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亭棟

張亭棟

張亭棟,1932年11月生於河北省360百科 糾錯反饋

​人物經歷

砒霜的化學成分為三氧化二砷。用砒霜治病,中藥有傳統,西方也曾用過。含砷的中藥有砒霜、砒石、雄黃、雌黃等。北宋的《開寶詳定本草》、明朝李時珍的《本草綱目》都記載了砒霜的藥性。西方在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也曾用三氧化二砷治療白血病,但未獲普遍接受。

張亭棟張亭棟

在巡回醫療過程中,哈爾濱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藥師韓太雲從民間中醫得知用砒霜、輕粉(氯化亞汞)和蟾酥等治療淋巴結核和癌症。1971年3月,韓太雲將它們改制水針劑,稱"713"或"癌靈"注射液,通過肌肉注射,對某些腫瘤病例見效,曾在當地風行一時,但因毒性太大而放棄。

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中醫科的張亭棟與韓太雲合作繼續此工作。1972年後,張亭棟等一方面主要集中做白血病,而不是無選擇地套用於很多疾病,另一方面他們分別檢測"癌靈"的組分,發現只要有砒霜就有效,而輕粉帶來腎臟毒性、蟾酥帶來升高血壓的副作用,後兩者無治療作用。

張亭棟和"癌靈一號"

他們的第一篇論文發表於1973年。張亭棟、張鵬飛、王守仁、韓太雲在《黑龍江醫藥》報導他們用"癌靈注射液"(以後也稱"癌靈1號")治療6例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病人。他們明確知道主要用了砒霜的化學成分"亞砷酸(三氧化二砷)"和微量"輕粉(氯化低汞)"。經過治療,6例病人症狀都有改善,其中一例為慢性白血病發生急性變的患者也有效。該文還提到還在研究對急性白血病的治療效果。

張亭棟張亭棟

1974年,他們以哈醫大一院中醫科和哈醫大一院檢驗科署名在《哈爾濱醫科大學學報》發表"癌靈1號注射液與辨證論治對17例白血病的療效觀察",總結從1973年1月至1974年4月對不同類型白血病的治療效果,發現"癌靈1號"對多種白血病有效、對急性白血病可以達到完全緩解。1976年哈醫大一院中醫科曾撰文"中西醫結合治療急性白血病完全緩解五例臨床紀實",介紹5例經治療後完全緩解的患者的診治過程及各種臨床表。

1979年,榮福祥和張亭棟在《新醫藥雜誌》報導"癌靈1號"治療後存活4年半和3年的兩例病人,皆為急性粒細胞性白血病。

1979年張亭棟和榮福祥發表他們當年的第二篇論文,在《黑龍江醫藥》,題為"癌靈一號注射液與辯證論治治療急性粒細胞型白血病",總吉他們從1973年至1978年治療急性粒細胞型白血病共55例。其中1973年至1974年單用"癌靈一號"治療23例,1975年至1976年用"癌靈一號"加其他中藥和少量化療藥物治療20例,1977年至1978年用"癌靈一號"加其他中藥和加少量化療治12例。對每一個病例,他們都根據血象分型,有明確的療效觀察。全部55例都有不同程度的好轉,緩解率70%,12例完全緩解,對病人的毒副作用小。他們還用十倍於成人的劑量,給12隻家兔注射"癌靈一號",未見心、肝、脾、腎毒性作用。如果說,1973年的論文是他們發現"癌靈一號"的開創性論文,1979年這篇就是張亭棟等有關 "癌靈一號"的代表性論文。

有三個重要問題值得討論:1)張亭棟等是否確切知道治療癌症的作用來源於"癌靈一號",而不是同時使用的其他中藥和化療西藥;2)他們是否意識到"癌靈一號"的作用來源於三氧化二砷,而無需汞;3)他們是否知道三氧化二砷對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的作用。

這三個問題,在1979年《黑龍江醫藥》雜誌中可以看到張亭棟和榮福祥有明確答案:1)有三例病人(一位成人、兩位兒童),單純使用"癌靈一號",不用其他中藥、不用化療西藥,也顯示療效,其中當時兒童存活已經4年,成人已存活9個月。在使用其他中藥時,他們也指出其他中藥並非治療白血病、而用來支撐病人身體狀況;2)在第11頁,他們指出"癌靈一號"之有效成分為三氧化二砷;3)在第10頁和第11頁,他們兩次明確指出對早幼粒型白血病效果最好。

可以說,到1979年,張亭棟和不同的同事合作發表的論文,清晰地奠定了我們今天的認識:三氧化二砷可以治療白血病,特別是急性早幼粒白血病(法國-美國-英國FAB分型的M3型白血病,也即acute promyelocytic leukemia,APL)。

張亭棟張亭棟

1981年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中醫科 (文章最後註腳標明 指導:張亭棟;執筆:李元善,胡曉晨;參加人:李明祥,張鵬飛,榮福祥,孫洪德,李會榮,吳雲霞,檢驗科血研究室)在《黑龍江中醫藥》發表"癌靈1號結合辨證施治治療急性粒細胞白血病73例臨床小結",報導"癌靈一號"對急性粒細胞白血病完全緩解率達24%、總緩解率達86%。1982年的全國中西醫結合治療白血病座談會上,張亭棟、李元善交流了"癌靈1號治療急性粒細胞白血病臨床實驗研究-附22例完全緩解分析"和"98例非淋巴細胞白血病分型與臨床療效探討"。

1984年,張亭棟和李元善在《中西醫結合雜誌》發表"癌靈1號治療急性粒細胞白血病臨床分析及實驗研究",總吉他們1972年以來治療的81例急性粒細胞白血病,分析其中完全緩解的22例。他們指出,完全緩解的22例中,7例為M2型,15例為M3型白血病。他們也再次指出"以M3型效果尤為顯著"。1985年張亭棟等撰寫"癌靈1號(713)注射液治療急性非淋巴細胞白血病臨床觀察及實驗研究"。

1991年在《中醫藥信息》雜誌,孫鴻德、馬玲、胡曉晨、張亭棟、榮福祥、王欽華、李金梅、馮秀芹發表"癌靈1號結合中醫辨證施治急性早幼粒白血病長期存活16例報告",應該是延伸1984年張亭棟和李元善的文章。他們報導從1974年到1985年以"癌靈一號"治療急性早幼粒白血病32例,19例完全緩解,16例存活超過五年。

張亭棟張亭棟

1992年,孫鴻德、馬玲、胡曉晨、張亭棟在《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發表"癌靈1號結合中醫辨證治療急性早幼粒白血病32例",作為"經驗交流",實質相同於1991年論文。比較奇怪的是,英文文獻基本都引用這篇文章。該文同1991年論文一樣都是中文,內容不過是1991年論文的簡介,而實際發現最早發表於1973年,到1979年已明確了對APL的作用最好。而1992的論文在本質上與1979年的文章無差別,既沒有改變所用的藥物成分、也沒有改變適應症。可見國際同行對於此一重要發現的年代毫不知情。

注:2013年2月,一篇"睡美人"式文獻被發現,朝陽人民醫院兒科:砷劑合併化療治療白血病的體會,《遼寧抗癌戰訊》,1972.4期。這表明1972年錦州朝陽人民醫院已經用三氧化二砷治療白血病,但似乎沒有針對急性早幼粒白血病,該文的歷史地位有待於進一步評價。參見科學網博文:承上啟下不可或缺的張亭棟:關於三氧化二砷用於治療白血病的猜想。

個人榮譽

榮獲有關白血病治療科技成果進步省及部級二等獎。任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副會長,黑龍江省中西醫結合醫藥學會理事長,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血液病專業委員會顧問。腎病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張亭棟張亭棟

2015年9月19日,2015求是頒獎典禮在中科大先進技術研究院舉行,血液病專家、83歲的張亭棟教授獲得“求是傑出科學家獎”。

擔任職務

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副會長,黑龍江省中西醫結合醫藥學會理事長,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血液病專業委員會顧問。腎病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用砒霜治

2015年09月19日,頒獎典禮在中科大先進技術研究院舉行,血液病專家、83歲的張亭棟教授獲得“求是傑出科學家獎”。求是基金會創始人査濟民長女查美龍以及顧問楊振寧、孫家棟、施一公等參加了此次慶典。19日,2015求是頒獎典禮在中科大先進技術研究院舉行,血液病專家、83歲的張亭棟教授獲得“求是傑出科學家獎”。求是基金會創始人査濟民長女查美龍以及顧問楊振寧、孫家棟、施一公等參加了此次慶典。

獲本年度 “求是傑出科學家獎”的張亭棟,是使用砒霜治療白血病的奠基人。他從上紀70年代基於中醫藥方開始探索研究,並於90年代與上海血液病學研究所等單位進一步開展研究,確認三氧化二砷是藥劑中治療白血病的有效成分,對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APL)患者效果最好。他的發現通過與合作者的研究推廣後,成為全球治療APL白血病的標準藥物之一。

發現歷程

在黑龍江醫學界幾乎無人不知,張亭棟是全國使用民間偏方--砒霜治白血病的第一人,他和科研人員發明的用三氧化二砷注射液治療白血病取得的成效讓世界刮目相看。

張亭棟

張亭棟畢業於哈爾濱醫科大學,曾任哈醫大一院中醫教研室主任、教授,現任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副會長、黑龍江省中西醫結合醫藥學會理事長。如今,79歲高齡的他每周仍出診兩次。他研究血液病,是用砒霜治療白血病的奠基人,研製出的三氧化二砷注射液對急性早幼粒白血病(APL)的臨床治癒率達91%,上世紀90年代發表的相關論文轟動世界,他的醫學成就給全球白血病患者帶來了福音。

19日的頒獎大會上,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院長饒毅在頒獎詞中說:"三氧化二砷,堪稱中國過去一個世紀最重要的一項來自中藥的藥物發現。在以個體科研小組模式研究中藥抗癌的過程中,張亭棟是三氧化二砷對白血病治療作用的主要發現者。"

"靈丹妙藥"來自民間偏方

1950年,張亭棟從哈爾濱醫科大學畢業,曾參加過西醫學中醫的訓練班,從此以後便步入了中西醫結合的研究之路。

上世紀70年代初,黑龍江省林甸縣民主公社出現了一大批癌症患者。省衛生廳派出哈醫大一院的5人專家小組前往調研,致力於研究血液病的張亭棟是組長。在住院的食道癌、子宮癌、胃癌患者紛紛向省城專家訴說病情時,一位曾被醫院"判死刑"的食道癌老人的述說引起了關注,他說,他的病好多了,不僅能喝水,一頓還能吃兩個饅頭。經檢查,這位老人果然癌腫萎縮,食道不再堵塞。是什么帶來的奇蹟?原來,此地一位老中醫有個秘方,就是用中藥砒霜、輕粉、蟾蜍等毒物配製驗方,治療淋巴結核。起初,這位老中醫是用藥捻子,後來被一位下鄉巡回醫療的藥師改為針劑,這位藥師還在老中醫的指點下把藥塗在自己母親身上治好了她的皮膚癌。1973年1月,民主公社衛生院開始用它給病人進行肌肉注射治療癌症,命名為"713"針劑。砒霜果真能治癌?經調查,大腸癌患者不便血了,宮頸癌患者的分泌物減少了,肝癌患者不疼了……於是,這個偏方被帶回了哈醫大一院,張亭棟和他的同事們開始了漫長的探索研究。

一輩子潛心研究白血病治療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張亭棟和他的同事們在哈爾濱對白血病的治療研究不斷深入。同樣研究該課題的上海第二醫科大學、上海血液學研究所王振義教授和他的團隊邀請張亭棟前往合作攻關。

張亭棟等人發現了三氧化二砷可以治療白血病,但其治病機理還難以表達清楚;而王振義等科學家發現砷劑對急性早幼粒細胞有誘導分化作用,並使癌細胞凋亡,這一研究成果表明,砷劑對胰腺癌、胃癌、肝癌、肺癌等也顯露出可喜療效。 1996年12月,全美血液學大會在美國召開,張亭棟和時任上海血液學研究所所長的陳竺受邀參加。陳竺發言時詳細介紹了砷劑治療復發的白血病症15例,其中14例獲得完全緩解,當時,會場轟動了。1998年之後,國際醫學界廣為接受三氧化二砷對急性早幼粒白血病具有治療作用。

在砷劑治療白血病的課題研究上,張亭棟探索了一輩子。目前,張亭棟和他的同事們開創的課題依然被哈醫大一院的後繼者們繼續創新著。我國每年20多萬支的生產量挽救了大量白血病患者的生命。

武警總醫院血液科博士金哈斯完成的一項研究顯示:砷劑是通過對人體基因甲基化模式的影響而治療癌症或導致癌症的。有關專家指出,這一理論的提出,標誌著我國在砷劑治療白血病的機理研究方面取得了突破。

三氧化二砷俗稱砒霜,是一種毒藥,也是傳統中藥之一。20世紀 80年代末,我國學者開始套用砷劑治療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取得了令世人矚目的成績,但治療機理一直不太清楚。因砒霜有急性毒性作用,長期接觸還有致癌、致畸作用,所以用它治療白血病引起了國內外學者的密切關注。國內很多學者對其治療機理做了很多研究,但一直未能揭開這個謎。

金哈斯在導師、著名血液病專家樓方定教授的指導下,通過3年多的研究發現,砷劑治療癌症或導致癌症的機理包括兩個方面:其一,砷劑通過部分或選擇性抑制s-腺苷甲硫氨酸依賴的甲基轉移酶,從而降低s-腺苷甲硫氨酸的利用率,使其濃度增高,未受抑制的甲基轉移酶使DNA中的胞嘧啶發生超甲基化。如果癌基因發生超甲基化,會起到治療癌症的作用;如果抑癌基因發生超甲基化,則會導致癌症。其二,砷劑需要在肝臟內分解為一甲砷酸和二甲砷酸,其毒性才能被解除。這個過程需要消耗s-腺苷甲硫氨酸的甲基,引起細胞內缺甲基狀態,使甲基化模式不穩定,導致去甲基化。這時,若抑癌基因過分表達,可起到治療癌症的作用;若癌基因過分表達,則可導致癌症。

金哈斯首次系統地闡明了砷劑既能治療癌症又能導致癌症的原理。有關專家認為,這一研究是砷劑治療白血病機理研究方面的新突破,為今後研究如何在增強砷劑對癌症的治療作用的同時,儘量減少其毒副作用,更好地指導臨床用藥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開發口服製劑,運用到臨床還在準備過程中

張亭棟

有報導指出,香港已開發出口服砷製劑。直至1998年,哈爾濱和上海相繼出現運用靜脈注射亞砷酸以治療急性粒性白血病的成功個案。早在上世紀50年代初香港就已使用口服砷劑來治療疾病。但隨著其他新藥物的出現,砷劑反而慢慢被取代、被遺忘了將近半個世紀。1998年起,香港重新開始研究口服砷劑套用於白血病的治療。經過兩年試驗,2000年研究小組成功研發了安全的口服砷劑,並套用於白血病治療研究中。與靜脈注射相比,口服砷劑病人無需住院,劑量容易調整,毒性溫和,可長年使用,而且價格低廉,可大量節省醫療開支。他們曾對56名急性早幼粒白血病復發患者使用口服砷劑治理,其中98%獲得痊癒,由於可長期服用,患者五年存活率達70%,效果比化療和骨髓移植好。用這種口服砷劑治療時,給予病人的量約為200毫升,是兩星期的劑量,不會引致中毒。成年人要一次喝1公升這種製劑才會中毒。但有關研究人員仍強調,這種製劑"運用到臨床還在準備過程中",他們認為未來口服砷劑將有可能代替靜脈注射砷劑。另據專家介紹,目前國內一些大的腫瘤專科醫院也已開發出醫院內口服砷劑。

患者決不能自購砒霜口服治病

專家提醒,無論是研究還是臨床,目前所套用的注射砷劑和口服砷劑都是經過科學提煉的,老百姓千萬不能私自購買砒霜自行治療白血病或其他癌症。因為砒霜劇毒,服用劑量很難掌握,私自服用有生命危險。如果真的需要,也必須在腫瘤專科醫生的指導下使用。特別是白血病治療中使用多少砒霜,用藥時間多長為宜,都需要專科醫生科學地指導和監護,白血病患者千萬不要擅自服。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