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布爾 -印度莫臥兒王朝的建立者

巴布爾

印度莫臥兒王朝的建立者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巴布爾(印地語:ज़हिर उद-दिन मुहम्मद बाबर;烏爾都語:ظہیر دین محمد بابر;波斯語:ظهیر دین محمد بابُر ‎;拉丁字母:Zahir-din Muhammad Babur,1483年2月14日-1530年12月26日)或譯巴卑爾,統治印度次大陸的‎;臥兒帝國的開國君主。其名字"巴卑爾"在波斯語中意思是"老虎"。

帖木兒直系六世孫,生于中亞費爾幹納。1494年繼費爾幹納王位。1497年奪取撒馬爾罕。1501年被烏茲別克人擊敗,流竄喀布爾。1510年昔班尼汗兵敗陣亡。巴布爾趁機與薩法維帝國結盟,打回撒馬爾罕。由于得不到人民的擁護,巴布爾再次退往喀布爾。1519年進入北印度。1526年在帕尼帕特戰役中,大破德裏蘇丹國軍,1527年在阿格拉以西的擊潰印度的諸侯聯軍。1529年,在巴特那打敗比哈爾的阿富汗人首領。最終建立莫臥兒帝國。

  • 中文名稱
    札希爾·烏德丁·穆罕默德·巴布爾
  • 外文名稱
    Zahir al-Din Muhammad Babur
  • 別名
    巴卑爾
  • 民族
    突厥族
  • 出生地
    中亞費爾幹納
  • 職業
    統治者
  • 信仰
    伊斯蘭教
  • 主要成就
    建立莫臥兒帝國
  • 代表作品
    《巴布爾回憶錄》

人物簡介

巴布爾巴布爾

帖木兒後裔,印度莫臥兒王朝的建立者。1483年生于費爾幹納,其父烏馬爾·沙黑·米爾扎1494年去世,巴布爾繼位。他企圖統治整個河中,一度于1497年奪取了帖木兒王朝的首府撒馬爾罕,但因費爾幹納故地發生叛亂,使其進退失據,被迫流浪于撒馬爾罕與安集延之間。這時,錫爾河東北的烏茲別克人,乘帖木兒後裔因內爭互相削弱之機,在昔班尼汗的率領下,南取河中地區(即錫爾河與阿姆河之間的地區),巴布爾在其逼迫下,無處立足,乃離開費爾幹納,經喜薩爾,南渡阿姆河,于1504年南下阿富汗,入據喀布爾。昔班尼汗攻赫拉特,巴布爾赴援,亦因後方喀布爾發生篡位陰謀,不得不返回。昔班尼汗滅掉赫拉特的帖木兒王朝以後,統治整個呼羅珊。1510年12月謀夫會戰中,昔班尼汗兵敗陣亡。巴布爾趁機與薩非王朝伊斯梅爾沙結盟,借助波斯軍于1511年10月收復撒馬爾罕。但由于巴布爾屈服于波斯的什葉派,得不到信奉遜尼派的河中人民的擁護,不久被反攻的烏茲別克人打敗。巴布爾退往喀布爾。

巴布爾巴布爾

1523年,受阿拉姆汗之邀,巴布爾進軍旁遮普,攻打德裏蘇丹易卜拉欣·洛迪,1525年進入北印度。1526年在第一次帕尼巴特戰役中,以一萬之眾,打敗易卜拉欣·洛迪的十萬大軍。宣布自己為印度皇帝。1527年,巴布爾又在亞格拉以西的康努亞村擊潰印度的諸侯聯軍。1529年,巴布爾在巴特那打敗比哈爾的阿富汗首領和易卜拉欣·洛迪的嗣君,從而奠定莫臥兒王朝的基礎。1530年12月26日,巴布爾死于亞格拉。

巴布爾不但是一個著名君主,而且是一個詩人和察合台文大師。他寫的回憶錄《巴布爾納瑪》是研究15~16世紀中亞史和印度史的第一手資料。

個人經歷

流浪的王子

印度莫臥兒王朝的創始人巴布爾是成吉思汗(母系)和帖木兒(父系)的後裔,是蒙古化的突厥人。“莫臥兒”即是“蒙古”的意思。

巴布爾大帝巴布爾大帝

巴布爾大帝

巴布爾系綽號,意為老虎。巴布爾的父親烏瑪爾·沙伊赫·米札爾,是中亞費爾幹那(中國史書稱大宛)的統治者。這裏原是帖木兒帝國的一個藩國,帖木爾死後,帝國為他的子孫分割,費爾幹那獨立。1483年2月,巴布爾出生于費爾幹那,11歲時其父卒,他成功挫敗了來自四方的吞並陰謀,在中亞錫爾河上遊稱王,成為費爾幹那的統治者。

巴布爾非常早熟,即位後又野心勃勃,立志仿效先輩帖木兒,成為一個大帝國的統治者。巴布爾的父親死後,他的伯父和叔父也相繼死去,帖木兒的後裔開始爭奪帝國首都撒馬爾罕。1497年他奪取了帖木兒王朝的首府撒馬爾罕。但與烏茲別克族酋長昔班尼汗發生沖突。1501年昔班尼汗在薩裏普爾和阿克西兩次戰役中,打敗了年青的巴布爾,將其驅逐出中亞。1504年,巴布爾在其餘眾的支持下南進佔領喀布爾,1507年佔領坎大哈。兩地均在今阿富汗境內。不久,昔班尼汗進攻喀布爾,巴布爾被迫向南亞撤退。昔班尼汗因本土發生叛亂撤回撒馬爾罕,于是巴布爾返回喀布爾稱王。1510年12月,昔班尼汗南下呼羅珊,準備配合奧斯曼帝國蘇丹賽利姆一世東西夾擊新興的薩非王朝,但兵敗陣亡。巴布爾趁機向波斯人贈送禮物,要求與薩非王朝伊斯瑪儀一世的紅頭軍結盟,復以恢復在中亞的勢力。波斯人同意了他的要求,並將被薩伊巴尼汗霸佔去的妹妹歸還給他。巴布爾十分感激。借助波斯軍的援助他于1511年10月收復撒馬爾罕和布哈拉。但由于巴布爾屈服于波斯的什葉派,得不到遜尼派的河中人民的擁護,不久就被反攻的烏茲別克人打敗。巴布爾再退往喀布爾。這樣他就成了一個流浪者。此後三年內的生活,正如他在自傳裏所說:“象在棋盤上一樣,在格子之間移來移去。”

次大陸冒險

動蕩不定的戰爭生活,鍛煉了巴布爾的軍事才能,使他特別富于冒險精神。巴布爾在同波斯軍聯合時學會了使用火器,又在同烏茲別克人的作戰中學會運用側翼進攻的戰術。他組織了一支受過高度訓練的騎兵部隊和弓箭隊,他本人就是一個出色的射手。這些條件,是他在後來征服北印度的戰爭中處于有利地位的主要原因。在中亞地區的不斷失敗,使巴布爾放棄了在那裏建立統治的企圖,轉而征服南亞。1514年,他支持表弟素丹·賽義德汗打回東察合台汗國,建立了葉爾羌汗國,1516年至1519年,巴布爾忙于整編部隊,生產火器,伺機進攻印度。

當時的印度,德裏蘇丹國的政權已經崩潰,北印度處在阿富汗人建立的洛提王朝統治之下。易卜拉欣·洛提,是該王朝第三代國王。他性情暴虐,殺戮廷臣殆盡,引起國內強烈忿恨,其統治搖搖欲墜。1519年,巴布爾發動第一次征服印度戰爭,翌年又遠征旁遮普。原旁遮普總督萊特·汗·洛提,因不滿易卜拉欣·洛提殘暴和不斷剝奪他的權力而歸順巴布爾。巴布爾自稱是蒙古人後裔,以帖木兒繼承人的名義,佔領旁遮普。1524年,巴布爾通過開伯爾山口,橫渡傑盧姆河和傑納布河(均在今巴基斯坦境內),進入拉合爾。在萊特·汗·洛提等人的合作下,繼續向德裏方向推進。後因萊特·汗·洛提倒戈,巴布爾戰敗,不得不退回喀布爾。

三戰定印度

1525年11月,巴布爾率領一支12000人的軍隊,再次攻入旁遮普,大敗道萊頓·汗·洛提守軍。1526年初,進而向德裏進軍。年輕的洛提王朝國王易卜拉欣·洛提親率大軍40000人,勇敢的從德裏出發迎戰。1526年4月21日,兩軍在德裏北帕尼帕特遭遇,發生了著名的第一次帕尼帕特戰役。巴布爾以其軍比洛提軍少,面露懼色,他卻對部下宣揚,對面那個孩子進攻擠成一團,退卻不講章法,憑那點可以同昔班尼汗和伊斯瑪儀的軍隊相提並論。帕尼帕特一帶地勢平坦,適于使用騎兵和運用側翼進攻戰術。戰鬥開始時,密集的洛提軍向巴布爾進攻,為巴布爾的火器提供了極好的射擊目標。巴布爾命兩個火器專家操縱火器,用一道戰車加強了防線,把阿富汗人牽製在一道漫長的防線上。然後命騎兵迂回到敵軍側翼,出其不意地發動攻擊。受過訓練的騎兵與火器的有效配合,使巴布爾獲得輝煌的勝利。易卜拉欣戰死,德裏和亞格拉隨即被佔領。4月27日在大清真寺的禮拜儀式上,他自行宣布為“印度斯坦皇帝”,以德裏作為他的新首都,結束了德裏素丹國在印度320年的統治,建立莫臥兒帝國。帕尼帕特之戰是一個轉捩點,為巴布爾征服整個北印度奠定了基礎。

攻陷德裏後,巴布爾仍需要對付兩個方面的敵人,即佔據恆河平原的阿富汗人和南方的拉其普特人。巴布爾一面派兒子胡馬雍進攻東方,八個月內,勢力擴張到比哈爾境內。一面親率大軍同美華爾(今印度拉賈斯坦境內)的拉其普特人作戰。拉其普特人信奉印度教,驍勇善戰,富于犧牲精神,有“印度武士”之稱。其首領拉那·桑伽身經百戰,負傷70餘處,遠遠比沒落的易卜拉欣·洛提軍隊強大。當他得知巴布爾留在印度後,立即同阿富汗人結成聯盟,並組織一隻8萬人的軍隊開赴亞格拉,1527年3月,巴布爾同拉其普特同盟在亞格拉以西的坎奴村進行決戰。巴布爾發表了演說,他砸碎了金杯,對自己的部下說:“擁有榮譽,即使我死了,我也感到滿足。我的身體既然屬于死神,那麽請讓榮譽屬于我。”這次演說使軍心渙散的巴布爾軍隊又一次團結起來,經過10小時的激烈戰鬥,拉其普特人抵擋不住莫臥爾軍的猛烈炮火,飲恨敗北。1528年,巴布爾以重大代價奪取拉其普特人堡壘錢德裏,盡殺守軍。

同年胡馬雍在奧德為阿富汗人擊敗,巴布爾由錢德裏前往奧德支援他。1529年,巴布爾取道阿拉哈巴德、貝拿勒斯(今瓦拉納西市)、伽齊帕爾,向東方進軍,佔領比哈爾全部。1529年5月6日,巴布爾軍隊在炮火掩護下,強渡哥格拉河,再次運用側擊戰術消滅了盤踞在孟加拉的阿富汗人,贏得了第三次也是他最後一次重大的勝利,接著又回軍西進,殲滅據有拉合爾的阿富汗反叛部落。到此時為止,巴布爾已經征服整個印度斯坦,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帝國。

統一的雛形

但是,巴布爾缺乏行政才能,被征服地區仍沿用古老的行政及經濟製度,仍由互相矛盾、互相爭吵的部族首領統治著。帝國隻是依靠軍事統治,才不致于分裂。巴布爾十分凶狠、殘暴、貪婪,在征服過程中,伴隨著掠奪、屠殺和破壞,給當地人民帶來極大的痛苦。但是,這畢竟是印度走向統一的第一步。巴布爾的征服活動為後來統一、強盛的莫臥爾帝國的出現奠定了基礎。

巴布爾晚年還企圖越過溫德亞山,進一步征服南印度和西印度,未能如願。1530年12月26日患瘧疾卒于德裏。遵照他生前願望,葬于喀布爾。他疼愛的長子胡馬雍繼位。巴布爾有較好的文學修養,能用波斯文和土耳其文寫很好的文章,生前曾用土耳其文寫有自傳《巴布爾回憶錄》,有較高的史料價值和一定的文學價值,1589年後被譯成波斯文,1921年被譯成英文。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