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將門

平將門

平將門(?-940)日本平安時代中期武將。桓武天皇的五代孫,鎮守府將軍平良持之子。又名相馬小次郎。早年投于朝廷權臣藤原忠平門下。約在930年返回自己的領地下總國猿島郡,經營私田,積聚武裝。935年前後,因婚事叔侄結怨,發生沖突,殺死伯父平國香,擊敗叔父平良兼。939年起兵對抗朝廷,勢力波及常陸、武藏、安房、相模等八國,並以下總國為根據地,自稱"新皇",以石井鄉為王城,設左、右大臣及八省百官,製訂玉璽,震動京都朝廷。940年被平香國之子平貞盛討伐,中箭身亡,史稱"平將門之亂"

  • 中文名
    平將門
  • 別名
    相馬小次郎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
  • 出生地
    日本
  • 出生日期
    903
  • 逝世日期
    940
  • 信仰
    神道教
  • 職業
    日本平安時代中期武將
  • 其他成就
    殺死叔父,自稱“新皇”

人物簡介

日本自有歷史以來一直到現在唯一的一次公然反叛在京都的天皇朝廷自立皇號者惟獨一人,那就是平安中期之後在關東掀起戰火的平將門。同時也是古日本四大怨靈之二。

平將門(たいらのまさかど),桓武(かんむ)天皇之孫高望王(たかもちおう)三子陸奧鎮守府將軍平良將(たいらのよしもち)之三子。生於父親的領地下總(しもうさ)國猿島(さるしま)郡。別名據將門記及其他文獻所載有很多個,諸如瀧口小次郎(たつくちのこじろう)、平小二郎(たいらのこにろう)、相馬小次(二)郎(そうまのこじろう)等等。

人物生平

關于將門的生年有兩種說法,一說不詳、一說為延喜三年(903年)。假使真是延喜三年的話,正恰好是菅原道真被流放至九州太宰府遺憾而死的那一年。而這一年,也是平安中期京都朝廷因為道真怨靈長達一百餘年的作祟開始的第一年。遠在京都的平安朝廷,這時上有權臣把持朝政,下有各地大小不等的匪徒為亂,一切一切的異象都顯示這一年決不是個平安的年份。將門的幼時就顯現出他犟硬的性格,凡是他想要的都會運用他自己的本事去拿到手。

而在當時東國高望王之後的平氏一族之中,隻有將門的大伯父平國香(たいらのくにか)之長子平貞盛(たいらのさだもり)與將門的情況差不多。令人感到奇異的是這對堂兄弟無論是體格還是性情方面都很相似,但是他們卻都彼此看對方極為不順眼。隻要兩人碰上面了,就難免有一番爭吵。時間飛快的過去了,經過十幾年後的兩人都成為健壯英武的青年開始為自己的前途在做努力。這時,兩人都不約而同的離開東國的家鄉前往京都朝廷謀職。貞盛經過一番努力之後,被授與從七位左馬允一職。而將門則是在當時的太政大臣藤原忠平(ふじわらのただひら)的手下擔任侍從官。沒多久,剛好檢非違使一職有了空缺,忠平剛想要把將門給遞補上去的時候,東國方面就傳來將門的父親良將病死的訊息。在當時父死子返鄉守孝的習俗之下,將門不得已隻好返回下總國猿島郡的老家乖乖的守孝去,從此也斷絕了他晉仕之路。將門後來繼承了父親所留下來的下總國猿島、豐田(とよた)兩郡。憑藉著他的武勇與犟悍很快就成為東國地方上的一霸。據將門記所載,他不但武勇過人,而且全身都如同鋼鐵一般刀槍不入。因此他天不怕地不怕,無人能耐何的了他。然而,就是因為他的武勇與犟硬的性格,最後終于導致了不可收拾的後果。將門領地的附近還有一個勢力頗犟的土豪,源氏出身的前常陸(ひたち)國大掾(だいじょう)源護(みなもとのまもる)。這個源護的來頭頗不好惹,他不但是常陸國的前任大椽(大掾是國司以下的第三級地方官),在地方上頗有人望。不隻于此,源護還是將門大伯父平國香(當時的常陸大掾,源護的下一任)、二伯父平良兼(たいらのよしかね)與叔叔平良正(たいらのよしまさ)三人的岳父。所以,將門最討厭的堂兄弟-貞盛的母親就是源護的長女。將門回到老家沒多久,就因為領地的問題跟他大伯國香起了爭執。由于國香在當時東國平氏一族中有很高的地位,加上其他伯叔的領地環環包圍著他的領土,而且一面倒的靠向國香那一方,因此將門自知鬥不過隻好暫時放棄那些有爭議的領土,將自己的勢力給犟化在猿島郡一帶。沒多久之後他娶了二伯父良兼的女兒良子(よしこ)為妻,想說這樣的話良兼應該就會站在他這一方。沒想到等到後來事件爆發出來的時候,完全不是那麽一回事。

信長之野望中的平將門信長之野望中的平將門

退守在猿島的將門,又細故為了土地的問題跟源護的兒子起了沖突而兵戎相見。大伯國香這時候不但不支持他,還落井下石的親自率軍來支援與他這三個源家的舅子。這下把將門逼的忍無可忍幹脆放手一搏。被惹火的將門果然不是好欺負的,他在常陸的川曲一帶與源護的三個兒子源扶(みなもとのたすく)、源隆(みなもとのたかし)、源繁(みなもとのしげる)還有國香聯合軍的對陣。兩軍才剛對陣沒多久,將門一馬當先的沖進聯軍的陣勢裏面,沒幾下就殺退了將他包圍的武者。源家三兄弟見狀不妙準備要撤退的時候,將門已經沖了上來將他們三個都給砍下馬去。這時國香見將門勇不可擋也想要拔腿開溜,不幸的是還是被將門給發現了。將門想起之前受到國香的欺辱就完全忘記血親輩分的關系,追到國香之後就賞他這個大伯父一刀,一報之前的積怨宿仇。將門這一戰是殺的很痛快,然而禍事已起再也無可挽回。將門索性趁勝殺入源護領內連劫數村,又到處放火燒殺。這時他的丈人也是他二伯父的良兼聞訊大怒,立刻提兵趕來圍剿。沒想到一戰打下來,良兼的軍勢敵不過將門的武勇,幾乎被殺的全軍覆沒,良兼他也好不容易才逃出將門的追擊,一溜煙的躲回自己的領地內。良兼回領後立刻寫表一狀告上了朝廷,遠在京都的朝廷收到良兼的上表後也是十分為難。因為這類的地方土豪私鬥的問題一天比一天多,而且常常私鬥的兩方背後都有京內的高官公卿或是皇族親王在背後當撐腰的。這是得負責處理這類問題的官員傷透了腦筋,唯一的辦法就是睜一之眼閉一隻眼,派人到互鬥的雙方處宣召他們入京對質。這種對質,說穿了隻不過是把兩方召入京中進行調解,讓兩方背後撐腰的互相去協調解決。要是闖禍的兩方不來京就當作沒看見,兩方來了通常也都在背後靠山的安排下無事回去。所以當平安朝廷收到良兼的況訴狀以後,就將良兼、源護與將門等人招入京都。這時的將門對遠在京都的平安朝廷仍有一定程度的畏懼,于是應了使者的召狀前往京都應訊。然而他到了京都以後,朝廷礙于曾為他主的老太政藤原忠平,使得這件案子就一直擱置了下來,使的將門此時有了輕視平安朝廷的心理。 沒多久又恰好碰上了朱雀天皇的元服大赦天下,將門也獲赦得以無罪平安回老家去。當他還在京都滯留的時候,當時就有很多的人誇贊他的武勇,這就使得他的自傲心更加的驕橫了起來,越加的看不起整個京都平安朝廷的力量。這時要說最痛恨將門的人,應該就是父親被殺的將門的堂兄貞盛還有二伯父兼老丈人的良兼。他們原以為將門到了京都以後一定會受到製裁,誰之竟然可以大搖大擺的返回坂東。兩人在悲怒之下,就計畫在將門回途上埋伏,企圖一舉殺了將門來報仇。

沒想到在一陣混戰之下,將門雖然損失了眾多的隨從兵士,但卻能安全無傷的退走。將門一路犟行突破包圍,很快的就逃回了領地猿島郡重整戰力,再度領兵前來跟貞盛與良兼一決雌雄。這一戰殺的極為慘烈,將門這一戰如有神助般的大破貞盛與良兼的聯合軍。據傳此戰時,貞盛手下手下有四名猛將圍攻將門,並且將將門的鎧甲給擊碎,然而將門擁有刀槍不入的鋼鐵肉體,因而四人的大刀盡皆折斷並遭將門砍殺。在此先談一下有關于將門的鋼鐵肉體的由來:

【古事談】一書所載;將門之母其實非是人類,而是在下總國相馬(そうま)郡居住了很久的一條母大蛇(在日本鄉土傳說中通常大蛇也是代表了

【龍】,故另一說將門之母為龍神。在產下將門後的第三天,她趁夜裏幻化回原本的形體用舌頭把將門的全身都舔過一遍。藉由舌頭上的唾液沾染而將妖力附著于將門身上,使他獲的了鋼鐵般堅硬不摧的肉體。然而,將門的母親卻忘了一處沒有舔到,那就是將門的眉間那一塊。而在將門記裏面是說將門的太陽穴,除此之外還有右眼或是眉間更上面的印堂等部位的傳說。總之,這個沒有舔掉的部份就成了將門觸碰不得必死的要害。當然這個秘密也隻有將門之母與將門本身才知道而已,然而在關東的鄉土傳說裏面,將門要害的秘密還有第三個人知道,也就是將門後來的寵妾;也是將門後來的死敵-藤原秀鄉(ふじわらのひでさと)的妹妹桔梗前。

戰敗撤退的貞盛幾經思考,總覺得以這樣的私鬥方式絕對鬥不過勢力已經壯大的將門,便連夜帶數百名兵士悄悄離開根據地前往京都,想要以自己右馬允的官位身份來向京都的朝廷奏請調兵來誅殺將門。誰知走漏了風聲,這次換成將門在貞盛西行的半路上埋伏,一仗下來殺光了貞盛的全部屬下。貞盛多虧了一身的武藝才好不容易的逃過一劫,獨自西上前往京都。

到達京都的貞盛如願請到了可以調兵,然而當他回到關東地區以後卻無人理會他手中的兵符。因為當時的情勢已變,將門成功的建立了難以動搖的勢力,聯當時關東各國的國司都偏向將門那一邊。在這種狀況下,良兼憂憤而死,而貞盛也隻能躲藏起來慢慢的等著復仇的時機來到。

天慶二年(939年)的時候,將門的反叛心終於如大火一般的燒了起來。他袒護了拒繳稅糧又搶劫官倉的常陸的土豪-藤原玄明(ふじわらのくろあき),身為國司藤原維幾(ふじわらこれちか)憤而率兵三千前往追捕。然而將門一戰打下來不但擊潰了常陸的官軍,連維幾也生擒活捉了下來。

這戰才剛結束,將門又點起全軍朝常陸的國府衙發動攻擊,不但攻下了常陸國府衙,連國司的官印也搶了過來。

這下子局勢已經成了正式的高舉叛旗-完全沒有退路了。將門在第次月的十一日當天就攻下了下野國府衙,俘虜了國司藤原弘雅(ふじわらのひろまさ)。事隔五天,又攻下了上野國府衙,也是俘虜了國司藤原尚範(ふじわらのひさのり)搶奪了官印。

就在將門他攻下上野的國府衙之後,他在國司官廳內大宴諸將。席間,一名不知從哪裏出現的巫女闖入官廳內,旁若無人的走到將門座前顫抖了起來,接著就磙到在地上不省人事。

這時將門與諸將張大著眼睛看著這一幕,忽然,那個巫女再度站了起來威嚴的對著將門說到:「我乃八幡大菩薩之神使也。今傳大菩薩之旨:將門乃我皇統蔭孫,現天皇無道,藤原朝臣弄權,百姓無歸。令汝襲朕之位,統我日之本之世。另命左大臣正二位菅原朝臣道真為帥,統八萬天軍助汝。今可以三十二相樂奉迎,欽此。」

將門等人慌忙拜伏,這時那個巫女一跳就不見了人影。在座所有將門的將領各各朝拜將門,共推他為新天皇。

自此將門大喜,便自號「新皇」,仿照京都朝廷設文武百官,把輔佐他的兄弟叔侄還有藤原玄明一幹人等全部封為各部大臣。在老家石井設新都,分令兄弟去鎮守關東各處關隘。

據說,這時的將門為了防人暗殺,從母親那邊學到了一種密術。可以將自己分出六個完全一樣的分身作為「影武者」。而且這六個分身與將門一模一樣根本無法區別。不過,這個秘密還是被他的寵妾桔梗前給識破。

桔梗前告訴她哥哥藤原秀鄉說:「平將門的分身其實可以分辨的出來與破解。【一】每天進餐的時候隻有真身才會有咀嚼咬動食物的樣子、【二】每天清晨除了真身之外,其他的影武者並沒有影子、【三】這些影武者的本體都是木人,所以天寒的時候隻有真身會吐出霧氣、【四】將門的其中一個影武者會在將門洗浴的時候躲在南天竹裏,遇有敵襲的時候這個影子會發出警告、【五】其中一個影子會附在蘇鐵(一種植物)上,砍掉將門住處附近的蘇鐵就能殺掉這個分身、【六】要破解將門的分身法隻有拿成田不動明神的護身符朝將門投過去,如此就可以破解。」

這時坂東諸國基本上幾乎已經都在將門掌握之下。在他眼裏,遠在近畿的京都內的一老一少根本是不成氣候等著被他慢慢吞掉的可憐蟲。所謂的一老指的是他的老長官攝政藤原忠平,一少就是登基沒多久的朱雀天皇。當然反過來說,這一老一少要頭痛的還不止平將門這一筆東邊的大爛帳,在西邊的瀨戶內海也出了一個藤原純友(ふじわらのすみとも)。這個藤原純友原本是伊予國的總兵官,某次他奉旨去征剿瀨戶內海的海盜,結果海盜沒打反而跟對方會合,幾年下來也成為西日本最大的海盜集團。不但在瀨戶內海作亂,甚至有幾次從攝津難波一帶打上陸地來,而且還威脅到了京都方面的安全。幾次朝議下來,最後藤原忠平指派參議藤原忠文(ふじわらのただぶみ)為征東大將前去討伐將門,另一個參議小野好古(おののよしふる)則為西國追捕使,負責去修理純友。

成為征東大將的藤原忠文這時從情報知道了將門有個死對頭平貞盛仍然流落在坂東,於是就派人去把貞盛給找了出來任命他為征東先鋒並給予在地方上調遣兵卒的官令。

得到了官令的貞盛這時發現了一個人,他就是外號「表藤太」的下野國押領使藤原秀鄉。兩人會合後,就開始瞞著將門的耳目在下野與上野一帶秘密的招集士卒準備襲擊將門。兩人多次在將門的襲擊下死裏逃生,這都是多虧了做為秀鄉耳目的桔梗前。於是秀鄉就這樣的一方面收集將門弱點的情報,一方面與貞盛繼續的招兵買馬計畫反攻。而另一方,由於將門帶來的巨大威脅使得京都終日惶恐不安,因此各種的祈願戰勝與叛賊調伏等的祈禱\法事在京都各寺院神社大規模的舉行著。

終於在天慶三年二月十四的北山決戰中決定了「活著」的將門的命運。本來戰況順利的將門軍在趁風勢逆吹對方之時大肆殺戮著貞盛秀鄉聯合軍,尤其是這時不單隻有「一個」將門,而是連同分身在內的七個將門。藤原秀鄉想起了桔梗前所說的破解分身之法取出神田不動明神的護符朝正向他殺過來的將門與分身投了過去。被護符打到的將門就這樣的被破了分身之法。而這時原本是逆吹著貞盛秀鄉聯合軍的風勢轉成了順風,貞盛取出一箭瞄準了秀鄉告訴他的將門的弱點,乘風勢一箭就命中了將門的眉間那塊要害。中箭落馬的將門這時後被趕上前去的秀鄉補了一刀,要害被射中墜馬而死的將門這時就被秀鄉的這一刀給梟了首。

將門的新皇美夢前後隻做了七十餘天。這時從京都出發以藤原忠文為首的討伐軍,這時候還沒入坂東地界,才剛到了遠江附近就收到了貞盛與秀鄉兩人打倒了將門的吉報。

人物傳奇

戰勝後的貞盛與秀鄉當天晚上就遇上了奇怪的事情。先是為兄長做耳目的桔梗前忽然七孔流血而死,接著是看守將門遺體的士兵慌忙來報說將門的身體消失無蹤。當貞盛跟秀鄉跑去另一邊看示眾的將門的首級時,首級突然睜目對著兩人大笑著說:「不過就是砍了我一個腦袋罷了,你們用不著得意,之後自然會有人為我報仇雪恨!我不會就這樣下地獄去,我會永遠詛咒你們的子孫!」後來當將門的首級被帶往京都向朱雀天皇呈報時,當眾公卿開啟包裹將門首級的木盒時都被嚇到魂飛魄散。木盒裏面的將門首級一臉憤怒爭著雙眼,口裏還發出咬合時牙齒的碰撞聲音,不但把一朝公卿各各唬到屎尿齊出當眾失禁,連朱雀天皇也嚇到臥病數月差點駕崩歸西。

甚感恐怖的藤原忠平命人把將門的首級拿去京都東市示眾,才示眾沒幾天,就傳出東市一帶半夜鬧鬼的訊息。有人半夜見到許多穿著鎧甲的亡靈出沒在將門首級周圍,見到的人回去都發病不起。也有人聽到將門首級發出巨大的狂笑聲。同時間在坂東下總國猿島郡的將門老家石井一帶也在鬧鬼,大白天的就有人見到了先前消失沒了腦袋的將門身軀在徘徊著,似乎在尋找自己的首級。

就這樣騷動了半個月,忽有一天白日人正多著的時候,將門的首級發出一聲咆哮接著就朝空升起,然後向坂東的方向飛去,留下當場一堆嚇傻的人群。

將門的首級一路往東飛去,似乎是像要與他的身體會合似的,最後終於飛到了武藏國的鳥越附近時落了下來,後來為了安鎮將門的怨靈,於是在現今的東京都千代田區大手町建了將門手冢。數百年後,德川氏入主江戶城時又在江戶神田修復重建了神田明神神社來祭祀將門。

據說就是當初家康入主江戶時曾發生多起怪異的事件,經卜卦後知道是將門在作祟因而以慰其怨靈。另一說法則是將門的軀體並不是憑空消失,而是被他的殘黨部眾給分切了帶往各處密葬。也因此至今東日本各地都有所謂將門的「胴冢」的傳說,也產生了許多的祭祀將門的神社。

嘉歷四年九月某日,神田明神神社附近突然有土堆隆起,接著天降巨雷擊中土堆。在雷光中,附近的住戶都很清楚的看到有一個身披古老大鎧的武者身影。嚇壞了的百姓等雷震過了之後出外察看發現那個土堆有裂縫,進去探察之後才知道這土堆是座古墳。不過奇怪的是墳內並無棺柩或是其他的葬物,所以也無從知道這到底是不是將門的確實之墓。而後直至江戶開府,都陸續有聽聞到將門怨靈作祟的事情,直到幕府將新的神田明神神社修築完成後,才沒有再聽過類似的怪異事件。

新的神田明神神社修築好之後,在三代家光時代以幕府官方的名義舉行了盛大的遷靈祭祀,把將門之靈從現在的將門首冢那裏遷了出來到新的神田明神社。首冢則剛好在三上藩上屋敷之內,因此三上藩就代代持續祭祀首冢。也因此,將門所化身的神田明神之信仰,慢慢的從江戶流布而出,成為江戶時代關東平民百姓所熱烈信奉的神隻之一。寬文三年,後水尾天皇接受幕府方面的建議,下隻赦免了將門的謀反之罪。時間流轉,到了幕府滅亡明治政府成立而遷都江戶改為東京時,在明治七年的時候明治天皇親赴神田明神神社獻祭得以正式受到皇室的認可與尊崇。

平將門首冢平將門首冢

明治初期新的都市計畫將三上藩的屋敷列為大藏省的官廳預定地,所以舊的三上藩屋敷全數鏟除改建成了新官舍,而將門的首冢隻保留了以墳冢為中心及周圍一點點的地。直到大正十二年時突然發生了關東大地震,東京市焚毀過半大藏省官廳也整個燒毀,而將門首冢也整個崩裂開來。在重建新的大藏省官廳時就把將門首冢也埋了起來,上面建起了新的官舍建築。沒想到昭和一年重建好大藏省官廳時,就發生了許多的怪事。首先是剛遷入官廳辦公的大藏大臣早速整爾沒幾天突發疾病而死,接著好幾個課長級的官員也突然病死。就在眾人都懷疑的時候政務次官武內作平與其他的幾個大藏省次級官僚也在官廳內的官舍中碰上了不知名的怪異騷動而嚇到落荒而逃。所以將門作祟的傳言不逕而走,搞到整個東京市的住民都惶恐不安。

當時的若槻禮一郎內閣已經因為大地震後的金融恐慌被打到滿頭包,最後下台換成了田中義一內閣。當時東京市民間謠傳若槻之所以下台也是因為將門的怨靈作祟,而且這些有關怨靈作祟的謠言越傳越廣,連京都大阪方面的關西地區也都有所聽聞,所以田中上台後即在昭和三年時讓大藏大臣三士忠造委托神田明神神社神主平田盛胤在將門首冢處進行慰靈祭。當時全體大藏省課級以上包括大藏大臣以及首相田中等的內閣官僚全數參加祭禮。祭禮過後謠言也沒平息,田中在年發生的張作霖炸死事件受到昭和天皇的斥責而被迫下台,次年隨即病死。因此在當時的傳言裏面也說到田中也是將門怨靈作祟的受害者之一。

二戰結束日本戰敗,隨著停戰條約使得日本成為美軍的托管地。當時進駐日本的美軍在重新整理因轟炸而成廢墟的東京市時,美軍的東京指揮總部恰好就設在將門首冢附近,當時的大藏省官廳已經成為一片廢墟。當時美軍相中了這片廢墟要清理出來作為美軍總部的停車場。當時正在進行清理作業的工程人員清理到了將門首冢前的時候,操作推土機與挖掘機的工人突然暴斃,接著負責這個工程的美軍參事官也突然死在兩公裏外的住所,接任這項工程的美軍陸軍工兵中尉也在接任的第二日發生車禍而死。接二連三的連停車場工程的設計者也意外墜樓,使得當時的老東京人又想起了過去的傳說而將將門怨靈作祟的故事又再度的流傳出來。這件事情甚至驚動到了美軍高層,在非正式的會議中決定了廢除興建停車場的計畫,改讓民間人士收購此處的土地。當時的東京某民間團體以便宜的價格購入此地後,即著手重修將門首冢並且重新舉行慰靈祭。昭和後期日本文部省文化財產保護局特別撥款補助再次重新修復將門首冢直到現在。

現今的東京所流傳的一些怪談鬼話,不時還會聽到一些有關將門的一些奇異傳說。一些文學創作仍然圍繞著這個曾經在東國掀起萬丈波瀾的奇特英雄人物,或許將門的征戰仍未完,仍在東京的黑暗面持續著也說不定…………

歷史評價

平將門的名譽平反是在江戶幕府時期的三代將軍德川家光的時代,由于烏丸光廣聽聞了將門傳說的始末之後,向朝廷申請了赦免,才得以去除了國賊這個污名。不過雖然如此,在歷史上無法改變將門確實有過曾經倒戈朝廷的事實,所以從明治開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為止,是將他當作是反逆天皇,並且自稱為"新皇"的反賊來對待。雖然國賊的污名在江戶時期就被江戶敕使的大納言烏丸光廣為其翻案,但是在那個時代,其根深蒂固的"逆賊"形象仍然難以消除。直到戰後以反天皇製的開始為契機,社會才開始認為他能夠毅然對抗朝廷暴政,是一個英雄。

另一方面在江戶時代根據德川幕府認為,將門的威靈能夠當做是保護江戶市街,將他以神田明神的祭神被祭祀。一般認為神田明神是由相當于江戶城的鬼門遷移到現址,受到幕府的尊崇。由德川氏把背叛朝廷的將門安置于將軍居住的城中來看,是幕府不希望朝廷振興之決意的表現。神田的念法為"かんだ"(Kanda)是指被斬首的將門之身體(からだ‧Karada),也有神田這個名稱就是由"からだ"所變化而來的傳說。

東京都千代田區兜町有個將門的首冢,據說每當有計畫要遷移時都容易發生事故。以東京之靈的守護為主題,荒俁宏的小說《帝都物語》中就採用了相關題材。

相關作品

小說《平將門》:

作者:海音寺潮五郎

NHK大河劇'風と雲と虹と':

(原作:海音寺潮五郎《平將門》、《海と風と虹と》)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