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大屠殺

廣州大屠殺

廣州大屠殺,又稱庚寅之劫殺人十八甫塡屍六脈渠, 指1650年(清順治七年,南明永歷四年,庚寅年)11月24日到12月5日清朝軍隊在廣州的屠城暴行。

當年公歷11月24日,清朝平南王尚可喜與靖南王耿繼茂指揮的清軍在圍城近十個月後,經過慘烈的戰鬥,包括築壘相逼,以樓車攻城,及動用荷蘭炮手,終于攻破廣州城,隨後對據城死守的廣州居民進行了長達十二天的大屠殺。

據清代官方史載,這場屠城,斬"兵民萬餘",又"追剿餘眾至海濱,溺死者無算" ,不論男女老幼,一律殘酷地殺死,死亡人數根據收屍的和尚統計至七十萬。

廣州市社會科學研究所認為"七十萬人"顯然不可信,因為明末廣州府十三縣人口總共才40萬人。

另有意見認為當時廣州人口約40萬,而死難者約十萬人或超過十萬人。

  • 中文名稱
    廣州大屠殺
  • 時    間
    1650年
  • 又    名
    庚寅之劫
  • 地    點
    廣州

​屠城過程

尚可喜,原籍山西洪洞,後徙遼左海州衛,為明遼東廣鹿島副將。 天聰八年(1634),因受東江總兵沈世魁之加害而被迫降後金。後伐朝鮮,擊李自成,順治六年(1649年),尚可喜被冊封為平南王,此後,便受命帶領清兵南征廣東。次年二月,清軍攻至廣州城下,開始了長達九個月的圍城攻堅。至十一月,廣州城破。隨即就發生了影響深遠的大屠殺事件--廣州"庚寅之劫"。

"清順治六年十月,滿清大軍抵達廣州,圍困城池長達10個月,最終攻下城池,平南王尚可喜率清軍攻陷廣州之後,屠城十日,屍橫遍地。廣州城當時人口大約40萬,死難者約五分之一。"

史料記載

中國國內史料記載

黃佛頤的《廣州城坊志》引用清人方恆泰《橡坪詩話》的記載:"城前後左右四十裏,盡行屠戮,死者六十餘萬人。相傳城中人士竄伏六脈渠約六七千人,適天雨,瀆溺幾盡,其所存僅二人,雙門底劉中山其一也。""止有七人躲入大南門瓮城關帝廟神像腹中,得免誅戮。"

清史稿·卷二百三十四》記載"繼茂與可喜攻下廣州,怒其民力守,盡殲其丁壯。"

《順治實錄》記載偽清屠城令:"其據城逆命者,並誅之。"清軍屠城布告:"諭南朝官紳軍民人等知道:...如有抗拒不遵,大兵一到,玉石俱焚,盡行屠戮!..."《清史稿》:"國語謂漢軍"烏真超哈"",哪國的國語把"漢軍"叫做"烏真超哈"?當然不是漢語,而是滿語。

當時人戴耘野《行在陽秋》記載了廣州市全民抵抗的英勇情形:"城中人亦攖城自守,男子上城,婦女饋餉(送飯)。清兵環圍城外..."。

查繼佐《罪惟錄》:北師兩王攻廣州不遺力 , 杜永和督守勤 ;副將張月總陸兵、吳文敏統水師 ,背城出戰 ,多捷。"侵略者損失慘重,清將尚可福等被擊斃,《尚氏宗譜》記載清寇屍體在攻城地點下堆得幾乎和城牆一樣高。

廣東通志》等史料記載:"殺七十萬人"。這是最低限度的估計。

林文陔《淺析建國前佛山商業的興衰》:"明末清初的戰爭,使廣州遭尚可喜耿繼茂兩藩屠城,當時廣州死者70多萬人。"

廣州市地方志編纂委員會 《廣州市志--宗教志》:"清順治七年(1650),清軍攻廣州,死難70萬人,在東郊烏龍岡,真修和尚僱人收拾屍骸,'聚而殮之,埋其餘燼',合葬立碑。"

"甲申更姓,七年討殛。何辜生民,再遭六極。血濺天街,螻蟻聚食。飢鳥啄腸,飛上城北。北風牛溲,堆積髑髏。或如寶塔,或如山邱。五行共盡,無智無愚,無貴無賤,同為一區。"(《祭共冢文》王鳴雷)親眼目睹了這次屠殺的王鳴雷,描繪人頭堆積的像山丘和寶塔一樣高。

"縱兵屠掠,遺骸十餘萬",揭陽縣觀音堂海德和尚等收屍聚焚于西湖山,將骨灰葬在西湖南岩。福建同安縣屠城死難5萬餘人,梵天寺主持釋無疑收屍合葬于寺東北一裏之地,建亭"無祠亭",墓碑上則刻"萬善同歸所"。

《平南王元功垂範》記載南明永歷七年( 1653年)九月十四日,滿清"靖南將軍"哈哈木在廣東潮州府進行屠城。"是年滿清"潮州總兵"郝尚久反正歸明,回響李定國大軍。李定國兵敗西撤後,郝尚久勢單力薄。滿清軍隊在包圍潮州一月有餘之後,攻陷府城,郝尚久自殺殉國。滿清軍屠城,斬殺無算"。

清初人鈕琇《觚剩》記載,在城外成堆焚化的死難者殘骸堆積得如同山丘,最後形成了令後人無比悲痛的大墓--"共冢":"再破廣州,屠戮甚慘,居民幾無噍類。浮屠真修曾受紫衣之賜,號紫衣僧者,募役購薪聚胔于東門外焚之,累骸燼成阜,行人于二三裏外望如積雪。因築大坎瘞焉,表曰共冢。"大意:滿清攻破廣州,大屠殺很悲慘,市民幾乎沒留活口。釋真修法師曾被明朝皇帝賜給紫衣,號稱紫衣僧者,他出錢僱人、買柴,把死難者的遺體運到東門外堆積,用火焚燒,骨灰成山,行人在二三裏外望去,如同積雪。

清軍文書的陳殿桂後來寫咗《雄州店家歌》回憶:"家家燕子巢空林,伏屍如山莽充斥。死者無頭生被擄,有頭還與無頭伍。血泚焦土掩紅顏,孤孩尚探娘懷乳。"

而《番禺縣志》記述"庚寅之劫"嘅慘狀就提到番禺典吏丁有儀夫婦被殺之後:"越日,所棄兒匍匐屍旁,猶吮其(母親之)乳,過者無不淚下。"(古代廣州城區由兩縣分管,東南區為番禺縣,西北區為南海縣)瀕死嬰兒出于本能,尋找死去母親,吮吸屍體嘅乳房,幾咁慘不忍睹!

倪在田《續明紀事本末》"可喜屠廣州,孑遺無留;逸出城者,擠之海中。"少數逃出城的市民,也被城外的清寇趕進海裏淹死!在一片天愁地慘的最恐怖氣氛之中,不少市民特別是婦女知道沒有活路,隻好自盡。 "張月等猶擊敗可喜軍, 燒其鐵甲去 ; 又以炮碎可喜及耿繼茂案 , 二人方共食 , 幸不死 。可喜以兵攻西門 , 月(張月)以大炮擊之 , 殺其兵千人。"我軍兩廣總督杜永和(杜允和)三戰三勝,受到中國政府嘉獎。最後,滿清侵略軍隻好靠收買叛徒範承恩開啟缺口,總算才可恥地攻入。尚可喜等二鬼子必然惱羞成怒報復,使廣州人民遭到5年前揚州人民的悲慘命運。(大同守城八月之久,也被清寇下令"官吏兵民,盡行誅之"!)

西亭凌雪《南天痕》:"...攻圍十閱月不能破。...及冬,偏將範承恩謀內應,決台之水,... 十一月二日,城破,屠之。"

海外史料記載

除了《清史稿》及廣東地方文獻外,17世紀的來華的義大利籍耶穌會傳教士衛匡國及荷蘭人約翰·紐霍夫(Johan Nieuhof或Joan Nieuhof)也記述了這次大屠殺。

美國漢學家魏斐德(Frederic Wakeman)在其著作《洪業--清朝開國史》(The Great Enterprise: The Manchu Reconstruction of Imperial Order in the 17th Century)提及當時"...屍體在東門外焚燒了好幾天。...這個焚屍的火堆,在許多復明分子的心目中,標志著明朝重建希望的真正破滅...直至19世紀,仍可看見一座積結成塊的骨灰堆。"。

義大利傳教士衛匡國(M. martini,1614-1666,)的《韃靼戰紀》記載"大屠殺從11月24日一直進行到12月5日。他們不論男女老幼,一律殘酷地殺死,他們不說別的,隻說:殺!殺死這些反叛的蠻子。但韃靼人饒恕了一些炮手以保留技術為自己服務,又饒恕了一些強壯的男人,為他們運送從城裏搶到的東西。最後,在12 月6日發出布告,禁止燒殺搶掠。除去攻城期間死掉的人以外,他們已經屠殺了十萬人。"

當時荷蘭聯合省東印度公司使臣約翰紐霍夫 (John Nieuhoff )在《在出使中國韃靼大汗皇帝朝廷》一書中記述:"韃靼全軍入城之後,全城頓時是一片凄慘景象,每個士兵開始破壞,搶走-切可以到手的東西;婦女、兒童和老人哭聲震天;從11月26日到12月15日,各處街道所聽到的,全是拷打、殺戮反叛蠻子的聲音;全城到處是哀號、屠殺、劫掠!凡有足夠財力者,都不惜代價以贖命,然後逃脫這些慘無人道的屠夫之手。"這些當時在粵的外籍人的記述,更可能是依據自己的真實觀 察,記述了廣州城發生的事。均表明,震懾反叛(1646年清兵已經首次攻陷廣州)的屠城行動持 續了一段時間。

劍橋中國明代史》"1650年秋末,清軍突破明朝在廣東和廣西的防御。11月24日(公歷),尚可喜終于攻克廣州,他使這座城市(它頑強地堅持了八個半月)遭受一次可怕的大屠殺。"而滿清立場的《四王合傳》、《清史稿》都說"圍合十閱月",是指圍城日期跨了10個月份。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繼茂率清軍南征嶺嶠,史稱"兩王入粵"。在兩王平定粵地的過程中,尚可喜對羊城進行了殘暴的屠戮和劫掠。

爭議

戴耘野《行在陽秋》記載:"初二日,清陷廣州,屠之。...百萬人民,盡死于內"。

屈大均為守城犧牲的回民將領羽鳳麒寫的悼詞中說:"國殤百萬 , 于爾尊崇",意思是百萬死難者中,羽公您死得很崇高。當時人陳恭尹《番禺黎氏存詩匯選序》也說"竹帛煙銷,與百萬生靈俱燼",指黎氏作品和百萬生靈一起在大屠殺中毀滅了。所以說死難者很可能接近100萬人。

廣東通志》等史料記載:"殺七十萬人"。這是最低限度的估計。

廣州市地方志編纂委員會 《廣州市志--宗教志》:"清順治七年(1650),清軍攻廣州,死難70萬人。在東郊烏龍岡,真修和尚僱人收拾屍骸,'聚而殮之,埋其餘燼',合葬立碑。"

林文陔《淺析建國前佛山商業的興衰》:"明末清初的戰爭,使廣州遭尚可喜、耿繼茂兩藩屠城,當時廣州死者70多萬人。"

滿清賊寇在大屠殺後,往往故意留一些僧侶不殺,讓這些幸存者來清理屠場,《揚州十日記》:"諭各寺院僧人,焚化積屍"。《嘉定乙酉紀事》:"城中無主,積屍成丘,惟三四僧人,于被焚處,拆取屋木,聚屍焚之。"清寇攻陷潮州,"縱兵屠掠,遺骸十餘萬",揭陽縣觀音堂海德和尚與居士鍾萬成趕來,收屍聚焚于西湖山,將骨灰葬 在西湖南岩,在葫蘆山南側山腰建普同塔超度亡靈。福建同安縣屠城死難5萬餘人,梵天寺主持釋無疑等 8人,負屍合葬于寺東北一裏之地,建亭立碑,亭為"無祠亭",墓碑上則刻"萬善同歸所"。在廣州也是如此。

軼事和有關建築

主詞條: 海幢寺

正是因為攻陷廣州後大規模的屠殺,據說讓這場災難的製造者尚可喜從此陷入了無窮無盡的噩夢之中。終日不得安寧的他,經常流連于各種各樣的寺廟道觀,企圖能獲得心靈的平靜。在海幢寺,他遇到了當時的住持天然和尚,在天然和尚的點撥下,尚可喜似有頓悟,想為自己所做之事做些彌補。于是,他聽從了天然和尚的勸導,牽頭擴建海幢寺,以超度在十日屠城中屈死的亡魂。

天然和尚趁尚可喜的支持,廣結善緣,發動更多人募捐,官府內外掀起募捐熱潮,尚可喜的妻子,王妃舒氏捐建大雄寶殿,尚可喜本人捐資建天王殿,總兵許爾顯捐資建韋馱殿、伽藍殿,廣東巡撫劉秉權捐資建山門……本來普通而狹小的海幢寺以驚人的速度壯大著:集香廚、大悲閣、葯師佛母堂、幢隱廬、惜陰軒、就樹軒、靜觀樓、聞清鍾閣、地藏閣、悟閒堂、畫禪堂、諸天閣、塔殿、雲水堂、客堂、庫房、經坊、普同塔等建築一一興建,最開始的佛堂、準提堂也被改為客堂,環以回廊,以增壯觀。本來樸素之極的海幢寺,開始盡用綠色琉璃磚瓦蓋頂,在當時這是最為華麗名貴的建築材料,顯赫的王府也不見得使用,海幢寺可謂極盡排場。

滿清大屠殺

地點

屠殺事件

東北遼東之屠

華北

河北

趙州之屠 · 畿南之屠 · 保定之屠 · 三河之屠 · 昌平之屠

山東

濟南之屠 · 曹州之屠 · 沙鎮之屠·歸德之屠

山西

大同之屠 · 朔州之屠 · 渾源之屠 · 汾州之屠 · 太谷之屠 · 沁州之屠 · 澤州之屠 · 朔州之屠

河南

開封之屠 · 澤州之屠 · 南陽之屠 · 許昌之屠 · 洛陽之屠

安徽

涇縣之屠 · 徽州之屠 · 溪縣之屠

江南

江浙

徐州之屠·揚州十日 · 嘉興之屠 · 南京之屠 · 江陰八十一日 · 嘉定三屠 · 昆山之屠 · 無錫之屠 · 金華之屠 ·舟山之屠 · 蘇州之屠 · 海寧之屠 · 常熟屠殺

湖廣

信豐之屠 · 湘潭之屠 · 南雄之屠 · 庚寅之劫 · 潮州之屠 · 沅江之屠

江西

贛州之屠 · 南昌之屠

西南

永昌之屠 · 曲靖之屠 · 澄江之屠 · 四川大屠殺

西北

潼關之屠 · 蒲城之屠 · 盩厔之屠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