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來語

希伯來語

希伯來語(עִבְרִית Ivrit,讀音:[iv'ri:t])屬于亞非語系閃米特語族(或屬閃含語系閃語族),為具有古代猶太民族(以色列民族或希伯來民族)意識之現代人民的民族語言、也是猶太教的宗教語言。過去的二千五百年,“希伯來語”主要用于《聖經》與相關宗教方面的研究,自從20世紀特別是以色列復國以來,“希伯來語”作為口語在猶太人中復活,漸漸取代阿拉伯語、猶太西班牙語和意第緒語(或稱為“依地語”,猶太人使用的國際交流語),以色列復國後將“希伯來語”定為官方語言之一,採用希伯來語字母書寫;另一種官方語言是阿拉伯語。希伯來語亦如同其它大部分的閃語族系般,其拼寫法為橫寫由右到左。中國目前開設希伯來語的高校有北京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和上海外國語大學。
  • 中文名稱
    希伯來語
  • 外文名稱
    עִבְרִית Ivrit
  • 通用語言
    迦南地
  • 語族
    亞非語系閃米特語族
  • 宗教語言
    猶太教
  • 主要用途
    《聖經》與相關宗教方面的研究

語言概述

希伯來語(עִבְרִית Ivrit,讀音:[iv'ri:t])。這是迦南地的通用語言。據《創世記》10:15

希伯來語希伯來語

  希伯來語

-18,"迦南生長子西頓,又生赫和耶布斯人、亞摩利人、革加撒人、希未人、亞基人……"這些居住在迦南地人的語言就是以後踏足在巴勒斯坦地的以色列民先祖如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學習和使用的語言。我們稱為希伯來文,所以在創四十:15 ,約瑟說:"我實在是從希伯來人之地被拐來的。"雖然那時以色列民還沒有進入迦南地。我們可以說,亞伯拉罕從美索不達米亞遷移至迦南時,迦南居民的語言對他們絕對不會很陌生,經過不斷的適應、改進、發展,迦南地的語言就被稱為希伯來文。

語系

希伯來語屬于亞非語系閃米特語族(或屬閃含語系閃語族),為猶太教宗教語言。過去的二千五百年,"希伯來語"主要用于《聖經》與相關宗教方面的研究。古代希伯來語是撒瑪利亞人的禮儀性語言,自從20世紀特別是以色列復國以來,"希伯來語"作為口語在猶太人中重新復活,漸漸取代阿拉伯語、猶太西班牙語和意第緒語(或稱為"依地語",猶太人使用的國際交流語),以色列建國後將"希伯來語"定為官方語言之一,目前(2004年)使用人口約510萬,另一種官方語言是阿拉伯語。復活後的現代希伯來語主要由猶太人,研究猶太教和以色列的學者,以中東及其文明為研究方向的考古學家和語言學家,還有神學家在基督教神學院中使用。

音系

母音

希伯來語稱母音為 tnu'ot (תְּנוּעוֹת‎)。這些母音的正字法表示叫做 Niqqud。以色列希伯來語有 5 個母音音位,由下列 Niqqud-符號表示:

  現代以色列希伯來語的母音音位

音位

現代希伯來語發音

英語近似發音

正字法表示

"長"*

"短"*

"非常短"/"中斷的"*




/a/[a](如"spa")kamats ( ָ )patach (ַ )chataf patach (ֲ )

/e/

[e̞]

(如"bet")

tsere male ( ֵי ) 或tsere chaser ( ֵ )

segol (ֶ )

chataf segol (ֱ ), 有時 shva (ְ )

/i/

(如"ski")

khirik male ( ִי )

khirik chaser( ִ )

/o/

[o̞]

(如"gore")

kholam male ( וֹ‎ )或 kholam chaser (ֹ )

kamatz katan (ָ )

chataf kamatz( ֳ )

/u/

[u]

(如"flu",但不雙母音化)

shuruk ( וּ‎ )

kubuts (ֻ )

* 每個音位的多種正字法表示證明了在早期形式的希伯來語中母音的廣闊的音位範圍。某些語言學家叫仍把希伯來語文法實體 Shva na-標記為 Shva ( ְ )-當作第六的音位 /ə/。

輔音

希伯來語稱輔音為 'itsurim (עיצורים‎)。下表列出希伯來語輔音和它們的 IPA 音標:

雙唇音

唇齒音

齒齦音

齦後音

硬齶音

軟齶音

小舌音

聲門音

鼻音

/m/ מ

/n/ נ

塞音/p/פּ/b/בּ/t/ט,ת,תּ/d/ד,דּ/k/ק,כּ/g/ג,גּ/ʔ/א,ע

塞擦音

/ts/ צ

擦音

/f/פ

/v/ב,ו

/s/ ס,שׂ

/z/ ז

/ʃ/שׁ

/ʒ/'ז

/χ/ח,כ,ך

/ʁ/ר

/h/ ה

顫音

/ʀ/ ר


近音

/j/ י

邊音

/l/ ל

文法

希伯來語文法是部分分析式的,使用前置詞而非文法格來表達如與格離格和賓格這樣的形式。但是屈折在動詞和名詞的形成中扮演了決定性角色。比如,名詞有一個構造狀態,叫做"smikhut",用來指示"屬于"關系: 這是更加曲折語言的屬格的逆反。處在 smikhut 的詞經常用連字型大小 hyphen 合並起來。在現代講話中,這個構造的使用有時同意思為"of"的前置詞"shel"是可互換的。但是在很多情況下古老的變格形式被保留了(特別是在習慣用語和類似情況下),並且"人稱"前接詞被廣泛的用來"變格"前置詞。

希伯來文缺乏形容詞,因此他們在描寫的過程中就用比喻的方式,比如:你的愛情比酒更美;你的唇好像一條朱紅線;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蘋果樹在樹林中。

字母及發音

希伯來語共有22個字母,他們皆為輔音字母。但事實上,任何一門用口表述的語言,若沒有母音,根本就不可能藉聲帶發出聲音來,希伯來語自然也不例外。希伯來語的母音就包含在其輔音中。拼寫的時候用四個字母Alef, Vav, Yud, Ayin當作母音來拼寫單詞,也就是說這四個字母Alef, Vav, Yud, Ayin基本上沒有固定的發音,而是根據不同的情況被當做不同的原音。其中Vav也可發"V"的音。這四個字母也同樣可以互相組合成為復合母音。現代的希伯來語拼寫是相當規則和準確的。

希伯來語除了22個字母外,還有詞尾發生形狀變化的5個字母。希伯萊文的行文和阿拉伯文相同,都是從右到左書寫。

א Aleph

בּ ב Beth

גּ ג Gimel

דּ ד Daleth

ה Hey

ו Vav

ז Zayin

ח Heth

ט Teth

י Yod

כּ כ ך Kaph

ל Lamed

מ ם Mem

נ ן Nun

ס Samek

ע Ayin

פּ פ ף Pey

צ ץ Tsade

ק Koph

ר Resh

שׂ שׁ Sin

תּ ת Tav

字母表

Alef

Bet/Vet

Gimel

Dalet

He

Vav

Zayin

Het

Tet

Yod

Kaf/Chaf

א

ב

ג

ד

ה

ו

ז

ח

ט

י

כ

ך

Lamed

Mem

Nun

Samech

Ayin

Pe/Fe

Tsadi

Qof

Resh

Shin/Sin

Tav

ל

מ

נ

ס

ע

פ

צ

ק

ר

ש

ת

ם

ן

ף

ץ

閃語

閃語是古時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敘利亞、巴勒斯坦和阿拉伯這片廣大地區民族的日常用語。按地區,我們可以將閃語分成三支:

A. 東閃語(East Semitic)

B. 西北閃語(Northwest Semitic)

C. 西南閃語(Southwest Semitic)

其中西北閃語(Northwest Semitic):分為兩支:

1. 亞蘭語(Aramaic)

2. 迦南閃語(Canaanite)

(a) 摩押(Moabic)

(b) 腓利基(Phoenician)

(c) 希伯來(Hebrew)

(d) 烏加列文(Ugaritic)

猶太人原來是居住在阿拉伯半島的一個遊牧民族,最初被稱為希伯來人,意思是"遊牧的人"。根據聖經記載,他們的祖先亞伯拉罕原來居住在蘇美爾人的烏爾帝國附近,後來遷移到巴勒斯坦,他的後代分為兩支: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古蘭經中也承認亞伯拉罕是阿拉伯人的祖先。

猶太人到世界各地後,語言、風俗逐漸和當地居民同化,但他們堅持信仰本民族的宗教,以此維持民族的獨立性,仍然用自己的希伯來字母書寫文字,在義大利、西班牙的猶太人,語言被同化,用希伯來字母書寫的叫"拉丁諾文";在德國、波蘭的猶太人語言為"依地文";在中國的猶太人,由于他們的宗教信仰也不吃豬肉,逐漸和回族混淆。因為他們信仰不同,在基督教國家受到歧視,不得擁有土地,隻好經商,逐漸積累商業經驗,基督教徒不允許放高利貸,而猶太人的信仰不禁止,可以從事信貸活動,逐漸成為歐洲的著名商人和銀行家,更為低層平民所憎惡,不時發生打擊猶太人事件。終于導致在希特勒德國發生迫害、消滅整個民族的事件。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猶太人大量移居美國和巴勒斯坦,在巴勒斯坦重建以色列國,重新人為恢復希伯來語言,導致和當地定居已久的阿拉伯人的矛盾鬥爭,使中東成為世界的熱點地區。

​復活記

公元前70年,羅馬人毀掉了猶太人的都城耶路撒冷。猶太人被逐出家園流落世界各地。他們使用寄居國的語言,致使希伯來語作為口語逐漸消失(但作為書面語繼續存在)。

19世紀後半葉,有一個猶太人決心復活希伯來語。他是立陶宛猶太青年埃裏澤·本·耶胡達。(本·耶胡達在希伯來語中的含義就是:"猶太人之子")1879年,耶胡達發表論文《事關大局的問題》,認為在現代世俗世界同化的壓力下,猶太民族作為一個**民族而生存面臨大問題,而共同的語言和共同的家園,是猶太民族存在的必要條件。為了保證民族延續和民族復興,猶太人必須重說希伯來語。

耶胡達決心在與其他猶太人交往時隻說希伯來語。他的第一個孩子成了近2000 年來第一個把希伯來語當做母語來說的孩子。1884年,他開始編輯一份周報,進一步宣傳他的思想;同時,為了證明古語能夠新生,供現代社會使用,他著手編纂一部字典,並積極擴展辭彙量。1890年12月,他組建了一個希伯來語委員會(即今希伯來語研究院)以發展這項事業。

後來,耶胡達找到了一些願意實踐他語言思想的志同道合之士。他不僅要求他們積極使用希伯來語,還堅持要這批拓荒者的子女把它當做母語來學。不錯,當時巴勒斯坦地區的猶太學校都講授希伯來語,但是僅作為一種了解宗教和經書的古語來講授。所以,耶胡達的要求對于祖居聖地的猶太人和定居多年的拓荒者來說,影響甚微。不過,年輕的移民們急于開創一種嶄新的生活,許多人樂于讓孩子去學這種未曾實踐過的語言。

在這個萌芽的教育體系中,建立希伯來語的嘗試所遇到的困難不難想像,正如當時的老師所言:"氣氛濃重壓抑。難以想像和描述第一顆種子是怎麽種下去的。我們像啞巴,結結巴巴的,要手和眼來幫忙。"

經過艱苦的摸索,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巴勒斯坦地區全部使用希伯來語的幼稚園、中國小和專業學校已達64所。

終于,入學的兒童把自己看成了希伯來語事業的擁護和保衛者。曾有這樣一個報道:有人從一個小女孩手中搶走一個布娃娃。才上學一個月的女孩吃了一驚,抓住那人的衣袖,用希伯來語叫道:"還給我!還給我!"那人裝作聽不懂,要女孩說意第緒語,但女孩堅持說希伯來語,寧可因此失去布娃娃。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德國的猶太人慈善機構出資在海法市籌建一所技術學院 (即後來的海法理工大學)。規劃者認為,由于德語是國際公認的語言,新學院中講課要用德語。訊息披露後,巴勒斯坦地區猶太人舉行了一系列的示威、罷工、罷課和抗議集會,開學典禮被迫延後。

同樣,其他學校也開始用希伯來語講授全部課程。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末,技術學院以希伯來語為唯一授課語言;第一代說希伯來語的家庭也出現了。1925年,希伯來大學的創辦成了全民族的大事。

據1916-1917年間統計,巴勒斯坦地區8.5萬猶太人中有3.4萬人把希伯來語當做第一用語或日常用語。有意義的是,其中農業定居村和特拉維夫市75%的兒童及33%的成年人說希伯來語。希伯來語的延續得到了保證。

1923年9月29日,英國托管當局承認了希伯來語的地位:"阿拉伯語、英語和希伯來語為該地區的官方語言。"

雖然希伯來語在1948年5月以色列國建立前後還經受了多次挑戰,移民數往往超過了原有居民數,然而希伯來語作為存活語言的地位從未動搖。

現在,希伯萊語是以色列國的正式語言,使用人數750萬人(包括在西岸等地的使用者),195,375美國使用者。

奇跡

隨著猶太人流浪到世界各地,希伯來語滅亡了兩千多年,但以色列建國後,希伯來語人為地復活了。這在世界語言歷史上是屬于絕無僅有的奇跡。今天的希伯來語,和兩千多年前的希伯來語是相通的。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到古以色列大衛王的年代。現代的以色列人基本可以聽得懂兩千多年前人們的對話。現代的言語能夠做到與兩千多年前的語言相通,這在世界上也是屬于絕無僅有的奇跡。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