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劍靈旗

幻劍靈旗

《幻劍靈旗》,是著名武俠作家梁羽生所寫的一部武俠小說。

連載時約三十回,後出版時因故一分為二,分為《劍網塵絲》和《幻劍靈旗》兩部小說。

  • 書名
    幻劍靈旗
  • 作者
    梁羽生
  • 類別
    武俠小說
  • 連載時間
    1976年~1980年
  • 章回
    十二回
  • 連載報刊
    大公報

簡介

《幻劍靈旗》,是著名武俠作家梁羽生所寫的一部武俠小說。連載時約三十回,後出版時因故一分為二,分為《劍網塵絲》和《幻劍靈旗》兩部小說。

幻劍靈旗

基本資料

卷首詩:

浮沉道力未能堅,世網攖人隻自憐。 

誰解古今都是幻,大槐南畔且流連。 

——胡大川幻想詩之一

主人公:齊勒銘、衛天元姜雪君、上官飛鳳

故事歷史年代:道光年間

看點:《劍網塵絲》續篇,愛情

前集:《劍網塵絲

續書:無

首發資料:1976年09月01日~1980年01月26日,大公報

故事概要

本書續《劍網塵絲》未完的故事。穆娟娟為獲得心上人齊勒銘的愛,終生相守于一起,不惜捏碎了齊勒銘的琵琶骨,使之終生不能動武,卻沒想到武當五老及華山派門人先後前來尋仇,齊勒銘頓時陷入絕境中。幸得上官飛鳳的救助,澄清了事實,並願助齊勒銘恢復武功。穆娟娟對上官飛鳳充滿感激,性格上更是氣味相投。

飛天神龍衛天元為報殺父之仇,冒著被清廷抓住的危險,公開向徐中岳挑戰。秘魔崖下,各方當事人對質,終揭穿徐中岳和假翦大先生的面目,假翦大先生原是白駝山主的師兄慕容垂。而這時御林軍統領穆志遙也安排達人,欲待機抓住衛天元,。上官飛鳳現身,以“昆侖山上,幻劍靈旗;不奉靈旗,幻劍誅之”的偈語,驅散眾達人。一番激戰,慕容垂、徐中岳被衛天元、姜雪君所殺,而姜雪君也中毒身亡。

衛天元痛不欲生。幸得上官飛鳳相救,使他有了求生的欲望,終于養好了傷,並與上官飛鳳並騎南下,雖仍不免時時相信姜雪君,但對上官飛鳳之情也與日俱增。終于衛天元向上官飛鳳求婚,上官飛鳳喜出望外,但是內心也感到隱憂。

原來上官飛鳳深愛著衛天元,但知道衛天元深愛的是姜雪君,而同時衛天元的師妹齊漱玉,則又深愛著衛天元。于是上官飛鳳設下計謀,雙管齊下,一方面是乘楚天舒與齊漱玉雙雙中毒之機,將二人救出,安排在一起,讓齊、楚二人相互幫助並盼能日久生情,從而讓衛天元少了一份愛的煩惱。另一方面,上官飛鳳設計安排姜雪君的詐死,以絕衛天元之念。果然,一一都按照上官飛鳳的安排實現了,雖然其中尚有一二意外,但卻無關大局,被上官飛鳳一一補救過來。

但沒想到的是,白駝山主宇文雷的舊情人穆欣欣(穆好好及穆娟娟姐妹的姑姑,宇文雷叔父原白駝山主宇文博的姬妾)與徐中岳之妻趙紅眉的姐姐趙青眉,假扮成上官飛鳳與穆娟娟,到齊燕然家中偷襲,打死了齊燕然親如手足的忠僕丁勃,架禍上官飛鳳。致使齊燕然一氣之下,趕到昆侖山星宿海,要打上官飛鳳的父親上官雲龍決鬥,以報丁勃無辜慘死之仇。兩方一場生死決戰而兩敗俱傷,幸好衛天元和上官飛鳳及時趕到才避免了同歸于盡,原來這一切全是出于白駝山主宇文雷的一手安排,同時鼓動上官雲龍的副手蓋覆天及西域十三家群起反對上官雲鳳而改奉白駝山。上官雲龍和齊燕然兩敗俱傷後,蓋覆天帶人並白駝山的使者前來奪取靈旗,情勢萬分危急,好在得上官飛鳳之助恢復武功的齊勒銘和穆娟娟趕到,挫敗了蓋覆天等人的陰謀。

然白駝山未滅,大敵尚在。且未死的姜雪君和師傅玉清神尼也正是隱居在那附近。因此,齊勒銘夫婦面對殘棋般的復雜局面,決定讓衛天元和楚天舒共赴白駝山,各憑緣份,同時也考察衛天元、楚天舒對上官飛鳳、姜雪君、齊漱玉心中的感情。在齊勒銘的暗助下,歷經一場場的生死磨難,白駝山主與其妻子穆好好及其舊情人穆欣欣之間數十年的感情糾纏,相互積怨而終中毒死于密室中,而御林軍統領穆志遙亦正是由于受白駝山“神仙丸”之害而一步一步地走上自取滅亡之路。

姜雪君雖未死,但卻已立志出家為尼,謝絕了衛天元的愛意,法名慧靜。衛天元若有所悟,終于全心全意接納了深愛著他的上官飛鳳,雖然知道許多場景是由上官飛鳳一手安排,但他終于也能夠真正諒解她了,而楚天舒和齊漱玉也成就了美滿姻緣。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衛天元 “飛天神龍”,衛承綱之子,齊燕然的徒孫。

上官飛鳳 上官雲龍之女。

楚天舒 楚勁松之子。

齊漱玉 齊勒銘與庄英男之女。

玉虛子 “武當五老”之末。

其他人物

姜雪君 洛陽第一美人,姜志奇之女,後成為玉清神尼之徒。

齊勒銘 天下第一達人,齊燕然之子。

穆娟娟 “穆氏雙狐”中的“銀狐”,穆好好之妹,齊勒銘之妻。

申公達 “申公豹”,江湖“萬事通”、“包打聽”。

庄英男 楚勁松之妻,齊勒銘的前妻。

楚勁松 “南北兩大名家”之一,揚州大俠,江南武林反清領袖之一。

玉真子 “武當五老”之首,玉頂真人的師弟。

玉玄子 “武當五老”排名第二。

玉洞子 “武當五老”排名第四。

沖靈 玉頂真人之徒。

湯懷遠 震遠鏢局總鏢頭。

王大鵬 “鷹爪王”,震遠鏢局的鏢頭,獨腳大盜。

李力宏 “鐵拐李”,黑道達人,宇文雷的手下。

齊燕然 天下第一達人。

天梧 華山派現任掌門,天權的師弟。

天璇 華山派長老,天璣的師弟,齊勒銘、玉虛子之友。

天策 華山派長老。

天樞 華山派長老。

瑤光 華山派長老,玉虛子的情侶。

青鸞 瑤光之徒。

涵谷 天權之徒。

涵虛 天權之徒,涵谷的師弟。

湯懷義 湯懷遠之弟。

上官雲龍 西域十三家門派的宗主。

剪千崖 “剪大先生”。

剪一山 “剪二先生”,剪千崖的孿生弟弟。

王殿英 八卦掌掌門,徐中岳之友。

葉隱農 天下第一神醫。

唐希舜 唐天縱的次子。

馬如龍 飛馬鏢局的鏢頭。

羅秉章 北京老拳師,剪千崖之友。

孟中強 “昆侖四秀”之一,昆侖派第二代傑出弟子。

凌玉燕 青城派弟子,孟中強的情侶。

徐錦瑤 徐中岳之女。

楚天虹 楚勁松之女,楚天舒之妹。

公冶弘 上官雲龍的屬下。

丁勃 齊燕然家的老僕。

郭元宰 徐中岳之徒。

西門霸 上官雲龍的屬下。

東方雄 上官雲龍的屬下。

謝國堂 洛陽名武師。

鐵力夫 洛陽名武師。

申洪 上官雲龍的手下。

屠壯 上官雲龍的手下。

鮑令暉 鮑崇義之子,玉虛子之徒。

敖錯 呼兒蓋牧場場主,西域十三家首領之一。

闞驊 上官雲龍的親信。

石龍 黑石山頭領,西域十三家首領之一。

小達子 日喀則藏族小孩。

反派人物

徐中岳 中州大俠。

宇文雷 白駝山主,宇文博之侄。

宇文浩 宇文雷之子。

穆好好 “穆氏雙狐”中的“金狐”,宇文雷之妻。

天璣 華山派長老,華山派第一劍術達人,天梧的師弟。

穆志遙 御林軍統領,劍術名家,穆揚波之子。

梅清風 梅花拳掌門,徐中岳之友。

印新磨 少林派俗家弟子,徐中岳之友。

穆良駒 穆志遙的長子。

慕容垂 宇文雷的師兄。

司馬都 崆峒派四大弟子之一。

矛老六

諸老三

魯廷方 大內衛士,御林軍副統領。

韓柱國 大內衛士。

司空照 宇文雷的大師兄。

秦兆陽 “秦嶺三英”中的老大。

駱宏 “秦嶺三英”中的老二。

盧志高 “秦嶺三英”中的老三。

蓋覆天 上官雲龍的義弟。

叔梁紇 西域十三家首領之一。

熊抱石 大熊山山主,西域十三家首領之一。

南宮旭 白駝山護法,連城虎之徒。

武鷹揚 白駝山護法。

趙青眉 趙紅眉之姐,徐中岳的情婦,穆欣欣之徒。

麻贊哈 西域十三家首領之一。

穆欣欣 宇文博的妾侍,宇文雷的情人,穆好好、穆娟娟的姑姑。

提到人物

玉頂真人 “武當五老”之一,前武當派掌門。

天權 老一輩的“天下三大劍客”之一,華山派前任掌門。

金逐流 天下第一劍客,老一輩的“天下三大劍客”之一。

痛禪上人 少林寺方丈。

孟華 崆峒派掌門。

楊炎 天山派掌門。

唐經天 老一輩的“天下三大劍客”之一,天山派前任掌門。

衛承綱 反清義士,義軍首領,姜志奇的八拜之交。

姜志奇 即姜遠庸,“南北兩大名家”之一,反清義士,楚勁松的師兄。

姜志希 姜雪君之叔。

唐天縱 四川唐家家長。

唐希堯 唐天縱的長子。

鮑崇義 洛陽名武師。

遊揚 崆峒派名宿。

王漁洋 明末清初詩人。

謝啓昆 揚州知府。

唐嘉源 天山派掌門。

快活張

連城虎 連家筆掌門人。

連城壁 連城虎的師弟。

金世遺 天下第一達人。

趙紅眉 徐中岳的前妻。

玉清神尼

穆揚波 江南七省武林領袖。

宇文博 前任白駝山主。

作品賞析

解脫塵絲 仗他幻劍 

擎開世網 奉我靈旗

浮沉道力未能堅,世網攫人隻自憐。 誰解古今都是幻,大槐南畔且流連。    

——胡大川幻想詩之一

以胡大川幻想詩為開篇,加上一段帶有古龍風格的文字  

他是誰?  

有人說他是天下第一劍客,有人說他隻配名列第三。  

齊勒銘就是齊勒銘;天下隻有一個齊勒銘,用不著替他加上任何銜頭。這名字的本身就有令人眩目的光輝,隻說這三個字已經足夠。    

這女人是他的妻子?還是他的情人?  

都是,都不是。他與她有夫妻之實,卻無夫妻之名;他們曾經患難扶持,不能說是“逢場作戲”,但他心裏愛的還是他的前妻。 這就構成了《幻劍靈旗》的開篇,羽生先生在《幻劍靈旗》一書中繼續他武俠創作生涯後期的探索。根據私家偵探等朋友考證的資料,《劍網塵絲》和《幻劍靈旗》在連載時本為一部小說《劍網塵絲》,至初版時才分為兩部小說出版。從故事的完整性看,作為一部書似乎更為合理一點,因為《劍網塵絲》的故事並不完整,留下了許多未了的懸念及謎團,人生、情感、道路千絲百結,未被解開,從這個意義上看,作為一部小說是不完整的,但是出版時還是作兩部書出版,究竟是出自羽生先生的想法還是出版社的意思目前不得而知,隻能留待以後有心人如私家偵探或其他朋友進行考證。同時個人感覺作為兩部書出版也還是有其合理性。如葯師丹楓所提的“覺得劍網像金庸,幻劍則像古龍”的看法著眼于小說前後表現妯來的風格差異,而將其分為兩部小說也言之成理,個人一直認為羽生先生對後期小說的創作應該是付出心力的,如果說此前是在傳統武俠吸取養分的話,那麽後期的武俠創作也大膽借鏡同時期著名作家的創作手法,在創作過程中表現出的風格多變是不足為奇的。個人另有一個想法是根據小說的第一主角變換而將連載的小說一分為二,感覺中《劍網塵絲》的主角從衛天元至楚天舒,再到齊勒銘,很難確定誰是第一主角,然齊勒銘之後,小說的重心無可爭議地轉到了上官飛鳳身上,可以說後半部分小說基本是圍繞著上官飛鳳開展的,放在連載的《劍網》中,上官飛鳳或許難以稱得上第一主角,但是在獨立成篇的《幻劍靈旗》中,上官飛鳳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主角,或許本部小說也命名《幻劍靈旗》,正是為了突出上官飛鳳在書中的地位,書中的主線正是圍繞她為取得衛天元的愛情所運用的手段,已一已之力主導並最終結束衛天元、楚天舒、姜雪君、齊漱玉和她自己那一局愛情的殘棋。從這個意義上看,或許作為兩部獨立的小說更為合理一點。

花落水流 幾番離合 絲連藕斷 難說恩仇 《劍網塵絲》已齊勒銘被穆娟娟捏碎琵琶骨而結束,穆娟娟深愛著齊勒銘,她的一生可說是為他而生,失去齊勒銘更甚于失去自己的生命,最快樂的莫過于同心愛的人廝守終生,她最大的恐懼是齊勒銘離她而去,為此她採取了最為激烈的手段捏碎了齊勒銘的琵琶骨,讓他終生無法離開她。她對未來的憧憬是“其實,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有我一生一世服侍你,你可以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安安樂樂過下輩子,這不勝于你在江湖流浪,時刻都得提心吊膽過日子嗎”,隻要能夠服侍齊勒銘,就是她最大的滿足。然而人在江湖,豈能輕易讓你抽身而退,而另覓世外桃源。尤其是齊勒銘這般處在巔峰的人物,更需在這無盡的江湖路上走下去。而對于江湖人來說,失去武功等如失去了一切,從絕對的強者淪為任人宰割的弱者之痛苦是任何人所難以承受的。穆娟娟好夢未醒之時,足跡尚未踏出北京城,齊勒銘的仇家已至,名震江湖的武林五老向劉勒銘揮起復仇的劍,華山派將齊列為殺害前任掌門的頭號嫌疑人,穆娟娟萬沒想到,她不惜一切代價已留住愛人的做法竟將兩人推上不歸路,那一刻她的心中應是充滿著悔恨,身在江湖卻不曾讀懂江湖的殘酷,隻能憑著那一份同生同死的心,陪伴齊勒銘共度患難。而這時,失去武功的齊勒銘不改的是那一份狂傲,越是生死關頭越是表現出他那獨特的個性,他曾是天下第一達人之子,他也曾是闖下滔天大禍的叛逆者;他曾是武功天下第一,如今卻品味著武功盡失的痛苦;他有著深愛的人,也有著愛他的人,他的一生多姿多彩,即便失去生命又如何。何況失去武功的痛苦已使他意氣消沉,面對死亡的來臨,他顯得多麽鎮定然又讓人感受到一份凄涼。然戲劇性的是,穆娟娟廢了他的武功倒令他與武當五老的那一場過節得以化解,這倒也應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話,而穆娟娟與他同生共死的決心使他從那份不得不的無奈中走出來,真正認識到穆娟娟才是他的真愛,而後上官飛鳳又讓他恢復了武功,重新成為“天下第一”,經歷了一場從死到生的涅槃,齊勒銘的故事至此方到一段落。此後再次出現的齊勒銘已成為大俠,是領了上官飛鳳的一份情?是從予然一身走向組成家庭?這時的齊勒銘已無法輕松,或許這正是羽生先生所堅守的理念,少年的輕狂總要走向成熟,這才是人生正確的道路。但這種轉變無疑使齊勒銘失去那份叛逆的神採,很多人或許會感到失望。然齊勒銘始終非平凡之人,他將楚天舒自己走完那一局愛情的殘棋,讓他在愛情及婚姻面前再作一次選擇,相比于《劍網》中他為了女兒愛情而放過楚天舒所表現出的幼稚,這種做法更表現出他人生的轉變所帶來的那一份成熟,為的是讓每一個人都有一份“公平”,或許不是所有的人都理解他,然在他身上註定會有不平凡的一面。

難解的一局殘棋 衛天元、楚天舒、姜雪君、齊漱玉和上官飛鳳五人之間的愛情故事構成了《劍網》、《幻劍》的情感主線,衛天元和姜雪君彼此相愛,齊漱玉則愛著衛天元,楚天舒內心對姜雪君也頗為傾慕,而齊漱玉與楚天舒彼此之間又有著極深的好感,四人之間形成了難以解開的情感糾纏,然這一切卻因上官飛鳳的加入變得更為錯綜復雜,卻也因上官飛鳳加劇了這一局情感殘局的變化,而上官飛鳳在此間更起了主導的作用。與穆娟娟一樣,為得到衛天元的愛,上官飛鳳用盡一切手段,讓深愛著衛天元的姜雪君和齊漱玉先後離開了衛天元。齊漱玉深愛著衛天元,而齊漱玉本身又是衛天元的師妹,齊燕然也有意將齊漱玉許配給衛天元,但是衛天元心中並不愛著齊漱玉,上官飛鳳利用楚天舒與齊漱玉彼此之間的好感,在楚天舒和齊漱玉雙雙受傷之機,救了他們,又安排他們相互照料,互相療傷解毒,將他們之間的深深好感轉化為濃濃愛意,從而減少了一個潛在的對手。 然齊漱玉的問題容易解決,因為衛天元內心深處並不愛著齊漱玉,而姜雪君同衛天元卻是彼此相愛,要使姜雪君離開衛天元無疑困難得多。比起穆娟娟利用齊漱銘的妒忌之心使齊勒銘離家出走,而上官飛鳳則顯得更為高明,她借幫助姜雪君報仇之機,與姜達成某種協定,而後巧妙地安排了姜雪君的假死,以絕衛天元之念。在衛天元陷入悲傷、痛苦之際甚至痛不欲生之際,百般柔情、萬般關懷,悉心照料以喚起衛天元的生機,也使衛天元由感激到愛上她。而後種種不利他們的謠言一方面激起了衛天元叛逆的天性,另一方面也激起了衛天元的內疚之心,而主動向她求婚。 在得到衛天元的求婚後,上官飛鳳又同丁勃、楚勁松安排了姜雪君靈堂的一場戲,將齊漱玉也拉進戲中,衛天元靈前的一番哭訴徹底斷絕了齊漱玉對衛天元殘存的一點愛,而安排仇家上門尋仇既驗證了衛天元對她的愛,又堅定了衛天元愛她之心,在戲的過程中清廷侍衛和華山派的上門尋仇差點搞砸了這場戲,她又于談笑間收拾了殘局,至此她終于獲得了衛天元的真愛。 自上官飛鳳加入這局殘局後,就以一已之力主宰著這局殘局,其他人都是被命運推著走,隻有她是主動的,始終掌控著局勢的發展,與穆娟娟最激烈的手段相比,她無疑要高明得多;厲勝男為了得到金世遺的愛,又何嘗不是費盡心機,用盡手段甚至于最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然比起上官飛鳳的從容布控,巧妙安排,厲勝男若是有知,當為之汗顏。厲勝男種種激烈的手段包括自殘雖留住金世遺,卻使金世遺對她這份愛感到恐懼、感到厭惡而與潛意識中加以拒絕;而上官飛鳳費盡心思安排的百般柔情卻使衛天元主動地靠攏、依賴,最後主動地表白對她的愛。即便最後姜雪君再次的出現,此時衛天元的心中已感到難以自處,難以回答究竟愛誰多一點,即便最終知道上官飛鳳安排的一切,衛天元此時已離不開她,而主動地與她一起。上官飛鳳為愛情所做的一切最終得到徹底的成功。 厲勝男、穆娟娟和上官飛鳳都是為了愛不惜一切手段,體現了對愛追求的自主性,此中表現出來的那種獨特的思想與藝術價值無疑足以打動人。但是“愛”究竟是否能夠壓倒一切,在追求自己的愛中是否能夠以別人的傷害為代價?這于羽生先生在其武俠創作生涯中,始終堅持著“不可以”的原則。厲勝男終于得到了金世遺的愛,然這是以她的生命為代價,這也是她在追求愛的過程中“不顧一切”所造成的惡果,假若厲勝男不死又當如何?這個結果羽生先生也給出了答案,那隻能是金世遺求得解葯之後自殺,兩人之間必將有一人喪失生命,而且金世遺也將永遠無法明白對內心中對厲勝男的那一份愛,所以結果隻會是厲勝男帶著幾許滿足離開人世,這就是那種不顧一切,不惜傷害他人而得到“愛”所付出的代價。同樣,上官飛鳳在得到衛天元的那份愛後,內心深處卻是時時充滿不安,笑意中帶著幾分勉強,恐懼著衛天元得知真相會如何,畢竟這是以姜雪君的傷害為代價的。當衛天元再次與姜雪君相遇時,她隻能悄然離去,她的內心缺乏直面兩人的自信。所幸的是姜雪君最終看破紅塵,退出了棋局,而一番苦心也使衛天元對她有著一份深深的愛意,加之她除了追求愛情的道路上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外,其它方面都無愧是一名“俠女”,她最終還是和衛天元走到一起。而楚天舒和齊漱玉經歷了重重考驗,終于也有情人終成眷屬,雖然此間有上官飛鳳的安排,但也不排除兩人性格中的相互吸引,最終成就的兩對姻緣也是美滿的,隻是當募地想起姜雪君時,想來誰都會有有幾分嘆息、唏噓和歉疚。

“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念橋邊紅葯,年年知為誰生?” 一直喜歡姜白石這首詞,二十四橋旁,見證了當年的一個愛情故事。《幻劍靈旗》的愛情故事寫得甚為出色,羽生先生在創作時應該是傾註了心力,投入了真情。那一局愛情殘局寫得撲朔迷離,而這一段愛情故事卻徒令人感嘆萬分。 瑤光道:“我平生最痛恨的是寡情薄義的男子!” 玉虛子則接下去說道:“我最痛心的是有情人不能成為眷屬,有情卻被錯當作無情!” 品讀武當長老玉虛子和華山派長老瑤光散人當年那一段愛情故事,初次相會和最後一次相會都是在二十四橋旁,二十四橋見證了他們愛意的初生到愛情的破裂,而這一切隻緣于“誤解”。 一直對玉虛子這位武當五老之一抱有很深的好感,雖為正派武當五老之一,卻沒有某些名門正派長老的迂腐,不近人情,其個性格充滿著飛揚豁達、不拘小節又關愛後輩,即如驕傲自矜、目無餘子的齊勒銘也認為武當五老中隻有玉虛子能和他成為朋友,盡管他們之間有過毀容之恨,二十年前有名的美男子。如今在他的臉上,卻好像布滿了縱橫交錯的車軌一般,有十幾道傷痕!這予這一位風流倜儻、才情過人的武林才子而言,所受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然玉虛子對齊勒銘之恨主要是為本門聲譽著想而少有個人仇恨,在華山派尋仇之際,更積極為齊勒銘分辯,這份胸襟,委實也讓人欽佩。相形之下,搖光散人未免遜色了些。 還是回到這一段愛情故事,出身名門、文才武功樣樣出色而又風流自命的玉虛子行走江湖中愛上了比他更驕傲、同樣是才貌雙全的女子,從此對往事深自懺悔,彼此間也相愛了,二十四橋見證了他們的相愛,這本是美好的愛情故事,卻埋葬于雙方的種種誤解,也有家族的壓力,因為家庭早以為他訂了親。玉虛子無疑是勇敢地爭取愛情,為此他付出父子關系破裂,父親更是一氣之下重病早逝,然而種種的事搖光散人卻並不知曉,知之卻是玉虛子在妓院爭風吃醋打架的事,從此更是心灰意冷。搖光散人無疑也是愛著玉虛子的,離開他卻盼著他有朝一日上華山來找她,為此她在華山上等了玉虛子五年。然造化弄人,玉虛子卻因與齊勒銘比劍中慘遭毀容,從此避開搖光散人,深怕她見到他遭到毀容後的面目,搖光散人痛恨玉虛子的寡情薄義,玉虛子更痛心有情被當作無情,搖光散人痛恨世間一切無情男子,而玉虛子卻不忍見上一代的悲劇重演,為了不再讓悲劇重演,玉虛子終向搖光散人敞開了心扉,原來二十年來的痛苦創傷竟緣于誤解,而這又都是緣自雙方的驕傲,假若早些為此,何致于二十年老死不相往來。這個心結的解開,同樣也救了楚天舒、齊漱玉一命,同時也讓兩人的愛情再次經歷了一次考驗,更加堅定了對方在自已心中的地位,楚天舒和齊漱玉應該是最早走出那一局殘棋的人。其實青鸞這個人物真的很可愛,清純溫婉、楚楚動人,更懷著一顆善良之心對待世人,有點相似于《笑傲江湖》的儀琳,如果讓楚天舒早些遇上她,未嘗不會愛上她。楚天舒文彩風流,一如當年的玉虛子,也讓救他的青鸞動了真情,懷著憧憬之心向師傅要求還俗,在得知楚天舒心中已有齊漱玉,美夢破滅之時,她卻依然是那麽平靜地接受,而當楚天舒、齊漱玉受傷之際,為救治他們,她更是向師傅苦苦哀求。同是正面人物,上官飛鳳為了得到愛是用盡了心機,青鸞為了愛卻是隻要愛人過得好,一個“愛”字產生了萬般情感,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解讀,誰高誰下,那是見仁見智了。與儀琳不同,青鸞最後嫁給了鮑令輝,從《劍網》一開始就出現的一個重要的配角,羽生先生對這位人物未展開筆墨,但是既得玉虛子青徠收入門下,應該還是不錯的,羽生先生的善良願望又一次地表現于書中。而玉虛子和搖光散人在相隔二十年後,也終于走到一起,但經霜的秋菊,豈不更可以傲視春花?一切正應西湖邊的那對對聯:  願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屬  是前生註定事莫錯過姻緣

自作孳,不可活

穆欣欣則凄然笑道:“是啊:他對我和對你都說過同樣的話,希望從今之後,永遠也不和我們分開的。我們三個,都是罪孽深重的人,所以我也覺得應該完成他的心願,這樣的結局,的確是最好也不過了!”  她保持那凄涼而又帶著快意的笑容,看白駝山主和金狐相繼倒下,最後她也倒下去了。  待穆娟娟找到這間密室之時,發現的隻是三具屍體了。  善、惡、愛、憎、情、孽、恩、怨,都已同歸于盡! 再看又一段愛情故事,白駝山主、穆欣欣、穆好好三人終于死在一起,永遠不分開,一段三十多年的孳情也終于了結。俠客也好、魔頭也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感情世界。穆欣欣和穆好好的姑侄先後愛上了白駝山主宇文雷,將自己的一切都奉于宇文雷,而愛情往往是獨佔性,至親如姑侄也都成了仇人,恨不得置對方于死地。遺憾的是,宇文雷一生中根本沒有愛過誰,種種甜言蜜語隻是為了自己。他利用穆欣欣取得宇文博的歡心,而確立了自己繼承人的地位,而後盡管穆欣欣遭受了極大的痛苦,他卻不聞不問。而利用穆好好助他爭霸武林,然危難關頭也棄之不理。中毒之際,宇文雷在個愛她之人間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為的是自己的活命,為了自己的活命,甚至不惜親手殺死愛他、幫他的人,一代梟雄,已然喪失了人性,讓人鄙薄之而為穆氏姑侄而不值,盡管她們都是作惡累累,沾滿血腥,然兩人在愛情面前儼然也是受害者,最終三人都死在一起,這樁三十年的孳情終于伴隨了結。

白駝山 《劍網》中設定的種種謎團在本書中終一一解開,原來這一切都離不開幕後的黑手白駝山的操縱。縱觀羽生先生35部小說,感覺白駝山應該是除朝廷大內外組織最嚴密、實力最強的反面陣營。喬北溟孟神通縱武功絕世,然他們更多的是憑著自身絕頂的武功橫行于世,其陣營多是臨時聚攏的達人,武功雖高卻是烏合之眾,且喬北溟、孟神通本身除了稱霸武林似沒有更高的政治追求,至于其他幫派如六合幫則更不用說了,多是為朝廷所用。相比之下,更顯得出白駝山的與眾不同。白駝山與清廷的關系並不是簡單的投靠與收買的關系,而體現為相互利用。清廷利用白駝山鏟除反清義士,而白駝山則是利用清廷推銷毒品“神仙丸”牟取暴利更控製上癮的武林人士從而達到最終的政治目的。而白駝山更是通過神仙丸控製了御林軍統領穆志遙為其所用,更顯出白駝山的與眾不同。 白駝山主要的行動是挑動齊勒銘離家,或許齊勒銘之後的一些惡事系白駝山所為也不得而知,從而削弱正派力量。假手徐中岳偽君子的身份,危害武林,慕容垂假冒翦大先生挑起武林風波,司空照謀害華山派掌門並與華山派叛徒陰謀篡奪華山派,與清廷聯手一再要置衛天元于死地,而後是挑動上官雲龍與齊燕然決鬥而兩敗俱傷,鼓動西域十三家叛亂,而達到獨霸西域,種種部署、種種陰謀莫不是計畫周詳、謀定而後動,顯然是喬北溟、孟神通喜歡憑一已之力挑戰武林所不能相比的。而宇文雷、司空照、慕容垂、穆好好、南宮旭、武鷹揚均是絕頂達人,其整體實力之強,可說是一時無兩。遺憾是邪終不勝正,種種陰謀被上官飛鳳所揭穿,在齊勒銘、衛天元、楚天舒的聯手打擊下,終于灰飛煙滅,這也是小說結局的必然選擇。 幻劍非劍 星宿海上,當世兩大達人上官雲龍與齊燕然一場決戰。幻劍對重劍,決戰中上官雲龍在劍術的造詣應該是高出齊燕然一籌的。齊燕然、齊勒銘父子也于當世劍術名家中推崇上官雲龍的幻劍。在此也看出羽生先生在後期的創作中對武學尤其是劍術還是作了一番新的探索嘗試。中期的羽生先生于劍術一道推崇的是“重、拙、大”的境界,而本作中,得“重劍”精髓的齊燕然顯然在劍法上不及上官雲龍的幻劍,因幻劍非劍,“非劍”的境界似乎高出“重劍”,強調的是萬物皆可為劍,存乎一心,故為齊家父子所不及。而上官飛鳳用冰劍擊敗了叔梁紇和熊抱石,及帶病的最後一擊無不體現了這種境界。羽生先生于本作中對“劍”的理解似乎又更深了一層。

本書的許多人物、情節的刻劃都頗見功力,如楚勁松的大俠風範、天梧子的失足墮落,蓋覆天的利欲熏心、翦大先生、翦二先生的兄弟之情齊燕然與丁勃的深厚情誼,還有如趙青眉、徐錦瑤、凌玉燕、郭仲強、申公達等配角人物雖然著墨不多,但基本也都勾勒出各自的形象性格,于此就不一一詳述。

作品目錄

第一回 花落水流 幾番離合 絲連藕斷 難說恩仇

第二回 怨氣易消 芳心難測 武功雖失 俠骨猶存

第三回 欺世盜名 假真莫辨 舍身斃敵 玉石俱焚

第四回 境換情移 空懷舊侶 人亡物在 相對無言

第五回 謠諑紛紜 問誰能解 世途艱險 豈得無愁

第六回 好戲連場 靈堂混戰 玲瓏布局 妙手解危

第七回 紛亂殘棋 難防情變 氤氳迷霧 另有病因

第八回 追究禍因 變生肘腋 難開心鎖 淚濕羅衣

第九回 誤會重重 雙雄決鬥 危機處處 外貨齊來

第十回 九殲奸徒 冰台決鬥 驚聞叛亂 大漠馳援

第十一回 劫後重逢 現身幽谷 孽由自作 曳尾泥塗

第十二回 解脫塵絲 仗他幻劍 擎開世網 奉我靈旗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