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克清

康克清

康克清(1911年9月7日-1992年4月22日),原名康桂秀,江西人,客家人,是朱德第六任的妻子,中國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國婦女解放運動的領導人。1911年出生,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了長征,後曾任八路軍總司令部直屬隊組織股長、政治處主任,黨總支書記,晉東南婦女救國會主任。建國後,歷任全國婦聯常委、副主席、主席,中國人民保衛兒童全國委員會秘書長、副主席、主席、全國政協副主席等職。在文革中被判軟禁,文革後獲平反。1992年4月22日12時04分在北京逝世。

  • 中文名稱
    康克清
  • 出生地
    江西省萬安縣羅塘灣
  • 信    仰
    馬列、毛澤東思想、共產主義。
  • 配    偶
    朱德
  • 性    別
  • 逝世日期
    1992年4月22日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
  • 職    業
    革命家
  • 主要成就
    參加了二萬五千裏長征
    朱德元帥夫人
    政協第五屆、第六屆、第七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
  • 黨    派
    中國共產黨
  • 代表作品
    《康克清回憶錄》
  • 出生日期
    1911年9月7日
  • 別    名
    康桂秀

人物履歷

康克清早年康克清早年

中國共產黨第七至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第十一、十二屆中央委員會委員。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五屆常務委員會委員。

全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二、三屆委員、第四屆常務委員。

全國婦第一屆至第五屆常委,第三屆副主席,第四、五屆主席,第六屆名譽主席。

著有《康克清回憶錄

少年時期,她親身經歷了舊中國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的種種黑暗,接受了進步思想的影響。

1925年,開始投身革命,在本鄉從事婦女工作。

1926年,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

1927年,擔任江西省萬安縣羅塘灣鄉婦女協會常任秘書。大革命失敗後,她革命的信念更加堅定。

1928年9月,和近百名赤衛隊員參加中國工農紅軍,上了井岡山。

1929年,與朱德結婚。

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2年,在江西瑞金任紅軍總司令部直轄的女子義勇隊隊長,直屬隊政治指導員

1934年,當選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執行委員會候補委員。

1934年10月~1936年10月,參加了二萬五千裏長征,任直屬隊指導員,三過草地,歷盡艱辛。

1936年,擔任紅四方面軍黨校總支書記。

1937年,歷任八路軍總司令部直屬隊組織部長、政治部主任、黨總支書記、晉東南婦女救國會名譽主任、中共中央婦女委員會委員、解放區戰時兒童保育會代主任。曾入延安抗日軍政大學、中共中央黨校學習。

1949年,出席第一次全國婦女代表大會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

朱德 康克清朱德 康克清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擔任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常務委員、兒童福利部部長、書記處書記、擔任中國人民保衛兒童全國委員會秘書長、副主席、擔任全國少年兒童工作協調委員會主任、擔任中國福利會名譽主席、宋慶齡基金會主席、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會長。

1979年,主持了《婚姻法》的修改工作。

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席過國際保衛兒童會議和聯合國婦女會議,代表中國政府簽署《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

1978年2月~1992年,擔任政協全國委員會副主席。

1988年~1992年,擔任中共政協全國委員會黨組成員。

1992年4月22日12時04分,在北京逝世。

感情生活

朱德的第五位妻子是江西姑娘康克清。

朱德 康克清朱德 康克清

康克清在一篇文章中說:

"在向井岡山進軍途中,有一天,我們的隊伍停在遂川附近,聽到同志們興高採烈 地互相傳說:"朱軍長來了。"以前,我還幼稚地以為"朱毛"是一個人呢,後來才知道是兩個人。他們被傳說得非常神,有機會親眼見到他們,內心充滿了好奇和敬仰。我擠在隊伍中,順著別人指的方向望去,隻見一位中等個頭,體格健壯,忠厚長者模樣的人,正向我們走來。走近了,才看清楚他身穿灰裏透白的軍服,腳穿著草鞋,

一身風塵,面帶微笑,威武中透露著慈祥。朱軍長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他很平凡,平凡得像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

這個像農民一樣的軍人最終成了康克清的丈夫,他們攜手走過了47年的婚姻歷程,堅韌而執著。

康克清從小生長在貧苦農民的家庭裏,沒有上過學。上井岡山時,康克清還不識字。參加紅軍以後,康克清擔任了宣傳工作。為了提高自己的政治覺悟和文化貭素,康克清經常大膽地到朱德那裏登門求教。在朱德的熱情輔導和影響下,康克清的文化水準提高很快。朝夕相處的革命鬥爭生活,使將軍與戰士之間萌發了愛慕之情。

康克清康克清

對于自己的選擇,康克清曾坦率地說:"我的婚戀觀就是無產階級的婚戀觀,隻要革命堅決,品德高尚,對黨的貢獻大,真的志同道合,我就不計年齡,不媚權勢。"

1929年3月,43歲的紅四軍軍長朱德在長汀辛耕別墅與18歲的女戰士康克清結為伉儷。

康克清在回憶自己的婚姻生活時曾說:

"1939年冬天,朱老總五十三歲壽辰。記得我給他寫的賀信中有這樣一段話:"我和你相處十多年了。覺得你無時不以國家和革命為重。凡事不顧自己的利害。人們不能忍受的事你都能忍受,人們所不能幹的事你去開闢。還有,你見書便讀,學而不厭,總是前進著,提醒同志,督促同志,愛護同志……"這是我當時的認識,也是我現在的認識。幾十年過去了,後來的生活實踐更加深了我的這一認識。"

臨終時刻

朱德與康克清朱德與康克清

新華社記者撰寫的《康克清臨終時刻》一文片段:

彌留之際,康克清對圍在身邊的子孫們斷斷續續地說:"這次,我可能拖不過去了……你們要好好地、太平地過日子……不要貪污,不要犯錯誤……"

這時,淚水盈滿了她的眼眶。

1992年2月28日,81歲的康克清住進了醫院,病因是感冒、發燒。可是,她堅持不住院,因為她心裏惦記著許多工作: 三八國際婦女節的慶祝活動;全國政協常委會第十八次會議;全國政協七屆五次會議;……在醫生的勸說下,她終于答應隻住兩天就出院,然而病魔無情,沒料到這一住就再沒能回來。

3月初,一些領導同志去看她,她還特別提起即將召開的政協常委會和大會。大家勸她靜心養病,可她怎麽也靜不下心來。

康克清病重住院的訊息傳開後,許多人想來看她,她對秘書說:"我是個閒人,不要耽誤別人的時間。"可她心裏卻總是裝著別人。

1991年,康克清到廣州住了四個月,廣東省人民醫院大夫張碧梧一直陪著她。後來,康克清送給她一床被套。這次住院,康克清得知張大夫有兩個兒子,又特意請人買來一床被套帶到廣州,並捎話:"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有兩個兒子。現在補上一床,請收下。" 康克清對身邊的同志說:"張大夫是個好人,該做的工作她都做了,不該她做的她也去做了,現在就需要這樣的人。"

4月初,清明節快到了,病榻上的康克清更加思念她的親密戰友和伴侶朱德同志。從1976年朱德同志病逝至今,每個清明節,她都帶領兒孫到八寶山去祭掃,即使在外地,她也要趕回來。這次她實在去不了了,兒孫們帶著她的囑托和對朱老總的一片深情來到了八寶山。朱老總逝世16年來,她未能親自去掃墓,這是第一次,也成了最後一次。

康克清(右)與鄧穎超康克清(右)與鄧穎超

1992年4月10日中午,康克清突然呼吸困難,雙唇顫動,血壓下降,醫生立即進行搶救。她的一個孫子貼著她的耳朵問:"阿麼,我們是不是把您的骨灰和阿公的放在一起?"她點了點頭。"其它的事由組織來安排,是嗎?"她又點了點頭。

1992年4月22日,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國婦女運動的卓越領導人、中國兒童工作的開拓者康克清永遠離開了人世。臨終前,康克清留下了這樣一句話:"我什麽都不要!"這正如她的一生--堅定、質樸,而又善良……

人物評價

康克清大姐是中國婦女運動的卓越領導人,無產階級革命家。她始終保持著質樸大方、和藹和親的形象,人們崇敬而親昵地稱她"康大姐"。她為祖國的教育和婦幼保健事業傾註了全部心血。所著《親職教育是時代提出的新課題》,強調了親職教育對少兒成長的重要性;撰寫的《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中國婦女的解放》,以親身體驗闡明了自己的一貫主張:隻有中國共產黨才能領導中國婦女走上解放道路,隻有社會主義才能解放婦女,婦女工作必須在黨的領導下進行。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