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街·媽·兄弟

廟街·媽·兄弟

《廟街·媽·兄弟》 是由潘嘉德執導的愛情劇,李克勤、梁漢文、葉璇等參加演出。

該劇講述從小被拐的哥哥帶寶(李克勤飾)和當沖鋒隊督察的弟弟文迪(梁漢文飾)由互相敵視到摒棄成見、共同抗惡保衛廟街的故事。

  • 中文名稱
    廟街·媽·兄弟
  • 外文名稱
    Street Fighters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集    數
    22集
  • 編    審
  • 導    演
    潘嘉德
  • 首播時間
    2000年8月7日
  • 類    型
    時裝、愛情、劇情
  • 發行公司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 主    演
    李克勤,梁漢文黃淑儀葉璇
  • 語    言
    粵語
  • 監    製
  • 上映時間
    2000年8月7日
  • 拍攝地點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編    劇
    林麗娟,司徒錦源
  • 出品公司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楊帶寶(李克勤飾)年幼時遭壞人拐帶,逃脫後流落街頭,幸得廟街老江湖楊合益(劉江飾)收養,此後便在廟街打滾。一天,一名婦人陳鳳英(黃淑儀飾)突然跑來相認,堅稱帶寶是她的親兒,令帶寶不勝其煩

鳳英之子王文迪(梁漢文飾)任職沖鋒隊督察,曾因誤會與帶寶發生沖突,二人自此互相敵視。與此同時,帶寶發現自己的夢中情人何喜(葉璇飾)竟然愛上文迪,失望之餘唯有把情意暗藏心底。

何喜和文迪相戀不久後,才驚覺帶寶對自己情心一往,忽感難以舍他而去,一時間不知如何抉擇。廟街另一勢力人物姚志勇(餘子明飾)為人忠肝義膽,對兒子俊傑(張松枝飾)期望甚殷。

可惜俊傑性格剛烈,常常惹事生非,為建立霸業不惜出賣父親,又多番挑撥帶寶和好友柯南(阮兆祥飾)、莉莉(劉玉翠飾)和大春(林曉峰飾)等人的感情,弄致廟街雞犬不寧。帶寶和文迪為保衛廟街,終能摒棄成見,共同抗敵。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職員表

監製潘嘉德

編審:司徒錦源角色、劇情介紹

廟街·媽·兄弟廟街·媽·兄弟

角色介紹

陳鳳英(黃淑儀飾)

為人隨和,健談,友善,及樂于助人。家庭觀念重,知慳識儉,但不斤斤計較。

楊帶寶(李克勤飾)

為人豁達,樂于助人,心地善良,凡事以義氣為先,本著"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宗旨,頭腦靈活。

王文迪(梁漢文飾)

自信,幽默,聰明,富正義感,相信人定勝天及事在人為。為人欠缺情趣,但樂于助人,孝順母親。

鄧國基(陳國邦飾)

自信,決斷獨立,好勝,大男人主意。人際關系好,不喜歡受束縛,對感情專一。

洛詠琪(鍾麗淇飾)

聰明,任性,被寵壞。為人爽朗直接,不知天高地厚,對愛情充滿憧憬。

何喜(葉璇飾)

心地善良,坦率可愛。為人聰明,善辯,人緣甚佳,對愛情充滿憧憬,但缺乏自信。

梁慧珍(黃紀瑩飾)

活潑,爽朗,不拘小節,大情大性。重友情,以釣金龜婿為目標。

馬莉莉(劉玉翠飾)

豪無大志,性格單純及善良。重友情,不拘小節。極度自卑,但心底裏卻十分渴望愛情。

柯南(阮兆祥飾)

為人樂觀,念舊。表面看透世情,豁達睿智,喜歡講道理,喋喋不休地使人不勝其煩。

李大春(林曉峰飾)

性格火爆,臭脾氣,不易與人相處。為人有義氣,對寶尤其恭敬順從。

分集劇情

第1集

沙展王文迪在警民節目主持人試鏡中表現生硬,遭上司責罵,文迪表示隻希望加入沖鋒隊,文迪母陳鳳英也幫口說算命先生替文迪批命不宜上鏡,希望不要錄用他,結果文迪成功被派往西九龍沖鋒隊。隊友鄧國基帶文迪遊廟街,國基見文迪將車泊在不適當位置竟不動聲色,結果令文迪跟廟街的楊帶寶帶生齟齬,文迪暗氣。 文迪的女友Grace生日,文迪叫齊親戚為她慶祝,Grace反感地當眾指他呆板乏味及提出分手。原來文迪每逢節日均"甩拖",有"節日孤星"之稱,鳳英加以安慰,並令她想起被拐去的大兒子文安,淚盈于睫。文迪首日上班執行任務時竟暈車浪,眾手下竊笑。 帶寶跟大春、家輝等合稱"廟街六小福",感情深厚,五小福與何喜夾錢為帶寶換新雪櫃,豈料被大春輸光,改為買二手貨,帶寶以為何喜無端翻新雪櫃而罵她,其後知錯便帶她到茶餐廳賠罪。鳳英從舊街坊雙喜劉口中得知文安當年被他老婆拐走,並在廟街失散,震驚之餘到廟街尋子,懷疑帶寶就是文安,追上前叫他。

第2集

文迪指責帶寶打人,鳳英為息事寧人說沒事,帶寶得戚地離開。文迪追問下,鳳英說出原委,並懷疑帶寶是文安。文迪聽到手下對舊上司贊不絕口,消遣又不叫自己,深感不是味兒。鳳英死心不息再到廟街尋子,剛巧帶寶為幫大春逃避貴利追截,對換衣服引開貴利時,跟鳳英迎頭相撞,這一撞卻令鳳英更加懷疑帶寶是她兒子,可惜眾弟妹不信。鳳英察覺文迪滿懷心事,追問下始知他與手下有隔膜,安慰說要慢慢來。 帶寶向何喜打聽大春借貴利原因,何喜三緘其口。何喜向老板借糧一年,反被炒魷,惟有將遣散費給大春還債,接著發現全部錢被外婆何八偷去,何八竟用來買名貴手表給何喜。帶寶發現借貴利的真凶是家輝,惟有請養父兼廟街長街話事人楊合益出面,在廟內跟短街的負責人姚志勇商量。與此同時,文迪與國基追捕賊匪闖入廟內,帶寶幫忙追賊反被國基當賊扮,令帶寶與文迪的隙嫌加深。上司林Sir責文迪等捉錯良民,文迪將責任攬上身,令國基等對他另眼相看。鳳英從新聞片中看到帶寶手上有疤痕,斷定他就是文安。

第3集

鳳英堅持帶寶是文安,文迪遂帶她找帶寶問個明白,怎料鳳英突然改口問他是否文迪表哥,文迪與帶寶均感愕然。合益勸帶寶不要過分照顧五小福及何喜而錯過發展機會,帶寶一笑置之。何喜押了名表給家輝還債,回家見何八以分期付款方式買了新電視機,心感惆帳。何八發現何喜偷偷搵工,立即退回電視機。帶寶等知道何喜失業,一起夾錢在廟街擺檔賣球衣。何喜重遇舊友梁慧珍,經她提醒決定做OL,帶寶大表支持,又陪她搵工,五小福更教她見工秘訣,何喜又好笑又感激。何喜成功到慧珍公司上班,慧珍不忘教她升職要訣,何喜一笑置之。 鳳英到廟街偷看帶寶,見他辛苦地擺檔感心痛,此舉被文迪看見,心情復雜。鳳英有意搬入廟街接近帶寶,文迪反對,及後心軟答應,但為了鳳英安全,叫手下一起幫忙搬屋,乘機"曬馬"。鳳英喜與帶寶為鄰,急忙自我介紹,帶寶敷衍了事。鳳英親手磨製芝糊給帶寶吃,大春搶著來吃,帶寶吃過後感覺味道似曾相識,又心血來潮向合益查問自己的身世。

第4集

帶寶從養父合益口中得知其母當年將自己棄之不顧,傷心不已。何喜對新工作不習慣,幸得帶寶不斷開解,而且每早更主動送何喜上班,令何喜心感快樂。鳳英風雨不改為帶寶送上芝糊,而帶寶亦開始主動與鳳英交談,兩人關系日漸改善,鳳英知道帶寶愛吃叉燒,竟不顧危險在家為帶寶燒叉燒,令文迪極為不滿。何喜工作漸上軌道,更得上司贊許及邀請到卡拉OK消遣,何喜與帶寶及五小福同往,眾人喝至大醉回家。 帶寶有感一無所長,故虛心向何喜學習電腦,過程中,帶寶忽覺她比以前長大了不少,心中悠然產生特別感覺。何八家中水浸,竟走上帶寶家過夜,令帶寶及何喜被逼要同睡一房,帶寶看著熟睡的她,內心不禁有"羅羅攣"感覺,整夜未能入睡,令五小福開始懷疑兩人關系。 文迪之舊女友詠琪加入其部隊,開始時,詠琪對文迪仍有非常大之成見,但合作下去後便對他改觀,更希望借機再接觸他。部隊中人不知兩人以前的關系,尤其國基竟對詠琪大感興趣,但詠琪卻對其他人表現冷淡。

第5集

帶寶知自己對何喜有愛意,但卻不敢向她示愛,惟有如常送她上班,何喜也如常拖著帶寶,但卻令帶寶心跳加速。五小福議論紛紛,眾人看出帶寶對何喜有意思,但卻苦無合適方法助帶寶追求她。帶寶欲找何喜吃午飯,見她跟上司到一高級會所用膳,而帶寶卻被拒諸門外,心中氣憤不已。 帶寶決定發奮圖強,大搞網上批發生意,怎知于開檔當中被騙買入大批冒牌貨,更于開檔時,被詠琪私自向海關舉報,令他全部貨物被充公,血本無歸。帶寶誤以為又是文迪暗中針對自己,兩人關系更形惡劣,而文迪亦責怪詠琪私自行動,詠琪誤會他有徇私行為。 鳳英見帶寶很努力賺錢,細問之下,才知文迪令他的貨品被充公,于是在文迪面前為帶寶講好說話,希望文迪助帶寶取回貨物,但文迪無法協助。鳳英知帶寶有意再做生意,更想學煮自己的芝糊,以便將來賣糖水之用,鳳英決與帶寶合作,終與弟妹合力說服文迪。文迪知鳳英此舉又為了帶寶,氣憤得一走了之,鳳英無奈追出。

第6集

五小福知帶寶對何喜已將兄妹情轉為男女之情,故以情信戲弄帶寶,令帶寶又氣又開心,他們更支持帶寶開口示愛,令帶寶信心大增。 何喜在上班途中巧遇文迪,兩人一見如故,而何喜亦對文迪漸生好感。鳳英將炮製芝糊秘方交予帶寶,帶寶急不及待找何喜一起試做,期間,帶寶不斷向何喜作出暗示,但她未能明白。帶寶、何喜與五小福合力烹煮芝糊。結果失敗。鳳英以秘方有錯漏為理由而請帶寶食飯補償,並希望帶寶到自己家學煮芝糊,帶寶一口答應。翌日,帶寶上鳳英家,鳳英希望藉教他煮芝糊而勾起他的童年回憶,可惜徒勞無功。 文迪鼓勵何喜要多學習新事物以充實自己,于是教何喜不少電腦知識,令她對他更有好感。鳳英終令文迪接受她與帶寶合資開糖水鋪,但文迪不放心,要求與國基等人入股,而帶寶與文迪二人更為裝修之事而爭拗,最後決定在球場比拼,可惜帶寶因何喜而分心,文迪勝出。何喜收到示愛電郵,開心不已,在糖水鋪"妙都"開張之日,向帶寶道出自己對文迪已生情愫……

第7集

帶寶不忍何喜對文迪一廂情願,佯稱郵件之事是他所作,何喜既失望又生氣,何喜無意中聽到文迪與琪琪以前的關系。 文迪在"妙都"忽聞街外搶劫聲,琪琪不聽命令留下,私自行動撞到八婆,八婆乘機事情鬧大,琪琪找文迪道歉。 鳳英上門找帶寶,被他無意打傷,文迪誤會向帶寶揮拳,文迪與帶寶的關系更惡劣。鳳英得知帶寶發燒,悉心照料,帶寶很感激。 何喜找文迪學電腦,卻被琪琪嘲笑,文迪覺得琪琪太過分。

第8集

鳳英因帶寶的不小心而受傷,帶寶驚醒後即背她回家,文迪以為帶寶將鳳英打傷,憤然向帶寶揮拳,鳳英見兩人大打出手,連忙製止。帶寶發高燒,鳳英上門悉心照顧,帶寶感激。詠琪刻意以國基來激文迪,想令他呷醋,誰知文迪向國基表示對詠琪已全無愛意。 何喜想學電腦,文迪找詠琪幫忙,怎知詠琪趁機嘲笑何喜學歷低。文迪對詠琪所為感不滿,故請何喜回家吃飯及親自教授電腦,令她覺兩人有發展機會。 何喜生日,帶寶及五小福在妙都為她舉行大食會以示慶祝,誰知何喜卻被慧珍安排與文迪共晉晚宴。帶寶知何喜與文迪度生日而大感失落,鳳英得知帶寶對何喜有愛意而擔憂不已。 鳳英欲知帶寶過去,決找柯南查問,柯南道出帶寶與合益關系,鳳英求合益勸帶寶發奮圖強。何八因急需要錢,故私自從妙都收銀機取走金錢,帶寶得知追出,並取回金錢,此際,文迪、國基、鳳英追至,帶寶隱瞞實情自認偷錢,鳳英心如刀割,更掌摑了帶寶一巴。

第9集

文迪為了向帶寶示威,故在眾人面前拖何喜手,何喜開心不已,帶寶惟有認輸。帶寶心灰意冷,決定退股,鳳英無計可施之下,決定向合益求證帶寶身世,合益決定幫鳳英查個明白。何喜工作表現理想獲上司贊賞及提升引來同事妒忌。 文迪對何喜忽冷忽熱,令她有點無奈。合益找到當日賣帶寶給他的白粉婆,白粉婆講出帶寶身世,令鳳英更相信帶寶是其失散了二十六年之兒子,合益從帶寶口中探聽得他不想鳳英是自己媽媽,鳳英想找帶寶說清楚,卻遭合益阻止,合益所持理由是帶寶單憑鳳英的一兩句說話是不會相信的,若要證實一切,必須去驗DNA。 文迪有意避開何喜,但何喜卻親自到警署接他下班。詠琪見狀,醋意大發,找來國基相陪,更喝至大醉,國基欲乘人之危而與詠琪發生關系,幸詠琪及時清醒才不致抱憾終身。兩人事後見面亦感尷尬。文迪終向何喜解釋,表示對她隻有朋友之情,絕無男女之愛,何喜聽罷,傷心不已,找帶寶傾訴。帶寶以為文迪有意玩弄她,故找文迪晦氣,鳳英終忍不住說出二人乃是親兄弟。

第10集

鳳英從DNA驗證帶寶是其親生兒子,但亦同時驗出患上血癌,文迪及帶寶均不能接受事實。何喜拋開情愛對文迪加以開解,兩人再發展為情侶。文迪深知帶寶未能接受鳳英為媽媽,擔憂不已。五福、何喜商量怎樣幫助鳳英,合益建議眾人去驗骨髓,希望有合適的可捐予鳳英,但眾人不敢,帶寶卻帶頭檢驗,令文迪另眼相看。 鳳英知自己病情需好好休養,決搬回舊居生活,鳳英將妙都交由帶寶打理,眾黯然神傷,帶寶更感無奈。搬屋當日,帶寶遲遲未出現幫忙,令鳳英舍不得離開。幸帶寶在最後一分鍾出現,協助鳳英搬屋,眾高興不已。帶寶在鳳英舊居中見到自己兒時的全家福及舊玩具,略有感觸。 鳳英在家暈倒,幸文迪及時趕回而發現。文迪因送鳳英入院而遲了歸隊集合,遭上司指責,文迪沖動之下想辭職,幸得詠琪及時阻止。帶寶煲葯給鳳英,鳳英一口喝下,文迪見狀主動叫帶寶搬來同住,帶寶一口拒絕,但在何喜及何八合作之下,令帶寶搬往與鳳英同住,五小福等人依依不舍。

第11集

鳳英得知帶寶肯搬來同住,高興不已。但帶寶由細到大從未住過這麽高尚地方,故覺渾身不自在,而文迪對他的陋習更是看不順眼,兩兄弟常因此而起爭執,鳳英頓感左右為難。 廟街五小福失去了話事人,頓時不知如何生活,終選出柯南做阿頭。志勇之子俊傑此際回港,柯南等擔心不已,但俊傑為了一些大計而極力討好眾人,令大家對他不再有防範之心。俊傑得知帶寶已離開廟街,更是野心勃勃,與黑社會合謀吞並廟街。 帶寶生活無定時,令文迪無法接受,本想開口責備,但遭鳳英阻止。何喜及詠琪不約而同為鳳英找了很多血癌資料,帶寶眼見詠琪對文迪有意,惟恐何喜會敗給詠琪,故對詠琪表現得不太友善,令詠琪難堪。帶寶對廟街仍非常關心,經常趁機回去,更因此而忘了陪鳳英覆診,令文迪擔心不已。鳳英想用金錢補償帶寶二十六年來沒有母愛,帶寶更被勸勉要長進及早點適應新生活。鳳英不怕別人眼光,逐一向街坊介紹帶寶,令帶寶感動。俊傑借故陷害志勇之手下強,廟街開始掀起爭端。

第12集

帶寶離開了廟街,五小福繼續在妙都打工,俊傑乘機討好各人,處處表現得非常友善,瑪莉與文迪同事產生誤會,以為對方有意非禮自己,俊傑竟派人打傷永祥。文迪以為此事是五小福所為,因此與帶寶大吵一場。帶寶到妙都質詢五小福為何夠膽打傷差人,五小福不滿帶寶不相信他們,氣憤地將帶寶趕走,而俊傑則在雙方面前搬弄是非,令五小福對帶寶極為不滿。 文迪及眾同事決定退股,俊傑代鳳英安排眾人退股事宜,更因此而接手妙都,眾人仍未發現俊傑之真面目。鳳英因忘記帶身分證而被扣留警署,帶寶帶同她的銀包親往協助及在警察面前稱鳳英為媽媽,令鳳英開心不已。 文迪因被扣滿分,故出入均由詠琪代為接送。一日詠琪于車中被安全帶纏住,文迪協助松綁,何喜路過以為兩人有親熱行為,生氣不已,經文迪解釋後才知誤會一場,叫帶寶教她車,以便接載文迪。帶寶加入七姐妹面家工作,表現落力,令鳳英及弟妹們高興非常,文迪對帶寶亦慢慢改觀,兩兄弟令鳳英生活得非常愉快。

第13集

俊傑為了一步步接掌廟街,故以吃喝玩樂及物質享受來收買五小福,希望利用他們來從事非法事業,讓他們當替死鬼,五小福對俊傑贊不絕口。一日,大春在時裝店遇見慧珍,被她美貌吸引欲展開追求,更不斷以物質滿足她的要求。國基被詠琪一再拒絕,心灰意冷之餘欲追回祖兒,但祖兒卻冷淡對待他。國基無意間發現祖兒懷有身孕,竟對她表示隻要她肯墮胎,便一心一意愛她,令祖兒心痛欲絕,決定離開他。 詠琪見文迪未能如從前般對自己,在忍無可忍之下決找他問清楚。文迪一時不知如何回答,詠琪竟一吻文迪以證自己對他的愛意,此舉給何喜撞見,激憤不已。文迪惟有帶何喜找詠琪說清楚,詠琪傷心之下摑了文迪一巴。 大春為了令慧珍開心,不斷買名牌衣物給她作為禮物,有點力不從心。慧珍鼓勵大春要賺大錢則一定要買股票,大春即回家向四小福借錢,當中隻有瑪莉將全副身家二萬元交予他買股票。俊傑趁機替大春買下大額股票,更表示很快有回報,大春滿懷歡喜,誰知卻中了俊傑的圈套。

第14集

文迪得知國基要祖兒放棄腹中孩子,大罵他不負責任,國基不以為意。何喜有感帶寶孤家寡人,生活苦悶,故建議相約一同出外遊玩,文迪亦表同意。誰知經多次出外後,文迪覺何喜與帶寶有時態度過分親昵,自己有點兒難受,帶寶看穿文迪心中所想,即主動表示會加以避忌以免引致誤會,文迪對帶寶明白事理而心生好感。鳳英與弟妹為帶寶之終身大事擔憂,眾人決定介紹女孩子給帶寶,並每人帶來一、兩名少女到鋪頭,希望乘機介紹給帶寶認識,帶寶識穿眾人心意,隻覺無奈。鳳英有見及此,找合益商量如何助帶寶早日找到女友,閒談間突傳來火警,兩人逃生時引來街坊之閒言閒語。 股票大跌,大春欠下俊傑五十萬元無力償還,俊傑逼大春賣私煙以還債,此時,大春才發現俊傑之真面目,可惜未敢向任何人講出真相。俊傑橫刀奪愛搶走慧珍,令大春悲憤不已,而俊傑亦開始對大春呼呼喝喝。國基證實患上假懷孕一病,心中嘗透懷孕之苦,一日與祖兒在家計會相遇,但仍未敢對她說出心中話,祖兒感無奈。

第15集

俊傑借口為街坊謀福利,建議在廟街辦"進步社",更推舉柯南為負責人,柯南雖受寵若驚,但內心則高興不已。瑪莉得知大春賣私煙,竟不顧危險陪他運貨,中途遇上警察查車,幸瑪莉機警才避過警察的檢查。 帶寶把七姐妹面鋪搞得有聲有色,令眾姨舅非常滿意,帶寶更建議面鋪開分店,以提高面鋪雲吞的知名度,鳳英贊他有生意頭腦。大春為俊傑賣私煙,柯南則全力搞"進步社",俊傑利用進步社詐欺街坊金錢,惟眾人仍蒙在鼓裏。接著俊傑向家偉及家輝埋手,一個安排拍電影,一個安排做妙都持牌人,目的全部是計畫進行一些非法事業。合益到妙都,發現隻剩家輝一人,心知不妙,故找志勇商量,惟志勇對自己兒子深信不疑。詠琪因工受傷, 詠琪因工受傷,帶寶代文迪往探望,遭詠琪無禮對待,幸帶寶亦非善男信女,強硬地對待詠琪,將她擲下水療池中,令詠琪氣憤不已,但詠琪家人則暗喜可找到一個能製服詠琪的人。瑪莉與大春睇私煙檔,不幸遭肥鵬揭發,即報警捉人,瑪莉甘替大春頂罪。

第16集

瑪莉替大春頂罪,令大春感激不已,大春表示將來一定娶她為妻。俊傑順利吞並肥鵬檔口。合益覺妙都多了很多妙齡少女,故請五小福食飯,希望能了解俊傑為人,除大春外,其餘四小福均對俊傑贊賞不已。志勇向合益表示俊傑要他退休回鄉養老,合益覺不妥,道出自俊傑回港後,長毛強與肥鵬均與志勇反面,但志勇仍稱俊傑沒問題,誰知路上遇見長毛強,他講出一切均是俊傑造成,志勇半信半疑到妙都找俊傑,遇見很多妙齡少女,心知不妙,追問俊傑所為,俊傑覺心煩,大聲喝罵他,遭合益掌摑,俊傑懷恨在心,表示會找他算賬,更會令五小福沒有好下場。家輝偷聽到俊傑利用五小福,驚慌下找四小福想辦法,惟無人理睬他,隻好找帶寶幫忙。 帶寶對詠琪之強硬態度果然有效,詠琪被逼聽從,更對帶寶心生好感,連文迪亦覺詠琪改變不少。鳳英病情有惡化象,經洛文診斷後,推斷隻剩半年壽命,文迪傷心地將此事告之姨舅,眾人傷心不已。帶寶堅強面對,更勉勵眾人要令鳳英在這半年內開開心心生活。

第17集

家輝代其餘四小福約帶寶見面,希望可以商討一個對付俊傑的辦法,可惜五人等來等去也不見帶寶出現,大春終忍不住說出俊傑不是好人,但柯南、家偉不相信,家輝無奈。帶寶為開分店一事忙碌,鳳英得知新鋪開張加上文迪與何喜結婚,雙喜臨門,開心不已。合益勸志勇不可再縱容俊傑,志勇亦感無奈。 文迪與何喜四出為婚事忙碌,文迪事事都要由鳳英作主,帶寶看不過眼,責備文迪沒主見,一點也不像成年人,兩兄弟又為此而大吵一場。 另邊廂,詠琪對帶寶苦苦痴纏,更以扭傷腳做藉口來換取他的關心。帶寶識穿詠琪所為,大罵詠琪隻顧自己,不懂關心別人,詠琪猛然被醒。 帶寶到妙都找五小福,見隻得家輝一人,心中起疑。家輝本想說出原因,但遭合益阻止,因合益不想帶寶牽涉俊傑一事內,要帶寶專心照顧鳳英。大春想離開廟街,瑪利苦苦哀求,終被俊傑捉住,以瑪利要脅大春,大春無奈打消離開念頭。志勇揭發俊傑賣私煙,俊傑假裝認錯,更當眾將私煙燒掉……

第18集

合益及志勇失蹤,鳳英、帶寶四出找尋,半路遇見俊傑,俊傑說兩老去了環遊世界,短期內都不會回來,鳳英、帶寶對兩人不辭而別心感奇怪。帶寶到妙都找五小福,見各人傷痕累累,由于五小福不想帶寶知道是俊傑打傷他們,故假稱是做臨記替身時受傷,帶寶信以為真。 八婆到七姊妹面家與鳳英見面,兩親家談到要求,八婆開出驚人條件,如一百萬禮金,三百打禮餅等。帶寶用計令八婆將要求減低,鳳英等人欣賞帶寶之急才。 俊傑逼廟街叔父輩交出圖章,更要他們從此不過問廟街大小事項,五小福見俊傑作威作福,但卻未敢插手理會。鳳英見最近有流鼻血情形出現,故獨自找洛文檢查,剛巧遇見詠琪。帶寶四處找鳳英但找不著,擔心之際見詠琪與鳳英出現,即時責備詠琪私自帶走鳳英,詠琪被氣走,帶寶知自己誤會了她故追上前認錯,詠琪即摟帶寶。何喜發現八婆種菇一事是假的,找柯南算賬,柯南供出一切仍俊傑所為,怎知俊傑惡人先告狀,到警署告發五小福和帶寶。

第19集

五小福到處匿藏,八婆不忍五人有家歸不得,故要求帶寶、何喜設法協助五人,以及將俊傑繩之于法。文迪全組人因捉不到五小福,遭上司遣責及被逼暫時停職接受調查,文迪深感自己事業不如意,加上懷疑何喜與帶寶有事隱瞞自己,故心情跌至谷底。八婆找到五小福,帶寶安排五人回家暫住,帶寶、何喜雙雙回家,文迪一時之氣說出帶寶一直暗戀何喜,三人頓感尷尬。帶寶決定搬回廟街,鳳英欲阻止但無效。 帶寶與五小福等商量如何蒐集俊傑之罪證,終協定由大春做臥底,大春不滿帶寶安排,竟一走了之,帶寶、俊傑陝路相逢,帶寶一怒之下想痛打他一頓,正想動手之際,大春沖出推開帶寶,乘機討好俊傑,更表示要跟回俊傑,俊傑在帶寶面前自命得意,帶寶非常不滿。 國基用計騙何喜,卻跟蹤她而得知五小福所在地,何喜得知是文迪指使,兩人再次鬧翻。大春事事討好俊傑,原來想乘機取得俊傑罪證,但遭俊傑揭發及毒打,帶寶等人終明白大春是為了大家鋌而走險……

第20集

文迪與何喜誤會加深,帶寶勸何喜找文迪解釋一切,但何喜卻發現自己愈來愈不懂如何與文迪相處。俊傑報警欲捉拿五小福,幸五人成功逃至鳳英家,鳳英勸五人自首,五人被說服到警署自首,文迪感激帶寶交出五人。 詠琪再次向帶寶表白愛意,但帶寶以未是時候而拒絕。文迪知何喜分不清自己對帶寶感情,故給她時間想清楚。俊傑回家,突見合益和志勇出現,心感不安。眾街訪向合益、志勇投訴俊傑惡行,鳳英等人決與合益、志勇合力對付俊傑,志勇表示要趕盡殺絕,俊傑才會知錯。鳳英、文迪逼俊傑退股妙都,而五小福則到俊傑檔口搗亂,令俊傑生意額大跌。 文迪、帶寶為鳳英而齊齊捐血,兩兄弟藉此和好如初。俊傑眾叛親離,獨剩慧珍一人,慧珍不想俊傑愈陷愈深,故偷錄其犯罪證供交予大春,接著又後悔,再問大春要回錄音帶遭瑪利嚴責,大春見瑪利處處為自己著想,心中感動不已,遂向她求婚。帶寶為了令何喜死心,故與詠琪拍拖,何喜見兩人手拖手,傷感不已。

第21集 大結局

詠琪向文迪說出帶寶為了何喜與他才跟自己拍拖,終令文迪鼓起勇氣向何喜說出真心話。 俊傑終日借酒消愁,志勇勸他自首,俊傑一氣之下命兩手下到妙都放火,給合益、帶寶捉著,兩人答應轉為污點證人。警察到酒店捉拿俊傑,可惜給他逃脫,俊傑更自製了一個計時炸彈,欲逼志勇給錢自己離開香港。志勇收到俊傑電話,即找帶寶眾人商量對策。鳳英突然昏迷,洛文說她隻得一個月壽命,眾人傷心不已,帶寶、文迪知鳳英喜歡吃芝糊,兩人到妙都拿取,經過何喜樓下,文迪本想到何喜家接她往見鳳英,誰知發現俊傑將八婆及何喜五花大綁,而自己亦落入俊傑手中。 志勇拿著生日蛋糕往見俊傑,更道出俊傑有今日是自己一手造成,俊傑心酸不已,決心自首,而帶寶則獨個兒到俊傑的車上拆炸彈,詠琪跟著,兩人在千鈞一發之際跳車逃生,但帶寶卻因而受傷昏迷。文迪、何喜大婚之日,文迪發現何喜突然失蹤。另邊廂,鳳英亦告失蹤,文迪一時間不見了媽媽及新娘,彷惶不已……

音樂原聲

主題曲:再一次想你

作曲:Eric Kwok

填詞:林寶

主唱:李克勤

插曲:我的命運

作曲:福山雅治

填詞:黃偉文

主唱:梁漢文

插曲:寫我深情

作曲:伍仲衡

填詞:黃敬佩

主唱:李克勤

幕後花絮

【香港著名編劇司徒錦源逝世】香港著名編劇司徒錦源逝世,享年48歲。司徒錦源的電影作品包括《一個字頭的誕生》《暗花》《非常突然》《真心英雄》《阿嫂》《導火線》等。曾參與編寫TVB劇《勇探實錄》《創世紀》《廟街·媽·兄弟》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