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一梅

廖一梅

廖一梅,1970年12月25日出生,任職于中國國家話劇院,中國內地女編劇、作家。

1992年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1999年創作話劇《戀愛的犀牛》。2002年8月6日編劇的電影《像雞毛一樣飛》上映,影片獲洛迦諾國際電影節青年評審會特別獎。2005年3月編劇的多媒體音樂話劇《琥珀》在香港藝術節首演。2010年創作"悲觀主義三部曲"的第三部《柔軟》,12月獲得BQ2010紅人榜話劇藝術紅人獎。2011年出版個人散文集《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2014年12月18日編劇的劇情電影《一步之遙》上映。

  • 中文名
    廖一梅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日期
    1971-12-25
  • 職業
    作家
  • 畢業院校
    中央戲劇學院88級戲劇文學系
  • 星座
    摩羯座
  • 單位
    中國國家話劇院編劇
  • 丈夫
    孟京輝
  • 其他作品
    《戀愛的犀牛》、《像雞毛一樣飛》、《琥珀》、《魔山》

人物簡介

廖一梅是中國近年來倍受矚目的編劇、作家。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現為中國國家話劇院編劇。她1999年創作的話劇《戀愛的犀牛》(1999年中央實驗話劇院首演,2003、2004年中國國家話劇院復排演出)是中國小劇場戲劇史上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由她編劇的戲劇《魔山》(2005年北京兒藝股份有限公司首演),《艷遇》(2007年中國國家話劇院首演)都是廣受歡迎的作品。2005年3月由她編劇的多媒體音樂話劇《琥珀》在香港藝術節首演,此後在新加坡、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巡演,成為亞洲劇壇的旗幟性作品。由她編劇的電影《生死劫》獲美國紐約崔貝卡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獎;電影《像雞毛一樣飛》獲香港國際電影節費比西影評人大獎,洛迦諾國際電影節青年評審會特別獎;電影《一曲柔情》獲美國婦女電影節金獎。著有小說《悲觀主義的花朵》、《魔山》、劇本集《琥珀+戀愛的犀牛》。

廖一梅

主要作品

戲劇作品

戀愛的犀牛》(1999年)

小劇場戲劇

廖一梅

導演:孟京輝

舞美設計:趙海

作曲:張廣天/ 于依冉

演出地點:中央實驗話劇院

演員:郭濤/ 吳越/ 李乃文/ 楊停/ 李梅/ 廖旭/ 齊志/ 廖凡/ 靳志剛/于依冉。

《琥珀》(2005年)

話劇

導演:孟京輝

音樂總監:姚謙

舞美設計:金星

2005年3月香港首演

演員:劉燁/ 袁泉

《柔軟》(2010年)

導演:孟京輝

2010年11月北京首演

演員:郝蕾範植偉詹瑞文

電影作品

《千年等一天》(1999年)

嘉禾電影攝製。

《一曲柔情》(2000年)

北京電影製片廠攝製,獲美國孟菲斯婦女電影節金獎。

《像雞毛一樣飛》(2002年)

導演孟京輝

演員:陳建斌飾 歐陽雲飛 / 秦海璐方芳 / 廖凡飾 陳小陽

獲第五十五屆洛加諾國際電影節青年評審會特別獎,香港國際電影節費比錫影評人大獎。

生死劫》(2005年)

導演:李少紅

演員:周迅飾 胭妮 / 吳軍飾 木玉 / 蔡明/ 蘇小明

電視作品

中國機長》(1997年)

20集電視連續劇,亞環影視攝製。

《龍堂》(1998年)

30集電視連續劇,飛圖娛樂攝製。

絕對隱私

出版書籍

《先鋒戲劇檔案》(2000年,作家出版社,多人劇本集) 《悲觀主義的花朵》(2008年6月第三次印刷. 新星出版社小說) 《琥珀 戀愛的犀牛》(2008年7月第三次印刷. 新星出版社 話劇)《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2011年11月第一次印刷. 中信出版社 圖文集)

生平經歷

1992年

中央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編劇專業畢業。

1992年

中國戲劇家協會中國戲劇出版社編輯。

1993年

自由編劇。

1999年

孟京輝結婚。

相關軼事

王朔讓她成為專職編劇

廖一梅上大學那年,孟京輝正讀研究生,是同校師兄。10

年後,他們成為夫妻。

廖一梅

學校裏有復雜的戲劇分析課,拿中外劇本一句話一句話分析中間的潛台詞。“我是一個好學生,很努力地學了,但是學的這些東西跟我沒什麽關系。因為那些東西沒有刺激到我,跟我的表達有距離。” 廖一梅試著去尋找屬于自己的表達方式。當是時1990年前後,戲劇已完全衰敗,根本沒有人看,說自己是搞戲劇的是一件很可笑的事。

第一個找廖一梅寫劇本的人是王朔。當時,王朔開了一家時事文化咨詢公司,雄心勃勃地簽了很多作家,說要幫所有寫字的人做代理。還簽了不少年輕的編劇,廖一梅是其中的一個。可惜的是,她給王朔公司寫的兩個電影劇本,都因為投資和審查出了問題,沒拍成。後來王朔的公司也倒閉了。但從那以後,廖一梅成為一名專職編劇。

之後的幾年,廖一梅寫了幾部電影、電視劇本。“我從來不看我寫的電視劇。我覺得寫那些東西會很限製你的語言,甚至會破壞你的語感。要不是實在沒錢,我不想幹這個。當時就想把語言當成利劍,能聽到它在空氣裏揮舞摩擦發出的‘啪啪’聲,那是無論在電影還是電視劇裏都做不到的。”

于是廖一梅的眼睛重新回到話劇舞台上。那時孟京輝在實驗話劇中堅持了幾年,已小有名氣,但戲劇界的情況和他們上大學時沒有什麽不同

沒什麽能阻止“犀牛”誕生

1999年 廖一梅和孟京輝新婚,蜜月後的廖一梅把自己關在屋子裏寫《戀愛的犀牛》。

而當時,幾乎沒有一部戲劇有票房。《戀愛的犀牛》完全靠幾個人的堅持才做下來,每個環節都困難重重,開始是投資問題,然後是演員問題,也找不到合適的劇場,好不容易在無人知道的北兵馬司小胡同裏,找到老青藝劇場。

但廖一梅和孟京輝明白,對他們來說,沒什麽能阻止這部戲的誕生。最終,孟京輝向一個朋友借了錢,用雙肩背包把錢背了回來。兩人說好,如果真的掙不到錢,就派廖一梅寫一年電視劇還錢。

第一場的觀眾確實不多,但演到40場時,人就全滿了,從劇場一直排到胡同口都是觀眾,不知從哪兒冒出來那麽多。

這是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戀愛的犀牛》不僅改變了大家對話劇的看法,也改變了整個行業的狀態。而事實上,它卻是廖一梅的任性之作,沒有情節,雖有故事但不是真實的,舞台空空,背景抽象,演出形式也完全不同。這讓觀眾很驚訝,沒想到戲可以這樣演。

如今,廖一梅孟京輝夫婦正在重新排練《戀愛的犀牛》,新的演員,新的表現形式,還專門為它新改裝了一個劇場。

“因為你,我害怕死去”

《琥珀》與《戀愛的犀牛》命運不同,那時已打拼多年的廖一梅孟京輝讓《琥珀》誕生得堪稱完美,因此在香港藝術節首演後一炮打響。和《戀愛的犀牛》一樣,《琥珀》也已成為神話,它已由原班人馬連續演了三年,而且還會繼續演下去。今年,《琥珀》更成為首部進入國家大劇院的先鋒劇作,十多年的苦心經營後,廖一梅和孟京輝把前衛變成經典,也把他們自己從邊緣帶入了主流。

廖一梅從不回避她的憤青本色,但這個在《琥珀》裏高喊出“大眾審美就是臭狗屎”的執拗的悲觀主義者,卻把《琥珀》原來冷酷的結尾改出了溫情脈脈的希望——愛人蘇醒,相依相伴,“因為你,我害怕死去”——因為她懷孕了。

“兒子帶來的結尾改變是一種自然的感覺,我知道這結尾可能跟《琥珀》不是特別合適,但我當時就想這樣,我希望對生命有信心,需要溫暖感。”

成為母親的廖一梅寫了兒童劇《魔山》,送給當時剛一歲的兒子做禮物。但除了這個,她沒覺得自己有多大改變,還是過去那個因為寫作得了頸椎病的任性的女人。

“寫作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期望它是一個遊戲,但它不是,對我來說,它還是很重要的,它是我生活的一個出口,因為它我得以平衡,如果不寫作也許我會陷入瘋狂。”[3]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