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丹楓

張丹楓

張丹楓,梁羽生筆下最著名的人物,才調高華,瀟灑不羈。 建安風骨漢唐盛世的大氣與從容,才能孕育出這般豐姿神秀的人物。 亦狂亦俠真名士、能哭能歌邁俗流的名士風流,難忘真情難忘你、隻為情痴隻為真的情痴不悔,思深、氣雄、神遠、情摯,蓋以眾詩人之精魄,才能鑄丹楓之血肉。 橫向的多元化的性格沖突與縱向的發展變異特征,賦予張丹楓一種一般武俠文學人物難以逾越的深度,使他成為作者特定的人道主義理想——愛國愛民的武俠精神的最完美的體現,也使他成為了梁羽生武俠文學創作乃至整個中國武俠文學創作的具有裏程碑意義的人物形象。

  • 中文名稱
    張丹楓
  • 外文名稱
    zhangdanfeng
  • 別名
    白馬書生
  • 國籍
    中國(明朝)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瓦剌國都城(呼倫貝爾草原一帶)
  • 職稱
    大俠,名士
  • 主要成就
    武林領袖,尊為天下第一達人身後威名歷三百餘年而不衰心連廣宇襟懷坦蕩的民族英雄
  • 絕技
    雙劍合璧、無名劍法、玄功要訣
  • 配偶
    雲蕾
  • 坐騎
    照夜玉獅子
  • 籍貫
    江蘇鹽城
  • 兵器暗器
    白雲劍(一為白虹劍)、梅花針

基本信息

張丹楓,梁羽生武俠名著《萍蹤俠錄》的男主角,是瓦剌右丞相之子、大周世子,《散花女俠》中是“四大劍客”之首,《聯劍風雲錄》和《廣陵劍》中則尊為“天下第一達人”。

張丹楓張丹楓

人物設定

基本設定

張丹楓梁羽生名著《萍蹤俠影錄》的男主角,是瓦剌之子、大周世子。

散花女俠》中是「天下」之首「南方劍客

劉松仁版張丹楓

聯劍風雲錄》和《廣陵劍》中則尊為「天下第一劍客

人物形象:白馬書生

出場作品:《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聯劍風雲錄》《廣陵劍》

提到作品:《武林三絕》《雲海玉弓緣》 《冰河洗劍錄》《遊劍江湖》 《牧野流星

初次登場:《萍蹤俠影錄》第三回,時年約二十出頭

最終謝幕:《廣陵劍》第七回逝世,時年約九旬

人物關系

妻子兼師妹:雲蕾

父親:張宗周張士誠後人)

師傅:謝天華

師祖:陳玄機

師叔伯:董岳潮音和尚葉盈盈雲澄

岳父:雲澄

大舅子兼同門:雲重

兒女:曾在《散花女俠》書中有一女,後續小說中未提及

弟子:于承珠張玉虎陳石星、霍天都

記名弟子:沐燕沐璘

隔世弟子:孟華

忘年之交:上官天野(知己)、于謙

朋友:澹台滅明黑白摩訶張風府畢道凡烏蒙夫雲重澹台鏡明周山民石翠鳳、段澄蒼、龍騰、谷凌峰

武學設定

武器:「白雲劍」(白虹劍

暗器:「梅花針

武功:「一指禪功」、「須彌掌法」、「大須彌掌式」、「百變玄機掌法」、「元元玄機劍法

內功:「傳音入密」、「獅子吼功」、「少陽玄功」(《玄功要訣》)

自創:單人「雙劍合璧」、「百變玄機刀法」、「大須彌劍式」、破解「修羅陰煞功」的法門、十八式「無名劍法

人物造型

(1)、白馬書生

(雲蕾)行到一處酒家,見門外扎著一匹白馬,四蹄如雪,十分神駿。

張丹楓 張丹楓 張丹楓

張宗周的兒子一個人闖進關來,扮成書生模樣的白馬少年,騎著一匹白馬,極是神駿……

(雲蕾)心道:“久聞照夜獅子馬是蒙古最罕見名馬,以前乃是貢物,縱出千兩黃金,也難求得。想不到那書生的白馬,竟然就是照夜獅子。”腦海中不覺泛出那書生似笑非笑,一副懶洋洋的神氣來……

——《萍蹤俠影錄》第三回

線索事跡

《萍蹤俠影錄》:陽曲酒樓破廟戲雲蕾;黑石庄夜訪石英取寶圖;晉王墓雙劍合璧勝黑白摩訶;獲鹿化敵為友畢道凡,惺惺相惜張風府;青龍峽調虎離山解救張風府,雙劍合璧勝點蒼二老;京城面見于謙剖析敵情,暗助雲重奪得武狀元;蘇州快活林豪賭贏名園,太湖西洞庭山泛舟尋寶藏;孤身被困地底獲奇書,雙劍揚威石陣除奸邪;獻寶藏共抗外敵,護地圖北上京城;土木堡勸說正統帝,解救張風府;助于謙保衛京城,探瓦剌再出邊關;陽曲城紫霞報訊,六樟山群魔大會;雁門關再戰烏蒙夫,紫竹林初謁蕭韻蘭;太師府舌戰也先,石塔上保護正統;愕羅部結盟共抗也先,故居訣別雲蕾;唐古拉山結識上官天野,師徒四人合鬥魔頭;巧計助雲重,泥沼陷敵騎,存心解恩怨,假手托醫書;也先兵圍丞相府,雲重舍命抗金牌,脫不花拼死解救,張宗周服毒自/殺。結局:恩怨了了,與雲蕾同隱江南。

名士風流

亦狂亦俠

1、書生服飾華貴,似乎是富家公子,他獨自飲酒,一杯又復一杯,身子搖搖晃晃,頗似有了酒意,忽而高聲吟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

散盡還復來。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搖頭擺腦,醉態可掬,咕嘟嘟又盡一杯。

2、那書生忽然搖搖擺擺走了出來,吟道:「四海之內皆朋友,千金散盡還復來。這位小哥的帳我會了。」摸出一錠銀子,足有十兩,拋給掌櫃道:「多下的給你!」

3、那書生吟道:「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呀,呀!我不和你喝酒,不和你喝酒!」醉態可掬。雲蕾給他弄得不知應付,正想扶他,忽見他雙腿一夾,那匹白馬飛一般地奔跑。

4、那書生咬一口芋頭,搖頭擺腦,自言自語道:「黃酒可醉,汾酒亦醉;魚肉固佳,芋頭亦妙。好香呀,好香!」雲蕾怒看他一眼,別過頭去。那書生叫道:「喂,吃白食的,給你一個芋頭。」

5、那書生翻了個身,咿咿唔唔的呻了兩聲,雲蕾叫道:「強盜來啦!”那書生睡眼惺松,懶洋洋地坐起來,吟道:“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

6、雲蕾送他日月雙旗,實是一番好意,不料那書生面色一變,拿起日月雙旗,忽然冷笑說道:「大丈夫立身處世,豈能托庇匪人?你讀過孔孟之書嗎?」雙手一撕,竟把威震胡漢的日月雙旗撕成四片!

7、書生搖了搖頭,忽而仰天嘆道:「一擲乾坤作等閒,神州誰是真豪傑?沙家父子在黑道上也有點虛名,誰知卻是如此不成氣候!」意興蕭索,一派失望的神情。

8、書生面色略變,卻微微一笑,掩飾神情,又搖了搖頭,說道:「金刀寨主與沙家父子自是不可同日而語,隻是要說他就是真豪傑嘛,也還未見得!」雲蕾氣道:「好,普天之下,隻有你才是豪傑!」一怒沖出樹林,忽見眼前人影一晃,隻聽得書生笑道:「小兄弟,慢走,我說你才是豪傑。」

能哭能歌

9、書生仰天一笑,吟道:“浮萍飄泊本無根,落拓江湖君莫問!”笑得甚是凄涼。雲蕾心道:“這人想必也有一段傷心身世,與我一樣。我的傷心身世也不欲人知,那又何必去盤問他?”如此一想,同情之心,油然而生,道:“好,那我不再惱你了,咱們就此分手吧!”書生忽又笑道:“小兄弟,你今日做我的保鏢,我該請你喝一杯酒。這回你是有功受祿,我不說你白食了。”

10、隻見那書生走近摩挲,看了又看,忽而高歌道:“誰把蘇杭曲子謳?荷花十裏桂三秋。那知卉木無情物,牽動長江萬古愁!呀,牽——動——長——江——萬——古——愁!”唱到最後一句,反復吟詠,搖曳生姿,真如不勝那萬古之愁。雲蕾心道:“古人雲狂歌當哭,聽他這歌聲,真比哭還難受!”想不到那書生一歌既終,當真哭了起來,哭聲震林,哭得樹葉搖落,林鳥驚飛。

11、書生哭個不停,雲蕾給他哭得心煩意亂,對方是個陌生男子,想上去勸解,又覺不好意思;若離開他,又似不近人情。書生越哭越哀,雲蕾也覺心酸,忍不住陪他哭了。書生瞥她一眼,忽而以袖拭淚,哭聲頓止。猛又抬起頭來,仰天狂笑。

12、書生縱聲大笑,吟道:“亦狂亦俠真名士,能哭能歌邁流俗。當哭便哭,當笑便笑,何必矯情飾俗。你我俱是性情中人,哭哭笑笑,有何足怪?”雙手把畫緩緩卷起,吟道:“長江萬古向東流,立馬胡山志未酬,六十年來一回顧,江南漠北幾人愁?”

13、隻聽得書生又緩緩說道:“今日笑得痛快,哭也痛快,可惜酒已沒有了。”“卜”的一聲,把葫蘆擲到地上,碎為四片。書生行徑雖然怪異,雲蕾卻覺得他別有一種強烈的感人之處。

14、張丹楓說道:“意氣相投,結為知己,又何必問是男是女,是女是男。嗯,小兄弟,難道你也有世俗之見麽?”

15、張丹楓大笑道:“你是說雁門關外的那位周少寨主麽?他們父子也還算得是個人物。會合石英傳下綠林令箭,不利于我,此事亦早已在我意中。我生來不慣求人,而且借勢力壓服下來,我面上亦無光彩。再說實話,我若是怕他們傳什麽綠林箭,適才我一出去,就可以結果你的義兄,我偏要讓他們試一試。

16、門外白馬歡躍嘶鳴,張丹楓手撫劍柄,俯腰一躬,道聲:“多謝老伯。”飛身上馬,朗聲吟道:“中州風雨我歸來,但願江山出霸才,倘得濤平波靜日,與君同上集賢台。”眼光一與雲蕾相接,立刻縱馬賓士,詩聲搖曳之中,白馬已閃電般奔出數裏之外。畢道凡雙目閃光,呆然遠望,忽而翹起拇指,大聲贊道:“好氣概,果然勝似前人,不枉石英替他守了幾十年。”

17、隻見張丹楓神色倉惶,滿頭大汗,一躍下馬,搶著叫道:“世伯快走!”畢道凡雙眼一翻,冷冷說道:“好呀,你還有什麽花招?”張丹楓怔了怔,面色倏變,仰天狂笑道:“悠悠蒼天,知我誰人?畢爺,此刻我也不願多費唇舌,要你信我。我隻求你快走,官軍離此已不到十裏了!”

18、張丹楓道:“我入關之後,細察情形,明朝其實已是腐敗到極,要報仇我看也不很難,我若找到地圖寶藏,重金結士,揭竿為旗,大明天下不難奪取!”雲蕾吃了一驚,問道:“你想稱王稱帝?”張丹楓笑道:“皇帝也是常人做,一家一姓的江山豈能維持百世?不過我搶大明的江山,也不隻是就為了做皇帝……”雲蕾道:“就為了報仇嗎?”張丹楓道:“也不隻是就為報仇,若然天下萬邦,永不再動幹戈,那可多好!”頓了一頓,忽然一陣狂笑,吟道:“人壽有幾何?河清安可俟?焉得聖人出,大同傳萬世!哈,哈,若能酬夙願,何必為天子?”

情痴不悔

19、張丹楓嘆了口氣,騎上白馬,緩緩走出山谷,馬蹄踏著零落的花瓣,放聲歌道:

楊柳絲絲弄輕柔,煙縷織成愁。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

而今往事難重省,歸夢繞秦樓。相思隻在,丁香枝上,豆蔻梢頭。

20、隻聽得張丹楓又道:“我此次入京,冒險謁見,承大人深信不疑,異日若有所需,粉身碎骨,無以為報。”于謙道:“為了莽莽神州,世兄報國即是報我。”張丹楓道:“男兒當報國,何必再叮嚀。夜已深,大人也該安歇了,晚生告辭。”

21、張丹楓忽地一陣狂笑,重復吟道:“胸中有誓深如海,肯使神州竟陸沉?晚生無酒亦醉,請大人恕我狂態畢露。後會有期,請大人不必送了。”

22、張丹楓將九頭獅子的財產散盡,哈哈大笑,忽然俯身在蓮塘裏摘了一朵荷花,吟道:“還我名園真面目,蓮花今日出淤泥!”眼中簌簌掉下淚來。

23、這時張丹楓已是一葉輕舟,逍遙在太湖之上。他右手劃槳,左手拿著一把金光閃閃的鎖匙,放目湖山,高聲吟道:“太湖三萬六千頃,難洗英雄今古愁!”吟聲掠過湖面,把蘆葦中的沙鷗白鷺驚得卜卜飛起。

24、張丹楓吟道:

金鎖重門荒苑靜,倚窗愁對秋空。翠華一去寂無蹤,玉樓歌吹,聲斷已隨風。

煙月不知人事改,夜闌還照深宮。藕花相向野塘中,暗傷亡國,清露泣香紅。

這是五代時後蜀詞人鹿虔扆的《臨江仙》。澹台鏡明心道:“雖是借詞寄意,卻正切合此時、此地、此景、此人的身份。隔湖南望,便是蘇州,蘇州張士誠當年的宮殿,而今已大半淪為荒園廢壁,蔓草蒼苔,難怪他有此感慨。”又想道,“他如此眷懷故國,卻肯將地寶藏,都獻與祖先的對頭——明朝的天子,這種胸襟,更是古今罕有。”

正自思量,忽聽得張丹楓又輕拍闌幹,低聲吟道:

獨倚危樓風細細,望極離愁,黯黯生天際。草色山光殘照裏,無人會得憑欄意。

也擬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吟聲悲苦,吟到後來,竟是如泣如訴,嗚咽不能成聲。澹台鏡明隻知道張丹楓善笑,卻不知道他也善哭——“亦狂亦俠,能哭能歌。”聽他哭得悲苦,心也酸了。忽而哭聲一止,張丹楓又笑了起來,反復吟道:“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既然甘心憔悴,始終不悔,那又有什麽可以傷心?呀,小兄弟,小兄弟,你就是再將我狠狠折磨,我也絕不會對你埋怨。”

25、雲蕾往前疾跑,隻聽得後面一聲長嘆,張丹楓的聲音說道:“見了你惹你傷心,不見你我又傷心。呀,你傷心不如我傷心。小兄弟,你好好保重,去吧,去吧!”雲蕾心中一酸,強忍著淚,也不回頭。隻聽得後面詩聲斷續,隨風飄入耳中,聽清楚了,卻是“相見爭如不見,有情總似無情”兩句。雲蕾十七歲有多,從未想過男女之情,聽了詩聲,面上一紅,細細咀嚼這兩句話,心道:“難道我真是陷入情網中了?”陡覺神思飄忽,一片迷惘,從面上紅到耳根。腳步卻是不敢停留,轉眼之間,又跑出數十丈,再回頭時,張丹楓的影子又不見了。

26、張丹楓叫了一聲,隻見雲蕾頭也不抬,左手拖著父親,右手拖著母親,走進柴門,接著“砰”的一聲,柴門也關上了,兩扇破門,將兩人分開,門裏門外,已隔絕成兩個世界。張丹楓絕望之極,雲蕾走進門內,將他關在門外之時,竟然沒有回頭望他一眼!

27、但還有人比雲蕾更要可憐,那是張丹楓。雲蕾此際,尚有父母在身旁撫慰著她,可是張丹楓的滿懷凄楚,卻連找一個人訴說也不能夠。他絕望到了極點。如痴如狂,天地茫茫,孤身隻影,竟不知該走到何處?

28、張丹楓迷迷糊糊,眼睛也不睜開,竟不知自己做過何事,一有知覺,便即嚷道:“小兄弟,小兄弟。”上官天野倒了一碗茶放在他的口邊,隻聽得張丹楓又嚷道:“呀,呀,小兄弟,你不歡喜馬奶酒,我也不喝這馬奶酒。”

上官天野心道:“這人神思紛亂,怪不得脈象之中,有心火鬱結之象。”說道:“好,你不要馬奶酒,用酸葡萄酒來送乳酪吧。”另外取過一乳酪,仍將那碗香茶移開了又再拿回給他,張丹楓迷迷糊糊,將乳酪和香茶全都一齊喝了,叫道:“小兄弟,小兄弟,這才是我的好兄弟,我踏進門來,你不再趕我了?哈哈,你不再趕我了!”驀地向長椅一倒,呼呼熟睡,他委實是太疲倦了。

29、張丹楓重讀聯語:“難忘恩怨難忘你,隻為情痴隻為真。”如醉如痴,隻覺雲蕾的影子在眼前浮晃,紫竹林中的少女突地化成了雲蕾,好像要從畫圖中跳出來,轉眼之間又消失了。張丹楓自言自笑道:“天地之間哪還有人比得上我的小兄弟,畫中少女雖美,也難及她萬一。”不知不覺拿起書案的紙筆,畫了一張又一張,畫的都是雲蕾的肖像,有含羞的雲蕾,有帶笑的雲蕾,有薄怒的雲蕾,有佯嗔的雲蕾,有惹憐的雲蕾,種種神情,種種體態,一一描繪紙上,興猶未已,又畫了一幅她和自己並馬賓士的圖畫,題上一旨小詞道:“掠水驚鴻,尋巢乳燕,雲山記得曾相見,可憐踏盡去來枝,寒林漠漠無由面。人隔天河,聲疑禁院,心魂漫逐秋魂轉,水流花謝不關情,清溪空蘊詞人怨。”畫完擲筆長笑,忽地又嗚嗚痛哭起來。

30、忽覺有人在自己肩上輕輕一拍,抬頭一看,隻見一個頭發斑白的老人,相貌雖然凶惡,眼光中卻似乎對自己透露著無限的同情與關切,隻聽他微笑道:“你是誰?你哭什麽?”張丹楓道:“你是誰?你又笑什麽?”那老頭哈哈大笑道:“真想不到天地之間,竟然還有你我兩個痴人!”兩人相對,哭了一陣,又笑了一陣,那老頭道:“你昨晚叫了一晚小兄弟、小兄弟,你的小兄弟在哪裏?”張丹楓不理不睬,拿起自己所畫的十幾張雲蕾的圖像,逐一細看,又嗚嗚地痛哭起來。

那老頭笑道:“哈,這就是你的小兄弟嗎?”張丹楓嚷道:“你怎麽敢瞪著眼睛看我的小兄弟,哼,哼,我要打你這個沒禮貌的糟老頭子。”一掌掃去,那老頭豎起一指,輕輕一點,張丹楓的金剛掌力,被他指頭輕輕一觸,全都消解,忽地又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對著一張雲蕾的圖像哭道:“呀,呀,我不許別人瞪著眼睛看你,為什麽你卻瞪著眼睛看我?”那一張正是雲蕾發怒的圖像。

31、那老頭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幾十年前,若有人敢多看我的芝蘭一眼,我也會打他的。”這一瞬間,隻覺眼前這少年,就是自己當年的形象,不覺問道:“你的小兄弟為什麽離開你呢?”張丹楓瞪了老頭一眼,道:“你都知道了,還問我作什麽?”老頭詫道:“怎麽?”張丹楓吟道:“難忘恩怨難忘你,隻為情痴隻為真。這不是你寫的麽?你若不知道我和雲蕾的事情,又怎麽寫得出這副聯語?”

那老頭聽他這話,也不覺痴了,心道:“原來恩怨難忘,相思情孽,都是一般。”忽地拍案大笑道:“三十年前是我,三十年後是你,彼此彼此,且讓天下情痴同聲一哭!”笑聲未停,就與張丹楓抱頭痛哭,這一哭聲傳林野,驚得石室中的侍者面面相覷,個個奇怪,他們都以為上官天野會殺了那個少年,哪料到他們竟像多年的知己,一見面就哭呀笑呀地鬧個不休。那幾個侍者服侍上官天野多年,雖然都知道他喜怒無常,但卻從無今日之怪絕!

32、張丹楓在心中重讀了這封信一遍,另一個影子又泛上來,這是雲蕾,是父親希望他能夠與之結合的雲蕾!可是經過那一場傷心慘痛的事件之後,此生此世,隻恐已是相見無期,還說什麽談婚論嫁?張丹楓這兩月來愁腸寸斷,幾乎又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這次歸來,本欲借江南景色,聊解愁煩,哪知不到江南,還自罷了,一到江南,卻不由自己的更想起雲蕾,想當年並轡同來,也正是這個梅子黃時,榴花初放的季節,一路上曾留下多少笑聲,多少淚痕,到而今卻真像李清照詞所說的“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更傷心的是:“柔腸已斷無由斷”,“淚已盡,那能流!”

經典情節

(1)、愛,緣起于至情至性

書生詫然說道:“你看我不像漢人嗎?”書生劍眉朗目,俊美異常,莫說在蒙古找不到這樣的人物,即在江南士子之中也不可多見。雲蕾瞧他一眼,面上又是一紅,道:“你就是死了變灰,也還是漢人。”話說之後,忽感失言,那書生眼睛一亮,放聲說道:“對極,對極!我死了變灰也還是中國之人!咱們喝酒!”拔開塞子,又把那蒙古酒傾入口中。

(2)、愛,因為信任而深厚

雲蕾自猜自想,心中釋然,忽然微微一笑,低聲說道:“大哥,我相信你!”

張丹楓臉色舒展,現出無限欣悅之情,低聲說道:“賢弟,你是我生平第一知己。好好用功吧,今晚我給你說第一個故事。”

(3)、善施催眠術

丹楓暗暗偷笑,黑暗中但見雲蕾一雙眼睛有如黑夜明星,閃閃發亮。張丹楓柔聲說道:“小兄弟,你該睡啦!”給她低唱催眠小曲,雲蕾本覺疲倦,吃飽之後,聽他柔聲催眠,睡意頓濃,眼皮慢慢地闔了下來。

(4)、精靈古怪

山坳那邊追殺之聲越來越近,張風府將頭顱包好,掛在馬鞍,背向張、雲二人。張丹楓突然抽出寶劍,刷的一劍刺去,雲蕾驚呼道:“你幹什麽?”但見張風府痛得哇然大叫,回過頭來,眼中神色,驚駭之極!

這一劍隻削去了張風府左臂一片皮肉,並無大礙。張風府又驚又怒剛說得一個“好”字,隻聽得張丹楓低聲說道:“快拾起緬刀,與我交手。”張風府恍然大悟,立即拾起緬刀,與張丹楓打作一團,左臂鮮血,一點一點地滴在地上,也顧不得止痛包扎。

張丹楓邊打邊低聲笑道:“你適才砍我一刀,沒有砍著,我刺你一劍,卻把你刺傷,你服了我吧。”張風府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刀法散漫,不料張丹楓真真假假,劍法一緊,竟如狂風暴雨般的殺來,張風府左臂受傷,險險被他刺中要害,迫得認真抵敵。

(5)、偶失小節

赤神子見狀不妙越發心慌,虛抓一把,便思逃走,張丹楓一聲冷笑,喝道:“你這妖人,且留下一點記號!”掌風劍影之中,隻聽得“喀嚓”一聲,赤神子的一條臂膊已給他硬生生切下。廳上各路黑道人物,嘩然驚呼,赤神子捧著斷臂,擠開眾人奔出山寨,回頭罵道:“好小子,十年之後,祖師爺還要找你報仇!”張丹楓提起寶劍,在衣袖上一抹,道:“好,我等你就是!”眾人見赤神子斷臂之後,還能奔跑如飛,如此凶狠,也不禁駭然。張丹楓本來無意令他殘廢,隻因他罵了雲蕾一句“人妖”,所以才切下他的臂膊,這時也自有點後悔。後來過了十餘年後,赤神子果然再找張丹楓為難,這是後話,按下不表。

(6)、偶失分寸

雲蕾哪知厲害,一陣激動,忍不著又道:“哥哥你怎麽啦?大--丹楓,他的傷厲害麽?”她以前叫慣了張丹楓做“大哥”,這兩字幾乎沖口而出,到了口邊,才改喚“丹楓”,臉上不覺泛起一陣紅潮,張丹楓道:“沒--沒什麽,但還是讓他歇歇的好。”

(7)、荷塘月色

月光如水,從樹葉縫間遍灑下來,兩個少女的手緊緊牽在一起,兩個少女的心也在各自躍動。隔著荷塘望去,碧紗窗上現出人影,澹台鏡明笑道:“張丹楓還沒有睡,他正在等著你呢!”雲蕾“呸”了一聲,面上登時發熱。

(8)、情敵之間

雲蕾昨日露了廬山真相,索性換回了女子的衣裳,周山民一見,頗是驚奇,與眾人打了招呼,又向雲蕾瞥了一眼。雲蕾笑道:“我托你的事情,我已經自己說清楚啦。”雲蕾換了女裝,一笑之下,梨渦隱現,有如初開的百合花,在周山民眼中更增美麗,周山民不覺心中一動,但見張丹楓似笑非笑地望著自己,又不覺爽然若失。

(9)、門前傷別離

張丹楓叫了一聲,隻見雲蕾頭也不抬,左手拖著父親,右手拖著母親,走進柴門,接著是“砰”的一聲,柴門也關上了,兩扇破門,將兩人分開,門裏門外,已隔絕成兩個世界。張丹楓絕望之極,雲蕾走進門內,將他關在門外之時,竟然沒有回頭望他一眼!

(10)、一畫卷河山

張丹楓自言自笑道:“天地之間哪還有人比得上我的小兄弟,畫中少女雖美也難及她萬一。”不知不覺拿起書案的紙筆,畫了一張又一畫,畫的都是雲蕾的肖像,有含羞的雲蕾,有帶笑的雲蕾,有薄怒的雲蕾,有佯嗔的雲蕾,有惹憐的雲蕾,種種神情,種種體態,一一描繪在紙上,興猶未已,又畫了一幅她和自己並馬賓士的圖畫,題上一首小詞道:“掠水驚鴻,尋巢乳燕,雲山記得曾相見,可憐踏盡去來枝,寒林漠漠無由面。人隔天河,聲疑禁院,心魂漫逐秋魂轉,水流花謝不關情,清溪空蘊詞人怨。”

(11)、舍得下的江山,舍不下的你

寒風颯颯,張丹楓與雲蕾相對而立,各自無語,各自凄涼。澹台滅明搖了搖頭,輕輕嘆息,忽在張丹楓的耳邊低聲說道:“你拋得下大明九萬裏的錦綉河山,難道就拋不開一個女子?”張丹楓心頭一震,道:“什麽?”澹台滅明道:“你的父親指你重光大周,你為了不讓中華九萬裏的錦鄉河山淪于夷狄,冒了多少艱危,獻寶獻圖,挽救了大明天下。你帝王之業尚自可棄,還有什麽恩怨不能拋開?”張丹楓怔了一怔,道:“我視帝王如糞土……”澹台滅明緊接著道:“祖國河山待你回。”張丹楓面色倏而一變,由白轉紅,澹台滅明的聲音雖然不大,卻如在他的心上響起了一個焦雷,這霎時間,他想起了自己從漠北趕往江南,又從江南重回漠北,歷盡萬水千山,經過無窮劫難,所為的是什麽?還不是為了自己一番壯志,為了保全中華的錦綉河山,為了要使中國和瓦剌永息幹戈,四鄰和睦。這番理想而今即將實現,自己卻這樣頹唐!張丹楓本是聰明絕頂,極能分辨是非之人,如此一想,頓覺胸中熱血沸騰,不能自己,神志立即清醒,咬一咬牙,忽而說道:“澹台將軍,多謝你來接我,咱們走吧。”

(12)、盈盈一笑,盡把恩仇了

古城如畫,景色還似當年的淺笑的輕頻,不住地在眼前搖晃,張丹楓禁不住低低地嘆了一聲:“小兄弟,一切都太遲了啊!”

忽聽得一聲嬌笑,張丹楓的耳邊就似聽得雲蕾說道:“誰說太遲?你怎麽不等我啊?”張丹楓回頭一看望,隻見一匹棗紅馬上,騎的正是雲蕾,淺笑盈盈,還是當年模樣。張丹楓如在夢中初醒低聲說道:“小兄弟,你也進城麽?”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