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王東遷

平王東遷

平王東遷是東周初期周王室把都城由鎬京遷到洛邑的歷史事件。周幽王時,廢掉申後及太子宜臼,立其寵愛的褒姒為後,伯服為太子。公元前771年,申後之父申侯勾結犬戎攻破鎬京。周幽王點起烽火求援,眾諸侯因以前被烽火所戲而不加理會。周幽王最後被殺于驪山,西周滅亡。其後眾諸侯擁立太子宜臼為王,是為周平王。因鎬京曾發生過地震受損,殘破不堪,又接近、狄等外患威脅之下,于是平王在即位後第二年(公元前770年),在鄭、秦、晉等諸侯的護衛下,將國都遷至雒邑,開始了東周的歷史。

平王東遷是歷史學家劃分時段的重要事件,亦是周朝國勢的轉捩點。平王遷都之後的周朝被稱為東周,而由周武王立國至周幽王被殺的時期則稱為西周。平王東遷後,周天子王權開始衰落,不能擔當共主的責任,諸侯勢力不斷坐大。因為平王是由申侯擁立的,間接犯了父罪名,開始得不到諸侯的尊重。而且,周天子無力自保和抗拒外族入侵,須依賴諸侯國保護,致周天子地位不斷衰落,最終形成春秋時期群雄爭霸的局面。

  • 中文名稱
    平王東遷
  • 時期
    西周末年
  • 東遷時間
    公元前770年
  • 東遷地點 
    鎬京東遷至洛邑(今河南洛陽)

基本簡介

西周末年,周幽王立寵妾褒姒為後,以其子伯服為嗣,廢申後及太子宜臼。周幽王十一年(前771)宜臼逃至申國母舅家,申侯遂聯合繒國和犬戎伐周,殺幽王、伯服于驪山下,西周覆滅。申侯、魯侯、許文公等諸侯擁立宜臼為王,是為平王。次年(前770年,周平王元年),因鎬京及王畿遭戰爭破壞,平王得晉、鄭、秦和其他諸侯之助,遂東遷于雒邑(今洛陽),以避戎寇。重建周王朝,為東周之始。

平王東遷

原因經過

周平王,名宜臼,幽王太子,申後所生。公元前770年至公元前720年在位。由于鎬京(今西安附近)殘破,又處于犬戎威脅之下,周平王于公元前770年,在鄭、秦、晉等諸侯的護衛下,遷都洛邑,史稱東周。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平王東遷”。
  “平王東遷”有其歷史根源。首先,王室內部矛盾重重。公元前781年,宣王子幽王即位。幽王十分寵幸褒姒,甚至不惜用烽火戲弄諸侯而博其一笑,各諸侯十分不滿。為討好褒姒,幽王不顧王室的反對,廢太子宜臼而立褒姒之子伯服,又廢申後而立褒姒為後。褒姒是褒國姒姓的女兒,申後是申侯的女兒,申侯是姜姓,由此就引發了姒姓姜姓間的激烈鬥爭,為西周滅亡埋下了禍根
  其次,外敵入侵頻繁。宗周鎬京,瀕臨西北遊牧部落,經常遭到遊牧部落的侵擾。公元前771年,申侯與犬戎聯絡,進攻幽王,諸侯都不來救駕。犬戎與申侯迅速攻入鎬京,幽王急忙逃到驪山,被驪山之戎所殺。這時,關中已布滿了戎人,宮室被洗劫一空,土地荒蕪。
  “平王東遷”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當時自然災害嚴重。據史料記載,宣王末年,西北關中一帶連年幹旱,洛、涇、渭三川都幹涸了,農業生產受到了嚴重的影響。同時,岐山一帶又發生了地震和地崩災害,老百姓的生產生活受到了嚴重的威脅。周太史伯陽父根據陰陽五行學說,認為這是周將要滅亡的征兆。另外,西周初年,周公營洛,也為東遷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周平王遷都洛邑,東周開始,其中周平王執政達五十年之久。東周是周王室逐漸衰微以致最後亡國的時期。這時,天子直轄的“王畿”,在戎狄不斷地蠶食下,控製範圍逐步縮小了,最後,僅剩下成周方圓200公裏,即今洛陽附近的地盤。同時,天子控製諸侯的權力和直接擁有的軍事力量,也日漸喪失。但天子以“共主”的名義,仍然具有號召力。因此,一些隨著地方經濟發展而逐步強大的諸侯國,就利用王室這個旗號,“挾天子以令諸侯”,積極發展自己的勢力。公元前367年,周王室發生權力爭奪,東周分裂成東、西兩個部分,在河南(今洛陽)的稱西周公(或西周君),在鞏(今鞏義)的稱東周公(或東周君)。後分別被秦所滅。
  公元前720年,平王卒,葬于洛陽。最近,考古工作者在東周王城遺址的“王陵區”發現了一座“亞”字形大墓,並出土帶有銘文“王作□□(左‘阝’右‘尊’)彝”的青銅鼎,附近還發現了兩座大型陪葬坑,在坑內清理出53個車輪和56匹馬的殘骸。此墓主人是東周第一代天子周平王,還是其他周王的陵墓,尚需要更加可靠的考古資料予以佐證。平王遷都,洛陽再一次成為全國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在古都洛陽發展史上有著重大而深遠的影響。
  東周又可分為兩大階段。其中前一階段稱“春秋時代”,一般界定為從周平王元年(前770年)至周敬王四十四年(前476年);後一階段稱“戰國時代”,一般界定為從周元王元年(前475年)至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

平王東遷

古籍記載

話說申侯進表之後,有人在鎬京探信,聞知幽王命虢公為將,不日領兵伐申,星夜奔回,報知申侯。申侯大驚曰:“國小兵微,安能抵敵王師?”大夫呂章進曰:“天子無道,廢嫡立庶,忠良去位,萬民皆怨,此孤立之勢也。今西戎兵力方強,與申接壤,主公速致書戎主,借兵向鎬,以救王後,必要天子傳位于故太子,此伊周之業也。語雲:‘先發製人’,機不可失。”申侯曰:“此言甚當。”遂備下金增一車,遣人遺書與犬戎借兵,許以破鎬之日,府庫金帛,任憑搬取。戎主曰:“中國天子失政,申侯國舅,召我以誅無道,扶立東宮,此我志也。”遂發戎兵一萬五千,分為三隊,右先鋒孛丁,左先鋒滿也速,戌主自將中軍。槍刀塞路,施篩蔽空,申侯亦起本國之兵相助,浩浩蕩蕩,殺奔鎬京而來,出其不意,將王城圍繞三匝,水息不通。幽王聞變,大驚曰:“機不密,禍先發。我兵未起,戎兵先動,此事如何?”貌古父奏曰:“吾王速遣人于儷山舉起烽煙,諸侯救兵必至,內外夾攻,可取必勝。”幽王從其言,遣人舉烽。諸侯之兵,無片甲來者。蓋因前被烽火所戲,是時又以為詐,所以皆不起兵也。幽王見救兵不至,犬戎日夜攻城,即謂石父曰:“賊勢未知強弱,卿可試之。朕當簡閱壯勇,以繼其後。”虢公本非能戰之將,隻得勉強應命,率領兵車二百乘,開門殺出。申侯在陣上望見石父出城,指謂戎主曰:“此欺君誤國之賊,不可走了。”戎主聞之曰:“誰為擒之?”孛丁曰:“小將願往。”舞刀拍馬,直取石父。鬥不上十合,石父被李丁一刀斬于車下。戎主與滿也速一一齊殺將前進,喊聲大學,亂殺入城,逢屋放火,逢人舉刀,連申侯也阻當他不住,隻得任其所為,城中大亂。幽王未及閱軍,見勢頭不好,以小車載褒姒和伯服,開後宰門出走。司徒鄭伯友自後趕上,大叫:“吾王勿驚,臣當保駕。”出了北門,迤邐望儷山而去。途中又遇尹球來到,言:“犬戎焚燒官室,搶掠庫藏,祭公已死于亂軍之中矣。”幽王心膽俱裂。鄭伯友再令舉烽,烽煙透入九霄,救兵依;日不到。大戎兵追至驪山之下,將儷宮團團圍住,口中隻叫:“休走了昏君!”幽王與褒姒唬做一堆,相對而泣。鄭伯友進曰:“事急矣!臣拼微命保駕,殺出重圍,竟投臣國,以圖後舉。”幽王曰:“朕不聽叔父之言,以至于此。朕今日夫妻父子之命,俱付之叔父矣。”當下鄭伯教人至驪宮前,放起一把火來,以惑戎兵。自引幽王從宮後沖出。鄭伯手持長矛,當先開路。尹球保著褒後母子,緊隨幽王之後。行不多步,早有犬戎兵擋住,——乃是小將古裏赤。鄭伯咬牙大怒,便接住交戰。戰不數合,一矛刺古裏赤于馬下。戎兵見鄭伯驍勇,一時驚散。約行半裏。背後喊聲又起,先鋒李丁引大兵追來。鄭伯叫尹球保駕先行,親自斷後,且戰且走。卻被犬戎鐵騎橫沖,分為兩截。鄭伯困在核心,全無懼怯,這根矛神出鬼沒,但當先者無不著手。犬戎主教四面放箭,箭如雨點,不分王石,可憐一國賢侯,今日死于萬鏈之下。左先鋒滿也速,早把幽王車仗擄住。大戎主看見褒袍玉帶,知是幽王,就車中一刀砍死,並殺伯服。褒姒美貌饒死,以輕車載之,帶歸氈帳取樂。尹球躲在車箱之內,亦被戎兵牽出斬之。

統計幽王在位共一十一年。因賣桑木弓箕草袋的男子,拾取清水河邊妖女,逃于褒國,——此女即褒姒也——,蠱惑君心,欺凌嫡母,害得幽王今日身亡國破。昔童謠所雲:“月將升,日將沒;厚弧箕筋,實亡周國。”正應其兆,天數已定于宣王之時矣。東屏先生有詩曰:

多方圖笑掖庭中,烽火光搖粉黛紅。

自絕諸侯猶似可,忍教國柞喪羌戎。

隴西居士詠史詩曰:

驪山一笑犬戎嗔,弧矢童謠已驗真。

十八年來猶報應,挽回造化是何人?

又有一絕,單道尹球等無一善終,可為奸臣之戒。詩雲:

巧話讒言媚暗君,滿圖富貴百年身。

一朝驕首同誅找,落得千秋罵佞臣。

又有一絕,詠鄭伯友之忠。詩曰:

石父捐軀尹氏亡,鄭桓今日死勤工。

三人總為周家死,白骨風前那個香?

且說申侯在城內,見宮中火起,忙引本國之兵入宮,一路撲滅。先將申後放出冷宮。巡到瓊台,不見幽王褒擬蹤跡。有人指說:“已出北門去矣。”料走驪山,慌忙追趕。于路上正迎著戎主,車馬相湊,各問勞苦。說及昏君已殺,申侯大驚曰:“孤初心止欲糾正王恿,不意遂及于此。後世不忠于君者,必以孤為口實矣!”亟令從人收殮其屍,備禮葬之。戎主笑曰:“國舅所謂婦人之仁也!”卻說申侯回到京師,安排筵席,款待戎主。庫中寶玉,搬取一空,又斂聚金緒十車為贈,指望他滿欲而歸。誰想戎主把殺幽王一件,自以為不世之功,人馬盤踞京城,終日飲酒作樂,絕無還軍歸國之意。百姓皆歸怨申侯。申侯無可奈何,乃寫密書三封,發人往三路諸侯處,約會勤王。那三路諸侯,北路晉侯姬仇,東路衛侯姬和,西路秦君贏開。又遣人到鄭國,將鄭伯死難之事,報知世子掘突,教他起兵復仇。不在話下。

平王東遷

單說世子掘突,年方二十三歲,生得身長八尺,英毅非常,一聞父親戰死,不勝哀憤,遂素袍編帶,帥車三百乘,星夜賓士而來。早有探馬報知犬戎主,預作準備。掘突一到,便欲進兵。公子成諫曰:“我兵兼程而進,疲勞未息,宜深溝固壘,待諸侯兵集,然後合攻。此萬全之策也。”掘突曰:“君父之仇,禮不反兵。況犬戎志驕意滿,我以銳擊情,往無不克,若待諸侯兵集,豈不慢了軍心?”遂麾軍直逼城下。城上愜旗息鼓,全無動靜。掘突大罵:“犬羊之賊,何不出城決一死戰?”城上並不答應。掘突喝教左右打點攻城。忽聞叢林深處,巨鑼聲響,一枝軍從後殺來。乃犬戎主定計,預先埋伏在外者。掘突大驚,慌忙挺槍來戰。城上巨鑼聲又起,城門大開,又有一枝軍殺出。掘突前有李丁,後有滿也速,兩下來攻,抵當不住,大敗而走。戎兵追趕三十餘裏方回。掘突收拾殘兵,謂公于成曰:“孤不聽卿言,以至失利。今計將何出?”公子成曰:“此去濮陽不遠,衛侯老誠經事,何不投之?鄭衛合兵,可以得志。”掘突依言,吩咐望濮陽一路而進。約行二日,塵頭起處,望見無數兵車,如牆而至。中間坐著一位諸侯,錦袍金帶,蒼顏白發,飄飄然有神仙之態。那位諸侯,正是衛武公姬和,時已八十餘歲矣。掘突停車高叫曰:“我鄭世子掘突也。犬戎兵犯京師,吾父死于戰場,我兵又敗,特來求救。”武公拱手答曰:“世子放心。孤傾國勤工,聞秦晉之兵,不久亦當至矣。何憂犬羊哉?”掘突讓衛侯先行,撥轉車轅,重回鎬京,離二十裏,分兩處下寨。教人打聽秦晉二國起兵訊息。探于報道:“西角上金鼓大嗚,車聲轟地,綉旗上大書‘秦’字。”武公曰:“秦爵雖附庸,然習于戎俗,其兵勇悍善戰,犬戎之所畏也。”言未畢,北路探子又報:“晉兵亦至,已于北門立寨。”武公大喜曰:“二國兵來,大事濟矣!”即遣人與秦晉二君相聞。須臾之間,二君皆到武公營中,互相勞苦。二君見掘突渾身素編,問:“此位何人?”武公曰:“此鄭世子也。”遂將鄭伯死難,與幽王被殺之事,述了一遍。二君嘆息不已。武公曰:“老夫年邁無識,止為臣子,義不容辭,勉力來此。掃蕩腥擅,全仗上國。今計將安出?”秦襄公曰:“犬戎之志,在于剽掠子女金帛而已。彼謂我兵初至,必不堤防。今夜三更,宜分兵東南北三路攻打,獨缺西門,放他=條走路。卻教鄭世子伏兵彼處,候其出奔,從後掩擊,必獲全勝。”武公曰:“此計甚善!”

話分兩頭。再說申侯在城中聞知四國兵到,心中大喜。遂與小周公阻密議:“隻等攻城,這裏開門接應。”卻勸戎主先將寶貨金絡,差右先鋒李丁分兵押送回國,以削其勢;又教左先鋒滿也速盡數領兵出城迎敵。犬戎主認作好話,一一聽從。卻說滿也速營于東門之外,正與衛兵對壘,約會明日交戰。不期三更之後,被衛兵動人大寨。滿也速提刀上馬,急來迎敵。其奈戎兵四散亂竄,雙拳兩臂,撐持不住,隻得一同奔走。三路諸侯J內喊攻城。忽然城門大開,三路軍馬一擁而入,毫無撐御。此乃申侯之計也:戎主在夢中驚覺,跨著劃馬,徑出西城,隨身不數百人。又遲鄭世子掘突攔住廝戰。正在危急,卻得滿也速收拾敗兵來到,混戰一場,方得脫身。掘突不敢窮追,入城與諸侯相見,恰好天色大明。褒姒不及隨行,自縊而亡。胡曾先生有詩嘆雲:

錦綉圍中稱國母,漚疤隊裏作番婆。   到頭不免報級苦,奪似為妃快樂多!

平王東遷

申侯大排筵席,管待四路諸侯。隻見首席衛武公推著而起,謂諸侯曰:“今日君亡國破,豈臣子飲酒之時那?”眾人齊聲拱立曰:“某等願受教訓。”武公曰:“國不可一日無君,今故太子在申,宜奉之以即王位。諸君以為如何?”襄公曰:“君侯此言,文、武、成、康之靈也。”世子掘突曰:“小子身無寸功,迎立一事,願效微勞,以成先司徒之志。”武公大喜,舉爵勞之。遂于席上草成表章,備下法駕。各國皆欲以兵相助。掘突曰:“原非赴敵,安用多徒?隻用本兵足矣。”申侯曰:“下國有車三百乘,願為引導。”次日,掘突遂往申國,迎太子宜臼為王。卻說宜臼在申,終日納悶,不知國舅此去,凶吉如何。忽報鄭世子責著國舅申侯同諸侯連名表章,奉迎還京,心下倒吃了一驚。展開看時,乃知幽王已被犬戎所殺,父子之情,不覺放聲大哭。掘突奏曰:“太子當以社稷為重,望早正大位,以安人心。”宜日曰:“孤今負不孝之名于天下矣!事已如此,隻索起程。”不一日,到了鎬京。周公先驅入城,掃除宮殿。國舅申侯引著衛、晉、秦三國諸侯,同鄭世子及一班在朝文武,出郭三十裏迎接,卜定吉日進城。宜日見宮室殘毀,凄然淚下。當下先見了申侯,稟命過了。然後服褒冕告廟,即王位,是為平王。

平王升殿,眾諸侯百官朝賀已畢。平王宣申伯上殿,謂曰:“朕以廢棄之人,獲承宗桃,皆舅氏之力也。”進爵為申公。申伯辭曰:“賞罰不明,國政不清,鎬京亡而復存,乃眾諸侯勤王之功。臣不能禁地犬戎,獲罪先王,臣當萬死!敢領賞乎?”堅辭三次。平王令復侯爵。衛武公又奏曰:“褒姒母子恃寵亂倫,虢石父尹球等欺君誤國,雖則身死,均當追貶。”平王一一準奏。衛侯和進爵為公,晉侯仇加封河內附庸之地。鄭伯友死于王事,賜溢為桓。世子掘突襲爵為伯,加封枯田千頃。秦君原是附庸,加封秦伯,列于諸侯。小周公陋拜太宰之職。申後號為太後。褒擬與伯服,俱廢為庶人。虢石父、尹球、祭公,姑念其先世有功,兼死于王事,止削其本身爵號,仍許子孫襲位。又出安民榜,撫慰京師被害百姓。大宴群臣,盡歡而散。有詩為證:

百官此日逢恩主,萬姓今朝喜太平。

自是累朝功德厚,山河再整望中興。

次日,諸侯謝恩,平王再封衛侯為司徒,鄭伯掘突為卿士,留朝與太宰陋一同輔政,惟申晉二君,以本國迫近戎狄,拜辭而歸。申侯見鄭世子掘突英毅非常,以女妻之,是為武姜。此話擱過不提。

卻說犬戎自到鎬京擾亂一番,識熟了中國的道路,雖則被諸侯驅逐出城,其鋒未曾挫折,又自謂勞而無動,心懷怨恨。遂大起戎兵,侵佔周疆,歧豐之地,半為戎有。漸漸逼近鎬京,連月烽火不絕。又宮閥自焚燒之後,十不存五,頹牆敗棟,光景甚是凄涼。平王一來府庫空虛,無力建造宮室,二來怕犬戎早晚入寇,遂萌遷都洛邑之念。一日,朝罷,謂群臣曰:“昔王祖成王,既定鎬京,又營洛邑,此何意也?”群臣齊聲奏曰:“洛邑為天下之中,四方人貢,道裏適均,所以成王命召公相宅,周公興築,號曰東都,宮室製度,與鎬京同。每朝會之年,天子行幸東都,接見諸侯,此乃便民之政也。”平玉曰:“今犬戎逼近鎬京,禍且不測,朕欲遷都于洛何如?太宰阻奏曰:“今宮悶焚毀,建設不易,勞民傷財,百姓嗟怨。西戎乘釁而起,何以御之?遷都于洛,實為至便。”兩班文武,俱以犬戎為慮,齊聲曰:“太宰之言是也。”惟司徒衛武公低頭長嘆。平王曰:“老司徒何獨無言?”武公乃奏曰:“老臣年逾九十,蒙君王不棄老毫,備位六卿。若知而不言,是不忠于君也;若違眾而言,是不和于友也。然寧得罪于友,不敢得罪于君。夫鎬京左有骰函,右有隴蜀,披山帶河,沃野千裏,天下形勝,莫過于此。洛邑雖天下之中,其勢平衍,四面受敵之地,所以先王雖並建兩都,然宅西京,以振天下之要,留東都以備一時之巡。吾王若棄鎬京而遷洛,恐王室自是衰弱矣!”平王曰:“犬戎侵奪吱豐,勢甚猖厥。且宮網殘毀,無以壯觀。朕之東遷,實非得已。”武公奏曰:“大戎豺狼之性,不當引入臥圇。申公借兵失策,開門揖盜,使其焚燒宮閉,戮及先王,此不共之仇也。王今勵志自強,節用愛民,練兵訓武,效先王之北伐南征,俘彼戎主,以獻七廟,尚可諭雪前恥。若隱忍避仇,棄此適彼,我退一尺,敵進一尺,恐蠶食之憂,不止于歧豐而已。昔堯舜在位,茅茨土階,禹居卑宮,不以為陋。京師壯觀,豈在宮室?椎吾王熟思之!”太宰喧又奏曰:“老司徒乃安常之論,非通變之言也。先王怠政滅倫,自招寇賊,其事已不足深咎。今王掃除偎燼,僅正名號,而府庫空虛,兵力單弱。百姓畏懼犬戎,如畏豺虎。一旦戎騎長驅,民心瓦解,誤國之罪,誰能任之?”武公又奏曰:“申公既能召戎,定能退戎。王遣人間之,必有良策。”正商議間,國舅申公遣人資告急表文來到。平王展開看之,大意謂:“犬戎侵擾不已,將有亡國之禍,伏乞我王憐念瓜葛,發兵救援。”平王曰:“舅氏自顧不暇,安能顧朕?東遷之事,朕今決矣。”乃命大史擇日東行。衛武公曰:“臣職在司徒,若主上一行,民生離散,臣之咎難辭矣。”遂先期出榜示諭百姓:“如願隨駕東遷者,作速準備,一齊起程。”祝史作文,先將遷都緣由,祭告宗廟。至期,大宗伯抱著七廟神主,登車先導。秦伯贏開聞平王東遷,親自領兵護駕。百姓攜老挾幼,相從者不計其數。當時宣王大祭之夜、夢見美貌女子,大笑三聲,大哭三聲,不慌不忙,將六廟神主,捆著一束,冉冉望東而去。大笑三聲,應褒姒驪山烽火戲諸侯事。大哭三聲者,幽王、褒擬、伯服三命俱絕。神主捆束往東,正應今日東遷。此夢無一不驗。又大史伯陽父辭雲:“哭又笑,笑又哭,羊被鬼吞,馬逢犬逐。慎之慎之!臣弧箕虛。”羊被鬼吞者,宣王四十六年遇鬼而亡,乃己未年。馬逢犬逐,犬戎入寇,幽王十一年庚午也。自此西周遂亡,夭數有定如此,亦見伯陽父之神佔矣

鑄造後果

平王東遷初期,周王室尚擁有東方以成周為中心的方六百土地。
  在關中岐山以東,秦國趕走戎人後,獻給了周王室,名義上還屬王室的產業,還可堪稱"小康"。然而,這種境況,周平王的子孫卻不能維持下去。
  周惠王二十二年(公元前655 年),晉獻公借道于虞國滅掉虢國②。
  這件事是周王室盛衰一大變局。虢國在今河南省三門峽市地區,是通往關中的咽喉要地,古時的桃林塞、函谷關潼關就都在這一地區。晉國佔領虢地,關中的大片土地即不能為周王室所有,就隻能局促在東部的數百裏間,從而降為二等諸侯國①。
  東部的土地,周王室也不能固守而逐漸縮小。周庄王九年(公元前688 年),楚文王滅申國,在申設縣②。申國被滅,周在南方的屏障失掉,楚國的邊境就直接同周相鄰,所以才有楚庄王陳兵周王國邊界上"問鼎"的舉動。周惠王四年將虎牢以東地賜給鄭國,將酒泉地賜給虢國③。虎牢在今河南省滎陽縣汜水鎮,又稱虎牢關、北製。虎牢以東賜鄭,使周室的東境已不過虎牢關。周襄王十四年(公元前638 年)秦國和晉國把陸渾之戎遷往伊川④,伊川地域在今河南省嵩縣伊川縣間,本王室領有,現又被戎人佔去。周襄王十七年,晉文公因平定王室內亂,支持周襄王有功,周襄王于是把黃河以北的"陽樊、溫、原、欑茅"等邑賜給晉國,"晉于是始啓南陽"⑤。這樣,周王室所擁有的土地,東西已不足二百裏,地位更加下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