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勝傑

師勝傑

師勝傑,著名相聲演員,相聲大師侯寶林先生的關門弟子。 其藝術表現,不僅繼承了侯派相聲的特點,而且形成了自己文雅清新質樸自然的表演風格。

在師勝傑拜侯寶林先生的拜師儀式上師勝傑向師父、師娘鞠躬、獻花。師父交給師勝傑一些他的論著、音像資料,並把一枚戴了多年的鑽戒摘下來,套在他的手上。師父說:"師勝傑是我的關門弟子,我今後不再收徒了。我收師勝傑為徒,不是我們兩人之間的事,這是相聲界的一件大事。我相信有師勝傑這樣的年輕人繼承我們的相聲藝術,相聲藝術的發展不會等到2000年。"侯寶林的講話贏得了現場雷鳴般的掌聲。

  • 中文名
    師勝傑
  • 外文名
    Shi ShengJie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天津
  • 出生日期
    1953年4月
  • 職業
    相聲演員
  • 代表作品
    《我要補課》、《婆媳之間》、《醉酒歌》、《郝市長》、《小鞋匠奇遇》
  • 主要成就
    十大笑星之一
  • 父親
    師世元
  • 母親
    高秀琴
  • 血型
    B型

​早年經歷

師勝傑的父親師世元,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在京津一帶頗有名氣。1959年,為了支援東北的藝術建設,師世元舉家北上哈爾濱,出任哈爾濱民間藝術團相聲隊隊長。師勝傑在家排行老二。

師勝傑師勝傑

剛剛落腳在哈爾濱時,師家居住在道外的北市場。當時的北市場乃是娛樂場所,說書的、唱戲的、唱大鼓的、演皮影的應有盡有,飯館、茶社比比皆是,熱鬧繁華。師勝傑從小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耳濡目染,幼小的心中埋下了藝術的種子。

為什麽對相聲情有獨鍾?師勝傑笑了,當時,大家伙兒都餓得眼珠子發藍,小師勝傑當然不會例外。父母每天到“相聲大會”上表演,師勝傑也跟著去。園子裏有好多賣零食的,好多觀眾都認識師世元夫婦,也認識了天天跟這兒泡的師勝傑,便這位一把瓜子、那位一把糖地塞給他,每天都能對付個半飽。還別說,由于天天往耳朵裏灌,小師勝傑居然很不自覺地聽會了好多的相聲段子。

登台表演卻純屬偶然。有一次,師世元夫婦表演完畢吃夜宵時,聽到一旁的小師勝傑自言自語了一段相聲捉放曹》。師勝傑完全是小孩子自娛自樂,是一種下意識的舉動,回頭一看嚇愣了——父母都停住了筷子,爸爸的眼淚都下來了!(後來師勝傑明白了父親的復雜心理:他們是從舊社會過來的,那時候說相聲的是下九流,備受歧視壓迫,他是不願讓兒子再幹這一行啊。但仔細一聽,兒子說的還真是“像模像樣”,所以才難過落淚)。

第二天晚上,師世元在台上對觀眾說:“下面這段兒不收費(當時園子裏是計時收費),我和一個票友說。這個票友不是別人,是我兒子。”觀眾記得那個整天在這混的小孩,都哄堂大笑。師世元又說:“請大伙兒給聽聽,這孩子是不是材料,是不是幹這行的坯子。”于是師勝傑登台,與父親合說了一段兒《捉放曹》。這下不得了,觀眾的鼓掌叫好聲仿佛要把房蓋兒掀上天去!當時演員不興返場,但是不說觀眾不幹,父子倆便又說了一段兒。四十多年後說起令他刻骨銘心的初次登台,師勝傑說:“當時場面那麽熱烈,倒不是我的藝術水準有多高,隻是他們覺得這個小孩兒好玩兒,師世元的兒子說得不錯!”

當時,師勝傑七歲。後來,師勝傑拜朱相臣為師,躋身“相聲第七代”。上學後,也是白天在課堂讀書,晚上在園子說相聲,很多觀眾是專為聽他的相聲而來。近水樓台先得月,師勝傑除了上學、說相聲,最大的愛好就是聽戲,京戲、評戲、地方戲,來者不拒。小有名氣的師勝傑被選入哈爾濱市少年宮藝術團,是該團六十年代初的“五朵金花”之一。演歌劇,唱快板,說相聲,陣陣落不下。曾經給劉少奇主席、周恩來總理,外賓西哈努克親王等演出。這般美好的日子為他後來的藝術人生打下了深厚的根基。

演藝經歷

7歲登台演出,8歲拜朱相臣為師。

師勝傑師勝傑

1969年,在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八團三十四連線受勞動改造

1975年被抽調到兵團文藝宣傳隊,不久,與姜昆結成一對,表演相聲

1977年,被調到黑龍江省曲藝團成了專業相聲演員。

1984年,拜侯寶林為師。

1985年被評為十大笑星之一。師勝傑舞台形象清新可喜,演唱方面的基本功尤好,形成一種口鋒脆、音調甜、質樸自然的表演風格。師勝傑表演的《郝市長》,獲1981年全國曲藝優秀節目調演一等獎。《肝膽相照》獲1984年全國相聲評比表演一等獎。《小鞋匠奇遇》獲中國首屆藝術節金獎,入選《新中國舞台影視藝術精品》系列光碟。2005年10月11日,農歷乙酉年九月初九日,晚:“活力泉州”中國曲藝巨星專場晚會舉辦。

2006年3月15日,農歷丙戌年二月十六日,20時50分:首屆全國3·15曲藝晚會播出。

2006年9月16日,農歷丙戌年閏七月廿四日,20時:“愛在此·樂在此·四季華庭金秋盛典——中國笑星歌舞晚會”舉行。

2006年11月26日,農歷丙戌年十月初六日,上午:李菁拜師勝傑為師。

2007年2月13日,農歷丙戌年十二月廿六日:“2007中國笑星(濟南)相聲喜樂會”舉行。

2008年5月11日,農歷戊子年四月初七日:“中國曲藝名家赴歐演出團”2008年巴黎演出。

2009年1月1日,農歷戊子年十二月初六日,13時:《笑林盛典——全國百名笑星喜迎新年大直播》舉行。

“農工”明星

突變的政治風雲擊碎了生活的平靜,師家開始墜入痛苦的深淵。1965年底,“相聲大會”停演。父親含恨自殺,哥哥成了“現行反革命”。1969年,16歲的師勝傑被強行“送”到兵團下鄉,由于政審不合格,他隻被當作一名“農工”進行勞動改造。在七年的時間裏,所有農活全幹遍了。體力上的透支,還能應付;真正讓他抬不起頭來的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黑五類的狗崽子”這一沉重的政治包袱。師勝傑在回顧那段生活時說:“不管怎樣,兵團生活對我還是一種精神上、性格上的鍛煉。有這碗酒墊底,還有什麽樣的酒不能對付?”

師勝傑師勝傑

在兵團說相聲,緣起也很偶然。盡管師勝傑有文藝天賦,但“毛澤東思想宣傳隊”卻不會要他這個“另類”。1975年的一天,割谷子歇晌的時候,收音機裏播放了一段兒馬季、唐傑忠合說的相聲友誼頌》。躺在谷垛上的師勝傑聽到了久違的相聲,心裏這個激動啊。節目播完了,師勝傑對大伙兒說:“這種形式叫相聲,我也會說。”大伙兒一聽來了精神,非讓他來來。師勝傑就來了一段兒,逗得大伙兒前仰後合。從此以後,幹活的間隙、“早讀”的前夕、開會的前後,師勝傑都得給大伙兒來上一段相聲或是快板。每天晚上,躺在大炕上的師勝傑腦子裏卻在回憶小時候聽過學過的相聲段子,要不,給大伙兒說什麽呀?師勝傑說:“這等于把過去的東西全部溫習了一遍,還充實提高了。”

說著說著,這事兒讓團部知道了,師勝傑的機會也就跟著來了,這時是1976年。為了參加黑龍江省曲藝調演,兵團要組織曲藝學習班,師勝傑幸運地搭上了這班車,這個學習班裏還有姜昆和其夫人李靜民。到了佳木斯,領導讓師勝傑和姜昆合作。比師勝傑大三歲的姜昆,雖然當時還不會說相聲,但是謙虛、勤奮、幽默,吹拉彈唱都不錯。二人合作的相聲《林海紅英》,是反映知青生活的作品,第一場在兵團俱樂部演出,引起了強烈反響。這個段子代表兵團參加了省曲藝調演,脫穎而出,又代表黑龍江,參加了全國曲藝調演。在北京展覽館劇場演出時,他們的相聲引起了轟動。一些專業文藝團體紛紛來挖他們,遺憾的是,由于政審問題,機會與師勝傑擦肩而過,當時的中央廣播藝術團說唱團團長馬季更覺得遺憾。調演結束後,姜昆如願以償,投身到馬季麾下,師勝傑則黯然地回到了北大荒,繼續幹他的“農工”。

侯大師關門小弟子

四人幫”垮台後不久,也就是1976年底,師勝傑被調到省龍江劇院曲藝隊,終于成為專業相聲演員。盡管連幹也沒轉,師勝傑仍然十分滿足。畢竟自己一無背景,二無後門兒,由于家庭問題又上不了大學,一個小小的知青憑借自身的特長返城和家人團聚,並且還幹上了自己喜歡的專業,這已經是天大的好運氣了吧。1978年,父親和哥哥得到了平反昭雪,師勝傑重新獲得了政治生命。由衷的感激變成了報恩心理,他決心努力工作,拿出對得起觀眾的相聲作品,來報答改革開放的好政策。

師勝傑師勝傑

師勝傑潛心創作,寫了《我要補課》、《婆媳之間》、《醉酒歌》等一批經受了時間考驗廣泛流傳的作品。1981年,相聲《郝市長》在全國曲藝調演中,獲得了創作和表演的一等獎,這也是師勝傑首次問鼎全國獎項。1982年,參加文化部舉辦的全國優秀曲藝節目巡回演出團,他是全國唯一被選中的兩對相聲演員之一。1983年,參加全省曲藝評比演出,表演的相聲《姑娘小伙別這樣》獲得一等獎。1984年,相聲《肝膽相照》參加全國相聲新作演出評比,又獲得了一等獎。師勝傑做夢也沒有料到,這次在青島舉辦的演出,使他的藝術人生實現了一個轉折與跨越。

一代宗師侯寶林先生,是那次活動的藝術顧問。聽了師勝傑的相聲,侯先生很是興奮激動。在第二天舉行的總結會上,侯先生對師勝傑大加贊賞,幾乎全是拿他說事兒,並流露出欲收其為關門弟子的意向。師勝傑聽人說了這個訊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動得熱淚打濕了眼眶!侯寶林先生是中國相聲藝術的泰山北鬥,已經三十多年未收弟子,這天大的幸運難道真的會降臨到自己的頭上?他想鬥膽找侯先生證實一下,看看這突如其來的喜訊究竟是夢想還是現實。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師勝傑蹩到侯先生的住處,輕輕地敲響了房門。就聽屋裏傳出一個熟悉的聲音:“進來。”進了門兒,師勝傑挺緊張的,也不知說什麽好,就問:“您還沒睡呢?”侯先生一聽就樂了:“剛什麽時候我就睡呀?飯還沒吃呢。”“當時也就是十一點多,難怪我的問話讓侯先生覺得可樂。我說:‘我剛才聽說了。’”侯先生說:“你都知道了?”我雙膝一軟,就給侯先生跪下了,叫了一聲“師父”,便再也說不出別的話來。侯先生也很激動,說:“我三十多年沒收徒了,收了你,就做我的關門弟子吧。有你們這些年輕人,相聲就會傳下去,就會有希望。”師徒二人便商量拜師事宜。侯先生說:“老一套的拜師有點兒封建迷信色彩,你是年輕人,咱不搞那一套,弄個有時代感的新形式。”

當時,師勝傑三十一歲,剛過而立之年。

侯寶林先生要收關門弟子,這無疑是相聲界石破天驚的大事。當時在青島,聚集了全國各地的相聲名家、相聲理論家和各大媒體記者。侯先生的夫人、馬三立先生專程趕到了青島。在青島友誼賓館,舉行了隆重的拜師儀式。

拜師儀式上,師勝傑向師父、師娘鞠躬、獻花。師父交給師勝傑一些他的論著、音像資料,並把一枚戴了多年的鑽戒摘下來,套在他的手上。師父說:“師勝傑是我的關門弟子,我今後不再收徒了。我收師勝傑為徒,不是我們兩人之間的事,這是相聲界的一件大事。我相信有師勝傑這樣的年輕人繼承我們的相聲藝術,相聲藝術的發展不會等到2000年。”侯寶林的講話贏得了現場雷鳴般的掌聲。

從此,師勝傑成為侯派傳人。

個人生活

家庭

師勝傑生于天津相聲世家,父親師世元、母親高秀琴都是靠說相聲謀生,來自農村的相聲藝術家,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在京津一帶頗有名氣。1959年,為了支援東北的藝術建設,師世元舉家北上哈爾濱,出任哈爾濱民間藝術團相聲隊隊長。師勝傑在父親節收陳寒柏、高曉攀兩義子。

感情

在1976年的黑龍江省文藝調演中,師勝傑和姜昆合作的相聲《林海紅英》在眾多節目中脫穎而出,獲得強烈反響。師勝傑被調到黑龍江省龍江劇院曲藝隊,成為專業相聲演員。在那裏,他和剛從學校畢業分配來工作的宋艷認識了。

師勝傑宋艷夫婦師勝傑宋艷夫婦

那時師勝傑是一個名不見經傳卻業務突出的年輕演員,而宋艷是個漂亮勤快的姑娘,愛說愛笑,愛蹦愛跳,當她看到團裏好多男同事沒時間洗衣服時,就非常爽快地把這個活攬了下來,還經常縫縫補補,同事們都很喜歡她。在受到宋艷幫助的人中,當然少不了長得十分帥氣的小伙兒師勝傑。

兩個人在一個單位共事三年,對對方都有意思,可就是沒人敢捅破那層窗戶紙。由于那時父親被打成“黑五類”的緣故,受到牽連的師勝傑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感情,生怕說出來會連累到宋艷。這種窘況一直持續到1979年,當一切雲開霧散之時,師勝傑也終于有了敢于表達情感的機會,于是在一個臨近元旦的冬夜裏,師勝傑利用單位會餐的機會,喝了一點酒,借著酒勁,就追到宋艷的身後,大膽地問:“你有時間嗎?咱倆出去!”更有意思的是約會的時候,宋艷怕別人看見,還跟同學借了一件軍大衣,偽裝一下才敢和師勝傑出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個人的感情越來越好,但當時師勝傑的家很貧困,這無形中成為他們感情路上的絆腳石。1981年6月,師勝傑和宋艷結婚了,沒有房子,就住在團裏的辦公室。

主要作品

他創作和表演的主要作品有:《婆媳之間》、《結婚》、《知錯就改》、《我要補課》、《姓名研究》、《愛優點》、《愛樹》、《叔叔你在哪裏》、《學評劇》、《姑娘小伙別這樣》、《戀愛歷險記》、《洞房絮話》、《同桌的你》等。

春晚記憶

《馬年賽馬》--師勝傑侯耀文

相聲《同桌的你》師勝傑 孫晨_1998

相聲《打傳呼》師勝傑、趙保樂_1997

小品《招聘》笑林、師勝傑等_1989

藝術風格

師勝傑,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是侯寶林先生的關門弟子,其藝術特點,不僅繼承了侯派相聲的風格,而且形成了自己文雅清新質樸自然的表演風格。在師勝傑拜侯寶林先生的拜師儀式上師勝傑向師父、師娘鞠躬、獻花。侯寶林先生交給師勝傑一些他的論著、音像資料,並把一枚戴了多年的鑽戒摘下來,套在他的手上。侯寶林先生說:“師勝傑是我的關門弟子,我今後不再收徒了。“

合作演員

趙保樂

1*洞房絮語(合作演員:趙保樂

2*白字先生(合作演員:趙保樂

3*探病 (合作演員:趙保樂

4*打傳呼(合作演員:趙保樂

5*第三隻睛(合作演員:趙保樂

6*撿項鏈(合作演員:趙保樂

6*水中情(合作演員:趙保樂

7*小鞋匠(合作演員:趙保樂

常寶華

1*搖籃曲(合作演員:常寶華

2*洞房打賭(合作演員:常寶華)

3*學結語(合作演員:常寶華)

4* 雜學唱(合作演員:常寶華)

侯耀文,石富寬

1*爸爸日記(合作演員:石富寬

師勝傑 石富寬師勝傑 石富寬

2*學越劇(合作演員:石富寬

3*扒馬褂(合作演員:侯耀文石富寬

4*新扒馬褂(合作演員:侯耀文石富寬

5*馬年賽馬(合作演員:侯耀文石富寬

6*學日本戲(合作演員:侯耀文

7*學平戲(合作演員:侯耀文

8*哥倆未必好(合作演員:侯耀文

9*打燈迷(合作演員:侯耀文

孫晨

1*同桌的你(合作演員:孫晨

2*老鄰居(合作演員:孫晨

李立山

醉灑歌(合作演員:李立山

李菁

看岳母(合作演員:李菁

成就貢獻

百姓的“十大笑星”

拜侯寶林先生為師,師勝傑的相聲邁上了新台階,他對自己的要求也更嚴格了。他在哈爾濱———北京之間馬不停蹄地來回跑,貪婪地吸吮著大師的藝術甘露,不斷地充實提高。

1985年的一天,師勝傑正在中央電視台錄製一台名為《家家樂》的節目,導演示意他出去接電話。他拿起電話一聽,不禁愣住了———原來電話是全國十大笑星評審會打來的,通知他已經入選!十大笑星之中有九個是北京的,外省名列其中的僅有他師勝傑一人。

“這完全是個意外”,師勝傑說。活動未開展前,師勝傑也接到了報名通知,他覺得自己偏處黑龍江,在全國不會有太大的名氣,就沒有報名參加。沒想到觀眾、聽眾還把他選上了。按得票順序,排在了第五位。師勝傑說:“那時候評選,完全是老百姓寄信投票,公開透明,硬碰硬實打實。不像現在有些評比,暗箱操作的現象屢有發生,摻雜了許多其他因素。”

在這之後,師勝傑對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1987年,他帶著同原建邦一起創作的相聲《小鞋匠的奇遇》,和搭檔于浮生參加了在北京舉辦的中國首屆藝術節,引起了轟動,直到現在還有人點播這個節目。《小鞋匠的奇遇》榮獲了本屆藝術節的金獎,並入選《新中國影視藝術精品》系列光碟。究竟獲了多少獎,連他本人也說不清了。令文藝界人士趨之若鶩的《春節晚會》,他也參加過多次。師勝傑無愧于侯寶林大師的弟子之稱,在相聲藝術的探索上攀上了高峰。

師勝傑舞台形象清新可喜,演唱方面的基本功尤好,形成一種口鋒脆、音調甜、質樸自然的表演風格。代表作《郝市長》、《肝膽相照》、《小鞋匠的奇遇》等廣為流傳。

多次在CCTV3《星光大道》中當評審。

唯一的“外省評審”

在一個人身上難得一見的“唯一”,在師勝傑身上卻似乎成了家常便飯。不久前結束的“大紅鷹杯CCTV全國首屆電視相聲大賽”,師勝傑又是唯一一位沒有北京戶口本兒的外省評審。

長期以來,面對物欲橫流的種種誘惑,師勝傑始終堅守相聲陣地,不像別人一樣當司儀、演小品,也不拍影視劇,不做廣告。以他的知名度,機會自然很多,非不能也,是不為也。他心中時刻牢記著師父侯寶林大師的教誨:要想做好藝,首先做好人,這樣說出話來才有權威;為發展相聲藝術竭盡綿薄,做德藝雙馨的藝人。

做評審,師勝傑站在相聲藝術追求的高度,對不同地域、不同師承的選手一視同仁,打出的分數比較準確。他說:“評審在給選手打分,觀眾在給評審打分。評審都是著名的相聲藝術家,都十分註重自己的公眾形象。自己作為唯一一個外省評審,更應加倍註意。”

社會評價

滿園桃李,家鄉情濃

師勝傑的弟子不少,讓他比較滿意的有七個,目前出類拔萃的是大弟子劉彤和二弟子鄒德江。劉彤在本屆電視相聲大賽中嶄露頭角,獲得了二等獎,還被觀眾評為“最佳逗哏獎”,鄒德江幾年前在央視《曲苑雜壇》中,憑《聰明的劇務》一舉成名,現在主持的《周末喜相逢》,也是央視的金牌欄目。其他弟子如李菁,是北京德雲社的創始人之一;侯耀華的兒子侯軍,也很有潛力。

師勝傑聲名遠揚,但對黑土地家鄉深情眷眷,工作單位就在省民眾藝術館。有些家鄉觀眾以為他是北京的,好多次坐計程車,認出他來的司機都很有禮貌地說:“歡迎您到哈爾濱來。”師勝傑就笑著解釋:“咱是一塊兒的,都是坐地炮。”說的和聽的都覺得心裏暖暖的。

告別師勝傑出來,記者走在冬日的哈爾濱大街上。但見漫天皆白,素裹銀妝,一派冰清玉潔好景象……

現任黑龍江省曲協名譽主席,黑龍江省民眾藝術館國家一級演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