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 -2012年漓江出版社出版社出版雨果編著圖書

巴黎聖母院

2012年漓江出版社出版社出版雨果編著圖書。

  • 中文名稱
    巴黎聖母院
  • 裝幀
    平裝
  • 定價
    42.80元
  • 作者
    雨果
  • 出版社
    漓江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12-5
  • ISBN
    9787540756703
  • 叢書
    外國文學名著名譯叢書
  • 譯者
    李玉民

編輯推薦

《外國文學名著名譯叢書:巴黎聖母院》描寫了一四八一年路易十一統治下的法國巴黎。陰險虛偽巴黎聖母院主教克洛德,想佔有愛斯梅拉達;誠實醜陋的聖母院敲鍾人伽西莫多,看穿了主教虛偽的真面目,美麗、善良、純潔的吉卜賽姑娘愛斯梅拉達成為黑白不分、鬼人顛倒的社會的犧牲品……美與醜,善與惡: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催人淚下的執著愛情……反映了當時的巴黎,同時鞭撻了醜惡,歌頌了良善。

媒體推薦

雨果的小說具有比單純浪漫主義更為豐富的美學內涵,它反映了浪漫主義小說向現實主義小說靠攏趨向的歷史過程,體現了浪漫主義與現實主義的和諧結合。

——柳鳴九

從雨果的《巴黎聖母院》等作品中,(我)學到了“愛真理、愛正義、愛祖國、愛人民、愛生活、愛人間美好事物”的品質,學到了“把寫作和生活融合在一起,把作家和人民融合在一起”。

——巴金

藝術上最完整、最完美的小說莫過于《巴黎聖母院》,它像一座雕塑那樣完整無缺。

——劉白羽

《巴黎聖母院》獲得極大的成功,致使米什萊在1833年撰寫《中世紀歷史》時,提起這座古老的教堂,就這樣寫道:“某個人在這座建築上留下深深的獅爪印,此後,誰也不會貿然觸碰了。”……愛斯美拉達、克洛德、弗羅洛,尤其卡西魔多,都幾乎同冉阿讓一樣,成為傳奇人物了。

——[法]亨利·吉勒曼

書中最奇異的人物,還是無與倫比的巴黎聖母院。她既衰老又年輕,既突兀又神秘,她是卡西魔多的搖籃和母親,又是弗羅洛策劃陰謀的巢穴;她是愛斯美拉達的避難所,又是黑幫攻打的妖魔;她是萬眾敬畏的聖堂,又是蹂躪萬眾命運的宮殿。她的靈魂是善還是惡,總和芸芸眾生息息相關。

——李玉民

雨果是一個整體。他本人就斷言:“有朝一日,我的全部作品將成為不可分割的一個整體。我創作一部《聖經》,但不是神的《聖經》,而是人的《聖經》。我在身後留下來的,就是概括一個世紀的一部卷帙浩繁的書……我將存在于這種整體中”。計畫的整體性:講述全部。同時客群的整體性:為所有人講述全部。還要從各種各樣可能的方式講述一切。在話語的領域,沒有一個地區逃過這位詩人的投入。……不再像從前吸引公眾,向他們每人提供一點他們期待的東西,而是將每部分特殊的客群改變為共同的客群,即他的作品公設並製造的客群。

——G.羅莎和A.于貝菲爾德

《巴黎聖母院》人選季羨林等十四位教授推薦的“中國讀者必讀的外國文學書”書目。中科院院士俞汝勤推薦的大學生必讀的十部外國名著之一。

作者簡介

作者:(法國)雨果(Victor—Marie Hugo) 譯者:李玉民

雨果(Victor—Marie Hugo,1802—1885),十九世紀法國偉大的詩人、聲名卓著的小說家、劇作家、文學評論家和政論家。他是詩歌的革新者、浪漫派戲劇的建立者,是法國浪漫主義文學運動的旗手和領袖。他的《<克倫威爾>序言》被視為“浪漫主義宣言”,他的《巴黎聖母院》和《悲慘世界》在世界上廣為流傳,成為經典中的經典。

李玉民,當代著名的翻譯家,從事法國文學作品翻譯已有30年,譯著60餘種,譯文超過2000萬字,其中有半數作品是國內首譯。李玉民的“譯文灑脫,屬于傅雷先生的那個傳統”(柳鳴九語),譯序也多個人感悟,親切新穎,不落俗套,成為譯作的一道風景。主要譯著:小說有雨果的《巴黎聖母院》、《悲慘世界》,巴爾扎克的《幽谷百合》,大仲馬的《三個火槍手》、《基督山恩仇記》,莫泊桑的《一生》、《漂亮朋友》、《羊脂球》等:戲劇有《繆塞戲劇選》、《加繆全集•戲劇卷》等;詩歌有《艾呂雅詩選》、阿波利奈爾的《燒酒集》、《圖畫詩集》等。此外,編選並翻譯《繆塞精選集》、《阿波利奈爾精選集》、《紀德精選集》、米什萊的《鳥》、《海》、《山》;主編《紀德文集》(5卷)、《法國大詩人傳記叢書》(10卷)等。

目錄

原序

勘定本說明

主要人物表

第一卷

一 大堂

二 彼埃爾·格蘭古瓦

三 紅衣主教大人

四 雅克·科坡諾勒

五 卡西魔多

六 愛斯美拉達姑娘

第二卷

一 從卡裏布迪斯礁到希拉礁

二 河灘廣場

三 “以吻還擊”

四 夜晚街頭逐艷的麻煩

五 麻煩續篇

六 摔罐成親

七 新婚之夜

第三卷

一 聖母院

二 巴黎烏瞰

第四卷

一 善人

二 克洛德·弗羅洛

三 怪獸群有怪牧人

四 狗和主人

五 克洛德·弗羅洛續篇

六 不得民心

第五卷

一 聖馬丁修道院院長

二 這個要扼殺那個

第六卷

一 公正看看古代法官

二 老鼠洞

三 玉米餅的故事

四 一滴淚報一滴水

五 玉米餅故事的結局

第七卷

一 山羊泄密的危險

二 教士和哲學家原本兩路人

三 鍾

四 命運

五 兩個黑衣人

六 戶外大罵七聲的效果

七 幽靈

八 臨河窗戶的用場

第八卷

一 銀幣變成枯葉

二 銀幣變成枯葉續篇

三 銀幣變成枯葉終篇

四 拋卻一切希望

五 母親

六 三顆不同的心

第九卷

一 熱昏

二 駝背獨眼又跛腳

三 失聰

四 陶土瓶和水晶瓶

五 紅門鑰匙

六 紅門鑰匙續篇

第十卷

一 格蘭古瓦連生妙計

二 你去當乞丐吧

三 快樂萬歲

四 壞事的朋友

五 法王路易的祈禱室

六 火焰劍閒逛

七 夏多佩馳援

第十一卷

一 小鞋

二 白衣美人

三 浮比斯成親

四 卡西魔多成親

雨果生平年表

序言

一座被註入了靈魂的建築

李玉民

巴黎聖母院名氣這麽大,一半功勞應當歸于維克多·雨果的小說《巴黎聖母院》。雨果偏愛宏偉和壯麗,而巴黎聖母院又恰恰是一座巍峨壯美的建築,兩者自然一拍即合。雨果一開始醞釀寫一部氣勢宏偉的歷史小說,就決定以這座大教堂為中·心,傾註他對聖母院的深厚的愛慕之情。

《巴黎聖母院》和《悲慘世界》這兩部傑作,差不多是在同一個時期開始構思的;但是,《悲慘世界》的創作拖了三十餘年,而《巴黎聖母院》的創作,雖遭逢七月革命,小有波折(研究材料和全部筆記散失了),雨果卻一氣呵成,用了不到半年的時間。1831年,《巴黎聖母院》一出版,這座大教堂和這部小說就聯結在一起,再也分不開了。

有了這部小說,巴黎聖母院在市中心島上亭亭玉立,儀態萬方,不僅多了幾分風採,還增添了一顆靈魂。

筆者僅在法國就參觀過幾十座大教堂,各具各的風採,有的還要高大宏偉,還要美觀華麗,但總是當作宗教建築藝術來欣賞;然而,唯獨見到巴黎聖母院,哪怕隻是在它的廣場走過,哪怕遠遠望見它的姿影,筆者也會怦然心動,有種異樣的感覺,腦海又浮現聖母院樓頂平台的夜景:身穿白衣裙的吉卜賽姑娘愛斯美拉達,在月光下和小山羊散步,敲鍾人卡西魔多則遠遠地望著這美好的一對;還有一副目光追隨著姑娘,那是從密修室小視窗射出來的,淫蕩而凶狠,而密修室裏正坐著幽靈似的主教代理弗羅洛;教堂門前的廣場上跑過一匹高頭大馬,那騎衛隊長浮比斯不理睬吉卜賽姑娘的呼喚,向站在陽台上的一位小姐致敬。繼而,廣場上出現一片火把,丐幫男女老少為救小妹子愛斯美拉達,開始攻打聖母院;可是,卡西魔多卻挺身出來保衛吉卜賽姑娘,從教堂上投下梁木石塊,還將熔化了鉛水傾瀉下來;在熊熊的火光中,石雕的惡獸魔怪似乎都活了,紛紛助戰……

以這大教堂為中心,出現一幕幕驚心動魄的場面,就好像聖母院牆壁上刻的那個神秘的希臘字“命運”,將所有這些人物扭結在一起;就好像聖母院有了靈魂,有了生命,以天神巨人的身軀,投入世間這場大混戰。15世紀巴黎的這種波瀾壯闊的社會畫面,經由雨果的天才想象和創作,從湮沒的久近年代,更加鮮明而生動地顯現出來。雨果早在二十一歲就說過:“在瓦爾特·司各特的風景如畫的散文體小說之後,仍有可能創作出另一類型的小說。這種小說既是戲劇,又是史詩;既風景如畫,又詩意盎然;既是現實主義的,又是理想主義的;既逼真,又壯麗;它把瓦爾特·司各特和荷馬融為一體。”這種看似誇大其詞的預言,恰好是他幾年之後創作的小說《巴黎聖母院》的註腳。

《巴黎聖母院》正如作者所預言的那樣,是一部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相結合的傑作。這部小說講述的一個個故事,描繪的一個個人物都是那麽獨特,具有15世紀巴黎風俗的鮮明色彩,書中的一切可以用“奇異”兩個字來概括。選舉醜大王的狂歡節,奇跡宮丐幫的夜生活,落魄詩人格蘭古瓦的摔罐成親,聾子法官開庭製造冤案,敲鍾人飛身救美女,行刑場上母女重逢又死別,卡西魔多的復仇和成親,這些場面雖然不像丐幫攻打聖母院那樣壯觀,但是同樣奇異,有的同樣驚心動魄,甚至催人淚下。書中的人物一個個栩栩如生:人見人愛的純真美麗的姑娘愛斯美拉達、三分像人七分像鬼而心地善良的卡西魔多、人面獸心陰險毒辣的宗教鷹犬弗羅洛、失去愛女而隱修的香花歌樂女、手揮長柄大鐮橫掃羽林軍的花子王克洛班,等等,他們的身世和經歷都是奇異的,但是又像史詩中的人物,比真人實事更鮮明,具有令人信服的一種魔力。

不過,書中最奇異的人物,還是無與倫比的巴黎聖母院。她既衰老又年輕,既突兀又神秘;她是卡西魔多的搖籃和母親,又是弗羅洛策劃陰謀的巢穴;她是愛斯美拉達的避難所,又是丐幫攻打的妖魔;她是萬眾敬畏的聖堂,又是蹂躪萬眾的命運的宮殿,她的靈魂是善還是惡,總和芸芸眾生息息相關……

還有一點奇異之處:這部小說也改變了這座大教堂的命運,許多人都是慕小說之名去參觀巴黎聖母院的,這是物以文傳的絕好例證。

在給雨果舉行國葬的時候,卡西魔多似乎又回到鍾樓,巴黎聖母院的鍾聲格外哀婉,同民眾的“雨果萬歲”的呼聲匯成奇妙的哀樂。一聲聲的鍾鳴,所表達的何止是沉痛,還隱隱含有遺憾。巴黎聖母院望著雨果的柩車駛向塞納河南岸,安葬到先賢祠,她心中何嘗不在想:“雨果啊雨果,葬在先賢祠,固然是一種殊榮,但是,你在我這裏長眠,才真正死得其所!”

李玉民

2009年12月1日

文摘

五卡西魔多

轉瞬之間,一切就緒,可以按照科坡諾勒的辦法進行了。那些市民、學生和小文書,大家紛紛動手。大理石案對面的那座小教堂挺合適,就選做表演怪相的舞台。門楣上方有一扇美麗的花瓣格子窗,幹脆敲碎一塊玻璃,石雕圓框裏外就通了。參加競賽的人,就按規定從圓洞裏探出腦袋。不知從哪兒搞來兩隻大酒桶,好歹摞起來,賽手登上去就夠得著窗洞。還有一條規定,凡是參賽的人,無論男女(也可能選出一位醜女王),必須先蒙上臉,躲進小教堂裏,等輪到時再突然露面,這樣做出怪相,就能完全給人以新鮮感。不大工夫,小教堂裏就擠滿了賽手,門也隨即關上了。

科坡諾勒從他的座位上發號施令,統一指揮,統一安排。在這種喧嘩吵鬧聲中,紅衣主教的尷尬程度,也不亞于格蘭古瓦,于是他推說有事,還要做晚禱,率領全體隨從退場了。他大人蒞臨時,全場歡騰,走時觀眾卻毫無反應。唯獨紀堯姆·裏默一人註意到他全軍潰退了。民眾的註意力猶如太陽繼續運行,從大堂的一端起始,在中央略停片刻,此時轉到另一端了。大理石案和錦緞看台已經風光過了,現在該路易十一世小教堂露面,成為恣意胡鬧的場所了。這裏隻剩下佛蘭德人和刁民了。

鬼臉怪相表演開始。從窗洞探出的第一張面孔,紅眼皮翻出來,嘴巴咧到耳根子,腦門皺紋重疊,好像帝國輕騎兵的馬靴,引得全場觀眾前仰後合,大笑不止,就是荷馬聽見,也會把這些老百姓誤認做神仙。其實,這座大堂正是地地道道的奧林匹亞山,格蘭古瓦這位可憐的朱庇特比誰都明白這一點。接著第二個,第三個,鬼臉怪相陸續獻醜;場內狂笑的聲浪此起彼伏,觀眾興奮得亂跺腳。這種場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誘惑力,令人心醉神迷、樂此不疲;這種感受,是很難向如今普通的和沙龍的讀者言傳的。諸位可以想象一下: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面孔相繼出現,從三角形直到不規則四邊形,從圓錐體直到多面體;還有各式各樣的表情,從憤怒直到淫蕩;表現各種年齡層,從新生嬰兒的皺紋直到氣息奄奄老婦的皺紋;還有各色各樣的宗教幻象,從農牧之神直到鬼王別西卜;還有各種各樣動物的形體,從獸嘴直到鳥喙,從豬頭直到馬面。

諸位可以想象一下,新橋的那些柱頭像,經過日耳曼·皮隆妙手的點化,這些魘魔都活了,一雙雙火熱發亮的眼睛輪流面對面瞪著瞧你;威尼斯狂歡節上五花八門的面具,從你的觀望鏡中魚貫而過。一言以蔽之,這真是人類百醜圖。

這種狂歡越來越具有佛蘭德特色了。即使特尼埃拿起彩筆,也不能完整地描繪出來。諸位還可以想象一下:這就是在酒神節上展開的薩爾瓦多·羅薩的戰鬥畫卷。什麽學生、特使、市民,什麽男人、女人,全都消失了;什麽克洛班·特魯一傅、吉勒·勒角奴,什麽西蒙娜·加特四書、羅班·普斯潘,統統不見了。人人都融入這萬民放誕縱情的歡樂中,整個大堂化為無恥取樂的一座大熔爐:一張張嘴都化為呼喊,一雙雙眼睛都化為閃電,一張張臉都化為醜形,一個個人都化為怪相。整個大堂一片狂呼亂叫。齜牙咧嘴的鬼臉接連從視窗探出來,每一個都是投入烈火中的幹柴。猶如從鍋爐裏騰騰冒出蒸汽一樣,從這沸騰的人群中,也沖起尖利鋒銳、嘶嘯凄厲的喧聲,交匯成蚊蚋振翅的嗡鳴。

“唉嘿!天殺的!”

“瞧那副嘴臉!”

“那值一文錢。”

“下一個!”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