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庫爾坎金字塔

庫庫爾坎金字塔

庫庫爾坎金字塔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島北部,是曾經古瑪雅人留下的文明遺址。庫庫爾坎瑪雅文化中是帶羽蛇神的意思,被譽為是太陽的化身,即太陽神

  • 中文名稱
    庫庫爾坎金字塔
  • 位於
    墨西哥尤卡坦半島北部
  • 屬於
    古瑪雅人留下的文明遺址
  • 被譽為
    太陽的化身

基本簡介

瑪雅金字塔瑪雅金字塔

瑪雅文明大約發端于公元前1800年,奇琴伊察則始建于公元5世紀,7世紀時佔地面積達25平方公裏。瑪雅人在這裏用石頭建造了數百座建築物,這是瑪雅文明發展到鼎盛時期的產物。這些建築不僅高大雄偉,而且雕有精美的裝飾紋,顯示出古瑪雅人高超的建築藝術水準。

奇琴伊察的中心建築是一座聳立于熱帶叢林空地中的巨大金字塔,名為庫庫爾坎金字塔。這座金字塔的設計資料都具有天文學上的意義,它的底座呈正方形,它的階梯朝著正北、正南、正東和正西,四周各有91層台階,台階和階梯平台的數目分別代表了一年的天數和月數。52塊有雕刻圖案的石板象征著瑪雅日歷中52年為一輪回年,這些定位顯然是經過精心考慮的。

在庫庫爾坎金字塔的東面有一座宏偉的四層金字塔上,被稱為勇士廟,廟的前面和南面是一大片方形或圓形的石柱,名為“千柱群”,這些石柱過去曾支撐著巨大的宮殿。它的入口處是一個用巨大石頭雕成的仰臥人形像,古瑪雅人稱它“恰克莫爾”神像,它的後面是兩個張著大嘴的羽蛇神。環繞著這片中心區方圓幾公裏內還有很多奇琴伊察舊城的石砌建築,都是同一時代的遺址。

歷史溯源

蒂卡爾蒂卡爾

蒂卡爾是瑪雅文明的文化和人口中心之一。這裏最早的紀念碑建造于公元前四世紀。城市在瑪雅古典時期——大約公元200年到公元850年左右,達到頂峰。

蒂卡爾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世紀,起先她隻是個二流城邦,奉北部城邦米拉多為盟主,蒂卡爾可能從公元二世紀開始奉行與中美洲當時的大國提奧提華坎友好的政策,並取得成功使自己國力大漲,從而成為瑪雅世界最強大的城邦之一。

公元292年,Balam Ajaw(傳統上譯為“Decorated Jaguar”,被裝飾過的美洲虎)繼位為蒂卡爾國王,開始了強大的蒂卡爾王朝。在一塊刻有他形象的石碑上記錄有公元292年7月8日的日期。這個時間也通常被歷史學家當作瑪雅古典文明的開始之日。

公元360年,Chak Toh Ich’ak I 美洲虎之爪一世(Jaguar Paw I)為國王之時,蒂卡爾空前強大,“美洲虎之爪一世”的弟弟“吸煙的青蛙”于公元378年1月16日征服鄰邦烏夏克吞(Uaxactun),並成為烏夏克吞的君主。

美洲虎之爪一世以後的蒂卡爾國王叫做Nun Yax Ayin,(King Curl-Nose 蜷鼻王) 是一個來自提奧提華坎的貴族,于379年繼位,蜷鼻王雖來自提奧提華坎,但卻也是個地道的蒂卡爾國王,保持著蒂卡爾的強大與繁榮。

公元411年至公元456年,Siyah Chan K'awil II 暴風雨天空二世(Stormy Sky II) 為國王。從美洲虎之爪一世到暴風雨天空二世的一百年間是蒂卡爾歷史上第一個強大的時期。

此後蒂卡爾以北的城邦卡拉克穆爾強大,蒂卡爾出現了一個衰落時期,直到公元7世紀,Hasaw Chan K’awil 阿赫卡王(雙月,朱古力領主Double Moon or Lord Chocolate 682年-734年在位),蒂卡爾重新強大,打敗卡拉克穆爾,使得蒂卡爾重新成為瑪雅中部地區的霸主。以後是Yik’in Chan Kawil 雅克金王(734年-766年在位)和 Yax Nuun Ayiin II 奇坦王(Chitam 768年-790年在位),在這一百年間是蒂卡爾第二次鼎盛時期。蒂卡爾壯麗的遺跡主要也是這三位國王在位期間築成。

奇坦王之後,與同一時期其他瑪雅城邦一樣,蒂卡爾迅速衰落,已知可考的最後一位國王是Jasaw Chan K'awiil II (869年-889年在位)

在這之後,沒有建造什麽主要的紀念碑。一些宮殿也被焚毀。人們逐漸離開了這座城市。在10世紀末,蒂卡爾被徹底遺棄在叢林中。

蒂卡爾控製著瑪雅低地的中心,經常發生戰爭。根據碑銘記載,蒂卡爾常和一些瑪雅城邦結盟或打仗,包括烏夏克吞(Uaxactun),卡拉闊爾(Caracol),納蘭永(Naranjo)和卡拉克穆爾(Calakmul)。

建築風格

蒂卡爾蒂卡爾

在建築方面,古代瑪雅人修建了不少金字塔。在沒有金屬工具、沒有大牲畜和輪車的情況下,古代瑪雅人卻能夠開採大量重達數十噸的石頭,跋山涉水、一路艱辛地運到目的地,建成一個個雄偉的金字塔。金字塔最高的可達70米,其規模之巨大、施工難度之高,令人吃驚。古代瑪雅的金字塔和古埃及的金字塔在建築形式上有著明顯的不同。埃及的金字塔的塔頂是尖的,而瑪雅金字塔卻是平頂,塔體呈方形,底大頂小,層層疊疊,塔頂的台上還建有廟宇;在用途上也不一樣:埃及金字塔是法老的陵墓,而瑪雅的金字塔除個別外,一般是用來祭祀或觀察天象的。除金字塔外,瑪雅人還興建了不少功能性強,技藝高的民用建築,主要有:房屋(包括廟宇、府邸、民居等)、公共設施(球場、廣場、集市等)、基礎設施(橋梁、大道、碼頭、堤壩、護牆等)和水利工程(水渠、水庫、水井、梯田)等。

結構藝術

新世界七大奇跡候選:墨西哥庫庫爾坎金字塔新世界七大奇跡候選:墨西哥庫庫爾坎金字塔

庫庫爾坎金字塔位于墨西哥大學城以南的庫庫爾坎(Klkucan),是瑪雅文化前古典期晚期(公元前800年——公元前200處)中部高原文化的重要文化遺址之一,“庫庫爾坎”的原意是“舞蹈唱歌的地方”,或表示“帶有羽毛的蛇神”。

它是在公元前500年——公元前475年建成的,那時這裏居住院著從事農業的的納瓦人,他們在這裏興建了幾座舉行宗教禮儀的大建築,被叫做“金字塔”。“庫庫爾坎”金字塔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早期墨西哥金字塔是一座用土築成的九層圓形祭壇,高29米,周邊各寬55米多,周長250米左右,最高一層建有一座6米高的方形壇廟,塔的四周各有91級各階,所有的台階加上頂層正好青蛙明瑪雅人一年的365天,台階的兩側寬達1米的邊牆,北邊牆下端,有一個帶羽行的大蛇頭石刻,蛇頭高1.43米,長達1.80米,寬1.07米,蛇嘴裏吐出一條大舌頭,頗為獨特,在每年春分,秋分這兩天的下午,金字塔附近就會出現蛇影奇觀:在太陽開始西下的時候,北邊牆受到陽光照射的部分,從上到下由筆直逐漸變成波浪形,直到蛇頭,宛如一條巨蟒從塔頂向下爬行,由于陽光照射的關系,蛇身有7個等腰三角形排列成行,正好像蟒背的花紋,隨著太陽西落,蛇影漸漸消失,每當“庫庫爾坎”金字塔出同蛇影奇觀的時候,古代瑪雅人就歡聚在一起,高歌起舞,慶祝這位羽毛蛇神的降臨。庫庫爾坎金字塔高約30 米,四周環繞91 級台階,加起來一共364級台階,再加上塔頂的羽蛇神廟,共有365階,象征了一年中的365 天。這座古老的建築,在建造之前,經過了精心的幾何設計,它所表達出的精確度和玄妙而充滿戲劇性的效果,令後人嘆為觀止:每年春分和秋分兩天的日落時分,北面一組台階的邊牆會在陽光照射下形成彎彎曲曲的七段等腰三角形,連同底部雕刻的蛇頭,宛若一條巨蛇從塔頂向大地遊動,象征著羽蛇神在春分時蘇醒,爬出廟宇。每一次,這個幻像持續整整3 小時22 分,分秒不差。這個神秘景觀被稱為“光影蛇形”。庫庫爾坎金字塔,是瑪雅人對其掌握的建築幾何知識的絕妙展示,而金字塔旁邊的天文台,更是把這種高超的幾何和天文知識表現得淋漓盡致。

興起演變

瑪雅神廟瑪雅神廟

金字塔是古埃及奴隸製國王的陵寢。這些統治者在歷史上稱之為“法老”。古代埃及人對神的虔誠信仰,使其很早就形成了一個根深蒂固的“來世觀念”,他們甚至認為“人生隻不過是一個短暫的居留,而死後才是永久的享受”。因而,埃及人把冥世看做是塵世生活的延續。受這種“來世觀念”的影響,古埃及人活著的時候,就誠心備至、充滿信心地為死後做準備。每一個有錢的埃及人都要忙著為自己準備墳墓,並用各種物品去裝飾墳墓,以求死後獲得永生。以法老或貴族而論,他會花費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去建造墳墓,還命令匠人以墳墓壁畫和木製模型來描繪他死後要繼續從事的駕船、狩獵、歡宴活動,以及僕人們應做的活計,等等,使他能在死後同生前一樣生活得舒適如意。

相傳,古埃及第三王朝之前,無論王公大臣還是老百姓死後,都被葬入一種用泥磚建成的長方形的墳墓,古代埃及人叫它“馬斯塔巴”。後來,有個聰明的年輕人叫伊姆荷太普,在給埃及法老左塞王設計墳墓時,發明了一種新的建築方法。

他用山上採下的呈方形的石塊來代替泥磚,並不斷修改修建陵墓的設計方案,最終建成一個六級的梯形金字塔——這就是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金字塔的雛形。

在古代埃及文中,金字塔是梯形分層的,因此又稱作層級金字塔。這是一種高大的角錐體建築物,底座四方形,每個側面是三角形,樣子就像漢字的“金”字,所以我們叫它“金字塔”。伊姆荷太普設計的塔式陵墓是埃及歷史上的第一座石質陵墓。

左塞王之後的埃及法老紛紛效仿他,在生前就大肆為自己修建墳墓,從此在古埃及掀起一股營造金字塔之風。由于金字塔起源于古王國時期,而且最大的金字塔也建在此時期內,因此,埃及的古王國時期又被稱為金字塔時代。古代埃及的法老們為什麽要將墳墓修成角錐體的形式,即修成漢字中的金字形呢?

原來,在最早的時候,埃及的法老是準備將馬斯塔巴作為死後的永久性住所的。後來,大約在第二至第三王朝的時候,古埃及人產生了國王死後要成為神,他的靈魂要升天的觀念。在後來發現的<金字塔銘文>中有這樣的話:“為他(法老)建造起上天的天梯,以便他可由此上到天上”。金字塔就是這樣的天梯。同時,角錐體金字塔形式又表示對太陽神的崇拜,因為古代埃及太陽神“拉”的標志是太陽光芒。金字塔象征的就是刺向青天的太陽光芒。因為,當你站在通往基澤的路上,在金字塔棱線的角度上向西方看去,可以看到金字塔象撒向大地的太陽光芒。

《金字塔銘文》中有這樣的話:“天空把自己的光芒伸向你,以便你可以去到天上,猶如拉的眼睛一樣”。後來古代埃及人對方尖碑的崇拜也有這樣意義,因為方尖碑也表示太陽的光芒。

古埃及所有金字塔中最大的一座,是第四王朝法老胡夫的金字塔。這座大金字塔原高146.59米,經過幾千年來的風吹雨打,頂端已經剝蝕了將近10米。在1888年巴黎建築起埃菲爾鐵塔以前,它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築物。這座金字塔的底面呈正方形,每邊長230多米,繞金字塔一周,差不多要走一公裏的路程。胡夫的金字塔,除了以其規模的巨大而令人驚嘆以外,還以其高度的建築技巧而得名。塔身的石塊之間,沒有任何水泥之類的粘著物,而是一塊石頭疊在另一塊石頭上面的。每塊石頭都磨得很平,至今已歷時數千年,就算這樣,人們也很難用一把鋒利的刀刃插入石塊之間的縫隙,所以能歷數千年而不倒,這不能不說是建築史上的奇跡。另外,在大金字塔身的北側離地面13米高處有一個用4塊巨石砌成的三角形出入口。這個三角形用得很巧妙,因為如果不用三角形而用四邊形,那麽,一百多米高的金字塔本身的巨大壓力將會把這個出入口壓塌。而用三角形,就使那巨大的壓力均勻地分散開了。在四千多年前對力學原理有這樣的理解和運用,能有這樣的構造,確實是十分了不起的。

胡夫死後不久,在他的大金字塔不遠的地方,又建起了一座金字塔。這是胡夫的兒子哈夫拉的金字塔。它比胡夫的金字塔低3米,但由于它的地面稍高,因此看起來似乎比胡夫的金字塔還要高一些。塔的附近建有一個雕著哈夫拉的頭部而配著獅子身體的大雕像,即所謂獅身人面像。除獅是用石塊砌成之外,整個獅身人面像是在一塊巨大的天然岩石上鑿成的。它至今已有4500多年的歷史。

為什麽刻成獅身呢?在古埃及神話裏,獅子乃是各種神秘地方的守護者,也是地下世界大門的守護者。因為法老死後要成為成太陽神,所以就造了這樣一個獅身人面像為法老守護門戶。

第四王朝以後,其他法老雖然建造了許多金字塔,但規模和質量都不能和上述金字塔相比。第六王朝以後,隨著古王國的分裂和法老權力下降以及埃及人民的反抗和有些人的盜墓,常把法老的“木乃伊”從金字塔裏拖出來,所以埃及的法老們也就不再建造金字塔,而是在深山裏開鑿秘密陵墓了。

建造之謎

俯瞰瑪雅金字塔俯瞰瑪雅金字塔

由于瑪雅金字塔暗含了相當深奧的科學道理,人們對其建造者的身份產生了疑問。有人認為,瑪雅金字塔是由埃及人建造的,理由是埃及金字塔的建造時間遠遠早于瑪雅,而且,埃及早期的金字塔,以位于薩卡拉的“喬塞爾金字塔”最為典型,也有從下到上的階梯。也有人認為,傳說中的“大西洲”沉淪入海之前,一部分人來到美洲和非洲,把體現了他們智慧的金字塔照搬到了這兩個大陸。還有人認為,外星人是瑪雅金字塔的真正建造者,這些塔本來是被當作貯藏庫的,外星人離開後,來到中美洲的人們發覺金字塔有奇異的保藏能力,便把這些古老的貯藏庫變成了王者的停屍處。塔頂坍塌之後,這些頭腦簡單的人們在上面營造了廟宇,用以供奉他們的神靈。這些五花八門的說法雖然都力圖自圓其說,但由于缺少科學上的根據,並沒有多少人真的相信。但是有的學者,包括考古學家們則提出了非常現實的問題:埃及人尚有銅製工具及輪式機械使用,處于石器時代的瑪雅人是如何切割、運輸用來建造金字塔的巨大石塊的?

考古學家對種種質疑並非不屑一顧,但他們更傾向于用公認的證據來闡述自己的觀點:瑪雅人是金字塔的建造者。他們經過多方考察,發現瑪雅人的建築用石材大多來至尤卡坦半島,那裏的石灰岩質地較軟,完全可以用玄武岩製成的石刀切割。這種石灰岩在地面暴露一段時間之後,就會逐漸變硬。瑪雅人先把石頭採出,在石頭變硬之前完成切割、雕刻工作。至于石製工具,英國考古學家諾曼·哈蒙德在庫埃羅遺址找到幾件匕首狀石器,其鋒利程度足以刺透臚骨,用這樣的工具切割石灰石或稍硬一點的石材,完全是可能的。考古學家在尤卡坦發現了數個採石場,甚至還找到了切割失誤而被棄用的石塊。切割好的石塊動輒重達二、三十噸,瑪雅人又沒有輪車可供使用,他們是怎樣把這些龐然大物運到數十乃至上百裏外的目的地的呢?考古學家的答案是,瑪雅人砍伐硬木,把它們製成各種長度和粗細的圓木,然後把石塊放上去,捲動著運到目的地。當然,在當時的道路條件下,要用這種方式完成石塊運輸工作,並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但是毫無疑問,這種方法雖然費力但是可行。20世紀70年代,墨西哥考古學家在尤卡坦的科巴遺址發現了通向四方的“白色通道”,總長度超過100英裏,路面寬為10到15英尺,表面塗有灰墁,堅固而平滑。這個發現對于“滾木運石”之說顯然很有利。

巧合之謎

金字塔金字塔

墨西哥及尤卡坦半島上,聳立著許多氣度非凡的金字塔,它們是瑪雅人留下的作品。其規模之宏偉,構造之精巧,乃至于情景之神秘,完全可以與埃及金字塔媲美。

以太陽金字塔為例吧:塔基長225米,寬222米,和埃及的胡夫金字塔大體相等,基本上是正方形,而且也正好朝著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塔的四面,也都是呈“金”字的等邊三角形,底邊與塔高之比,恰好也等于圓周與半徑之比。

它們的天文方位更使人驚駭:天狼星的光線,經過南邊牆上的氣流通道,可以直射到長眠于上層廳堂中的死者的頭部;而北極星的光線,經過北邊牆上的氣流通道,可以直射到下層廳堂。

他們的建塔技術的高超也是驚人的。以庫庫爾坎金宇塔為例吧:塔基呈四方形,共分九層,由下而上層層堆疊而又逐漸縮小,就像一個玲瓏精致而又碩大無比的生日蛋糕。塔的四面共有91級台階,直達塔頂。四面共364級,再加上塔頂平台,不多不少,365級,這正好是一年的天數。九層塔座的階梯又分為l8個部分,這又正好是瑪雅歷一年的月數。

瑪雅人崇信太陽神,他們認為庫庫爾坎(即帶羽毛的蛇)是太陽神的化身。他們在庫庫爾坎神廟朝北的台階上,精心雕刻了一條帶羽毛的蛇,蛇頭張口吐舌,形象逼真,蛇身卻藏在階梯的斷面上,隻有在每年春分和秋分的下午,太陽冉冉西墜,北牆的光照部分,棱角漸次分明,那些筆直的線條也從上到下,交成了波浪形,仿佛一條飛動的巨蟒自天而降,逶迤遊走,似飛似騰,這情景往往使瑪雅人激動得如痴如狂。

l968年,一批科學家嘗試探測這些金字塔的內部結構,令人費解的是:他們在每天的同一時間,用同一設備,對金字塔內的同一部位進行X射線探測,得到的圖形竟無一相同。

美國人類學家,探險家德奧勃洛維克和記者伐蘭汀,對尤卡坦進行考察時,發現有許多地道連通的地下洞穴,地道的結構與金字塔內的通道十分相似。他們拍攝了九張照片。但是,能印出來的隻有一張,而且,這一張所拍攝到的也隻是一片旋渦形的神秘的白光。

巨石遺跡

蒂卡爾蒂卡爾

瑪雅的金字塔可說是僅次于埃及金字塔的最出名的金字塔建築了。他們看起來不太一樣,埃及金字塔是金黃色的,是一個四角錐形,經過幾千年風吹雨打已經有點腐蝕了。瑪雅的金字塔比較矮一點,也是由巨石堆成,石頭是灰白色的,整個金字塔也是灰白色的,他不完全是錐形的,頂端有一個祭神的神殿。瑪雅金字塔四周各有四座樓梯,每座樓梯有九十一階,四座樓梯加上最上面一階共三六五階(91x4+1=365),剛剛好是一年的天數。

瑪雅人非常重視天文學的資料,他的建築裏處處都是這些關于天體運行規律的數位。除了階梯數目外,金字塔四面各有五十二個四角浮雕,表示瑪雅的一世紀五十二年。

瑪雅的天文台也是充滿特色的建築物。以今天的眼光來看,不論是在功能上或面板上,瑪雅的天文台與現在的天文台十分類似。以凱若卡天文觀測塔為例,建築在巨大而精美的平台上,有小的台階一階階地通往大平台。與現在的天文台有些相似,也是一個圓筒狀的底樓建築,上面有一個半球型的蓋子,這個蓋子在現在天文台的設計是天文望遠鏡伸出的地方。底樓的四個門剛好對準四個方位。這個地方的窗戶與門廊形成六條連線,其中至少三條是與天文相關的。其一與春(秋)分有關,另兩個與月亮活動有關。

這座凱若卡天文觀測塔是遺跡中最大的天文觀測塔,其它遺跡也有類似的建築。他們在位置上都與太陽及月亮對齊,近年來考古學家認為古時候瑪雅的天文學家建立了一個地區性的天文觀測網。

這些建築物以今天的角度看也足以令人稱奇。以瑪雅金字塔來說,巨大的石塊如何切鑿,搬運到叢林的深處,再把一塊塊十幾噸的石塊堆積起來,堆高至七十米處,要是沒有先進的交通工具及起重設備,是難以完成這個任務的。而生活在叢林裏的民族,為什麽要花這麽大的功夫,建立一個天文觀測網?歷史記載,望遠鏡是伽利略十六世紀才發明的,接著才有大型天文台的出現,而天文觀測網的觀念是近代才出現的,這樣的觀念可說是相當先進。由此可以肯定的是,瑪雅人當時的科學與今天相比毫不遜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