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裏德曼 -經濟學家

弗裏德曼

米爾頓·弗裏德曼,美國著名經濟學家、芝加哥大學教授、芝加哥經濟學派代表人物之一,以研究總量經濟學、個體經濟學、經濟史、統計學、及主張自由放任資本主義而聞名。1976年取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以表揚他在消費分析、貨幣供應理論及歷史、和穩定政策復雜性等範疇的貢獻。有趣的是,弗裏德曼是另一位芝加哥經濟學派代表人物、法律經濟學奠基人亞倫·戴雷科特的妹夫。

弗裏德曼是《資本主義與自由》一書的作者,在1962年出版,提倡將政府的角色最小化以讓自由市場運作,以此維持政治和社會自由。他的政治哲學強調自由市場經濟的優點,並反對政府的幹預。他的理論成了自由意志主義的主要經濟根據之一,並且對1980年代開始美國的裏根以及許多其他國家的經濟政策都有極大影響。

  • 中文名稱
    米爾頓·弗裏德曼
  • 外文名稱
    Milton Friedman
  • 出生地
    紐約市
  • 畢業院校
    羅格斯大學
  • 逝世日期
    2006年11月16日
  • 民    族
    猶太移民
  • 國    籍
    美國
  • 主要成就
    約翰·貝茲·克拉克獎 諾貝爾經濟學獎 國家科學獎章 總統自由勛章
  • 職    業
    經濟學家
  • 出生日期
    1912年7月31日

簡介

米爾頓·弗裏德曼(Milton Friedman,1912~2006)1976年獲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憑借在"消費理論分析、貨幣史和貨幣理論研究領域中的成就"和"對經濟穩定政策的錯綜復雜性的論證")

出生:1912年7月31日出生于紐約市,父母是俄羅斯猶太移民

弗裏德曼

學歷:1932年 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學士

1933年 芝加哥大學碩士

1946年 哥倫比亞大學博士

經歷:1937年~1940年 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講師

1940年~1941年 威斯康辛大學經濟學客座教授

1945年~1946年 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經濟學與企管副

教授:1946年~1948年 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副教授

1948年~1963年 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

1963年~1982年 芝加哥大學羅素傑出服務經濟學教授(Paul Snowden Russell Distinquishe Service Professor of Economics)

1953年~1954年 劍橋大學傅爾布萊特客座學者(Visiting Fulbright Lecturer)

1964年~1965年 哥倫比亞米契爾客座研究教授(Wesley Clair Mitchell Visiting Research Professor)

1967年冬 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客座教授

1972年冬 夏威夷大學客座教授

生平

弗裏德曼生于紐約市一個工人階級的猶太人家庭,父親是耶諾·紹爾·弗裏德曼(Jeno Saul Friedman),母親是薩拉·埃特爾·蘭道(Sarah Ethel Landau,1892年-?),兩人從奧匈帝國(今烏克蘭一帶)移居美國,在當地邂逅,曾在血汗工廠工作。弗裏德曼是家中第四個孩子,也是唯一的男孩。

他的三個姊姊包括:蒂莉·F·弗裏德曼(Tillie F. Friedman,1919年-?)、海倫·弗裏德曼(Helen Friedman,1920年-?)和露絲·弗裏德曼(Ruth Friedman,1921年-?)[1]。高中時,弗裏德曼父親逝世後,舉家搬到新澤西州的羅威市(Rahway)。

他16歲前完成高中,憑獎學金入讀拉特格斯大學。原打算成為精算師的弗裏德曼最初修讀數學,但成績平平。1932年取得文學士,翌年他到芝加哥大學修讀碩士,1933年芝大碩士畢業。上第一堂經濟課時,座位是以姓氏字母編排,他緊隨一名叫羅斯(Ross Director)的女生之後。兩人6年後結婚,從此終身不渝。

弗裏德曼曾說他的作品無一不比羅斯審閱,更笑言自己成為學術權威後,羅斯是唯一膽敢跟他辯論的人。

當弗裏德曼病逝時,羅斯說:"我除了時間,什麽都沒有了。"

畢業後,他曾為羅斯福新政工作以求糊口,批準了許多早期的新政措施以解決當時面臨的艱難經濟情況,尤其是新政的許多公共建設計畫[2]。輾轉間他到哥倫比亞大學繼續修讀經濟學,研究計量、製度及實踐經濟學。返回芝加哥後,獲亨利·舒爾茨(Henry Schultz)聘任為研究助理,協助完成《需求理論及計算》論文。為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工作時,他1940年曾完成一書,指醫生的壟斷局面導致他們的收入遠高于牙醫,引起局方爭議,令該書要在戰後始能出版。

弗裏德曼在威斯康辛大學任教了一小段時間,但由于在經濟學系裏碰上了反猶主義者的阻撓而隻得返回政府部門工作。

1941年至1943年,他出任美國財政部顧問,研究戰時稅務政策,曾支持凱恩斯主義的稅賦政策,並且協助推廣預扣所得稅製度。1943年至1945年在哥倫比亞大學參與Harold Hotelling及W. Allen Wallis的研究小組,為武器設計、戰略及冶金實驗分析資料。1945年,他與後來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喬治·斯蒂格勒到明尼蘇達大學任職,1946年他獲哥倫比亞大學頒發博士學位,隨後回到芝加哥大學教授經濟理論,期間再為國家經濟研究局研究貨幣在商業周期的角色。這是他學術上的重大分水嶺。

在他的自傳中,弗裏德曼曾描述1941至43年為羅斯福新政工作時,"當時我是一個徹底的凱恩斯主義者"。

隨著時間過去,弗裏德曼對于經濟政策的看法也逐漸轉變,他在芝大成立貨幣及銀行研究小組,借著經濟史論家安娜·施瓦茨(Anna Schwartz)的協助,發表影響深的《美國貨幣史》鴻文。他在書中挑戰凱恩斯學派的觀點,抨擊他們忽略貨幣供應、金融政策對經濟周期及通脹的重要性。

他接著在芝加哥大學擔任經濟學教授,直至1976年退休。這30年裏他將芝大經濟系形塑成緊密而完整的經濟學派,力倡自由經濟,被稱為芝加哥經濟學派。在弗裏德曼的領導下,多名芝加哥學派的成員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他在1953年至1954年間以訪問學者的身分前往英國劍橋大學岡維爾與凱斯學院任教。從1977年開始弗裏德曼也加入了斯坦福大學的胡佛研究所。弗裏德曼在1988年取得了美國的國家科學獎章

他通常反對政府幹預的計畫,尤其是對于市場價格的管製,他認為價格在市場機製裏扮演調度資源所不可或缺的信號功能。在《美國貨幣歷史》一書中,他提出經濟大蕭條其實是政府對于貨幣供應管製不當所致。後來他在2006年說道:"你知道嗎?很奇怪的是為何人們仍以為是羅斯福的政策讓我們脫離了經濟大蕭條。當時的問題是,你有一堆失業的機器和失業的人民,你怎麽能靠著成立產業壟斷集團和提升價格及工資來解決他們的問題?"

1992年獲諾貝爾經濟獎的加裏·貝克形容,弗裏德曼可能是全球最為人認識的經濟學家,"他能以最簡單的語言表達最艱深的經濟理論"。他亦是極出色的演說家,能隨時即席演說,極富說服力。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雷鼎鳴形容弗裏德曼思考快如閃電,據說辯論從未輸過。"無人敢說辯贏了他,因與他辯論過已是無限光榮,沒多少人能與他說上兩分鍾。"

弗裏德曼是學術世家。他妻子羅絲是經濟學家,其妻兄長Aaron Director是芝加哥大學聲望顯赫的法律學教授。弗裏德曼育有兩名子女,包括女兒珍尼·弗裏德曼及大衛·弗裏德曼,大衛本身是無政府資本主義學說的重要學者。大衛的兒子Patri畢業于斯坦福大學,2006年時在Google任職。

他于2006年11月16日在舊金山家中因心髒病發引致衰竭逝世。

獎項

1951年: 約翰·貝茲·克拉克獎(John Bates Clark Medal)

1976年: 諾貝爾經濟學獎

1988年: 國家科學獎章

1988年: 總統自由勛章(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

學術貢獻

弗裏德曼最知名的理論,是他提出的貨幣供給作為決定生產價值基準的因素,通貨膨脹在根本上源自于貨幣供給量的主張。貨幣主義是現代經濟學在貨幣數量理論的重要觀點之一,這種理論的根源可以追溯至16世紀西班牙的薩拉曼卡學派,弗裏德曼的貢獻則是現代化了這種理論,將其推廣為現代經濟學的主流貨幣學說。他在1963年與Anna Schwartz合著的A Monetary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一書中檢驗了美國歷史上貨幣供給和經濟活動之間的關聯。他們得出了驚人結論:貨幣供給一向是經濟活動起伏的唯一影響來源。又或者如同美國聯邦儲備系統的主席本·伯南克在2002年慶祝弗裏德曼90歲生日時所描述的:"有關大蕭條,你是正確的,我們(聯邦儲備系統)當時的確做錯了。我們真的很抱歉。"David Meiselman在1960年代進行的幾次研究顯示了貨幣供給在決定經濟投資、以及政府開銷在決定消費及生產總額上的角色是至高無上的。弗裏德曼的觀察研究和一些學說進一步推展了這種結論,主張貨幣供給的改變是影響經濟生產的首要原因,但長期的影響則是由物價水準決定的。

弗裏德曼對于消費層面的分析也相當知名,亦即他在1957年提出的恆常所得假說(Permanent income

Hypothesis)。這個理論被一些經濟學者視為是他在經濟學方法論上最重要的貢獻。他其他重要的貢獻還包括了對菲利普斯曲線的批評,以及他提出的失業率的自然比率的概念(1968年)。這些學說都與貨幣和金融政策在對經濟的長期及短期影響上有關。在統計學上,他則創造出了知名的弗裏德曼測試。

弗裏德曼的論文The Methodology of Positive Economics(1953年)則替他稍後幾十年的研究方法論架構了模型,並且也成為了芝加哥經濟學派的主要架構之一。他主張經濟學身為一種學科,應該免于客觀的價值衡量。除此之外,一個經濟理論有用與否,不應該是以它對現實的描述(例如頭發顏色)作為衡量標準,而是應該以它能否有效作為對未來情況的預測為基準。

批評

弗裏德曼去世兩年後,金融海嘯沖擊全球經濟,不少人指責先前美國所奉行的自由放任經濟政策是海嘯成因之一,弗裏德曼也被指難辭其咎。[17] 而支持自由主義的經濟學者則反駁說,次貸危機是政府幹預的結果,因為釀成次貸禍根的房地美、房利美屬于政府資助型企業(GSE,Government Sponsored Enterprise),而並非是弗裏德曼所提倡的自由放任的過錯。

歷史終于向他低頭

1. 弗裏德曼從50年代開始鼓吹"自由市場經濟",批評政府幹預市場。在當時一個篤信政府幾乎可以解決一切社會問題的時代,他挺身而出,慷慨激昂地宣揚自己的獨特經濟見解。由于堅信自己理論的正確性,他隨時隨地與人展開辯論,遭到當時世人的嘲弄,受盡白眼。

2. 時代不同了,數十年後,歷史終于向這位經濟學偉人低頭,承認他與凱恩斯齊名,為本世紀最具影響力的經濟學家。

重要著作

·《實證經濟學論文集》(Essays in Positive Economics)

·《消費函式理論》(A Theory of the Consumption Function)

·《資本主義與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

·《自由選擇》(Free to Choose)

·《價格理論:初稿》(Price Theory:A Provisional Text)

·《美國貨幣史。1867年~1960年》(A Monetary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1867一1960)與施瓦茲(Anna J.Schwartz)合著

相關學說

弗裏德曼一貫遵循芝加哥學派的傳統,極力鼓吹經濟自由主義,反對國家幹預,反對凱恩斯主義。在他看來,理想中的經濟製度是自由競爭的資本主義。但弗裏德曼並不主張無政府主義,他所提倡的是從國家積極幹預經濟的道路上轉變方向,政府隻應扮演規章製度的製定者和仲裁人的角色,隻應在反對技術壟斷和克服市場的不完全性等方面發揮作用。

在經濟學方法論上,弗裏德曼贊同並宣揚實證經濟學。他認為實證經濟學在原則上不依從于任何特別的倫理觀念或規範性的判斷,它是類似于任何一種自然科學的客觀的科學,它的最終目的是創立一種能對現象提出正確的、有意義的預測的理論或假說。在實證經濟學方法論的指導下,弗裏德曼明確地提出"恆久性收入假說",指出,消費者不是根據他們的現期收入,而是根據長期的或已成為慣例的恆久性收入來安排自己的支出。

現代貨幣數量論是弗裏德曼整個理論體系的基石和貨幣政策依據。在現代貨幣數量論的基礎上,他進一步提出了"名義收入貨幣理論",用于考察貨幣數量變動與名義國民收入水準之間的關系。此外,弗裏德曼還提出"自然失業率"假說,嘗試解釋通貨膨脹與失業並存問題。

由于在"消費的分析和在貨幣的歷史與理論等方面的成就,以及他論證了穩定經濟政策的復雜性",1976年,弗裏德曼被授予諾貝爾經濟學獎。(引自《政治經濟學大詞典》/張卓元主編,經濟科學出版社,1998.12,第926--928頁)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