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追緝令

廉政追緝令

《廉政追緝令》于1997年11月24日至12月19日在香港首播,合共20集,是由梅小青監製,古天樂、張兆輝、陳法蓉及袁潔瑩領銜主演的香港電視劇。

本劇主要講述了香港的ICAC廉政公署團隊精英與黑社會、販毒、走私集團等惡勢力鬥智鬥勇的故事。

  • 中文名稱
    廉政追緝令
  • 外文名稱
    I Can't Accept Corruption
  • 出品時間
    1997年
  • 首播時間
    1997年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集    數
    20集
  • 編    審
    黃育德
  • 類    型
    警務紀實
  • 監    製
  • 主    演
  • 上映時間
    1997年11月24日-1997年12月9日
  • 拍攝地點
    中國香港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其它譯名
    ICAC追緝令
  • 出品公司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一班香港的廉政精英(ICAC),肅貪倡廉。當中包括有廉志剛(張兆輝飾),葉幗英(陳法蓉飾),方卓文(古天樂飾),簡鳴暉(袁潔瑩飾),羅家傑(何寶生飾)和劉芷珊(張玉珊飾)等人。

劇照劇照

他們幾人各有專長,屢立奇功,偵破了包括警務人員包庇賣淫活動、地產發展商勾結地產代理進行內幕認購、消防員貪污及不法商人進行軍火買賣等多宗案件。工作上,眾人各擅其職,全力破案,私底下感情也非常融洽,文與暉因朝夕相處而墜入愛河,剛與英則背著眾人展開一段微妙的地下情。傑與珊從上學起就已是公認的一對,但傑卻因珊出身豪門而感到自卑。為了追求名牌衣著和名牌跑車,傑一時起了貪念,違犯職業操守,被廉署革職。自此,傑便與非法分子聯手進行非法勾當,與文等人為敵。

演職員表

演員表

古天樂 飾 方卓文

簡介  ICAC助理調查主任,喜歡簡鳴暉,後拍拖

配音  杜燕歌

張兆輝 飾 廉志剛

簡介  ICAC高級調查主任,喜歡葉幗英,後結婚

配音  黃河

陳法蓉 飾 葉幗英

簡介  ICAC總調查主任,喜歡廉志剛,後結婚

配音  潘寧

袁潔瑩 飾 簡鳴暉

簡介  助理調查主任ICAC小組成員,喜歡方卓文,後拍拖

配音  蘇柏麗

張玉珊 飾 劉芷珊

簡介  助理調查主任ICAC小組成員,喜歡羅家傑,後被殺死

何寶生 飾 羅家傑

簡介  助理調查主任ICAC小組成員,喜歡劉芷珊,後入歧途

配音  盧琨

馬德鍾 飾 鍾慶龍

簡介  消防隊隊長,因貪污受賄被抓

配音  張濟平

陳啓泰 飾 李柏基

簡介  反派大boss,原為總督察,後自己開公司,走私槍械

江漢 飾 朱家德

簡介  消防隊高層領導,因貪污受賄被抓

配音  劉印生

李家強 飾 盧華

配音  張藝

林敬剛 飾 田家倫

配音  葉清

張松枝 飾 Andy

歐紹偉 飾 Billy

湯俊明 飾 Calvin

郭德信 飾 任福善

配音  陳逸恆

李鴻傑 飾 容永傑

曾慧雲 飾 王安娜

曾健明 飾 陳律師

梁婉靜 飾 麥燕群

配音  陳玉美

夏萍 飾 于素蘭

韓馬利 飾 麥燕芳

配音  于小華

何嘉麗 飾 麥燕萍

配音  晏曉陶

夏韶聲 飾 陳展博

林芷筠 飾 陳靜晶

簡介  陳展博女兒

詹秉熙 飾 邱建邦

簡介  麥燕萍男友

配音  黎泓和

職員表

監製梅小青
編劇黃育德、曾保華、曾鳳如、王健

角色介紹

廉政追緝令

方卓文 | 古天樂

ICAC小組成員,喜歡簡鳴暉,後拍拖。

廉政追緝令

廉志剛 | 張兆輝

ICAC調查主任,喜歡葉幗英,後結婚。

廉政追緝令

葉幗英 | 陳法蓉

ICAC調查主任,喜歡廉志剛,後結婚。

廉政追緝令

簡鳴暉 | 袁潔瑩

ICAC小組成員,喜歡方卓文,後拍拖。

廉政追緝令

劉芷珊 | 張玉珊

ICAC小組成員,喜歡羅家傑,後被殺死。

廉政追緝令

羅家傑 | 何寶生

ICAC小組成員,喜歡劉芷珊,後入歧途。

分集劇情

第1集

志剛在護送永傑途中遭伏擊,傑中槍昏迷,昏迷前他吐露了一個「Pass」字,成為他們唯一線索。志剛因未有足夠證據,隻好放福善。英終試密碼成功,雖經福善破壞電腦紀錄,但英憑機智想出辦法起訴福善。傑見有機會到ICAC面試,便辭去快餐店之職。 文傑往面試時,見死對頭暉,文遂整蠱暉。龍為了助邦早完工紙,便請德向聲講好說話,方便做事。文知道蘭不喜歡自己做紀律部隊,千方百計隱瞞,但文知蘭不阻止自己做ICAC,頓時十分感動。眾人為文慶祝考入ICAC,但卻遇到火警。

第2集

火場中,文終找群與蘭,剛亦發現了出路,眾人得以逃生。文欲再度入火場救萍,不果,最後消防員終救出萍。 邦在眾等候萍之際,便趁機逃走。剛見狀追出,最後亦良心發現,供出的確有給錢聲。 ICAC日夜監視聲,見聲約會龍,龍為了逃脫便擊傷剛。英在同事面前不理剛傷勢,但卻專誠接剛出院,表現得十分關心剛。 明重提舊事,理怨當年的士多被人放火燒毀之事,全因剛不識時務之致。 聲找龍幫忙逃離香港,糾纏間聲墜樓身亡。德便安慰龍不用擔心,因為死無對證。 文傑暉三人入營受訓。珊在房中見蛇,暉不一會已把蛇投出窗外,眾人瞪目咋舌。

第3集

眾人未能準時到集合點,而且頭發凌亂,衣衫不整,博大怒,便罰他們跑步。野外訓練時,文與暉亦鬥氣,時間終了時,暉差一點沒到,幸文好心,終勝出。博見大部分人都吃了罐頭,感到非常失望,感慚愧。剛慧捉坤痛腳,說服他做污點證人,引龍入圈套。 剛想約英吃飯,英卻約了人,但二人同時被人爽約,在便利店碰上,剛欲向英表愛意。英友知道後,鼓勵英接受剛,文傑暉等人接受搜查訓練,但眾人粗心大意,博十分失望。ICAC查出龍利用多個戶口,不斷轉賬,使他們調查工作有困難。剛守株待兔,但終仍被龍逃脫。

第4集

博在學堂對學員訓練嚴格,眾學員受不住責備,頗為頹喪。平為追求珊,對她十分照顧。暉亦欣賞傑的風度,對他產生好感。而文更不諱然承認喜歡珊。 消防署的龍、德頻中六合彩,令剛等懷疑。追查之下,發現龍賄賂一名六合彩登記員,替他們向中彩人購買彩票,以助「洗黑錢」。雯得知龍被拘捕,決返外家。二人爭吵間,雯撞牆小產,龍傷悲不已自殺,被送入院,生死未卜。 剛悉德逃到澳門,即追捕他,卻被德馳車直撞,場面險象橫生。

第5集

剛在澳門與德追逐一輪後,終于製服德。後查出,原來德以其泰藉華人身份,穿梭港泰兩地,而把賄款存于泰國銀行。人贓並獲。德最後入獄。 珊在餐室被晶偷去記事簿,二人鬧上警局,才發現昌乃博之女兒。事後,珊感博處處針對自己,不忿。博革走平,被眾人認為公報私仇。此事被揚于電腦網路,博以為是珊所為,欲把她革走,暉不服博,亦為珊一起革職。 消防署案件被破後,剛等又開始調查地產商購樓盤事件。群、娜被邀請扮成買家,向保全主任接洽,遂破幕後有組織。

第6集

暉替珊講說話,被博責罵。暉與珊決定辭職,文等勸二人。文欲查出寫匿名信的人的身份,終于知道是平的所為。與此同時,博也知平是真正寫醜聞的人,他找到平家,厲聲責問,平自知闖禍,遂應承澄清一切。博把暉與珊辭職信撕掉,二人繼續留下。珊送表給文。英華以為元會借打麻雀分錢,但事實非如此。英的父親昌從老人院獨自走出來,幸最後能平安尋回他。珊克服了恐懼,終可與其他同學一起畢業。ICAC發現元偷檔案影印,欲拉元之際,元發難,箍著娜,並一刀插向她。

第7集

元挾持娜,剛趁其不備與下屬奮力將娜救出並製服元。被捕後,元承認有偷看中簽的底稿,但並沒有能力影響抽樓結果。 英對下屬的態度和善了不少,眾人以為她正蜜運。過氣明星兒的家興置業抽樓中簽機會非常高,引起英的懷疑,遂開始調查。 文與暉這對歡喜冤家,畢業後竟被編為一組參與行動。 剛遺留檔案在家,明與梅以為剛有所提示,逐往家興置業看樓,在職員玉等遊說下,更付上訂金。ICAC組的調查報告,竟拍下梅與明的照片,剛一看大表錯愕。

第8集

剛勸明不要與家興地產有交易,明雖表現強硬,但也有點不放心,遂與梅到買下的單位了解一下,始知曾死過人。職員玉被兒開除。但若明不買下單位,則會損失訂金。 英監視抽樓過程,但毫無破綻。 傑與珊在一次追捕行動中,被捕者從天台跌下,珊受驚過度暈倒,傑因陪伴她而拒絕與暉約會,暉無奈。兒一邊與光保持親密關系,另一邊又與光公司一電腦維修技工東態度親昵。東覺兒有點不對勁,跟縱她到別墅,見到光的車駛入別墅內。

第9集

光知東到了別墅,安排兒離開,東以為自己多疑,對兒仍然信任。 原來光與兒一直靠東的電腦知識,把安排被抽中的客戶碼輸入電腦。 另一次抽簽儀式開始,雖然光等聰明,但終被拘捕。 兒怕東講出真相,遂假裝替東懷有身孕,東願意承擔一切。 傑對暉表達二人隻是好朋友,暉感失落。在ICAC調查下,終查出兒的驗孕報告是假的。在ICAC的部署下,東終知道一切,更持刀欲插向兒的臉上。

第10集

東狂性大發,用刀脅持兒與眾人對峙,剛借故拖延時間,另外示意文接近東。東突然發難,文等將東及想逃跑的光製服。 剛約英吃飯被拒,其後英與剛載昌去找朋友,二人與昌失散,幸好隻是虛驚一場,二人自此戀情大進。 英懷疑一間卡拉OK與警方勾結,剛等上去放蛇時發現有很多學生妹和北姑,查牌時又很快散去,覺得有人通風報訊,于是派文做臥底,但文竟然偷了卡拉OK老板B哥的車。

第11集

文在偷車後竟然自動還車畀B哥,B哥對文十分賞識,決定委以重任,派文到卡拉OK幫手。 北姑莉想回家探祖母,雄覺其麻煩而經常打莉,文覺莉可憐而常助其解圍。暉被派到卡拉OK幫文手。 期間莉再被打,文為了替莉脫身假裝強暴莉,暉對此十分不滿。 文帶北姑出街,給群撞正。群向剛問個究竟,她見剛支吾以對,群亦心中有數,明白是工作關系。英與剛二人終于在眾人面前公開戀情。

第12集

英在家門前碰見昔日男友基,英裝作若無其事,令基甚為無癮。英回想當年被基拋棄,感慨良多,決心不再接受基的感情。 文見莉的苦心,終于答應帶莉探祖母,其間莉對文產生傾慕之情,而且亦透露了鏗哥是通風報訊的人。 鏗哥上卡拉OK通知B哥警方查牌,暉乘機拍下照片。 傑因工作而接觸鏗哥,二人相約賭錢。 文帶北姑去招呼鏗哥,正想拍照之際被鏗哥發現,文被鏗哥用槍指嚇。

第13集

文被鏗發現偷影,傑為掩飾其身份,指他是專偷影來捉「黃腳雞」的。鏗在翻查文的紀錄,但早給剛改掉,令B深信文曾為大佬頂罪,盛贊他夠義氣。 暉找文,為息他人疑心,文吻暉,扮作情侶,暉因失去初吻而心生不忿。 英與基再遇,基向她再獻殷勤,再次向她展開追求,令英不知所措。 ICAC查出一經紀Eric與B有關,開始從他入手。另外,傑有經濟問題,為了討好珊及應酬鏗,輸掉了數萬元,惟有押了珊的金表,但換來的錢再被鏗輸掉。

第14集

ICAC查到另一警員泰牽涉鏗的案件,安排他負責一項掃黃行動,目標是B的卡拉OK,但因B預先獲通知,令ICAC撲了空。原來鏗、泰曾是舊同事,表面不和,但實質暗中在合作。 傑經濟出現問題,騙珊遇劫,令珊樂意協助。基向英再表明追求,但遭婉拒。 群被大漢追趕,幸得英及基解圍。基送群返家,英則獨自回去,途中碰上基,二人以小梅開啟話題,在基辦工室暢談一番。 是夜,基致電英,問道晚歸原因,英隻對他謂獨個兒逛逛,她開始覺得新歡舊愛難以取舍。

第15集

傑欠鏗貴利而被毒打,決要報仇。ICAC查到警司秘書琪跟泰關系親密,聯同警方部署行動。原來是琪用掃字跡的方法得知掃黃目標後通知鏗。鏗雖收到訊息,但傑報警賭檔令他不能報訊,晶在卡拉OK當公關,文立令她離開。最後泰「照常地」掃黃,B等被帶署。 但他否認行賄等指控。博得悉晶任公關後掌摑他,芳惟有暫收留晶。B、雄提到暉偷聽他們對話,認為她便是內奸,導致他們被警方及ICAC調查,雄卻殺她之際,文趕至用酒樽打暉,令她受傷昏迷。

第16集

文故意打穿暉的頭,在車駛往碼頭時,文故意留下求救字條。Eric與莉上船後交出磁碟,但B欲將二人殺害。正當他們欲將暉掉入海中時,文揭穿其真正身份。時剛等至,英開槍,B受傷倒地。文奮勇救掉下來的暉,幸暉終無礙。傑被停職,頓感無望。 英在一百貨公司遇見柏基,突知道其父昌失蹤,幸終尋回,但剛因覺柏基對英仍有意思而與英吵了一架。英接一宗舉報懷疑銀行職員收受利益替人清洗黑錢活動。文與暉被安排找三千萬戶口持有人日辛,幾經辛苦找到他,追截之際,竟發現他伏屍地上。

第17集

文、暉二人追至船塢,見辛已被殺。暉不小心打傷文,但文怕會影響暉之前途,便沒有說出真相,暉甜在心頭。ICAC懷疑有人利用辛的戶口掩飾黑錢的去向,並且以捐款給慈善機構的方法洗黑錢。 傑知道發不喜自己窮,便故意避開珊,但珊卻說不介意。 Joyce因欠下賭債向忠求救,但忠卻幫不到她。Joyce以帶走晶威脅要博借錢。Joyce被劫,逃走時被車撞死,忠決心指證培,可惜培及時消滅了一切證據,所以未能將培入罪。剛約英吃飯慶祝生日,但英卻要與舊同學開會,要把約會延遲。剛懷疑英變心,便說要分手。

第18集

英在剛生日那天與他分手,但英仍不舍剛。ICAC各人見二人貌合神離,感到疑惑。英派文、暉保護忠,暉心中暗喜。晶忘不了Joyce的事,對博不瞅不睬。博請芳幫助,博、晶的關系得以重建。忠突然記起培有戶口的簽名,剛率眾上培辦公室搜尋。 珊在快餐店遇上傑,傑對珊雖冷淡,但珊卻不介意。英、基二人在酒吧遇上剛,剛、英相對無言。培派人殺死忠,文在保護忠時受了傷,暉甚為緊張。培感情勢不妙,向基索取一千萬。傑碰巧往貨倉取貨,發現了運往盧安達之疫苗原來是沙石,更看到基殺了培。

第19集

基發現貨倉有人,欲殺人滅口,傑推倒貨架,乘勢逃脫。大漢上門向傑追數,傑靈機一觸,向基勒索,傑得到三百萬。剛收到匿名信,指出送往盧安達的疫苗原來是沙石。剛上基處調查,但基卻說自己全不知情。基向英求婚,英雖感動,但沒有答應。 暉對文無微不至,文知悉後便對暉表示他們隻是同事。傑又再勒索基,藉珊的幫助,成功取了錢,但珊認為傑做的是犯法之事,對傑非常失望。剛查出基曾經因遺失了起訴邦的證物而引咎辭職,所以博便提議剛往美國唐人街調查。基想捉傑,但卻捉了珊,傑初不顧而去,後來,他後悔而欲救回珊。

第20集

文怕傑會傷害暉,被迫把菲林交出。傑拿菲林往基處救珊,基欲殺人滅口,令傑、珊逃走時乘坐的車爆炸。基以為二人已死,但文獲救、珊當場死亡。英知基故意隱瞞自己行縱,又見基與邦一起,便懷疑基與培之事有關。基狡猾地趁洗車時與邦商談,以避ICAC偷聽。英趁基下樓時搜尋基與邦販賣軍火的資料,但被基知道了。基故意把資料變更試探英。 剛按英所提供的資料上船檢查,文、暉二人卻因船爆炸而受傷。英欲得到正確資料,再次到基處找,但被基當場逮著。基拉英同往見邦。在碼頭,基欲殺英,博、剛等人趕到。基最後被剛開槍打死。剛正式升為總調查主任,與英和好如初,二人喜結連理。文在眾人前向暉示愛。傑知自己做錯事。與文冰釋前嫌,兄弟情得到恢復。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