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九齡 -唐玄宗開元年間尚書丞相

張九齡

唐玄宗開元年間尚書丞相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張九齡(678年—740年)字子壽,一名博物,謚文獻。漢族,唐朝韶州曲江(今廣東省韶關市)人,世稱“張曲江”或“文獻公”。唐朝開元年間名相,詩人。西漢留侯張良之後,西晉壯武郡公張華十四世孫。

七歲知屬文,唐中宗景龍初年進士,始調校書郎。玄宗即位,遷右補闕。唐玄宗開元時歷官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中書令。母喪奪哀,拜同平章事。是唐代有名的賢相;舉止優雅,風度不凡。自張九齡去世後,唐玄宗對宰相推薦之士,總要問“風度得如九齡否?”因此,張九齡一直為後世人所崇敬、仰慕。 張九齡是一位有膽識、有遠見的著名政治家、文學家、詩人、名相。他忠耿盡職,秉公規則,直言敢諫,選賢任能,不徇私枉法,不趨炎附勢,敢與惡勢力作鬥爭,為“開元之治”作出了積極貢獻。他的五言古詩,詩風清淡,以素練質樸的語言,寄托深遠的人生慨望,對掃除唐初所沿習的六朝綺靡詩風,貢獻尤大。有《曲江集》。譽為“嶺南第一人”。 張九齡為張說所獎掖和拔擢,張說去世後,他又于開元二十一年輔佐玄宗為宰相。作為開元盛世的最後一個名相,他深為時人所敬仰,王維、杜甫都作有頌美他的詩篇。他曾闢孟浩然為荊州府幕僚,提拔王維為右拾遺;杜甫早年也曾想把作品呈獻給他,未能如願,晚年追憶,猶覺得可惜(見《八哀詩》)。

  • 本名
    張九齡
  • 別稱
    子壽
  • 所處時代
    唐朝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韶州曲江(今廣東韶關)
  • 出生日期
    678年(戊寅年)
  • 逝世日期
    740年
  • 主要作品
    感遇詩》十二首
  • 主要成就
    為開元盛世做成重大貢獻
  • 官職
    中書令
  • 信仰
    道教
  • 封爵
    始興開國伯
  • 謚號
    文獻
  • 職業
    宰相
  • 追贈
    荊州都督、司徒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官宦世家 少有才名

張九齡張九齡

張九齡,字子壽,一名博物。韶州曲江(今廣東韶關市)人。唐儀鳳三年(678年)出生于世代仕宦的家庭。曾祖父張君政,曾任韶州別駕;祖父張子虔出任過竇州(治所在今廣東信宜縣)錄事參軍;父親張弘愈,曾為新州索盧縣(今廣東新興縣南部)縣丞。

張九齡幼時聰明敏捷,擅長寫文章。9歲知屬文,13歲能寫出好文章,時用書信幹求廣州刺史王方慶,王方慶非常贊賞他,說: “這個人一定能有所作為。”王方慶的贊嘆,對鼓勵他立下遠大志向有積極作用。

嶄露頭角 任官唯賢

青年時期的張九齡,才智過人,勤奮好學,能詩善文。武則天長安二年(702年),登進士第,為考功郎沈佺期所賞識。被授予校書郎官職。長安三年,宰相張說因直言得罪了武則天的寵臣張昌宗,被流放到嶺南,過韶州,得閱張九齡文章,誇獎他的文章“有如輕縑素練”,能“濟時適用”,一見而厚遇之。張說博學多才,是當時文人的領袖,又是朝中多有建樹的重臣,他的激勵對剛剛走上人生道路的張九齡是很大的鼓舞。

神龍三年(707年),張九齡赴京應吏部試,才堪經邦科登第,授秘書省校書郎。神龍四年夏,奉使嶺南,就便省親。他當了幾年秘書郎,得不到調遷,萌生歸鄉之念。正好太子李隆基有所作為,舉天下文藻之士,親自策問,九齡應試道牟伊呂科,對策優等,升為右拾遺。李隆基即位為玄宗,張九齡改任左拾遺。但是,張九齡與宰相姚崇的矛盾卻越來越大。姚崇是唐玄宗所器重的大臣,執掌軍國大權。張九齡在唐玄宗上台的第二年,就上書姚崇,提醒他“遠餡躁,進純厚”。姚崇復書嘉納其言,在選官用人中消除過去緣親是舉的流弊,堅持以才取人,整飭吏治。

先天元年(712年)12月,玄宗于東宮舉文學士,張九齡名列前茅,授左拾遺;他曾上書唐玄宗李隆基,主張重視地方官人選,糾正重內輕外風氣;選官應重賢能,不循資歷。

開大庾嶺

然而,意見並不總是一致,過了三年,開元四年(716年)秋,張九齡又以“封章直言,不協時宰”,招致了姚崇不滿,這年秋天,他以秩滿為辭,去官歸養。張九齡回到嶺南,住了一年多時間。他並不閒居,而是想為家鄉辦點實事。甫到家中,便向朝廷狀請開大庾嶺路。張九齡出入嶺南,也走過這必經之路,對大庾嶺梅關“人苦峻極”的險阻深有感受。開元年間的唐王朝,經貞觀以來近百年的勵精圖治,社會繁榮。嶺南以沿海之利,海外貿易交通有了很大發展,廣州已成為中外海上交通門戶的大商港。在這種情況下,開鑿梅關古道,改善南北交通顯得非常迫切。張九齡的建議得到朝廷批準,于是他自任開路主管,趁著農閒征集民夫,開始開鑿工程。張九齡親自到現場踏勘,緣磴道,披灌叢,不辭勞苦,指揮施工。古道修通後,全長十幾公裏,路寬近17米,路兩旁遍植松樹。路修成之後,張九齡撰寫了《開鑿大庾嶺路序》,記述大庾嶺開鑿後,公私販運“轉輸不以告勞,高深為之失險。于是乎鐻耳貫胸之類,珠琛絕贐之人,有宿有息,如京如坻”。由于梅關古道的修通,南北交通大為改觀。梅嶺古道成了連線南北交通的主要孔道,後人譽之為“古代的京廣線”,不僅為唐代南北交通作出巨大貢獻,而且造福子孫後代。宋代大量移民南下,大庾嶺路對他們來說是最快捷便當的通衢大道。張九齡居家時間,與曲江縣尉王履震、韶州王司馬來往密切,詩酒唱酬,結成知己。開元五年(717年)夏秋之間,他與王履震聯袂來到廣州,寫下《與王六履震廣州津亭曉望》詩。

為官之道

重出官場 仕途波折

開元六年(718年)春,張九齡被召入京,返京時,王司馬一直送到大庾嶺上。到京後,因修大庚嶺路有功,拜左補闕,主持吏部選拔人才。張九齡的才學與能幹漸為大家所認識。吏部考試選拔人才,他與右拾遺趙冬曦四次奉命參與評定等第,都能公允服人。開元七年,改任禮部員外郎,開元八年,又升遷司勛員外郎。

開元九年(721年),張說入拜宰相。張說對張九齡早寄以厚望,見他果然文才出眾,又和自己同姓,便與他論譜敘輩,誇獎張九齡“後出詞人之冠也”。靠張說的賞識和提拔,張九齡提升為中書舍人內供奉。張九齡並不因為和張說關系密切而隨聲附和,他對張說的斷然行事多有勸說,體現出辦事公允和卓有預見。玄宗東巡泰山封禪,封禪之後有進階行賞之事,張九齡因此提醒張說選擇隨行人員要註意選那些清流高品,以免引起非議。然而張說選定從行登山的官員,許多是官階較低且己之所親者,果然招致一片怨言。張說對玄宗所賞識的御史中丞宇文融奏事多壓製不理,張九齡提醒他“不可不備”,張說沒放在心上。

開元十年,多次升遷擔任司勛員外郎。當時,張說擔任中書令,他與張九齡同姓,(按年齡)排序結為宗族兄弟,張說特別親近、看重他,張九齡很高興(張說)了解自己,所以也(願意)依傍跟從他。

開元十一年(723年),張九齡被任為中書舍人

開元十三年,皇帝東巡,舉行祭祀天地的大禮。張說親自決定侍從皇帝登山的官員,他多推薦兩省錄事、主書和自己親近的官員代理官職登山,于是(對他們)特別加以晉級,破格授予(他們)五品官職。當初,張說命令張九齡草擬詔書時,張九齡對張說說: “官爵是天下共用的器物,應該把道德名望高的人排在前面,有功勞的舊臣排在後面。如果顛倒了順序,指責和批評就會產生。現在登山封禪,廣施恩澤,這是千年—遇的大事。有名望和品德高尚的人,不能蒙受恩澤,官府中辦理文書的小吏末流卻先被加官晉爵,(我)隻是擔心製度出台之後,天下各地的人會感到失望。現在製訂草表的時候,事情還可以變更,隻是希望您仔細研究謀劃這件事,不要留下悔恨。”張說說: “事情已經定下來, 荒唐無據的議論,哪裏值得擔心呢?”最終沒有聽從。等到製度出台時,朝廷內外的人對張說有很多指責。當時,御史中丞宇文融剛掌管田戶租稅的事情,每次向皇帝陳奏,張說多建議皇帝不要聽從他,宇文融也因此對張說不滿,張九齡勸張說對宇文融要有所防備,張說又不聽從他的話。沒過多久,張說果真被宇文融彈劾,罷掉了知政事的官職,張九齡也改為太常少卿,不久調出京師擔任冀州代理刺史。後改授洪州(南昌)都督,不久又轉授桂州都督,充嶺南按察使。

開元十四年(726年)四月,宇文融和李林甫等人彈劾張說,張說被罷相,張九齡也受牽連,張九齡改任太常少卿。六月,奉命祭南岳及南海,就便歸省。是年秋張九齡回京,仍被指為親附張說,調任外官,出為冀州刺史。張九齡以老母不欲從之任所為由,表請罷官。翌年三月,改任洪州(治所今江西南昌)都督。在洪州任上,寫了《在郡懷秋》詩二首,表達了時不能用,憂鬱思歸的心情,其一為:秋風入前林,蕭瑟鳴高枝。寂寞遊子思,寤嘆何人知。臣成名不立,志存歲已馳。五十而無聞,古人深所疵。平生去外飾,直道如不羈。未得操割效,忽復寒暑移。物情自古然,身退毀亦隨。悠悠滄江渚,望望白雲涯。路下霜且降,澤中草離披。蘭艾若不分,安用馨香為。

開元十七年(729年),張說又被玄宗拜任尚書左丞相、集賢院學士。開元十八年一病不起,終于病逝。他多次推薦張九齡做集賢院學士。

開元十八年(730年),張九齡轉任桂州(治所今廣西桂林)刺史兼嶺南道按察使攝御史中丞。便道歸省,與家人歡聚。開元十九年春,他從桂林乘船順流巡行按察來到廣州。

三度入京 諫官本色

開元十九年(731年)三月,張九齡被召入京,擢秘書少監,兼集賢院學士副知院事。他奉旨代撰敕文,對御而作,不須草稿,援筆立成,深為玄宗倚重。在他的文集中,代皇帝起草的敕文多達114篇。兩次升任他為中書侍郎。開元二十年二月轉為工部侍郎,兼集賢院學士。八月,兼知製誥。張九齡時已55歲,屢乞歸養。玄宗對他加以重用,並不批準,隻是把他弟弟張九皋、張九章就近家鄉封官,以便照顧老母。張九皋後官至廣州都督兼五府節度經略使,張九章後官至嶺南節度使、廣州都督,都是統治嶺南的封疆大吏。

開元二十一年(733年)五月,張九齡升任檢校中書侍郎,十二月,授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宰相)兼修國史。主理朝政。他建議于河南屯田,引水種稻,遂兼河南稻田使。當時範陽節度使張守璉因為副將安祿山討伐奚、契丹失敗,捉拿護送他到京城,請求按照朝廷典章執行(死刑)。張九齡奏明皇上說:“張守璉的軍令一定要執行,安祿山不應該免除死罪。”皇上特別赦免了他。張九齡上奏說: ‘安祿山狼子野心,面有謀反之相,請求皇上根據他的罪行殺掉他,希望斷絕後患。”皇上說: “你不要因為王夷甫了解石勒這個舊例,誤害了忠誠善良的人。”于是放安祿山回到藩地。

九齡為中書令時,天長節百僚上壽,多獻珍異,唯九齡進《金鏡錄》五卷,言前古興廢之道,上賞異之。又與中書侍郎嚴挺之、尚書左丞袁仁敬、右庶子梁升卿、御史中丞盧怡結交友善。挺之等有才幹,而交道終始不渝,甚為當時之所稱。

開元二十二年五月,張九齡遷升中書令集賢院學士知院事修國史。

開元二十三年,加封為金紫光祿大夫,累官封他為始興縣伯,(食邑四百戶)。李林甫自己不學無術,因為張九齡的品行被皇帝賞識,心理非常妒忌他。于是推薦牛仙客擔任知政事(“掌管政事”),張九齡多次說不行,皇上不高興。

唐玄宗被李林甫的讒言所惑,玄宗遂于開元二十四年遷九齡為尚書右丞相,免去了知政事。後來宰相每次推薦公卿時,皇上一定會問: “節操、品質、度量能夠像張九齡嗎?”舊例,(士大夫)者要把笏板插在腰帶上,然後乘馬,張九齡體弱,常派人拿著笏板,(朝廷)于是設立了笏囊。笏囊的設立,從張九齡開始。罷相後不久又因他薦舉的監察御史周子諒彈劾牛仙客,觸怒玄宗,坐“舉非其人”,貶為荊州長史。

其時,唐朝處在全盛時期 ,但卻又隱伏著種種社會危機。張九齡針對社會弊端,提出以“王道”替代“霸道”的從政之道,強調保民育人,反對窮兵黷武;主張省刑罰,薄征徭,扶持農桑;堅持革新吏治,選賢擇能,以德才兼備之士任為地方官吏。他的施政方針,緩解了社會矛盾,對鞏固中央集權,維護“開元盛世”起了重要的作用,因而被後世譽為“開元之世清貞任宰相”的三傑之一。

在主理朝政時敢于直言向皇帝進諫,多次規勸玄宗居安思危,整飭朝綱。玄宗的寵妃武惠妃,欲謀廢太子李瑛而立己子時,命宮中官奴遊說九齡,九齡叱退使者,及時據理力爭,從而平息了宮廷內亂穩定了政局。而對安祿山李林甫等奸佞所為,張九齡更痛斥其非,並竭力挫敗其陰謀。

開元二十四年(736年),安祿山任平盧將軍,在討伐契丹時失利,張守珪奏請朝廷斬首。之前,安祿山曾入京朝見,拜見過時任宰相的張九齡。張九齡頗有識人之道,明察秋毫,看出安祿山是奸詐之徒,斷定日後此人必會作亂。宰相張九齡對侍中裴光庭說:“亂幽州者,必此胡也。”此次適逢安祿山幹犯軍法,被押送京城,奏請朝廷判決。張九齡毫不猶豫在奏文上批示,為嚴肅軍紀,將安祿山斬首,奏文說:“穰苴出軍,必斬庄賈;孫武行令,亦斬宮嬪。守珪軍令若行,祿山不宜免死。”唐玄宗不明華夷之辨,看了批文後說:“卿豈以王夷甫識石勒,便臆斷祿山難製耶?”唐玄宗沒有最終批準,卻為示皇恩,將安祿山釋放。最終安祿山反叛,重演了西晉末年,羯族石勒反晉亂華的一幕。

開元二十四年八月五日千秋節(玄宗生日),張九齡送《千秋金鑒錄》作賀儀,勸皇帝勵精圖治。

當初,張九齡擔任宰相,舉薦長安尉周子諒擔任監察御史。開元二十五年(737年),周子諒因為胡亂講吉凶,皇上親自加以質問,命令在朝堂上判決殺掉他。張九齡因犯了舉薦不稱職的罪,降職擔任荊州大都督府長史。

開元二十七年,張九齡被封為始興開國伯,食邑五百戶。

病逝曲江

開元二十八年(740年)春,他請求回鄉拜掃先人之墓,因為遇到疾病而五月七日去世,終年六十八歲,皇上贈封他為荊州大都督,謚號叫文獻。

在他死後不久,曾被其斷言“必反”的安祿山果然掀起了“安史之亂”,從而導致唐朝迅速從“全盛”走向沒落。唐玄宗奔蜀,因追思張九齡的卓見而痛悔不已,遣使至曲江祭張九齡,追贈其為司徒。

主要成就

文學創作

初唐以來,文學變革的主要力量來自一群社會地位不高的文人。但不可否認,他們的成功同某些具有遠見的權勢人物的支持有一定關系。如高宗的股肱重臣薛元超,曾舉薦楊炯為崇文館學士。楊以“薛令公朝右文宗,托末契而推一變”(《王勃集序》)之語,稱頌薛氏對他們的文學事業所起的作用,四傑因此能在一時間造成很大勢頭。四傑、陳子昂之後,到了中宗神龍、景龍年間,應製之風大盛,詩壇有故態復萌的趨勢。在開元前期,身兼執宰大臣和作家雙重身份的張說、張九齡對扭轉這一趨勢起了重要作用。他們的詩,雖因地位關系不免常常作出努力報效君主的表述,但內中同時也包涵了積極求取自我人生價值的熱情,因而能脫出徒為虛飾的宮廷文學陳習,具有感人的生氣。他們作出的表率和對眾多優秀詩人的獎拔,使得唐詩的變革和發展得到有力的延續和推進。

張九齡張九齡

張九齡七歲知屬文,有文名,張說稱他“後出詞人之冠”。有詩《感遇》12首,名列《唐詩三百首》第一首,和陳子昂的《感遇》38首相提並論,其中“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一聯,更是他高潔情操的寫照。另外,張九齡的五言律詩情致深婉,如:《望月懷遠》一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唱絕千古。可以說,他是張說之後又一個既有權位又受人欽慕的文壇宗匠。

張九齡的詩文創作在精神上和張說有一脈相承之處。他高度評價張說以王霸之氣充實詩文,在他的詩裏,也不時可以讀到“中覽霸王說,上徼明主恩”(《酬王履震遊園林見貽》),“弱歲讀群史,抗跡追古人。被褐有懷玉,佩印從負薪”(《敘懷二首》之一)之類的句子。

但是,和張說的詩歌重在謳歌功業抱負不同,張九齡的詩歌更多地表現在窮達進退中保持高潔操守的人格理想。在遭李林甫排擠罷相後,這種態度尤其鮮明。他一方面希望切入社會政治,追求經國之大業和不朽之盛舉,另一方面又力圖持超越態度,把“仕”和“隱”這一對矛盾和諧地統一起來,不願為追求功業而屈己媚世。這種進退裕如的生活追求,在當時是很有代表性的,其中包涵以主動姿態設計自我人生道路的欲望。而功名事業和自由人生,也正是盛唐詩的兩條主要軌跡。

在藝術表現上,張九齡的詩歌不像張說那樣直抒胸臆,而是以興寄為主,顯得委婉蘊藉。例如他的《感遇》十二首,均以芳草美人的意象,托物言志,抒寫自己所信守的高尚品格。這些詩篇受楚辭的影響較多,但情辭委婉,在古典傳統上,可以說是兼有“風”、“騷”的情韻。

張九齡夙好山水清賞,喜表現風清月朗的江山與孤高清瑩的襟懷的契合。他在藝術上著意追求“言象會自泯,意色聊自宣”(《題畫山水障》),即重在象外之象、言外之意的理想,這就使他的一些寫景詩突破了前人多註重極貌寫物、工于形似的表現手法,而在主客觀的交融中大力加強抒情意味。

他寫月夜的詩,情韻最為雋永,如《西江夜行》、《望月懷遠》。這些詩中所展現的澄澈柔美的夜景,處處滲透著婉約深長的情思,分不清哪是景語,哪是情語,詩裏的物色和意興已經渾然一體了。胡應麟說:“曲江諸作,含清拔于綺繪之中,寓神俊于庄嚴之內。”(《詩藪》)又說“張子壽首創清澹之派”(同上),認為他下開孟浩然、王維等一路的詩風。這是十分中肯的。

張九齡詩歌成就頗高,獨具“雅正沖淡”的神韻,寫出了不少留存後世的名詩,並對嶺南詩派的開創起了啓迪作用。九齡才思敏捷,文章高雅,詩意超逸,其《感遇》、《望月懷遠》等更為千古傳頌之詩。有《曲江集》二十卷傳世。張九齡的詩早年詞採清麗,情致深婉,為詩壇前輩張說所激賞。被貶後風格轉趨樸素遒勁。

政治主張

張九齡是開元時期的賢相之一,也是唐代唯一個由嶺南書生出身的宰相。他耿直溫雅,風儀甚整,時人譽為“曲江風度”。即使罷相後,如有人向玄宗舉薦人才,玄宗輒問道:“其人風度得如九齡否?”開元末年,玄宗倦于理政,漸漸沉迷享樂,疏遠賢人。在小人得志的凶險政情下,張九齡能守正嫉邪,剛直敢言,成為安史之亂前最後一位公忠體國、舉足輕重的唐室大臣。他曾堅拒武惠妃的賄賂,粉碎了她危及太子的陰謀;他也曾反對任用奸佞的李林甫、庸懦的牛仙客為相,以至屢忤玄宗意,終于罷相。他目光遠大,曾言安祿山“貌有反相,不殺必為後患”,然而不為玄宗採納。後來安史亂起,玄宗倉皇入蜀時,憶起九齡平生之言,痛哭之餘,唯有遣使祭奠故人而已。

歷史評價

總評

張九齡是一位詩文俱佳、才華橫溢的文學家,尤以詩歌藝術成就為高。在唐代詩壇上,他是繼陳子昂之後,力排齊梁頹風,追蹤漢魏風骨,開啟盛唐局面的重要一人。可以說,他以其詩歌創作和政治地位,影響了一代詩歌的發展。嶺南豪邁亢直的民風,他本人耿介不阿的性格,使他的詩歌創作體現出“雄厲振拔”、“骨峻神竦,思深力遒”的勁健風格,又別具一種“雅正沖淡”的盛唐氣度。以下這首《望月懷遠》可窺豹一斑: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天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唐代,嶺南尚在開化之中,張九齡的詩歌創作成就,對嶺南詩派的開創、形成和發展壯大,起了啓迪作用。後起廣東詩人,如宋代餘靖、元末南園五子、明代南園後五子、明末清初的嶺南三大家以至清代的黎簡、宋湘,在他們的詩歌中,都可以有形無形地見到張九齡的影響,逐步形成嶺南詩派的獨特風貌。清人屈大均在論及嶺南詩歌的兩大流派時,曾說:“粵人以詩為詩,自曲江始;以道為詩,自白沙始。”這是很中肯的。張九齡文集《曲江集》仍留傳後世。

歷代評價

《舊唐書》:九齡文學政事,鹹有所稱,一時之選也。

贊曰:開元之代,多士盈庭。日用無守,嘉貞近名。嵩、齡、適、挺,各有度程。大位俱極,半慚德馨。

《新唐書》:人之立事,無不銳始而工于初,至其半則稍怠,卒而漫澶不振也。觀玄宗開元時,厲精求治,元老魁舊,動所尊憚,故姚元崇、宋璟言聽計行,力不難而功已成。及太平久,左右大臣皆帝自識擢,狎而易之,志滿意驕,而張九齡爭愈切,言益不聽。夫志滿則忽其所謀,意驕則樂軟熟、憎鯁切,較力雖多,課所效不及姚、宋遠矣。終之胡雛亂華,身播邊陬,非曰天運,亦人事有致而然。若知古等皆宰相選,使當天寶時,庸能有救哉!

王方慶:此子必能致遠。

李林甫:九齡文吏,拘古義,失大體。

李隆基:正大廈者柱石之力,昌帝業者輔相之臣。生則保其榮名,歿乃稱其盛德,節終未允于人望,加贈實存乎國章。故中書令張九齡,維岳降神,濟川作相,開元之際,寅亮成功。讜言定其社稷,先覺合于蓍策,永懷賢弼,可謂大臣。竹帛猶存,樵蘇必禁,爰從八命之秩,更進三台之位。可贈司徒,仍遣使就韶州致祭。

崔群:玄宗初得姚崇、宋璟、盧懷慎、蘇頲、韓休、張九齡則治,用宇文融、李林甫、楊國忠則亂,故用人得失,所系非輕。

元稹:昔我玄宗明皇帝得姚元崇、宋璟,使之鋪陳大法,以和人神,而又益之以張說、蘇頲、嘉貞、九齡之徒,皆能始終彌縫,不失紀律。

林同:連理庭中木,叢生坐側芝。未嘗聞孝感,一一有茲奇。

司馬光:上即位以來,所用之相,姚崇尚通,宋璟尚法,張嘉貞尚吏,張說尚文,李元紘、杜暹尚儉,韓休、張九齡尚直,各其所長也。

吳中復:明皇初任姚崇、宋璟、張九齡為宰相,遂致太平。乃李林甫用事,紀綱大壞,治亂于此分矣。

徐鈞:祿山必兆邊陲禍,林甫終貽廟社憂。二事眼前君不悟,何須金鑒錄千秋。

歸有光:萬鈞之重不為懾,雷霆之威不為怵。諤諤乎無所隱也,蹇蹇乎無所避也,侃侃乎無所撓也,亹亹乎必致之也。人主為之改容,奸萌為之弭息,四夷聞之而不敢窺伺,此正直之臣也。其在于古,若排闥、折檻、引裾、壞麻之類,皆可以言正直也。其大者,如汲黯、蕭望之、李固、宋璟、張九齡、陸贄、李沆、範仲淹、李綱之徒是也。

親屬成員

  • 父親:張宏愈
  • 母親:盧氏
  • 妻子:譚氏
  • 弟弟:張九章 歷吉、明、曹三州刺史,鴻臚卿
  • 張九皋 自尚書郎歷唐、徐、宋、襄、廣五州刺史
  • 兒子:張拯伊闕令,加太子右贊善

軼事典故

民間傳說

民間現在還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相傳張九齡母親盧氏在始興已懷孕滿十月仍未分娩。其父見妻身體粗大面黃體弱,疑是得了黃腫病。一日遇見一個看病兼算命的老先生,經診斷後,老先生告訴張九齡之父,“腹中胎兒乃非凡人物,因這個地方太小,容其不下,恐須到大地方出生。”聽罷先生一言,張家隻好遷到韶州。而張九齡據說就是在那裏出生的。但張九齡出生後也曾返回始興故裏。始興縣民間流傳的“捉鼠解朝廷”的故事就是來自張九齡年幼時在石頭塘讀書的經歷。

超凡天賦

唐代名相張九齡,自幼天資聰慧,才智過人,五六歲便能吟詩作對,一時人稱神童。七歲那年春天,張九齡隨家人遊寶林寺。寶林寺是名剎,香火鼎盛,風景秀麗,遊客如雲。張九齡被迷住了,看得津津有味。忽報韶州府太守率州衙官員進香朝拜。殿前香客趕忙回避。張九齡把進寺前折的桃花藏于袖中,若無其事地看著太守隨從擺弄供品,沒有一點害怕的樣子。太守見九齡活潑天真十分可愛,想試試他的才氣如何。便問:“你莫非想吃供果?我出個對子,若對上,就給你供果吃。”張九齡信口道:“好呀。”太守早已看見九齡袖藏桃花,就出了個上聯“白面書生袖裏暗藏春色”

九齡接口應道:“黃堂太守胸中明察秋毫。”太守思忖,這小孩真是個神童,再考考他。又出一對“一位童子,攀龍攀鳳攀丹桂”,張九齡猛一抬頭,正對面前三尊大佛像,觸景生情,便應“三尊大佛,坐獅坐象坐蓮花。”太守與隨從無不驚嘆:此子日後定非等閒之輩。

張九齡拿著太守賞給的供果去後面玩,被一和尚看見,以為他偷吃供果。九齡說是太守賞賜的,和尚不信:“憑什麽說太守給你的?”九齡訴說原委。和尚好生奇怪,便讓九齡說太守出的對子。九齡念出太守上聯,和尚又問“那你又是怎應對的。”九齡靈機一動,便說我對的下聯是:“滿寺和尚,偷豬偷狗偷青菜。”和尚一聽下聯,心頭一驚,便拔腳要追太守去說個明白。

動天墨硯

張九齡家住縣城保全裏,小時候在大鑒寺讀書。他常用的墨有尺多長,墨硯有湯盆般大。有一回,墨硯被一隻大老鼠拖走了,他很氣憤,把老鼠捉來釘在木板上,並寫上:“張九齡,解鼠上朝廷,若然解不到,山神土地不安寧。”然後把木板放于江中,說也奇怪,木板一下水,不是順流南下,卻是逆水北上。剎時,隻聞鑼鼓聲在江中響起,又見木板去處旌旗飄飄,好象兵馬在押鼠上京。有一年,韶州大旱,田地幹裂,禾苗枯萎。人們從早到晚都去大鑒寺求雨。張九齡目睹慘狀,倍感難受,問求雨的人:“你們這樣就能求得到雨嗎?”求雨人說:“求得多了,老天爺就會感動。”張九齡聽後仍說,老天爺是靠不住的。求雨人見這個小孩說個不停,不耐煩地說:“有本事你降些雨來。”張九齡一聽這話,不聲不響地將他的墨硯放在地上,兩手捧著墨磨了起來。求雨人奇怪,問他要幹什麽。九齡說:“我要寫狀子告老天爺。”大家以為小孩說氣話,不作理會。誰知,墨硯裏的清水越磨越黑,天也越來越黑,待把一整條墨磨完,天空已烏雲密布,電閃雷鳴。這時,九齡猛然拿起墨硯往天上一潑,隻聽嘩啦一聲,那盤墨水即化作傾盤大雨落了下來。全城的人都從家裏跑出來,讓雨水淋個痛快。打這時候起,張九齡的名字就深深刻在曲江百姓心裏。

智諫唐明皇

張九齡棋下得好,唐明皇便常找他下棋。唐明皇不是九齡對手,卻總是不服輸,天天都要張九齡陪他下棋,一心要與張九齡比個高低。九齡見唐明皇迷戀下棋不理國事,心裏焦急。

張九齡張九齡

一日對弈,廝殺正酣時,張九齡忍不住地對唐明皇說:“陛下,天天下棋不好。”“不要緊,”唐明皇一面回答,一面提了“車”來捉張九齡的“馬”。“陛下,老這樣下棋,朝廷大事你怎顧得了啊?”張九齡又說。“不要緊,”唐明皇把對方的“馬”吃掉了。“現在內則官吏貪污腐化,外則異族侵境,如不富國強兵,國有難,百姓就難安居。”“不要緊,朝廷有文武百官料理,你快下棋吧。”唐明皇仍擺弄棋子。張九齡便不再說話,他一邊下棋,一邊想法讓唐明皇把“車”騰了出來。唐明皇以為得勢,拿起“車”橫沖直撞,連掃幾子後,又在中宮線上叫“將軍”。張九齡沒有起“仕”保“帥”,隻上一步卒。唐明皇見走法奇怪便提醒九齡。“不要緊。”張九齡若無其事。“你不顧將軍,吃帥你就輸了,還說不要緊。”九齡此時大笑說:“陛下,下棋好比管理國家大事,如帥一動不動,與各子不齊心,各子也不保護他,這局棋當然輸啰。下棋是娛樂,國事才要緊”一席話說得唐明皇面紅耳熱。

張九齡涼茶

唐玄宗開元四年(716年),由長安稱病南歸,返故裏孝養其母。 相傳,張九齡返故裏不久所患瘴癘就是日喝兩碗金銀花、淡竹葉、羅漢果、甘草等葯用植物熬製的涼茶得以見好。從此,人們為了表達張九齡對社會的巨大貢獻,命此涼茶的為‘張九齡’涼茶。後者稱之此涼茶為:中國最具歷史文化底蘊涼茶。

古方記載:‘張九齡’涼茶 具有瀉火解毒、涼血利咽的功效,適用于口舌生瘡,咽喉腫痛,心煩。‘張九齡’涼茶具有獨特深厚的文化內涵和持久的擴張力。為大力弘揚‘張九齡’文化,殫精竭慮維護‘張九齡’這一中華民族品牌, 我們將堅持不懈地千方百計保護祖國這枚文化瑰寶。

主要作品

晚霽登王六東閣》、《感遇十二首》、《望月懷遠》、《湖口望廬山瀑布泉》、《詠燕》、《賦得自君之出矣

藝術形象

後世紀念

張九齡故居

張九齡故居位于始興縣隘子鎮石頭塘村,始建于唐上元二年(公元675年),是唐代著名賢相、嶺南詩祖張九齡的父親張宏愈遷始興石頭塘村時所建,距今已有1332年歷史,故居內設宗祠,有張宏愈、張九齡父子牌位。

張九齡紀念館:位于廣東省韶關市曲江區馬壩鎮獅子岩風景區內。修葺一新後的張九齡故居保持了歷史原貌的結構和風格,佔地面積2000多平方米,建築面積864平方米,由3棟雕梁畫棟的青磚紅木結構房屋組成,中心3間大廳為祠堂,祠堂邊有12間廂房及2個庭院。

唐朝宰相張九齡是張氏群族中的傑出人物,至2013年,全球張氏宗親超過1億人,僅張九齡後裔就有兩千多萬人,遍布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當中不乏政界顯要、商界巨子、社會名流等。“重修張九齡故居,是為了方便海內外九齡後裔到始興尋根問祖,也希望世界各地的張氏宗親能關註粵北小城始興。”張茂生告訴記者,經張九齡後裔宗親會商定,今後每年2月14日九齡公誕辰日,世界各地的宗親代表都會齊聚張九齡故居祭拜祖先。

墓地

張九齡墓,位于韶關市北郊羅源洞山麓。開元二十八年(公元740年)春,張九齡回鄉掃墓,因病逝世于其家中,享年63歲,被謚為“文獻公”。開元東南方二十九年葬。

張九齡家族墓地:廣東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墓地前面是張文獻公祠,祠堂後山約120米處是張九齡及其妻盧氏、弟張九皋、九章的墓冢,是廣東省具有代表性的唐代大墓。張九齡家族墓為磚室結構,坐北面南,平面呈“古”字形,分墓室、甬道、耳室三部分。墓室為主體建築,成四角攢尖式頂,長7.98米,寬4.8米,高5.35米,四壁及甬道均有侍女蟠桃園等壁畫,是廣東境內最早出土的、絕無僅有的唐代壁畫。墓前神道原有石座像分立于兩旁,今有唐嶺南節度使、著名書法家徐浩撰寫的《神道碑》和杜甫作詩的《故右僕射相國張九公齡詩碑》。墓下有饗堂。今饗堂內還儲存著明清以來的碑刻。1960年7月,經文物管事委員會愈墓。

紀念公園

位于廣東省廣州市白雲區石井鎮張村,佔地2.34萬平方米,設計呈長方形。公園設計運用傳統的造園手法,全園按自由式布局,合理安排各個景區。公園西、南、北三面設出入口,園路回環暢通,聯接各處景點,產生移步景換的效果。根據植物、水體、建築的分布狀況,自西向東大致可分為三片區域:從西門主入口至人工湖畔區為主要的陸地觀賞區,包括公園西門,公園中部,南北出入口之間的人工湖(澄明湖)區域是主要的水景觀賞區,湖中小島有“明月潭”、“聯照千秋”等,湖畔有連亭、石山流水、湖面仰面橋、九曲橋等景點。東部是紀念區域,也是公園的中心部分,湖畔設水榭“華馨精舍”(張九齡紀念館),專題展覽張九齡的生平事跡,詩歌作品。

張九齡張九齡

史書記載

主詞條:《舊唐書·張九齡傳》、《新唐書·張九齡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