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電視節目

廣播電視節目是指電視台廣播電台所有播出內容的基本組織形式和播出形式。它是一個按時間段劃分、按線性結構傳播的方式安排和表現內容、依時間順序播送內容的多層次系統。

​概述

廣播電視節目是指電視台、廣播電台所有播出內容的基本組織形式和播出形式。它是一個按時間段劃分、按線性結構傳播的方式安排和表現內容、依時間順序播送內容的多層次系統。

交流語境

配音員、主持人的口語傳播在特殊語境中進行,不是純粹意義上的人際傳播語境。節目主持人雖然擁有較多的與客群面對面交流的語境,但還是要兼顧不在演播現場的廣大客群,況且很多時候,甚至直播狀態下也沒有可直接交流的對象。顯然,這種節目製作或傳播的特殊語境,存在著單向傳播和雙向傳播、虛擬語境和現實語境、單一語境和復合語境的轉換與交叉。不了解其中的差異,不掌握應有的心理技巧和狀態變換,就可能出現語言對象感的漂移或錯位,而口語傳播本應具有的鮮活的交流感有可能蕩然無存,變成了開機關槍似的“背詞”,變成了小聲嘀咕的“自說自話”,或誇張造作的“單口台詞”。因此配音員、主持人必須具有調整語言狀態和表達方式的技巧。

口頭語言交際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大量存在,有公務性的,有私人性的;有正式場合的,有隨意時空的;有面對面的,有隻其聞聲不見其人的;有簡短的寒暄,有認真的長談;有面向個人的,有面向大眾的;等等,不一而足。心理學的研究把口頭言語分為對話和獨白兩種形式,“通常把聊天、座談、辯論、質疑等情況下的言語活動稱為對話言語”,“把報告、講演、講課等比較長時間的獨自的言語活動稱之為獨白言語”,並認為“對話言語是被對話者積極支持著的言語,每一個參加對話的人都以對方的質疑、反駁、回答、補充為刺激”,“會話言語在心理活動上是言語的最簡單的形式”;同時認為獨自言語的“支持物隻是自己說話的主題和自己吐露的詞句。獨白的言語沒有交談者的支持,它比有對方支持的對話言語,在心理上要復雜得多”。

從語言交流的角度來認識這兩種言語方式的分類,二者的主要區別在于言語過程的交流是雙向還是單向。大凡屬于對話的,其交流都是互動的,有來有往的,是雙向交流;凡是歸類為獨白的,言語過程中一般沒有語言的往來,沒有來自交流對象即時的刺激和反饋,是以談話人為主的單向交流。

至于心理學關于“對話”言語、“獨白”言語心理過程的簡單或復雜的議論,主要是針對言語過程中有無語言的“刺激’’而言,如果深入到談話內容、談話質量的層面,面臨的變數就比較多了,當然也就不能草率地對這兩種言語形式的“簡單”或“復雜”一概而論。顯然,某些公務性對話,如艱難的談判、針鋒相對的法庭辯論,其心理過程的復雜恐怕不亞于準備充分的一堂課、一場報告的獨白。

說到語境,簡而言之,指人們運用語言的環境。廣播電視傳播的語境,既有與日常交流語境明顯區別乃至完全不同之處,也有與日常交流語境相通之處,大體有以下三種情況。

1.虛擬語境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和傳播的語境是一個特殊語境。其與日常談話語境一個最大的區別,就在于許多時候傳播者面前沒有交流實體,傳播對象並不在眼前,一句話,廣播電視節目語境經常處于虛擬語境當中。在日常的口頭言語交際中,無論“獨白”還是“對話”,語言交流的雙方就在現場,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現實語境。拿人際交流來說,面對面的直接交流是最普遍的方式,交流的雙方互為發話人和聽話人,不僅有表情、動作參與其中,更有及時的反饋做談話的催化劑,即便是不見面的電話聯系或書信聯系,那問答之間的雙向交流心態、情態、語態(語言形態)確實存在著。而組織傳播中的“獨自”,一方面常會有參與者的插話;另一方面,哪怕是主講人的“一言堂”,但聽話人的神情、動作乃至會場、課堂的紀律、氣氛都會給主講者以明確的反饋,主講人完全可以根據現場觀察到的反饋及時做出調節,比如調節講話內容的深淺、話量的增減、語速的快慢、音調的高低、音量的大小,等等。

播音員、主持人在節目中有許多面對鏡頭、面對話筒的“獨自”,他們語言交流的對方——客群並不在面前;記者在報道現場的述評,其話語指向也並非現場的人,而是收音機、電視機前的聽、觀眾。雖然這些語言活動都可歸為“獨白”式,但是細究起來,廣播電視節目中獨白式言語與日常種種獨白式言語不盡相同,這中間的語言心理更為復雜。虛擬語境中的“獨白”還不像講課、作報告的“獨白”,後者面前有聽課、聽報告的傳播對象,如前所述,後者能夠得到反饋,從而使“獨白”順利、有效地進行。廣播電視節目虛擬語境中的獨白雖然也能夠順利進行,但卻未必是“有效”的。如果缺乏實際的經驗,沒有交流對象的虛擬語境必然會給人帶來一種語言心理上的“陌生感”,因為不適應這種生活中少有的特殊語境,就會發生語言指向的模糊和語言目的的失落,最終失去了有聲語言中那種“交流性”很強的活力,而陷人令人尷尬的“背詞”、“念稿”的窘境。

2.現實語境

傳播學將人類的傳播活動分為四類:自我傳播、人際傳播、組織傳播、大眾傳播,除了自我傳播有時是外部言語的自言自語,有時是思考之類的內部言語之外,人們的有聲語言活動在各類傳播中都佔有“主角”的位置,人們通過口頭言語交流信息是最快捷、最方便、最易被接受、被理解的方式。從某種程度上講,大眾傳播中的廣播電視又把有聲語言的傳播發展到了極至,人們最生動活潑、最具直接可感性的有聲語言借助電子傳播技術突破了時空的局限,可以迅速傳播到廣大的人群當中。不過應當承認,在一個相當長的時問裏,大眾傳播基本上都隻是“我播你聽”的單向傳播。當社會大踏步地向前邁進時,思想解放,經濟騰飛,科技發展,廣播電視領域發生了深刻的變革,主持人節目這種傳播形式出現後,客群不僅可以參與到節目當中來與主持人面對面交流,而且在節目播出過程中還能夠通過電話、簡訊E_mail直接與主持人交流。這種在大眾傳播中滲入的“人際性”的雙向交流,使大眾傳播更增添了傳播的魅力和優勢。

如果說以往播音員的語言傳播主要是虛擬語境中的“獨白”,那麽,隨著廣播電視節目改革的深入,節目形態日益豐富,主持人在節目中的語言活動方式越來越多,節目製作過程中的現實語境大為增多,大凡有交流對象的語言過程如採訪談話、專訪節目、談話節目、綜藝晚會節目、遊戲娛樂節目、益智節目等,就屬于現實語境。

3.復合語境

從整體上看,節目製作和播出語境是個復合語境。播音員、主持人面對話筒、鏡頭向虛擬對象進行傳播,是電子大眾傳播最基本的形態。

在專訪節目、談話節目、開通熱線、各類有現場觀眾的節目當中,播音員、主持人的談話大多是面對面現實語境中實實在在的交流,雖然電台主持人看不到打進熱線的聽眾,但交流對象卻是真實存在的,交流過程是地道的雙向交流、互動傳播。這些語言活動都屬于“對話”,是有問有答的直接交流,不過與生活中的對話不同,這些對話同時也是說給客群聽的,也就是說,在節目的現實語境的實際交流中,包含著對收音機前、電視機前的虛擬聽、觀眾的“擬態交流”。

在綜藝娛樂類節目裏,主持人的語言有面對現場觀眾群體的,有面對現場個體的,有面對攝像機直接說給電視機前觀眾的,交流指向不時轉換,而且既有“擬態交流”,又有實際的交流,是多種交流類型的復合及交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