屯田始中國歷代政權安邦治國的國策。

周總理題詞:備戰邊防,生產建設,民族團結,艱苦奮鬥,努力革命,奮勇前進。

張仲瀚有個為人稱道、廣為流傳的回答:"腦子是你自己的,你的功夫就在于如何把中央精神和自己的實際情況結合起來,實事求是。這就是你的領導水準。"

兵團農業科學技術的戰略房展,著眼于套用研究,落實在解決實際問題。以研究兵團農業生產實用的科學技術為主,貫徹"研究與推廣相結合","研究和生產技術指導相結合"的方針,以土壤改良為基礎,以提高農業機械化水準和農牧業勞動生產率為中心。

廣大軍墾展示看了好的文藝演出,提高了思想覺悟,增加了生產積極性,每個人多掄上幾下坎土鏝,就一切都有了。

百花村、天山食品廠、七一醬油園、紅山浴池、人民飯店、和平劇院……

你們年輕人,閱歷少,吃東西不要去那些大飯店、大酒家,哪些地方隻是個名,千篇一律。吃東西就要吃老牌,別看它店面小,貌不驚人,可它"電力乾坤大,壺中日月長"。

我們隊開發這塊寶地不謀而合,這就叫同志。我們從五湖四海匯聚到一起,為一個共同目標戰鬥,才稱的上是戰友。艱苦奮鬥的傳統,我們過去提倡,現在提倡,將來也還提倡。但是艱苦奮鬥和建家立業是統一的,艱苦奮鬥是手段,建家立業過好日子是目的,把兩者對立起來,隻講艱苦奮鬥,就不可能使我們的農墾企業具有凝聚力和向心力。

他代表中國政府表示"我們將根據越南同志的規劃,在我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最充分地滿足你們在農場建設方面的某些技術和設備需要。"

非凡的智慧、過人的才華、誠懇的品德,成功把握了兵團對外關系,維護了祖國尊嚴

起義,就意味著避免了一場戰爭,無論勝敗屬于誰,避免了國家的破壞和損失;起義有利于人民,有功于人民;起義,不是被俘虜,即使死戰俘,我們還是有待附錄的政策。我們黨對于起義部隊始既要兵,又要官。何況,起義之舉,總是由"官"決定的。首先由有代表性的高級將領出面,也要有中下級軍官的支持。這就告訴我們,在起義不對工作,既要做好兵的工作,更要緊的始做好官的工作。我們不能隻要兵,不要官。要官,就要根據官的特點,做耐心和細致的思想工作,要通過必要的時間和等待,歡迎其每一點進步。不能隻憑士兵的訴苦情勢,一沖了事;這一沖,就使願意接受改造和要求進步的軍官,和思想極端反動和政治面部不清的少數壞人搞到一起去了,使我們難以識別良莠,使我們在五裏雲霧裏亂摸。我們的責任是,對黨的政策負責,按黨的政策辦事。可能經過團結、爭取、教育、改造,最後還有少數不能改造的壞人和極少數暗藏下來的敵人,但是,隻要我們工作做對了,少數壞人和極少數敵人最後是沒有立足之地的。這裏要非常明白的確認;我們應該先把全體官兵變成朋友,然後通過朋友的協助,再在其中找出少數不可救葯的敵人來;不能把全體官兵或者全體軍官當作敵人,然後再到"敵人"之中去找朋友。必要的政治警惕性和無根據的懷疑心,完全是兩回事,善于公證過的人,是會區別這一點的,爾不善于區別這一點,往往要鑄成大錯。(這樣對軍官的"打擊面"不是百分之百,而在軍官中的"震動面"卻是百分之百的)

張仲翰將軍講話(摘錄)

陳庄戰鬥前的動員講話:

同志們!想不想打仗?

光想不行啊,敵人像瘋狗野狼,我們必須了解它,認識它。日本鬼子不但有洋槍、洋炮、洋刀,這些家伙都受過武士道精神的熏陶,很頑固,很狡猾,很殘忍,很野蠻。刺刀逼到他們胸口,他們還會向你猛撲過來,死不投降。從這一點講,他們比瘋狗野狼還要厲害十倍不止,因為他們是訓練有素、武裝到牙齒的侵略者,我們面對的是這樣的敵人,敵人在我們的國土上燒殺掠搶,活埋我同胞,奸淫我姐妹,他們是萬惡的強盜;而我們是守土抗戰的正義之師,打敗日本侵略者是每個抗日戰士、每個中國人的神聖使命。我們想打仗是很自然的,但僅僅想打是不能戰勝敵人的。說不定因倉猝上陣,並無充分準備還要吃敗仗呢。"

全團上下屏息而聽,張仲瀚在這裏停頓了一下,接著說:"物質準備和精神準備缺一不可,兩樣齊備了就是戰勝敵人的法寶。有刀、有槍、有彈葯,還要有一往無前的精神才能使我們手中的武器發揮壓倒敵人的威力,不敢與敵人白刃相見的戰士永遠成不了英雄,沒有英雄的戰士又怎能戰勝敵人?!精良的武器拿在懦夫手中還不如一根燒火棍,而武松手中折斷的哨棒就足以降服景陽崗上的猛虎!同志們,明白這個道理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