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雪燭

康雪燭

康雪燭,劍網三中的人物。曾是當年萬花雅士,他雕的俊俏郎君能讓女子夢縈十年, 他隨手刻的小玩意都被工畫中人奉為聖物。他的手被稱為聖手。

  • 中文名稱
    康雪燭
  • 妻子
    文秋
  • 其他名稱
    聖手惡人
  • 性別
  • 登場作品
    劍網三
  • 聞名于世
    雕琢美貌女子
  • 身份
    曾為惡人谷十大惡人之一

聖手惡人

簡介

他曾是當年萬花雅士,他雕的俊俏郎君能讓女子夢縈十年,他隨手刻的小玩意都被工畫中人奉為聖物,他的手被稱為聖手。然而,為了給自己亡妻塑像,他的手也成為辣手摧花的"惡魔之手"。他不惜剖解無數女子,最後更是將"無骨驚弦"高絳婷騙入萬花谷中,庖其雙手。最終,他完成了亡妻之像,留下了一句"真水無香"的感悟,也留下了一個性情大變、江湖上人人聞聲色變的"琴魔"。而他自己,也因事情敗露為江湖正道追殺,成為一名大惡人。

糾纏

"高絳婷無骨引驚弦,康雪燭素手著清顏"。說的是兩個驚才絕艷,並稱當世的人物。

中唐以來,歌舞琴棋,書畫工筆的技藝之多之精,遠遠超越歷代。宮廷之中有玄宗李隆基一手栽培的梨園子弟,有安祿山、楊玉環的胡旋疾舞;武林之中更有高士輩出,公孫一脈的劍舞,吳公道子的書畫,掌上乾坤的雕鏤,酒中仙人的詩句,件件皆是一時無兩。但天寶以來,風華最著的卻始終是他兩人,江湖人稱"無骨驚弦,素手清顏"。

康雪燭

當年高絳婷雙手天生軟韌,柔若無骨,在箜篌演奏之技藝上傲視群芳,可與七秀坊公孫劍舞並稱。而康雪燭一雙妙手,一把小刀,手下雕塑,號稱可令死物重生,石龍睜眼。

然而沒人知道,為何康雪燭會突然以手中之刀生生廢去高絳婷一雙玉手!

高絳婷出身七秀坊,受天資所限,體質柔弱,《霓裳羽衣》身法無法修習到高妙境界,因此未得師傅公孫大娘傳授公孫劍舞中的高超劍術。但她雙手天生軟韌,柔若無骨,艱辛鑽研之後,在箜篌演奏之技藝上早已傲視群芳。

傳聞高絳婷曾盡邀名士,無骨驚弦"之名遂天下皆知。自此之後,廟堂江湖,高門名士爭相入坊,往往求一曲而不可得。

康雪燭本乃世家之後,以雕琢美貌女子聞名于世。天寶元年七月初五(公元742年),康雪燭初履萬花,以落星湖中之水和湖底泥沙揮手雕就了萬花谷如今馳名江湖的"貂蟬拜月",從此聲名響徹天下。

時過不久,江湖之上將兩人並提,勝傳"無骨驚弦,素手清顏"之名。康雪燭聞聽此事,不解何等絕佳技藝竟能與自己並駕齊驅,遂出谷赴七秀坊一會高絳婷。一曲之後,驚為天人,據說當日康雪燭曾緊盯操弦高絳婷之手,喃喃言道:"天下再無如此妙手",後人聞之,無不嘆惋。他更將高絳婷邀入萬花谷中,要為她專雕一像。

此作若成,可說是江湖之上技藝聲名最勝的兩人合力所為。此事經好事之徒口傳,半日之間無人不知,于是六月初四康雪燭攜高絳婷回谷那日,萬花谷中佳人名士雲集,其中不乏江湖豪傑、大派達人、名門公子、深閨佳麗,眾人齊集萬花谷康雪燭屋前,以待一觀絕世無雙的高絳婷之像。

眾人苦等至夜,盡皆不耐之際,隻聞屋中高聲長笑之音,音中悲傷與愉悅之意皆有,矛盾之處,難以言表,眾人好奇之心更甚。稍頃之後,康雪燭推門步出,不答眾人之問,縱身倏忽遠去,眾人這才知康雪燭武學之技竟也極為深湛,觀其輕功,隻怕不在谷主東方宇軒之下。

待屋外眾人涌入屋中,卻見高絳婷被縛于床頭,早已痛暈多時,雙手筋肉已盡為利刃剝離,鮮血淅瀝滴下,眾人盡皆駭異無比,霎時間驚叫之音此起彼伏,不絕于耳。床旁卻另立有一女子,正舉步迎客,她白衣素裙,形容溫婉,雍容含笑,在這樣情景之下卻是詭異無倫,細看竟是一具雕像,卻半點也不似高絳婷。

床旁遺有康雪燭手書,書到末頁仍墨跡芳香,儼然是剛剛書就,"真水無香"四字赫然其上,緣來緣去,盡在書中。原來床旁所雕便是康雪燭亡妻文秋之貌,他解離天下美貌女子,終于大徹大悟,方知文秋其美在情,而不在形容。此像寥寥數刀,粗刻淺劃,卻能盡現文秋之容,真耶假耶,卻是冷暖自知了。

那一日,萬花谷百花齊放,卻掩不住康雪燭手上的血腥之氣,他手中的刻刀,第一次不為雕塑而揮舞。萬花谷武林中人群起圍攻之,卻還是被他殺了出去。從此,萬花世間少了位大名士,惡人谷中多了個大惡人。

是劫是緣

文秋

賭書消得潑茶香, 當時隻道是尋常

出嫁那年,她還小。她隻曉得自己要嫁的,是天縱的奇才。

她穿著大紅,瓔珞矜嚴地站在他面前,雙手藏在寬大的袖中,緊緊地握著他雕刻的小人偶。玉石質地冰涼,她輕輕地撫摸他雕刻的每一絲紋理,滿臉緋紅。戀慕源于崇拜,愛上這麽一個男子,根本隻是等閒。

他看她卻隻是淡淡的。即使隱居在東海,從小到大他見過的佳人依舊不計其數,其中不乏名滿天下者。他居室中的每一尊雕像,都能讓這個小丫頭自慚形穢。

她是純粹的人。喜歡便是喜歡了,難過便是難過了,柔弱卻堅韌,溫和卻決斷。讓人想起蒲草,韌在骨子裏。她收拾他的居室,挨了責怪,再也不踏足一步;她央求他為自己雕像,遭了拒絕,再也不曾提起。

她纏著他說話。他覺得人與人之間的不懂,不是多說話就能改變的。她于是默然。

不僅僅是一再傷心,更是一再失望。

他是追求完美之人,想要所雕之像美好至難以增減半分,但此等技藝,世間從來未現。他整日尋找美貌女子為其塑像,正所謂百尺竿頭,難盡一步,一直未能成功,煩惡難忍之下,他終于想出一個法子:捕捉山中走獸,以利刃入之,逐個而解。刃入蹄腿肌理之時,他手上便感悟其筋肉質地;鮮血流出之際,他便觀之色澤明淡;刃貼骨骼之時,他便察其體格壯弱,待有所感悟之後,再以刻刀雕之,果然大有進境。

如是經年,所雕走獸飛禽幾可亂真,但人物雕塑仍然進境甚微。他喃喃自語道:"蓋因鳥獸之筋絡骨骼,畢竟與人差異甚大,所謂失之毫釐,謬以千裏。"

她聞言心驚,手中的刺綉糾結成雜亂。

冬季,他帶她拜訪故友。回來時,霜月皓潔,白雪覆蓋天地。風停歇,萬籟俱靜。千山萬壑沉眠在夜色裏。

她跟在他身後蹣跚地走:"小時候,祖父仕途失意,舉家南遷到僻壤。不想在山中遇到山賊。在長輩們將我們幾個孩子護到身後,妄想以自己血肉之軀擋住冰涼的刀刃。我當時害怕極了,胡亂撥開人,使勁逃跑……"

他有些訝異,扭頭卻看見她落在十步之外。

"從沒那麽渴望過逃離……你曉得那種害怕嗎?--一如現在。"

她站得遠遠的哭得驚惶,站在雪地中,身後的道路延伸到夜色盡頭。

他第一次看到她哭,有些不明就裏的無措。但是他頓悟,這個女子一念間就可能轉身逃離,然後在他看不到的歲月裏好好活著或者鬱鬱而終。他抗拒她這樣離去:"山路滑,我背你走。"

那夜,他背著她走山路。"你不要哭,眼淚要結凍的。"

她聞言,越發哭得不依不饒。

從此,他再未動剖解活人的念頭。直到,她徹底離開。

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年少之時,痴迷雕刻技藝,他竟未註意那女子何時惹的一身病。待到他知曉,彼此都明了無望。

春來,從倭國移過來的櫻花在庭院裏飄飛得紛紛揚揚。他扶了她去看,那是此生唯一的一次,是以銘心刻骨。他記得當日花雨中,她撐起傘,斂眉道:"落花太傷,我不忍看。"

在一起的這幾年,他從來沒有仔細咀嚼過她的話語,不明白其間究竟含著怎樣玲瓏的心思。于他而言,除了手中的刀,世間再無其它值得掛懷。他隻一心尋求技藝上至高境界,雕刻隻能愚弄世人,萬萬是不能滿足的。如此,心高氣傲的執念。

纏綿病榻幾年,最後的時光,她輕聲說:"人們隻能想得起對自己好的人。所以,不管今後我去哪裏,決計不會記起你。"

他怵然而驚。第一次有刻刀之外的東西,讓他覺得鋒利。凜然、堅韌、決絕地,直指人心。

每個人總要等到失去後才發現你是我最珍貴……他悔恨自己雕刻美女無數,卻沒有想過為她雕刻。他決心為亡妻雕刻舉世無雙的像。他要她矜袖斂眉的模樣借此不朽,縱使貂蟬西子再世也不能超越她的風華。

孰料窮盡心思雕琢之作,竟然無法合乎其心意,隻因在他心中,妻子無異世間最為美好溫婉女子。他無法窮盡人像之美好,隻是責怪自己技藝未精,于是離家遠赴中原,修習技藝。

他頻繁出入江南煙花之地,看到中意女子便設法掠去,與走獸一般逐個而解,細細研究,以他家傳武學,竟無人發現。如此數年,他所雕女子,已是神容並似。

而後又遇瓶頸,隻因他四處尋找世間相貌完美的女子,但人體部分出眾已是難尋,身體各部位盡皆無可挑剔之人實在罕有,惶惶之間,思妻之心更切。

聞聽萬花谷中人才鼎盛,他遂投赴萬花,意欲博採眾長。

貂蟬拜月聞天下,雪燭素手境微毫

天寶元年七月初五,康雪燭初履萬花,以落星湖中之水和湖底泥沙揮手雕就了萬花谷如今馳名江湖的"貂禪拜月",從此聲名響徹天下。

那日,他從晨間開始雕起,及至晌午,身形乃成,隻觀其形,周遭眾人目光皆已無法旁移,待到刀工入顏,揮手之間,面目明了,眾人更是顛倒。定睛看時,那秀目依稀傳情,神色渾然迷離,身姿隨和風微動,眉眼之間,竟似有無數厚意輕愁未曾言出。

工聖觀後,久久無言,唯留有四字評語:"雪燭素手,境入微毫"。他恍若未聞,隻覺那貂蟬愁眉不展的樣子似曾相識。

從此康雪燭入住萬花,每日閉門研究雕工。

康雪燭一雙手修長圓潤、細膩光滑,他每日都要以秘製葯膏浸漬雙手數次,膚色白皙異常,手上筋脈清晰可見,全然不似男子之手,工聖言之"素手",就是緣于此處了。

康雪燭另有一樁怪癖,琢磨之時從來不喜有人在旁觀看,于是東方宇軒特開放一隱蔽居室供其鑽研。他每出一作,必然名動江湖,萬金難買。

聲名廣播之後,行事更是方便,四處尋找各部位完美之人,攜來谷中琢磨。數年之內眼耳口鼻,腳腿胸臀各種優異之部位皆已被他尋覓,唯有一雙妙手尚無著落。

隻因康雪燭自認自己的妙手要比天下女子更加無缺無憾,想要找到更佳之手實在太過困難,幾次欲引刀入之,又唯恐手上筋肉散盡,隻餘骨骼後無法再現絕世工藝,躊躇反側,始終難決。

直到江湖上開始將他與一名女子並提,"無骨驚弦,素手清顏"之名開始盛傳。何等絕佳技藝,竟與自己並駕齊驅,康雪燭仿佛看見了希望。

琴秀

康雪燭本乃萬花名士,以雕琢美貌女子聞名于世。天寶元年七月初五(公元742年),康雪燭初履萬花,以落星湖中之水和湖底泥沙揮手雕就了萬花谷如今馳名江湖的"貂蟬拜月",從此聲名響徹天下。卻道七月初五那日,康雪燭從晨間開始雕起,及至晌午,身形乃成,隻觀其形,周遭眾人目光皆已無法旁移,待到康雪燭手中刀工入顏,揮手之間,面目明了,眾人更是顛倒。待到定睛看時,那秀目依稀傳情,神色渾然迷離,身姿隨和風微動,眉眼之間,竟似有無數厚意輕愁未曾言出。盛夏之際,晴晝海萬花盡皆盛開,竟也無法掩住那泥沙所為之人的絕世風華。旁觀諸人無不目眩神迷,眾人皆言若是西子復生,隻怕也不過如此了。工聖觀後,久久無言,唯留有四字評語:"雪燭素手,境入微毫"。

從此康雪燭入住萬花,每日閉門研究雕工。

康雪燭一雙手修長圓潤、細膩光滑,他每日都要以秘製葯膏浸漬雙手數次,膚色白皙異常,手上筋脈清晰可見,全然不似男子之手,工聖言之"素手",就是緣于此處了。康雪燭另有一樁怪癖,琢磨之時從來不喜有人在旁觀看,于是東方宇軒特開放一隱蔽居室供其鑽研。他每出一作,必然名動江湖,萬金難買。

時過不久,江湖之上將兩人並提,勝傳"無骨驚弦,素手清顏"之名。康雪燭聞聽此事,不解何等絕佳技藝竟能凌駕自己之上,遂出谷赴七秀坊一會高絳婷。一曲之後,驚為天人,據說當日康雪燭曾緊盯操弦高絳婷之手,喃喃言道:"天下再無如此妙手",後人聞之,無不嘆惋。他更將高絳婷邀入萬花谷中,要為她專雕一像。此作若成,可說是江湖之上技藝聲名最勝的兩人合力所為。此事經好事之徒口傳,半日之間無人不知,于是六月初四康雪燭攜高絳婷回谷那日,萬花谷中佳人名士雲集,其中不乏江湖豪傑、大派達人、名門公子、深閨佳麗,眾人齊集萬花谷康雪燭屋前,以待一觀絕世無雙的高絳婷之像。

眾人苦等至夜,盡皆不耐之際,隻聞屋中高聲長笑之音,音中悲傷與愉悅之意皆有,矛盾之處,難以言表,眾人好奇之心更甚。稍頃之後,康雪燭推門步出,不答眾人之問,縱身倏忽遠去,眾人這才知康雪燭武學之技竟也極為深湛,觀其輕功,隻怕不在谷主東方宇軒之下。 卻問康雪燭所雕人物之精細,已至不可思議之境,但為何隻雕女子,不雕他人,世人隻以為他偏愛美人,但實乃另有別情……

印子

康雪燭本是出身隱居東海之武學世家,他家學淵博,尤愛人物雕塑,三旬之前,其所雕之人,男女老弱皆是惟妙惟肖。他與妻子文秋伉儷情深,恩愛非常,不料文秋紅顏薄命,竟然芳齡病逝,康雪燭用情之深,人所難及,經此一事竟至神智恍惚,竟然一病經年。待身體好轉,心中苦痛卻仍是半分不減,遂決意為妻子雕琢一舉世無雙之遺像。不料窮盡心思雕琢之作,竟然無法合乎其心意,隻因在他心中,妻子無異世間最為美好溫婉女子。他無法窮盡人像之美好,隻是責怪自己技藝未精,于是離家遠赴中原,修習技藝。

世人多愛美厭醜,本乃人之常情,康雪燭更是追求完美之人,他想要所雕之像美好至難以增減半分,但此等技藝,世間從來未現。康雪燭整日尋找美貌女子為其塑像,正所謂百尺竿頭,難盡一步,一直未能成功,煩惡難忍之下,他終于想出一個法子: 他捕捉山中走獸,以利刃入之,逐個而解。刃入蹄腿肌理之時,他手上便感悟其筋肉質地;鮮血流出之際,他便觀之色澤明淡;刃貼骨骼之時,他便察其體格壯弱,待有所感悟之後,再以刻刀雕之,果然大有進境。如是經年,康雪燭所雕走獸飛禽幾可亂真,但人物雕塑仍然進境甚微,蓋因鳥獸之筋絡骨骼,畢竟與人差異甚大,所謂失之毫釐,謬以千裏,何況他是如此要求完美之人。

于是康雪燭另起一念,他別離深山,出入江南煙花之地,看到中意女子便設法掠去,如走獸一般逐個而解,細細研究,以他家傳武學,竟無人發現。如此數年,他所雕女子,已是神容並似。 此時康雪燭又尋一法,他四處尋找世間相貌完美的女子,但人體部分出眾已是難尋,身體各部位盡皆無可挑剔之人實在罕有。康雪燭聞聽萬花谷中人才鼎盛,遂投奔萬花,待聲名廣播之後,行事更是方便,四處尋找各部位完美之人,攜來谷中琢磨。數年之內眼耳口鼻,腳腿胸臀各種優異之部位皆已被他尋覓,唯有一雙妙手尚無著落。隻因康雪燭自認自己的妙手要比天下女子更加無缺無憾,想要找到更佳之手實在太過困難,幾次欲引刀入之,又唯恐手上筋肉散盡,隻餘骨骼後無法再現絕世工藝,躊躇反側,始終難決。

待到康雪燭得見高絳婷引弦輕柔的無骨之手,慨嘆上天果然不負他這般苦心。欣喜若狂之下,生怕天下再無此等機緣,于是當即引高絳婷入谷,大功告成之後,飄然遠去…… 此時屋外眾人涌入屋中,卻見高絳婷被縛于床頭,早已痛暈多時,雙手筋肉已盡為利刃所下,鮮血淅瀝滴下,眾人盡皆駭異無比,霎時間驚叫之音此起彼伏,不絕于耳。床旁卻另立有一女子,正舉步迎客,她白衣素裙,形容溫婉,雍容含笑,在這樣情景之下卻是詭異無倫,細看竟是一具雕像,卻半點也不似高絳婷。床旁遺有康雪燭手書,書到末頁仍墨跡芳香,儼然是剛剛書就,"真水無香"四字赫然其上,緣來緣去,盡在書中。原來床旁所雕便是康雪燭亡妻文秋之貌,他解離天下美貌女子,終于大徹大悟,方知文秋其美在情,而不在形容。此像寥寥數刀,粗刻淺劃,卻能盡現文秋之容,真耶假耶,卻是冷暖自知了。

經此一事,世人多以為箜篌妙技從此絕跡人間,無不嘆息。不想高絳婷身子雖弱,卻是外柔內剛的女子,她經醫聖孫思邈精心救治之後,忍痛苦練,半載之後,箜篌之音竟然復現人間,技藝更有精進,隻是那琴音之中多了殺伐之氣,聞者心驚魂動。她和康雪燭在小室究竟經過了何等驚心動魄之事,外人莫知,至于無骨秀手,高絳婷復出之後以袖掩之,卻是無人再有機緣得見了。

現高絳婷居于七秀坊內,屬七秀之琴秀,終日在七秀坊湖中的琴秀亭中彈琴,除了貼心弟子外任何人靠近琴秀亭都會被她的琴音劍氣彈出亭外,輕者氣海翻涌,重者內傷。

真水無香

康雪燭出身東海之武學世家,天資聰穎,尤長于雕刻之道。其有一妻名為文秋,兩人恩愛非常。隻可惜天妒紅顏,文秋早逝,康雪燭大受打擊一病不起。待身體好轉後,已如行屍走肉般的康雪燭存留于這俗世之上的唯一目的,隻有要為亡妻雕刻一像。或許,在萬念俱灰的康雪燭心中,有著希望能將亡妻憑借自己的雙手復活這種奢望。

然而康雪燭心中的文秋實在太過完美,無論如何用心,他所塑之象卻始終缺那點睛的一筆。誤認為是自己技藝不精的康雪燭深入中原,開始將生靈個個剖解,以熟悉肌肉紋理皮膚骨骼之象。開始還隻是些走獸,後來漸入魔境的康雪燭竟開始從煙花之地擄掠女子。最終在騙得高絳婷,康雪燭完成了他心中的完美之作。

可在最終落下最後一刀後,康雪燭看著自己的作品,心中五味繁雜。最終千縷情,萬般感都融合成一聲仰天長笑,那笑聲中既有解脫開曉之愉悅,亦有難以言喻的悲苦。直到此刻,康雪燭方才頓悟,文秋之美在情不在貌。人死不能復生,自己無論如何努力,仍難扭轉天道常理,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頓悟之後的康雪燭在留下"真水無香"四字,飄然而去。

遁入惡人谷中後的康雪燭,再不過問江湖之事,轉而建立頑童書院,專門教導惡人谷中出生的孩童。或許康雪燭是將自己亡妻的思念投入到了這些孩子之上吧?他告訴每個入谷的惡人:"凡要入內谷的新進惡人,皆須滿足我書院內孩子們的四個要求,不然的話……我就算追到陶堂主面前,也要跟你計較。"

一名全家被浩氣盟滅門,極具雕刻天賦的少年伊石,詢問康雪燭如何達到雕刻至高境界的大道之時,康雪燭並沒有教唆他去解剖活人,而是告訴簡單的一個字---"心"。同時又憂心伊石被心中仇恨所迷惑,竭力開導。

康雪燭頓悟了,雖然這個"頓悟"來的太晚了,正如他的自嘲"惡人谷外,無分正邪,想必提及我的名字,還是人人為之色變吧。"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