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綠闊葉林

常綠闊葉林

常綠闊葉林 (學名:evergreen broad-leaf forest ),亞熱帶濕潤地區由常綠闊葉樹種組成的地帶性森林類型。在日本稱照葉樹林,歐美稱月桂樹林,中國稱常綠櫟類林或常綠樟栲林。這類森林的建群樹種都具樟科月桂樹葉片的特征,常綠、革質、稍堅硬,葉表面光澤無毛,葉片排列方向與太陽光線垂直。

  • 中文學名
    常綠闊葉林
  • 拉丁學名
    evergreen broad-leaf forest
  • 植物界
  • 雙子葉植物門
  • 殼鬥科
  • 闊葉樹種
  • 分布區域
    中國長江流域南部的常綠闊葉林最為典型,面積也最大

簡介

常綠闊葉林常綠闊葉林

常綠闊葉林evergreenbroad-leafforest亞熱帶濕潤地區由常綠闊葉樹種組成的地帶性森林類型。在日本稱照葉樹林,歐美稱月桂樹林,中國稱常綠櫟類林或常綠樟栲林。這類森林的建群樹種都具樟科月桂樹葉片的特征,常綠、革質、稍堅硬,葉表面光澤無毛,葉片排列方向與太陽光線垂直。常綠闊葉林是亞熱帶海洋性氣候條件下的森林,大致分布在南、北緯度22°~34°(40°)之間。

主要見于亞洲的中國長江流域南部、朝鮮和日本列島的南部,非洲的東南沿海和西北部,大西洋加那利群島,北美洲的東端和墨西哥,南美洲的智利阿根廷玻利維亞巴西的部分地區,大洋洲東部以及紐西蘭等地。其中以中國長江流域南部的常綠闊葉林最為典型,面積也最大。中國的常綠闊葉林分布于歐亞大陸東南部的廣闊亞熱帶地區,東臨太平洋,西依青藏高原,東西約跨24個經度,大體上包括秦嶺南坡、橫斷山脈、雲貴...

典型的常綠闊葉林屬于亞熱帶季風氣候的植被,是具有熱帶溫帶之間的過渡性質的森林類型。例如中國的常綠闊葉林區,由于受季風影響,暖季降水豐富,冬季因幹燥而寒冷的大陸氣流移向海洋,少,無嚴寒,但有時出現霜雪。東部四季較為明顯;南部無冬,春夏多雨;西部幹濕季明顯,夏秋多雨,冬春幹暖。土壤類型在低山丘陵林下的主要是,丘陵至中山林下的為山地黃壤,中山海拔1400米以上的為山地黃棕壤或山地森林棕壤,都是酸性母質發育而來的土壤。從該區往北逐漸過渡到暖溫帶南部的落葉闊葉林地帶,往南過渡到熱帶北緣的和分布區。

分布情況

常綠闊葉林常綠闊葉林

常綠闊葉林是亞熱帶海洋性氣候條件下的森林,大致分布在南、北緯度22°~34°(40°)之間。主要見于亞洲的中國長江流域南部、朝鮮和日本列島的南部,非洲的東南沿海和西北部,大西洋的加那利群島,北美洲的東端和墨西哥,南美洲的智利阿根廷玻利維亞巴西的部分地區,大洋洲東部以及紐西蘭等地。其中以中國長江流域南部的常綠闊葉林最為典型,面積也最大。

中國的常綠闊葉林分布于歐亞大陸東南部的廣闊亞熱帶地區,東臨太平洋,西依青藏高原,東西約跨24個經度,大體上包括秦嶺南坡、橫斷山脈雲貴高原四川湖北湖南廣東廣西福建浙江安徽南部、江蘇南部的廣闊低山、丘陵平原,以及東海島嶼和台灣島的北半部。

垂直分布在西部為海拔1500~2800米,至東部漸降至海拔1000~2000米以下。由于太平洋東南季風和印度洋西南季風影響的差異,中國亞熱帶常綠闊葉林區可分為東部亞區和西部亞區;東部亞區由北到南又可分為北亞熱帶常綠和落葉闊葉混交林地帶。西部亞區由于西北倚靠青藏高原,海拔急劇上升,形成了垂直氣候帶,隻劃分為中亞熱帶常綠闊葉林地帶和南亞熱帶季風常綠闊葉林地帶。

樹種介紹

常綠闊葉林常綠闊葉林

中國中亞熱帶典型常綠闊葉林主要由殼鬥科的常綠樹種、樟科山茶科木蘭科五味子科八角科金縷梅科番荔枝科薔薇科杜英科蝶形花科、灰木科、安息香科冬青科茜草科衛矛科桑科、藤黃科、五加科、山龍眼科、杜鵑花科,以及烏飯樹屬、楓香屬和紅苞木屬等所組成。在丘陵和中山地帶的常綠闊葉林內常混入一些熱帶扁平葉型的針葉樹種有杉木、油杉、銀杉、福建柏等;在中亞熱帶北部山地還有榧樹、黃杉、金錢松等,還有些針葉型的葉樹例如柳杉、刺柏(Juniperusformosana)等。亞熱帶的闊葉林中也經常混生落葉闊葉樹種,主要有藍果樹、珙桐、水榆、山合歡野茉莉,在亞熱帶山地也有一些落葉闊葉樹種自溫帶滲入,如水青岡屬、傈屬、櫟屬、樺木屬、赤楊屬、榛屬、鵝耳櫪屬、槭屬、椴屬、楊屬的一些種。這些針葉或落葉闊葉樹種,少數可在局部林窗中小片生長,多數都零星散生,成為固有的混生成分。

灌木中較高大的多為杜鵑花屬烏飯樹屬,其次為山礬屬山茶屬、柃木屬、山胡椒屬、梔子屬、粗葉木屬、山黃皮屬、潤楠屬、柏拉木屬等。而低矮的則為紫金牛屬、杜莖山屬、虎刺屬等植物。南部溝谷的常綠闊葉林下,還有黑桫欏金毛狗、華南紫萁以及蓮座蕨屬等植物所組成的層片。草本植物中蕨類的狗脊蕨為主,次為瘤足蕨和苔草、山姜、舞花姜等屬植物,以及淡竹葉和百合科或天南星科的一些植被。其中特別低矮而貼地生長的草本有虎舌紅、錦香草等,特別高大的草本有野芭蕉等。林地的枯枝落葉層較厚,苔蘚不多。林下有些根寄生植物,如蛇菰屬和腐生植物,如水晶蘭屬等,雖然數量不大,但反映著群落發育較為成熟和土壤腐殖質層豐富等生境特點。此外,尚有藤本、附生、寄生等層外植物存在。

常綠闊葉林中除腐生的原生動物及微生物外,真菌已知有200多種。它們的存在,有利于殘落物的腐化分解和物質迴圈與能量流動的正常運轉,使常綠闊葉林成為濕潤亞熱帶最穩定的森林生態系統。

主要樹種

甜櫧林甜櫧林

常綠闊葉林樹木都是常綠雙子葉植物的闊葉樹種,而以殼鬥科、樟科、山茶科木蘭科中的常綠喬木為典型代表,種類豐富,常有著明顯的建群種或共建種。

(一)甜櫧林

常綠闊葉林的重要組成部分。群落類型多,分布廣,一般生長在海拔500~1400米左右溝谷地帶的陡坡上,西部諸母崗海拔1500米地帶亦有分布。立地生境坡度為25°~40°。甜櫧林群落的外貌呈暗綠色,季相較單調,林相整齊,一般發育良好。喬、灌、草層次分化明顯。喬木層組成種類10餘種,除以甜櫧為建群種外,處于優勢或亞優勢地位的有木荷、多穗石櫟、青岡、南嶺栲等。喬木層通常分二亞層。第一亞層主要同前述幾種喬木組成,高度14~18米。第二亞層高6~12米,組成種類除第一亞層喬木的二級樹外,尚包括山杜英、南嶺山礬、大葉石斑木、少葉黃杞、黃瑞木、光葉石楠、樹參、赤楠、楓香等。還有一些針葉樹種如杉木、馬尾松等長于林中。

落葉闊葉樹種較少,佔全部種類的12%~25%,主要有福建山櫻花椴樹、紅皮樹等。生活型組成,以中、小高位芽植物佔優勢。灌木層2~4米,主要種類有腫節少穗竹、鹿角杜鵑、冬青、馬銀花、粗葉木、細齒柃木、翅柃等。草木層較稀疏,以蕨類為主,如華裏白、狗脊蕨以及苔草、芒萁等。藤本植物不甚發育,常見有光葉菝葜、香花崖豆藤、雞血藤、流蘇藤、白花野木瓜等。甜櫧林主要有6個群落類型,即甜櫧+青岡—腫節少穗竹—華裏白群落、甜櫧+木荷—杜鵑—野牡丹+五節芒群落、甜櫧+木荷—鹿角杜鵑+腫節少穗竹—苔草群落、甜櫧+多穗石櫟—鹿角杜鵑—野海棠群落、甜櫧—赤楠—華裏白群落、甜櫧+木荷—絨楠—狗脊蕨群落。

(二)苦櫧林

常綠闊葉林的主要植被類型,分布于海拔300~800米低山平緩地段。由于人為活動的影響,群落面積減少,呈星散分布,主要分布于大安源、芙蓉溪、雙溪口、賽演等地。有5個群落類型,即苦櫧+青岡+細葉青岡—檵木—沿階草群落、苦櫧+楓香—檵木—華裏白群落、苦櫧+羅浮栲—米飯花+苦竹—狗脊蕨群落、苦櫧+絲傈栲—檵木+水團花—狗脊蕨群落、苦櫧+黃檀—黃瑞木—狗脊蕨群落。

(三)米櫧林

分布于海拔600米以下的山谷緩坡地帶,常與絲傈栲、南嶺栲青岡木荷紅楠等樹種組成。群落外貌淺、深綠色相間,林冠波狀起伏。建群種及優勢種層次分化不甚明顯,樹冠都較大,呈半圓形。由于分布海拔低,受人為幹擾與破壞較嚴重,僅在龍渡吊橋坑、皮坑、黃坑的李家塘、雙溪口等地有小面積塊狀分布,多為次生類型。喬木層覆蓋度85%~90%,分二亞層。第一亞層以米櫧為優勢種,樹偏低,高度12~15米,胸徑20~30釐米,外貌呈淺綠、黃綠色,長勢旺盛。第二亞層有紫楠、紅楠、鳳凰潤楠、木荷等,呈被壓鬱狀態,高度僅3~4米,覆蓋度約40%。灌草層長勢較弱。灌木層有細枝柃、檵木、毛葯紅淡等,覆蓋度30%~40%。草本層僅少量狗脊蕨、闊葉麥冬、葶花苔草,覆蓋度不足20%。區內主要有米櫧+絲傈栲—杜鵑+紅楠群落、米櫧+石礫—細齒柃群落、米櫧+南嶺栲—苦竹群落、米櫧+木荷—黃瑞木+烏飯群落、米櫧+甜櫧—檵木+杜鵑群落5個類型。

青岡林青岡林

(四)青岡林

分布在海拔1000米以下向陽地段,土層深厚,水熱條件比較好。群落覆蓋度80%左右。喬木層分二亞層。第一亞層覆蓋度50%,高度8~12米,由青岡、苦櫧、絲傈栲、石櫟、木荷、甜櫧組成。第二亞層覆蓋度30%,高度5~8米,除上述樹種的幼樹外,尚有東南柯、樹參、浙江新木姜、天竺桂、薄葉山礬、薯豆、廣東厚皮香、光葉石楠、烏岡櫟等種類組成。灌木層分為二亞層。第一亞層覆蓋度20%,高度3~5米,主要有鹿角杜鵑、鼠刺、大葉石斑木、黃瑞木、檵木、尖嘴林檎、紅花油茶、大萼紅淡、香港四照花等種類組成。第二亞層覆蓋度10%,高度1~3米,主要是馬銀花、烏葯、細齒柃木、密花山礬等種類組成。草本層蓋度15%,主要有狗脊蕨、竹類。藤本植物有絡石、流蘇藤、菝葜、珍珠蓮等。主要有3個群落類型,即青岡—黃瑞木+烏飯—莎草群落、青岡—苦竹—芒萁群落、青岡+苦櫧—杜鵑+連蕊茶—狗脊蕨群落。

(五)鉤栲林

區內分布不廣,群落型較少,主要分布在大安源、玲瓏、大坡等地海拔400~800米的中山下部較厚的紅壤或黃紅壤山地,坡度25°~30°。群落覆蓋度在80%以上,結構分化明顯,層次簡單。喬木層一至二層,高18~23米,由鉤栲、米櫧、青岡、紫樹、絲傈栲、蕈樹及楓香、馬尾松等組成。灌木層由箬葉竹、五加、柃木、檵木等組成,覆蓋度30%~50%。草本層覆蓋度10%~20%,由狗脊蕨、烏毛蕨、苔草等組成。藤本植物少。主要有2個群落類型,即鉤栲—柃木—三穗苔草群落、鉤栲—油茶—烏毛蕨群落。

(六)羅浮栲林

常綠闊葉林常見類型,主要分布在海拔350~800米、光照條件中等、坡度較緩的較淺山地紅壤山坡。群落外貌整齊,呈暗綠色,喬灌草層次明顯,結構較簡單。群落總覆蓋度85%~95%。喬木層分為二亞層。第一亞層高10~20米,由羅浮栲、擬赤楊、青岡、杜英、東南石櫟、鉤栲、木荷等組成。第二亞層高10~14米,組成種類有樹參、青榨槭、山櫻花、漆樹、少葉黃杞、交讓木、多脈青岡、冬青、薄葉潤楠等。灌木層高3~6米,由細齒柃、虎皮楠、彎蒴杜鵑、梅葉冬青、闊葉箬竹、米飯花、烏飯、烏葯等組成。草本層種類單調,由沿階草、苔草、狗脊蕨、烏毛蕨等幾種組成,覆蓋度不超過5%。主要有2個群落類型,即羅浮栲—腫節少穗竹—苔草群落、羅浮栲+多脈青岡—細齒柃—沿階草群落。羅浮栲林在海拔600米以下還有羅浮栲+鉤栲—米飯花+烏飯群落和羅浮栲—彎蒴杜鵑群落。

(七)木荷林

構成區內地帶性植被的重要樹種,適應性很強,從低海拔到中山地帶都有分布。以木荷為建群種構成群落,一般分布于海拔1000~1500米,在栲類常綠闊葉林上部與針闊葉過渡林下部山地黃紅壤地段。主要有4個群落類型,即木荷+青岡—鹿角杜鵑—四棱野海棠群落、木荷+多脈青岡—鹿角杜鵑—四棱野海棠群落、木荷+甜櫧—猴頭杜鵑+馬銀花—花葉遠志+中華雙蝴蝶群落、木荷+黃山松—華東山柳+扁枝越橘群落。

(八)絲傈栲林

常與馬尾松、米櫧、甜櫧、南嶺栲等構成群落,是閩北山區低山、丘陵主要類型之一。區內分布于海拔400~1000米的山地紅壤或黃壤中山下部,見于雷公口、泥洋、李家坡以及高橋、溪源等地。常見的類型有絲傈栲+馬尾松—苦竹+柃木—芒萁群落、絲傈栲+米櫧—馬銀花+檵木—華裏白+狗脊蕨群落、絲傈栲—楊桐—狗脊蕨群落。

(九)蕈樹林

分布在低山丘陵河谷海拔600米以下的局部山地紅壤地塊。區內僅分布于高橋、黃竹樓、李家塘等處。主要有2個群落類型,即蕈樹+甜櫧—鼠刺—華裏白群落蕈樹—鼠刺—狗脊蕨群落。

結構特征

常綠闊葉林常綠闊葉林

常綠闊葉林群落外貌終年常綠,一般呈暗綠色而略閃爍反光,林相整齊,由于樹冠渾圓,林冠呈微波狀起伏。整個群落全年均為營養生長,夏季更為旺盛。內部結構復雜,僅次于熱帶雨林。可分為喬木層、灌木層和草本層;發育良好的喬木層可分2~3亞層,第1亞層高度16~20米,很少超過25米。鬱閉度在0.7~0.9左右,樹冠多相連續。

喬木層多數為殼鬥科的常綠樹種,胸徑常在20~45釐米之間。灌木層可分為2~3亞層,除上層喬木的幼樹之外,發育良好的灌木層種類有時也伸入喬木的第3亞層;常見的為山茶科杜鵑花科紫金牛科和茜草科灌木。草本層較為簡單,除有灌木的更新幼苗之外,以常綠草本為主,常見有蕨類及莎草科、禾大學部的草本植物;在亞洲的常綠闊葉林中蕨類植物較為豐富。藤本植物以常綠的木質中、小型藤本為主,粗大和扁莖的藤本則較少見。附生植物以地衣和苔蘚為主,次為有花植物和蕨類。

常綠闊葉林的喬木一般不具板狀根、莖花、滴水葉尖及葉附生等典型的雨林現象。隻在中亞熱帶南部和南亞熱帶的常綠闊葉林中,有少數喬木具有板狀根、葉附生苔蘚,以及樹蕨出現。常伴生具有扁平葉型或扁平枝葉的裸子植物,其生態特徵與常綠闊葉樹極為相似,如紅豆杉屬、杉木屬、榧樹屬、三尖杉屬(Cephalotaxus)、鐵杉屬(Tsuga)、黃杉屬(Pseudotsuga)、羅漢松屬、油杉屬(Keteleeria)、白豆杉屬(Pseudotaxus)、銀杉屬、福建柏屬以及紅杉屬(Sequoia)等。

區系組成

常綠闊葉林常綠闊葉林

①非洲的常綠闊葉林以加那利群島的月桂樹林較為典型,組成以樟科樹種佔優勢,如加那利月桂樹(Lauruscanariensis)、阿坡隆樟(Apolloniasbarbujana)、臭木樟(Ocoteafoetens)等,林下的硬葉常綠灌木、蕨類及苔蘚植物極為繁盛。

②北美的常綠闊葉林以佛羅裏達半島較為典型,優勢樹種有弗吉尼亞櫟(Quercusviriniana)、黑櫟(Q.nira、樟等,在低地有荷花玉蘭(Manoliarandif-lora)、鱷梨(Perseaamericana)、北美楓香(Liqui-dambarstyraciflua)美洲水青岡(Fausamericana)等,越往南則常綠闊葉樹種類越豐富,多達75%。棕櫚科、鳳梨科,以及附生的蘭科植物、蕨類植物也隨之增多。南美洲以智利的瓦爾迪維亞以南(約南緯40°)的暖溫帶常綠雨林為典型,其繁茂程度幾乎與熱帶雨林相似,由常綠的南水青岡(Nothofausdombeyia)所組成,並有大量的針葉樹混生,如扁柏、羅漢松(Podocarpus)和南洋杉(Araucaria)等屬樹木。

③大洋洲東南岸的亞熱帶常綠闊葉林,從昆士蘭經南新威爾士、維多尼亞至塔斯馬尼亞,已越過南緯40°,均以(Eucalyptus)為主,並有榕樹(Ficus)、樟、石傈(Aleurites)、假水青岡、金合歡(Acacia)、柑橘、蚌殼蕨等組成。藤本植物有省藤、、素馨和菝葜等為代表。紐西蘭處于南緯40°附近,從北島到南島、常綠闊葉林除有6種水青岡之外,並有木犀科、樟科、山龍眼科,以及桉樹、金合歡、羅漢松、、貝殼杉(Aathis)、紅豆杉(Taxus)、肖楠(Libocedrus)等;林下有棕櫚、黑桫欏等;藤本植物也較多。

④在亞洲,日本西南部(九州、四國等)的亞熱帶常綠闊葉林,當地稱為暖溫帶常綠闊葉林。典型的森林是以櫟屬(Quercus)和栲屬(Castanopsis)等常綠闊葉樹所組成的群落;海岸山坡上為紅楠(Machilusthunbergii)、尖葉栲(Castanopsiscuspidata)林,高地上為赤皮青岡(Cyclobala-nopsisilva)、青岡樹(C.lauca)、天竺桂(Cinnamomumjaponicum)、蚊母樹(Distyliumracemosum)及桃葉灰木(Symplocosprunifolia)等所組成的群落,下木為柃木、海桐花、山胡椒、木姜子、山茶、棕櫚和蘇鐵等屬。

樣地監測

(1)聚集分布在樣地中起到絕對優勢,物種的聚集比例隨著尺度的增加而下降;

(2)顯著聚集比例從豐富種、中間種,再到偶見種依次下降,偶見種比常見種更加聚集,大徑級物種的聚集程度下降;

(3)種子特征決定了物種的空間分布格局,種子擴散模式影響到物種的空間分布,由動物和風力兩種方式共同傳播的物種,聚集程度小于分別由動物或風力傳播的物種。

綜合以上結果,得出了如下結論:種子分散限製、自疏作用和生境異質性是導致樣地中物種現存格局的主要因素,也是維持南亞熱帶常綠闊葉林物種共存的主要機製。

開發利用

杉木杉木

杉木是中國中亞熱帶的速生優良樹種,南方各省有長期經營杉木純林的傳統。常綠闊葉林地有機質含量豐富,土壤肥沃,都被選作杉木造林用地。但由于原有天然植被和土壤有機質遭到破壞,杉木生長可能利用的營養物質日趨減少,20~30年長成中等徑級用材後長勢衰退,第3代後大多任其撩荒,而讓常綠闊葉樹種的侵入混生或毛竹地下莖蔓延繁殖,形成杉-闊或杉-闊-竹混交林過渡類型,向常綠闊葉林發展。杉木造林地的選擇又轉向其他常綠闊葉林。

常綠闊葉林區的生物資源極為豐富,許多樹種具有很高經濟價值。在建築、枕木、家具、造紙、雕刻細木工等方面廣泛利用,馬尾松油茶油桐烏桕、山蒼子等可用來生產油脂,漆樹可生產生漆,柑橘、枇杷、荔枝、龍眼、奇異果等為重要水果,山核桃、香榧、板傈等是重要幹果。厚樸、樟樹、杜仲、喜樹、五味子、梔子樹等可用作葯材。

有些竹筍特別是毛竹的冬筍是中國常綠闊葉林區的特產,列為上等蔬菜,鮮食或製成各種筍幹。真菌資源更是豐富,可供食用的達30多種以上,如銀耳、木耳、紫紅菇等。傘菌科的雞是野生真菌中營養價值很高的食用菌,味極鮮美。葯用真菌有30多種,除銀耳、香菇、木耳、紫芝、靈芝等大量栽培外,其餘都屬野生,按季節採集,鮮食或製成幹品。

林中野生動物資源有熊貓、金絲猴、獼猴、短尾猴、黑葉猴、毛冠鹿、梅花鹿、雲豹、華南虎、金貓等珍稀動物。鳥類中的白鷳、黃腹角雉等都列為國家保護對象。還有各種爬行動物包括眼鏡蛇、眼鏡王蛇、蘄蛇以及蟒蛇和大壁虎等,可作葯用或製取皮革。

生態學研究

杉木杉木

東部常綠闊葉林的群落生態:定點開展常綠闊葉林生態系統的研究,確定了7個演替系列群落,結合隨機模型得出幹擾狀態下次生演替過程需80-100年達到近頂極階段。從各階段優勢種的生理生態及土壤肥力變化揭示了群落演替的機製。比較了不同常綠闊葉林群落的結構。

主要種類生理生態與種群生物學特征:揭示出10個青岡種群種子和葉片形態在種群內和種群間存在較大變異。利用分子遺傳標記發現其具有較高的遺傳變異,為適應多變環境提供了遺傳基礎,自交親合和混合交配的有性繁殖方式有利于維持較高的遺傳變異和在密度低時的有性繁殖,風媒傳粉促進了種群間的基因交流。揭示了主要優勢種的生理生態特點以及種群結構和格局動態特征。

恢復生態:根據潛在植被和群落演替理論,採用林分改造的方法開展的退化常綠闊葉林生態系統的恢復和重建試驗,獲得成功並得到套用,此外,採取間伐、施肥等措施開展的天童地區次生灌叢恢復試驗,得出人為處理措施的最佳化方案。根據常綠闊葉林的特征,吸取各學派之所長,建立了我國亞熱帶植被的研究方法和分類體系,對中國常綠闊葉林的性質、在全球的地位進行了系統闡述。根據孢粉和考古等資料,研究了中國東部有史以來氣候變化和植被變遷,特別是近500年來常綠闊葉林帶的遷移。

定點開展常綠闊葉林生態系統的研究,實際調查結合隨機模型得出幹擾狀態下次生演替需80~100年達到近頂極。從優勢種的生理生態及土壤肥力變化揭示了群落演替的機製。揭示出10個青岡種群種子和葉片形態在種群內和種群間存在較大變異,且具有較高的遺傳變異,自交親合和混合交配的有性繁殖方式利于維持較高的遺傳變異和低密度時有性繁殖。揭示了主要優勢種的生理生態特點以及種群結構和格局動態特征。

採取間伐、施肥等措施開展次生灌叢恢復試驗,得出了在天童灌叢群落中採用人為處理措施的最優處理方案。利用潛在植被和群落演替理論,採用林分改造的方法加快人工馬尾松林盡快恢復為常綠闊葉林,在寧波育王的實驗獲得成功,從而可以避免松材線蟲的危害,該方法在寧波地區得到推廣套用。利用潛在植被和群落演替理論開展的生態恢復和重建獲得成功,並在上海市得到廣泛套用。

發展演替

歐亞大陸東南部的亞熱帶常綠闊葉林是新生代第三紀初期,甚至中生代白堊紀殘遺至今的第三紀型森林。它在亞熱帶高溫多雨的季風氣候條件下,歷時6000萬年至1億年,繁衍發展成為濕潤亞熱帶的頂極群落,也是最穩定的自然生態系統。不論是旱生演替還是水生演替,都曾經過草叢或草甸階段、灌木階段至喬木階段。這些演替階段,至今在熱帶濕潤地區仍有出現。

在中國亞熱帶地區,當典型的常綠闊葉林被破壞後,有些陽性樹種侵入,發展形成常綠落葉闊葉林;一些原有在常綠闊葉林中的竹類植物特別是單軸型的竹種,如毛竹苦竹等,憑借其強大的無性繁殖能力、蔓延生長,形成稠密竹叢、竹林或竹子-常綠闊葉混交林;也有的在破壞嚴重的常綠闊葉林地上,由強陽性的馬尾松天然下種,形成馬尾松林或馬尾松-常綠闊葉混交林。

這些次生林是不穩定的。當森林環境有所改善,耐蔭的常綠闊葉林樹種又相繼侵入,成長壯大,鬱閉成林,又逐漸恢復為典型的常綠闊葉林,使一度繁茂的落葉闊葉樹種或竹類植物,又處于伴生地位,甚至逐漸死亡淘汰。馬尾松壽命長,樹幹高大,大樹在常綠闊葉林冠中鑲嵌分布,小樹則因被遮壓而死亡。

定向培育技術

常綠闊葉林常綠闊葉林

一、技術措施:

1、初期幼齡林組成撫育:

3—5年生林分,其特征樹種組成復雜,喬木樹種10—25種,許多陰性小喬木混生其間,雜灌叢生,密度大,喬木種3300—6000株/hm2,實生、萌芽都有,主要樹種生長纖細,生長受陰。

這種類型採取組成撫育(透光伐),砍除雜草、灌木和部分次要樹種,保留主要速生樹種(栲樹、米櫧等)、主要慢生樹種(石櫟、木荷等)和部分次要樹種(黃端木、木姜子等)以及具有特殊價值的珍貴樹種(樟、楠、檫、南酸棗、觀光木、阿丁楓、木蓮等)。保留密度3000—4500株/公頃,其中主要速生樹種60—70%,主要慢生樹種20—30%,次要樹種和珍稀樹種10—20%。

2、中其幼齡林疏伐:

林齡5—20年,林相較整齊,鬱閉好,層次明顯,密度偏大,主要樹種已形成冠層,有一定數量次要樹種,林木分化嚴重,分布不勻。需疏伐2次,第1次在10年左右,強度為30—50%(株數%);5—8年後進行第2次疏伐,強度為30%。按林木分級標準伐除Ⅴ、Ⅳ級木和部分影響主要樹種生長的次要樹種。第1閃伐後保留1500—2500株/公頃,主要速生樹種佔70%以上,第二次伐後保留1000—1500株/公頃,主要速生樹佔80%以上。

3、中齡林密度管理:

林齡20—40年,密度偏大,仍有部分次要樹種和主要樹種Ⅳ、Ⅴ級木。30年左右進行一次疏伐,伐除影響主要樹種生長的次要樹種和Ⅳ、Ⅴ級主要樹種,中等強度。伐後保留600—900株/公頃,主要速生樹種佔80%以上。

二、經濟效益:

3—5年林相得到恢復並迅速提高林分質量和生產力,蓄積生長提高15%,出材率提高10—20%。同時,對于維護地力,保持水土以及提高森林景觀結構和生物多樣性等都具有重要的生態和社會效益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