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石傳奇

廉石傳奇

《廉石傳奇》是由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雲南潤視榮光影業公司、廣西玉林市委出品的古裝反腐劇,闞衛平執導,于榮光、羅嘉良、趙文瑄歸亞蕾杜雨露杜淳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三國時期懲腐揚廉的玉林太守陸績離職歸家時,行裝太少以至于船隻太輕不能出海,最終在岸邊搬了一塊重石壓船才得以安全渡海的傳奇故事。

該局于央視上映兩集後遭到禁播,原因未知。

  • 中文名稱
    廉石傳奇
  • 出品時間
    2010年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30集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PPTV
  • 導    演
    闞衛平
  • 首播時間
    2010
  • 類    型
    古裝,歷史,反腐劇
  • 語    言
    國語
  • 主    演
    于榮光,羅嘉良,趙文瑄,歸亞蕾,杜雨露,杜淳
  • 上映時間
    2010年
  • 製片人
    俞勝利
  • 每集長度
    45
  • 編    劇
    錢林森
  • 出品公司
    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雲南潤視榮光影業公司、廣西玉林市委

劇情簡介

陸績,字公紀,三國時東吳官吏,官至鬱林太守,為人正直,兩袖清風,廉名盛傳于世。

照片照片

當年陸績鬱林任滿,取水道返鄉,由于在任時從不收受財禮,任滿返鄉時行李輕簡,輕舟渡水難壓風浪,就搬一大石壓艙,始得行船平穩過海。明代監察御使樊祉巡視蘇州,感佩陸績的清廉,就在當年陸績從鬱林壓艙帶回蘇州的那塊巨石上鐫刻了"廉石"二字,並把此石移置到衙門外,供官員和百姓瞻仰。一千七百多年過去了,今天的蘇州市紀律檢查委員會,又以此石為名,建立了反腐倡廉專業網站--廉石網--本劇即以"廉石"為基構置情節,突出主人公陸績在任鬱林太守時的清廉為官、勤政為民、刻石為碑、警戒官吏的廉吏形象。

陸績奉命接任鬱林太守,臨行時,除了一擔簡單的行李,懷裏揣著的隻有其父留給他的一本遺作,《歷代貪官集錄》。該書中收錄了歷朝歷代幾十位給世人留下千古罵名的貪官污吏的貪婪實績,以及他們幾乎相同的恥辱命運。陸績將此書贈予所屬,以作警示,並在上任之初,就在鬱林衙門裏整飭吏治,倡導廉政。此舉一出,鬱林城裏便接二連三地發生怪事:官府倉庫裏的三萬斤官銅在一夜之間被盜一空,使上任不過三天的新任太守,就面臨防範失職而被撤職罷官的危機;太守公子過"百日"時,突然涌來大批慶賀送禮的百姓;陸績明令禁止向民間攤派收受的"常例錢"又神秘地出現在他的案桌上。陸績終于明白,所有這一切怪事,都是有人在暗中操縱,而始作俑者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要拉他下水,使這位新上任的太守入彀就範,與他們同流合污。面對貪腐集團的一次次攻勢,好一個太守陸績,利誘難為所動,威逼不為所懼:"百日宴"上巧拒財禮;郡衙門前計退萬民;"貪泉"山下盟誓守節;火燒官邸威震四方,一場場驚心動魄的較量之後,正義戰勝了邪惡,清廉贏得了民心,終于查清官銅失盜真相……

為倡導廉政,正告貪腐者引以為戒,陸績取石刻碑,將《歷代貪官集錄》中的貪官污吏一個個都刻在了恥辱碑上,並請來官者家屬,向她們講述了歷代貪官幾乎一色的悲慘下場,官者家屬們聽得毛骨悚然,幡然醒悟,回家後,都哭著勸說自已的丈夫,身在官場切不可步那些恥辱碑上的貪官後塵,雖得意一時,最終卻一個個都落得身首異處,毀家滅族,那些不良官吏禁不住妻兒的哭啼勸告,一個個都到太守面前投案自首,表明從此洗心革面,清廉為官。陸太守以石碑警世,蕩滌了衙門污濁,整飭了官場吏治,就連他的對手也不得不發出這樣的感嘆:他果然是百毒不侵、一塵不染,錢財難撼其志,美色難動其心,他就象一個聖人,始終站在德操之巔,俯瞰于我,這樣的人我又如何贏得了他。

《廉石傳奇》劇照《廉石傳奇》劇照

陸績的清廉自守,深得鬱林百姓的擁戴,當鬱林城大兵壓境的危急關頭,全城數萬百姓挺身而出,都站在了太守的身後,一場力量懸殊的奪城之戰,卻因為太守的一呼百應和百姓們的眾志成城而大獲全勝。

陸績任滿回鄉,百姓們自發來到碼頭揮淚送別這位廉吏。當百姓們看到當了幾年一方牧守,回鄉時卻仍然是身無餘財而不得不搬塊大石壓艙的時候,一個個都禁不住地熱淚盈眶……

分集劇情

第1集

東吳赤壁大勝,孫權大排盛宴,正當滿堂狂歡,文武失態之際,陸績卻直言不諱,冒犯吳侯,使得一場豪宴不歡而散,有人痛恨陸績不識時務,掃了君臣之興;有人也為陸績擔憂,不知他將為自己的膽大妄為付出什麽樣的代價。路人過陸府門前,見門檐上高高掛著一籃上等的水果,紛紛駐步打聽,才知那是有人給陸大人送的禮物,三天過後,水果開始腐爛,滴滴答答的往地下滴著腐水,觀者這才恍然大悟,說這不是一籃水果,而是陸大人掛在門口的廉政告示,誰要是想給這位陸大人送禮,就如同這籃水果。此事迅速在京城傳開,然而,正當陸績廉聲大起之時,卻將要為自己的莽撞付出代價:吳侯孫權突然任命陸績為鬱林太守。明眼人都知道這是主公對陸某前日冒犯的報復,有人幸災樂禍,有人暗自嗟嘆,而陸績本人卻欣然受命,告別老母,就攜夫人兒女上路赴任了,隨身所帶貴重之物,卻是其父生前留給子孫後人的一冊遺作《歷代貪官集錄》。

第2集

陸績一家到了鬱林,一上岸便遭地痞搶搶劫,陸績為此到郡府衙門投狀,卻被府吏馬千、李萬以出言不遜冒犯官府的罪名投進了大獄。太守親身經歷了鬱林郡衙門的官場混濁和獄事黑暗,決意要從大牢獄事著手整飭鬱林的吏治。這位太守奇人奇想,不但自己不肯出獄,還命全郡衙的官吏公人們都和他一起穿上囚衣蹲三天大獄,親身體味百姓蒙冤受屈的滋味,並在獄中擺起公堂,一一重審在押囚犯。三天後,冤者被開釋一空,原本人滿為患的郡衙大獄裏,就隻剩下一班官吏公人了。從大牢裏出來後,太守被送到太守官邸安家。一走進這座豪宅大院,太守就覺得一個郡衙的太守,住如此豪華的大宅,大有違製之嫌,而呂清卻告知鬱林地方一向如此,勸太守入鄉隨俗,安心入住。

第3集

郡吏馬千因誤將太守投進大獄,生怕太守記恨,就想通過送禮親近太守。半夜,馬千捧著禮盒敲開太守官邸的門,誰知太守一看馬千手上的禮盒,一句"深夜叩門,賢者不為",砰地大門就關上了。馬千尚不死心,在太守官邸門前徘徊半天,終于想出一個妙招--廉石傳奇分集劇情介紹 第二天一早,陸角兒開門,一眼看見門前屋檐下掛著一個錦盒,姑娘正要伸手去摘,被父親一聲喝住不許碰它。太守讓全體衙門公人來到官邸前,讓馬千當著全體公人的面自己摘下那個禮盒。馬千在眾目睽睽之下取那禮盒,無地自容,出盡了洋相。太守說這是他給送禮者的一個小小警戒,往後要是再有誰妄起送禮之念,必從重處置。官吏們看著,有人暗暗贊賞,也有人隻當太守是在逢場作戲。正在此時,金曹掾吏孔亮突然來報,官倉裏的三萬斤官銅一夜之間被盜一空,全場聞報嘩然。

第4集

太守趕到官銅被盜現場,隻見一個看守官銅的百人衛隊,除一名火頭軍外,集體中毒昏睡,而唯一幸免的伙頭軍錢大卻又被發現被強弩射殺在官倉之外,案子十分詭譎,現場留下唯一的線索,就是一支射殺伙頭軍的弩箭。突然,倉庫內一坨馬糞引起了太守的註意……為了救治九十名昏睡不醒的軍士,太守親自上門求助于人稱小孟嘗的曹貴,曹貴欣然接受,並將九十九名軍士接進曹家庄,請名醫救治。太守斷定伙頭軍錢大是被殺人滅口,就讓呂清拿著射殺錢大的那支弩箭去訪查打製弩箭的工匠,希望從這條線索找到凶手,不料等呂清找到工匠家的時候,工匠卻已經暴病而死……弩箭的線索既斷,太守就想從馬隊開啟缺口,而呂清的話卻讓太守心裏暗自吃驚:呂清說,在鬱林城裏,隻有郡兵營裏能調動五十匹以上的馱馬--三萬斤官銅難道是都尉奎勝監守自盜?

第5集

為解開迷團,陸績親自前往郡兵大營,投石問水,然而從郡兵大營帶回的馬糞卻與他從現場取回的馬糞卻並無相同之處。受太守之命暗中跟蹤奎勝的李萬,發現奎勝用一枚五千大錢到馬掌店買馬具,因大錢的幣值太大而被馬掌店老板拒收,都尉奎勝的作案嫌疑陡然加重。陸績命李萬繼續監視奎勝,不料李萬跟蹤之事讓奎勝發覺,為了免遭脾氣暴躁的奎都尉痛揍,李萬就往太守身上推,說他是奉太守之命跟蹤的。奎勝大怒,飛馬趕到太守官邸,用腳踹開官邸大門,痛罵太守有眼無珠,誣良為盜!臨走時還從懷裏掏出一冊書扔在太守懷裏,說讓太守好好溫習溫習此書,陸績一看,竟是自己上任後贈與郡衙人手一冊的《歷代貪官集錄》,奎勝之舉,分明是指責自己是個貪官,但待要細問,奎勝卻早已揚長而去。

第6集

太守公子出生百日,甘棣夫人做了幾個好菜,一家人關起門來慶賀小鹿兒百日大喜。門外突然傳來嘈雜聲,陸角兒開門一看,隻見門口來了一大幫拎著雞鴨魚肉甚至還帶著鍋碗瓢盆的百姓,都說是來給太守公子百日賀喜的,太守夫婦正想著是誰走漏了鹿兒百日的訊息,卻見曹貴、馬千各領著大幫地方士紳和衙門官吏,人人手上舉著大紅禮單前來賀喜。太守突然才悟到這是有人暗中操縱的送禮陷井:太守要是收下賀禮,從此就陷于不幹不凈;而要是拒收賀禮,就要得罪鄉裏,兩難中,太守突發奇想,他借著出生才三個月大的兒子說出了一個道理,巧妙地退回了四方的賀禮。送禮風波平息了,但衙門裏人心卻向背了,太守為了向世人剖明心跡,想出了一個貪泉明志的辦法。是日,全衙上下以及鬱林士紳都被請到貪泉,陸績當眾喝下貪泉之水,表明與貪婪決裂的決心,正其時,卻有歌聲飄來,太守細一聽,唱的正是他前日在茶館聽過的一首童謠。太守大為詫異,為什麽有人此時唱起這首童謠?他循著歌聲找到那位歌者,一番細談,那位叫陶廣的先生終于向太守道出了這首童謠所指的正是他居住的那所豪華官邸。原來他居住的那所官邸是前任太守搜刮民脂民膏為自己興建的黑心殿,太守聽了大為震怒。

第7集

太守回衙,怒斥呂清不該隱瞞真相,呂清的辯解並沒有讓太守消氣,太守下命三天之內搬出豪華官邸。當天,太守在貪泉明令禁止的"常例錢"又悄悄出現,太守怒不可遏,他對夫人說這鬱林的貪腐為何有令不止,病根就出在太守至今還住在這"黑心殿"上,隻要我還住在這黑心殿裏,就樹不起官威。第三天,呂清鼓動全體官吏去幫太守搬家。聽說太守要搬出黑心殿了,城裏百姓紛紛趕來看個究竟,把個太守官邸門前圍了個水泄不通,而太守卻隻是背著個剛來鬱林時的那個簡單的行李卷。走出官邸大門的太守動問百姓,該如何處置這座黑心殿,百姓中忽然有人又唱起那首童謠。太守聽著歌聲,突然有悟:天雷轟轟,燎煬蠹藪--什麽意思?老百姓希望天火燒了這座官盜的黑心殿,這就是民意!本官就順民意處置。"官吏們一個個聞言變色,百姓卻齊聲吶喊:"燒!燒!燒!"太守毅然下命:"燒!"豪宅在大火中轟然倒塌。

第8集

一把大火燒得貪腐者心驚肉跳,燒得百姓人心大快。都尉奎勝到太守門前負荊請罪,並拿出了幾件與官銅案有關的證物。太守分析,自官銅被盜之後,賊人步步走在官府前面,線索被一一掐斷,顯然,在官府內隱藏著一個隨時與大盜通風報信的內鬼。冶煉場突然發生民工騷亂事件,太守快馬趕到冶煉場時,騷亂卻已平息,孔亮稟報,騷亂是由于小吏貪污民工口糧引起的,太守嚴命孔亮一定要從重查處貪污公糧的小吏。太守在冶煉場意外發現了馬糞的奧秘,頓使盜銅案有了轉機。

第9集

冶煉場小吏貪污公糧牽出了一個更大的貪官馬千,太守查明案情後,當堂將屢次犯案的郡衙長史馬千逐出公門。通過小吏貪污案的查處,一位糧庫小吏何謙出現在了太守的面前,太守贊賞何謙廉潔奉公,破格提拔何謙為郡衙長史。長史何謙突然想起一件往事,他說幾年前前任太守吳道初上任時,郡衙也發生過這樣的官銅失盜案,但後來此案不了了之。太守和長史何謙匆匆趕到史庫查找案卷時,卻發現案卷已經失蹤。

第10集

盜案未破,三萬斤官銅更是毫無蹤影,而朝廷派來監督官銅起運的轉運使卻如期而至,這對于太守而言,無異于催命之鬼。呂清適時向太守提出一個向民間借銅的建議。陸績征求官佐們的意見,大家都覺得為了保全太守不被朝廷究責,這也不失為一個辦法,唯獨長史何謙表示反對。何謙說太守要是接受這個建議,就會陷于被人控製的危局。太守深心為是。然而,曹貴卻已經發動了鬱林民眾向官府捐銅。面對百姓的好意,太守當場揭穿貪腐者的用心,並揚言要將自己鎖進囚車進京請罪。太守以無私無畏的正氣說報了民眾,百姓們終于散去,曹貴等設計的一場陰謀宣告破產。

第11集

衙門的內鬼正是廉名在外的郡丞呂清。太守油鹽不進的官德讓呂清感到害怕,但他並不甘心就此認輸,密令曹貴行使最惡毒的一招:剖腹掏心!甘棣夫人和陸角兒上街買菜,突遇歹徒,搶走了鹿兒,幸虧一位叫蕭郎的少年英雄拔刀相助,才有驚無險地奪回了鹿兒,蕭郎就與陸角兒結為朋友。距官銅起運日隻剩三天,城西村卻突然瘟疫暴發,太守親赴疫區戡查,發現瘟疫病因在于水源不潔。太守力排眾議,決意上銅山說服銅山人開閘放水,卻沒能過銅山人的辣椒關而敗下陣來。回到府衙,太守關起門來舍命地練吃辣椒,第二天又要上山,臨行前,女兒來告訴父親,小公子也染上了瘟疫。可太守還是毅然上山。終于,太守以真誠感動了銅山首領,首領下令開閘放水,鬱林城裏的瘟疫得到了控製,然而,等太守趕回家時,小公子鹿兒卻已經夭折了,太守痛斷肝腸。

第12集

奎都尉的耳目終于發現呂清是通過門口雜貨店小二給曹貴傳遞指令,但等到奎勝按大人的布置找到雜貨鋪的時候,店小二卻早已被呂清化一枚五千大錢促其離開鬱林了。呂清一大清早來找太守,說有人稱太守家人和私自煉銅的商人簽下了分成契約,太守聽了哈哈大笑,說我的女兒還是個孩子,她怎麽可能與人簽訂分成契約?回到家中,陸績將此事說與夫人,夫人一聽,突然想起女兒床頭的確有一件蕭郎暫存的東西,難道那也是個圈套?夫人說服女兒,拿出那東西開啟一看,果然是一份分成契約,一家人大為吃驚,沒想到當初出手從歹徒手上奪回小公子的蕭郎,居然是他們設下的一個陷阱,因為這份契約,使太守陷于有理說不清的境地。陸角兒知道自己輕信于人才中了歹人的圈套,給父親臉上抹了黑,姑娘突然想起一個由自己屈承擔責任的辦法。半夜,姑娘悄悄出門,來到郡府大獄……太守安插在曹家庄的臥底陶廣突然來找太守,太守請陶廣多多留意那位叫蕭郎的少年。

第13集

果然,廉石傳奇分集劇情介紹 第二天滿大街都在傳說太守與人簽下分成契約的事。突然一聲鑼響,隻見太守的女兒陸角兒身穿囚衣,戴著枷鎖,在老獄吏的"押解"下示眾而來。姑娘在街頭人多的地方,跪倒在鄉鄰鄉親面前,聲淚俱下地自罪自責,姑娘的行動感動了民眾,謠言也不攻自破。陶廣又帶來了驚人的訊息:那位叫蕭郎的少年已被曹貴殺人滅口了。太守斷定這又是呂清下的指令。為了找到呂清的犯罪證據,太守半夜趕到城西村開棺驗屍,結果是鐵匠陳冶子果然是死于謀殺,而呂清當時卻向太守謊報陳鐵匠是暴病而亡。太守敲山震虎,果然逼呂清現身,親自到曹家庄去策劃曹貴逃跑。這邊,太守已經布下天羅地網,隻待曹貴一動,就來個人贓俱獲。

第14集

臥底陶廣躲在暗室裏偷聽到了呂清的曹貴對話時說出的一個秘密,但陶廣卻在曹貴逃跑前暴露了臥底的身份,氣急敗壞的曹貴將陶廣拋棄在蘆葦蕩中。正當曹貴滿以為已經逃出鬱林的時候,江面上突然出現了奎勝的水軍。然而,曹貴雖然落網,官府卻並沒有查獲一個銅錠,明天就是官製起運日期,要是在明天天亮之前找不回三萬斤官銅,太守就得坐著囚車進京請罪。正在大家焦頭爛額之際,九死一生剛剛被官兵從蘆葦蕩中救回來的陶廣卻突然想起一件事,他向太守請兵,帶著幾十名官兵,終于從蘆葦蕩的水底找到了五萬斤銅錠,但這五萬斤銅錠卻並非官倉失盜的官銅,太守的危機解除,但盜銅案的贓物並未起獲。

第15集

曹貴的落網,使呂清惶惶不可終日,為了保全自己,呂清利用剛被逐出衙門的李萬下獄去剌殺曹貴,就在曹貴捧起酒碗時,太守趕到,阻止了曹貴喝下呂清送來的酒。曹貴不信呂清會謀殺自己,可先喝了酒的李萬當場毒性發作死于非命,使曹貴終于認清了呂清的歹毒,和盤道出了他和呂清合伙偷盜官銅的真相,而陶廣也在曹貴逃跑時的船隻夾縫裏找到了曹貴瞞著呂清記下的一筆筆他與呂清分潤的明細帳目。呂清表面清廉,實則貪婪無度的真實嘴臉終于大白于天下了。太守下令,緝捕呂清。然而,等陶廣領捕快趕到呂家時,呂清卻已經潛逃。

第16集

窮途末路的呂清終于使出了他最後一招:破釜沉舟。他仍然以一個清官的樣子,說服雷猛前去行剌陸績。雷猛不明真相,欣然前往,趁夜潛入太守官邸,正想下手,卻聽見太守正在和夫人談論呂清的貪婪行徑,雷猛聽了心起疑竇,劍力一軟,終于沒能痛下殺手。雷猛行剌未果,其行蹤卻領著官兵找到了呂清,呂清束手就擒。呂清被捕,呂妻上吊。太守欲擒故縱,讓呂清回家了理妻子的後事。呂清不知是計,趁著夜色逃離墳山。呂清拉著兒子一路直奔山上藏慝三萬斤官銅的山洞,令他想不到的是,官兵尤如天降,呂清徹底崩潰地逃回山洞,一聲慘叫,貪婪無度的呂清被黃燦燦的銅錠壓成了肉漿。

第17集

成百上千的難民涌進鬱林城,經打聽,譚中縣遭大災,糧食顆粒無收,因當地官府不發賑糧,飢民成群結隊外出逃難。陸太守不忍飢民一個個餓死街頭,決定放糧賑濟災民,但城裏的災民太多,郡衙倉庫裏可用來賑災的糧食遠遠不能滿足,太守思之再三,決定動用戰備糧賑災。此議一出,立刻遭到官佐們的一致反對。朝廷有明文規定,擅動戰時儲備糧者,滿門抄斬。何謙等不忍心太守冒如此大的風險而竭力阻止,太守卻說,"寧願我一家哭,也要讓千家萬戶不哭!"毅然開倉濟民。

第18集

為了解開潭中縣為何災年不放賑糧的迷團,陸太守帶著何謙親赴譚中縣訪查,卻發現大批飢民圍堵在縣衙門口,乞求官府發放賑米,可縣衙卻鐵將軍把門,對災民的需求不理不睬。陸太守上前拿起鼓槌一陣亂敲,縣衙的大門終于開了,但從縣衙的高門檻內出來的並不是縣令許昌,而是縣丞湯斌。太守問縣令為何不出來聽聽災民的呼聲?湯斌說縣大人正在向譚中縣的大戶借糧救災。太守說縣庫裏應該有糧,縣衙不放賑糧卻去向大戶借糧是何道理?此問一出,湯斌就言詞閃爍,似有難言之隱。太守待要追問,湯斌卻叫來衙役驅趕太守。何謙見狀隻能亮明身分。太守終于見到了這位似有滿腹苦水的謎一樣的縣令許昌,追問為可不放賑糧的事,許昌左躲右閃,避重就輕,就是不願涉及放糧之事。太守忍無可忍,強令許昌立即開倉濟民。許昌隻得帶著太守到縣庫開倉,誰知庫門開啟,卻是一座空倉。

第19集

縣庫裏幾十萬石公糧顆粒不存,縣令許昌卻堅口不說糧食去向,一班縣吏們又神色曖昧,太守一時看不清這譚中縣衙門裏究竟隱藏著一個什麽樣的天大秘密,但當務之急是要搞到糧食拯救那些連樹皮野菜都找不到吃的飢民,但要想在譚中縣找到足以解救成千上萬飢民的糧食,簡直比登天還難。然而,太守卻突發奇想,讓縣衙去通知災民,說明日午時一定放糧。何謙著急,問太守明日午時前到哪兒去弄那麽多賑糧?太守直到廉石傳奇分集劇情介紹 第二天早才把他的打算告訴何謙,那就是向那些趁災屯糧的大戶們借糧,何謙以為向大戶借糧,無異于虎口拔牙,斷無成望。誰知太守高調請來了縣城的五位糧販大戶,略施小計,果然從這五隻"老虎"嘴裏拔下幾顆大牙來--大戶終于答應借出幾千石糧來救助飢民。午時一過,準時放糧,得救的百姓災民們把太守比作神靈,感恩不盡。

第20集

"虎口拔牙",暫時緩解了飢民的水火之難,太守又開始追查官糧失蹤的真相,但全衙的縣吏們一個個都誨莫如深,任憑太守怎麽問,他們都眾口一詞地往縣大人身上推,而此時縣令許昌卻又突然中風,開不口,說不了話了,要查明這幾十萬石公糧的去向,簡直比借糧還難。就在太守為查案犯難時,突然看見那幫縣吏夫人們招搖過市,太守又突發奇想,命何謙回郡城接來了甘棣夫人。甘棣夫人來到譚中,聽了丈夫說案,心領神會。當天,從來不下館子吃飯的太守卻帶著夫人下起了館子。

第21集

陸太守帶著夫人堂而皇之地下起了館子,令那班縣吏們好一番猜測,他們得出的結論是太守是有意做給他們這班縣吏們看的,果然,廉石傳奇分集劇情介紹 第二天一早,何謙就給縣吏們送來了請柬,說是太守夫人想請幾位縣吏夫人們去聊聊天。眾縣吏們拿著太守的請柬一個個激動不已,都說這是他們親近太守的絕佳機會。唯獨縣丞湯斌悟出這是陸太守向他們索禮的妙招,于是,眾人商定每位夫人都帶厚禮去見太守夫人。但令他們沒想到的是,正是婦人帶去那些禮物,讓太守大人和甘棣夫人抓住了一個話柄,講出了從官場上都是從送禮、收禮到索賄行賄大行其貪,到最後人頭落地家破人亡的道理來,讓那些懷著身孕的縣吏夫人們一個個聽得暗自驚心。太守大人更是向縣吏夫人們展示了他採鬱林石刻寫的恥辱碑,直而言之地說,你們的丈夫們要不懸崖勒馬,他們的名字遲早也一定會被刻上這恥辱碑,子子孫孫背著惡名而遭世人唾棄,婦人們聽得毛骨悚然,大汗淋漓。

第22集

縣丞湯斌的夫人回到家後,兀是驚魂未定,當晚還做起了惡夢,夢見自己的丈夫因貪腐入獄,兒子飽受世人唾棄,惡夢醒來後,這位縣吏夫人一下子跪倒在丈夫面前,說情願過清貧的日子,也不想讓丈夫被人罵作貪官。湯斌終于作出了抉擇,和書吏林襄,捧著平時所得之不義之財,來到驛館向太守自首,表示從此一定悔過自新,做一個像太守這樣的廉潔官吏。太守勉勵之後,再問官糧案,湯斌和林襄終于向太守提供了縣令許昌盜運公糧的事實,並道出了許昌背後還有一位官職更高的黑手操縱。陸太守聽了拍案而起,發誓一定要將本案一查到底。而甘棣夫人上許家探望病中縣令,卻帶回一個驚人發現:許昌並沒有中風,而是裝病。

第23集

揭穿了許昌裝病的伎倆,太守怒而將許昌投入大獄。許昌入獄後,見他的牢舍裏放著恥辱碑,頓時暴跳如雷,聲稱自己為官有過,但從來不貪一分一毫的錢財。太守派人搜查了縣令的家室,也證明這位縣令家境也確實貧寒,但既然許昌是個清官,又怎麽會容忍他們盜走幾十萬擔縣庫公糧?為了解開這個謎,太守拜訪了一位與許昌有著私仇的田況,並讓田況下獄探望許昌。許昌一見到昔日好友之子,許昌終于道出了一個怨案真相。至此,太守再次下獄,將許昌賴以自傲的外衣一件件剝去,許昌終于崩潰。然而就在許昌表示願意說出公糧失盜真相的時候,卻突然死于非命,太守下獄戡查,結論是謀殺。

第24集

陸太守深知隱藏在許昌背後的黑手定是大有權勢之人,就借為交州刺史步質賀壽之名,入虎穴探查潭中縣官糧失盜案。太守一進州城就遇到步質出巡接受獻俘,其儀仗威風堪比君王,陸績不覺對步質打上了問號。步質的義子,執掌兵權的袁非對喊冤的戰俘要以王法審理,贏得了陸績的贊賞。陸績看到不法奸商打著權勢者的旗號向來賀壽的各郡官員放貸、官員們又爭相攀比購買珍寶為壽禮,深為吏治不清擔憂,更疑惑難道步質就是潭中縣失糧案的幕後黑手?陸績以兩袖清風去剌史府賀壽,在壽宴上又以"偷臘肉咬奶頭"的民間故事諷喻刺史大人借賀壽之名收斂財物,攪得壽宴不歡而散。

第25集

甘棣夫人和何謙等人在糧市發現了重要線索:找到了潭中縣糧庫專用麻袋。太守剛想上糧市尋根問源,刺史府來車接陸績了。陸績隨車而去,登上船,才知來接他的人是袁非。更令他震驚不已的是,袁非竟然是他發小,當年逃亡的胖墩。十多年不見的生死兄弟驚喜重逢……甘棣夫人見丈夫久去不回,勇闖刺史府,見到了貪心的步老夫人。太守再到糧市卻再也找不到糧庫麻袋的主人李大,李大已被滅口,剛剛找到線索又斷了。太守遁跡到碼頭查訪,查到潭中縣庫糧運到州城的確切時間,當時還有軍隊嚴加布防。此事又加重了步質的疑點。

第26集

陸太守怒赴刺史府,索性向步質申明來州城是為了查案,兩人言語交鋒,陸績被迫立下"五日之內破案"的軍令狀。太守去訪袁非,袁非勸陸績還是早日回鬱林去,步質要他立下的軍令狀是套在他脖子上的絞索。陸績表明要為餓死街頭的潭中縣災民討一個公道,九死不渝。被太守從江邊救回的歐陽春告訴太守,所謂戰俘都是守法的山民,不願強逼移民並村就被誣陷為賊,那天他喊冤以後,所有的戰俘都被拉到江灘上刺死。歐陽春還告訴太守,他曾經被抓夫去修築一個秘密倉庫。陸績去尋找秘密倉庫,發現被人跟蹤,他憤而直面向跟蹤之人,發現那人竟然是曾經救過自己的疤龍。他更發現那人與義女角兒的極為相像,而角兒的身生父親當年正是流放到南國,難道世上真有如此奇巧之事?

第27集

太守夫婦為要不要告訴義女身世煩惱。最後還是向角兒吐露了秘密。疤龍夜探陸績,太守突然喊出他的真名實姓,疤龍大為震驚。角兒不肯認為虎作倀的父親,疤龍百感交集,如飛而去。太守一家人緊緊趕去,疤龍和角兒終于父女相認。歐陽春在客堆中被公差抓走。太守找到縣衙營救歐陽春時,歐陽春卻已經被害。

第28集

陸績被接二連三的殺人滅口激怒了,欲過江去尋找到那個秘密倉庫,可卻封江了,他沿江而上,終于找到了青女的私家船過江。袁非半途追上陸績,力勸陸績回鬱林去,刺史如果不想讓你查明案情,就是給你再多的時間,你也無法查明,這次封江就是遞給你一個信號。陸績義無反顧,經過重重波折,終于找了秘密倉庫,還從倉庫中發現了被盜的潭中縣庫糧。太守趕回州城,入暮時分回到客堆,在門口再次遇到青女,得知青女的寓所突然被焚,不得不暫時借住客堆。陸績心中認定青女又是被自己所累。他夜訪青女,以表慰藉,竟發現自己動心動情,太守羞愧萬分地向妻子懺悔,甘棣夫人誇丈夫情動于衷而止乎禮,堪稱聖人。

第29集

步質和陸績同去察看倉庫,守衛的士兵竟然連步質也不讓進門,袁非下令才得以進門,陸績恍然明白,袁非才是幕後黑手。步質要追究袁非之罪,袁非竟然殘忍地殺害了步質。袁非見貪贓枉法的罪行暴露,鋌而走險,妄圖舉兵叛亂,割據南國。太守身陷虎口。袁非意欲除了陸績,以絕後患。青女一番"收攬人才,才能打江山定社稷"的說辭,堅定了袁非招降陸績的決心。大舟上,太守和袁非鬥智鬥勇,當太守得知袁非的叛亂意圖後,就將計就計詐降袁非,並向袁非獻上三條建國定邦的良策,使得袁非深信陸績已經誠心歸降。

第30集

袁非陡起叛心,而鬱林兵力薄弱,要想戰勝袁非,隻能智取。利用袁非的耳目,假傳情報,計賺袁非輕騎來鬱林。合郡的百姓聞悉平叛兵力不足,紛紛前來助戰,成千上萬的人齊聚郡衙門口,陸績感泣。袁非帶五千糧兵來到鬱林,太守孤身到城下誘使袁非輕身進城。甘棣夫人和何謙等人利用城中地形,使巧計,火燒袁非……陸績任滿,留"恥辱碑林"于鬱林,警示後任。百姓們紛紛趕到碼頭送行,船工見太守原擔行李來,原擔行李回,行李太輕,無物壓艙,船無法在海上航行,太守便取岸邊巨石壓倉。

(以上資料來源 )

演職員表

演員表

(以上資料來源 )

職員表

(以上資料來源 )

角色介紹

廉石傳奇

陸績 | 于榮光

陸績,字公紀,三國時東吳官吏,官至玉林太守,為人正直,兩袖清風,廉名盛傳于世。陸績到了玉林,在3年的時間裏把這個地方整治得很好,是歷史上出名的清官。

廉石傳奇

袁非 | 杜淳

野心勃勃的青年將軍,貪圖壯闊的錦綉江山。他步步為營、瞞天過海,連他最親近的人也不知道他的真實想法。面對對他恩重如山、信任有加的義父,他不隻欺騙嫁禍,還欲殺之而為自己掃除障礙。

廉石傳奇

甘棣夫人 | 楊陽

太守陸績夫人,深明大義、見識高遠,是一個賢明的"太守夫人"。

廉石傳奇

呂清 | 劉家良

玉林郡丞,秉承"不喝人家一杯茶,不吃人家一頓飯,不受人家一銖錢"三不原則的清官。

呂清妻子 | 林靜

大反派貪官的妻子,樸實平凡,任勞任怨,愛子如命又得不到幸福的苦命女人。

(以上內容來源 )

音樂原聲

曲名演唱備註
《天地日月都是眼》 于榮光片尾曲

劇集評價

《廉石傳奇》緊扣時下熱點,是一部三國時期反腐題材的電視連續劇,此劇得到了中央紀委、浙江省紀委、廣西自治區紀委以及玉林市有關領導的高度重視,也吸引了眾多影視圈的大腕加盟客串 。(新浪娛樂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