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姜

庄姜

宋人朱熹在《監本詩經》中認為庄姜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女詩人。她是春秋時齊國公主,衛庄公的夫人。《詩經·衛風·碩人》中描寫庄姜時說:"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 中文名稱
    庄姜
  • 國籍
    齊國
  • 出生日期
    春秋時期
  • 職業
    詩人
  • 代表作品
    《燕燕》《柏舟》《綠衣》《日月》《終風》

個人經歷

庄姜姓姜,貴為齊國公主。據說是姜子牙後人。此女命途多舛,一生閱盡人間悲涼。紅顏薄命說誰呢?說的就是庄姜啊。作為集美貌、美德、才氣于一身的標準美女,庄姜自是難逃一個"背"(背,指運氣不好)字。自從庄姜嫁給衛庄公之後,就因為不能生育而經常遭受家庭暴力衛庄公是個暴戾的神經病,不懂得心疼老婆。老婆不能生就去抱養一個嘛,或者讓其他小妾生一個也行。但他並沒有這樣做,而是經常對老婆冷嘲熱諷。說到頭,這二人感情基礎不牢固,這就是草率結婚的惡果。後來衛庄公就徹底不理庄姜了,他娶了陳國的戴媯。戴媯替衛庄公生了個兒子,就是後來的桓公。善良的庄姜對這個孩子並沒有怨恨,反而視若己出,十分疼愛。但桓公後來被庄公的另一個兒子州吁所殺,州吁後來又被衛國人所殺。在這一系列的宮廷謀殺中,庄姜多遭變故,心灰意冷,容顏憔悴,徹底看破紅塵。

庄姜庄姜 庄姜庄姜

庄姜因為出身高貴,嫁得也是國君,所以她出嫁時很是風光,但由于婚後無子,遭到冷落,生活並不快樂。衛庄公後來娶了陳國之女厲媯,再娶了厲姒的妹妹戴媯。衛庄公脾氣暴戾,對庄姜非常冷漠。美麗的庄姜在每一個漫漫的長夜裏,孤燈長伴,寒冷深宮,無人相陪。

宋人朱熹認為庄姜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女詩人。他認為收在《邶風》中開篇五首詩是庄姜所做(說法不一),但最無抗告最了不起的是寫下了名垂千古的名篇—— <燕燕>:

燕燕于飛,差池其羽。之子于歸,遠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飛,頡之頏之。之子于歸,遠于將之。瞻望弗及,佇立以泣。

燕燕于飛,下上其音。之子于歸,遠送于南。瞻望弗及,實勞我心。

仲氏任隻,其心塞淵。終溫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勖寡人。

人物綜述

體態

她個子高,身材修長,皮膚白皙,手指像細草般柔軟靈活,雪白的皮膚像凝脂一般光潔平滑,脖子像天牛的幼蟲那樣既白且長,牙齒像瓜子兒一樣扁而整齊,她額頭豐滿眉毛彎彎;再加上她的神態神韻:淺笑盈盈,現出兩個酒窩,眼睛黑白分明,顧盼生波——看看吧,個頭,身材,皮膚,手指,脖頸,牙齒,額頭,眉毛,眼睛,臉蛋兒,神韻,華麗雍容的服飾,彪壯威武的車馬。標準的美,完整的美,無以復加的美,美不勝收。

審美標準

《詩經·碩人》濃筆重彩地描寫了庄姜的美,直到如今,這首贊美詩仍被稱作漢語中描寫美女的開山之作。後代描述美女的作品很多,但幾乎都逃不出《碩人》定下的幾個標準,千古美人也都逃不脫庄姜的影子,古人的確是以庄姜為模子,確立了三千年來的審美標準。

歷史第一位女詩人

美女多因驕奢淫逸和一身妖氣而留名,比如妹喜、妲己和褒姒,她們都是著名的“狐狸精”。但從庄姜開始,美女也有了好心腸、好品德、好名聲。更可貴的是,庄姜並不是徒有虛表的花瓶,還是位才華出眾的詩人,甚至還是中國歷史第一位女詩人。

孔子也曾贊美庄姜

就連不怎麽評論女人的孔老夫子,也曾對庄姜大加贊美。《論語》中記載,有一次子夏問起孔子,古人寫庄姜“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為什麽那麽美?孔子答:“繪事後素”,就是說,絢爛的圖畫必須在白色的絹子上才能畫得出來,庄姜看起來那樣美,最重要的是因為她的品德,有品德,那個美才能是真正的美。如果沒有品德的話,那個美就顯現不出來。

並不幸福

但是自古紅顏多薄命,美麗而有才華的女子往往都會有一個悲慘的命運。她的完美中隱藏著一個大的不完美,她沒有生育。她出嫁時很是風光,但由于婚後無子,在那個年代是個很大的問題,于是她慢慢地遭受到冷落,生活並不快樂。

庄姜對待庄公後妃戴媯的孩子,像自己親生的一樣,十分疼愛,與戴媯也親如姐妹。庄姜始終寬厚、賢德,不指責、不抱怨,顧全大局,有“國母”風範。

衛庄公去世,衛桓公繼位,但後來被庄公的另一個兒子州吁殺害,州吁後來又被衛國人所殺。在這連環的宮廷謀殺中,庄姜多遭變故,閱盡人間悲涼。

憤怒出詩人,哀怨和孤獨也出詩人。中國古代第一個女詩人出現了。庄姜的詩作,飽含了一個女人一生的眼淚!那如柔荑般纖細的手指,隻能抓住黃昏的孤獨;如葫蘆籽般整齊而潔白的牙齒,咀嚼過多少寂寞?看著太陽一天一天的落,月亮一天一天的出,那黑白分明的美目,掠過的也隻能是一絲一絲的惶恐。

左傳記載

庄姜庄姜

衛庄公娶于齊東宮得臣之妹,曰庄姜,美而無子,衛人所為賦《碩人》也。又娶于陳,曰厲媯,生孝伯,早死。其娣戴媯生桓公,庄姜以為己子。公子州吁,嬖人之子也,有寵而好兵,公弗禁,庄姜惡之。石碏諫曰:“臣聞愛子,教之以義方,弗納于邪。驕、奢、淫、泆,所自邪也。四者之來,寵祿過也。將立州吁,乃定之矣,若猶未也,階之為禍。夫寵而不驕,驕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珍者鮮矣。且夫賤妨貴,少陵長,遠間親,新間舊,小加大,淫破義,所謂六逆也。君義,臣行,父慈,子孝,兄愛,弟敬,所謂六順也。去順效逆,所以速禍也。君人者將禍是務去,而速之,無乃不可乎?”弗聽,其子厚與州吁遊,禁之,不可。桓公立,乃老。

詩經描述

庄姜庄姜

碩人其頎,衣錦衣。齊侯之子,衛侯之妻,東宮之妹,邢侯之姨,譚公維私。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這首出自《詩經·衛風》的詩歌,非常細膩地勾勒出了一幅標準美女圖:她身材高挑修長;一雙纖手柔如茅草的嫩芽,又白又嫩;肌膚似凝脂般細膩白皙;脖子像幼蟲般嬌嫩柔軟;牙齒細白整齊像瓜子;額頭飽滿,眉毛細長;盈盈笑時好醉人,美目顧盼真傳神。

這首贊美詩乃是漢語中描寫美女的開山之作和標桿之作,出自衛國民眾之口。清人姚際恆稱“千古頌美人者,無出其右,是為絕唱”(《詩經通論》)。方玉潤則說“千古頌美人者,無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二語。”其後描述美女的作品,幾乎都逃不出此詩定下的幾個標準,千古美人也都逃不脫庄姜的影子。無論是<洛神賦>的甄洛,還是<長恨歌>的楊玉環。

根據朱熹考證,《詩經》中有五首詩乃是出自庄姜之手:《燕燕》、《終風》 、《柏舟》 、《綠衣》和《日月》。其中最有名的當屬《燕燕》:燕燕于飛,差池其羽。之子于歸,遠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燕燕于歸,頡之頏之。之子于歸,遠于將之。瞻望弗及,佇立以泣。燕燕于歸,下上其音。之子于歸,遠送于南。瞻望弗及,實勞我心。仲氏任隻,其心塞淵。終溫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勖寡人。此詩是美女詩人的代表作,是“萬古送別詩之祖”(王士禎語),可泣鬼神(許彥周語)。

談古論史

庄姜庄姜

宋人朱熹在《監本詩經》中認為庄姜則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女詩人。他認為“收在《邶風》中開篇五首詩是庄姜所做”而後代許多學者對此有些懷疑,認為庄姜做詩沒有記載,有許多女性文化史論的作者也都認同這個說法。翻閱《左傳》以及《詩經》、《列女傳》不難發現,對于庄姜做詩確無記載,而在《列女傳之母儀傳》中有衛姑定姜做詩的記載。在<衛姑定姜>中有這樣的記載:“衛姑定姜者,衛定公之夫人,公子之母也。公子既娶而死,其婦無子,畢三年之喪,定姜歸其婦,自送之,至于野。恩愛哀思,悲心感慟,立而望之,揮泣垂涕。乃賦詩曰:“燕燕于飛,差池其羽,之子于歸,遠送于野,瞻望不及,泣涕如雨。”送去歸泣而望之。又作詩曰:“先君之思,以畜寡人。而《詩經》—《邶風》中開篇第三首詩正是《燕燕》君子謂定姜達于事情。詩雲:“左之左之,君子宜之。”此之謂也頌曰:衛姑定姜,送婦作詩,恩愛慈惠,泣而望之。數諫獻公,得其罪尤。聰明遠識,麗于文辭。” 究竟誰是中國古代第一個女詩人呢?是善良的定姜衛姑?還是美女庄姜?還是歷來被史學家認可的許穆夫人?如果按照<詩序>朱熹在《監本詩經》中認為有那樣《詩經》中《邶風》前五首為庄姜所做。那麽許穆夫人作《載馳》(《左傳》閔公二年)庄姜寫詩在(《左傳》隱公三年——隱公四年)而《載馳》(《左傳》閔公二年)比(隱公三年——隱公四年)晚六十年,那是中國女性第一位詩人就理所當然是美女庄姜了。

庄姜何許人也?在《左傳》(隱公三年)中有明確的記載:“衛庄公娶于齊東宮得臣之妹,曰庄姜,美而無子,衛人所為賦《碩人》也。”碩人其頎,衣錦?衣。齊侯之子,衛侯之妻。東宮之妹,邢侯之姨,譚公維私。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從中可以看出,庄姜出身貴族,侯門之女,且美麗非凡。嫁了昏惑的庄公,心中非常痛苦,我們再看《邶風》一,二,四首詩寫女人婚姻不幸,夫妻不和,其事與春秋傳所記載庄姜遭遇同,時空和情調也相符。

第一首《柏舟》,寫的是庄公長期不和庄姜一起生活,《柏舟》即作者自況,柏木之舟質量是堅實細密的,比喻作者人才出眾,但卻是飄蕩水中的一隻空船。庄姜的隱憂無法排解,耿耿不寐“我心匪鑒,不可以茹,”“我心匪石,不可以轉”,“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是寫她憂愁的情緒,擺脫不掉的苦悶。意象聯想十分貼切。

作者也有主觀努力,想主動地槁好和庄公的關系“薄言往訴,逢彼之怒”通過作者提煉成的這一細節,將作者的痛苦表述得如此清晰。而“憂心悄悄,恫于群小,”丈夫既對她不好,身邊那些小人也一齊落井下石,作者隻能憂心悄悄,隻能是“靜言思之,不能奮飛”隻能仰望天空,希望象小鳥那樣白由飛翔。

《綠衣》為《邶風》第二首。“綠兮衣兮,綠衣黃裳,心心憂矣,曷維其已。”朱熹認為:“庄公惑于壁妾,夫人庄姜賢而失位,故作此詩,言綠衣黃裏,以比賤妾尊顯.正嫡幽微,使我憂之不能自己也”訃正嫡幽做,叫我憂之不能自己也。庄姜要衛宮中的“夫位”的處境,通過此詩卻表露無遺了。

第四首《日月》:“日居月諸。照臨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處、胡能有定,于不我顧。”高享《詩經今註》中認為:“這是婦人受丈夫虐待唱出的沉痛歌聲”而《詩序》中說:“衛庄姜傷己也,遭州吁之難,傷自己不見答于先君,以至于困窮之詩也”,那麽詩中“不我顧”“不我報”“德音無良”指的是衛庄公子。

再看《邶風》中的第第三首詩《燕燕》“燕燕于飛,差池其羽,之子于歸遠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朱熹評論說:“庄姜無子,以陳女戴媯之子完為己子’,庄公卒,完即位,嬖人之子州吁殺之,故戴媯歸于陳,而庄姜送之,作此詩也”。而《詩序》中也認定《燕燕》衛庄姜送歸妾也。《韓詩》認為是衛定姜送陪嫁的妹妹《齊詩》認為是定姜送子媳歸國。而在《衛姑定姜》中也有定姜送子之歸的記載,從本詩的最後兩句來看:“先君之思,以勖寡人”分明是定姜的口氣,“先君”指去世不久的衛公子(即兒媳之夫),又據〈史記衛康叔世家〉庄公在世時戴媯已死。另外庄姜痛恨庄公由來已久,《左傳》有記載庄姜與其它男子私通。引起“災情”,那麽“先君之思,以勖寡人”就沒有了著落。所以我認為還是定姜所做。而<列女傳>裏的記載是可信的。

第五首《終風》;‘終風且暴,顧我則笑,謔浪笑敖.中心是悼”《詩序》說:“衛庄姜傷自己也,遭州吁之暴”但這樣的說法我認為比較牽強,據左傳記載:“庄姜是庄公正室,年紀比州吁大得多,州吁不大可能對位居母位的庄姜“謔浪笑敖”且後面“惠然肯來”“願言則懷”就更難理解了,而朱熹認為“庄公虐待庄姜”但也無史無據。所以認為是受虐待的其它婦女所做。

行文至此,我們不難看出,詩經中《邶風》一、二、四首詩為庄姜所做可信度比較高,可是後世許多學者都不大情願承認庄姜是作者,理由是“庄姜出身貴族,又是諸侯夫人,怎麽會寫”民歌“呢?用階級的觀點顯然不可以的,可殊不知古代一流美女庄姜,“手如柔荑,膚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衛風-碩人》隻因命運不好,嫁了昏惑的庄公,她在詩中寫了深宮女子的苦痛,也勾畫了“狂蕩暴疾”的衛國諸候的真實面目,當然男性為主體的歷史的書寫者們會不自覺地下意識地語詆她。憑《柏舟》、《綠衣》、《日月》也能夠斷定“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美女庄姜是我國古代作詩第一人。

今人贊詠

庄姜庄姜

詩《碩人》,開篇的頭一句即言“碩人其頎”,描繪了出嫁途中的庄姜所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高大健美的身材。是誰家的女孩兒這麽美呢?“齊侯之子,衛侯之妻。東宮之妹,邢侯之姨,譚公維私。”這五句詩羅列強調了新娘的身份,她是齊庄公的女兒,要嫁到衛國去,做衛庄公的妻子。尤其是“東宮之妹”一句,點明了庄姜跟齊國太子是一母所生,凸顯了她尊貴的身份。她還是邢侯的小姨子,譚公是她姐夫。真是位名門閨秀!這美人兒不隻身材好,她——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那纖纖的手指像茅草的嫩芽,肌膚柔滑得像凝結的油脂,脖頸白得像天牛(一種昆蟲,幼蟲白而軟)的幼蟲,牙齒潔白整齊如葫蘆籽,額頭方方正正,眉毛彎彎又長長。這描繪好似一幅工筆畫,千載之下,猶如親見其音容笑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句最是傳神生色,是詩中的經典名句。是說庄姜笑起來兩個酒窩像花兒一樣,一雙美目黑白分明。

以庄姜的身高和相貌一定會在春秋時代的美人中奪冠。凸顯了新娘的美麗和尊貴之後,詩中還述寫了送嫁的規模,詩動態地描繪了這一切:“河水洋洋”,黃河水浩浩蕩蕩;“葭菼揭揭”,蘆葦花潔白溫柔,送親的隊伍就是在這優美的環境中行進的。詩中並未寫衛國如何來迎親,卻寫臣子們早早就退朝了,後面還特意加了一句“無使君勞”,讓庄公好好休息,不要勞累,再聯系結尾的鱣魚鮪魚,暗示著衛國人祝福庄公夫婦有魚水之歡

衛國人驚嘆于庄姜出嫁時的美貌與氣派,作了這首《碩人》來稱頌她。可,這美卻是冷眼旁觀的美,雖然旁觀者清,才有如此清晰的描繪,但旁觀者冷,畢竟缺乏當局者的迷戀。庄姜的美隻屬于盛大婚禮儀式的點綴,而與情愛無關,反倒在對這美麗的鋪敘中深含著悲憫——這樣一個身份尊貴的美女,這樣一個盛大的婚禮,如是寫言情小說的話,它的結尾該是“從此後,才子佳人,白頭偕老”吧?可歷史的真實往往讓我們大跌眼鏡。《左傳·隱公三年》記載了庄姜“美而無子”,卻賢德貞淑。《毛詩序》的闡釋更具體:“《碩人》,閔庄姜也。庄公惑于嬖妾,使驕上僭,庄姜賢而不答,終以無子,國人閔而憂之。”原來在這完美的婚禮儀式之前,衛庄公早有心上人!

以衛庄公的地位,在他所處的時代,都是一夫多妻的。《毛詩序》的“惑”字用得好!男女之愛,本無理由和原因,隻是深深地互相迷惑。庄公惑于嬖妾,兩人恩愛無邊,還生下了大胖兒子。後來這嬖妾和她兒子給衛國生出了無數禍患來,咱先且不表。這是個從一開始就糟透了的婚姻,可庄姜卻始終寬厚、賢德,不指責、不抱怨,顧全大局,有“國母”風範。我倒對那個“嬖妾”生出了許多好奇,她是什麽樣的狐媚子啊?真想坐上時光倒流的機器,去見識一下那個使庄姜的美麗、尊貴和賢德都黯然失色的女人。

沒有愛的婚姻,其實隻是一床光彩奪目的錦緞被子,疊起來放在床上,是給別人看的。不敢想象庄姜盛裝出嫁後了解到真相的心情,“賢而不答,終以無子,國人閔而憂之。”庄姜包容了衛庄公,可以她的身份,卻不願諂媚于庄公,以致終身獨居,沒有生育,整個衛國都為庄姜感到不平。這短短數位,包含了一個女人一生的眼淚!一個沒有經歷過愛情的女人,再美再好,也隻是一束塑膠花,既不生動,又沒有香氣:那如柔荑般纖細的手指,隻能抓住黃昏的孤獨;如葫蘆籽般整齊而潔白的牙齒,咀嚼過多少寂寞?而黑白分明的美目,看著紅顏一日日凋零,是否掠過一絲惶恐?

庄姜的美,是蝴蝶標本式的美、蠟人式的美,而不是秀色可餐的美。中國古代的男人發明出許多“意淫”的辭彙,“秀色可餐”就是其中一個。這樣一個旖旎風情的詞語都與庄姜無關。因為她的賢德,世人敬她愛她,詩人歌詠她,沒有人用看一個女人的眼光去看她,她已經是一個符號化的美女了。

標準美女

庄姜庄姜

標準美女什麽樣?國外的研究者曾對公認的“大美女”進行了測定,最後取得“美人胚子”的具體參數。一是眼的寬度為臉寬的5/10;二是下領長度為臉長的之前,美女多因驕奢淫逸和一身妖氣而留名,比如妹喜、妲己褒姒,她們都是著名的“狐狸精”。但從庄姜開始,美女也有了好心腸。更可貴的是,庄姜並不是徒有虛表的花瓶,而是位才華出眾的詩人,甚至還是中國第一位女詩人。 美女詩人的頭銜擱在庄姜的頭上可謂名副其實,現在的所謂美女作家隻能靠邊站了。根據朱熹考證,非常細膩地勾勒出了一幅標準美女圖:她身材高挑修長一雙纖手柔如茅草的嫩芽,又白又嫩肌膚似凝脂般細膩白皙;脖子像幼蟲般嬌嫩柔軟;牙齒細白整齊像瓜子;額頭飽滿,眉毛細長;盈盈笑時好醉人,美目顧盼真傳神。這首贊美詩乃是漢語中描寫美女的開山之作和標桿之作,出自衛國民眾之口。清人姚際恆稱“千古頌美人者,無出其右,是為絕唱”《詩經通論》。方玉潤則說“千古頌美人者,無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二語。”其後描述美女的作品,幾乎都逃不出此詩定下的幾個標準,千古美人也都逃不脫庄姜的影子。無論是《洛神賦》的甄洛,還是《長恨歌》.的楊玉環。所以,說庄姜是千古標準美女也並不為過。古人的確是以庄姜為模子,確立了三千年來的審美標準。庄姜並不姓庄,而姓姜,是姜子牙後人,貴為齊國公主,因為嫁給了衛國國君衛庄公,而被人稱為庄姜。她風風光光嫁,卻因為沒有生孩子,而遭到了長期的冷落。衛庄公脾氣暴慶,甚至還有虐待庄姜的嫌疑。後來,他又娶了陳國的厲媯和戴媯。不快樂的庄姜,隻能在詩歌中寄托哀思。在《終風》、《柏舟》、《綠,衣》和《日月》中,庄姜的不幸福表露無遺,常常“耿耿不寐”、“憂心悄悄”。庄公死後,她又遭遇了殘酷的宮廷奪權政變。戴媯生有一子桓公,善良的庄姜視若己出,十分疼愛。但桓公繼位不久,就被庄公的另一個兒子州吁所殺。州吁後來又被衛國人所殺。在這連環的宮廷謀殺中,庄姜多遭變故,已看盡人間悲涼,孤獨得像一葉飄蕩于水中的空船。醜女的不幸,大多相同,而美女總是各有各的不幸。

作品賞析

庄姜庄姜

《燕燕》

燕燕于飛,差池其羽。之子于歸,遠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飛,頡之頏之。之子于歸,遠于將之。瞻望弗及,佇立以泣。

燕燕于飛,下上其音。之子于歸,遠送于南。瞻望弗及,實勞我心。

仲氏任隻,其心塞淵。終溫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勖寡人。 譯文

燕子飛翔天上,參差舒展翅膀。妹子今日遠嫁,相送郊野路旁。瞻望不見人影,淚流紛如雨降。

燕子飛翔天上,身姿忽下忽上。妹子今日遠嫁,相送不嫌路長。瞻望不見人影,佇立滿面淚淌。

燕子飛翔天上,鳴音呢喃低昂。妹子今日遠嫁,相送遠去南方。瞻望不見人影,實在痛心悲傷。

二妹誠信穩當,思慮切實深長。溫和而又恭順,為人謹慎善良。常常想著父王,叮嚀響我耳旁。

《柏舟》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隱憂。微我無酒,以敖以遊。

我心匪鑒,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據。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儀棣棣,不可選也。

憂心悄悄,慍于群小。覯閔既多,受侮不少。靜言思之,寤闢有摽。

日居月諸,胡迭而微?心之憂矣,如匪浣衣。靜言思之,不能奮飛。

譯文:

柏木船兒蕩悠悠,河中水波漫漫流。圓睜雙眼難入睡,深深憂愁在心頭。不是想喝沒好酒,姑且散心去邀遊。

我心並非青銅鏡,不能一照都留影。也有長兄與小弟,不料兄弟難依憑。前去訴苦求安慰,竟遇發怒壞性情。

我心並非卵石圓,不能隨便來滾轉;我心並非草席軟,不能任意來翻卷。雍容嫻雅有威儀,不能荏弱被欺瞞。

憂愁重重難排除,小人恨我真可惡。碰到患難已很多,遭受凌辱更無數。靜下心來仔細想,撫心拍胸猛醒悟。

白晝有日夜有月,為何明暗相交迭? 不盡憂愁在心中,好似髒衣未洗潔。 靜下心來仔細想,不能奮起高飛越。

《日月》

日居月諸,照臨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處。

胡能有定?寧不我顧?日居月諸,下土是冒。

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胡能有定?寧不我報。

日居月諸,出自東方。乃如之人兮,德音無良。

胡能有定?俾也可忘。日居月諸,東方自出。

父兮母兮,畜我不卒。胡能有定?報我不述!

本詩描寫受男子拋棄的婦女對自己不幸遭遇的哀嘆,以及結束這種痛苦生活的沉痛呼吁。詩寫對日月傾訴,正是因為絕情男子變心帶來的走投無路的呼吁,甚至于埋怨父母,這正是窮而呼天,“憂患疾痛之極,必呼父母”的人生至情。但就這樣,女子還仍然無法忘記,所謂“俾也可忘”,正是因為無法可忘,這更反襯了男子的無情,女子的多情。

《終風》

終風且暴,顧我則笑。謔浪笑敖,中心是悼。

終風且霾,惠然肯來?莫往莫來,悠悠我思,

終風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願言則嚏,

曀曀其陰,虺虺其雷。寤言不寐,願言則懷。

本詩描寫一個被男子玩弄後又拋棄的女子的悲傷和期望。詩借刮風、下雨、天陰、打雷比喻男子喜怒無常,放縱無禮,粗暴傲慢的性格和善于調笑的手段,給一個天真、純潔女子帶來了無盡的煩惱和悲哀,女子卻沒有怨怒和悔恨,反而夜中不眠期望男子掛念,其實是借男子來寫自己想念。感情復雜、曲折、人物性格對比鮮明,充分展現了女子的多情多義和男子的粗暴無情。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