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豐 -南宋至明初道士

張三豐

南宋至明初道士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張三豐(1247或1264),文始派傳人,武當派祖師,傳說生于南宋理宗淳佑七年(1247年)。名君實,字全一 ,(此為一說,另一說法為君寶)別號葆和容忍。元末明初儒者、武當山道士。善書畫,工詩詞。另有一說其為福建邵武人,名子沖,一名元實,三豐其號,1264年出生于今遼寧省黑山縣姜屯鎮土城村.

《明史·方伎傳》載:"張三豐,遼東懿州人,名全一,一名君寶,三豐其號也。"有一說,因其不在意衣著穿戴,衣服鞋子很破爛又號張邋遢。

《清·地方志·岷州志》載:"自稱張安忠第五子,生于元癸酉年(1333年)六月十八日。名君實,字全一,別號葆和容忍。張良之後。"

張三豐為武當派開山祖師,明英宗賜號"通微顯化真人";明憲宗特封號為"韜光尚志真仙";明世宗贈封他為"清虛元妙真君"。張三豐是丹道修煉的集大成者,主張"福自我求,命自我造"。張三豐所創的武學有王屋山邋遢派、三豐自然派、三豐派、三豐正宗自然派、日新派、蓬萊派、檀塔派、隱仙派、武當丹派、猶龍派等至少十七支。

清代大儒朱仕豐評價張三豐說,古今練道者無數,而得天地之造化者,張三豐也。

  • 出生地
    遼東懿州人,也有說福建邵武人
  • 主要作品
    大道論》《玄機直講》《玄要篇》《無根樹》
  • 賜號
    通微顯化天尊
  • 民族族群
  • 所處時代
    南宋末期,元朝,明初
  • 本名
    張三豐
  • 師父
    火龍真人,不見本名,待考
  • 職業
    道士、掌門
  • 武功
    武當內家拳/太極拳
  • 字型大小
    字君寶、全一 三豐
  • 信仰
    道教
  • 別稱
    張君寶
  • 主要成就
    振興武當山道教,創立武當派
  • 去世時間
    1417年
  • 性別
  • 出生時間
    1247年或(1264年),或1070年四月初九日子時

史書記載

張三豐

張三豐,宋代技擊家,全真派道人,武當丹士,被奉為武當派創立者,精拳法,其法主御敵,非遇困危不發,發則必勝。(見《辭源》修訂本1-4,1050頁)徽宗召之,道梗不前。夜夢玄帝授之拳法。厥明以單丁殺賊百餘;遂以絕技名于世。由三峰而後,至明嘉靖時,其法遂傳于四明,而張松溪為最著。據清雍正年間,曹秉仁纂修的《寧波府志》卷三十一張松溪傳載:“張松溪,鄞人,善搏,師孫十三老。其法自言起于宋之張三豐。

二、張三豐,金朝、元(蒙古)朝﹑明朝著名道士,生辰時間跨越金、蒙元和明朝三個朝代(名子沖,字元實(亦作“君寶”),號玄玄子,是武當拳太極拳道教武術的創始人,而以金庸先生為代表的小說家,更是認其為太極拳的創始人,生于宋景定甲子五年本名張子沖,福建邵武人(今福建邵武市和平鎮坎下村)。元季儒者、道士。善書畫,工,中統元年,曾舉茂才異等,任中山博陵令。遊寶雞山中,有三山峰,挺秀倉潤可喜,因號三豐子。亦有因“峰”字和“豐”的簡體字同形而錯稱為“張三豐”。張三豐卒于明天順二年,即公元1458年,其壽為212歲。明英宗賜號“通微顯化真人”;明憲宗特封號為“韜光尚志真仙”;明世宗贈封他為“清虛元妙真君”。

在各種張三豐的傳記或有關他的材料裏,還有全弌、玄玄、三仹、三峰、三豐遯老、通、玄一、君實、居寶、昆陽、保和容忍三豐子、喇闥、邋遢張仙人、蹋仙等諸多名號。 遊寶雞山中,有三山峰,挺秀倉潤可喜,因號三峰子。亦有因“峰”字和“豐”的簡體字同形而錯稱為“張三豐”。據道教界推測,其活動時期約由元延佑(1314~1320)年間到明永樂十五年(1417)。傳說其豐姿魁偉,大耳圓目,須髯如戟。無論寒暑,隻一衲一蓑,一餐能食升鬥,或數日一食,或數月不食,事能前知。遊止無恆。居寶雞金台觀時,曾死而復活,道徒稱其為“陽神出遊”。入明,自稱“大元遺老”。時隱時現,行蹤莫測。洪武二十四年(1391)朝廷覓之不得。永樂年間,成祖遣使屢訪皆不遇。天順三年(1459年)詔封通微顯化真人。 張三豐認為古今僅正邪兩教,所謂釋﹑儒﹑道三教僅為創始人之不同,實則“牟尼﹑孔﹑老皆名曰道”,而“修己利人,其趨一也”,又稱“一陰一陽之謂道,修道者修此陰陽之道也,一陰一陽一性一命而已矣,《中庸》雲:修道之謂教。三教聖人皆本此道以立其教也”。他還認為:“玄學以功德為體,金丹為用,而後可以成仙。”後人編有《張三豐先生全集》。收入《道藏輯要》。

據《古今太極拳譜及源流闡秘》李師融先生的考證,三豐卒年應在明代天順二年,即公元1458年,其壽為212歲。 從諸多的資料分析,確是證實了張三豐的生卒考,確實是享年212歲, 也是非常罕見,歷史上少有的超長壽,所以令人刮目相視。

生平經歷

至正初,張三豐返故裏掃墓,年已過百歲。復入燕京,昔日故交皆已過世。西山得遇邱道人相敘道,乃知邱為早年相遇之高士。別後復至秦蜀,又遊荊楚之吳越,僑寓金陵,傳道沈萬三。後仍入秦,居金台觀。至正十九年,張三豐離別金陵時預知沈萬三有發配邊疆之禍,遂叮囑曰:“東西王氣正旺,今後我們會在西南相會。”至正十九年九月二十日陽神出遊,弟子楊軌山以為羽化,置棺收殮,適陽神回歸。三豐念軌山樸實善良,遂攜其隱去。後二年,元朝數盡,明主未立,張三豐又結庵武當山。時已122歲。居武當搜奇攬勝,見遍山宮觀皆毀于兵火,乃言“此山異日必大興”。遂領道眾將各處宮觀廢墟一一清理,草創廟觀以延香火。時授高足有邱元清、盧秋雲、張振洋、葉陽、張景濤、孫碧雲等,張守清也得與三豐相交,結為道友

張三豐張三豐

洪武十七年至十八年間,朱元璋兩度詔請三豐入京,皆避而不見。洪武二十三年,張三豐離開武當復作雲遊。洪武二十五年,張三豐遁入雲南。這時,沈萬三因得罪朱元璋,遂被治罪全家發配雲南。在雲南恰遇張三豐,正應“日後當于西南會面”之說。張三豐遂沈萬三天元服食丹葯,夫妻得服遂白日飛升。永樂初,朱棣又命侍讀學士胡廣詔訪三豐,豈料胡廣在武當與三豐遇而不識。永樂十年,成祖朱棣調集軍民工匠三十餘萬眾,經十年,建成八宮、二觀、三十六庵堂、七十二岩廟等龐大工程建築。其時三豐混跡于民眾之中,朱棣派人屢訪不遇。據《張三豐外傳》的記載,說在1418年春,永樂帝特意驅車去拜望張三豐,三豐不在,有興而來,掃興而歸。永樂帝勃然大怒,于是命令一個叫胡廣的人去招尋張三豐,如招尋不到,則要處死胡廣。永樂十四年,朱棣怒斥胡廣尋三豐不力,胡廣再訪武當,于武當祈禱,望三豐先生能念其誠苦應詔回京,終見三豐。此時三豐年已167歲。傳說張三豐當時應太上老君邀請參加群仙會,正駕雲頭前往,過武當遂感胡廣之祈禱,于是按落雲頭,降于胡廣面前,對其言:“你且回京見駕,言我即去便是,不必多慮。”胡廣便策馬回京。跨年還得京師,乃知三豐先生早于前在金殿與永樂會得一面。此即為“金殿飛升”之說。此時三豐年已169歲。當時還有一種傳說,說張三豐能飛身入宮、遁身而歸,這些都不足為信。但有一點還是真實的,張三豐曾書字一函,令弟子孫碧雲向永樂帝稟告,告之以具體的長生之道。因為皇帝都非常希望長壽,這也近乎常理。

清雍正初年,有汪夢九先生曾遇三豐真人多示其教。此時三豐應有二百餘歲。清乾隆十一年《南召縣志》卷二中有這樣記載:南召縣太山廟鄉口子河裏有“張三豐故裏石碑”一通,碑後有其草庵遺址。1917年此處立“張三豐初居此地,而道成于天寶觀”石碑一通。(一說遼東懿州人)由于張三豐的神名噪起,明朝皇帝又給他三個賜號。即明英宗賜他為“通微顯化真人”;明憲宗特封為“韜光尚志真仙”;明世宗贈封他為“清虛元妙真君”。史書記載張三豐龜形鶴背,大耳圓目,須髯如戟,寒來暑往僅一納衣,雨雪天氣蓑衣著身。1258年,宗教界爆發了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佛道大辯論。蒙古大汗蒙哥親臨主持,嵩山少林寺長老福裕和全真教高道張志敬分別率隊參加舌戰,結果道教遭到慘敗。從此,道教日漸衰沉。但一個世紀後,張三豐在武當山創立一個新的道派——三豐派,掀起了中國道教發展史上的最後一波,並成為武當武功的創立者。

張三豐論玄談道、使他毅然出家的是丘真人。老年時在終南山傳播秘訣,使他得道的是火龍真人,而後張三豐又師承華山睡仙陳摶老祖。他在《蟄龍吟》最後幾句道:“天將睡法傳圖南,圖南一派儔能繼,邋遢道人張半仙。”他又在《太極煉丹秘訣》中稱陳摶為“希夷老祖”,稱火龍先生為“吾師”,並宣稱,火龍之所以沒有名氣,是因為他輕視浮名,所以連姓名都沒有留下,僅僅給後人遺留一首絕句便離開了人間。其絕句雲:“道號偶同鄭火龍,姓名隱在太虛中。自從度得三豐後,歸到蓬萊弱水東。”後來,崇奉張三豐的清代道士李西月因此而將三豐派歸為以陳摶為代表的隱仙派,並排列其師承統序為:“麻衣傳希夷,希夷傳火龍,火龍傳三豐。”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張三豐確實繼承了陳摶以來道教宗師的三教同一學說和內丹煉養思想。

名字的含義

今日學堂的張校長說:“古代叫三豐的人不止一個,基本上都是道家的人。懂得道家思想的人知道,三代表陽,是乾卦,豐則是三中間被一豎打斷了,乾卦變成了坤卦,代表陰,因此‘三豐’代表乾坤合一、陰陽變化。因此修道的人就喜歡用這個號。”

個人成就

著述

張三豐著述豐富,諸如《大道論》、《玄機直講》、《玄要篇》,被後代收積成集,這就是流傳至今的《張三豐先生全集》。其中不少篇章為後代奉道者所推崇,稱他的《大道論》窮盡性命歸真之道,發微聖賢仙佛之理。不過,張三豐的傑作當稱《無根樹》丹詞。千百年來道家理論玄奧,文字晦澀,不能為社會所廣泛接受,從而阻礙了道教的深入傳播。張三豐採用歌詞的體裁、通俗的文字把玄奧的修真理論化為膾炙人口的曲詞《無根樹》。這篇無根樹共24首,包含了張三豐的全部修真理論和方法。隻要細細領悟他的《無根樹》,就會開啟通玄路,就能步入仙道門,正如他在《自題無根樹詞》中所說的那樣“要知端的通玄路,細玩無根樹下花”。

內家拳

介紹

是道家哲學在養生之道和技擊之法方面的一種實踐體現。有人還具體地指出,內家拳的“十段錦”是張三豐加工改造宋元道士的修煉方法“八段錦”而來的。由于內家拳在明代採取身教口授,我們已無法確知張三豐所創拳法究竟是什麽樣兒了,也就隻好根據清代以來的著作去了解它的基本練法和打法。練法分練步和練手。練步以馬步為主,凡18種步法;練手本為36字,歷代拳家又精簡為殘、推、援、奪、牽、捺、逼、吸、貼、躥、圈、插、拋、托、擦、撒、吞、吐18字,每字有四句口訣解釋其寓意,如“奪”字訣雲“奪字猛如虎,迎風招架中。

回身勢莫奪,分推氣更雄”。張家拳的打法本有一首長長的歌訣,然非習武者難于領會其意,正如內家拳師所自詡的那樣“鐵鞋踏破江湖上,不及張家妙術工”。我們不妨看看它的打法原則。打法著眼于勁、打二字。勁有蓄勁、乘勁之別,打有等打、趕打之分。未打之先,蓄勁為主;已打之後,乘勁為佳。開手之始,等打為優;發手之後,趕打為上。內家拳的精妙之處集中體現在“六路拳”和“十段錦”中。行家們說,六路拳和十段錦多相同處,主在練骨,但作用有所不同,六路使骨骼緊縮,十段則使之開放。六路因攻防中前、後、左、右、上、下6個方位,且每個方位都有一趟拳路而得名,武術著作稱這種拳法極為神妙,“一縮形周身無縫隙,一撒臂通身皆有手”,“拉大架猶如鋪天蓋地,使小式則為仙人變形”。足見其招法之怪異,攻守之神威。張三豐所創內家拳技“內以養生,外以卻惡”。實踐證明,習練這一拳法可以收到增強體質,延年祛病,陶冶性情,磨煉意志的功效,同時也能起到防身抗暴,抵御外敵,振奮民族精神的作用。因而,張三豐創造內家拳有益于人類,是遺澤後世的一份珍貴歷史文化遺產,他將永遠受到後人的仰慕。

創造契機

以下為四種流行說法:

真武神授

《王征南墓志銘》和《寧波府志》載,張三豐北赴汴京途中的一個夜晚,夢見真武神君降臨,向他傳授拳法。次日黎明,張三豐被一群攔路搶劫的強盜圍住,便運用神授拳技打敗了這群強盜。從此,張三豐以拳技聞名于世。

鳥蛇鬥的啓示

在武當山至今流傳著張三豐觀“鳥蛇鬥”的故事,說張三豐在“邋遢崖”看見一隻鳥與一條蛇打架,每當鳥上下飛擊長蛇時,蛇就蜿蜒輕身,搖著閃避,不曾被擊中。相持時久,鳥已精疲力竭,無可奈何地飛走了。長蛇也自由自在地鑽進了草叢。張三豐由鳥蛇鬥得到啓發:以柔可以克剛,以靜可以製動。于是,模仿長蛇的動作創造出了內家拳。

張三豐張三豐

道家修煉

張三豐祖師是道教內丹修煉的集大成者,在修煉過程中,人靜坐久了,就需要起身活動,促進血液迴圈,這就是動功和靜功。而內家拳正是發源于與內家修煉息息相關的導引、吐納之術。

雲遊

張三豐雲遊數十年,足跡遍布江湖,據《道教派別宗譜》,他在嵩山崇福宮住過,學些少林拳腳功夫是可能的。當他精熟少林拳法後發現這些功夫奔騰跳躍,容易為人所乘,就對它加以改造,使其變為以靜製動的新拳法,這也是合乎情理的。張三豐創造內家拳或多或少地與夢中的靈感、動物的啓示和少林拳的先導相關,同道家理論和道教修煉更是緊密相連。內家拳的定名、路數、打法和特征處處都打上了道教的烙印。

張三豐精貫道教經書,史稱他“論三教書,則吐辭滾滾,皆本道德忠孝”。他創立的內家拳技,諸如太極拳、八卦拳、形意拳、五行拳、純陽拳、混元拳、玄武棍等的命名和路數都是從道教經書中演繹引申而來的。內家拳博大精深,派別林立,但都奉張三豐為祖師,拳技也有著共同性的特征,即註重內功,陰陽變化,動作沉穩,姿勢含蓄,勁力渾厚,神意悠然,講求意、氣、力的協調統一;體現在具體的應敵對抗中則是以柔克剛,以靜製動。這些特征無不與道家清靜柔弱、淡泊無為的主張和道教的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的“三寶”修煉相吻合。實際上,學術界和武術界都已看到內家拳是邋遢道人把道教修仙方法,諸如導引、吐納、氣功等融合提煉而成的。

太極拳

張三豐是元明之際的一個著名道士,對推動發展道家理論起了重要作用,對陰陽太極文化也有較深研究,但在正史中,張三豐和太極拳從來沒有一起出現過。據馬明達考證,將張三豐和太極拳聯系起來的說法最早出現于晚清,“當時楊氏太極拳一代宗師楊班侯在京城教練太極拳時,為了給這一拳種有個正統名分,得到主流社會認可,假托太極拳是道家鼻祖張三豐所創,從此這種觀點才傳播開來。

太極拳從清初建立到現在,已經有300多年的歷史。辛亥革命前後,太極拳名家的技擊功夫在北京享有盛譽,並且盛傳有療病、保健、延年作用,在當時北京幾十種著名拳種中很為突出。于是有人就假托仙傳,捏造歷史。

人物觀點

誠然,自唐以來三教合流已是一股強大的潮流,但三教的彼此攻伐卻從未停止過。元朝時有儒士論及三教,說佛是黃金,仙是白玉,儒是糧食,指出金玉雖貴,但有它無多,無它不少,而社會不可一日無糧。這個視佛、道如金玉的比喻背後隱藏著對佛、道的貶斥。張三豐倡三教同一之說,實際上是為道教辯護,替“邪道”開脫。他隻承認有正邪之別,否認有三教之分,所謂三教不過是創始人不同而已。他說,儒、佛、道都講道,它們的社會功用都是“修身利人”,“儒離此道不成儒,佛離此道不成佛,仙離此道不成仙”,儒家“行道濟時”,佛家“悟道覺世”雖然教義偏頗但也有良做,道家“藏道度人”,同孔子一樣,老子所傳的也是“正心修身治國平天下”的理論。儒家修養人道,仙家修煉仙道。張三豐把二者聯系起來,以修人道為煉仙道的基礎,強調無論貴賤賢愚,老衰少壯,隻要素行陰德,仁慈悲憫,忠孝信誠,全于人道,離仙道也就自然不遠了。他巧妙地把道家的內煉思想同儒家的道德學說合在一起,說:“人能修正身心,則真精真神聚其中,大才大德出其中。”

張三豐把儒家倡導的仁義與道家煉丹的鉛汞畫等號,稱“仙家鉛汞即仁義的種子”。在他那裏,陰陽家五行的金木水火土、儒家五德的仁義禮智信和人體五經的肝肺心脾腎是一一對應的。他在《五德篇》中說:“仁屬木也,肝也;義屬金也,肺也;禮屬火也,心也;智屬水也,腎也;信屬土也,脾也。”心有五德,身有五經,天地有五行,皆缺一不可,心無仁者必無養育之念,其肝已絕,而木為之槁枯;無義者必無權宜之思,其肺已絕,而金為之朽鈍;無禮者必無光明之色,真心已絕,而火為之衰熄;無智者必無清澄之意,其腎已絕,而水為之昏涸;無信者必無交孚之情,其脾已絕,而土為之分崩。所以說“德包乎身,身包乎心,身為心用,心以德明,是身即心,是心即身,是五德即五經,德失經失,德成身成,身成經成,而後可以參贊天地之五行”。

以下為舉例:

無根樹,花正幽,貪戀榮華誰肯休。浮生事,苦海舟,蕩來飄去不自由。

無岸無邊難泊系,常在魚龍險處遊。肯回首,是岸頭,莫待風波壞了舟。

丹詞開宗指出人生貪戀榮華富貴,猶如在苦海裏漂泊,時常處在危險之中,規勸世人要超脫名利,及時修煉,“莫待風波壞了舟”。

無根樹,花正微,樹老重新接嫩枝。梅寄柳,桑接梨,傳與修真作樣兒。

自古神仙栽接法,大老原來有葯醫。訪明師,問方兒,下手速修猶太遲。

這詩針對年老體衰者提出,如果老年不自暴自棄,煉好精氣神三寶,以性接命,仍然可以返老還童。

無根樹,花正青,花酒神仙古到今。煙花寨,酒肉林,不斷葷腥不犯淫。

犯淫喪失長生寶,酒肉穿腸道在心。開啟門,說與君,無花無酒道不成。

後代對這首詞的理解很不一致。一些人抓住末句“無花無酒道不成”,說張三豐為酒色神仙;而張三豐的崇拜者則把“花酒”解釋為人身元氣,並非實指煙花酒肉。其中“不斷葷腥不犯淫”和“犯淫喪失長生寶,酒肉穿腸道在心”倒似主張戒淫不戒酒。

無根樹,花正孤,借問陰陽得類無?雄雞卵,難搶雛,背了陰陽造化爐。

女子無夫為怨女,男子無妻為曠夫。嘆迷途,太模糊,靜坐孤修氣轉枯。

張三豐以雌雄、夫妻的淺顯道理說明陰陽相搶的深奧理論,從而指出不能孤修性或命,而必須性(心理)命(生理)雙修。

無根樹,花正圓,結果收成滋味全。如朱橘,似彈丸,護守提防莫放閒。

學些草木收頭法,復命歸根還本原。選靈地,結道庵,會合先天了大還。

描繪還丹的景象,點明隻要毫不懈怠地修煉,即可把精氣神融合在一起,結成貌似朱橘、彈丸的純陽之物,就能返璞歸真了。無根樹,花正雙,龍虎登壇戰一場。鉛投汞,配陰陽,法象玄珠無價償。此是家園真種子,返老還童壽命長。上天堂,極樂方,免得輪回見閻王。此言陰陽相配、三寶合煉之法。如果性情持聚,精神凝結,陰陽相配,一氣混合,就完全可以達到返老還童、延年益壽的修煉目的。

無根樹,花正奇,月裏栽培片晌時。摯雲手,步雲梯,採取先天第一枝。

飲酒戴花神氣爽,笑煞仙翁醉似泥。托心知,謹護持,惟恐爐中火候飛。

這一首則主張採取口訣在乎性定情忘,回光返照,進而真氣自生,漸入佳境,就好像戴仙花、飲仙酒,其樂無窮。但是,得葯入爐又需要便宜溫養,神明默運,謹守護持,一意不散,否則就會火候差失,爐毀丹飛。張三豐在內丹修持的各個環節,諸如戒欲、採葯、煉葯等各有一首詞加以闡述。就其內容而言,可以說沒有超乎前人的獨到之處。但是,他卻突破了長期以來道學文字艱深玄奧的規束,把魏伯陽《參同契》、陳轉無極圖》、張伯端《悟真篇》的煉形、保精、調神、運氣、歸真還原等修真理論以通俗易懂的歌詞形式表現出來,這便是張三豐在促進道教思想傳播方面的貢獻。後世道眾因此對他的《無根樹》推崇備至,說它“吐老庄之秘密,續鍾呂之心傳”,不少道教宗師不厭無根樹其煩地對《無根樹》進行注解闡發,其中以清代龍門派傳人劉一明和內丹西派始祖李西月的注解最為詳實和精到。對張三豐本人道教也極為崇拜。明清時出現的道教派別幾乎都同張三豐有聯系,寶雞三豐派、武當三豐派、王屋山三豐派、三豐自然派、三豐蓬萊派、三豐日新派等相繼出現。據統計,清末時奉張三豐為祖師的道派就達17個之多。其中不乏影響較大的派別,如道光年間李西月自稱遇張三豐親授秘訣,講道納徒,活躍于四川樂山一帶,創立了當時最大的道派之一。

人物關系

師父:正史:火龍真人;金庸小說中:覺遠

弟子:宋遠橋俞蓮舟俞岱岩張松溪張翠山,殷利亨[即殷梨亭],莫聲谷

徒孫:宋青書張無忌

上李玄宗(道號"鐵蟾子")、王道宗(道號"金蟾子")、張清修、李靜修、邱元靖等人。由王道宗傳陳洲同,以下與內家拳源流交叉(見《王征南墓志名》),至王征南斷代,後為王宗岳、甘鳳池、張鳳儀、喬三秀等人。

征南以上,太極拳與內家拳是一體的,而征南以後則從內家拳裏分離出來,逐漸演變為一個獨立的拳種。傳至清朝康熙、乾隆間,是太極拳的中興時期,出現了一大批太極拳家。王宗岳一支,由弟子蔣發廣為傳播,在河南溫州一帶興起,清代稱之為"河南派"或"溫州蔣派";甘鳳池、張鳳儀等人將太極拳傳播于江南部分地區,清代稱為"江南派",也稱"武當嫡傳金蟾派太極功",釣蟾功是該派的絕技。清朝光緒年間,一百零八歲的甘淡然,字霈霖,為甘鳳池之曾孫,將"金蟾派"完整地傳給了李瑞東先生,並且沿襲到今天。

倚天屠龍記》中張三豐的七個徒弟從大到小順序分別是:宋遠橋俞蓮舟俞岱岩張松溪張翠山殷梨亭莫聲谷。張三豐有七個比較有名的徒弟,從宋遠橋到莫聲谷,都是張三豐所起。隻是六俠殷梨亭原型為殷利亨,金庸認為這個名字“與其餘六人意境不合,故取其型近字改成梨亭”。故事情節都是虛構的,而且這七人都是有道之士,以休養生息,參悟道法為主,就連太極拳也不是真正用來打架的。

說太極拳不是打架的,也是沒真正練過武術的。張三豐的武術確有流傳,而且聲名素著。其弟子張松溪創松溪內家拳一系。松溪內家拳明朝盛行于浙江寧波四明山一帶,時有技擊家張松溪為最著,故亦有以名立派,稱之為松溪內家拳者。又有南太極之稱。秘傳于寧波鄞縣、溫州一帶,有《寧波府志·張松溪傳》為證。該系弟子聞名于世者有王征南,乃明末著名武術家、劍術家,武當真武松溪派傳人,與黃宗羲為明朝近代文武代表,有文有黃宗羲,武有王征南之說!王征南弟子黃百家即黃宗羲之子,著有《內家拳法》和《王征南先生傳》等著作。

傳說故事

張三豐歸隱武當,人稱隱仙。他最恨某些道士,修了幾年道,學得了一丁半點秘術,便借此去巴結權貴,換取榮華富貴。偏偏明朝中期的幾個皇帝都崇信道教。比如嘉靖皇帝,二十年不早朝,幾乎天天在宮中做醮事,給仙上章奏。章奏用的文書有專門格式,稱為“青詞”。嚴嵩等人青詞寫得好,深得皇上寵愛,高居相位,人稱“青詞宰相”。至于得寵的道士,有的竟然被封為三公。因此,社會上一班阿諛奉承之徒,紛紛混進道士、方士隊伍,想走終南捷徑,撈取榮華富貴。張三豐對此十分憤慨,常常施術戲弄懲罰這群道門敗類。後人蒐集這類故事共有七個,稱做“七戲方士”。這裏隻講其中的兩個。

郭成顯,原是個無賴。學過一種稱為五雷法的道術,能役使五方雷霆,斬妖捉怪,呼風喚雨,據說開始時頗有靈驗,因此想入京師借術圖個進身之階。張三豐在途中候著他來,自稱“賽天師”一見面就對郭說:“你身上藏著五雷正法的秘訣吧?”郭一聽,知道他未卜先知,定是神人,不敢隱瞞,連聲稱“是”。賽天師說:“我還有‘六雷法’要賜給你,隻要依法施行,能夠召來天仙,化為美女,跨上鸞鳳,遊戲人間。近來李孜省權傾中外,你挾著這法術去投靠他,那顯赫高官馬上可以獲得。”郭一聽大喜,急忙叩頭請他傳法,事訖又叩頭辭謝。郭到了京師,先向李孜省演五雷法,孜省也信此術,引為同道。郭趁機得意地笑著自誇:“還不止這些哩,我還有六雷法,傳授此法 的人說,用它能召來天上美貌的仙女。”李一聽便催著郭成顯快快演法。郭卻趁機搭起架子來,先讓搭起法壇,周圍布置,務求全套精致行頭,掛紅燈,圍翠幔。一切布置就緒,方擇日登壇演法。李家的侍妾和下屬,紛紛或遠或近地趕來觀看。且說郭成顯在壇上作起法來,果然有四五位仙女跨騎赤色虯龍降在壇上。其中兩位尤其美貌,清囀歌喉,唱起曲來。音節清脆,歌聲如怨如慕,似諷似嘲,孜省手下的門客術士都聽得呆了。忽然雷雨當空,風刮黃沙,滿壇燈火一時吹滅,似乎狐精鼠怪趁機都跑了出來。一陣工夫,這一切又都消失,天際隻有纖淡的雲片,彎彎的月亮掛在檐頭。隱約聽到有呻吟聲從法壇深處傳來,點起燈燭一照,卻見有四五個李家的侍妾,赤身裸體各跨著個傻大漢——都是李孜省搜羅來的術士——僵在那兒,家奴過去強扶他們進去。再看郭成顯,還站在法壇上,滿口糊塗話,正得意揚揚在作法呢。李孜省又羞又怒,提劍上去將郭斬為兩段,拋屍在後花園池塘中,並嚴令家人不得外傳。但這般醜事,哪有瞞得住的,第二天就傳遍大街小巷了。

道士鄧常恩,僥幸做到太常卿這一高官,他為人極為陰險狠毒,曾經暗害一人致死。那人陰魂不散,化為厲鬼,常在鄧府作怪。鄧在做道士時,就聽說太行山西有位馬仙翁,能用神箭射鬼,人們去求他,真是萬試萬靈。于是派徒弟陳歪兒去求馬仙翁的箭術。陳歪兒奉命上路,行至中途,碰見個道人,神態軒昂,手執長弓,腰插七箭(長弓寓“張”,七箭,寓“三豐”二字筆畫七劃),自稱能射鬼,百發百中。陳對他半信半疑,因是同路,且跟著同行。晚上,在一座破廟中過夜。這兒林深月黑,篁竹古木中傳來啾啾鬼叫,陳歪兒十分驚怕,道人卻說:“不用怕,你正好可以看我的神箭。”便在窗隙中一箭射出去,隻聽到那鬼哀號著逃去,陳這下大為欽服。次日早晨,叩頭懇請道人傳他法術。道人倒也慷慨,立即傳給他神箭之術。陳歪兒回來見師父,謊說:“馬仙翁外出,尋找不到。幸而托師父的福,在路上遇見神仙傳了箭術。”常恩聽後大喜。這天夜間月色朦朦,府中花園鬼聲又起,急忙讓陳顯一顯他的神技。常恩自己則轉過回廊,在對面樓上監視。陳戒備不懈,忽然見一鬼飛入對面樓上,陳便挽起強弓,一箭射去。箭聲響處,隻聽大叫一聲,有什麽東西應弦而倒。忙點起燭火照看,卻是鄧常恩,幸而箭未中要害,隻射傷了左臂。回頭再找陳歪兒,早已逃之夭夭了。

道學宗師張三豐與嶗山道教

豐龜背鶴形,儀表神異。而他雲遊的去處也多是具有悠久仙道傳統的名山大川。據其所著《雲水集》中《東遊》一詩所述:“此身長放水雲間,齊魯遨遊興自閒。欲訪方壺圓僑客,神仙萬古住三山。”在東遊齊魯仙境的過程中,素為海上仙山的嶗山自然成為張三豐尋訪的一個重要目標。

77年,張三豐第一次來到嶗山。他在明霞洞後山的洞中修行了十多年,之後便開始西行和南遊繼續尋師。他浪跡天涯,歷盡艱辛,為的就是能遇到真正的道門明師給他以指點。尤其在宋元以來道教內丹學興盛的趨勢下,得承內丹養生的秘訣大道更是當時張三豐所尤為冀望的。終于工夫不負有心人,1314年張三豐六十七歲時在全真道祖庭所在地——陝西終南山,得拜“希夷高弟子”火龍真人為師,蒙其授修真要道。終南學道四載後,三豐復奉師命出山隱世修行。在這期間,他精研勤修內丹養生之學及武學技擊之法,並能將此兩門絕學融會貫通,自成體系,從而使其道家內外雙修功夫達到出神入化的高超境界。特別是他在武當山面壁九年,開創了丹武合一的嶄新的道教派別,為中國道教史和武學史寫下了光耀千古的篇章。

透著一身的仙風道骨,已經成為一代宗師的張三豐于1334年第二次來到嶗山。他先後在太清宮前的驅虎庵、玄武峰下的明霞洞等處修行多年。在這段時間中,他的道學修為更加超俗,甚至可以達到“散則為氣,聚則成形”的境界。而這時的張三豐也開始留心著述,今天我們看到的《張三豐先生全集》中不少論著都是在嶗山的庵、洞中完成的。以《玄機直講》、《道言淺近說》、《玄要篇》、《無根樹詞》等為代表的一系列道學著作對後來的道教文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永樂二年(1404年),張三豐第三次回到嶗山。初時住在山民蘇現家中,後入深山埋名隱居。這一時期張三豐通過移栽花木對嶗山道教宮觀的園林建築作出了巨大貢獻。尤其是他移植了“耐冬”山茶。據明代崇禎年間御史黃宗昌編撰的《嶗山志》記載:“永樂年間張三豐者,嘗自青州雲門來于嶗山下居之。邑中初無奈冬花,三豐自海島攜出一本,植于庭前,雖隆冬嚴雪,葉色愈翠。正月即花,蕃艷可愛,齡近二百年,柯幹大小如初。”這株植于太清宮三官殿的耐冬山茶,至今猶存。它高近7米,合圍近1.8米,專家估算樹齡約600餘年,與史志記載張三豐于明永樂年間(1403~1424年)所植,在時間上完全吻合。國內植物學界的學者對這株山茶樹有很高的評價,認為即使在四季如春的山茶之鄉雲南,像這樣的樹齡和長勢也是非常罕見的,更不要說在冬季冰封千裏的北方了。可以想見,內丹養生功深的張三豐真人當年植下這傲寒長生的“耐冬”山茶,很大程度上正是象征了道教哲學及修煉中所主張的“我命在我,不屬天地”以及“道在養生”、“仙道貴生”的深刻思想。而此山茶怒放之時,又似落了一層厚厚的紅色的雪,其美景又給文人墨客以靈感。

清代大文學家蒲松齡在嶗山居住時即受此山茶花樹之啓發,寫下了《聊齋志異》中的名篇《香玉》。文章中身著紅衣,令人見而忘俗的花神“絳雪”,其實就是蒲老先生對張三豐手植的這株山茶花樹所進行的藝術塑造。而隨著《聊齋志異》成為世界文學名著,嶗山山茶的知名度也越來越高。今天,嶗山及青島各處都有“耐冬”山茶,實在是張三豐真人的一大功勞。而自張三豐以後,嶗山各道教宮觀也開始大興栽植名貴花卉之風:太清宮除山茶外陸續從南方引栽了桂花、梅花、燈台花、銀薇、小葉黃楊等;上清宮則引植牡丹、玉蘭、紫薇、芍葯等;其他玉清宮、華樓宮、明霞洞等亦均各有名花引植入院。所以,張三豐當年在嶗山移栽樹木花卉,為中國道教宮觀園林增添了意韻深遠的哲學底蘊和美學內涵,對明朝以後的道教建築文化產生了相當重要的影響。

當時全國各地較著名的道教宮觀,都非常重視具有象征意義的花卉樹木的栽培,而且不同派系的道觀長期栽種象征本派特色的花卉。例如全真道華山派的道觀中多栽植紫薇以象征門派,這是為了紀念五代時華山道教中傑出的養生和數術大師——陳摶老祖。據傳他著有奇書《紫薇鬥數》,乃是與奇門、六壬相比肩的數術絕學。這種以花卉象征道派傳統的方式,其實也正符合了道家所提倡的“道法自然”思想。

當然,作為以養生武學揚名天下的道教宗師,張三豐三住嶗山更大的貢獻還在于他將所創的道法在嶗山發揚光大。前面已經提到,張三豐出家入道的因緣乃是由于幼年的眼疾。其雙眼得雲庵道長的妙手治療痊愈,而張三豐自此亦深得道教醫學真傳,精通醫理。在他第三次返嶗山後,便將道教醫學和內丹養生結合起來研究,再加上他馳名天下的道家武學功夫,一並傳授給嶗山道士。這樣,直接和間接地培養出了一批發展嶗山道教、光大全真門派的中堅力量。

故裏爭議

邵武說

全國各地有許多記載說張三豐是沙陀人、寶雞人、義州人、遼陽人、遼東人、閩縣人、羊城人、天目人、平陽人、黃平人、金陵人等,但就是無法知道其出生地,也無法找到其宗譜,隻是在志書上簡單的寫幾個字。 而在邵武,有大量史料、遺跡證明太極宗師張三豐出生地以及故居在邵武,張三豐是不是邵武人,在邵武可以找到這三大證據:

(1)史料

明朝嘉靖年間編的《邵武府志》,清朝鹹豐年間編的《邵武縣志》,有關張三豐的記載,共有八處之多。在志書記載方面:《邵武府志》,的舊志,認為張三豐生于宋、封于元,仕于明;而新志上認為生于唐,仕于宋,顯跡于歷代,是千年不死的神仙。在《邵武府志》和《邵武縣志》仙釋卷上,有張三豐傳。“張子沖,號三豐,俗名張邋遢,邵武坎下人。家貧,負薪養母,性好道,常自言曰,一心無掛礙,願見呂先生(即北宋的八仙之一呂洞賓)。一曰,樵採未歸,有道人至其家,以飢告。其妻方炊秫(糯米)釀酒,令食少許,道人盡食之,妻恚甚。道人命汲水滿缸,投餘粒其中而蓋之,拂袖去。傾之,子沖歸,妻以告視缸中,則酒且熟,心知其為純陽(呂洞賓字)也。追而遇諸山澗小橋邊,凡兩與之期,而後得度。張母卒,殯于北勝寺,遂棄妻子葺翠雲庵居焉。蹤跡無常,遠近竟傳其異,縣令以為妖,械至京師,及開檻車則不見矣。三豐異跡甚多,所不知所終”。

在福建省省志《閩書》的仙釋卷中(636頁),一樣有記述呂洞賓超度張三豐成仙的記載。張三豐在家中見到米成酒後,發現是呂純陽所為,便追到山澗小橋邊,張三豐要求呂純陽馬上超度他成仙,而呂純陽卻要求張還要兩度相遇,才能超度張成仙。沖懇度道,道答無緣,期于中秋,如建陽龍遊橋中相遇,三人共一目為記。沖依期,見二瞽者搭少一目人,肩已過橋,道責,遲,復期。又明年,沖復局往,偶橋中相遇,道乃曰:“汝母今日死矣,無棺”遂于掌中畫一屋,令子沖視,似何所?沖答似北勝寺(在邵武坎下),道曰“我寄棺在彼西廊,汝取斂母”。沖過掌到家,僧俗不知,其中沖棄妻兒寄跡北勝寺,並建翠雲庵居,址無定處”。從《邵武府志》、《福建省志》中,都明確記載在北宋時,張三豐遇到呂洞賓,張母去世,殯于邵武坎頭北勝寺等事。

邵武市和平鎮坎下村坑池裏《張家族譜》,邵武市金坑鄉大常村《張家族譜》,有張三豐的出生年月,朝廷封賜,及其子孫的記載。族譜中還記戴,在元朝的至正五年,被朝廷賜封為三豐仙神,並修建宗族祠堂,祀張三豐神位。在明朝嘉靖年間之前,家族是不能隨便修祠堂的,因為祠堂要有朝廷的封賜,才可以修建,亂修祠堂要被治重罪的。張家祠堂還完好的保留下來。在張家的祖訓中,還有“耕讀為本,莫學神遊”。這段祖訓,就是針對張三豐講的,講張三豐年輕時,不是走耕讀為本的仕途經濟之路,而是學做神仙,遊手好閒。張家人對張三豐被賜封為神仙,並不高興。他們認為學做神仙,是誤人子弟。對張三豐並不宣揚,認為祖上有張三豐,也不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要當大官,做大富翁,才是光宗耀祖的事。

(2)遺跡

明朝在和平鎮條石材通往翠雲庵的路上,刻了一方摩崖石刻,記載在宋朝紹興四年,張子沖等人,在山上念佛的有關經過。

在和平的留仙峰上,有一方明代的石碑,碑文中有記載張三豐,在留仙峰閉關修煉的文字,這方石碑被砌在留仙峰上的一間石屋中央。

在張厝鄉洋半天村還有三豐觀(也叫靈濟宮),有元朝至正年間把一塊石頭刻上御印,認為是朝廷給張三豐的印。

在張三豐的遺跡方面,被破壞的有升仙橋、仙婆墓,北勝寺等。

(3)央視《走遍中國》報道

2009年,央視《走遍中國》欄目組在邵武拍攝了專題片《福地仙蹤》,節目講述了太極宗師張三豐在邵武的點點滴滴,並于2009年9月27日在央視一套、四套面向世界播出,對邵武旅遊起到了非常大的宣傳作用,更增加了張三豐是邵武人這一說法的信服力。

但李師融研究福建省《邵武府志》、明代宣德六年(1431年)道士任自垣編寫的《大岳太和山志》中的《張三豐傳》等古籍後認為,邵武的張子沖不是太極拳祖師張三豐。隻不過二人年齡相近,同是修道之士。後人不知真正張三豐之事跡,容易產生附會。《邵武府志》所記載的“張三豐”(張子沖)創造太極拳,是民國時代重修府志才補上去的。因為,在楊祿禪普及太極拳之前,太極拳是封閉式的傳播,鮮為人知。明清兩代,在福建省還沒有太極拳。古代的《邵武府志》是不會記載“張三豐創造太極拳”的。隻有到了民國年間,太極拳已經普及,人盡皆知,民國的重修本才有記載。

黑山縣說

據明史記載:一代道教大師、武當宗師張三豐,是遼東懿州梁魚務人,即今錦州市黑山姜屯鎮土城子村。

金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姜屯土城子村設望平縣,清時設梁漁務專事當地稅賦。這裏城前千畝蓮花湖自然生長數萬株蓮花,波光粼粼、魚草豐盛、野鶴閒遊,一派江南水鄉景色,宛若仙境。張三豐祖父裕賢公學精星算,測天下王氣將從此起,遷至懿州時途經這擇此村落腳。元定宗三年(1248年)張三豐出生。

距黑山縣城東部約20公裏的姜屯鎮是中國全真派道教創始人張三豐的出生地,張三豐祠就坐落在風景秀麗的蓮花湖畔。

1983年4月11日,遼西區域文化研究會秘書長李樹基在《錦州日報》刊登了《張三豐其人》的文章,文中提到,張三豐先生自稱“某乃懿州糧漁務人氏”。據歷史學家呂振羽先生考證:遼東懿州,即今阜新蒙古族自治縣塔營子鄉,轄今彰武、阜新、新民、黑山等地。金大定29年(1189年)曾設望平縣于糧漁務(今黑山縣姜屯鎮土城子村附近)。其後遼西區域文化研究會專家們在黑山召開了研討會,進一步確認了張三豐于元定宗三年(1248年)四月初九生于糧漁務這一史實。

姜屯土城子東南有千畝蓮花湖,每當蓮花開放時節,遊人如織,賞荷品藕,成為黑山一處著名景觀。為進一步開發名人資源,促進當時旅遊事業的發展,2000年4月,在當時的縣長于曉軍的建議下,在蓮花湖旁修建了“張三豐祠”。

申遺爭議

2014年8月,文化部公示了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項目名錄,福建邵武申請的“張三豐太極拳”名列其中。此舉引發陳氏太極拳有關人士的質疑。陳氏太極拳傳人對張三豐太極拳進入國家級非遺推薦名單的抗告,主要包括張三豐並非福建邵武人,也非武術界人士,和太極拳毫無實際關聯,無法斷定其是否為真實存在的歷史人物等。

文化部非遺司就相關爭議回應稱,正在進行反饋意見的整理,並對部分項目包括張三豐太極拳,向有關專家學者進行咨詢。非遺司稱,社會反饋的意見和文化部咨詢的結果將提供給專家委員會復議時參考,以決定是否將相關項目向國務院推薦公布。

文化部非遺司相關負責人介紹,將擬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公示的目的就是要接受公眾監督,接收各方意見。

專家意見

前文化部部長孫家正曾表示,當前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面臨嚴峻的情勢,主要是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生存的文化生態環境急劇改變,資源流失狀況嚴重,後繼乏人,一些傳統技藝面臨滅絕。而韓國、日本在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方面則走在了前面,除了高度重視之外,還在于其能將有限資源用在刀刃上,花在關鍵處。由于我們文化遺產眾多,保護的狀況也有輕重緩急,如何利用有效的資源,做到“應保盡保”,關鍵要在保護對象上嚴格把關,避免資源的浪費。如果真遺產沒有得到保護,而“神仙申遺”得到了放縱和保護,無疑是對申請嚴肅性的諷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