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 -維克多·雨果長篇小說

巴黎聖母院

巴黎聖母院(港譯鍾樓駝俠,台譯鍾樓怪人)是法國文學家維克多·雨果所著,于1831年1月14日初版的小說。

故事的場景設定在1482年的巴黎聖母院,內容環繞一名吉卜賽少女(拉·愛絲梅拉達)和由副主教(克諾德·福羅諾)養大的聖母院駝背敲鍾人(加西莫多)。

此故事曾多次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及音樂劇。

  • 書名
    巴黎聖母院
  • 定價
    25元
  • 出版社
    上海譯文出版社
  • 作者
    (法)維克多·雨果
  • 出版時間
    2011-01-01
  • 原版名稱
    Notre-DamedeParis
  • 裝幀
    506
  • 譯者
    管震湖譯
  • 開本
    32開
  • ISBN
    9787532752355I.2999
  • 類別
    世界名著
  • 頁數
    506
  • 所屬叢書
    譯文名著精選
  • 版次
    01版01次

精彩書摘

一 大堂 話說三百四十八年零六個月十九天前,那天巴黎教堂所有大鍾齊鳴, 響徹老城、大學城和新城三重城垣,驚醒了全體市民。 其實,一四八二年一月六日那天,並不是歷史上的一個紀念日;一清 早全城鍾聲轟鳴,市民驚動,也沒有發生什麽驚天動地的大事。既不是庇 卡底人或勃艮第人進犯,也不是抬著聖骨盒的宗教列隊儀式;既不是拉阿 斯城學生造反,也不是“我們尊稱威震天下聖主國王陛下”擺駕人城;甚 至不是在司法宮廣場吊死男女扒手的熱鬧場景;更不是十五世紀常見的羽 飾盛裝的某國使臣蒞臨到任。就在兩天前,還有這樣一隊人馬,即佛蘭德 使團奉命前來,為締結法國王太子和佛蘭德瑪格麗特公主的婚約。為此, 波旁紅衣主教不勝其煩,但是他為了討好國王,不得不滿臉堆笑,迎接佛 蘭德市政官那幫土裏土氣的外國佬,還在波旁公爵府款待他們,為他們演 出“不少精彩的寓意劇、滑稽劇和鬧劇”,不料天不做美,一場滂沱大雨 ,將府門掛的精美華麗的帷幔淋得一塌糊塗。

一月六日那天,是約翰·德·特洛伊所說的“全巴黎歡騰”的雙重節 慶,即遠古以來就有的主顯節和狂人節。 這一天,照例要在河灘廣場燃放篝火,在布拉克小教堂那裏植五月樹 ,在司法宮裏演出聖跡劇。就在前一天,府尹大人已派衙役通告過了:他 們身穿神氣的紫紅毛紡襯甲衣,胸首碼著白字大十字,到大街小巷的路口 吹號並高聲宣告。 一清早,住家和店鋪都關門閉戶,男男女女從四面八方擁向三處指定 的場所。去看篝火,賞五月樹還是觀聖跡劇,要隨各人的興趣而定。這裏 應當贊揚一句巴黎看熱鬧的人,他們有古人的那種見識,絕大多數都去看 篝火,因為這正合時令,或者去觀聖跡劇,因為是在司法宮大廳演出,那 裏能遮風避雨。大家仿佛串通一氣,誰也不去布拉克小教堂墓地,讓那棵 花不繁茂的可憐的五月樹,孤零零在一月的天空下瑟瑟戰傈。 市民大多擁進通往司法宮的街道,他們知道兩天前到達的佛蘭德使團 安麗去有戲,開觀看在問一大廳舉行的推舉醜大王的場面。

司法官大廳雖然號稱世界之最(須知索瓦爾那時尚未丈量過盂塔吉城堡 的大廳),這一天要擠進去談何容易。通向司法宮廣場的五六條街道猶如河 口,不斷擁出一股股人流,從住戶的視窗望過去,隻見廣場上人山人海, 萬頭攢動。人流的洶涌波濤越來越擴大,沖擊著樓房的牆角,而那些牆角 又像岬角,突進圍成不規則狀大水池的廣場。司法官高大的哥特式門臉正 中一道大台階,上下人流交匯在一起,又在接下的台階分成兩股,從兩側 斜坡傾瀉到人海浪濤中;這道大台階就是一條水道,不斷向廣場註入,猶 如瀑布瀉人湖泊中。成千上萬人呼喊,調笑,走動,簡直甚囂塵上,沸反 盈天。這種喧囂,這種鼓噪,有時還變本加厲,有增無減。

擁向大台階的 人流受阻,折回頭來,亂作一團,形成了漩渦。原來是府尹衙門的一名弓 箭手在推搡,或者一名警官策馬沖撞,以便維持秩序。這種傳統實在值得 稱道,是由府尹衙門傳給總督府,又由總督府傳給騎警隊,再傳給我們今 天的巴黎保全隊。 面孔和善的市民,成千上萬,密密麻麻,站在門口、視窗,爬上天窗 、屋頂,安安靜靜,老老實實,註視著司法官,註視著熙熙攘攘的人群。 而且時至今日,巴黎還有許多人,喜歡觀望看熱鬧人所形成的場面,隻要 猜想人牆裏面發生了什麽事,就已經覺得很有意思了。

我們今天一八三0年的人,假如在想象中能有機會混雜在十五世紀的這 群巴黎人中間,同他們一起前呼後擁,摩肩擦背,跌跌撞撞地擠進原本十 分寬敞,而一四八二年一月六日這天卻顯得特別窄小的司法官大廳,所見 的景象不無興趣,也不無吸引力,周圍本來全是古舊的東西,我們那時看 起來就會有全新的感覺。 如果讀者願葸,我們就力圖想象出,我們一向跨進這座大廳,躋身子在 這群短衣短襖打扮的嘈雜的平民中間所產生的印象。 先是耳朵一片嗡鳴,眼花繚亂。我們頭頂是雙合圓拱尖頂、雕花鑲木 、繪成天藍色、襯著金黃色的百合花圖案;腳下是黑白相間的大理石地面 。幾步遠有一根大圓柱子,接著一根又一根,總共七根,沿中軸線一字排 列,支撐雙圓拱頂的交合點。前面四根柱子周圍擺了幾個小攤,賣些閃閃 發亮的玻璃和金屬飾片製品;裏面的三根柱子周圍安有幾條橡木長椅,年 長日久已經磨損,被訴訟人的褲子和訴訟代理人的袍子磨得油光鋥亮。沿 著大廳四面高高的牆壁,在門與門之間,窗戶和窗戶之間,邊柱和邊柱之 間,沒完沒了地排列著自法臘蒙以下法國歷代君主的雕像:無所事事的國 王耷拉著雙臂,低垂著眼睛;勇武好戰的國王則昂首挺胸,雙手直指天空 。此外,一扇扇尖拱長窗上的彩繪玻璃五光十色,寬寬的出入口所安的門 扇,都精工細雕,富麗堂皇。

總之,拱頂、圓柱、牆壁、長窗、鑲板、寬 門、雕像,所有這一切,從上到下,繪成湛藍金黃兩色,一望光彩奪目。 不過,在我們看見的時候,大廳的色彩已略顯暗淡,到了我主紀元一五四 九年,盡管杜·勃勒爾還沿襲傳統贊美過它,而其實它幾乎完全消失,隻 剩下厚厚的灰塵和密密的蛛網了。 在一月份的一天,這座長方形寬敞的大廳裏,射進蒼白的天光,擁進 衣飾花枝招展、吵吵嚷嚷的人群,隻見他們溜著牆根閒逛,繞著七根圓柱 回旋,現在我們想象出這些,那麽對整幅圖景就有了個大致的印象,下面 隻需略微詳細地描述其有趣的方面。

假如拉瓦亞克沒有刺殺亨利四世,那麽,凶手的案卷也就不會存放在 司法宮檔案室裏;他的同謀也就不會考慮自身利害,非把此案卷宗銷毀不 可,而縱火犯也就不會別無良策,隻好一把火將檔案室燒掉,要燒掉檔案 室,又隻好一把火將司法宮燒掉;由此可見,沒有弒君一案,也就不會有 一六一八年那場大火了。那樣一來,古老的司法宮及其大廳,也就會依然 屹立,我也就可以對讀者說:“請親眼看看去吧!”我們雙方都省事:我 省得像上面那樣描繪一番,讀者也省得閱讀這一段。——這情況證明了這 樣一條新的真理:重大事件必有難以估量的後果。 首先,拉瓦亞克很可能沒有同謀;其次,即便有同謀,他們也很可能 同一六一八年那場大火毫無幹系。其實,還有兩種解釋都說得通。其一, 三月七日後半夜,一顆寬一尺,長約一臂的燃燒的大隕星,白天而降,落 到了司法宮。其二,有特奧菲爾這四行詩為證: 一場遊戲多悲慘, 隻緣案桌嘴太貪, 司法女神鎮巴黎, 眼看宮殿火沖天。P1-4 

 作者簡介

維克多·雨果(Victor Hugo,1802--1885)法國浪漫主義作家,人道主義的代表人物,法國文學史上卓越的資產階級民主作家,被人們稱為“法蘭西的莎士比亞”。一生寫過多部詩歌、小說、劇本、各種散文和文藝評論及政論文章,在法國及世界有著廣泛的影響力。

1819年,雨果與維尼等人創辦《保守文藝雙周刊》,由于從小受家庭的影響,雨果最初的作品大多是歌頌保王主義和宗教。1822年發表第一本詩集《頌歌集》,獲得路易十八的年金賞賜,後相繼出版《新頌歌集》和《頌詩與長歌》。在此期間,還發表兩部中篇小說《冰島魔王》與《布格·雅爾加》。1823年,隨著自由主義日趨高漲,雨果的政治態度發生改變,他與浪漫派文藝青年繆塞、大仲馬等人組成“第二文社”,開始明確反對偽古典主義。1827年,雨果為自己的劇本《克倫威爾》(Cromwell)寫了長篇序言,即著名的浪漫派文藝宣言。在序言中雨果反對古典主義的藝術觀點,提出了浪漫主義的文學主張:堅持不要公式化地而是具體地表現情節。他特別宣揚了滑稽醜怪與崇高優美的對照原則。這篇序言則成為聲討古典主義的檄文、浪漫主義運動的重要宣言、浪漫主義文藝理論的經典,在法國文學批評史上佔有重要地位。

自1831年發表《巴黎聖母院》後,雨果發表了《悲慘世界》(1862)、《海上勞工》(1866)、《笑面人》(1869)、《九三年》(1874)等。雨果的創作歷程超過60年,其作品包括26卷詩歌、20卷小說、12卷劇本、21卷哲理論著,合計79卷之多。特別值得一提的是,1861年當雨果得知英法侵略者縱火焚燒了中國圓明園後發出了滿腔義憤。他寫道:“法蘭西帝國從這次勝利中獲得了一半贓物,現在它又天真得仿佛自己就是真正的物主似的,將圓明園輝煌的掠奪物拿出來展覽。我渴望有朝一日法國能擺脫重負,清洗罪責,把這些財富還給被劫掠的中國。”2010年10月16日,法國大文豪維克多·雨果的半身雕像正式入駐圓明園,被安置在大水法遺址東側約50米處。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