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裏茨·埃裏希·馮·曼施泰因

弗裏茨·埃裏希·馮·曼施泰因

埃裏希·馮·曼施坦因(德語:Erich von Manstein,1887年11月24日-1973年6月10日),是一名終身從軍的職業軍人,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脫穎而出,成為納粹德國德意志國防軍中最負盛名的指揮官之一。盡管他從未成為納粹黨的一員,他卻被授予了陸軍元帥的軍銜。盡管他從不質疑希特勒對于德國軍隊的絕對指揮權,但是卻以敢于在許多問題上當眾反駁希特勒而聞名。在通常情況下這將導致丟官罷職,但曼施坦因卻可以在希特勒面前用事實證明自己。最終,因為和希特勒在戰略上的分歧導致了他在1944年3月被解職。戰後,他被英國軍事法庭于1949年以戰爭罪判處18年監禁,但是4年後他就因為健康原因被釋放了。隨後他成為了西德政府的高級顧問,並成為其名譽參謀長。

著有戰爭回憶錄《失去的勝利》、《士兵的一生:1887-1939》。曼施坦因與隆美爾和古德裏安,並稱為二戰期間納粹德國的"帝國之鷹"。

  • 中文名稱
    弗裏茨·埃裏希·馮·曼施坦因
  • 外文名稱
    Fritz Erich von Manstein
  • 出生地
    柏林
  • 畢業院校
  • 職    務
    南方集團軍群司令
  • 綽    號
    閃電伯爵、閃擊利劍、帝國之鷹
  • 逝世日期
    1973年6月11日
  • 民    族
    日耳曼
  • 國    籍
    德國
  • 血    型
    O型
  • 代表作品
    《失去的勝利》、《士兵的一生:1887-1939》
  • 星    座
    射手座
  • 軍    銜
    陸軍元帥
  • 主要成就
    "突擊炮"發起人
    製定"曼施坦因計畫"、策劃"反手一擊行動"
    橡葉騎士帶寶劍鐵十字勛章、克裏木盾形徽章
  • 職    業
    軍事家戰略家、戰術家
  • 出生日期
    1887年11月24日
  • 別    名
    弗裏茨·埃裏希·馮·萊溫斯基

人物生平

生平年表

“貴族的出身,標志的五官, 不穿軍裝時,儼然是一位大學教授”,這就是二次世界大戰中德國三大名將之戰略之王——弗裏茨·埃裏希·馮·曼斯坦因(Fritz Erich von Manstein),一位被認為是德國國防軍軍中“最優秀”的將領。曼施坦因具有極高的戰略天賦。

弗裏茨·埃裏希·馮·曼施泰因

1887年11月24日,出生于東普魯士的柏林。

1906年,擔任近衛軍步兵第三團見習軍官。

1907年,晉升為少尉。

1913年,在柏林軍事學院學習。

1914年,晉升為中尉。同年,回到近衛步兵第三團,不久擔任近衛第二後備團的副官。

1914年-1918年,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

1915年,晉升為上尉。

1918年,擔任德國一個致力于重新組建軍隊的委員會中的參謀。

1920年,擔任連指揮官。

1927年,晉升為少校軍銜。

1929年,在德國國防部參謀本部第一廳工作。

1932年,晉升為中校。

1933年,晉升為上校。

1935年,轉到德國陸軍總參謀部工作。

1936年,晉升為少將,出任德國陸軍參謀總部第一軍需部長,不久又升任德國陸軍總部首席副參謀總長。

1938年,擔任李格尼茲的第十八步兵師的主管。

1939年,晉升為中將。同年,擔任倫斯特將軍指揮的德軍南方集團軍群參謀長,參加波蘭戰役。

1940年,出任德軍第三十八軍軍長,製定德軍入侵法國的計畫。

1941年6月,擔任德軍第五十六裝甲軍軍長入侵蘇聯。

1942年7月,攻佔塞瓦斯托波爾要塞群,並于攻陷要塞群後于戰場上被通知晉升為國防軍陸軍元帥。

1942年8月,指揮進攻列寧格勒。

1942年11月,擔任德軍頓河集團軍群司令,指揮營救被圍在斯大林格勒的第6集團軍。

1943年2-3月,指揮德軍南方集團軍群發動哈爾科夫反擊;7月,參加了庫爾斯克戰役。

1944年3月,被希特勒解職。

1945年5月,被英軍逮捕。

1973年6月11日,死于西德巴伐利亞州。

個人簡歷

曼施坦因出生于柏林,剛出生時,全名叫做弗裏茨·埃裏希·馮·萊文斯基。是普魯士貴族、炮兵上將、愛德華·馮·李文斯基(1829-1906),和海倫·馮·希普林(1847-1910)的第十個孩子。赫德韋格·馮·希普林,埃裏希的母親海倫的小妹妹,和步兵上將喬治·馮·曼施坦因(1844-1913)結婚。這對夫婦很不幸沒有子嗣,所以孩子還沒有出生前就決定過繼給他的姨父。埃裏希剛出世,李文斯基就就給老曼施坦因發了電報:“你今天得到了一個健康的孩子。母子平安。

弗裏茨·埃裏希·馮·曼施泰因弗裏茨·埃裏希·馮·曼施泰因

埃裏希·馮·曼施坦因不僅僅其父是普魯士將軍,他的兩個阿公也是普魯士將軍(其中一個在1870/71年的普法戰爭中率領一個軍),他的舅舅也是將軍;大名鼎鼎的陸軍元帥兼德國總統、保羅·馮·興登堡也是他的伯父[5]。他命中註定要以軍人為職業。曼施坦因在斯特拉斯堡接受中學教育(1894-1899),這裏在1870/71年的戰爭後就成為了德意志帝國的一部分。然後他在位于普倫和格羅斯利希費爾德的少年候補軍官團度過了6年時光(1900–1906)。1906年3月曼施坦因作為一名見習軍官參加了近衛軍步兵第3團(Garde zu Fuß)。1907年1月晉升為少尉。1913年10月他進入柏林軍事學院學習(也叫戰爭學院或戰爭大學)。

1914年曼施坦因畢業于軍事學院。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他擔任第2近衛預備團中尉副官。戰爭時期先後在比利時、東普魯士和波蘭作戰。擔任過副官、參謀、騎兵師作戰科長和步兵師作戰科長,獲得一級鐵十字勛章和霍亨索倫王室勛章。

曼施坦因戰後繼續留在軍隊,在1920年代,他參與了建立德國國防軍的進程,《凡爾賽條約》限定魏瑪共和國隻能擁有最多10萬人的軍隊。1920年他被提升為連長,1922年提升為營長。1927年晉升為少校,並且在參謀本部工作,並出訪國外了解軍事情況。直到1933年納粹黨篡奪權力,結束了魏瑪時期,開始擴充軍隊,破壞《凡爾賽條約》。

1935年任陸軍總參謀部作戰部長。1938年因上層人事變動被貶為18師師長。次年參加動員,任南方集團軍群參謀長,翌年參加對波蘭的入侵。

1941年9月任第11集團軍司令,在克裏木作戰。1942年8月任列寧格勒地區德軍總指揮,奉命攻佔列寧格勒未果。殲滅蘇一集團軍。

1942年11月任“頓河”集團軍群司令,嘗試解救被合圍于斯大林格勒的第6集團軍,未能得逞。

1943年2月任“南方”集團軍群司令,在庫爾斯克會戰中失敗。 1944年3月被解除職務。主張在作戰中集中使用坦克摩托化部隊、配合空軍實施速戰速決的閃擊戰。

1949年被英國軍事法庭判處18年監禁。1953年獲釋。

戰後被聘為阿登納政府組建聯邦國防軍顧問。

1973年6月病逝,終年86歲。

著有回憶錄《失去的勝利》(1955)。

晚年時期

1944年3月,因希特勒無法接受他忠懇的直言相諫,他被免去軍職,為了表彰他的戰功,又賜給他橡葉帶劍騎士鐵十字勛章,但希特勒再沒有起用他。1949年8月,曼施坦因作為戰犯被審判,被判18年監禁。1952年由于健康原因而提前獲釋。獲釋後,他出版了他的回憶錄《失去的勝利》、《一個士兵的經歷:從1887-1939》。1956年,他成為了聯邦德國國防軍一個組織的顧問,同戰時的西方敵國站在一起共同對付蘇聯對西歐的威脅。1973年6月10日,86歲的曼施坦因在巴伐利亞州去世。英國軍事史學家利德爾.哈特是這樣評價他的:“曼施坦因元帥已經被證明他是陸軍中作戰指揮能力最強的指揮官,他們都希望他能出任陸軍總司令

戰爭生平

曼施坦因于1906年開始其軍事生涯,先是擔任近衛軍步兵第3團見習軍官,一年後,晉升少尉。

1913年,曼施坦因被選送到柏林軍事學院學習。1914年,升為中尉。同年,曼施坦因又回到近衛步兵第3團,不久後擔任近衛第2後備團的副官。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曼施坦因在西線和俄國前線參戰,並負過傷,此後被送至集團軍參謀部任參謀,參加了德軍對波蘭北部的進攻。然後又回到西線,先後擔任騎兵作戰科長和步兵師作戰科長。1915年,曼施坦因晉升上尉。

1918年戰爭結束後,曼施坦因參與重建軍隊,並曾擔任連指揮官。1927年,曼施坦因晉升少校。由于訪問過一些歐洲國家的裝甲部隊,曼施坦因得到了很多經驗和信息。1932年,曼施坦因晉升中校,次年晉升上校。1935年,曼施坦因進入德國陸軍總參謀部。1936年10月,他被晉升為少將,出任德國陸軍參謀總部第一軍需部長,隨後升任德國陸軍總部首席副參謀總長,開始接觸德國陸軍的高層決策機構。

1938年4月,曼施坦因擔任李格尼茲的第18步兵師的主官。1939年4月,曼施坦因晉升中將。

1939年,曼施坦因開始擔任倫德施坦特將軍指揮的德軍南方集團軍群參謀長,準備入侵波蘭。1939年9月,德軍突襲波蘭。在曼施坦因的策劃下,德軍南方集團軍群連續圍殲波軍主力,很快包圍波蘭首都華沙。9月28日,波軍投降。

波蘭戰役後,曼施坦因多次修改製定了著名的“曼施坦因計畫”,準備入侵法國。該計畫充分展示了閃電戰的思想和其創造力。按照他的想法,德軍將集中使用裝甲部隊穿越阿登森林,突破色當,迅速佔領馬斯河的橋頭堡,並向東進攻,繞過馬其諾防線,將法軍切斷在北部。希特勒採納了這個計畫。

1940年2月1日,曼施坦因出任德軍第38軍軍長。法國戰役中德軍裝甲洪流滾滾席卷而下,英法聯軍全線崩潰,英軍從敦克爾克狼狽撤回英國,法國很快淪陷。曼施坦因因此獲得騎士勛章。

1941年2月,曼施坦因出任第56裝甲軍軍長。1941年6月,蘇德戰爭爆發,曼施坦因指揮的第56軍在5天裏推進320公裏,幾乎沖進了列寧格勒。9月,曼施坦因成為南線德軍第11集團軍司令。他的集團軍成功進入克裏米亞,俘虜43萬蘇軍。1941年底,曼施坦因頂住了蘇軍的冬季反擊,並繼續向南推進。

1942年7月1日,曼施坦因的部隊佔領了塞瓦斯托波爾要塞,同日,曼施坦因被晉升為德軍戰場元帥。隨後,第11集團軍被轉到北線,加入北方集團軍群。8月,曼施坦因負責指揮進攻列寧格勒。11月,曼施坦因出任新組建的頓河集團軍群(包括第4裝甲集團軍、第6集團軍和羅馬尼亞第3集團軍),其中的第6集團軍和部分第4裝甲集團軍被包圍在斯大林格勒。曼施坦因的任務就是援救這些被困部隊。

曼施坦因于1942年12月12日指揮部隊發動進攻,到1942年12月24日,德軍推進到距離斯大林格勒僅50公裏的地方,但由于蘇軍的頑強反擊,曼施坦因的頓河集團軍群被擋住了,並被迫後撤200公裏。

1943年2月,曼施坦因被任命為南方集團軍群司令,並在哈爾科夫反擊戰中重新佔領哈爾科夫和別爾哥羅德,這也是德軍在二戰中最成功的一次反擊戰。1943年3月14日,曼施坦因獲得橡樹葉騎士勛章。

在1943年7月至8月的庫爾斯克會戰中爆發大規模坦克戰,德國黨衛軍第2裝甲軍損失嚴重。此後,曼施坦因的南方集團軍群被迫節節後退。1944年2月中旬,曼施坦因違抗希特勒的命令讓第11軍和第42軍從“切爾卡瑟口袋”突圍。1944年3月,由于與希特勒的理念發生分歧,在最後一次會見元首後,曼施坦因被莫德爾替換,要求去“休養”,從此再未被啓用。

1945年5月,曼施坦因被英軍逮捕,被送到戰俘營關押,後被轉到紐倫堡。1946年秋,他被轉到英國的德國高級軍官關押所,並于1948年回到德國。1949年8月,曼施坦因被判入獄18年。1952年因健康原因被釋放。

二戰經歷

波蘭戰役

1939年8月18日,曼施坦因調任南方集團軍總部的參謀長,總司令是格特·馮·倫德施坦特上將,準備實施入侵波蘭的“白色作戰計畫”(Operation Fall Weiss)。在這裏,他和倫德斯坦特的作戰處長袞特·布魯門特裏特上校一起製定作戰計畫。倫德斯坦特採納了曼施坦因的方案,此方案要求將南方集團軍的主要裝甲單位集中到瓦爾特·馮·賴歇瑙上將率領的第10軍團,以求得決定性的突破,從而在維斯瓦河以西包圍波蘭軍隊主力。其他2個從屬于南方集團軍的軍團,威廉·李斯特上將率領的第14軍團和約翰內斯·布拉斯科維茨上將的第8軍團則負責在2翼支持賴歇瑙的裝甲突擊力量直搗波蘭的首都—華沙

私下裏曼施坦因對于進攻波蘭並不是特別熱心,他認為波蘭作為德國和蘇聯之間的緩沖區更好;而且他也擔心進攻波蘭將會導致盟國進攻,從而將德國拖入兩線作戰的窘境。

進攻于9月1日發動,開局順利。在南方集團軍的戰區內,第10軍團的裝甲部隊追上了撤退的波蘭人,使他們來不及建立防線,第8軍團在他們的側翼,防止分散的波蘭部隊在羅茲拉多姆波茲南地區集結,形成比較聯貫的軍隊。按照原計畫,南方集團軍群應該首先向維斯瓦河直進然後轉向華沙,鑒于戰場情勢的變化,曼施坦因和倫德斯坦特決定在拉多姆地區對波蘭部隊進行合圍。包圍取得了成功,清除了從南部到華沙的成規模的抵抗力量。

法國戰役

戰爭初期 曼斯坦以參謀官的身分在幕後發揮影響,原本德軍進攻法國擬定了以希裏芬計畫為基本架構,此計畫為德軍裝甲主力配置在北方的A集團軍,目的是佔領法國北部的廣大臨海土地,以準備與英國作戰(當時德國各高層軍官並不認為可以在西線戰場上取得決定性勝負來擊敗法國,與其去強求那不可能的幻想,不如以局部勝利為目標,因此才打算效仿希裏分計畫),其正面強攻比利時和荷蘭,跟英法主力硬碰硬。

但曼斯坦因認為:在我們這1代之中,居然無法製定出更好的計畫,而要去仿照那前人的計畫。因此他修改了此計畫,主張應將裝甲主力配置在南方的B集團軍,穿越阿登山區,由後方截斷孤立英法主力部隊。

他的計畫一開始並未受到重視。爾後由于1架聯絡飛機失事迫降于比利時,機上的軍官以及進攻計畫“黃色方案”被比利時所截獲後轉交英法 ,引起了參謀本部震動。在經過多次努力提交計畫的情況下,得到了希特勒的接見,接見中他向希特勒介紹了自己的計畫(來源于《失去的勝利》-曼施坦因),進而獲得了在軍事上喜愛冒險的希特勒大大賞識,並且被付諸實行,德軍最終獲得極大成功,裝甲部隊一路直沖英吉利海峽,英法聯軍隻得由海路撤回英國,也註定了法國的敗亡。

在1940年的法國戰役中,德軍並不像大家所想像擁有壓倒性的優勢,實際上法國陸軍無論從人數還是坦克數量上來講都多于德國,但德軍通過集中裝甲力量並在擁有正確的戰略思想和富有沖勁的將軍的前提下(海因茨·古德裏安埃爾溫·隆美爾),最終獲得了極大的成功,以閃擊戰一舉打垮了法國。此時曼斯坦因隻被派赴擔任第38軍軍長進行追擊殘餘的法軍工作,明升暗降的被擠出了參謀本部。

巴巴羅薩行動

1941年希特勒轉向俄國發動了巴巴羅薩行動,3,000,000德軍分成北方、中央、南方3大集團軍向俄國進攻,曼斯坦因此時終于如願以償(指揮1個裝甲軍)擔任北方集團軍第56裝甲軍軍長,他領導的第56裝甲軍在開戰後的4天之內, 沖入敵境達200哩的程度,令蘇聯軍措手不及,他認為裝甲部隊就是要不斷向前沖,以機動的方式深入敵陣,讓敵人無法重振旗鼓組成新的防御陣地,一但停下來就會成為敵軍的標靶,因此要不斷前進,最終獲的了4天深入達200餘哩的成就。

克裏米亞與塞瓦斯托波爾

1942年希特勒為了消除蘇聯對羅馬尼亞油田的轟炸威脅,準備攻打蘇軍位于黑海的克裏米亞半島最大的海、空軍基地,于是他命令曼斯坦因接任第11軍團司令。

曼斯坦因率領第11軍團表現活躍,該軍團不僅攻入克裏米亞半島,在蘇聯享有海空優勢的情況下,擊敗3至4倍以上的敵軍。此時蘇聯越過克爾赤海峽向克裏米亞發動逆襲,他立刻決定停止攻打著名的塞瓦斯托波爾要塞,並對蘇軍發動反擊,成功阻止了蘇軍的進攻,俘擄敵軍17萬人,最終塞瓦斯托波爾港淪陷,這個光榮的戰役讓曼斯坦因獲得了他的元帥權杖,他的成就已經足以證明其將道的卓越至極。

列寧格勒圍城戰

當曼斯坦因元帥準備越過海峽,加入進攻高加索山的行列時,希特勒卻下令第11軍團必須向北往列寧格勒前進,並拿下該城。對此曼斯坦因非常反對,他認為就算將第11軍團充當集團軍的總預備隊,也比將其浪費在1個次要戰場上任其消耗要來的明智。但最高統帥部的決定卻無法變更,于是第11軍團北上準備拿下列寧格勒。

第11軍團抵達後,曼斯坦因決定以切斷補給線的方式攻下列寧格勒(北光行動),此舉勢必要在其他方面冒著相當程度的風險抽出部分兵力加以突襲敵軍的補給線。當第11軍團發動攻擊之後。蘇軍完全受到了奇襲,就在曼斯坦因即將成功之際,希特勒下令要他去解除蘇軍另外的威脅。但他認為這是發動此次攻勢所必須承擔的風險,如果不冒險的話是無法拿下列寧格勒的,但希特勒仍堅持要解決眼前的危機,于是德軍殲滅了蘇軍第2親衛軍團。

同時惡耗傳來,曼斯坦因的兒子吉羅戰死了。對于痛失愛子的他無法悲傷太久,因為第6軍團在斯大林格勒被包圍了,必須等著他去救援。

斯大林格勒

1943年3月10日,在戒備森嚴下,希特勒飛到南方集團軍在烏克蘭扎波羅熱的總部。在相片中可看到,陸軍元帥馮·曼施坦因在當地機場迎接希特勒,右邊是漢斯·包爾和德國空軍元帥沃爾弗拉姆·馮·裏希特霍芬

此時第6軍團被圍困在斯大林格勒之中,由于希特勒下令不準撤出,突圍的時機早已失去。對此曼斯坦因認為第6軍團如今被大量蘇軍包圍,如果擅自突圍,則後方將會引來數百萬的蘇聯追兵,不如先以第6軍團吸引大量蘇軍包圍,等位于高加索山的A集團軍先行撤退之後,才能避免德軍整個南翼遭到殲滅。

在經過希特勒同意撤出A集團軍後,曼斯坦因命令何立德兵團(由羅馬尼亞第3及第4軍團的殘部組成)往東面發動佯攻,再由第4裝甲軍團從南邊突襲斯大林格勒以解救第6軍團。南邊的蘇軍完全受到了奇襲,因為他們認為德軍再也無力抵抗,想不到居然發動反擊,就在霍斯上將的第4裝甲軍團攻到離斯大林格勒僅30餘公裏時,保盧斯上將以並未收到元首的下令撤軍行動以及燃料不足為理由拒絕突圍,如今再也無法挽救第6軍團的命運,德軍如今首要任務就是趕緊將A集團軍撤出以挽救整個南面戰場,並讓第6軍團繼續吸引敵軍包圍,直到A集團軍全軍安全撤出。1943年1月,保盧斯被晉升為元帥(歷史上從未有一名德國元帥被俘,意思是希特勒要他自盡),但他選擇投降,第6軍團僅剩的90,000人投降,隻有5,000多人在戰後才重返德國。

第三次卡爾克夫

2月初,德軍開始進行重組。馮·曼施坦因的頓河集團軍與B集團軍合並,並組成新的南方集團軍,並由馮·曼施坦因指揮。 1943年2月21日,他對過度拉長的蘇軍側翼發起了反攻。這次攻擊證明是1個重大的成就;馮·曼施坦因的部隊進展迅速,孤立了蘇軍的前進單位和蘇聯紅軍被迫停止大部分進攻行動。到3月2日,霍斯的第4裝甲軍團之坦克先頭部隊軍和肯普夫的軍團支隊會合,切斷了蘇聯西南方面軍的大部分部隊,及至3月9日,德軍已經在克拉斯諾格勒和巴爾文科夫對蘇軍造成了沉重的損失。估計有23,000名蘇聯士兵被打死,另有9,000人被俘。此外,615輛蘇軍坦克及354門火炮被俘獲。

馮·曼施坦因再向前推進,其前鋒是保羅·豪塞爾的武裝親衛隊第2裝甲軍,經過被稱為第三次卡爾可夫戰役的血腥巷戰後,在3月14日奪回哈爾科夫。為表彰這一成就,馮·曼施坦因獲得橡樹葉騎士十字勛章。武裝親衛隊第2裝甲軍及後在3月21日攻佔別爾哥羅德。馮·曼施坦因提出在夏季實施1個代號為“反手一擊”的大膽行動,其目的是通過迂回到在亞速海羅斯托夫以包圍紅軍,但希特勒卻選擇比較傳統的城堡行動以旨在粉碎位于庫爾斯克的突出部。

庫爾斯克戰役

城堡行動中,馮·曼施坦因率領部隊在南面實施夾擊,盡管有所損失,他仍然成功地實現他最初的目標,對敵軍造成更多的傷亡。領導蘇軍防守庫爾斯克的格奧爾基·朱可夫元帥在他的回憶錄中,亦稱贊馮·曼施坦因。但由于由京特·馮·克魯格瓦爾特·莫德爾在北部地區領導的夾擊幾乎徹底失敗了、長期缺乏步兵的支援和預備隊,以及盟軍入侵西西裏的愛斯基摩人行動,希特勒下令取消進攻,並同時抽調曼施坦因的裝甲部隊和戰鬥資源撤出庫爾斯克戰役,馮·曼施坦因因此提出抗議,指出勝利幾乎在望,因為他覺得他已經取得了局部優勢,隻要再作出多一點努力,他可以在蘇軍出動預備隊前攻破防線。城堡行動失敗後,蘇軍對精疲力竭的德軍發動了大規模反攻。

馮·曼施泰因馮·曼施泰因

德軍的勝利,在意義上是要殲滅被包圍的蘇軍,這既需要完成包圍(這是德軍的北部和南部鐵鉗會師)和長期的封鎖包圍圈,以消滅在包圍圈內的蘇軍。即使第1步已經做到了並不等于第2步會自動完成。德軍斯大林格勒後始終沒能迫使蘇軍作出重大後撤,除了像卡爾可夫的臨時性逆轉。德軍在庫爾斯克的進攻暫停後,蘇軍便有足夠的力量立即展開反攻。

下第聶伯河

1943年9月,馮·曼施坦因將部隊撤回到第聶伯河西岸,對追擊的蘇聯紅軍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從1943年10月中旬至1944年1月,馮·曼施坦因穩定了南線的戰局。然而,蘇軍從基輔形成了1個突出部,並在到達關鍵地區日托米爾。這時德軍實施了成功的反擊,其中武裝親衛隊第1阿道夫·希特勒警衛旗隊裝甲師和第2帝國裝甲師,與第1、第7、第19、第25裝甲師、第68步兵師(第4裝甲軍團的一部分),在日托米爾前面迂回蘇軍側翼。他們在赫爾曼·巴爾克將軍的指導下,在布魯西洛夫、拉多密歇和Meleni贏得了幾個值得註意的勝利。巴爾克和他的參謀長本來想攻擊突出部的根部及向基輔推進,但艾哈德·勞斯將軍卻贊成採取更審慎的方式。1944年1月下旬,馮·曼施坦因在蘇軍的進攻下被迫進一步向西撤退。1944年2月中旬,他違抗希特勒“不惜一切代價守衛土地”的命令,命令南方集團軍中的第11和第42軍(包括6個師共56,000人)在1944年2月16至17日從“科爾遜口袋”中突圍。最後,希特勒在行動開始後接受了這次撤退行動,並下令突圍。 1944年3月俄軍又再度展開攻勢,並隨即突破第4裝甲軍團與第1裝甲軍團之間的空隙,準備將第1裝甲軍團趕往羅馬尼亞山區並執行包圍殲滅。朱可夫將裝甲兵力集中在東南邊,準備等第1裝甲軍團往南退卻後進行包圍,此時曼斯坦識破朱可夫的意圖,于是嚴格禁止第1裝甲軍團退往羅馬尼亞山區,但若想向西突圍又必須面對蘇聯兩個戰車軍團阻擋在前,曼斯坦因此要求第4裝甲軍團向東攻擊與第1裝甲軍團會合,4月兩軍團成功會合,第1裝甲軍團200,000人得以避免斯大林格勒式的全軍覆沒,雖然朱可夫得知德軍並不是向南而是向西後立刻命令部隊往西追擊,但為時已晚,以為可以瓮中捉鱉的朱可夫又被曼斯坦擺了一道。

免職

盡管馮·曼施坦因從不懷疑希特勒最高統帥的地位,但他卻也認為最高統帥隻需要關心政治、外交、整體大戰略,對于戰場上戰術性的問題,隻需交付給將領即可,尤其是他對于希特勒的的靜態硬性防御政策,完全無法認同(他在回憶錄中,更直言這完全是胡鬧)。因繼續和希特勒爭論有關在東線的整體戰略問題。馮·曼施坦因主張有彈性的機動防御戰略。他準備放棄領土,企圖使蘇軍要麽過于分散,或使它們前進過令他們的裝甲矛頭可以在兩翼反擊,以達到包圍他們的目標。希特勒忽視曼施坦因的意見,繼續堅持靜態戰。在所有陣地上,德軍必須捍衛到最後一人。由于這些頻繁的分歧,馮·曼施坦因公開主張希特勒放棄對軍隊的指揮和交由戰爭的專業人士管理,首先是建立東線戰場總司令一職(希特勒會反對也並非沒有理由。因為當時東戰場上,唯一有資格的人選也隻可能是曼斯坦因自己)。但是,希特勒多次拒絕了這個想法,他擔心這會削弱他在德國擁有的權力。

這種爭論也驚動一些希特勒最親密的伙伴,如赫爾曼·戈林約瑟夫·戈培爾和武裝親衛隊首領希姆萊,他們都並不準備放棄任何權力。希姆萊開始公開質詢馮·曼施坦因的忠誠,他旁敲側擊地向希特勒進言,馮·曼施坦因是唯心主義和失敗主義者,不適合指揮部隊。馮·曼施坦因頻繁的爭吵加上這些指控導致了希特勒于1944年3月31日決定解除馮·曼施坦因的指揮權。1944年4月2日,希特勒任命瓦爾特·莫德爾,一位堅定的支持者,代替馮·曼施坦因為南方集團軍指揮官。盡管如此,馮·曼施坦因獲得橡葉帶劍騎士鐵十字勛章,這是德國軍隊中第3個最高的榮譽。

他被免職後,馮·曼施坦因進入了一所在布雷斯勞的眼科診所進行切除白內障的手術。他在德累斯頓附近休養,然後完全退出兵役。雖然他沒有參加在1944年7月企圖刺殺希特勒的行動,但他在1943年左右已從亨寧·馮· 特雷斯科等人中知道有關的陰謀。盡管馮·曼施坦因也同意這種改變是必要的,但他拒絕加入他們的行列,因為他仍然認為要遵守自己的職責(他以一句“Preussische Feldmarschälle meutern nicht”- “普魯士的陸軍元帥絕不叛變。”來拒絕)。他還擔心,一場內戰將隨之而來。雖然他沒有參加策劃行動,他亦沒有背叛他們。1945年1月下旬,他從他們的家園集合了他的家人和把他們疏散到德國西部的格尼茨。他在1945年8月23日向英國陸軍元帥蒙哥馬利投降和被英國軍隊逮捕。

主要功績

曼斯坦因計畫

最能體現他戰略水準的是對法作戰的“曼施坦因計畫”。二戰中,整個法國戰役都是按照這個計畫為藍本執行的,“曼施坦因計畫”簡單明了,擊中要害。它針對盟軍的戰略部署。這是典型的“有算計的冒險"。但是曼施坦因本人並沒有作為A集團軍群參謀長參與和法國戰役的指揮,他在開戰前從A集團軍群參謀長調任步兵第38軍軍長。後來的事實證明,曼施坦因是正確的。

哈爾科夫反擊戰

著名的反手一擊

德軍在斯大林格勒戰役慘敗後,整個南線部隊向西退卻,似乎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後來南方集團軍群全部放棄頓河彎曲部向西撤至亞速海哈爾科夫之線,蘇軍還在步步緊追,滅頂之災即將來臨。恰恰正在這時,曼施坦因的“特異功能”意識到反擊的機遇已經來到。因為蘇軍名將瓦圖京發生了失誤,錯誤地認為德軍隻有退逃而沒有阻擊之力了,于是指揮方面軍在寬大正面上展開成一個梯隊猛追,兵力分散,戰線過長,後勤保障困難。曼施坦因抓住這一良機,堅決頂住蘇軍,同時縮短防線,抽出裝甲兵力組成了兩個裝甲突擊群,于1943年2月19日開始了堅決的反擊,為德軍奪回了戰役主動權。此次反擊被舉世聞名的歷史學家利德爾·哈特譽為“曼施坦因一生中最精彩的作戰表演,在全部的軍事史中,也要算是一流傑作。

人物評價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弗裏茨·埃裏希·馮·曼施坦因被認為是德國陸軍中“最優秀”的將領。他的戰略思想深邃而可怕,他所策劃的每一次戰役幾乎都是傑作,總是令對手驚惶失措,膽戰心驚。他是那種能夠將一代代的機動觀念和傳統的運動戰思維巧妙地融為一體的專家,同時對于各種戰術運用自如。

弗裏茨·埃裏希·馮·曼施泰因弗裏茨·埃裏希·馮·曼施泰因

曼施坦因具有極高的戰略天賦,擅長組織計畫周密的進攻戰。曼施坦因第一個提出建立突擊炮兵種的構想。這使得他高于德軍其他戰場指揮官,事實上他在當時就被同僚認為是“戰略天才”,這在將星雲集的德國軍界是極高的榮譽。英國軍事理論家利德爾·哈特評論說他“對作戰的可能性獨具慧眼”。

最能體現他戰略水準的是對法作戰的“曼施坦因計畫”。二戰中,整個法國戰役都是按照這個計畫為藍本執行的。“曼施坦因計畫”簡單明了,擊中要害。它針對盟軍的戰略部屬,出其不意的反主攻方向從北方的B集團軍群轉到A集團軍群。因為這就要求主攻裝甲部隊穿越密林覆蓋的阿登山地,而當時坦克部隊從來沒有嘗試過在這種地形前進。而且突破之後主攻部隊的南側翼完全暴露,這裏賭的就是法軍主力已經在北方窮于應付,南方則被釘死在馬其諾防線,沒有實力攻擊A集團軍群暴露的南翼。這是典型的“有算計的冒險"。但是曼施坦因本人根本就沒有作為A集團軍群參謀長參與和法國戰役的指揮,他在開戰前從A集團軍群參謀長調任步兵第3軍軍長。後來的事實證明,曼施坦因贏了。

他的《失去的勝利》是他的個人傳記,書中詳細介紹了他在二戰中的很多經歷,以及他與希特勒的關系,是後人了解二戰史的重要史料。

曼施坦因一生征戰, 不僅親自指揮了無數次戰役,具有高超的指揮藝術,而且參與了德國許多侵略計畫的製定,顯示出卓越的戰略家才能。而他的戰爭回憶錄名為《失去的勝利》或許也是他對自己一生的概括,用五個恰如其分的字形容了自己的一生。

基本著作

失去的勝利》1955,曼施坦因親自撰寫的戰爭回憶錄。

失去的勝利失去的勝利

二戰納粹德國德國將領中,有三位的名字已經被大家牢記于胸了,“戰神”的稱號送給他們可謂實至名歸,他們就是古德裏安隆美爾曼施坦因。這三位的人生歷程都可謂跌宕起伏,在那璀璨的將星背後到底有多少秘密,即便是歷史學家也無法完全發掘出來,在這三位的結局中最好的當屬曼施坦因,可是作為一位陸軍元帥,曼施坦因的好運正是他的悲哀。

埃裏希.馮.曼施坦因,1887年11月出生在柏林的一個軍事貴族家庭,可是他的父親卻不姓曼施坦因,他的家族姓氏是李溫斯基,這位普魯士軍長在人到中年時才有了曼施坦因,這個小家伙兒在家裏排行第十。曼施坦因的母親也是一位東普魯士望族,所以曼施坦因自小時起就被家人教育以“忠誠”的準則。在他兩歲的時候,被過繼給他的姨夫喬治.馮.曼施坦因將軍,在姨夫的教育下曼施坦因認為軍人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職業,並且在讀了僅僅五年書後加入了士官生團,在部隊中曼施坦因服役了將近七年,並于1913年進入陸軍大學學習!但是我們都知道,曼施坦因沒能完成計畫的學業就再次回到了軍隊,原因是一戰爆發了。

曼施坦因所在的近衛步兵第三團是一隻王牌部隊,所以不得不轉戰于東西兩條戰線之間,無論是在對波蘭還是南斯拉夫的進攻中還是著名的索姆河戰役凡爾登會戰中都少不了他們的身影,在這些戰火彌漫血肉橫飛的地方,曼施坦因積累了大量的實戰經驗,到了戰爭結束時,曼施坦因已經成為了團級軍官,在本部隊任作戰科長。可是個人的好運並不能改變國家的頹勢,德國失敗的結局使得軍人的地位一落千丈,軍隊的大規模縮減讓曼施坦因這樣的中下級軍官不僅得不到晉升的機會就連留在部隊都成了問題。這時的曼施坦因並不著急,因為他留在部隊並不難,曼施坦因母親的家族和興登堡元帥是親戚關系,再加上曼施坦因的實戰經驗豐富有過一些戰功使得他沒有被除名。雖然曼施坦因好運而且有著不小的後台,但是在那個時代的德國,他仍舊到了1929年才被升職到總參謀部作戰處工作。

人的命運無法改變國家的前途,但是反過來看國家的前途決定了人的命運倒是一條不折不扣的真理,1933年,曼施坦因的貴人來了,這個叫希特勒的家伙開始擴充德軍,曼施坦因這樣的老牌軍人是提職的第一線,在1934年到1936年的兩年間他被提拔四次,從原本的作戰處顧問,到柏林第三軍區參謀長,最後到德軍總參謀部第一副總參謀長,軍銜也從中校升為少將。我們知道,曼施坦因長期在參謀的職務上工作,所以他深知上級要的是什麽,這就使得他在這一系列的崗位上如魚得水,很快總參謀部的上下人等都把曼施坦因看成是最好的手下或無所不能的上司。現在的他已經展現了自己的才能,但這隻是冰山一角,他的那位貴人仍舊不斷的為曼施坦因帶來好運。

納粹吞並奧地利,1938年曼施坦因被任命為步兵十八師師長駐防奧地利的裏格尼斯城,在這裏曼施坦因以他敏銳的頭腦發覺希特勒的目的還在東方,首當其沖的就是捷克斯洛伐克!所以在任上不久曼施坦因就申請到萊布集團軍任職,于是他又一次成為了參謀人員,但是這一次是集團軍參謀長,並且在他到任後的不久完成了對捷克的佔領。

這位名將的好運結束了嗎?當然沒有,如果結束了,希特勒就要哭了。二戰隨著德國對波蘭的行動爆發,曼施坦因又開始忙了。忙歸忙,曼施坦因工作的特點沒有喪失,無論前線的資料有多少,他都能周密細致的分析,並且推出大膽的結論和果斷的建議!由此可見,曼施坦因不但適合當參謀也是一個指揮員的好手,這一點不久後就會體現出來,畢竟金子快要發光了。戰爭爆發後不久,希特勒下令曼施坦因為“南方”集團軍群參謀長,他出色的製定計畫,並且司令部的人根據這個計畫提前完成了對華沙的進攻。

無論曼施坦因的歷史定位是什麽,我們都必須承認,這位的身上有不少獨到之處,他的軍事才能真正的體現是在西線的展示,1939年下半年,德國滅亡波蘭後就開始了對西歐的部署,原本的計畫是仿照當年的“施李芬計畫”指定的,我們可以想象,這個計畫如果實行了會是什麽結果?不過好在曼施坦因是個較真的家伙,他找到了A集團軍群司令龍德施泰特,聽了報告後他立刻向上面建議採用曼施坦因的計畫,放棄原本的“黃色計畫”,但是陸軍總部對曼施坦因的喋喋不休深表厭煩,並把他調到了步兵38軍當軍長,這個就是眼不見心不煩的道理。但是,曼施坦因絕對不會放棄的,我們已經說過了這個家伙愛較真。于是,出現了一幕可笑的畫面。

1940年1月的一天,曼施坦因在臨上任前回到了柏林,別人都以為他這是要收拾行李去上任,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下了車,曼施坦因買了些禮品,徑直來到一個宅子門前,向門口的看門人遞上名片表示要見垂思科中校,他的司機呆了,曼施坦因中將求見垂思科中校?奇聞,簡直是荒唐!可是曼施坦因的目的並非如此簡單,通過這位中校曼施坦因成功的獲得了一次面見希特勒的機會,原來這位中校的同學正是希特勒的侍衛長管林格!所以我一直在重申,曼施坦因是個好運氣的家伙。希特勒不像陸軍部那些石頭一般冥頑不化,在他的幹預下,黃色計畫被變更了,曼施坦因也不用去擔任什麽狗屁軍長了!

我們不難看出,曼施坦因具有極高的軍人貭素,為了整體的利益,如此奔波的將領實不多見,這也正是德軍在西線優勢的開始。不過,曼施坦因的真正發跡還是在東線,在對他的老朋友蘇聯的戰爭中,曼施坦因得到了他夢寐以求的東西!

1941年初,曼施坦因被任命為裝甲56軍軍長,三個月後的6月22日,“巴巴羅薩”計畫展開,僅僅一天德軍就基本撕破了蘇軍第一防線,而曼施坦因作為北線的主力,在頭四天的戰鬥中就推進了將近400公裏!9月中旬,曼施坦因走向了人生最輝煌的時刻,第11集團軍司令這是他新的身份,僅僅十天後,曼施坦因就開啟了進攻克裏木半島的大門!5月8日刻赤攻陷,至此,曼施坦因以7500人的代價,俘獲蘇軍近18萬人,擊毀坦克近300輛。行了,曼施坦因已經成為希特勒心中的福將,有他的地方既有勝利!陸軍元帥,1942年7月,希特勒送上了這份戰場賀禮。可是我們知道,當一個事物達到頂峰時就要開始走下坡路了。

對于曼施坦因的攻堅技術,希特勒十分信任,于是第十一集團軍被調往列寧格勒方向,可是不久蘇軍就在斯大林格勒方向展開了反攻,曼施坦因的部隊在加強後改稱“頓河”集團軍群,前往斯大林格勒方向為第六集團軍解圍,結果很不盡如人意,于是不久之後保盧斯一行人等全都成了蘇聯紅軍的俘虜,而曼施坦因隻能在兩百公裏外看著。至此德國軍隊在東線的主動權喪失殆盡,希特勒也對這位福將極為不滿。1943年希特勒親臨東線扎波羅耶,曼施坦因提出的一個新計畫令希特勒重燃信心,于是2月19日,德軍再次反攻,裝甲57軍和黨衛軍裝甲第二軍向北攻佔了哈爾科夫,並且在不久後拿下了別爾戈羅德,消滅蘇聯先鋒部隊近9000人,于是在這一年春天,重燃信心的希特勒在庫爾斯克開展了戰略大反攻,結果慘敗。希特勒對曼施坦因徹底失望了,加上他一再要求希特勒把軍權交給將領,自己隻保留最高統帥的名稱,而當希特勒得知軍隊中不少人都願意讓曼施坦因出任總參謀長時,他更加不安了,于是1944年3月,希特勒召見曼施坦因,最後一次!

在這次接見上,希特勒給與了曼施坦因一項殊榮,武士鐵十字勛章上佩戴了希特勒送與的寶劍,並要求莫德爾接替曼施坦因,這位元帥開始了療養的生活,這是他的不幸,但也是轉機,這次離職使得曼施坦因避免了東線的凶險戰火,可是對于一位統帥來說這又是一種悲哀,就在矛盾中,曼施泰因迎來了盟軍客人,二戰結束後,他被判以18年徒刑,但是因病在1953年就被釋放了,66歲的老元帥從英國回到了德國艾申豪森,度過了晚年,雖然這最後的時光它過得並不拮據,但是我們都知道這位老人內心的痛苦,一生為軍隊服務,但是納粹的上台改變了他的一生,我們單純以軍人的角度看待他就不難發現,曼施坦因完全執行了軍人的義務,以人道的角度看待它,他除了戰爭罪別無他錯,直到生命走向死亡,他念念不忘的還是這最後的失去的勝利,曼施坦因的光輝和黯淡印證了納粹的歷程,當曼施坦因走向末路的那一天來臨時,納粹的喪鍾也就敲響了,這就是末路戰神:曼施坦因。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