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街 -俄羅斯尼古拉耶夫斯克

廟街

俄羅斯尼古拉耶夫斯克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尼古拉耶夫斯克,(俄語:Никола́евск-на-Аму́ре,英語:Nikolayevsk;穆麟德式滿語:Miyoo Gasan),全稱為阿穆爾河畔尼古拉耶夫斯克,原是中國清朝吉林將軍轄區的廟街,廟街一詞,來源于女真語(滿語)。位于阿穆爾河(即黑龍江)出海口的港口城市,臨近鄂霍次克海,于1850年建立的城市,屬于俄羅斯遠東聯邦管區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的尼古拉耶夫斯基縣,亦是尼古拉耶夫斯基縣的行政中心。2014年的人口統計有20,774人。本市的位置主要在黑龍江北岸,距離黑龍江入海口的地方約有80公裏,距離哈巴羅夫斯克約有977公裏,共青城火車站有582公裏。中型海輪可達。為河運與近海運輸的轉運港。但因不通鐵路,港區水淺,並有沙洲,冬、春季受冰封,地位日益下降。有修船、造船、魚類加工廠等。

  • 中文名稱
    廟街
  • 國家
    俄羅斯
  • 全稱
    阿穆爾河的尼古拉耶夫斯克
  • 別稱
    廟屯

概述

清朝時,黑龍江入海口附近有一城市——廟街(這裏已連同外興安嶺一起被迫割給俄國)。也叫廟屯,今俄羅斯尼古拉耶夫斯克,全稱為阿穆爾河的尼古拉耶夫斯克(俄語:Николаевск-на-Амуре),屬于俄羅斯遠東聯邦管區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的尼古拉耶夫斯基縣,亦是尼古拉耶夫斯基縣的行政中心。2002年的人口統計有28,492人。該市距離黑龍江註入黑龍江河口的地方約有80公裏,距離哈巴羅夫斯克約有977公裏,共青城火車站有582公裏。中型海輪可達。為河運與近海運輸的轉運港。但因不通鐵路,港區水淺,並有沙洲,冬、春季受冰封,地位日益下降。有修船、造船、魚類加工廠等。

廟街

地理位置

廟街,也叫廟屯,今俄羅斯尼古拉耶夫斯克,全稱為阿穆爾河的尼古拉耶夫斯克,屬于俄羅斯遠東聯邦管區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的尼古拉耶夫斯基縣,亦是尼古拉耶夫斯基縣的行政中心。

旅遊景區

廟街之永寧寺碑

在黑龍江入海口有一塊中國明代碑刻。永樂十一年(1413)“永寧寺記”和宣德八年(1433)“重修永寧寺記”二碑的簡稱。“永寧寺記”碑記述明太監亦失哈,于永樂九年赴奴兒幹(今黑龍江下遊特林地方)設都司衙門及兩年後建永寧寺等事,內容可補《明史》之缺。碑高1.79米,正面刻漢文,背面額刻蒙古文,下刻蒙古文和女真文,內容均為正面漢文縮寫。

廟街

兩側上下還分書漢、藏、蒙古、女真文六字真言。“重建永寧寺記”碑用漢文記述亦失哈再赴該地重修永寧寺事。碑高2.06米。二碑是明初繼前代管轄黑龍江、精奇裏江、烏蘇裏江、松花江流域及庫頁島的重要物證。1858年沙俄與清政府簽訂《璦琿條約》後,侵佔碑所在地。1904年,二碑被移至海參崴博物館,後不知下落。這是廟街歷史上是中國領土的有力證據。

歷史文化

漢代為費雅喀人居住之地。唐代為黑水都督府轄地,金代為胡裏改路轄地,元代由設在附近奴爾幹地方的東征元帥府鎮守,明代屬奴爾幹都指揮使司管轄,清代由三姓副都統管轄。

廟街

1689年清朝與沙俄簽定的尼布楚條約中也明確規定廟街屬中國。1850年,俄國海軍軍官涅韋爾斯科伊率兵潛入黑龍江口,在此升旗佔地,建立軍事哨所,並以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名字將該哨所命名為尼古拉耶夫斯克。根據1858年所簽訂的《璦琿條約》及1860年所簽訂的《北京條約》而割讓與沙俄。不過,其實早在1850年8月13日,俄國人GennadyNevelskoy就在當地開設尼古拉耶夫斯基驛站,為沙俄至當地的居民提供郵政服務。其後,俄國在當地大幅殖民,並在當地興建教堂、警察局、賭場、金庫等各種基礎建設。

早在1856年成立濱海邊疆州之時就被沙俄承認其城鎮的地位,並改為現在的名稱。直到1880年之前,它一直都是濱海邊疆州的行政中心,直到濱海邊疆州直到一分為二為止,其行政中心的地位分別被海參崴及伯力所取代。1920年,尼古拉耶夫斯克曾遭到大面積的轟炸,郵電局及各種通訊設備都被完全摧毀。

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取得了偉大的勝利,蘇維埃政府與德國簽訂了停戰協定。擺脫了帝國主義戰爭的蘇維埃政府,決定將沙俄侵佔的黑龍江航權歸還中國。
      為了能夠控製黑龍江,北京政府海軍部決定建立吉黑江防艦隊。由于艦艇不足,海軍部決定調撥第二艦隊的“江亨”、“利捷”、“利綏”3艘炮艦和“利川”武裝拖船組成北上艦隊前往支援。在這4艘軍艦中,最大的是“江亨”艦,排水量550噸,艦長是陳世英。他是福建人,畢業于江南水師學堂。
      從第二艦隊駐地上海到達吉黑江防艦隊駐地哈爾濱,這是一次艱難的遠航。為了增加北上艦隻的抗風浪性,第二艦隊對各艦進行了改裝,並專門派運輸艦“靖安”艦拖帶護送。1919年7月21日,北上艦隊在“靖安”艦長甘聯趝的帶領下從吳淞港出發,向北方前進。
      北上艦隊渡過黃海、日本海,穿過韃靼海峽,經過近兩個月的艱難航行,終于在9月上旬到達廟街(尼古拉耶夫斯克),進入黑龍江。此時,“靖安”艦已完成了拖帶任務,南下返滬,北上艦隊的指揮任務交給了陳世英。
      廟街位于黑龍江入海口附近,是進入黑龍江的必經之路,當時有華僑2000多人。俄國十月革命後,日本進行武裝幹涉,近千名陸軍進駐廟街,另外還有4艘驅逐艦和一艘巡洋艦。除了日本軍隊,廟街還駐扎著日軍支持下的白俄軍隊,當地情勢極為復雜。
      陳世英率艦到達廟街後,受到了當地華僑的歡迎和慰問。他們告訴陳世英,黑龍江再有10天即將封凍,若往哈爾濱應盡快起程,否則就有被困的危險。陳世英接受了華僑的勸告,于當天起錨沿江西上。但艦隊起航不久就遭到了日軍炮火的攔阻,4艦被迫退回廟街。不久,黑龍江封凍,陳士世英不得不率艦在廟街過冬。
      10月下旬,蘇維埃政府領導下的紅軍向帝國主義幹涉軍發起反擊。一支紅軍遊擊隊向廟街地區日軍支持下的白俄軍隊發起進攻,廟街的局勢頓時緊張起來。
      一天,一個白俄軍官匆匆忙忙來到陳世英的住處,一進門就說:“我軍遭到了紅軍的襲擊,貴軍在我軍地盤之內,應派4艘軍艦協助我軍截擊紅軍。”此人口氣十分強硬。陳世英打量著這個滿臉凶氣的白俄頭目,心中感到不快。他未加思索地告訴他:“我等乃是客軍,艦中皆系水手,未諳陸戰。”一句話就把對方打發了。白俄軍官隻得悻悻而去。
      幾天後,紅軍遊擊隊進佔廟街,白俄軍隊終因難抵紅軍攻勢,向東潰逃。此時,日軍已經佔據了日本領事館,打算利用地形守住防線。
      由于紅軍紀律嚴明,城裏一切秩序井然。這支遊擊隊的正副司令員聽說中國艦隊駐在廟街,便親自登門拜訪。司令是一位中年獨臂漢子,他的一隻左臂在戰鬥中失去了;副司令是一位20歲出頭的姑娘,帶有稚氣的臉上透著一股剛毅。陳世英在這兩位遊擊隊司令員的身上看到了蘇維埃紅軍為民族獨立而不怕犧牲的精神,心中不由升起敬佩之情。雙方進行了長時間的交談,氣氛十分融洽,彼此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轉眼就到了11月。一天,駐守在領事館的日軍突然向紅軍遊擊隊駐地發起進攻,紅軍奮力反擊,將日軍打回到領事館內。在這場激戰中,獨臂司令壯烈犧牲。由于日本領事館防御堅固,紅軍遊擊隊沒有重型火器,久攻不下。在這時,他們想到了中國海軍。

廟街

紅軍遊擊隊派了一名代表前來拜會陳世英,想借兩尊艦炮,以便攻破日軍佔領的領事館。陳世英當即召開4艦艦長會議,商議借炮事宜。各艦長都認為,紅軍遊擊隊自入廟街以來,紀律嚴明,不擾百姓,與中國海軍關系融洽;而駐扎在廟街的日軍,經常殘害當地的僑民,對中國海軍蠻橫無理,發炮阻撓中國海軍西上,迫使中國海軍不得不在廟街過冬,因此,大家一致同意滿足紅軍遊擊隊的要求。陳世英採納各艦長的意見,將“江亨”艦邊炮一尊,“利川”艦格林炮一尊,炮彈21發借給遊擊隊。

廟街

果然,紅軍有了大炮後,不久便將領事館攻破,並擊斃日軍數十人,俘獲130餘人。

1920年3月,江冰開始融化,紅軍遊擊隊決定撤出廟街。臨行前,他們將所借艦炮全部歸還中國海軍,並告誡陳世英,日本在開凍時定來報復,勸中國海軍4艦開到其他港口暫時躲避一下。陳世英得知這一情況後,命令艦上人員將“江亨”艦和“利川”艦進行了改造,對兩艘艦上的大炮進行重新安排,並改編彈葯庫存表冊,以備查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