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昌緒

師昌緒

師昌緒,1918年11月15日生于河北省徐水縣金屬學材料科學家。

1941年,考入國立西北工學院礦冶系。1948年,利用1946年考取的出國資格,赴美留學。1950年進入聖母(Notre Dame)大學任研究助教,同時攻讀博士學位。1957年,被任命為高溫合金研究組的負責人,兼任合金鋼研究室主任。1982年創辦並兼任中科院金屬腐蝕與防護研究所所長。1995年當選為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2010年榮獲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師昌緒是第三、五、六屆全國人大代表,九三學社第七屆中央委員。

2014年11月10日晨7時7分,師昌緒因病在京逝世,享年96歲。

2015年2月27日,師昌緒被評為感動中國2014年度人物。

信息​簡介

師昌緒師昌緒

師昌緒,金屬學家,材料科學家。直隸(今河北)徐水人。1945年畢業于西北工學院礦冶系。1952年獲美國歐丹特大學冶金博士學位。1955年回國。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研究員、副所長、所長,中科院技術科學部委員、學部主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中國高溫合金開拓者之一,發展了中國第一個鐵基高溫合金,領導開發我國第一代空心氣冷鑄造鎳基高溫合金渦輪葉片,可用作耐熱、低溫材料和無磁鐵錳鋁系奧氏體鋼等,具有開創性。

曾獲國家級獎10項、光華工程科技成就獎、國際實用材料創新獎等。

曾任金屬研究所所長、中科院技術科學部主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工程院副院長等,現為基金委特邀顧問、金屬所名譽所長、中國材料研究學會名譽理事長、中國生物材料委員會主席、國家科技圖書文獻中心理事長、兩院資深院士聯誼會會長等。

主要從事合金鋼、高溫合金及材料強度的研究工作。領導研製成功中國第一代鑄造多孔氣冷渦輪葉片,為中國航空工業的發展作出了貢獻。

多次參加或主持製訂中國有關冶金材料、材料科學、新材料全國科技發展規劃;主持國家重點實驗室、國家工程研究中心及國家重大科學工程的立項和評估工作。

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1994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1995年當選為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

2011年1月14日上午,中共中央、國務院在北京隆重舉行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中國科學院院士、金屬學及材料科學家師昌緒中國工程院院士、內科血液學專家王振義榮獲2010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因病2014年11月10日在京逝世,享年96歲。

人物年表

1920年11月15日 生于河北省徐水縣大營村,國小畢業于徐水縣徐水國小。

1941~1945年 在西北工學院礦冶系學習,獲工學學士學位。

1945~1947年 四川綦江電化冶煉廠任甲種實習員、工務員。

1947~1948年 鞍山鋼鐵有限公司鑄造所任業務秘書、助理工程師。

1948~1949年 在美國密蘇裏大學礦冶學院學習,獲碩士學位。

1950~1952年 在美國歐特丹大學學習,獲博士學位。

1952~1955年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任助理研究員。

1955~1986年 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任研究員、室主任、副所長、所長兼中國科學院金屬腐蝕與防護研究所所長。

1986~1991年 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

1991年~ 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特邀顧問。

因病2014年11月10日在京逝世,享年96歲。

生平經歷

師昌緒師昌緒

1920年11月15日,師昌緒生于河北省徐水縣的一個書香門第家庭。

國小畢業後考入保定師範學校(保定二師),該校除了有較高教學水準外,還強調生產勞動教育,這對師昌緒日後所形成的艱苦樸素與熱愛勞動的品格有很大影響。抗日戰爭爆發後,他隨家人流亡河南,進入豫西淅川國立第一中學。該校學生中多數是平津冀等省市的流亡學生,他是其中一名活躍分子,積極參加、領導軍訓和下鄉宣傳抗日活動。

中學畢業後,師昌緒于1941年考入西北工學院礦冶系,因學習成績優異,成為全校5名“林森獎學金”得主之一。

大學畢業後被保送到資源委員會四川綦江電化冶煉廠。1947年轉到鞍山鋼鐵有限公司工作。

1948年8月赴美留學,進入密蘇裏大學礦冶學院學習。次年5月獲碩士學位,並獲麥格勞·希爾(MeGraw-Hill)獎。1950年進入歐特丹(Notre Dame)大學任研究助教,同時攻讀博士學位。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北洋大學聘他回國任教。因正值抗美援朝戰爭時期,美國政府禁止中國留學生回國,師昌緒隻好進入麻省理工學院,在著名金屬學家M.科恩(Morris Cohen)教授指導下從事研究工作。在此期間,他與張興鈐、李恆德等人組織有志回國的留學生,聯名寫信給周恩來總理,表達要求回國的強烈願望。這封信成為中國政府在1954年5月日內瓦會議上抗議美國無理阻撓中國留學生回國的依據,後經中美大使級華沙會議,為中國留美學生回國開啟了大門。

1955年6月,師昌緒回國,被分配到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當時正值第一個五年計畫的建設高潮,金屬所在李薰所長領導下,以大部分力量投入直接為國民經濟服務工作,師昌緒被指定為金屬所在鞍鋼工作組的負責人。他的專長本是物理冶金學,而新的任務卻涉及到煉鐵、煉鋼、軋鋼等工藝問題,他毫不猶豫地挑起這副擔子,領導全組完成了多項重要課題,顯示出他知識淵博與處理大生產問題的能力。

1957 年,金屬所的研究工作重點轉向軍工尖端材料的研究。他被任命為高溫合金研究組的負責人,兼任合金鋼研究室主任。從此,他開始從事高溫合金及合金鋼的研究與開發工作。30餘年來,他在科研活動方面的特點是:既重視新合金成分設計,又努力發展新工藝;既努力發展新合金品種,又重視套用基礎研究;既從事科研課題的實驗研究,又十分重視新合金推廣套用。80年代後,他以更大的精力投入科技管理與科技政策研究,對中國科學技術的發展作出了貢獻。

人物軼事

日本全面侵華折斷教員夢

1998年,師昌緒在學校作報告後為學生簽名1998年,師昌緒在學校作報告後為學生簽名

師昌緒,1920年出生在河北徐水的一個“忠厚傳家久,詩書繼世長”的大家庭。伯祖父是前清進士,父親是前清秀才。在12個叔伯兄弟中,師昌緒排行第七。

師昌緒回憶,他小時候絕非什麽聰明人。國小二年級,老師要求一天一夜背誦“(孫中山)總理遺囑”,他背誦不出來而被罰站。

"九一八"事變,師昌緒進入縣立第一高小。隨後,熱河淪陷,日軍入侵河北。課堂上,老師泣不成聲地讀著報紙上日軍侵華的新聞,此時的師昌緒開始關心國家大事。師昌緒說,其間,他曾下鄉宣傳抗日,並希望國民政府派兵北上抗日。

高小畢業後,師昌緒到保定師範學校讀書,本希望畢業後當高小老師,“社會地位高,每月30塊大洋,足夠養家糊口。”

然而,日軍發動七七事變,全面侵華,師昌緒的夢想折斷,“也改變了整個人生道路”。日軍很快逼近保定,師昌緒步行南下石家庄,然後從河北逃到河南。

在決定誰走誰留時,一家人商定青壯年先走,因為他們最有可能被抓壯丁。17歲的師昌緒,踏上了逃亡路。逃亡路上,“大家爭相逃命,草木皆兵,天空偶爾飛起一隻老鷹,都會被誤認為日本飛機”。

逃到河南後,師昌緒進入豫西國立一中。師昌緒當上班代和全校軍訓大隊長,“早上喊早操,假日下鄉宣傳抗日,有時入山砍柴、打草鞋”。

為了考大學,師昌緒通過同等學力方式轉校,後報西北師範學院大學先修班。在先修班半年後,師昌緒考了個第二,可以上任何大學,最後他報了西南聯大。但因湊不齊路費,師昌緒未能如願,不得不入國立西北工學院。

當時,國人多提倡實業救國,受到影響的師昌緒選擇了礦冶系。大學畢業那年,師昌緒是全校五名林森獎(國民黨元老,時任國民政府主席)得主之一。畢業後,分配到四川綦江電化冶煉廠,後來參與敵佔區工廠接收,到了鞍鋼工作。

1948年,師昌緒利用兩年前取得的出國資格赴美留學,先後在密蘇裏大學礦冶學院和歐特丹大學獲得博士學位。

朝鮮戰爭困擾回國夢

攻讀博士期間,師昌緒收到了國內北洋大學聘書,學業結束後打算回國。

然而,一場戰爭差點讓他的回國夢破滅。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當時同在美國的清華大學教授李恆德院士回憶,1951年9月,美國法務部禁止學習理工醫學科的中國留學生離開美國回國,如果違反或企圖離美,要處5年徒刑或5000美元罰款,或者二者兼施。在這種情況下,師昌緒不得不在麻省理工學院謀了助理研究員崗位,“在麻省理工學院的三年,可以說是爭取回國的三年。”

在波士頓馬寶路457號,師昌緒和另外兩個同學買了滾筒油印機,秘密印製寫給美國當局和聯合國的兩千多封信。從1953年夏到次年春,三人一直未停。

師昌緒與李恆德等十幾人度假時商量對策。李恆德說,當時他們就是想把被美國扣留的報告給祖國,後來他們聯名致信周恩來。

師昌緒還聯系了印度孟加拉工學院,稱要到該學院當學者,“想找一條曲折的回國途徑”。

後來,中美雙方談判解決了回國問題。1955年春,美國公布了76位中國留學生回國名單,師昌緒名列其中。

回國前,導師柯恩問師昌緒:為什麽回國?是不是嫌工資少,還是地位低?

師昌緒回答說:我是中國人,在美國像我這樣的人多得很,在中國像我這樣的人卻很少,很需要。

同年8月,師昌緒乘坐克利夫蘭總統號離開舊金山,就在他上船的那天,母親離開了人世,迎接他的是穿孝的嫂嫂和侄子。

“文革”中曾想輕生

回國後,中科院技術科學部主任嚴濟慈找師昌緒談話:可以去上海,也可以去沈陽。師昌緒說,服從國家分配,到哪兒都行。就這樣,師昌緒被分配到位于沈陽的中科院金屬研究所,一直工作了30年。

上世紀50年代,中國第一個五年計畫開始實施,師昌緒被派往鞍鋼。中國缺鎳無鉻,又受到封鎖,師昌緒提出發展鐵基高溫合金,從而研製出我國第一個鐵基高溫合金808,部分代替了鎳基高溫合金,用作航空發動機的渦輪盤。

不久,中蘇關系惡化。中國高溫合金生產必須立足國內,師昌緒到撫順鋼廠攻關。中科院金屬所原所長李依依院士回憶,為了照顧懷孕的妻子,師昌緒每天往返于沈陽和撫順之間,早晨趕早班火車到撫順,晚上坐最後一班火車回家,每天如此。

一兩個月的奔波,師昌緒腎盂腎炎並伴有尿血,一度腰都直不起來。師昌緒承認,雖然回國時做好了吃苦的準備,但沒想到這樣苦。

1963年,師昌緒接受了我國航空發動機空芯渦輪葉片的研製任務。在師昌緒等人的建議下,我國渦輪葉片由鍛造合金發展為真空精鑄,由實心葉片發展為空心葉片。這使我國成為美國之後第二個採用精鑄氣冷渦輪葉片的國家,僅比美國晚五年。

隨著“文革”的到來,美國特務等帽子扣在了師昌緒的頭上,連他當年爭取回國也被指摘為偽裝和別有用心。

師昌緒回憶,在審訊室被抽打得“皮開肉綻,短褲上粘的血肉難分”,一度產生輕生的念頭。“九一三”事件後,師昌緒才得到“解放”。

上書中央建立工程院

李恆德記得,1978年底,他跟師昌緒在廣州開會,聽到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公報,“振奮不已”,兩人一起到廣州鬧市逛了一次街。

中國工程院籌備組辦公室主任葛能全回憶,1981年,中科院在長春開會,曾提出成立工程院,並責成張光鬥、師昌緒等四位學部委員進行討論,後因時機不成熟遭否決。

1992年,師昌緒和其他5位中科院學部委員聯名向中央遞交報告,倡導成立工程院。

師昌緒事後回憶,他們覺得中國發展經濟,要靠工程師及工程技術人員,他們的地位亟待提高。

報告獲批後,師昌緒任籌備小組副組長。1994年,工程院成立,師昌緒當選副院長。

工程院建院之初,由于級別不明,即使拿著國務院批文,連申請專用郵政編碼都申請不到。1994年11月初,師昌緒到中南海面見時任國務委員的李貴鮮,“希望明確為正部級單位”。1995年1月,工程院級別問題得到解決。

退休後按時上班三十年

師昌緒閒不住,退休後堅持上班三十年。2010年他的出差行程是:4月成都,5月沈陽和南京,6月沈陽,7月滿洲裏,8月哈爾濱和沈陽,9月山東,12月廣州和廈門……

師昌緒感到負擔更重的是寫《自傳》,“沒完沒了地修改和尋找過去的照片”。他說,此生最大遺憾之一是沒有學會用電腦,別人在電腦上可以隨便改來改去,“而我要浪費很多紙張和時光”;過去手寫的資料很多失散,而電腦中的資料隨時可以調閱。

師昌緒用“熱心”概括一生。他在自述中寫道,自己有個“好好先生”的名聲,“所謂好好先生,隻是不願與人爭的一種表現,並非軟弱的代名詞,更不能視為傻子”。

上世紀70年代中期,師昌緒到北京出差,學生李東研到旅館看望導師。一推開門,師昌緒正和另一位老先生吃著北京的“心裏美”蘿卜。

李東研覺得,“心裏美”是師昌緒的寫照,不嫉妒、不記仇,不怕別人超過自己,不欺上不瞞下。

榮譽獎項

由于在科學研究、科研管理及科技規劃等方面成績突出,他多次獲得國家級和院、部級的獎勵。如以他為首研製的鉻錳氮無鎳不銹鋼、808鐵基高溫合金及鎳基鑄造高溫合金等3項科研成果獲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獎;鐵錳鋁合金研究成果獲1982年國家自然科學三等獎;鑄造氣冷空心渦輪葉片的研製獲1985年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同年,因製訂技術革命新材料規劃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因製訂中國中長期規劃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高速氣體霧化急冷粉末技術與裝置1989年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等。

師昌緒積極參加社會活動,擔任了一系列職務。1955年回國不久,被選為沈陽市政協委員和遼寧省政協常務委員;從1963年起相繼被選為第三、五、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980年被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1993年改稱院士);1984 年被選為中國科學院技術科學部主任;1992年又被選為中國科學院主席團成員;1986年被任命為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1991年被任命為該基金委員會的特邀顧問。此外,還曾任中國五金礦產公司技術顧問,現任中國石油化學總公司經濟技術顧問等。

師昌緒在國際材料科學界也有較高知名度。50年代,他是美國金屬學會(ASM)會員;從80年代起,他是美國材料研究學會(MRS)會員。1987年日本東京大學成立100周年,舉行“材料與社會”討論會,共邀請10餘名國際知名學者,他是被邀的唯一中國學者,並在大會上做了學術報告;1988 年在日本東京召開的“新材料國際會議”,同年在美國芝加哥召開的“世界材料大會”以及1991年在法國,由歐洲材料研究學會(E-MRS)主辦的“國際材料聯合會在第一屆先進材料會議”等,師昌緒均被邀為國際顧問委員會的成員。1990 年由中國材料聯合會(C-MRS)召開的先進材料國際會議,他是大會主席之一。1992年由中國金屬學會、美國礦物、金屬及材料學會、日本金屬學會及韓國金屬學會共同發起的“第一屆環太平洋先進材料與技術國際會議”,以及同年,由國際薄板成型研究會(IDDRG)舉辦的“第17屆國際會議”,他均被選為大會主席,並任1992~1994年度的該研究會主席。

師昌緒積極參加社會活動,擔任了一系列職務。1955年回國不久,被選為沈陽市政協委員和遼寧省政協常務委員;從1963年起相繼被選為第三、五、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980年被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1993年改稱院士);1984 年被選為中國科學院技術科學部主任;1992年又被選為中國科學院主席團成員;1986年被任命為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1991年被任命為該基金委員會的特邀顧問。此外,還曾任中國五金礦產公司技術顧問,現任中國石油化學總公司經濟技術顧問等。

師昌緒在國際材料科學界也有較高知名度。50年代,他是美國金屬學會(ASM)會員;從80年代起,他是美國材料研究學會(MRS)會員。1987年日本東京大學成立100周年,舉行“材料與社會”討論會,共邀請10餘名國際知名學者,他是被邀的唯一中國學者,並在大會上做了學術報告;1988 年在日本東京召開的“新材料國際會議”,同年在美國芝加哥召開的“世界材料大會”以及1991年在法國,由歐洲材料研究學會(E-MRS)主辦的“國際材料聯合會在第一屆先進材料會議”等,師昌緒均被邀為國際顧問委員會的成員。1990 年由中國材料聯合會(C-MRS)召開的先進材料國際會議,他是大會主席之一。1992年由中國金屬學會、美國礦物、金屬及材料學會、日本金屬學會及韓國金屬學會共同發起的“第一屆環太平洋先進材料與技術國際會議”,以及同年,由國際薄板成型研究會(IDDRG)舉辦的“第17屆國際會議”,他均被選為大會主席,並任1992~1994年度的該研究會主席。

2011年1月14日,師昌緒榮獲2010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學術貢獻

50年代後期,中國作出了高溫合金生產立足中國的決定。師昌緒作為金屬所高溫合金研究組的負責人,從1957年起一方面帶領金屬所小分隊常駐在撫順鋼廠,參加由冶金部主持的航空發動機的關鍵材料——高溫合金聯合攻關活動,同鋼鐵研究院、航空材料所有關人員一道,解決了中國最早試製開發的高溫合金GH30的質量問題,繼而對GH37、GH33、GH49、GH44等高溫合金展開了試製工作。另一方面,在所內進行一系列研究與開發工作,如利用金屬所1957年進口的真空感應爐,在中國率先進行鑄造高溫合金的研究,並于1959年研製出一種不含鈷而其性能達到國際水準的鎳基鑄造渦輪葉片高溫合金。

鎳、鉻是高溫合金及合金鋼常用的金屬元素,當時中國稀缺,國外對中國進口實行禁運政策,使得中國在發展高溫合金及高合金鋼等關鍵材料方面十分艱難。針對這種情況,師昌緒提出了“以鐵基代鎳基高溫合金及發展不含或少含鎳鉻的合金鋼”的倡議。他利用中國擁有豐富資源的稀土元素,開展了“稀土在鎳基高溫合金中的作用”的研究,並與撫順鋼廠合作率先開發了一種鐵基高溫合金-808(GH135),代替了用量很大的鎳基合金GH33,作為航空發動機關鍵部件——渦輪盤,投入了批量生產,裝備了數以千計的發動機。他還在發展中國鐵基高溫合金的冶煉、壓力加工、拉削與切削等工藝上作出了重要貢獻。同期,鋼鐵研究院、上海鋼研所及航空材料研究所也分別研製成功鐵基高溫合金GH130、GH302及GH140,其中GH140得到廣泛套用。在師昌緒指導下,于60年代末金屬所又研製出一種用于渦輪盤的鐵基高溫合金761,該合金的屈服強度高,並可在700℃長期工作,處于當時國際先進水準,現在為中國先進發動機所試用。

師昌緒師昌緒

金屬所科研人員為“東風13”發動機,開發一種比GH49 性能更高的變形合金539,但存在著變形困難、成材率低等問題,師昌緒提出了包套擠壓工藝方案,即在合金錠的外面包一個低碳鋼外套,既可保溫,又可起到潤滑作用。在三向應力作用下,幾乎任何難變形的合金錠均可擠壓出棒材來。但由于50年代末,中國當時所擁有的擠壓機能力太小,不可能提供出可套用之材。後來,這種包套工藝被擴展到包套軋製工藝,因而為中國變形高溫合金的開發提供了新途徑。

1964年,金屬所接受了航空研究院副總工程師榮科提出的“設計——材料——製造一體化”方案建議,將金屬所、410 廠及六院二所組織在一起,通力合作研製出精密鑄造多孔氣冷渦輪葉片,使中國發動機性能提高一步。僅金屬所就組織了上百名科技人員一起攻關,由師昌緒、胡壯麒“掛帥”。在研製過程中遇到許多技術難題,如型芯材料的選擇,因在近100毫米長的葉身中,要均勻地排列粗細不等9個小孔,最細的直徑僅0.8毫米,而在側面進氣口處還要有一個彎角。這種空心葉片比美國生產的那種從底部進氣的短葉片型芯製作工藝要難得多。究竟採用何種材料製作型芯,他們查閱了許多資料也未解決。此時,他們從一美國雜志上刊登的一幅出售不同規格的細石英管的廣告中得到啓示,決定採用石英管做型芯材料,取得了突破性進展。此外,在型芯定位、造型、澆註、脫芯、壁厚測量以及斷芯的無損檢測方法上均作了細致的研究。僅用1年多時間,中國第一代鑄造多孔空心葉片在金屬所實驗室誕生了。經過“吹風”試驗與發動機廠試車,證實了空心葉片比實心葉片的表面溫度降低了100℃以上,滿足了設計要求。接著,師昌緒等又解決了生產中的成品率及合金質量等問題,10年後,國家把空心葉片生產轉移到貴州基地,三機部仍點名由師昌緒帶隊,為其解決技術問題。當時貴州基地生活清苦,師昌緒全然不計較,日夜工作在車間裏,分析技術難點、製訂操作規程與建立檢驗標準。由于他的表率作用和科學態度,經過幾個月的努力空心葉片生產終于突破了技術關,其成品率甚至超過已投產數年的實心葉片。1965年空心葉片研製成功,使中國成為繼美國之後在世界上第二個採用鑄造空心渦輪葉片的國家,直到90年代,中國主要殲擊機發動機仍採用該工藝製作渦輪葉片,而且向國外大量出口。80年代初,英國著名航空發動機製造廠家羅·羅公司的總設計師胡克教授,當其參觀中國研製的鑄造空心葉片後,感慨地說:“單憑見到這一實際成就,就不虛此行。”該項成果具有獨創性,因為參加該項課題組的人,包括師昌緒在內,沒有一個人見過這種多孔葉片,更不要說它的製造工藝了。

70年代初,師昌緒等與無錫動力廠合作,承擔了中國第一代耐熱腐蝕合金(IN 738)製作大型渦輪葉片的研製,並用于南京汽輪機組。

師昌緒在從事航空用、民用高溫合金研究開發的同時,在新型高合金鋼方面也同樣進行了大量研究開發工作。1958 年,他與姚漢武開發的不含鎳的奧氏體耐蝕鋼OCr17 Mn14Mo2N,用在尿素工業設備上,具有優異的抗蝕性。經中小型尿素廠推廣後,獲得好評。為了研究該種鋼在尿素生產過程中,在缺氧條件下仍具有優異耐蝕性機理,他們曾設計與製造了一套線上測試電化學的精密裝置,安裝在南京化肥廠,並探明了耐腐蝕的原因。師昌緒多次在現場解決冶煉、熱加工等問題,為鉻錳氮鋼的研製和生產打下了良好基礎。師昌緒與李有柯等還開發了鉻錳氮系耐熱鋼和無磁鉻錳氮系高強度不銹鋼,前者用于工業爐,後者用作潛艇桅桿。在師昌緒的指導下,張彥生、李依依等于1959年開始從事鐵錳鋁系奧氏體鋼的研究,通過相圖、相變規律、組織結構和各種性能的系統研究,表明這類鋼在液氮溫度下比鎳鉻不銹鋼具有更好的韌性,是一種良好的低溫材料;作為耐熱材料,其性能不亞于鐵鉻鎳基高溫合金A286;作為無磁材料,其性能優于鎳鉻不銹鋼。為了推廣該鋼種,對其冶煉、壓力加工和焊接等方面建立了一套切實可行的工藝製度,從而推動了全國鐵錳鋁系奧氏體鋼的研究與發展。

70年代初,師昌緒等與無錫動力廠合作,承擔了中國第一代耐熱腐蝕合金(IN 738)製作大型渦輪葉片的研製,並用于南京汽輪機組。

師昌緒在從事航空用、民用高溫合金研究開發的同時,在新型高合金鋼方面也同樣進行了大量研究開發工作。1958 年,他與姚漢武開發的不含鎳的奧氏體耐蝕鋼OCr17 Mn14Mo2N,用在尿素工業設備上,具有優異的抗蝕性。經中小型尿素廠推廣後,獲得好評。為了研究該種鋼在尿素生產過程中,在缺氧條件下仍具有優異耐蝕性機理,他們曾設計與製造了一套線上測試電化學的精密裝置,安裝在南京化肥廠,並探明了耐腐蝕的原因。師昌緒多次在現場解決冶煉、熱加工等問題,為鉻錳氮鋼的研製和生產打下了良好基礎。師昌緒與李有柯等還開發了鉻錳氮系耐熱鋼和無磁鉻錳氮系高強度不銹鋼,前者用于工業爐,後者用作潛艇桅桿。在師昌緒的指導下,張彥生、李依依等于1959年開始從事鐵錳鋁系奧氏體鋼的研究,通過相圖、相變規律、組織結構和各種性能的系統研究,表明這類鋼在液氮溫度下比鎳鉻不銹鋼具有更好的韌性,是一種良好的低溫材料;作為耐熱材料,其性能不亞于鐵鉻鎳基高溫合金A286;作為無磁材料,其性能優于鎳鉻不銹鋼。為了推廣該鋼種,對其冶煉、壓力加工和焊接等方面建立了一套切實可行的工藝製度,從而推動了全國鐵錳鋁系奧氏體鋼的研究與發展。

人物評價

師昌緒師昌緒

師昌緒熱愛祖國、熱愛人民。50年代他爭取回國時,導師科恩教授熱情挽留他,師昌緒回答說:“我是中國人,中國需要我,而美國並不缺少像我這樣的人”。回國後在“文化大革命”期間,他受到了很大沖擊。但是,所有這些不公正待遇和折磨均未能動搖他對祖國的一片赤誠和對中國共產黨的信賴。之後,他被派到一個中專程度的培訓班工作。他在教書之餘,收集與閱讀大量文獻,每天清晨3點起床伏案疾書,不到一年時間,他與合作者完成了一部既有基礎概念又有最新動態,達70萬字的金屬學講義。

師昌緒自強不息,有極強的自我犧牲精神。他從美國回到祖國時,有上海北京沈陽三個地方,任其選擇。但在填表時,他寫的是“服從分配”。到中國科學院金屬所後,又從事與他在美國所學專業相差甚遠的工作,而他毫無怨言,邊工作邊學習,並做出了成績。他不懂俄文,為了需要,竟依靠查字典,譯出了<金屬學物理基礎>一書中液體金屬結構與凝固兩章。這種堅韌不拔的毅力,使他在眾多工作中獲得突出成績。

師昌緒善于發揚學術民主、培養人才不拘一格。他在金屬所工作期間,充分發揮研究人員的專長和創造能力,從不把自己的觀點強加于人。幾十年來,在他指導下,一大批中青年科技人才茁壯成長,其中已晉升為高級職稱的百餘人,不少已成為學科帶頭人;有的擔任研究所所長、工業園總經理、省科協副主席等,這些人具備業務專長和較強的管理能力。他是金屬材料和金屬腐蝕與防護兩個專業的博士生導師,10餘年來,在金屬所與腐蝕所其他高級研究人員的協助下,培養了博士生近40人,碩士生45人,發表論文近200篇。同時,他還兼任清華大學、東北工學院、北京科技大學天津大學北京理工大學西北工業大學等6所大學的兼職教授或名譽教授。

在中國冶金科技發展史上鑲嵌著師昌緒的辛勤、務實、忘我等優秀品格以及他的豐碩成果。這位中國人民優秀的科學家為振興中華仍在不遺餘力地奮鬥著。

主要論著

1張彥生,師昌緒,鐵錳鋁系奧氏體鋼—耐熱鋼、無磁鋼和低溫鋼.金屬學報,1964(7):285~300。

2師昌緒等,GH135(808)鐵基高溫合金匯編,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研究報告,1974。

3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編,-253℃低溫用鋼15錳26鋁4鋼資料匯編,上海:上海化學工業設計院石油化工設備設計建設組出版,1974。

4章安慶,孔慶平,師昌緒,一個鎳基高溫合金的蠕變與疲勞的互動作用.金屬學報,1979(15):518~525。

5黃毅,李守新,師昌緒,形變過程中不銹鋼的溫度場的研究,第六屆國際斷裂會議論文集,1984。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