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

1982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社出版雨果編著圖書。

  • 中文名稱
    巴黎聖母院
  • 裝幀
    平裝
  • 定價
    20.00
  • 作者
    雨果
  • 出版社
    人民文學出版社
  • 出版日期
    1982-6-1
  • ISBN
    9787020031313
  • 叢書
    名著名譯

编辑推荐

《譯文·名著文庫017:巴黎聖母院》是雨果的第一部長篇小說,也是第一部大型浪漫主義小說。在小說中,雨果以引人入勝的生花妙筆,描述了愛絲美拉達、卡希魔多和弗羅洛等幾個主要人物命運間的糾結、沖突、毀滅,講述了一個發生在15世紀法國巴黎的富于傳奇色彩的悲劇性故事,藝術性地再現了法王路易十一統治時期的法國歷史現實。《譯文·名著文庫017:巴黎聖母院》對巴黎聖母院及巴黎的評述非常精彩,充分展示了作者的浪漫主義美學觀。

作者简介

作者:(法國)雨果(Victor Hugo) 譯者:管震湖

雨果(Victor Hugo),法國著名小說家、詩人。《巴黎聖母院》是他的長篇小說代表作。

目录

雨果原序

一八三二年勘定本作者附告

第一卷

一、大廳

二、彼埃爾·格蘭古瓦

三、紅衣主教大人

四、雅各·科柏諾老倌

五、卡席莫多

六、愛斯美臘達

第二卷

一、從夏裏德到席拉

二、河灘廣場

三、Besos para golpes

四、夜裏盯梢美女的諸多麻煩

五、還有麻煩

六、摔罐成親

七、新婚之夜

第三卷

一、聖母院

二、巴黎鳥瞰

第四卷

一、善心的人們

二、克洛德·弗羅洛

三、Immarfis pecoris custos,immanior pes

四、狗和主人

五、克洛德·弗羅洛(續)

六、不受歡迎

第五卷

一、Abbas beati martini

二、“這一個將要扼殺那一個”

第六卷

一、對于古時司法的公正一瞥

二、老鼠洞

三、玉米粑粑的故事

四、一滴水,一滴淚

五、玉米粑粑的故事(續完)

第七卷

一、把秘密透露給山羊的危險

二、教士和哲學家畢竟不一樣

三、鍾

四、ANAFKH

五、兩個黑衣人

六、空地上大罵七聲會有什麽後果

七、莽和尚

八、臨河窗子的妙用

第八卷

一、埃居變成了枯葉

二、埃居變成了枯葉(續)

三、埃居變成了枯葉(續完)

四、Lasciate ogni speranza

五、母親

六、三顆人心各不相同

第九卷

一、熱昏的瘋狂

二、又駝,又瞎,又跛

三、又聾

四、黏土和水晶

五、紅門的鑰匙

六、紅門的鑰匙(續)

第十卷

一、貝爾納僧侶街上格蘭古瓦妙計連生

二、“你就去當無賴漢吧!”

三、歡樂萬歲!

四、好朋友幫倒忙

五、法蘭西的路易先生的祈禱室

六、“衣兜裏的小攮頭”

七、“夏多佩馳援來到!”

第十一卷

一、小紅鞋

二、La creatufa bella bianco vestita(但丁)

三、孚比斯成婚

四、卡席莫多成婚

序言

若幹年前,本書作者參觀聖母院一或者不如說,遍索聖母院上下的時候,在兩座鍾樓之一的黑暗角落裏,發現牆上有這樣一個手刻的詞:

ANAFKH

這幾個大寫希臘字母,受時間的侵蝕已經發黑,深深陷入石頭裏面,它們的形狀和姿態都顯示出峨特字型固有的難以言狀的特征,仿佛揭示著把它們書寫在這裏的是一位中世紀古人。尤其是這個詞所蘊藏的宿命、悲慘的寓意強烈地打動了作者。

作者尋思再三,力圖猜出:那痛苦的靈魂,一定要把這罪惡的烙印、不幸的烙印留在古老教堂的額頭上才肯棄世而去的人,究竟是誰。

後來,那堵牆壁又遭灰泥塗抹或者刮磨(到底是哪一種原因已不得而知了),這個字跡也就不見了。將近兩百年來,各座中世紀奇妙的教堂遭受的對待,不正是如此麽!隨處都有人來加以破壞,使它們裏裏外外殘缺不全。教士們來加以塗抹,建築師們來加以刮磨,然後民眾跑來把它們平毀。

這樣,雕鑿在聖母院陰暗鍾樓的神秘字跡,它不勝憂傷加以概括的、尚不為人所知的命運,今日都已蕩然無存,空餘本書作者在此緬懷若絕。在牆上寫這個詞的人,幾百年以前已從塵世消逝;就是那個詞,也已從主教堂牆壁上消逝,甚至這座主教堂本身恐怕不久也將從地面上消逝。

這本書正是為了敘說這個詞而寫作的。

文摘

堪與俄羅斯帝國近衛榴彈兵的帽子媲美——這一切都表明她們屬于那種富商太太階層,也就是,介乎如今僕人會稱呼“老板娘”和“夫人”之間的那種女人。這兩位沒有佩戴金戒指或金十字架,很容易看出:在她們,這不是因為窮,隻是由于她們怕罰款。另一位的衣著倒大致相仿,隻是,服飾和舉止中有一種難以言狀的東西,叫人一眼看出好像是個外省狀師的妻子。她把腰帶束到了腰部以上,這就可想而知,她好久沒到巴黎來了。此外,大襟式的胸衣、鞋上緞帶的結,式樣都很特別,而且長裙的條紋不是豎的,而是橫的。還有其他許許多多古怪的東西,也使高雅趣味的人不勝駭異。

前兩位的步態也是巴黎婦女所特有的,即,要叫許多外省女人見識見識巴黎情調的那種。那位外省女子手裏牽著一個胖小子,胖小子手裏拿著一塊大粑粑。

我們很是生氣,隻好指出:由于天氣寒冷,他正在把舌頭當手帕使用。

這孩子硬是要他媽媽拽著才走,non passibus oequis——正如維吉爾所說。隨時絆交,惹得他母親大聲呵斥。確實,他兩眼直盯著手上的餅,並不看道兒。大概有個什麽重大原因使他不去咬它(是說咬手上的餅),他隻是以溫情脈脈的目光盯著它看。其實,應該由媽媽來執掌這塊粑粑的。把胖娃娃搞成了唐塔路斯未免殘忍。

這時,這三位太太(“夫人”一詞當時隻用于貴婦人)開始說話。

“咱們快點走吧,馬伊埃特太太,”最年輕、也是最肥胖的一個,對那個外省打扮的說,“我很擔心會趕不上了。小堡那兒剛才就在說,立刻就要把他帶到恥辱柱去啦。”

另一位巴黎女人接口說:“咄!著什麽急呀,烏達德—繆斯尼埃太太!他得在恥辱柱上待兩個鍾頭哩。時間盡夠的!您見過恥辱柱刑罰麽,親愛的馬伊埃特?”

外省女人說:“見過,是在蘭斯。”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