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宇

廟宇

廟宇,供奉神佛或歷史上名人的處所。書冊 廟宇介紹了中國鄉土建築中佔有較重要地位的廟宇的特點、形製、建造及其公共功能,陳志華教授在"中國的泛神崇拜與廟宇"中對中國民間宗教的歷史和性質有精彩的論述。

  • 中文名稱
    廟宇
  • 外文名稱
    court
  • 拼音
    miào yǔ
  • 解釋
    供神佛或歷史上名人的處所

廟宇結構

廟宇結構有三個主要部分:即台基、主體與屋頂。台基在中國建築上,非常重要。所謂台基,包括整個的空間:自平地至台地以及欄桿和台階。有時台地有兩層或三層,以使建築在台地上的主要建築物,其形其式昭昭在目。北平的天壇,是一個顯明的例子,台地和欄桿三分環繞向上展開。台基的另一個重要作用是強化建築主體獨特的品性,通常借以台基和平台的高度表現建築物的高貴和地位。中國廟堂木料結構之因素:木柱、楣梁、正梁、橫梁和支柱均披露可見。一排排的柱子與正梁及楣梁連結起來,支撐著遮蔽的屋頂,木架之上排鋪瓦片,而後砌磚隔牆填在柱間,構建中國建築的理念。

位置原因

主要目的是登高遠望,僧人道士進行修行,環境好,一是敬神;二是迎接神仙;三是一塵不染;四是長生不老;五是它能與世隔絕。同時,還使廣大信士登入空門,引其入勝,思想開闊,使人神往,體現仙境高不可攀,令人向往的意境。

廟宇稱呼

供奉觀音 十八羅漢 的廟宇供奉觀音 十八羅漢 的廟宇

從廣義上來說,廟宇不僅僅與佛教一家有關。但在佛教中,廟宇就有許多種稱謂:如“”,最初並不是指佛教寺廟,從秦代以來通常將官舍稱為寺。在漢代把接待從西方來的高僧居住的地方也稱為寺,從此之後,“寺”便逐漸成為中國佛教建築的專稱。“寺”是佛教傳到中國後,中國人為尊重佛教,對佛教建築的新稱呼。如白馬寺大召寺等。除此之外,如,那是尼姑居住的寺廟。還有石窟,那是開鑿在山崖上的石洞,是早期佛教建築的一種形式。印度早期佛寺多用這種形式。印度佛教石窟的形式有兩種,一種為精舍式僧房,方形小洞,正面開門,三面開鑿小龕,供僧人在龕內坐地修行;一種為支提窟,山洞面積較大,洞中靠後中央立一佛塔,塔前供信徒集會拜佛。在蒙古語中稱“寺”為“召”。如大召、五當召等。另外,有稱之為布達拉宮、普陀宗乘之廟等。

道教中,寺廟的稱謂也很多:道教創立之初,其宗教組織和活動場所皆以“治”稱之。又稱為“廬”、“靖”、也稱為靜寶。在南北朝時,道教的活動場所稱呼為仙館。北周武帝時,道教活動場所的稱呼叫“”,取觀星望氣之意。到了唐朝,因皇帝老子為祖宗,而皇帝的居所稱為“宮”,所以道教建築也稱為“宮”了。其它還有叫“院”、“祠”的,如文殊院碧霞祠等。

廟宇廟宇

儒家則稱之為“廟”、“宮”、“壇”,如孔廟、文廟,雍和宮天壇等。伊斯蘭教稱之為“寺”,如清真寺等。天主教稱之為“教堂”。

在原始或民間中,稱之為“廟”、“祠”,如舊時奉祀祖宗、神佛或前代賢哲的地方。叫太廟中岳廟西岳廟、南岳廟、北岳廟岱廟等。如祖廟祠堂(祭祀祖宗或先賢的廟堂),有武侯祠韓文公祠等。

寺廟文化它完整地儲存了我國各個朝代的歷史文物,在國家公布的全國文物保護單位中,寺廟及相關設施約佔一半,謂之“歷史文物的保險庫”, 乃當之不愧。寺廟建築與傳統宮殿建築形式相結合,具有鮮明民族風格和民俗特色。

同時,寺廟文化已滲透到我們生活的各個方面:如天文地理建築繪畫書法雕刻音樂舞蹈文物廟會民俗等等。各地一年一度的廟會如火如荼,不僅豐富了各地的文化氛圍,同時促進了地方旅遊業的發展。

地名

廟宇鎮又名大廟位于重慶市巫山境內。下轄20個行政村,重慶巫山渝東門戶。

廟宇鎮位于巫山西南部,距縣城57千米。轄禹王宮、龍骨坡2個社區,南溪、田合、小營、楊柳、水磨、新城、報豐、白廟、廟宇、柏樹、永風、永安、長梁、九台、銀礦、慶上、長房、長坪18個行政村。巫(山)建(始)公路過境

[代碼]500237101:~001禹王宮居委會 ~002龍骨坡居委會 ~219南溪村 ~238田合村~239小營村~240楊柳村~241水磨村~242新城村~243報豐村~244白廟村~245廟宇村 ~246柏樹村~247永風村 ~248永安村~249長梁村 ~250九台村 ~251銀礦村 ~252慶上村 ~253長房村~254長坪村

[沿革]民國置廟宇鎮,1958年改公社,1983年改鄉,1985年復置鎮。1997年,面積110平方千米,人口4.2萬,轄鎮心、廟宇、龍坪、新城、報豐、學堂、紅梁、白泥、白廟、石橋、大營、水磨、楊柳、太坪、田合、玉米、長陽、小營、長梁、南溪、永安、文昌、新橋、永勝、柏樹、寶興、寶慶、西溝、牆圍、銀礦、永風、力台32個行政村和禹王官1個居委會。

2003年底區劃調整後的廟宇鎮,轄原廟宇鎮、大山鄉所轄行政區域,面積142.88平方千米,人口47908人,鎮政府駐廟宇槽。

鄉土瑰寶系列

編輯推薦

“鄉土瑰寶”由清華大學建築學院陳志華樓慶西、李秋香等在歷時十五年進行鄉土建築調查的基礎上按專題編

廟宇廟宇

寫而成,文字凝練、平實,並配有豐富的手工繪圖和精美的照片,具有歷史檔案價值和極強的觀賞性。本書介紹了中國鄉土建築中佔有較重要地位的廟宇的特點、形製、建造及其公共功能,陳志華教授在“中國的泛神崇拜與廟宇”中對中國民間宗教的歷史和性質有精彩的論述。

內容簡介

本書是“鄉土瑰寶”系列中的一冊,“鄉土瑰寶”系列在眾多建築文化的讀物中十分別致。她從建築的具象入手,圖文並茂地敘述著建築藝術。這本<廟宇>為讀者了解宗教和宗教建築知識,呈上生動的形象,特殊的大十六開本,在眾多書籍的形體中也是獨具一格。

“鄉土瑰寶”由清華大學建築學院陳志華、樓慶西、李秋香等在歷時十五年進行鄉土建築調查的基礎上按專題編寫而成,文字凝練、平實,並配有豐富的手工繪圖和精美的照片,具有歷史檔案價值和極強的觀賞性。

本書介紹了中國鄉土建築中佔有較重要地位的廟宇的特點、形製、建造及其公共功能,陳志華教授在“中國的泛神崇拜與廟宇”中對中國民間宗教的歷史和性質有精彩的論述。

目錄

叢書總序/壹

前言/壹

中國的泛神崇拜與廟宇/壹

廟宇廟宇

一、有求必應的民間神靈/貳

二、世俗化的自然崇拜/肆

三、來自人問的神靈/捌

四、神的居所/貳拾捌

五、廟宇的形製/肆拾

六、廟宇的建造/肆拾捌

七、廟宇的公共功能/伍拾

中國鄉土建築中的廟宇/伍拾柒

一、山西/伍拾捌

二、河北/玖拾捌

三、浙江/壹塞一陸

四、四川/壹捌肆

五、江西/壹玖貳

六、福建/壹玖陸

七、廣東/貳零陸

附錄:圖片目錄/貳壹叄

書摘插圖

手工和手工行業也有各自的神靈。爐匠和窯匠拜太上老君,因為太上老君會用八卦爐煉丹,是爐火之神。木匠和

廟宇廟宇

許多手工業匠拜魯班,魯班就是公輸般,是春秋末期魯國的能工巧匠, <呂氏春秋·慎大覽>說:“公輸般,天下之巧人也。”屠夫拜張飛,因為<三國演義>裏說他曾在河北省涿州賣酒屠豬。染匠拜梅葛仙翁,這兩位神靈出身農家,傳說中說他們是染料的發現者,也叫染布缸神。江西一帶從事內河運輸的拜蕭公,他本來是南宋鹹淳年間江西臨江府人,剛正自持,死後被鄉人奉為神,元代立廟塑像,明代永樂年間被封為“水府靈通廣濟顯應英佑侯”。浙江省蘭江上遊的船工拜周尚公。周尚公是個孝子,急急搭船去探望患病的母親,中途被告知母親故去,乃站立船頭,“出聖”而死,感動了船工,被尊為神,永享香火。四川省的船工則拜“鎮江王爺”。梨園和娼妓也都有行業神,梨園拜“老郎神”,就是唐玄宗,他精通音律,曾在宮中梨園裏親自調教過戲班子。演戲的藝人需要有一副好嗓子,所以還祭祀亮嗓之神清音童子。娼妓神之一竟是春秋初期的大政治家管仲,隻因為《國策·東周策》裏記載他在齊桓公宮中所辦的“市”裏可能有官妓;之二更奇怪,叫“五大仙”,是刺蝟、烏龜、黃鼠狼、老鼠,說它們都有靈性,至于是什麽樣的靈性,則諱莫如深了。此外,行醫的拜華佗和孫思邈,病人也拜他們。看風水的拜“楊仙”,就是江西情勢派堪輿術的創始人楊筠松。命相家拜的是谷子。餅師的神竟是貴為天子的漢宣帝,傳說他曾賣過餅。

日常生活場所也有神,南方各省在堂屋裏香案下供福德正神,就是土地公婆。進門有門神,上灶有灶神,打水有

廟宇廟宇

井神。如廁有廁神,就是劉邦的妃子戚夫人,被呂後殘害死于溷廁中的,或者叫坑三姑,又叫三霄娘娘,即雲霄、瓊霄、碧霄三位娘娘,曾助商紂而拒周武王,因為所用的法寶“混元金鬥”原來是凈桶,所以後來姜太公大封諸神時候封她們為廁神。連上床都有神,是一對公婆,清·顧祿<清嘉錄>載:“以酒祀床母,以茶祀床公。”甚至有一定的祭祀日期,大多在上元後一天,即正月十六日,有的在除夕,接回灶神之後。在北方各省,住宅有宅神,宅神竟是狐仙,有時現形為美女,有時變為白發老翁。傳說狐仙就是黃鼠狼。

呵護人們日常生活的神更多了。農耕時代的日常生活雖然平靜,但畢竟是人們最熟悉的,最經常的,直接關系人生幸福的,所以各地的人們都熱衷于造出神來,以期提高生活質量。成人之後要婚嫁,有月下老人來牽線。結婚之後要生育,幫忙的神靈可就多了,有送子觀音、送子娘娘這樣的專職神靈,有天官、福神這樣的兼職神靈,還有數不盡的地方性神靈。連漢代因通西域而功業顯赫的張騫都參與這個助人生育的神譜之中,因為張騫從西域帶回來了石榴,石榴是多子的,而且粒粒璀璨,所以被人們奉為送子的神。張騫的廟叫張仙廟。李景漢河北定縣調查發現專司生殖的阿麼廟有四十五座。

名言警句

1、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範仲淹

和尚與廟宇

三個和尚在破裏相遇。“這廟為什麽荒廢了?”不知是誰提出問題。

“必是和尚不虔,所以菩薩不靈。”甲和尚說。

“必是和尚不勤,所以廟產不修。”乙和尚說。

“必是和尚不敬,所以香客不多。”丙和尚說。

三人爭執不下,最後決定留下來各盡所能。

于是甲和尚禮佛念經,乙和尚整理廟務,丙和尚化緣講經。果然香火漸盛,舊廟換了新顏。

“都因我禮佛虔心,所以菩薩顯靈。”甲和尚說。

“都因我勤加管理,所以廟務周全。”乙和尚說。

“都因我勸世奔走,所以香客眾多。”丙和尚說。

三人日夜爭執不休,廟裏的盛況又逐漸消失了。各奔東西的那天,他們總算得出一致的結論。這廟的荒廢,既非和尚不虔,也非和尚不勤,更非和尚不敬,而是和尚不睦。

求人不如求己

一名虔誠的佛教徒遇到了難事,便去寺廟裏求拜觀音。走進廟裏,才發現觀音的像前也有一個人在拜那個人長得

廟宇廟宇

和觀音一模一樣,絲毫不差。“你是觀音嗎?”

“是的”

“那你為何還拜自己?”

“因為我也遇到了難事。”觀音笑道,“可我知道,求人不如求己。”

廟宇對聯

上聯:東土耶,西土耶,古木靈根不二;

下聯:風動也,旄動也,清池碧水湛然。

上聯:自在觀,觀自在,無人在,無我在,問此時自家安在?知所在自然自在;

廟宇廟宇

下聯:如來佛,佛如來,有將來,有末來,究這身如何得來?已過來如見如來。

上聯:莫道是空門,要進來須踏著實地;?

下聯:緊防有叉路,走錯了便墮入深坑。(此又舍字面而說理,提撕警覺,足代晨鍾暮鼓。)

上聯:吾道非耶,豈復出山為小草;

下聯:此生休矣,乃知閱世盡滄桑。

上聯:能渡眾生,豈獨潭龍知聽講;

下聯:願聞一喝,長教海水不揚波。

上聯:你眉頭著什麽焦,但能守分安貧,便收得和氣一團,常向眾人開口笑;

下聯:我肚皮這般磁大,總不愁穿慮吃,隻講個包羅萬象,自然百事放寬心。

成都寶光寺名聯:

上聯:世外人,法無定法,然後知非法法也;

下聯:天下事,了猶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禪機盎然,佛的宗旨就是一顆平淡心,得失何計?不了了之。)

成都武侯祠名聯:(清:趙藩)

上聯:能攻心則反側自消,從古知兵非好戰;

下聯:不審時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知己知彼,百戰不貽,用兵之計,攻心為上!)

廟宇楹聯擷萃

中國具有悠久的宗教文化歷史,宗教信仰在民間普遍存在,宮廟寺院成為歷史文化遺產。在各地的寺廟中,鐫有大量的楹聯,其中不乏名人和書法家的題撰或手筆,具有相當高的楹聯藝術和書法水準,不僅可資研究宗教文化和民間信仰,同時也是一道文化景觀,引起楹聯愛好者的興趣以及眾多遊客的註目。

神州大地山川秀麗,風光旖旎,許多廟宇擇建于名山勝地,而且祭祀的都是千古流傳的歷史人物,成為聞名中外的名勝古跡。每座廟宇都有其歷史淵源、傳說和典故,一些宮廟聯便以其地自然景觀、人文景觀入題,雖隻寥寥數位,但卻內涵豐富,耐人品讀,有的成為千古名聯。諸如:

道若江河,隨地盡成洙泗;聖如日月,普天猶是春秋。(孔廟)猶留正氣參天地;永剩丹心照古今。(文天祥詞)日月同懸出師表;風雲常護定軍山。(諸葛武侯廟)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杭州岳墳)秦皇安在哉,萬裏長城築怨;姜女未亡也,千秋片石銘貞。(孟姜女廟)

民間信仰源自民眾對歷史人物的崇拜。歷史上的“忠”“義”之士以及各地被稱頌的歷史人物,受到民眾的尊崇而成為偶像,並且被加以神化,造廟祭祀。這些祭祀歷史上忠義之士的廟宇,其楹聯一般以歷史人物的重要事件和影響為內容,或頌揚其功德,或贊嘆其襟懷,品讀聯語,物形象赫然在目:

九伐威名襄夏政;千秋正統懍春王。(關帝廟)千秋冤獄莫須有;百戰忠魂歸去來。(岳武穆廟)漢室賴三人,留得住百年社稷;桃園專一義,解不開萬世肝腸。(劉關張三義祠)春秋匪懈,祀典重新,漢千古,宋千古;宇宙長存,神功並著,義一生,忠一生。(關岳廟)天若有情,應識四方思義士;人誰不死,獨將千古讓先生。(義士詞)

對歷史上的“忠義之士”,聯語一般都是頌其功而避其過,而河南一座關帝廟有副楹聯,對關羽的評價卻是一分為二,既頌其功又責其過,功過評判分明,讀來甚是有趣。聯曰:

匹馬斬顏良,偏師擒于禁,威武震三軍,爵號亭侯公不忝;

徐州降孟德,南郡喪孫權,頭顱行萬裏,封稱大帝恥難消。

在封建社會,民眾缺乏科學知識,他們在生活上遇到變故和挫折,往往歸諸于命運,為了尋找精神寄托,緩解心理壓力,便求神拜佛,祈求神明庇佑。千百年來,財神爺、土地公、觀音媽、灶君等,便成為民間最普遍尊崇和膜拜的神像。作為那個時代的宮廟楹聯,也就必然要體現“神”的至尊至聖和福澤萬民的神旨,這在許多宮廟聯中可見一斑:通四海之財源,普佔吉慶;賜萬民以福澤,永獲盈豐。(財神廟)水木成功崇五祀;火土濟美惠群黎。(灶君廟)比戶可封,伏神威而保萬姓;聚爐相望,藉福澤以惠四方。(土地廟)觀空有色西江月;聽世無聲南海潮。(觀音殿)

作為宗教活動的主要場所,廟堂寺院帶有封建迷信色彩,但是,無論佛教還是道教,就其教義而言,都是勸善的,因而反映在廟堂楹聯上,一般都勸導慈悲、忍讓、和善,對世人有一定勸戒作用。其中還不乏針砭邪惡、嫉惡揚善的警示,至今讀來仍有警醒作用。下列宮廟聯就很能引人深思:

我門中締結福緣,豈惟在一炷清香幾聲佛號;

你心裏能全善果,自然的秋生桂實春茁蘭芽。(佛殿)

淚酸血鹹,悔不該手辣口甜,隻道世間無苦海;

金黃銀白,但見了眼紅心黑,那知頭上有青天。(城隍廟

任憑你無法無天,到此孽鏡懸時,還有膽否?

須知我能寬能恕,且把屠刀放下,回轉頭來!(城隍廟)

詭詐奸刁,到廟傾誠何益;公平正直,入門不拜無妨。(泉州關帝廟)

廟宇楹聯,除了鐫刻于山門、殿門、立柱、亭閣外,其他的如經堂、禪堂、僧房、道院以及客堂等處,亦隨處可見,可謂琳琅滿目,不勝枚舉。從廟宇楹聯中,不但可以研究宗教文化,還可探究歷史,鑒賞楹聯和書法藝術,從中追尋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史。當然,宮廟作為封建社會的產物,其楹聯中也有不少純屬宣揚封建迷信和厭世消極情緒,有悖于今天精神文明,必須加以批判並予摒棄,這就需要我們很好地加以鑒別。□萬鈞

廟宇

作者:餘秋雨

自幼能誦<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當然不懂其義,完全是從鄉間老嫗們的口中聽熟的。

柴門之內,她們虔誠端坐,執佛珠一串,朗聲念完<心經>一遍,即用手指撥過佛珠一顆。長長一串佛珠,全都撥完了,才拿起一枚桃木小梗,蘸一蘸朱砂,在黃紙關牒上點上一點。黃紙關牒上印著佛像,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圈,要用朱砂點遍這些小圈,真不知需多少時日。夏日午間,蟬聲如潮,老太太們念佛的聲音漸漸含糊,腦袋耷拉下來,猛然驚醒,深覺罪過,于是重新抖擻,再發朗聲。冬日雪朝,四野堅冰,佛珠在凍僵的手指間抖動,衣履又是單薄,隻得吐出大聲佛號,呵出口中熱氣,暖暖手指。

年輕的媳婦正在隔壁紡紗、做飯。婆婆是過來人,從紡車的嗚嗚聲中可以辨出紡紗的進度,從灶火的呼呼聲中可推知用柴的費儉。念佛聲突然中斷,一聲咳嗽,以作儆示,媳婦立即領悟,于是,念佛聲重又平和。媳婦偶爾走過門邊,看一眼婆婆。隻等兒子長大成家,有了媳婦,自己也就離了紡車、灶台,拿起佛珠

不知幾個月後,廟中有一節典,四村婦人,皆背黃袋,衣衫幹凈,向廟中趕去。廟中沸沸揚揚,佛號如雷,香煙如霧。庄嚴佛像下,緇衣和尚手敲木魚,巍然端然。這兒是人的山,人的海,一人之于眾人,如雨入湖,如枝在林,全然失卻了自身。左顧右盼,便生信賴,便知皈依。兩膝發軟,跪向那布包的蒲團。

鄰家有一幫會中人,一日缺錢,闖入我家,抱我而走,充作人質,以便逼索。家人哀求追趕,無濟于事。村間一二叔伯大聲呼叫,隻換得他大步逃奔。他抱我躲進了廟會的人群,擠擠挨挨,東張西望。

他從未進過廟宇,從未見過如此擁擠的人群。他的步子不得不放慢,漸漸端詳起四周的奇景。佛號浩蕩而悠揚,調節著他的鼻息,眾人低眉垂目,懈弛了他的對抗。他懷抱我的手勢開始變得舒適,宛若一個攜嬰朝拜的信士。當他擠出廟門,就像成了另一個人,笑咧咧的,走進我家,把我輕輕放回搖籃,揚長而去。我的嘴裏,銜著一支土製棒糖。

他再也沒有回來。聽人說,就在幾天之後,他在路上,被先前的仇人砸死。

我家近處的廟宇很小,隻有兩個和尚,一胖一瘦,還有一個年老的廟祝。瘦和尚是住持,嚴峻冷漠;胖和尚是雲遊僧人,落腳于此,臉面頗為活絡。

兩個和尚坐在一起念經,由瘦和尚敲木魚,的的篤篤,嗚嗚唉唉。孩子們去了,圍著他們嘻鬧,瘦和尚把眉頭緊蹙,胖和尚則瞟眼過來,牽牽嘴角,算是給孩子們打了招呼。孩子們追逐到殿前院子裏了,胖和尚就會緩緩起身,穿過院子走向茅房,回來時在青石水鬥裏凈凈手,用寬袖擦幹,在孩子們面前蹲下身來,摸摸他們的頭發和臉蛋,然後把手伸進深深的口袋,取出幾枚供果,塞在那些小手裏。耽擱時間一長,瘦和尚的木魚聲就會變響,胖和尚隨即起身,走回經座。

他們不念經的時候,孩子們敢到胖和尚的禪房裏去。胖和尚滿臉笑容,躬身相迎,問孩子們的名字,然後拿起毛筆,握住軟軟的小手掌,把各人的名字一一寫上。他的字寫得極好,比學校的女老師寫的好多了。不忍心洗掉,照著它,一遍遍臨摹。第二天寫字課,老師看見黑糊糊的手掌,笑了:“怎麽把手都塗髒了?”還沒說完,竟一步上前,緊緊握住,急問:“誰寫的,這麽好?”她知道,這些村庄,幾乎沒有識字的人。說是和尚,老師像被燙著了一般,連忙放手,轉身走開。

放了學,少不了告訴胖和尚,老師稱贊了他的字。胖和尚[口堂]聲一笑,說:“我們住持寫得才好!”隨即領孩子到後院,指了指菜園南端的一堵粉牆。那裏,滿牆都是烏亮活靈的字,比字帖上的還好。深深嗬了一聲,小步走去,依偎著粉牆仰望。難怪瘦和尚一臉端庄。

一天,兩個和尚仍在念經,孩子們唱起了老師新教的一首歌,像與和尚比賽。歌詞是: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和尚們念完一段經,站起身來。走向孩子們的,不是胖和尚而是瘦和尚。孩子們驚恐地要逃開,瘦和尚說:“等一等,你們剛才唱的是什麽?”孩子們囁嚅地復述了一遍,瘦和尚說:“來,到我的禪房裏來。”

瘦和尚的禪房在樓上,孩子們從來沒有上去過,心跳得厲害。這個禪房太整潔了,油亮的藏經箱成排壁立,地板油漆過,一塵不染。瘦和尚走到桌邊舉筆展紙,說:“你們再念一遍。”孩子們邊念,他邊寫,寫完自個兒咿唔一陣,點頭說:“寫得好。是你們老師寫的?”他開啟桌上的錫罐,取出一把供果,分給孩子們。比胖和尚平日分的,多得多了。

第二天當然又去轉告老師,說和尚稱贊她的歌寫得好。老師立即臉紅,說:“我怎麽寫得出來?那是李叔同寫的。”幾天之後,瘦和尚又用毛筆在紙上寫下三個字:李叔同。

學校離小廟不遠,隻隔著一條大路,但和尚和老師從來沒有見過面。終于有一天,老師正在小小的操場上與孩子們玩,突然停住,眼睛直盯盯地看著牆外。那裏是一個傾倒學校垃圾的瓦礫堆,瘦和尚正在彎腰揀著廢紙。揀了一大堆,用長長的衣服兜著,走到廟門邊,抖進牆上一個洞口,點火焚燒。洞口上有四個暗暗的字跡:敬惜字紙。

孩子們疑惑地仰臉看老師,老師也在發呆。

又有一次,輪到和尚們發呆了。兩個和尚在路邊看到一頭羊被石頭一絆,差點跌進水池。他們惜生護生,立即牽起羊頸上的繩子,栓在路旁一棵小樹上。當時,大路旁已種下兩排小樹,直伸遠方。兩位和尚笑眯眯地正待走開,從校門裏急急地奔出我們的老師,胸脯起伏著,氣喘吁吁地解開栓在樹上的繩子,對孩子們說:“羊要把小樹掙斷的,快把羊送還給主人!”平下氣息後她又說:“等你們畢業,這樹就遮成了林蔭道。那時正是大熱天,你們陰陰涼涼地走到縣城去考中學。”

兩位和尚在幾步之外,呆呆站著。他們萬沒想到,學校老師竟是如此一位麗人。不敢正視,直耳聽著,眼睛隻盯著孩子們看。他們惜生護生,好像並不包括植物,而老師起伏的胸脯中,卻藏著一個綠色的天地。

夜間,整個鄉村一片漆黑,隻有小廟禪房的燈和老師宿舍的燈還亮著,遙遙相對。禪房裏點的是蠟燭頭,老師點的是玻璃罩煤油燈。村裏老人說,他們都在“做課”。

孩子們每夜都抓蟋蟀,連亂墳崗子也不怕。這裏已是村邊,村外是無邊無際的荒原。于是,兩道燈光,宛如黑海漁火。

吾鄉東去6裏許,有一座輝煌大廟,名曰金仙寺。寺門面對寬闊的白洋湖。寺廟前半部在平地上,後半部則沿山而上,路人隻見其黃牆聳天,延綿無際,不知其大幾何。進得寺門,立即自覺矮小,連跨過一條門坎也得使勁搬腿。誰也走不完它的殿閣和曲廊,數不盡它的佛像與石階。曾扒窗偷看過它的一個廚房,其鍋之大,幾若圓池。老人說,興盛之時,此寺和尚上千,一睹此鍋,大體可信。記得此寺一個院落,有灑金木雕的全本西遊記連環故事,刻工之精,無與倫比。鄉間兒童,隔些時日便躡腳進去,低聲指認,悄聲爭辯,讀完了一部浪漫巨著。也讀完了一門雕刻美學。

金仙寺東側,便是小鎮鳴鶴場。走完狹長的街道,再走完一道長堤,又有一座小廟,土名石湫頭。該地石湫處處,故而得名。石湫頭小廟隻是通向一座比金仙寺更為宏大的廟宇的起點。由它向南,翻過五座山頭,即見遠近聞名的五磊寺。

在鄉人心中,金仙寺和五磊寺,無異于神秘天國。那裏也該有住持或首領吧,他們會是何等樣的超邁人物?如此浩大的排場,開支來自何處?這些問題,連小廟裏的兩位胖瘦和尚也完全不知。一天又一天,隻聽山那邊傳來的晨鍾暮鼓,堂皇而又沉著。

大概是從30年代起始罷,兩寺漸漸有了新的動向。山薯出土季節,常見田埂阡陌間,有兩寺和尚挑擔來往。他們把山薯送給有過施舍的人家,說是答謝,實則提醒,請施主趕緊再結善緣。看著汗漬涔涔的和尚,看著沾滿黃泥的山薯,鄉人們終于知道,兩寺的財脈已經枯竭。黃泥山薯確是佳品,濃甜嫩脆,比平地紅薯好得遠了。

年長之後翻閱史料,看到一段記載驚了一跳。我離開座位,佇立南窗遙望家鄉。豈能想到,和尚們挑著山薯走出廟門,五磊寺裏住著的,竟然正是--寫歌詞的李叔同!

李叔同,留學日本首演《茶花女》,揭開中國話劇史。又以音樂繪畫,重新整理故國視聽。英姿翩翩,文採風流,從者如雲,才名四播。現代中國文化,正待從他腳下走出婉約清麗一途。突然晴天霹靂,一代俊彥轉眼變為苦行佛陀。嬌妻幼子,棄之不見,琴弦俱斷,彩色盡傾,隻換得芒鞋破缽、黃卷青燈。李叔同失落了,飄然走出一位弘一法師,千古佛門又一傳人。

我們唱著他的歌,與和尚比賽,而他自己卻成了和尚。

他在掙脫,他在躲避。他已耗散多時,突然間不耐煩囂。他不再苦惱于藝術與功利的重重抵牾,縱身一躍,去冥求性靈的完好。

松濤陣陣,山雨淋淋,這裏已沒有一個現代的顫音。法師自杭州出家,歷十餘年,由凈土而皈南山律宗,在五磊寺受菩薩戒,發願弘揚律宗,建立道場。

五磊寺住持棲蓮,金仙寺住持亦幻積極回響。一所“南山律學院”正醞釀建起。法師隻提倡議,不管實務。兩寺住持,隻得到上海募錢。上海名士得知法師倡議,慨然解囊,兩寺住持隨即辦置化緣簿,請法師寫序。

法師一見簿冊,突然大怒,嚴責兩寺住持“藉名斂財”。但無財何從建院?法師也是進退維谷。重去招惹早已訣別了的世界,是他所忌諱。于是律學院停辦,法師不久也雲遊別處,留下尷尬的廟宇兩座。

或許可說,法師出家,是新文化在中國的尷尬;法師發怒,是佛教在新時代的尷尬。我由此想到小廟與學校間相對的燈光。兩道燈光間,法師的袈裟如雲如霧,飄蕩隱約。

金仙寺旁,土木工程正忙。和尚們念經完畢,或挑山薯回來,成群結隊傻傻地觀看。

那是一位叫吳錦堂的華僑在重建家鄉。吳氏不知何許人也,據傳,乃近鄉一普通農孩,長大流落上海,被僱于一家日本餐廳,如此這般,到了日本,竟日漸發達,成高官巨賈。然後傾其資產,投于桑梓。金仙寺面臨的白洋湖,由他築岸建堤,光潔堅致,氣勢恢宏。沿湖民房,悉數重造,皆若層層別墅。由東到西,長幾裏許,竟成了一個世外桃源。更為甚者,還在北面東山頭,耗巨資興建一所學校,曰錦堂師範。佔地之大,建房之多,令鄉間財神咋舌。不久他便去世,金仙寺西側,築豪華墓道,成一名勝,供人憑吊。

墓體為白石,正如湖岸為白石,長堤為白石,蕩蕩展開,白得晃眼。圈圈白光圍住了金仙寺,金仙寺依舊黃牆高聳,藤葛纏繞,暮鴉回翔。

和尚們洗滌打水,也享用著平臻臻的洋灰河埠。葛麻芒鞋,踏在上面,總覺得過于挺滑,不大自在。不知弘一法師可曾在這條長堤上漫步,估量他不會喜歡。他逃避著現代,而現代卻莽莽撞撞,闖到了廟門跟前。

天長日久,無人修葺,吳錦堂的種種建築,也漸漸污損,與四周蕭索的村落悄悄扯平。唯有你到浙江的所所中學,遇到幾名老教師,一問之下,常答曰出身錦堂師範。我在京滬兩地,遇到一些浙籍知名學者,敘完同鄉之誼,總能發現,竟也是錦堂師範的人才。

抗日戰爭時期,曾有幾名日本兵,為吳錦堂墓站崗。鄉民疑惑了,不再對他感恩戴德。他的墳墓,一度成了曬谷場。

數月前在報上讀得一條新聞:全國青少年珠算比賽,前面一批名次竟然全部屬于浙江一座小鎮。記者用惶惑不解的筆調寫道,神童薈萃一處,實是奇跡。這座小鎮,便是金仙寺旁側的鳴鶴場,吳錦堂修建世外桃源的所在。

我是理解的,自豪地一笑。耳邊響起嘩嘩的珠算聲,如白洋湖的夜潮。

聽說兩大寺廟又在重新修復,款項甚巨。工棚裏,應有錦堂師範的畢業生,指揮著算盤的交響樂。

廟宇建築

傳統廟宇建築最底部為臺基,是一座廟的基座,通常以磚石為材料,表現四平八穩的氣勢;但為了看來不會過於

廟宇廟宇

呆板,臺基的邊緣都會砌出一些花樣來裝飾。甚至,一些較大型的廟宇,臺基上還置有欄桿,欄桿上雕刻有各式的花樣,如蓮花、繡球,更增加臺基的美觀。一般臺基上的柱子底下有柱珠,是一根柱子的基礎,具有防潮溼及保護柱子的作用。柱珠雕刻的表現力也很寬廣,匠師從蓮花瓣、金瓜瓣到圓鼓形等等形狀,均加以發揮應用。

而柱珠之上多用石雕龍柱,龍柱最常見者為圓形。一般說來都是龍尾在上、龍頭在下,龍身則盤繞圓柱一圈。要註意的是,龍頭原本在下,但匠師們會讓其昂起頭來,用爪子抓珠,張牙舞爪狀可以一壯觀瞻,而龍身體翻騰躍舞,更有歡迎訪客之意。

門口兩側有石獅或抱鼓石,可以鞏固門框。石獅置於門口時,左雄右雌,雄獅特徵是微微張開的嘴裡含著一顆活

廟宇廟宇

動的珠子,腳踩著是繡球,雌獅特徵則多為緊閉雙唇,前足逗弄小獅兒。這對石獅與廟前龍柱一樣

有歡迎來客之意,並兼具守護大門之用。可見匠師的雙手是多麼神奇,才能把獅龍表現的如此人性化!圖片7-3石雕龍柱:臺灣寺廟的前殿或正殿都放置一對龍柱,讓龍在柱子盤繞並顯露出張牙舞爪狀。圖片7-4石獅:臺灣寺廟的門前通常會放置石獅一對,除有闢邪的效用外,看看它們搖頭擺尾的模樣,煞是可愛。仔細看一看,你能分辨出它的性別嗎?臺基之上除了少數的石柱外,多為木柱,這個部份是傳統廟宇建築的骨架,直接承受屋頂的重量,非常的複雜。先民應用中國古建築構造上的「鬥栱」,將屋頂的重量逐層平均地傳到柱子上,才讓整間廟宇安安穩穩的站立著。更精巧的方法,是利用數百個鬥栱組合而的「藻井」,完全不同一

廟宇廟宇

根鐵釘,且將廟宇的氣氛營造的莊嚴、華麗,頗具韻律之美,令人讚嘆。

至於,屋頂則是臺灣傳統廟宇建築的焦點,雖說屋頂的形式變化頗多,但自古以來,起翹的屋頂即是權位的象徵,所以常見的還是屋脊雨端脊尾起翹的「燕尾」。

對於臺灣傳統廟宇的構造有了最基本的認識之後,我們要把焦點集中於「昭應宮」。這座位於宜蘭市中山路上的媽祖廟,是縣內的三級古蹟,在臺灣傳統廟宇建築中也享有盛名,身為宜蘭人怎能錯過欣賞此一藝術殿堂的機會呢?

周公解夢廟宇

(廟宇)夢見自己進了廟宇或坐在廟宇裏,這是成功或成親的吉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