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姆博爾斯卡

希姆博爾斯卡

希姆博爾斯卡又名維斯瓦娃·辛波絲卡,生于波蘭的小鎮布寧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裏。那時,她的國家剛剛擺脫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陰影。一九三一年全家遷往波蘭南部的克拉科夫。在辛波絲卡的每一本詩集中,幾乎都可以看到她追求新風格、嘗試新技法的用心。 她擅長自日常生活汲取喜悅,以小隱喻開發深刻的思想,寓嚴肅于幽默、機智,是以 小搏大,舉重若輕的語言大師。于1996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2001年成為美國文學藝術學院名譽會員,這是美國授予傑出藝術家的最重要榮譽。2012年2月1日,在克拉科夫逝世,享年88歲。

人物簡介

希姆博爾斯卡希姆博爾斯卡

希姆博爾斯卡,波蘭詩人、1996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希姆博爾斯卡在詩歌中對人性持微妙的諷刺和懷疑。早期詩集《存活的理由》(1952年)反映了希姆博爾斯卡對共產主義的社會現實主義的認同。希姆博爾斯卡後來認為這部詩集不能代表自己的真實詩歌意圖,為此發表了《呼喚雪人》(1957年),這部詩集更具個人性,表達了她對斯大林共產主義不再抱有幻想。辛波絲卡出生在布寧(現在的科尼克)。1931年搬到克拉科夫,1945-48年就讀于雅蓋隆大學。1953年至1981年,擔任克拉科夫《文學生活》(ZycieLiteracia)周刊的詩歌編輯和專欄作家。她出版了十幾卷的詩歌。

辛波絲卡于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四作年就讀于波蘭雅蓋沃大學哲學系。這是波蘭最古老的大學,建于十中世紀,以政治和宗教的寬容為建校之本,知名的天文學家哥白尼、鐳的發現者居裏夫人均畢業于這所大學。詩人一生結過二次婚,沒有生育有兒女。辛波絲卡是懂得詩和生命的滋味的,所以她這樣說:“我偏愛寫詩的荒謬勝過不寫詩的荒謬。”

一九九六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希姆博爾斯卡(WislawaSzymborska),一九二三年七月二日出生于波蘭西部小鎮布寧(Bnin,今為科尼克[Kornik]一部份),八歲時移居克拉科夫(Cracow),至今仍居住在這南方大城。希姆博爾斯卡是第三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女詩人(前兩位是一九四五年智利的密絲特拉兒和一九六六年德國的沙克絲),第四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波蘭作家,也是當今波蘭最受歡迎的女詩人。希姆博爾斯卡的詩作雖具高度的嚴謹性及嚴肅性,在波蘭卻擁有十分廣大的讀者。希姆博爾斯卡一九七六年出版的詩集《巨大的數目》,第一印刷一萬本在一周內即售光,這在詩壇真算是巨大的數目。

人生歷程

希姆博爾斯卡希姆博爾斯卡

童年

希姆博爾斯卡回憶,在她童年時代的家庭生活中,談論得最多的就是讀書。她五歲就開始作兒童詩,她的父親是第一個熱心讀者。

少年

希姆博爾斯卡于一九四五年至一九四八年間,在克拉科夫著名的的雅格隆尼安大學修習社會學和波蘭文學。一九四五年三月,她在波蘭日報副刊發表了她第一首詩作〈我追尋文字〉。一九四八年,當她正打算出第一本詩集時,波蘭政局生變,共產政權得勢,主張文學當為社會政策而作。辛波絲卡于是對其作品風格及主題進行全面之修改,詩集延至一九五二年出版,名為《存活的理由》。希姆博爾斯卡後來對這本以反西方思想,為和平奮鬥,致力社會主義建設為主題的處女詩集,顯然有無限的失望和憎厭,在一九七O年出版的全集中,她未收錄其中任何一首詩作。

一九五四年,第二本詩集《自問集》出版。在這本詩集裏,涉及政治主題的詩作大大減少,處理愛情和傳統抒情詩主題的詩作佔了相當可觀的篇幅。一九五七年,《呼喚雪人》出版,至此她已完全拋開官方鼓吹的政治主題,找到了自己的聲音,觸及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歷史,人與愛情的關系。一九九六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辛波絲卡(WislawaSzymborska),一九二三年出生于波蘭科尼克(Kornik),八歲時移居克拉科夫(Cracow),至今仍居住在這南方大城。她是第三個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女詩人(前兩位是一九四五年智利的密絲特拉兒和一九六六年德國的沙克絲),第四個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波蘭作家,也是當今波蘭最受歡迎的女詩人。

大學

于一九四五年三月在波蘭日報副刊發表了她第一首詩作《我追尋文字》。一九四八年,當她正打算出第一本詩集時,波蘭政局生變,共產政權得勢,主張文學當為社會政策而作。辛波絲卡于是對其作品風格及主題進行全面之修改,詩集延至一九五二年出版,名為《存活的理由》。辛波絲卡後來對這本以反西方思想,為和平奮鬥,致力社會主義建設為主題的處女詩集,顯然有無限的失望和憎厭,在一九七0年出版的全集中,她未收錄其中任何一首詩作。一九五四年,第二本詩集《自問集》出版。在這本詩集裏,涉及政治主題的詩作大大減少,處理愛情和傳統抒情詩主題的詩作佔了相當可觀的篇幅。一九五七年,《呼喚葉提》出版,至此她已完全拋開官方鼓吹的政治主題,找到了自己的聲音,觸及人與社會,人與歷史,人與愛情的關系。在一九六二年出版的《鹽》裏,我們看到她對新的寫作方向進行更深、更廣的探索。

一九六七年,《一百個笑聲》出版,這本在技巧上強調自由詩體,在主題上思索人類在宇宙處境的詩集,可說是她邁入成熟期的作品。一九七二年的《隻因為恩典》和一九七六年的《巨大的數目》更見大師風範。在一九七六年之前的三十年創作生涯中,辛波絲卡以質代量,共出版了一百八十首詩,其中隻有一百四十五首是她自認成熟之作,她對作品要求之嚴由此可見一斑。

作品風格

希姆博爾斯卡的每一本詩集中,幾乎都可以看到她追求新風格、嘗試新技法的用心。她擅長自日常生活汲取喜悅,以小隱喻開發深刻的思想,寓嚴肅于幽默、機智,是以小搏大,舉重若輕的語言大師。一九七六年之後,十年間未見其新詩集出版。一九八六年《橋上的人們》一出,遂格外引人註目。令人驚訝的是,這本詩集竟然隻有二十二首詩作,然而篇篇佳構,各具特色,可說是她詩藝的高峰。

希姆博爾斯卡關心政治,但不介入政治。嚴格地說,她稱不上是政治詩人—也因此她的書能逃過官方檢查製度的大剪,得以完整的面貌問世——但隱含的政治意涵在她詩中到處可見。在《橋上的人們》這本詩集裏,她多半以日常生活經驗為元素,透過獨特的敘述手法,多樣的詩風,錘練出生命的共相,直指現實之荒謬、局限,人性之愚昧、妥協。此處譯介的五首詩即出自此書。

《葬禮》一詩以三十五句對白組成,希姆博爾斯卡以類似荒謬劇的手法,讓觀禮者的話語以不合邏輯的順序穿梭、流動、交錯,前後句之間多半無問答之關聯,有些在本質上甚至是互相沖突的。這些對白唯一的共通點是——它們都是生活的聲音,瑣碎、空洞卻又是真實生命的回音。在本該為死者哀慟的肅穆葬禮上,我們聽到的反而是生者的喧嘩。藉著這種實質和形式之間的矛盾,辛波絲卡呈現出真實的生命形貌和質感,沒有嘲諷,沒有苛責,隻有會心的幽默和諒解。

在《寫履歷表》一詩,希姆博爾斯卡則以頗為辛辣的語調譏諷現代人功利導向的價值觀——將一張單薄的履歷表和一個漫長、復雜的人生劃上等號,企圖以一份空有外在形式而無內在價值的資料去界定一個人,企圖以片面、無意義的具體事實去取代生命中諸多抽象、無以名之的的美好經驗。然而,這樣的荒謬行徑卻在現代人不自覺的實踐中,成為根深蒂固的生活儀式,詩人為我們提出了警訊。

在《衣服》一詩中,希姆博爾斯卡不厭其煩地列出不同質料、樣式的衣服名稱,及其相關之配件、設計細節,似乎暗示生命的局限——再嚴密的設防,也無法阻攔焦慮、心事、病痛、疏離感的滲透。即使抽出了圍巾,在衣服外再裹一層保護膜,也隻是一個蒼涼無效的生命手勢。希姆博爾斯卡的政治嘲諷和機智在《對色情文學的看法》一詩中發揮得淋漓盡致。八十年代的波蘭在檢查製度之下,政治性、思想性的著作斂跡,出版界充斥著色情文學。在這首詩裏,辛波絲卡虛擬了一個擁護政府「以思想箝製確保國家安全」政策的說話者,讓他義正嚴詞地指陳思想問題的嚴重性超乎色情問題之上,讓他滔滔不絕地以一連串的色情意象痛斥自由思想之猥褻、邪惡。但在持續五個詩節嘉年華會式的激情語調之後,辛波絲卡設計了一個反高潮——在冷靜、節製的詩的末段,他刻意呈現自由思想者與志同道合者喝茶、翹腳、聊天的自得和無傷大雅。這樣的設計頓時瓦解了說話者前面的論點,凸顯其對思想大力抨擊之荒謬可笑,也間接對集權國家無所不在的思想監控所造成的生存恐懼,提出了無言的抗議。

主要作品

希姆博爾斯卡主要作品

希姆博爾斯卡作品希姆博爾斯卡作品

Dlategoyjemy(存活的理由),1952年Pytaniazadawanesobie(自問集),1954年

Wo?aniedoYeti(呼喚雪人),1957年

Sól(鹽),1962年

101wierszy(101首詩),1966年

Stopociech(無止境的樂趣),1967年

Poezjewybrane(詩選),1967年

Wszelkiwypadek(可能),1972年

Wielkaliczba(巨大的數目),1976年

Ludzienamocie(橋上的人們),1986年

Poezje:Poems(詩集,波蘭語-英語雙語詩),1989年

Lekturynadobowizkowe(選讀札記),1992年

Koniecipocztek(結束與開始),1993年

Widokzziarnkiempiasku(一粒沙看世界),1996年

Stowierszy-stopociech(一百個笑聲),1997年

Chwila(瞬間),2002年

Rymowankidladu?ychdzieci(給大孩子的詩),2003年

Dwukropek(冒號),2005年

辛波絲卡詩選

未進行的喜馬拉雅之旅

博物館

不期而遇

金婚紀念日

寫作的喜悅

特技表演者

劇場印象

廣告

回家

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致謝函

微笑

隱居

一粒沙看世界

衣服

寫履歷表

葬禮

對色情文學的看法

種種可能

橋上的人們

天空

結束與開始

仇恨

一見鍾情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