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仲愷 -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

廖仲愷

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廖仲愷(1877-1925),漢族,客家人,原名恩煦,又名夷白,字仲愷。廣東省歸善縣陳江鎮鴨仔埗鄉窯前村(現廣東省惠州市惠城區仲愷高新區陳江街道辦幸福村)人,祖居地是廣東梅州市梅縣區程江鎮,1877年4月23日出生于美國舊金山

中國近代著名的民主革命活動家、偉大的愛國主義者、中國國民黨左派領袖、中國民主主義革命的先驅。國民黨左派的光輝旗幟,中國共產黨的摯友。擅長詩詞、書法,著作編為《廖仲愷集》、《雙清文集》上卷。

  • 中文名
    廖仲愷
  • 別名
    原名恩煦,又名夷白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美國加州舊金山
  • 出生日期
    1877年4月23日
  • 逝世日期
    1925年8月20日
  • 職業
    民主革命活動家
  • 妻子
    何香凝
  • 祖籍
    廣東梅縣程江鎮

人物簡介

廖仲愷(1877~1925) 原名恩煦,又名夷白。廣東歸善(今惠陽)人。生于美國舊金山。近代民主革命家,國民黨左派。1893年(光緒十九年)返國。1902年留學日本,先後入早稻田大學中央大學,習政治經濟。仰慕孫中山,萌發反清革命思想。1904年受孫中山派遣至天津發展革命勢力。1905年加入中國同盟會,主持執行部外務科工作;當選中國留日學生會會長。擔任《民報》撰述,以"屠富"筆名譯介亨利.喬治的《進步與貧困》一書,為民生主義進行理論宣傳;譯載《社會主義史大綱》、《無政府主義之二派》等文,廣泛介紹無政府主義和"社會主義"學說。

廖仲愷廖仲愷

1909年(宣統元年)學成回國,為在清政府中發展革命勢力,報考而中法政科舉人,派充吉林巡撫陳昭常幕撩,辦理“間島”交涉事宜。1911年廣東光復後應召擔任廣東軍政府財政部副部長。1912年改部為司,任司長,復改任總參議。1913年宋教仁被刺,潛赴北京運動國會議員反袁,險遭捕殺。旋回廣東參與討袁活動,失敗亡命日本。1914年在東京參與組織中華革命黨,任財政部部長,以後一直追隨孫中山左右,主持財政。1917年參與護法運動。1919年與朱執信、胡漢民等在上海創辦《星期評論》和《建設》雜志,積極宣傳孫文學說,鼓吹"繼續革命"。1921年協助孫中山北伐。1922年陳炯明叛變,被囚禁,旋被營救脫險。9月奉孫中山命秘密赴日本與蘇俄特使越飛會談,磋商中蘇合作。1924年6月任廣東省省長。1925年8月20日夜被暗殺。

生平經歷

廖仲愷廖仲愷

廖仲愷,原名恩煦,又名夷白,原籍廣東省歸善縣鴨仔步村(今惠州市惠城區陳江鎮幸福村),1877年4月23日出生于美國舊金山一個華僑家庭。

1897年10月,廖仲愷與何香凝在廣州結婚。1902年秋,廖仲愷東渡日本留學。1903年9月,在日本結識了孫中山。此後,廖仲愷、何香凝積極參加孫中山領導的民主革命運動。

1905年9月,廖仲愷在東京加入中國同盟會,擔任同盟會總部執行部外務科幹事和天津同盟會的主盟人。1909年夏,廖仲愷返回祖國參加留學生科舉考試,中法政科舉人。他利用這一身份在吉林開展革命活動。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廣東成立軍政府。胡漢民從香港趕回廣州任都督。廖仲愷應胡漢民之邀從吉林返回廣州,任都督府參議兼財政司副司長。同年12月21日,孫中山從海外回國到達香港,孫中山與廖、胡等人就當時的國內情勢和應採取的方針,進行了熱烈的討論。最後,孫中山讓廖仲愷返回廣州,委任陳炯明代理廣東都督,胡漢民跟隨孫中山同船赴上海。廖仲愷從香港回到廣州後,繼續領導廣東財政工作,並憑著豐富的經濟學知識和出色的工作能力,使廣東經濟狀況迅速好轉,以“善于理財”嶄露頭角。

1912年1月,孫中山在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宣布中華民國成立。不久,袁世凱篡奪了辛亥革命成果。4月1日,孫中山正式解除臨時大總統職務。廖仲愷奉陳炯明之命到達南京,請求孫中山南下幫助領導廣東工作。孫中山遂偕同廖仲愷、胡漢民、汪精衛等返回廣州。胡漢民復任廣東都督,廖仲愷擔任財政司司長。

1913年,國民黨代理理事長宋教仁在上海被袁世凱派人暗殺後,廖仲愷曾密往北京策動議員反袁,險些被捕。二次革命失敗後,袁世凱下令通緝革命黨人,廣西軍閥龍濟光曾懸賞l萬元緝拿廖仲愷,廖仲愷及家人即逃亡日本。1914年7月,孫中山在東京成立中華革命黨,廖仲愷任黨的財政部副部長。此後,他奔走于上海、廣東等地,組織反袁、護法鬥爭,成為孫中山的得力助手。

1918年5月,孫中山受西南軍閥排擠離粵赴滬,不久廖仲愷到上海與之會合。1919年10月,廖仲愷支持孫中山把中華革命黨改組為中國國民黨,被任命為財政部部長。1920年,廖仲愷赴閩敦促陳炯明率粵軍回師討伐盤踞廣東的桂系軍閥。1921年,孫中山再返廣州重建軍政府,就任中華民國非常大總統,廖仲愷出任財政部次長(代理部長),兼廣東省財政廳廳長,全力整理財政,籌措軍費,支持孫中山出師北伐。

孫中山和廖仲愷孫中山和廖仲愷

1925年孫中山逝世後,廖仲愷繼續同中國共產黨密切合作,堅定不移地貫徹孫中山“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一批老廖仲愷恨之入骨,散布種種謠言,企圖搞垮廖仲愷,否定三大政策。

8月20日,廖仲愷慘遭國民黨右派分子暗殺,為民主革命獻出了生命。

同年十一月,廖仲愷夫人何香凝特意回到他的故鄉惠州陳江幸福村,在故居旁為他修建了紀念碑,讓漂泊的遊子從此可以魂歸故裏

政治生涯

早期經歷

廖仲愷、何香凝一家廖仲愷、何香凝一家

1902年秋,廖仲愷經香港到達日本東京,進入早稻田大學政治預科學習。畢業後,廖仲愷考入中央大學政治經濟科,專攻政治經濟學。廖仲愷後來在財經工作上所表現出來的卓越才能,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這個時期的學習。

1903年9月的一個晚上,在神田神保町中國留學生會館,廖仲愷第一次見到了孫中山。以後,廖仲愷又幾次去拜訪孫中山。孫中山的教誨武裝了廖仲愷的頭腦,更進一步啓發了他的革命要求。從此,廖仲愷心悅誠服地敬佩和信仰孫中山,決心參加革命行列,從事革命工作,為挽救中國的危亡貢獻力量。

1905年8月20日,中國第一個資產階級革命政黨同盟會在東京成立。廖仲愷在同盟會成立時,適赴香港不在東京。9月1日,回到東京,當晚即宣誓參加了同盟會。廖仲愷入會之後,參加了中國同盟會總部的領導工作,擔任執行部中的外務部幹事。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11月9日,廣東省宣布脫離清政府而獨立,成立了軍政府。胡漢民擔任都督,廖仲愷應胡漢民的邀請,從吉林返回廣州,擔任軍政府財政部副部長,想方設法使一切經濟來源控製在軍政府手中。12月間,廖仲愷被南方革命政府派為南北議和會議代表團的工作人員,去上海參加南北議和。

1912年4月,孫中山正式解除臨時大總統的職務後,應陳炯明請求,南下幫助領導廣東工作,廖仲愷升任為軍政府財政司司長,專門主管財政。他們決心把廣東建設好,成為其他省份的模範。當時廣東的財政非常困難和紊亂,在廖仲愷的努力整飭下,廣東財政工作不久便井然有序,收支不僅基本平衡,還庫存有餘。當他于1913年8月初解職離開廣州時,省庫中存有現洋七百萬餘元,另有紙幣數百萬元。

險遭陳炯明殺害

在護法運動中,廖仲愷奔走于上海、廣東之間,積極協助孫中山開展組織革命力量的活動,並親自深入海軍艦隊,動員北洋海軍彭東原部南下參加護法運動。為促使護法鬥爭的發展和加速籌款工作,他向海外僑胞廣泛宣傳護法的意義和目的,號召華僑在海外竭力鼓吹籌款,以濟軍用。

然而,孫中山沒有屬于自己的堅強的革命武裝,軍政府的軍事實權都落到西南軍閥手裏。1918年春,陸榮廷唐繼堯等與北洋軍閥相勾結,配合政學系的政客,在非常國會中提出改組軍政府,取消大元帥一長製,而代之以桂、滇軍閥和政客合伙操縱的總裁合議製,進一步剝奪了孫中山的職權,使他無法立足。隨後,孫中山辭去大元帥職務。5月21日,廖仲愷跟隨孫中山,懷著沉重的心情,黯然離開廣州,再次到上海。

他們回到上海後,並沒有松懈革命鬥志,而是積極摸索繼續前進的方向和道路。廖仲愷在努力從事理論建設的同時,還積極協助孫中山策劃打倒南方桂系軍閥,奪回廣東民主革命根據地的鬥爭。

廣東革命政府正式成立後,廖仲愷被任命為財政部次長,隨後,又兼任廣東省財政廳長,他努力協助孫中山,力圖在廣東開拓一個新的革命局面。當時,籌集經費絕非輕而易舉的事,財政來源都控製在陳炯明和其他軍閥手中。這些軍閥並不同意孫中山的北伐主張,處處刁難,北伐軍餉極端困難。廖仲愷四處奔走,全力籌款接濟,才使部隊經費勉強維持。當時,廖仲愷被人們贊譽為孫中山的“錢荷包”。

廖仲愷葬禮廖仲愷葬禮

陳炯明率軍打回廣東後,掌握了廣東軍政大權,稱王稱霸,變成了新軍閥。廖仲愷對其多次勸阻,沒有結果。

1922年6月14日,陳炯明以“領款”和“有要事相商”為名,電邀廖仲愷到惠州。廖仲愷接到電報後,雖覺察到陳炯明居心叵測,但擬再次做陳炯明的工作,爭取他懸崖勒馬,于是冒著危險前往惠州。剛到東莞石龍就被陳炯明扣留,後被押送到廣州西郊石井兵工廠監禁。6月16日,陳炯明炮轟總統府,妄圖謀害孫中山,推翻廣東革命政府。孫中山在深夜冒著槍林彈雨穿出叛軍的包圍,轉移到永豐兵艦上。

陳炯明用三道鐵鏈把廖仲愷鎖在一張鐵床上,戒備森嚴,準備再過幾天即進行殺害。廖仲愷自忖必死,但他在死亡面前,視死如歸,作七言詩《留訣內子》與夫人何香凝訣別。

何香凝得知廖仲愷遭到囚禁的訊息後,便四處奔走,設法營救。當時孫中山已離開廣州前往上海,而原有韶關的北伐軍也已離開粵北,陳炯明覺得威脅已經暫時解除,躊躇再三之後,命人把已囚禁了62天之久的廖仲愷釋放。廖仲愷出獄後,即赴上海與孫中山會合,重新投入新的戰鬥。

陳炯明叛亂事件,對孫中山的教訓是十分深刻的,他不得不重新探討革命的道路。孫中山在共產國際中國共產黨的幫助下,對革命一再失敗的原因,進行了認真的總結。他逐步領悟到不依靠廣大人民民眾,不依靠真正的革命力量,企圖利用一派軍閥去反對另一派軍閥的辦法來完成民主革命的任務,是不可能的。孫中山接受了李大釗提出的改組國民黨的重要建議,決心同共產黨人合作,在共產黨人的幫助下,學習俄國的革命經驗,重新組織一個有嚴格組織紀律和強大戰鬥力的國民黨,把民主革命繼續進行下去。

廖仲愷到上海後,受孫中山的委托,為深入商議聯俄、聯共問題,準備同蘇俄全權大使越飛作進一步會談。1923年1月26日,《孫文越飛宣言》發表,確定了平等友好的中蘇關系。宣言充分表明了孫中山開始消除對帝國主義的幻想,把目光轉向社會主義蘇聯,標志著聯俄政策的確立。廖仲愷從談判中了解了關于十月革命和蘇聯政治製度、內外政策的理論和實踐,開始明確中國革命一些基本問題,完全理解和贊同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革命政策,從而竭力擁護和全力支持孫中山改組國民黨。廖仲愷也因此更加得到孫中山的信賴,得到共產黨人的尊重。

這時,叛軍陳炯明在滇軍楊希閩、桂軍劉震寰的進攻之下,被迫退出廣州。孫中山于1923年2月由上海重新返穗,復任陸海軍大元帥,3月1日成立大本營,重建廣東革命政權。2日,廖仲愷被委任為大元帥大本營的財政部部長。廣東革命政權重建之後,孫中山和廖仲愷在組織武力討伐叛逆的同時,加速了改組國民黨的步伐。5月7日,孫中山調廖仲愷任廣東省省長,以加強廣東革命根據地建設和改組國民黨工作的領導。

1924年1月20日,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東高等師範學校正式開幕,孫中山以總理身份親自擔任大會主席。廖仲愷被孫中山指定為廣東省三代表之一,並擔任了大會的黨務審查委員會委員、國民黨章程草案審查委員會委員,在大會中起了重要作用。1月23日,大會通過了《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確立了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把舊三民主義發展為新三民主義。

在國民黨一大期間,國民黨右派分子如馮自由、張繼、鄒魯、謝持等,百般刁難,抗拒三大政策,反對國民黨改組,左派和右派的鬥爭日益激烈。廖仲愷立場堅定、旗幟鮮明,和孫中山一起同右派勢力進行了堅決鬥爭。最後,在孫中山、國民黨左派和共產黨人的共同努力下,右派分子破壞國共合作的陰謀未能得逞。1月30日,國民黨一大勝利閉幕。國民黨從此被改組成為工人、農民、小資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統一戰線的組織。

廖仲愷被選為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又在中央執、監委員會上被推定為執行委員會三個常務委員之一,兼任工人部部長。廖仲愷在國民黨改組中的巨大貢獻,除孫中山外,是無人能夠超過的。蔣介石曾說:“當時如果沒有廖先生,如果沒有他那樣的決心和熱誠來輔助總理,恐怕十三年本黨的改組,難得有那樣徹底的精神和偉大的結果。”

個人生死置之度外

孫中山在十月革命的影響和中國共產黨的幫助下,逐步認識到建立革命武裝的極端重要性。在一大期間,孫中山于1月24日下令籌辦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即黃埔軍校),指派鄧演達、王柏齡、沈應時、林振雄、俞飛鵬、張家瑞、宋榮昌等7人為籌備委員會委員,由蔣介石任委員長。6月16日,黃埔軍校舉行開學典禮,蔣介石任軍校校長,廖仲愷任駐校國民黨代表。

廖仲愷、何香凝墓地廖仲愷、何香凝墓地

廖仲愷在黃埔軍校的講演中,還著重闡述了參加軍校的目的是為了救國,而不是為了做官。他的講演,對培養革命軍事幹部和建立革命武裝力量起了重要的作用,以軍校第一期畢業生為骨幹,正式組織了革命軍隊。在廖仲愷和軍校其他負責人的領導下,黃埔軍取得了東征的勝利,消滅了陳炯明的軍閥部隊,廖仲愷對前程充滿了信心。黃埔勢力的發展,引起了以胡漢民為首的“元老派”和以許崇智為首的粵軍將領的不滿,其他的地方軍閥和政客們也持敵視態度。

孫中山因肝癌于1925年3月12日在北京去世。孫中山的逝世極大地打破了原有的權力平衡,國民黨陷入一種群龍無首、數雄角逐的局面。比較有資格和實力的分別是汪精衛、胡漢民、廖仲愷和許崇智等,汪、胡是孫中山的左膀右臂,都屬于元老派,許崇智是軍界泰鬥。汪、胡比較而言,雖說兩人政治資格難分高下,但汪精衛手中沒有兵權,胡漢民身邊卻圍繞著不少軍隊頭目,尤其是粵軍將領如李福林、梁鴻楷等傾向于胡漢民,所以汪、胡兩人相比,胡佔優勢。

至于許崇智,雖說權傾一時,但在很多人眼裏他隻是一介武夫,他本人對奪取政治上最高領導權的願望不是太強烈。剩下的隻有廖仲愷,無論是從社會威望、革命資歷,還是從軍事後盾上,胡漢民與廖仲愷都是不分伯仲的,如果胡漢民想爬上權力頂峰的話,遇到的最大強勁對手便是廖仲愷。以胡為首的國民黨右派勢力一直都從事著反對國共合作、破壞國民革命的勾當。隨著國民革命運動的不斷深入,派別之間的矛盾也逐漸升級,而廖仲愷是孫中山事業的忠實支持者和信仰者。

1925年5月,廖仲愷發表了《革命派與反革命派》一文,毫不遮掩地揭露國民黨右派的反動本性。對駐在廣東省內的軍閥部隊各據防地、霸佔稅收、開煙館、設賭場,飛揚跋扈、欺壓人民的狀況深惡痛絕,堅決主張改組軍隊,統一財政,雖屢遭阻撓,但仍堅持不懈。

同年6月,在國民黨中央召開的全體會議上,胡漢民僅撈得個外交部部長,可謂位卑人輕。同時,這也意味著以胡為首的右派在與廖仲愷為首的激進派的較量中,陷入了劣勢,這就刺激了右派的憤恨情緒。從7月開始,國民黨右派分子鄒魯、孫科、伍朝樞等人開始集中攻擊廖仲愷,散布種種謠言,企圖搞垮廖仲愷。右派分子來勢洶洶,但廖仲愷絲毫不為所動。8月,廣州城的氣氛已十分緊張,刺殺廖仲愷的謠言盛傳開來,然而廖對這些傳聞一笑置之,泰然無懼。

8月18日,在國民政府的一次會議上,坐在廖仲愷身旁的汪精衛給他寫了一張條子,告訴他有人將對他不利,他當即表示:“為黨為國而犧牲是革命家的夙願,何有顧忌!”19日,又有人以確切訊息告誡他,廖仲愷慨然說道:“值此黨國多難之秋,個人生死早已置之度外,所終日不能忘懷者,為罷工運動及統一廣東運動兩問題尚未解決!”這一天,他又為黃埔學校籌集經費工作到深夜,很晚才回到家中。

壯志未酬身先死

廖仲愷何香凝墓地廖仲愷何香凝墓地

20日上午8時,廖仲愷偕同何香凝驅車赴中央黨部參加中央執行委員會第一○六次會議。當汽車到達黨部大門前時,廖仲愷先下車,在門前登至第三級石階時,突然跳出兩個暴徒,向他開槍射擊,大門鐵柵內也有暴徒同時開槍,共射20餘發。他身中四彈,俱中要害,當場倒地,不能做聲,在送往醫院的途中即與世長辭,終年48歲。

為了追查暗殺的幕後策劃者,國民政府組織了“廖案檢察委員會”。經查明,出面組織和收買凶手的是胡漢民的堂弟胡毅先及其死黨朱卓文、梁鴻楷、魏邦平等人。案情查明後,國民政府逮捕了胡漢民的哥哥胡清瑞和極有關聯的林直勉。同時撤掉第一軍軍長梁鴻楷而代以李濟深,扣押梁士鐸和楊錦龍兩個粵軍統領。胡漢民無法在廣州立足,出訪蘇聯去了。

廖仲愷的犧牲是中國革命的損失,是工農民眾的損失。惲代英在悼文中稱頌廖仲愷是國民黨中“最不妥協”的領袖,“是他幫助孫中山,主張國民黨改組,主張吸收一切革命分子加入國民黨;在改組以後,他盡力于工農運動,反對一切壓迫貧農的地主,反對一切壓迫苦工的資本家,反對一切冒名革命蹂躪人民的軍閥。他因為這受了許多疑怨毀謗,卻隻是埋頭做下去,一直做到他被殺于反革命派之手。”

1925年9月1日,廖仲愷出殯時,參加者有黃埔軍校的師生、工人、農民、學生、市民民眾共20餘萬人。行列之大,階層之廣泛,情緒之熱烈、嚴肅、悲壯,都是空前的。他的遺體暫厝在廣州駟馬崗好友朱執信墓左側。1935年9月1日,廖仲愷安葬于南京紫金山孫中山陵側。

人物貢獻

恢復財政金融備受稱譽

廣東于1911年11月9日“兵不血刃”地實現了獨立,同月,廖仲愷一家由香港抵達廣州。此後一年多時間裏,他先後擔任過廣東軍政府的樞密員、總參議、財政司長兼國稅廳長等職。

廣東軍政府的首任財政司長李煜堂是香港的老同盟會員,又是廣東著名的銀業钜賈和慈善家,與廣州的商界有著密切關系。廣東獨立之初,他“在港一夕而籌餉八十餘萬”,才使“所在嘩噪”之各民軍“就撫聽命”。

廖仲愷作為李的助手積極開展了籌措軍政費用的各項工作。財政司在廣州總商會等認可支持下,頭5個月先後從前清藩庫、銀行等處,提取大清舊紙幣1223萬餘元,加蓋財政司大印後逐月流通于市面。

同時,又成立籌餉局向海內外發行有息債券借餉,同期借餉達327萬餘元。還廣泛開展了勸捐活動,5個月內共收到各界捐款126多萬元。因此,軍政府的餉政兩費基本能夠維持,廣東財政金融也得以恢復和穩定。廖仲愷為此所做的努力備受稱譽。

廣東軍政府的財政司長

1912年6月,廖仲愷任軍政府財政司長。他一掃前任喜歡任用親朋故舊之惡習,堅持任人唯賢的原則,做到“署中無一私人”;為革除司內人員遲到、工作拖沓等積弊,他建立了上班按時簽到的製度。

上班時間他常深入各科巡視工作,聽取意見,令下情能上達、上下關系融洽;他廉潔自律,做到收受無一私財的同時,又嚴格財經製度和紀律,防止司內職員舞弊漁利。

很快,他便使財政司的面貌為之一新。一些在司中任職的老人稱頌說,我等“供職財政十餘年,所見官長不少,然無一能及廖之精勤廉潔者”!

面對庫空如洗、收入無著的局面,財政司除了將前清官錢局的舊紙幣蓋印逐月投放市面,又于1912年自行印製紙幣應市。據1912年8月廣州總商會的調查材料顯示:當時軍政府已借用舊紙幣1201多萬元,發行新紙幣1342多萬元。

一時間,流通在廣東市面上的紙幣在2000萬元上下,成為廣東軍政府的財政支柱。

欲籌建廣東銀行未果

廣東軍政府曾布告承諾“從前所發銀票,以後仍由本軍政府擔任兌換,各商民等自可照常行使,不必疑慮”。但這種許諾因現銀轉輸艱難根本無法兌現。

市面紙幣因此出現了擠兌風潮,面值隨之日趨低折。1912年4月間,“紙幣每百元低水五元”。5月下旬,廖仲愷接任財政司長前夕,“省城紙幣面值七折,市面搖動”。

時任廣東官錢局總辦的鄒魯在後來回憶說,廣東紙幣景象最壞時,“使用價值隻值面值五成,而官錢局無法開門”。商民普遍不滿,報界多次呼請維持紙幣,廖仲愷也感到“數月以來,紙幣價值日以低落,若不速從根本上解決,則政府、商民同受其損”。

廖仲愷向都督胡漢民提請借外債籌辦廣東銀行:由胡督出面以軍府名義向美商借款500萬美金,為設立廣東銀行之用;由廣東銀行“以中華民國貨幣公債票、廣東省政府紙幣與銀幣公債票、外國金銀幣和生金銀及三個月以內到期銀單作為保證,發行五千萬元紙幣”。胡漢民即令財政司會同實業司從速籌設廣東銀行,但幾度籌議一直無法解決。

回收紙幣發行有獎公債

廖仲愷隻好採取一系列的行政與經濟治標措施,來維持廣紙流通和市面金融。

一方面,用造幣廠鼓鑄的銀毫有限地收回部分紙幣。他與官錢局總辦鄒魯商定:由造幣廠加工鑄造毫洋,同時在城內各處設立兌換錢庄,暗中提高兌收紙幣的若幹價格,以利吸收紙幣。

造幣廠全年共鑄出“雙毫8700萬枚”,計1740萬元,政府用它們兌換回籠了一批紙幣。到1912年9月時,財政司已封存舊10元的紙幣達400萬元,並銷毀其印版。

另一方面,發行有獎勸業公債,其中部分用以回收紙幣和穩定金融。廣東官銀局1912年12月25日發行有獎公債1000萬元,月息8釐,以10年為期還本。並設定6等獎勵辦法:頭獎1個,30000元;二獎2個,每個10000元;三獎3個,每個5000元;四獎100個,每個80元,五獎500個,每個30元,六獎5000個,每個20元。有獎公債很快被認購一空,對穩定金融起了很大作用。

迅速遏製住紙幣低折惡潮

1912年9月,廣州市面紙幣價格升至面值的八成九,佛山等地則升至九成;商號皆貼出“本號遵例,通用廣紙”的告白,一律通用廣東紙幣。隨著紙幣升值,銅仙由原來的120多枚為一元,升為104枚折值一元。

但1913年後,廣東紙幣由于仍無籌備金為兌換手段,加上該年度省財政預算不敷1900萬元,上年底又發生了日本人偽造粵紙幣案,廣紙之幣值再次旋起旋跌。

此時,廖仲愷與廣東警察廳長陳景華親自參與日本人偽造粵幣案的審理,及時公布了偽紙幣並未流入市面的真相,迅速遏製住紙幣低折惡潮。

1913年4月,廖仲愷呈請胡漢民通飭各地方長官,迅速查實屬內各埠之殷商銀號,由“政府與之訂立章程,提高利率,托該處代理政府吸收紙幣;並由財司通知各屬設立儲蓄機關,以濟人民視低紙幣之困”。以使廣紙“漸臻原價”。

同時,廖仲愷讓官錢局大量購買生銀鑄現洋。到5月底,“造幣廠每日出銀毫八萬元解交財政司,均匯存司庫及官錢局,所存銀毫已有五六百萬,聞擬存至一千萬即行分設兌換處,以吸收紙幣”。

踐行“平均地權”第一人

廖仲愷首先推行廣東地價稅契法案,希望通過改革地稅來增加財庫收入,進而實現同盟會“平均地權”的土地國有綱領。

1912年6月,省臨時會議通過了《廣東換契簡章》13條,規定“廣東人民所有之不動產,經前清政府印給之舊契,一律由中華民國廣東政府換給新契”,斷賣契和典按契分別照原契價抽10%。、6%。的換契金。

此舉雖然沒有達到增加財庫收入的目的,但卻驗證了孫中山“平均地權”這一民生主義綱領的可行性,凸現出廖先生是踐行以平均地權為核心內容的社會革命第一人。

廖仲愷還以高利息第二次向省港行商募債達543萬餘元(含協助京餉借款140萬元),開辦有獎公債;整理省內賦課舊稅和振興實業。財政司還提出了規復酒捐、蠶絲捐、糧捐、屠捐、房捐、警捐的計畫,並定了嚴懲偷漏稅之辦法。

到1913年5月初,軍政府庫存有生銀50餘萬兩,雙毫300多萬元。到8月,廣東“二次革命”失敗廖離粵時,“庫中存有現洋七百餘萬,另有紙幣數百萬,此為民國以來財政當局所未見之現象”。

人物紀念

廖仲愷何香凝紀念館廖仲愷何香凝紀念館

廖案發生後,國民政府迅即組成“廖案檢查委員會”,追查暗殺的幕後策劃者和凶手。經查明,暗殺是帝國主義和國民黨右派集團幹的。主要成員便是鄒魯、胡毅生、林直勉、朱卓文、許崇智等人,出面收買凶手的便是胡漢民的堂弟胡毅生及其死黨朱卓文、梁鴻楷等人。凶手之一陳瑞在刺殺廖仲愷後,找到朱卓文告以其事,朱即給陳瑞二百元,打發他離開廣州。案情查明後,國民政府派軍隊搜查了胡漢民兄弟的住宅,逮捕了胡漢民的哥哥胡清瑞和林直勉,撤掉了梁鴻楷第一軍軍長的職務,胡毅生、朱卓文事先潛逃,胡漢民也因涉嫌離開廣州,國民黨右派勢力受到沉重的打擊。

9月1日,廖仲愷出殯時,廣州黃埔軍校師生、工人、農民、市民民眾等二十多萬人參加,行列之大,階層之廣泛,情結之嚴肅,氣氛之悲壯,為廣州空前之例。他的遺體暫厝于廣州駟馬崗他的好友朱執信的墓側。1935年9月1日,安葬于南京紫金山中山陵側。廖仲愷以他的壯年生命,為中國民主革命立下了不朽的功勛,用鮮血在中華英雄史的豐碑上鐫下了他那光耀人寰的英名。

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由近代民主革命著名的政治活動家何香凝女士(仲愷先生伴侶)等提議、國民黨中央為紀念廖仲愷先生愛護農工的意願而決定創辦仲愷農工學校(即為如今的仲愷農業工程學院)。學校于1927年招生,何香凝先生首任校長15年。1984年,經教育部、農牧漁業部批準,學校升格為大學部院校,定名“仲愷農業技術學院”,國家副主席王震同志題寫校名。2008年3月,經教育部批準,更名“仲愷農業工程學院”。八十多年來,學校為經濟社會發展培養了一批批優秀人才,其中包括基層農業技術幹部、專家、學者以及省部級領導幹部,他們中的傑出代表有中國工程院院士曾溢滔、原農業部部長陳耀邦等。學校于2006年獲得碩士學位授予權,2009年1月被教育部評為大學部教學工作水準評估優秀學校。學校現設有17個二級學院(系、部)和華南地區最大的雅思考點;擁有1個博士後科研工作站、4個碩士一級學科點、5個農業推廣碩士招生領域、45個大學部專業,其中16個名牌、特色專業,含2個國家級特色專業、4個省級特色專業。學校面向全國17個省市招生,現有全日製大學部生、研究生15000餘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