庾 -中國漢字

中國漢字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庾字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漢字,讀音為yǔ,部首是廣。
  • 中文名稱
  • 外文名稱
    granary; storehouse
  • 拼音
  • 部首

基本信息

【字目】

OOOPIC_vipvip4_2008081208075139c772395cd66ad3457.jpgOOOPIC_vipvip4_2008081208075139c772395cd66ad3457.jpg

【拼音】

【英譯】 granary; storehouse

【部首】 部首:廣

【筆畫】總筆畫:11 部外筆畫:8

【輸入法】

五筆86:YVWI

五筆98:OEWI

倉頡:IHXO

筆順編號:41332151134 四角號碼:00287Unicode:CJK 統一漢字 U+5EBE

詳細介紹

〈名〉

(形聲。從廣(yǎn),臾聲。廣,依山崖建成的房子。從“廣”與房屋有關。本義:露天的谷堆)

同本義 [open barn]

釘頭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唐·杜牧《阿房宮賦》

如:庾積(露天儲積之谷物)

儲存水路轉運糧食的倉庫[granary for storing grain transported to the capital by waterways]

粟糧漕庾,不下十萬。——《戰國策

又如:庾司(宋代管理糧倉的機構);庾曹(管理倉廩之曹司);庾吏(古代管糧倉的小官);庾廩(糧食)

量詞。古代量名,容二鬥四升 [Yu]。一說十六鬥為一庾

粟五千庾。——《左傳》。杜預註:“庾,十六鬥,凡八千斛。”

大庾嶺的簡稱 [Dayuling mountain]

湘瑟聲沉,庾梅信斷。——宋·秦觀《青門飲》

又如:庾嶺(為五嶺之一,在江西省大庾縣南。嶺上多植梅樹,故又稱“梅嶺”)

姓氏

“庾信平生最蕭瑟,暮年詩賦動江關”---杜甫《詠懷古跡》

詳細解釋

〈名〉

⑴ (形聲。從廣( yǎn),臾聲。廣,依山崖建成的房子。從“廣”與房屋有關。本義:露天的谷堆)

⑵ 同本義 [open barn]

釘頭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唐· 杜牧《阿房宮賦》

⑶ 又如:庾積(露天儲積之谷物)

⑷ 儲存水路轉運糧食的倉庫[granary for storing grain transported to the capital by waterways]

粟糧漕庾,不下十萬。——《戰國策》

⑸ 泛指糧庫

釘頭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唐· 杜牧《阿房宮賦》

⑹ 又如:庾司(宋代管理糧倉的機構);庾曹(管理倉廩之曹司);庾吏(古代管糧倉的小官);庾廩(糧食)

⑺ 量詞。古代量名,容二鬥四升 [Yu]。一說十六鬥為一庾

粟五千庾。——《左傳》。杜預註:“庾,十六鬥,凡八千斛。”

⑻ 大庾嶺的簡稱 [Dayuling mountain]

湘瑟聲沉,庾梅信斷。—— 宋· 秦觀《青門飲》

⑼ 又如:庾嶺(為五嶺之一,在江西省大庾縣南。嶺上多植梅樹,故又稱“梅嶺”)

⑽ 姓

康熙字典

【寅集下】【廣字部】庾 ·康熙筆畫:12 ·部外筆畫:9

唐韻》以主切《集韻》《韻會》勇主切,??音窳。《說文》水槽倉也。一曰倉無屋者。《釋名》庾,裕也。言盈裕也,露積之言也,盈裕不可稱受,所以露積之也。《詩·小雅》曾孫之庾。《傳》露積曰庾。《周語》野有庾積。《史記·文帝紀》發倉庾。《註》在邑曰倉,在野曰庾。 又星名。《隋書·天文志》天倉西南四星曰天庾,積儲粟之所也。 又量名。與斞通。《周禮·冬官·陶人》庾實二觳,厚半寸,脣寸。《左傳·昭二十六年》粟五千庾。《註》庾十六鬥。 又《韻會》大庾,嶺名。五嶺之東者。亦曰東嶠。 又姓。《廣韻》出潁川新野二望,本自堯時為庾大夫,因氏焉。 又弓名。與臾通。《周禮·冬官考工記·弓人》往體多,來體寡,謂之夾臾之屬。《釋文》音庾。註作庾。雲夾庾之弓,合五而成規。 又與??通。《集韻》??或省作庾。

說文解字

【卷九】【廣部】庾

水槽倉也。從廣臾聲。一曰倉無屋者。以主切

水漕倉也。漢書孝文紀應劭註同。謂水轉谷至而倉之也。從廣。臾聲。以主切。古音在四部。一曰倉無屋者。無屋、無上覆者也。小雅楚茨傳曰。露積曰庾。甫田箋雲。庾、露積谷也。周語。野有庾積。韋註。庾、露積谷也。釋名說同。胡廣漢官解詁雲。在邑曰倉。在野曰庾。

方言集匯:

◎ 粵語:jyu5

◎ 客家話:[台灣四縣腔] ji3 [客英字典] ji3 [海陸豐腔] ri3 [梅縣腔] j2 j3 [陸豐腔] ji1 [客語拼音字匯] yi2

◎ 潮州話:而污5(如)

姓氏介紹

碧溪庾氏

碧溪,原名碧朔。《雲南通志》記載:明永樂四年(公元1406年)設恭順州時,碧朔為恭順州駐地。恭順州設在碧朔共歷時127年,于明嘉靖十二年(公元1533年)移恭順州至他郎寨(即今天 的墨江縣城)。茶馬古道造就了碧溪的歷史繁華,這裏是茶馬古道上的重要驛站。在馬幫年代,每天至少有1000匹馬從碧溪經過,傍晚,插著各大商家名號大旗 的馬幫在鏢局的護送下,和著聲聲響鈴,進駐碧溪。老人們回憶,馬幫年代,碧溪村裏家家有口飲馬井、戶戶有棵栓馬柱、形成規模的馬店八九家,其中最大的可容 納上百匹馬。

在碧溪,有個院子是老庾家的。庾氏在墨江的始祖于明朝洪武年間隨黔寧王沐英入滇搬遷至碧溪,數百年一直從事農商,積有餘資,購置良田千餘畝,體恤鄉裏,深得人們愛戴。在其家族史上,庾家人才輩出,堪稱碧溪之首。

掛在庾家大院後牆上的牌子,記載著從這裏走出去的名人,他們無論從商、從政還是從藝,無一不是聲名遠播,比如,直到如今還被老昆明人津津樂道的庾恩榮、庾恩暘、庾恩錫等人;而庾恩錫的孫子,便是台灣著名歌手庾澄慶

中韓庾氏大尋親

19名韓國庾姓兄弟來中國

祖先留給我們一是站起來的根,一是騰飛的翅膀。19名韓國庾姓兄弟帶著1700年的夢想,帶著中韓兩國人民的深情厚意,風塵僕僕趕到東莞谷涌,一時廣東、廣西、湖南、江西、山西、江蘇陝西、甘肅等地庾氏匯聚一堂,將一國宗親的聚會升到兩國人民的經濟和文化交流,演繹——

千年等一回

2月21日,一個普通的日子,可是對于全球的庾姓人士來說,卻是一個刻骨銘心的日子,尋覓了1700年之久的庾姓宗親,這天終于在東莞萬江一個叫谷涌的地方團聚溯源。這裏有來自韓國的19名庾氏宗親,他們操著各自的方言,帶著各自的風俗,但滿懷著一股激情:要在庾姓史上抒寫更加壯麗的詩行。

這是一個何等壯觀的場景啊,那天下午,一輛普通的中巴車在谷涌村委會辦公大樓一停穩,車內的鄉親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與正在這裏迎接他們的鄉親抱緊一團,眼眶裏儲存了1700年的淚水,此時,眼淚為這個場景做了最好的回答。“回來了,我回來了”一個架著眼鏡一頭白發的老者,雙手向上畫了一個弧線,大聲地說。他那剛勁有力的大手倏然牽動整個情思,將整個谷涌都震蕩起來。這個老者就是本次尋根團領隊,韓國中央大學理學博士庾東元先生。

谷涌的父老鄉親用自己特有的庾氏禮儀迎接來自遠方的親人。鑼鼓、醒獅,還有那沉浸在幸福海洋的人們,都在深刻著這一刻。走進庾氏宗祠,鄉親們虔誠地跪在祖宗像下,用溫熱的雙手合十,讓祖先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一種虔誠的力量,將這個難忘的日子載入文化的史冊,在谷涌每一條街道上,一種歷史的滄桑與厚重頓時在他們腳步聲中踏響特有的跫音,急促的心率與這塊土地一起跳躍,與這塊土地一道閘述一段千古不朽的故事。

氏族文化神秘得像寓言,抽象得像夢境。在中國姓氏文化中,庾姓因各種原因未能列入大姓之列。如何將庾姓文化發揚光大,讓後人對庾姓有更多的了解,更進一步探討庾姓的起源和發展。2月27日,來自各地的庾氏兄弟歡聚一堂,就自己的姓氏起源和發展進行了認真的研討。這不是一般的研討會,來自各地的庾氏宗親涕淚滿襟,分散1700年的庾氏兄弟終于回到闊別1700年的“家”。他們用自己苦苦尋覓的結果向世人庄嚴宣布,中韓庾姓一脈相傳,同根同親。

尋根、溯源、回家,1700餘年的渴盼,1700年的漫長尋訪,今天在東莞這個小山村裏,在東莞這塊熱土上,這份沉淀著多少年代的數千年的情感一時像火山一樣爆發出來。掌聲、笑聲、激動的哭聲,將這一千載盛會盡情地註入與歷史之中。

眾裏尋他千百度

“掌庾承周,世功為族,經邦佐漢,論道當官。” 庾信在他的名著《哀江南賦》中將庾姓人家的人文環境道了出來,意思說庾氏先祖隨漢室、劉氏王朝在立國治國中發揮過重要的作用,參與高層經邦大政,坐朝論道。庾姓是中國的一個旺族,源出顓頊高陽氏,和許多姓氏一樣,是一個源遠流長的古老氏族。早在東晉初年,庾氏名將翼公的後人庾荀悠奉旨持節出使高麗,為加強兩國社會經濟文化的溝通不辭萬水千山,背井離鄉,功績卓越,最後定居于此。因此,韓國、朝鮮的庾氏先祖出自河南鄢陵庾氏名門,和國內許多遷居江南一帶的庾氏兄弟同出一脈,這便是此次韓國庾氏回來所要認的親、溯的源。

庾氏來到韓國之後,孤軍作戰,困難是可想而知的,但他們能與當地人們和睦共處,融入了當地社會,經過一代又一代的頑強拼搏,終于站穩了腳跟,贏得了發展與繁榮,為當地社會作出了貢獻。他們在離開祖國長達17個世紀之久,仍保持並發揚大夫風範,祖親情結依然深厚,修譜聯誼。為庾氏的發展,為社會的穩定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韓方代表、本次尋根團團長庾東表先生說,朝鮮和韓國庾姓各有一萬餘人,在韓國的280多個姓中,庾姓排在第97位,韓國有數十個“庾氏宗親會”,庾姓人每年都要舉行聚會,共聚親情,共謀發展。

一個偶然的機會,讓韓國鄉親找到了“家”。庾東表先生是韓國一家旅行社的總經理,從事旅遊行業已有30多年,足跡踏遍了中國的各個省市,他很早就開始在中國尋找庾姓人家,並且在吉林省延吉市找到了不少的庾姓鄉親。無獨有偶,就職于廣西社科院的庾裕良先生也同樣做著尋訪庾姓的工作,早在1996年6月,由他主編了一本《庾氏志》。在編輯本書過程中,他通過網際網路尋找庾姓人家,找到了西北大學副教授庾鮮海,庾教授的父親就是本次活動的翻譯庾?吉。庾?吉老先生的祖父曾居朝鮮,後搬到延邊居住。他15歲參軍,參加過抗美援朝戰役,獲大校軍銜,今年71歲的他,擔任過西安市解放軍政治學院政委,當看到庾氏兄弟傾註全部心血的《庾氏志》,老先生感動得熱淚盈眶,將它放在台前,逢人就讓人看一下,以領略庾氏風採。後來,庾東表帶團來到西安在他家中發現此書,如獲至寶,一股感情像濃鬱的血液在體內沉緩地流淌,帶著內部深深的激流和漩渦,無法翻譯成語言流淌出去,兩人全身血脈相涌,都提出要來看看,庾東表回韓後立即著手商討庾氏根源事宜,決定到中國尋親。

于是,2月21日這個春和景明的午後,庾東表一行19人首次以尋親的名義來到了中國,他們取道廣州直赴東莞開始了尋根之旅,除在谷涌召開研討會外,還走訪了茶山、常平、虎門等鎮區的庾姓兄弟,2月28日前往桂林、西安等地尋親。

認親溯源 攜手並進

“樹有根,水有源,人有宗,這是千古道理,作為中國的一個小姓,庾姓的知名度遠遠不及其它姓氏。讀音與寫法容易混擾,造成了不必要的損失和誤解。”本次活動的主辦單位之一的萬江谷涌村支書庾澤明深有感觸地說,早年在外做生意,一定要將身份證上的“庾”寫成大大的,並千叮萬囑這個字與“庚”不同,否則會造成麻煩。

有多少生靈就有多少亮點,將亮點變成心中的夢,就是一個生機的土地。谷涌這個不到2平方公裏的自然村是中國有名的庾姓村,現在村民不到3000人,卻有98%以上是庾姓人家。明洪武年庾德信率眷來到谷涌,開始了耕讀家聲的鄉居生活。800年來,30餘代庾姓兄弟在這裏辛勤耕作,發展自我,成為東莞一個較有名氣的村子,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谷涌人民在市、區各級領導的關懷下,高舉改革大旗,克服無資金、缺技術、少設備、少信息的各種困難,築巢引鳳,修建廠房,目前有各類企業數十間,外來員工數千人,1999年集體收入達1200萬元,村中有勞動和工作能力的村民都安排了工作,並實行養老分工製度,規劃村名新式住房及生活環境和建設,修建現代化的國小、幼稚園、醫院,集體資產達1.2億元,他們又開始了谷涌工業區和商業區的建設,估計投入資金4000萬元,可增加年收入1000多萬元,將谷涌的經濟發展推向快車道,向著小康社會大踏步前進,成為萬江區的先進村。

庾澤明書記對這次舉辦尋根活動的成功舉辦,歡欣之情溢于言表。他說,韓國及各省市的宗親聚集谷涌,是庾氏的千年一遇的大喜事,在這裏中韓庾姓兄弟暢敘友情,分享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功果實,他說,谷涌能舉辦如此大規模的研討會,說明谷涌的經濟實力已是今非昔比。谷涌要想走可持續發展之路,就得有“引進來,走出去”的戰略,影響市委市政府的“一網兩區三張牌”的戰略目標,打造國際製造業名城為特色的現代化中心城市,作為處于五環路中心處的谷涌,新的機遇正向每一發有獨特眼光的人招手。因此,以此次聚會為平台,做好招商引資工作,是本次活動的中心所在。他還介紹說,參加此次活動的有好幾位兄弟在參觀谷涌的投資軟、硬環境之後,都有在這裏發展或者想介紹朋友來這裏發展的意向,還有一個鄉親回韓後從韓國打來長途電話詢問投資政策。

為中韓庾氏聚會牽線搭橋的庾裕良先生滿懷激情地說,這些庾氏兄弟克服語言障礙,為了剪不斷的根,為了心中的情,來到這裏,共商發展大計,相互交流文化,韓國尋根團還特意購得一台韓國產的三星牌電視機,贈給谷涌國小,代表著中韓兩國之間的美好交流,這次聚會已遠遠超越了宗族往來的概念,而上升到中韓兩國人民的友好交往,對促進兩國的民間文化交流和經濟往來有著積極的作用。

“萬裏尋根勞跋涉,拳拳赤子大夫風。豪情共話陶朱業,同富同榮氣自雄。”這是一個參加研討會的庾氏兄弟在臨行前寫的一首詩,詩中無不浸透對家鄉的愛,對根的情,對為民族而振興的赤子之情。是的,來自遠方的尋根的兄弟,漂泊千年的遊子,“你們在尋找,我們又何嘗會忘記自己的根?”讓中韓兩國人們攜起手來,弘揚民族精神,打造更加美好的家園。家鄉人們歡迎你們的到來。

谷涌庾氏祠堂

庾姓在東莞的285個姓氏中是人數不多的姓氏,除萬江谷涌外,還有常平、虎門等地居有庾姓人家。現谷涌還保留尚好三座庾氏祠堂,分別是“庾氏祠堂”、“耕讀家祠”和“耕樂組祠”。    

相關介紹

庾是古代一種計量器,帝堯時代有掌管糧倉的“庾廩”官,據考證庾姓是以官名為姓的。廣東庾姓始祖庾東暘,仕宋,于北宋元年間自南京來粵,任廣南路經略安撫使,攜眷到羊城。二世庾觀涇,宋政和年間任廣南提舉,因見東莞山水秀麗,乃卜居東莞茶園(今茶山鎮),並名其地為庾家坊。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前後,受“胡藍事件”的牽連,庾氏家族人離開庾家坊四處避禍。八世孫庾德信攜家小來到萬江谷涌定居。後又分為支到谷涌,企石村等地。此三間祠堂就是谷涌庾氏族人為紀念先祖而建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