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斯捷爾納克

帕斯捷爾納克

帕斯捷爾納克(1890.1.29 - 1960.5.30),蘇聯作家、詩人、翻譯家。主要作品有詩集《雲霧中的雙子座星》、《生活是我的姐妹》等。他因發表長篇小說《日瓦戈醫生》于1958年獲諾貝爾文學獎。他因為小說中流露出對十月革命的保留態度而受到蘇聯文壇的猛烈攻擊,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1960年5月30日,他在莫斯科郊外彼列傑爾金諾寓所中逝世。

  • 中文名
    帕斯捷爾納克
  • 外文名
    Борис Леонидович Пастернак
  • 國籍
    俄羅斯
  • 出生地
    莫斯科
  • 出生日期
    1890年2月10日(俄歷1月29日)
  • 逝世日期
    1960年5月30日
  • 職業
    作家,詩人
  • 畢業院校
    德國馬爾堡大學
  • 出生地
    莫斯科
  • 英文名
    Boris Leonidovich Pasternak
  • 國籍
    俄羅斯
  • 代表作
    德國馬爾堡大學

簡介

帕斯捷爾納克(1890 - 1960),全名鮑利斯·列奧尼多維奇·帕斯捷爾納克,蘇聯作家、詩人。主要作品有詩集《雲霧中的雙子座星》、《生活是我的姐妹》、《在街壘之上》、《主題與變調》等。他因發表長篇小說《日瓦戈醫生》于1958年獲諾貝爾文學獎。1958年,他因小說《日瓦戈醫生》受到嚴厲譴責,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1960年5月30日,他在莫斯科郊外彼列傑爾金諾寓所中逝世。到他死後二十七年,蘇聯才為他恢復名譽。

履歷

童年時代他受到鄰居、俄國著名作曲家斯克裏亞賓的影響,立志當音樂家,在音樂學院教授指導下學習音樂理論和作曲。1909年。他入莫斯科大學法律系,後轉入歷史哲學系,1912年夏赴德國馬爾堡大學,在科恩教授指導下攻讀德國哲學,研究新康德主義學說。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回國,因健康原因未服兵役,在烏拉爾一家工廠當辦事員。十月革命後他從烏拉爾返回莫斯科,任教育人民部圖書館職員。1913年,他開始同未來派詩人交往,在他們發行的雜志《抒情詩刊》上發表詩作,並結識了勒布洛夫和馬雅可夫斯基。他以後的創作受到未來派的影響。1914年,第一部詩集《雲霧中的雙子星座》問世,1916年,他出版第二部詩集《在街壘之上》,步入詩壇。

家人介紹

父親

帕斯捷爾納克的父親列昂尼德·奧西波維奇·帕斯捷爾納克是莫斯科美術,雕塑、建築學院教授,著名畫家,曾為托爾斯泰作品畫過插圖。

母親

母親是著名鋼琴家,魯賓斯坦的學生。與父母過從甚密的奧地利詩人裏爾克啓發了他對詩歌的愛好,是他一生喜愛的詩人。

個人作品

在1922年至1932年的10年中,出版了詩集《生活啊,我的姐妹》(1922)、《主題和變調》(1923)、敘事詩《施密特中尉》(1926)、《一九〇五年》(1927),還發表了中短篇小說《柳威爾斯的童年》(1922)、《空中路》(1924)、自傳體散文《安全證書》(1931)。

遭受攻擊

二十年代後期,帕斯捷爾納克受到拉普(俄羅斯無產階級作家聯合會)攻擊,很難發表作品,轉而翻譯外國文學作品。他翻譯了許多西歐古典文學名著,如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羅密歐與朱麗葉》、《安東尼與克莉奧佩特拉》、《麥克白》、《奧賽羅》、《亨利四世》、《李爾王》,歌德的《浮士德》,席勒的《瑪麗亞·斯圖亞特》等。

1934年在蘇聯第一次作家代表大會上,布哈林樹帕斯捷爾納克為詩人的樣板,以他取代馬雅可夫斯基和別德內。但帕斯捷爾納克並非時代弄潮兒那類作家,無法適應時代的需要,一年後又被逝世的馬雅可夫斯基所取代。

獲獎經歷

1958年獲諾貝爾文學獎,獲獎原因是"在現代抒情詩和偉大的俄羅斯敘事文學領域中所取得的傑出成就",他感動的致電瑞典皇家學院:"極為感謝!激動!榮耀!驚訝!慚愧。"("Immensely thankful, touched, proud, astonished, abashed.")伊萬諾夫、丘科夫斯基等鄰居都向他祝賀,四天後由于蘇聯眾多輿論的反對,被蘇聯作家協會開除會籍,甚至有人舉著標語遊行要求驅逐出境:"猶大--從蘇聯滾出去!"他隻好拒絕領獎,致電寫道:"鑒于我所從屬的社會對我被授獎所做的解釋,我必須拒絕領獎,請勿因我的自願拒絕而不快。"他又一一簽署致《真理報》和致赫魯曉夫的信文,並"在痛苦與孤寂中度過他苦難一生中的最後兩年"。

恢復名譽

1986年蘇聯作家協會正式為帕斯捷爾納克恢復名譽,並成立了帕斯捷爾納克文學遺產委員會。1989年12月10日由其子代領,會中演奏巴赫D小調組曲中的"薩拉班達"大提琴獨奏曲。帕斯捷爾納克曾說過:"當我寫作《日瓦戈醫生》時,我時刻感受到自己在同時代人面前負有一筆巨債。寫這部小說是嘗試償還債務。當我慢慢寫作時,還債的感覺一直充滿我的心房。多少年來我祗寫抒情詩或從事翻譯,在這之後我認為有責任用小說講述我們的時代……"。

藝術人生

帕斯捷爾納克在西方的影響超過蘇聯國內許多走紅的作家。這些社會主義現實主義大師多次榮獲斯大林獎金,他的作品選入中學文學課本,他們的名字幾乎家喻戶曉,可國外卻沒人聽說過他們、但歐洲文化界都知道蘇聯有個帕斯捷爾納克。自一九四五年至一九五七年.他十次被提名為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這必然招致作協領導人的嫉妒。他們想出種種壓製帕斯捷爾納克的辦法,不發表他的作品,迫使他向他們靠攏、低頭。帕斯捷爾納克並未屈服,見詩作無處發表,便譯書維持生計。他所翻譯的《哈姆雷特》和《浮士德》受到國內外一致好評,威望反而增高。為製服帕斯捷爾納克,一九四七年,蘇聯莎士比亞研究者斯米爾諾夫對他的譯文橫加挑剔,致使已經排版的兩卷譯文無法出版。同年三月,作協書記蘇爾科夫在《文化與生活》雜志上發表《論帕斯捷爾納克的詩》一文,指責帕斯捷爾納克視野狹窄、內心空虛、孤芳自賞,未能反映國民經濟恢復時期的主旋律。然而,帕斯捷爾納克依然我行我素,不買作協的賬,除繼續譯書外、潛心寫小說《日瓦戈醫生》,並把寫好的章節讀給鄰居楚科夫斯基、伊萬諾夫和伊文斯卡婭聽。有時,他還在伊文斯卡婭家給她的朋友們朗讀。作協為了教訓帕斯捷爾納克,阻止他寫《日瓦戈醫生》,想出一個狠毒的辦法,一九四九年十月九日逮捕了伊文斯卡婭,罪名是她伙同《星火畫報》副主編奧西波夫偽造委托書。帕斯捷爾納克明白伊文斯卡妞與此事無關,逮捕她的目的是為了恫嚇自己,迫使他放棄《日瓦戈醫生》的創作。他無力拯救自己。心愛的人,除悲憤和思念外,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小說寫作中。他被傳喚到警察局,民警把從伊文斯卡婭家中抄出的他的詩集退還給他。帕斯捷爾納克拒絕領取,聲明詩集是贈給伊文斯卡婭的,已不屬于他,應歸還原主。帕斯捷爾納克的倔強態度使監獄裏的伊文斯卡婭受罪更大。審訊員對她連軸審訊,讓耀眼的燈通宵對著她眼睛,不讓她睡覺,一直折磨她三天三夜,逼她交待"猶太佬"的反蘇言行。帕斯捷爾納克是猶太人,審訊員都管他叫"猶太佬"。為了壓下她的"氣焰",審訊員把她關進太平間,暗示帕斯捷爾納克已死,她還頂什麽?伊文斯卡婭一人在幾十具蒙白布的屍體之間並不害怕,-一揭開白布,發現沒有自己的愛人,反而增加了對抗的勇氣。這時,審訊員發現她懷有身孕,不再審訊她,把她送入波季馬勞改營。她同其他女勞改犯用鐵鎬刨地時流產了,這是她和帕斯捷爾納克的孩子。伊文斯卡婭在勞改營裏關了五年,一九一五三年才被釋放。伊文斯卡婭在勞改營期間,帕斯捷爾納克無法同她聯系,每次憶起他們在一起的情景便痛不欲生,寫了不少思念她、贊美她的詩:

我們常無言對坐到夜深,

你埋頭女紅我手捧書本,

直到天明我竟未發覺,

記不清何時才停止接吻。

當生活陷入煩惱與痛苦,

你為我阻攔了絕望之路,

你的美就在于勇氣十足,

就是它把你我牢牢系住。

伊文斯卡婭釋放後,帕斯捷爾納克急于見她又怕見她,五年的折磨不知會把人變成什麽樣。帕斯捷爾納克見到伊文斯卡婭後驚喜萬分,勞改非但未摧毀她的精神,也未改變她的容顏,依然楚楚動人。他們的關系更加密切,伊文斯卡婭不僅是帕斯捷爾納克溫柔的情人,還是他事業的堅決支持者。拉拉的形象可以說是他們共同創造的,伊文斯卡妞的親身經歷豐富了拉拉的形象。形象原型參與塑造形象在文學史上也屬罕見。從此,帕斯捷爾納克的一切出版事宜皆由伊文斯卡婭承擔。這是帕斯捷爾納克的妻子奈豪斯無法勝任的。帕斯捷爾納克對這兩個女人的態度同日瓦戈醫生對妻子東尼婭和拉拉的態度一樣,對妻子深感內疚,下不了決心同她離異,因此也無法同伊文斯卡婭正式結合。

一九五六年,帕斯捷爾納克寫完《日瓦戈醫生》,把稿子同時交給《新世界》雜志和文學出版社。《新世界》編輯部否定了小說,把稿子退還給作者,還附了一封由西蒙諾夫、費定等人簽名的信,嚴厲譴責小說的反蘇和反人民的傾向。接著,文學出版社也拒絕出版小說。一九五七年,義大利出版商費爾特裏內利通過伊文斯卡如讀到手稿,欣賞備至,把手稿帶回義大利,準備出版意文譯本。他同帕斯捷爾納克洽商時,帕斯捷爾納克提出必須先在國內出版才能在國外出版。伊文斯卡婭又去找文學出版社商議,懇求他們出版,並提出他們可以隨意刪去他們無法接受的詞句以至章節,哪怕出個節本也行,但遭拒絕。這時,被稱為"灰色主教"的蘇斯洛夫出面了,要求帕斯捷爾納克以修改手稿為名向賽爾特裏內利索回原稿。帕斯捷爾納克照蘇斯洛夫的指示做了,但費爾特裏內利拒絕退稿。蘇斯洛夫親自飛往羅馬,請求意共總書記陶裏亞蒂出面幹預,因為費爾特裏內利是意共黨員。沒料到賽爾特裏內利搶先一步退黨,並在一九五七年底出版了《日瓦戈醫生》的意文譯本,接著歐洲又出版了英、德、法等各種語言的譯本,《日瓦戈醫生》成為一九五八年西方最暢銷的書。蘇聯領導人發怒了。大概不完全由于小說內容,因為他們當中誰也沒讀過這本書,而是由于蘇斯洛夫親自出馬仍未能阻止小說出版丟了面子。就其暴露蘇聯現實的程度而言,《日瓦戈醫生》不如一九五六年在國內出版的杜金採夫的小說《不隻是為了面包》。為何容忍杜金採夫卻不容忍帕斯捷爾納克?讀過手稿的西蒙諾夫、賽定等人憤怒是因為他們無法理解社會主義現實主義以外的作品,當然還夾雜著嫉妒等感情因素。至于廣大民眾則因為領導人憤怒而憤怒,這已成為他們根深蒂固的習慣了。黨一直是這樣教育他們的,他們相信領導人的每句話。總之,帕斯捷爾納克成為眾矢之的。報刊連篇累股發表抨擊《日瓦戈醫生》的文章,可是沒一位文章作者讀過這本小說。許多作家本來就同他關系疏遠,現在躲避惟恐不及,隻有幾位老作家見面同他打招呼。他大部分時間都同伊文斯卡婭在一起。她對帕斯捷爾納克忠貞不二,預言小說遲早會被蘇聯人民接受,勸他原諒現在反對他的人,並挺身而出,把一切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伊文斯卡婭被蘇斯洛夫召到蘇共中央,蘇斯洛夫對她厲聲申斥,並追問帕斯捷爾納克同義大利出版商費爾特裏內利的關系。伊文斯卡婭一口咬定手稿是她轉交的,同帕斯捷爾納克無關,帕斯捷爾納克得知後堅持先在國內出版。蘇斯洛夫召見伊文斯卡婭後,對帕斯捷爾納克的批判進入新階段,一些天真的學生還到帕斯捷爾納克住所前騷擾,使他終日不得安生。伊文斯卡婭找到同上層關系密切的賽定,向他鄭重聲明,如果繼續騷擾帕斯捷爾納克,她和帕斯捷爾納克便雙雙自殺。她的威脅果真發生作用,一九五八年十月以前帕斯捷爾納克得到了短暫的安寧。一九五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瑞典文學院宣布將一九五八年度諾貝爾文學獎授予帕斯捷爾納克,以表彰他在"當代抒情詩和偉大的俄羅斯敘事文學傳統領域所取得的重大成就"。帕斯捷爾納克也向瑞典文學院發電報表示感謝:"無比感激、激動、光榮、惶恐、羞愧。"當晚,楚科夫斯基和伊萬諾夫兩家鄰居到帕斯捷爾納克家向他祝賀。次日清晨,第三個鄰居費定來到帕斯捷爾納克家,不理睬正在廚房準備早餐的奈豪斯,徑直上樓走進帕斯捷爾納克書房,逼他公開聲明拒絕諾貝爾文學獎,不然作協將開除他會籍,並讓帕斯捷爾納克到他家走一趟,蘇共中央文藝處處長波利卡爾波夫正在那裏等候他。帕斯捷爾納克拒絕發表聲明,也不肯同他去見波利卡爾波夫。費定急忙回去向波利卡爾波夫匯報。奈豪斯見費定匆忙離去,臉色陰沉,連忙上樓看丈夫,隻見帕斯捷爾納克暈倒在地板上。對帕斯捷爾納克的壓力越來越大,但他始終未屈服。他在致作協主席團的信中寫道:"任何力量也無法使我拒絕入家給予我--一個生活在俄羅斯的當代作家,即蘇聯作家--的榮譽。但諾貝爾文學獎金我準備轉贈給保衛和平委員會"。"我知道在社會輿論壓力下必定會提出開除我會籍的問題。我並未期待你們會公正對待我。你們可以槍斃我,將我流放,你們什麽事都幹得出來。我預先寬恕你們。但你們用不著過于匆忙。這不會給你們帶來幸福,也不會增添光彩。你們記住,幾年後你們將不得不為我平反昭雪。在你們的實踐中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然而過了幾小時,帕斯捷爾納克同伊文斯卡婭通過電話後,立即到郵電局給瑞典文學院拍了一份電報:"鑒于我所從屬的社會對這種榮譽所作的解釋,我必須拒絕這份決定授予我的、我本不配獲得的獎金。希勿因我自願拒絕而不快。"與此同時,他也給黨中央發了份電報:"恢復伊文斯卡婭的工作,我已拒絕獎金。"

帕斯捷爾納克為了悍衛榮譽不畏懼死亡和流放,但榮譽在愛情面前卻黯然失色。為使伊文斯卡婭免遭迫害,帕斯捷爾納克一切都在所不惜。

然而一切都晚了,聽命于領導的民眾在當時團中央第一書記謝米恰特內的煽動下,在帕斯捷爾納克住宅前示威,用石塊打碎門窗玻璃,呼喊把帕斯捷爾納克驅逐出境的口號。如果不是印度總理尼赫魯直接給赫魯曉夫打電話聲稱他本人準備擔任保衛帕斯捷爾納克委員會主席的話,帕斯捷爾納克很可能被驅逐出境。在一連串猛烈的打擊下,帕斯捷爾納克身心交瘁,一做不振。他孤獨地住在作家村,心髒病不時發作,很難出門。奈豪斯不準伊文斯卡婭進他們家門,他們兩人極少見面,甚至無法互通訊息。一九六O年五月三十日,帕斯捷爾納克溘然逝世。官方當然不會舉行任何追悼儀式,報上隻發了一條訊息:"文學基金會會員帕斯捷爾納克逝世。"連他是詩人、作家都不承認了。但他的詩歌愛好者們在作家村貼出訃告,民警揭掉後又重新貼上。帕斯捷爾納克下葬的那天,成千上萬的人到他的住宅同他告別。奈豪斯不準伊文斯卡婭同他告別,伊文斯卡婭在門前站了一夜,最後隻能在人群後面遠遠望著徐徐向前移動的靈樞。此時她五內俱焚,暈倒在地。但她萬萬沒料到等待著她的是更大的磨難。帕斯捷爾納克逝世後,伊文斯卡婭同二十歲的女兒伊琳娜同時被捕,罪名是向國外傳遞手稿並領取巨額稿酬。伊文斯卡婭除了在莫斯科給義大利出版商看過《日瓦戈醫生》手稿外,從未向國外傳遞過任何手稿,至于稿酬則更是一戈比也未領取過。當局把對帕斯捷爾納克的氣都撒在伊文斯卡婭身上,她被判處四年徒刑,伊琳娜兩年。赫魯曉夫下台後,伊文斯卡婭才被釋放。她同帕斯捷爾納克相愛了十三載,共同經歷了人生旅途的驚風駭浪。她把這一切都寫入了《回憶時間的俘虜》中。書名取自帕斯捷爾納克一九五六年所寫的抒情詩《夜》的最後一節:

別睡,別睡,藝術家,

不要被夢魂纏住,

你是永恆的人質,

你是時間的俘虜。

​拒絕諾貝爾獎

耶利內克

8日,2004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奧地利女作家艾爾芙蕾德·耶利內克在維也納召開記者發布會,正式宣布不會去斯德哥爾摩領取諾貝爾文學獎:"我不會去斯德哥爾摩接受該項大獎。"

帕斯捷爾納克

耶利內克解釋自己這一驚人決定時,首先提到的是自己的身體健康原因。她同時認為,自己沒有資格獲得這一大獎。用她本人的話說,在得知獲得這一崇高的獎項後,她"不是高興,而是絕望"。耶利內克表示:"我從來沒有想過能獲得諾貝爾獎,或許,這一獎項是應頒發給另外一位奧地利作家彼傑爾·漢德克的。"

讓-保羅·薩特

讓-保羅·薩特(Jean-Paul Sartre,1905-1980)法國20世紀最重要的哲學家之一,法國無神論存在主義的主要代表人物。他也是優秀的文學家、戲劇家、評論家和社會活動家。薩特是西方社會主義最積極的鼓吹者之 一,一生中拒絕接受任何獎項,包括1964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在戰後的歷次鬥爭中都站在正義的一邊,對各種被剝奪權利者表示同情,反對冷戰。

帕斯捷爾納克

"我拒絕該獎的理由並不涉及瑞典科學院,也不涉及諾貝爾獎本身,正如我在給瑞典科學院的信中說明的那樣。我在信中提到了兩種理由,即個人的理由與客觀的理由。

"個人方面的理由如下:我的拒絕並非是一個倉促的行動,我一向謝絕來自官方的榮譽……

"我的客觀理由是這樣的:

"當前文化戰線上唯一可能的鬥爭是為東西方兩種文化的共存而進行的鬥爭。我並不是說,雙方應該相互擁抱,我清楚地知道,兩種文化之間的對抗必然以沖突的形式存在,但這種沖突應該在人與人、文化與文化之間進行,而無須機構的參與……"

感情生活

帕斯捷爾納克和他的紅顏知己

帕斯捷爾納克是蘇聯著名的詩人、小說家,出身于藝術氣氛濃厚的家庭,從小受到家庭的熏染,對歐洲文學藝術造詣很深,精通英、德、法三國語言。他性格孤僻,落落寡合,同十月革命後從工農兵當中涌現出來的作家格格不入。由後者組成的文學團體拉普也把他視為異己,即所謂的同路人。但不知為何他受到布爾什維克領袖布哈林的青睞,在蘇聯作家第一次代表大會上被樹為詩人的榜樣。但這並未改變作協領導人對他的態度,因為他們不是前拉普成員便是他們的支持者。自1936年起,斯大林用死了五年的馬雅可夫斯基代替帕斯捷爾納克。1938年布哈林被處決後,帕斯捷爾納克在作家圈子裏便完全孤立。無產階級作家不屑同他交往,他對他們也敬而遠之。與他同屬異己的作家也不敢同他交往。例如,同他教養相似的阿赫瑪托娃因丈夫和兒子被捕自身難保,怎敢再連累他。在家庭中,帕斯捷爾納克同樣孤獨。第二個妻子奈豪斯雖決然離開前夫義無反顧地把身心獻給他,但文化修養的差異不能同他在精神上產生共鳴,帕斯捷爾納克的心靈漸漸幹涸,亟待友人理解的甘露。不久二戰爆發,他同全體蘇聯人民一樣投身反法西斯戰爭,同綏拉菲莫維奇一起上前線,並獲得一枚獎章,暫時忘卻了內心的孤寂。戰爭勝利後他渴望新鮮空氣吹進蘇聯,曾令人民膽戰心驚的清洗、鎮壓不再重演。一九四六年,他乘著這股清新的風開始寫《日瓦戈醫生》。就在這一年,他在西蒙諾夫主編的文學雜志《新世界》編輯部裏結識了伊文斯卡婭。伊文斯卡婭是編輯還是西蒙諾夫的秘書,說法不一。帕斯捷爾納克一直是伊文斯卡婭熱愛的詩人、崇拜的偶像。她親眼見到他激動不已。帕斯捷爾納克也被伊文斯卡婭超塵拔俗的美貌所震撼。兩人目光一接觸便激起心靈的火花。帕斯捷爾納克幾天後便把自己所有的詩集簽名贈給伊文斯卡婭,並請她到世界著名鋼琴家尤金娜家聽他朗讀《日瓦戈醫生》的前三章。伊文斯卡婭覺得,第二章《來自另一個圈子的姑娘》中的拉拉的氣質同自己非常相似。後來,帕斯捷爾納克便以她為原型塑造拉拉,把伊文斯卡婭的經歷也寫入這個形象。伊文斯卡婭第一個丈夫是在大清洗中被迫自殺的,第二個丈夫病故,她同女兒伊琳娜相依為命。拉拉的丈夫也是被迫自殺的,她也同女兒卡佳廝守在一起。帕斯捷爾納克同伊文斯卡婭在《新世界》編輯部的邂逅,改變了他們兩人的命運,使伊文斯卡婭歷盡磨難,把帕斯捷爾納克過早地送入墳墓。一九四六年伊文斯卡婭三十四歲,帕斯捷爾納克五十六歲,但年齡的差異並未阻礙他們相愛。一年後,帕斯捷爾納克對伊文斯卡婭說:"我對您提出個簡單的請求,我要同您以'你'相稱,因為再以'您'相稱已經虛偽了。普希金沒有凱恩。心靈不充實,葉賽寧沒有鄧肯寫不出天才詩句,帕斯捷爾納克沒有伊文斯卡婭便不是帕斯捷爾納克、"他們相愛了。

日瓦戈醫生

劇情介紹

大衛.裏恩導演的史詩式戰爭文藝巨片,改編自蘇聯作家鮑利斯彼斯特納克的諾貝文學獎作品,描寫理想主義者的醫生日瓦戈和熱情奔放的護士娜拉之間的愛情故事。劇情曲折,壯麗的北國風光和動蕩的革命背景亦增強了影片的可看性。奧瑪.沙裏夫飾汪日瓦戈,他從小被唐雅的父母收養長大後就娶了唐雅為妻。但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日瓦戈認識了裁縫漂亮的女兒娜拉,兩人墜入愛河時卻碰上十月革命發生而被逼分離。日瓦戈回到舊地與妻子團聚時,卻意外與娜拉重逢,壓抑多時的熱情遂一發不可收拾。當日瓦戈被紅軍俘虜押往前線,他為了見娜拉而冒險逃出,但結果還是不免分手的命運。茱莉.克麗絲蒂與傑拉爾丁.查普林分飾主角的情人與妻子,表現出各自的擅長

幕後製作

有人批評《日瓦戈醫生》對帕斯捷爾納克的原著和俄國革命進行了曲解,影片刻意將原本的政治意識浪漫化,將波瀾壯闊的革命史詩平面化和圖解化,最終僅僅講述了一段蒼白的羅曼史,使本片較像一部以大時代為背景的愛情片。無論如何,當我們看到排成長隊的蘇聯工人在一顆巨大的紅星下魚貫而行的時候,當我們看到小日瓦戈手捧一束白花看著一襲白衣的美麗母親被釘入棺材的時候,當影片結尾水庫上方出現一道彩虹的時候,我們的確感受到了影片中博大而深沉的對人、對最渺小個體、對生活的關愛和熱情。

波蘭作家貢布羅維奇說:"我覺得任何一個尊重自己的藝術家都應當是,而且在每一種意義上都必然是名副其實的流亡者"。《日瓦戈醫生》講述了一個流亡的故事,一個關于流亡的理想和流亡的愛情的故事,當廣袤的俄羅斯平原的冰雪融化後,它們最終匯成一曲奔涌的壯麗史詩,這是屬于大衛·裏恩的史詩。

影片的主人公,飾演日瓦戈的奧瑪·謝裏夫在大衛·裏恩的另一部名作《阿拉伯的勞倫斯》中扮演阿拉伯王子。他在影片中的表演"全心投入而不知所雲"( 《芝加哥太陽報》),或許也正是這種"不知所雲"充分表現了日瓦戈內向、敏感、多情而善良的復雜性格特征

影片改編自俄國作家鮑裏斯·帕斯捷爾納克創作的長篇小說《日瓦戈醫生》,憑借這部作品,鮑裏斯·帕斯捷爾納克在1958年被授予了諾貝爾文學獎,以表彰他"為當代抒情詩歌和俄羅斯散文作家的文學傳統所做出的卓越貢獻"。 但作家在自己的祖國遭到了嚴厲的批判,並被迫放棄了這個獎項。

《日瓦戈醫生》是大衛·裏恩金像三部曲的收關之作(另兩部是《阿拉伯的勞倫斯》和《桂河大橋》),該片獲十項奧斯卡獎提名,並最終獲得了最佳改編劇本、電影配樂、攝影、服裝設計、藝術指導五項大獎。

媒體報道

Pasternak的這部小說不是家喻戶曉應該也算是對得起其世界名著兼諾貝爾文學獎的名頭的,這部拍攝于1965年的電影也體現地球村的概念,前蘇聯作家的小說由美國人出資請了一個英國導演,再由一個埃及人做男主角在西班牙以及芬蘭拍攝完成,雖然對白是英語,但是裏面的人動輒稱呼其他人為同志(comrade)--這部投資一千五百萬美圓的電影在當時確實算是首屈一指的,而在那個時代也隻有David Lean有資格和能力敢于駕馭一部這樣史詩般的電影!

原著我並沒有看過,誠如主創人員說的那樣這不是一部宣揚政治理念的電影,但是片中無處不在的關于政治意識形態的表現卻無法讓人規避影片中的政治,但即使如此這場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曠世之愛就是在這樣一種時代背景下發生了,而且在看完之後對片中人物的悲哀和無奈完全蓋過了所有的其他因素,無孔不入的政治在光輝的愛情面前忽然顯得矮小可笑起來,片尾水壩下的那道彩虹仿佛在向人們證明這個世界上依然還有一些事情是美好的是值得我們付出一切去爭取的!

在波瀾壯闊的革命時代,個人的作用和意義被符號化,身不由己的顛沛流離妻離子散使人們的生存本能無限激發,而當兩個掙扎的靈魂碰觸到一起時就理所當然的互相吸引互相依偎,于是造就了影史上最讓人心酸的第三者插足。難道隻是因為愛情嗎?片尾後半段Yori送走Lara的那一幕裏,Yori瘋狂的跑上二樓砸開冰封的窗戶隻是為了能夠更久的看著自己愛人的離去,那種感情已經被煎熬到了相嚅以沫的高度,而Yori最後一次見到Lara的時候倒在街頭的一刻還有誰能夠不為這個善良人的遭遇而悵惘呢!也許正因為如此所以導演最後一直都沒有交代Tonya及其兒女的下落!

三小時四十分鍾的片長仿佛一晃而過,對于個人的一生來說著實短暫,但是在這兩百多分鍾裏濃縮的世間百態總是有某個地方會使人產生共鳴的,那些電光火石一般的怦然心動、那些理想的浪漫的軟弱的無辜的狂熱執著、那些冰天雪地中的相依相偎互相扶持……在一遍遍如泣如訴的俄羅斯三弦琴伴奏下展現出一種悲壯的美感!可能在殘酷的時代下的愛情都大抵如此吧!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