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治之亂

平治之亂

平治之亂是指1159年,在保元之亂中,為後白河天皇立了大功的源氏家族首領源義朝,因為不滿自己的封位比平氏家族首領平清盛低,乘平氏家族離開京城參拜神社之機,聯合藤原信賴拘禁上皇和天皇,甚至殺死了天皇的親信。在外的平清盛聞訊,立刻趕回京城,擊敗源義朝,誅殺藤原信賴,源義朝在逃至尾張時被手下殺死。源氏一族隻餘下義朝的兒子源賴朝流放伊豆,以及少數幾名幼子寄放佛寺。經此一事,平氏徹底專攬了朝政。因為此變發生于後白河天皇平治元年,故史稱平治之亂。

  • 參戰方
    平氏家族
  • 名    稱
    平治之亂
  • 參戰方兵力
    未知
  • 地    點
    京城
  • 時    間
    1159年
  • 結    果
    平氏專攬朝政
  • 傷亡情況
    未知
  • 主要指揮官
    源義朝

背景簡介

時值第78代天皇:二條天皇(1143-1165)(在位1158-1165)在位。

二條天皇是後白河天皇的長子。他9歲時跟隨叔父覺性法親王習佛,4年後被立為皇太子。

後白河天皇自己退居上皇地位,開後白河院政。後白河上皇重用曾協助他的"保元之亂"中挫敗崇德上皇的信西,此舉引起院廳輔臣藤原信賴的嫉恨,他與二條天皇的外戚藤原経宗、藤原惟方結為反院政集團。在平定保元之亂中立有大功的武士源義朝因未受重用也參加到其中。受到後白河上皇重用的武士平清盛和信西則形成擁護後白河上皇的院政派。

平治之亂

話說,自院政取代攝關走上前台之後,為了壓製對手,他們積極地拉攏和利用武士集團,于是在皇族爭權奪利的過程中,以源、平兩家為代表的武士之勢力也開始日漸強大。

保元元年(1156)七月,被逼退位崇德上皇嘗試復闢,于是召來了左大臣·藤原賴長,其中武士平忠正、源為義及其子源為朝都參與了此事。與之對應,後白河天皇關白·藤原忠通支持,其手下的武士中領袖也同樣出自源、平兩家,分別為平清盛和源義朝。關于源、平兩家的發家史,隻簡略的提一下。平氏一度在關東勢力強大,但後來偏向京都與院政相結合。而源氏在八幡太郎的努力下得以振興,在武士中威望頗高,其弟義光的子孫也在東國扎根。其中天皇方武士的平清盛是上皇方平忠正的侄子,源義朝為源為義之長子。但這些小輩卻沒有絲毫的手軟,僅用了半天時間就幫助天皇剿滅了叛亂,史稱"保元之亂"。

藤原信西掌權

平定爭亂之後,後白河天皇為了鞏固皇權,于同年閏九月頒布了『保元新製』。其主題為宣揚王土思想,主要內容為"庄園整理令"。在鳥羽院政時期,全國又出現了許多新的庄園,圍繞之各國的國務存在著許多糾紛。後白河天皇的想法非常直接,就是要將這些庄園、公領全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為了籌劃和運作新政,他給了自己的親信信西很大的權力,讓其負責此事。

藤原通憲,藤原南家的末裔,其正妻為高階重仲之女,之後又娶了藤原兼永之女朝子,即紀伊局·後白河天皇的乳母。通憲是當時著名的學者,在出家後法名為信西。為了推進改革,他設定了記錄所,其長官為上卿,由大納言·三條公教擔任;負責實務為弁官,其中右中弁為藤原惟人、左少弁·源雅賴,右少弁為藤原俊憲,同時他也是信西的嫡子;其下還有寄人二十一名,負責審查庄園領主提出了的文書,對本所間的爭論作出裁決。

另一方面,信西著手復興內裏,並于保元二年(1157)十月對其進行重建。之後又頒布新製三十條,致力于公事、行式的整備和官員的綱紀整飭。在這個過程中,信西及其親黨都一同沾光,其中正妻所生的俊憲、貞憲都成為弁官,紀伊局所生的成憲、修憲分別受領遠江、美濃,信西還將敗死的藤原賴長的所領編入後院領,作為預所的經濟來源。

平清盛的抬頭和二條親政派的攻勢

為了推進國政改革,信西需要武士的支持,而他選擇了在"保元之亂"立下戰功的平清盛。平氏一門也被委以重任,其中清盛擔任播磨守、賴盛為安藝守、教盛為淡路守、經盛為常陸介。他們在各自領國的作用不可忽視,為了整理各國的庄園,取締庄官和民夫,管理神社和僧人,維持在戰亂中荒廢了的京都的治安,平氏的武力也不可缺少。其中信西還曾任命平基盛為大和守,以壓製興福寺,遭到其強烈反抗。清盛的行事就比較圓滑,他承認寺院勢力的特權,採取懷柔的手法打消了其不滿情緒。

另外,清盛在擔任大宰大貳時期,曾十分重視日宋貿易,提高了一族的經濟實力。信西為了與之更好的合作,還讓其子成憲與清盛之女(之後的花山院兼雅室)成婚。

同時,另一個派系的勢力也在崛起,他們被稱為"二條親政派"。二條天皇名守仁,是後白河天皇的長子。"保元之亂"之後,他也不過是個十多歲的孩子,但他身後有個強大的後盾,就是其養母·美福門院。美福門院原名藤原得子,是鳥羽上皇的皇後。他繼承鳥羽上皇的大半庄園,幾乎成為了當時最大的庄園領主,其心願就是守仁能夠即位親政。

在美福門院的強大壓力之下,保元三年(1158)八月,「佛與佛的評定」(『兵範記』)達成,藤原信西與美福門院協定後白河天皇隱退,讓位給守仁親王,是為二條天皇。由此,後白河院政派與二條親政派開始對立。

親政派的核心人物是藤原経宗(二條天皇的叔父)與藤原惟方(二條天皇的乳兄弟),背後是美福門院。後白河此時已經變為上皇,他意識到隻靠信西是不夠的,必須提拔更多的近臣來維護自己的地位。

藤原信賴登場和反信西派的形成

後白河選中的人是武藏守·藤原信賴。保元二年(1157)三月信賴遷為右近衛權中將,十月藏人頭·右近衛權中將,翌年二月晉升正四位上·皇後宮權亮,之後正三位·參議,八月權中納言,十月檢非違使別當,天皇退位後又擔任院別當,其竄升速度堪比乘坐火箭。同時據說他長的比較"帥",深受後白河喜愛,加上這一層,兩者的關系實在是不"一般"。

藤原信賴的知行國在武藏、陸奧,與源義朝的關系比較密切。有人可能才想到,源義朝也在"保元之亂"中為後白河立下功勞,源義朝本人也很鬱悶,戰亂後他雖被晉升為左馬頭,但與平清盛的播磨守的油水自然不能相比。上次他寧肯與自己的父親對立,可以說是作出了巨大的犧牲,卻混到這個地步。看著蒸蒸日上的平氏,自己豈不是源氏的罪人,自然會心理不平衡。他也在想,平清盛靠著是與信西的關系,而自己也可以憑借上升勢頭明顯藤原信賴。

久壽二年(1155)八月,義朝的長子源義平進攻同族義賢的武藏國大藏館之戰中,可能信賴就曾對其進行支援。保原三年(1158)八月,後白開設河院廳,信賴就任管理院廳軍馬的馬別當,義朝時任左馬頭,兩者的同盟關系被進一步增強。

而信賴也不是省油的燈,為了管理各地的庄園,他要依靠義朝的武力。同時還讓自己的妹妹和攝關家的嫡子·基實結親,拉攏攝關家。其間,後白河的近臣藤原成親(藤原家成的三子)和也加入其陣容。

同時他的崛起引起了信西的警覺,兩者作為後白河院政派的中流砥柱,卻走向了互相敵對,作為深層的原因,他們所依仗的武士集團也有這種利益沖突。『平治物語』中,信賴曾希望就任近衛大將,卻遭到了信西的強烈反對。此事真偽難辯,但兩者的矛盾已經逐漸顯露出來,至少信賴已經成為了信西新政的絆腳石。同時,二條親政派與信西敵對,也想乘機除掉他。而信西的盟友平清盛此時卻態度曖昧,他把女兒(後藤原隆房室)嫁給信賴的嫡子信親,仿佛是宣布了中立一般。平治元年(1159)十二月四日,清盛及其嫡子重盛將前往熊野進行參拜,反信西派的機會來了。

夜襲三條殿

十二月九日深夜, 藤原信賴和源義朝的軍勢襲擊了院御所·三條殿。同時他們控製了後白河上皇和上西門院(後白河的同母姐姐),並在三條殿放火,還向四處逃散的人群射箭。擔任警備的大江家仲和平康忠戰死,一般官人和女官也死傷甚多,信西本人則幸運的逃脫。

信賴和源義朝準備將上皇和上西門院軟禁到內裏的一本御書所,義朝還派出一族的源重成、源光基、源季實負責護送其車駕。與此同時,源光基是美福門院的家人·源光保的外甥,義朝以其聯絡二條親政派,取得了其支持,這樣負責京都治安的檢非違使別當·藤原惟方就站在信賴和義朝一方。翌日,信西之子俊憲、貞憲、成憲、修憲全部被捕,都被處以流刑。信西一路逃到山城國原野之中,但仍然沒有擺脫源光保的追擊,于田地中自殺,其首級被光保取下,于京都示眾。

在處理掉信西之後,控製了二條天皇和上皇的信賴、義朝從名義上控製上朝廷。接著就是一大票的封賞,源義朝成為了播磨守,其子·賴朝為右兵衛權佐,其餘人中,佐渡式部大輔重成為信濃守,多田藏人大夫賴憲為攝津守,兼經為左衛門尉,康忠為右衛門尉,足立四郎遠元為右馬允,鐮田次郎正清為兵衛尉,鐮田政家改名為正家、受封上總。『平治物語』中,信賴還終于如願當上了近衛大將,但在『愚管抄』中並無此記載。但信賴、義朝的獨斷專橫卻引起了許多貴族的反感,這次政變中流了太多的血。據說當時的公卿藤原伊通曾諷刺道「如果殺死許多人就可以得到官職,為何對三條殿的水井沒有份」。這是因為在信賴等人進攻三條殿時,許多女官都曾投井自殺。而二條天皇也感覺到信賴、義朝並不可靠,密謀尋找離反的機會。同時,自東方國家帶兵前來的"惡源太"義平主張立刻出陣阿倍野,阻斷平清盛回京之路,而信賴卻認為清盛與他是姻親,反倒可以拉攏其入伙,于是沒有聽從其建議。

二條天皇行幸六波羅

另一方面,紀伊國平清盛聽說了京都發生政變的訊息,于是考慮前往九州。但在紀伊的武士湯淺宗重和熊野別當·湛快的勸說下,他于十七日返京,途中又匯集了伊藤景綱、館貞保等伊賀、伊勢的家臣。而源義朝自然不希望他回來,秘密糾集兵力,準備交戰。

而且信賴的地位也並不穩固,親信西派的內大臣·三條公教不滿其舉動,轉爾與二條親政派的経宗、惟方接觸。二條親政派的經宗和惟方商議,準備讓二條天皇行幸六波羅,並讓藤原尹明(信西的堂侄·惟方的內兄弟)帶著密令進入內裏,通報天皇。二十五日清晨,清盛向信賴提交名簿,出表現恭順之意,並送回了其婿信親,信賴看到後大喜,而源義朝卻擔心了起來。

二十五日夜,惟人拜訪了後白河上皇,告知其二條天皇準備移駕的計畫,上皇就先逃到了仁和寺了(『愚管抄』)。此時上皇態度不是很明朗,按理說信賴和義朝都屬于院政派,但可能信西的遭遇讓其膽寒,轉為信任平清盛了。二十六日醜時(凌晨二點),大宮二條發生火災,估計是有人縱火。趁著混亂之際,藤原尹明用女房車將二條天皇載出內裏,進入了六波羅的清盛官邸。之後,惟方的弟弟藤原成賴四處傳達此事,上皇、女院、公卿、諸大夫都陸續奔赴六波羅,其中與信賴結親的攝關家的忠通、基實父子也都在其中。有了天皇、上皇等人的支持,清盛立即著手匯集官軍,準備討伐信賴和源義朝。

二十六日早朝,信賴才得知天皇和上皇都已經出逃的訊息。義朝痛罵了信賴為「日本第一的不覺人」,斥責其行事大意、反應遲緩。但為時已晚。

信賴、義朝一黨的慘敗

義朝一側的部隊為:參加襲擊三條殿源重成、源光基、源季實;追討信西的源光保;子義平、朝長、賴朝、叔父·義隆、信濃源氏·平賀義信一族及鐮田正家、後藤實基、佐佐木秀義等人。義朝勢力基礎在關東,三浦義澄、上總介廣常、山內首藤氏也都參戰,其中三浦義澄是源義平的伯父,上總介廣常是義朝所擁立的上總氏之子,山內首藤氏則源氏譜代的家臣,他們都是與義朝關系不錯的武士。但由于此前是秘密行動,所以其倉促之間所匯集兵力不是很多。

與之對應,平清盛與派其子左衛門佐·重盛和弟弟三河守·賴盛率領一門已搶先出陣,大軍渡過加茂川,兵分三路進攻陽明、待賢、鬱芳三門。在『平治物語』中,有重盛和源義平在待賢門"一騎打",兩人都是當時著名的年輕勇將。義平曾于御所右近之橘、左近之櫻間七、八度追趕重盛,之後,終于在鬱芳門,平賴盛用平氏重代的名刀"抜丸"才勉強將其擊退。

事實上,戰鬥開始後,雙方的態勢便已分出高下,義朝僅有八百騎,而清盛的全軍有三千騎之多。負責警衛陽明門源光保、光基看到情勢不利,便倒向了平氏,源光保一直和二條親政派走的很近,此舉也在情理之中。義朝等人雖奮力死戰,但怎奈軍心渙散,最終在三條河原被擊潰,在家臣山內首藤俊通、片桐景重的拼死沖突下,其本人才逃出戰場。

看到義朝兵敗,藤原信賴、成親知道將難免被處罰,並向上皇求助。但清盛怎麽可能放過他,作為謀殺信西、襲擊三條殿的主謀,信賴被處以了死刑,成親因為是重盛妻子的哥哥而保住了性命。另外源師保也被從輕發落,他曾把神鏡獻給六波羅方,所以隻處以流刑下野。

另一方面,義朝率領長男義平、次男朝長、三男賴朝、一族的義隆(陸奧六郎)、義信(平賀義信)、重成(佐渡)、家臣鐮田正清、齋藤實盛、涉谷金王丸等黨羽準備逃向東國。但途中遭到野武士的襲擊,朝長、義隆、重成身亡,年少的賴朝失散,義平則逃到了飛騨。

十二月二十九日,抵達尾張之後,義朝住到其家來尾張內海庄司·長田忠致宅邸中。但長田一族卻起了異心,謀殺了義朝,義朝的乳兄弟鐮田正清也一同遇害。之後二人的首級被送到了六波羅,于永歷元年(1160)元月九日在京都獄門示眾。義平也曾潛會京都嘗試刺殺平清盛,但在十八日被難波經房的家臣·橘俊綱捕獲,于二十一日在六條河原被處刑。三男賴朝也被平賴盛的家臣·平宗清捉住,于二月九日被送到京都,經平清盛的繼母池禪尼求情,最終被判流放到伊豆國的蛭島。究其原因,可能是賴朝曾為上西門院的藏人,而上西門院曾向池禪尼求助。另一方面,與義朝在一起行動的源季實等人也被消滅,參與政變的人幾乎全軍覆沒。

漁翁得利的平清盛

戰亂結束後,平清盛深得朝廷器重。在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的論功行賞中,平氏一門的領地又增加了至少五國以上,清盛敘正三位,重盛為伊予守、賴盛由三河守轉為尾張守、宗盛為遠江守、教盛為越中守、經盛為伊賀守、伊藤武者景綱為伊勢守。當天,二條天皇與美福門院行幸八條,清盛還負責警護。

在上次戰亂中,二條親政派的實力尚在,永歷元年(1160),他們又讓原近衛天皇的皇後的藤原多子入內,是一場為穩固天皇地位的政治婚姻。此時,失勢的後白河也不甘寂寞,他轉為想依靠平清盛而嘗試卷土重來。其首先要打擊的就是二條親政派中,此時已經是權大納言的經宗和參議·惟方。永歷二年(1161)一月六日,上皇御幸八條堀川邊的藤原顯長宅邸,要求平清盛處理経宗、惟方。二月二十日日,清盛的家臣將二人拘捕,並對其嚴刑拷問。他們都出身高貴,按慣例是免除刑拷,由此看出對上皇對二人是何等的憎惡。

二月二十二日,流落在外的信西之子被容許返京,三月十一日,経宗被流放到阿波,惟方流放長門,二人的罪名是曾參與謀害信西的。同日,師仲、賴朝、希義(賴朝的同母弟)也分別被流放。六月,取下信西首級的源光保及其子光宗因密謀造反而被流放薩摩,同月十四日被殺害。這樣,參與打倒信西的人,不論後白河院政派還是二條親政派都被從政界掃除了。同時,早在前一年的十一月,二條天皇的靠山美福門院就已經去世了。

自此,上皇和二條天皇的對立的狀態因各自有力的廷臣都已倒台而變得好轉,二頭政治仍被延續。不過,平定戰亂的最大的貢獻者平清盛是最大得利者。戰亂之前,雖然他與信西關系密切,但卻又和與其敵對的信賴結親,將自己立于不敗之地。之後,他又依舊巧妙謹慎的利用與兩派的關系,借此擴充家族的實力。之後,平氏一門擔當了院廳別當、左馬寮、內藏寮等要職,增強了對朝政的影響,其郎黨、派系的知行國也進一步加增,有平家貞為築後守、藤原能盛為壹岐守和安藝守,源為長為紀伊守等等。

同時許多武士家族在戰亂中被淘汰,形成了一定的權力真空。所以京都的治安維持、地方叛亂的鎮壓、庄園的管理等工作都被平氏獨佔,他們以此掌握了各國的軍權和警備權。清盛以強大的經濟、軍事實力做為背景,確立身位武士門第的平氏在朝廷的的地位。早在永歷元年(1160),平清盛就已升任參議,以武士出身來擔當公卿(議政官),此舉還是首次。之後,平氏一門中公卿、殿上人輩出,在朝中盛極一時。

後記

自"保元之亂"起,武士階層已經名目張膽的參與到皇室糾紛之中,他們所扮演的角色也越來越重要。"平治之亂"也是,名義上是信賴和信西的矛盾,而實質上,是各自背後的武士起了關鍵的作用,即源義朝與平清盛之間的利益沖突。

"平治之亂"中,白河院政派與二條親政派的公家都遭受了打擊,天皇和上皇的實力都因此被削弱,而出身武士平氏的地位卻扶搖直上。但平清盛卻沒有完全拋離公家,而建立獨立的武家政權。這還需要再有一次爭亂和變革,唯一能與平氏相抗衡的就是源氏。十三歲的源賴朝在蛭島時刻不忘父兄之仇;源義朝之妾·常盤(『平治物語』中為常葉)忍辱偷生,換回了幾個孩子的性命,其中就包括那位當時年僅一歲的牛若丸。戰爭的火種沒有被熄滅,也可以說,"平治之亂"是揭開了將來"源平合戰"的序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