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原喜重郎

幣原喜重郎

幣原喜重郎(1872-1951) 日本第44任首相(1945年10月9日-1951年5月22日),外交家。生于大阪府一地主家庭。三菱財閥岩崎彌太郎之四女婿。與前外相,首相加藤高明是連襟。帝國大學法科畢業後進入外務省工作。曾任外務書記官,駐荷公使、駐美大使館參事官。1915年起任第二次大隈重信內閣、寺內正毅內閣、原敬內閣的外務次官,其間曾任駐美大使、華盛頓會議日方全權代表。1924年起任加藤高明、若槻禮次郎、浜口雄幸等內閣的外相,歷經五次內閣變更、故有"幣原時代"之稱。1947年當選眾議院議員,1949年任眾議院議長。著有《外交五十年》。

  • 中文名稱
    幣原喜重郎
  • 國籍
    日本
  • 出生地
    日本大阪府
  • 出生日期
    1872年9月13日
  • 逝世日期
    1951年3月10日
  • 職業
    政治家,外交家
  • 畢業院校
    東京大學
  • 主要成就
    第44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幣原外交
  • 政黨
    同和會

生平簡介

帝國大學法科畢業後進入外務省工作。曾任外務書記官,駐荷公使、駐美大使館參事官。1915年起任第二次大隈重信內閣、寺內正毅內閣、原敬內閣的外務次官,其間曾任駐美大使、華盛頓會議日方全權代表。1924年起任加藤高明若槻禮次郎、浜口雄幸等內閣的外相,歷經五次內閣變更、故有"幣原時代"之稱。因其主張同英美協調,"尊重"中國的合理要求,受到軍部和大多數樞密院顧問的責難,被稱其為"軟弱外交"。1945年10月組閣,任內按二戰同盟國盟軍總司令部指令,實行確保人權的五大改革,給婦女以參政權,鼓勵組織工會,改革教育製度,廢除秘密警察,實現經濟機構的民主化等。發表"天皇人間宣言",公布金融緊急措施令等,1946年4月總選舉後辭職。1947年當選眾議院議員,1949年當選眾議院議長。後任第一次吉田茂內閣的副總理、進步黨總裁。1949年任眾議院議長。著有《外交五十年》。

協調外交

由于長期在外務省及駐外使館任職,使幣原對國際形式,特別是對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形式有較為清晰的認識,形成了自己的外交思想。1921年任駐美大使期間,與加藤友三郎德川家達一起,作為日本的全權代表,出席華盛頓會議,代表日本簽訂《五國海軍裁軍條約》《四國條約》《九國公約》。與田中義一擴軍備戰的自主外交路線不同,幣原在擔任外相的五年多時間裏,堅持協調外交,特別強調維護日英美之間的關系。在對華政策上,他反對使用武力,主張以經濟滲透的方式,鞏固擴大日本在華權益和影響。基于上述方案,幣原在任外相期間,推動政府參加倫敦裁軍會議,再次簽訂倫敦海軍條約,努力緩和日本與英美的關系,簽訂日蘇條約,恢復兩國政府間的交往,在北洋軍閥混戰期間採取不介入,中立立場等。締結日中關稅協定,承認中國的關稅自主權,在蔣介石率領的北伐軍席卷長江流域時,他雖然確立對英美協調高于日中友好的調子,但還是在南京事件後第一個承認了國民政府。幣原推行這一外交路線,是與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國際情勢相吻合的。但隨著一次大戰後資本主義經濟的慢性蕭條發展到1929年世界性經濟危機的爆發,相對穩定局面終于被打破。在日本,軍部開始把打破現狀,改造國家的口號付諸行動,1931年9月18日,關東軍製造了滿洲事變,武裝佔領了中國東北,同時也宣告了幣原外交的破產。

幣原喜重郎幣原喜重郎

為侵略辯護

1931年"九一八事變"發生後,負責處理外交糾紛的日本外相幣原喜重郎,一時間成為世界輿論關註的焦點。人們關註他的表態,關註他處理緊急事務的方式、風格,乃至待人接物和家世傳承,寄希望于中日沖突能通過外交途徑解決。因此,《時代》在1931年10月12日出版的這一期刊物,封面人物不是中國的張學良,不是日本陸軍大臣南次郎將軍,也不是日本關東軍司令本庄繁,而是幣原。

國務大臣男爵幣原喜重郎國務大臣男爵幣原喜重郎

有意思的是,《時代》在報道日本策劃的將東北從中國分離出去成立"滿洲國"的行動時,將之與美國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Roosevelt)總統當年鼓動巴拿馬獨立,從哥倫比亞分離出來一事進行比較,並分析幣原是否會是"日本的羅斯福":在南京、廣州、上海的中國人,把滿洲與巴拿馬聯系起來。他們說,當西奧多·羅斯福總統需要哥倫比亞的一部領土,以開通巴拿馬地峽時,就發起了一場分離運動。結果,巴拿馬被分離出來。羅斯福總統立即承認其為一個新的、有主權的國家。巴拿馬也立即同意美國修建巴拿馬運河。如果滿洲從中國分離出來,誰又能阻止它隨後和日本合並呢?中國的愛國者憂心忡忡,關註著"日本的羅斯福"。他會不會是日本著名的幣原外相呢?"(《時代》,1931年10月19日)

按照當年的報道,幣原以及外務省雖屬于日本內閣裏的"鴿派",但幣原的職責就是向全世界掩蓋真相:"作為外相,幣原盡力在掩蓋戰爭大臣南將軍在滿洲的'分離運動'中的責任。他向中國政府和世界各媒體提供一份聲明,他說:'日本政府已經禁止所有公民支持分離運動,可以確信無任何日本人參與此類運動。'觀察家註意到,日本的幣原全力進行外交努力,運用各種手段來營造出一種庄嚴氣氛,這樣,不管在滿洲的軍事局勢發生什麽變化,日本都能夠充分從中獲利。"

精明的、喜歡大笑的、聲稱內閣和天皇對關東軍的行動事先毫不知情的幣原,曾經一度使國聯中各西方列強的外交家們感到可親而可信,從而對中國外交家提出的抗議置之不理。美國傳記作家Herbert P。Bix在裕仁天皇的傳記(中譯本《真相》)中,卻為我們揭示了一個真實的幣原:"(1931年)9月15日,外務大臣幣原收到一封來自奉天總領事的絕密電報,告訴他關東軍將要發動一場大規模的侵犯行動。之後幾天的報告使幣原全面掌握了關東軍的陰謀。然而,從滿洲事變發生到後來的幾個月中,幣原作為關東軍的頭號辯護人向西方聲稱,受到損害的日本隻是在行使自衛權以維護協約的尊嚴。"(《真相》,第155頁)"(1931年)11月23日,幣原向紐約美聯社傳送了歪曲事實的聲明,不但將挑起滿洲事變的責任,就連佔領北滿洲的齊齊哈爾和哈爾濱的責任也幹脆推到了中國頭上。他宣稱,'日本軍並非鐵路周邊的裝飾品','當中國軍隊攻來時,日本軍別無選擇隻能執行他們的任務,即,反擊敵人的攻擊,並防止敵人的反擊'。"(《真相》,第170頁)幣原發揮著個人影響,在世人面前掩蓋真相。但他依然受到更強硬的軍方的攻擊。1931年12月11日,幣原被迫辭職。從此以後,一提到以前的幣原,就被蔑視為軟弱外交的代名詞,後來連談論他的聲音也聽不到了,他以完全被人們忘記了,就像沉進水底的人,水面上的驚濤駭浪與他完全無關,他對于東山再起幾乎是毫無希望了。

重返政壇

幣原的政治生涯卻沒有結束。1945年日本投降後,自十五年戰爭以來被忘記的幣原喜重郎,重現被認識了使用價值,從而像不死鳥一樣的復活了。東久邇稔彥辭職時留下一句話:"今後應該由充分了解英美的人組織內閣,在于盟國的密切聯系下開展政務,而幣原就是這樣一個出名的對美親善論者。當吉田茂就此問題探尋盟國總司令部意見時,麥克阿瑟當即表示同意,認為幣原是個理想的人物。同年10月,裕仁天皇任命幣原組閣。幣原喜重郎又一次走到了歷史前台,這一年,他七十四歲。

幣原受命組閣後當即表示,自己的目標是建立一個能與佔領當局12分合作的,以自由精神為基礎的內閣。10月10日,在內閣成立的第二天,政府根據自由指令精神,釋放了包括共產黨人德田球一、志賀義雄在內的3000名政治犯,擺出了與佔領當局密切合作的姿態。10月11日 幣原初訪麥克阿瑟,麥克阿瑟要求幣原內閣實施"憲法的自由化"和給婦女以參政權,鼓勵組織工會,改革教育製度,廢除秘密警察,實現經濟機構的民主化等。

1945年10月,"明治憲法"的修改工作正式開始。當時的日本首相幣原喜重郎專門指定了一個委員會負責憲法的修改工作。這個委員會是由著名政界領袖組成的,其主席是內閣成員松本靜治博士。1946年1月,憲法修改委員會將新憲法草案初稿呈送給麥克阿瑟。這部憲法修改草案除了在個別詞句上對舊憲法進行了修改,如:將"天皇神聖不可侵犯"改為"最高不可侵犯","天皇統帥陸海軍"改為"天皇統帥軍隊"外,隻不過是舊憲法的一個翻版。見到這份草案後,麥克阿瑟怒氣沖天,遂下令由東京盟軍總部民政局長惠特尼負責憲法的起草工作。在美國等法律學者的指導下,一部具有近代民主國家精神的憲法草案終于製訂了出來。當麥克阿瑟的助手阿爾蒙德將軍把新憲法的草案交到繼任首相的吉田茂手中時,臉色陰沉的吉田茂隻說了一句話:"這無異于革命!"

1945年11月5日,幣原內閣表決通過了一份關于戰爭責任的檔案,這份檔案後來成為戰後保守政治家戰爭觀的主要依據。這份名為《關于戰爭責任等問題》的檔案表明,保守主義者們認為'大東亞戰爭是帝國鑒于周邊情勢不得已而發動的'。這等于在說,東條內閣對美國和英國的突襲是出于自衛……幣原內閣不誠實的政策檔案則完全將日本從1931年起對中國的侵略和1940年開始對東南亞的入侵置于不顧。

1946年4月,根據修改後的選舉法,舉行了戰後第一次眾議員選舉。戰後相繼恢復的各政黨,佔據了議會的多數席位。幣原扔想以穩定政局和修改憲法為由,維持以進步黨為執政黨的政權,遭到自由、社會、協同,共產四黨的聯合反對。迫使幣原于4月22日率內閣總辭職。

和平憲法

幣原辭職後,被推選為進步黨總裁,投身于政黨運動,1947年1月24日中午,已轉任吉田茂內閣國務大臣的幣原喜重郎因事來到麥克阿瑟的辦公室。在談話中,麥克阿瑟註意到幣原不知為什麽"有點局促不安和欲言又止"。當麥克阿瑟問其原因時,幣原提出:在新憲法的條款中,應當加入所謂"非戰條款",要用憲法手段禁止日本有任何軍事建製--不論任何形式的軍事建製。在談及這樣做的原因時,幣原認為,這樣就會達到兩個目的:舊軍方將被剝奪他們有朝一日可能奪回政權的一切手段,而且世界上其他國家都會知道日本將永遠不會發動戰爭了。幣原說:"日本是一個窮國,無論如何都不能把財力花在戰備上了。國家所剩下的任何資源都應當用于扶持經濟。" 幣原的表白讓麥克阿瑟大吃一驚。他寫到:"我不贊成這一點還能贊成什麽呢?作為一名軍人,我一直認為戰爭作為一種解決國家爭端的過時手段必須加以摒棄。也許還沒有一個在世的人像我這樣經歷過那麽多的戰爭以及戰爭破壞的情景。我是六次戰爭的參與者或者目睹者,身經二十次戰役的老戰士,數百個戰場的幸存者。我幾乎同世界上所有國家的軍人肩並肩或面對面進行過戰鬥,而我的厭戰心情隨著核子彈的製成達到了頂點。"當麥克阿瑟將上述話語說給幣原喜重郎聽時,這回輪到幣原吃驚了。當離開麥克阿瑟的辦公室時,淚流滿面的幣原回身對麥克阿瑟說道:"全世界都會嘲笑我們是不切實際的幻想家,但一百年後我們會被人們稱為預言家。" 于是,在《日本國憲法》第二章第九條中有了如下表述:"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于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為達到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 因為有了這一條款,日本的戰後憲法又被稱作"和平憲法",而"和平憲法"的第九條也已成為日本戰後思想的最重要的基本檔案。恰如日本學者撰文指出的:"和平憲法"是日本基于戰爭教訓之後向世界做出的"公約"。 1949年擔任眾議員議長,1951年病逝。

家族譜系

古在 由直

┣━━┳古在 由重━━古在 豊樹

豊子 ┃

┗古在 由正

┣━━━古在 由秀

熊沢 善庵━━━━━━妙子 ┏━━━澄江

┣━━┻幣原 顕━━幣原 廣

幣原新治郎━━┳幣原 坦

┗(幣原喜重郎)

┣━━┳幣原道太郎━┳幣原隆太郎━┳幣原慎一郎

┏━━━雅子 ┣幣原 重雄 ┣━━━倶子 ┗幣原 幸二

┃ ┗幣原 平三 ┗幣原 章二

岩崎彌次郎 ┃

┣━┳岩崎彌太郎━━╋岩崎 久彌━━岩崎彥彌太━━岩崎 寛彌

美和 ┃ ┃

┃ ┃木內重四郎

┃ ┃ ┣━━┳木內 良胤━━木內 昭胤━━木內 孝胤

┃ ┣━━━磯路 ┣木內 信胤

┃ ┃ ┗━━登喜子

┃ ┃ ┣━━━渋沢 雅英

┃ ┃ 渋沢 敬三

┃ ┃

┃ ┃加藤 高明

┃ ┃ ┣━━━━━━悅子

┃ ┗━━━春路 ┣━━━岡部 長衡

┃ ┏岡部 長景

┃岡部 長発━━━岡部 長職━┫

┃ ┗岡部 長章

┃櫻井 房記━━━━━━須美 ┃

┃ ┣━━┳━━━妙子

┗岩崎彌之助 ┏岩崎 輝彌 ┣岩崎毅太郎

┣━━━╋岩崎 俊彌 ┗岩崎英二郎

後藤象二郎━━━━━早苗 ┗岩崎小彌太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