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人民黨

巴基斯坦人民黨

巴基斯坦人民黨(Pakistan People's Party)是巴基斯坦中左翼政黨,由巴基斯坦前總統佐勒菲卡爾·阿裏·布托于1967年11月30日建立,總部位于伊斯蘭堡。現為巴基斯坦最大政黨。

  • 中文名稱
    巴基斯坦人民黨
  • 外文名稱
    Pakistan People's Party
  • 創立人
    佐勒菲卡爾·阿裏·布托
  • 創立日期
    1967年11月30日

簡介

(圖)相關圖片(圖)相關圖片

巴基斯坦人民黨(Pakistan People's Party)是巴基斯坦中左翼政黨,由巴基斯坦前總統佐勒菲卡爾·阿裏·布托于1967年11月30日建立,總部位于伊斯蘭堡。現為巴基斯坦最大政黨。

簡史

1967年12月成立。主要勢力在信德省和旁遮普省。創始人為Z.A.布托。對內主張議會製,實行有限的國有化和土地改革,鼓勵投資和引進技術以擺脫貧困,加強國防,保衛邊界安全;對外奉行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與大國保持等距離關系。

1971年大選中獲勝,布托出任總統。

(圖)相關圖片(圖)相關圖片

1977年大選中再次獲勝,但巴基斯坦全國聯盟(由9個黨派組成)指責該黨在競選中徇私舞弊,掀起反政府運動。

1977年7月陸軍參謀長齊亞·哈克接管政權

1979年4月布托被處以絞刑。布托的女兒B.布托領導的人民黨在

1989年布托的女兒B.布托領導的人民黨在大選中獲勝,重新執政。成為伊斯蘭世界的第一位女總理。

1990年8月,總統 G.伊沙克·汗解散了國民議會和執政僅20個月的B.布托的總理職務。

1990年的大選中失敗。

1993年,人民黨在大選中獲勝

1993-1997年貝布托再度出任巴基斯坦總理

2007年12月27日巴基斯坦反對黨領導人、人民黨主席貝·布托在拉瓦爾品第市舉行的競選集會上遭到襲擊身亡。

2007年12月30日貝-布托的兒子比拉瓦爾已被任命為人民黨主席,貝-布托的丈夫阿西夫-阿裏-扎爾達裏被任命為聯合主席。

2008年3月20日巴基斯坦人民黨推舉吉拉尼為新總理候選人並在有342個議席的國民議會中獲得120席。

歷任主席

1967年11月30日-1979年4月4日 創始人佐勒菲卡爾·阿裏·布托

1979年4月-2007年12月27日 貝娜齊爾·布托

2007年12月30日 比拉瓦爾-布托-扎爾達裏 阿西夫·阿裏·扎爾達裏(聯合主席)

創始人

個人簡介

佐勒菲卡爾·阿裏·布托(1928—1979.4.4,一般簡譯為阿裏·布托),巴基斯坦政治家,總統(1971~1979)。阿裏·布托1928年出生于信德一貴族家庭,曾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倫敦律師學院學習法律。1953年回國執律師業。曾先後任商務部長、外交部長等職。1967年建立巴基斯坦人民黨。1969年領導民主運動推翻阿尤布·汗政府,次年當選為人民黨主席。1971年任總統兼軍法管製首席執行官。 新憲法于1973年8月實施後被任總理,並于1977年3月再次當選。

1977年7月齊亞·哈克將軍發動政變,推翻布托政府,布托被捕入獄。1979年4月4日凌晨,在獄中同妻子和長女貝娜齊爾·布托會晤後,被施以絞刑。

生平年表

1953年回巴基斯坦,在卡拉奇開律師業。

1957年出任駐聯合國大使。

1958年阿尤布·汗奪取政權後,任貿易部長。

1963年任外交部長,他極力使巴基斯坦擺脫對西方強國的依賴,進一步密切與中國的關系。

1965年辭職,建立了巴基斯坦人民黨。

後來,阿尤布·汗的政府被葉海亞·汗將軍推翻。東巴基斯坦獨立成為孟加拉國以後,1971年12月20日葉海亞·汗又把政權移交給布托。

布托出任總統,他把關鍵性的工業收歸國有,並且向土地佔有者征稅。

1973年改任總理兼外交、國防和內政部長。

他的政府于1977年7月垮台。齊亞·哈克將軍逮捕布托。布托以1974年下令殺害政敵的罪名受審,1979年4月4日被處絞刑。

簡明傳記

1979年4月4日清晨,天空剛剛出現魚肚白,一位犯人昂頭走出巴基斯坦拉瓦爾品第監獄,向著不遠處聳立的高大絞刑架走去,旁邊的獄友念起了《古蘭經》。犯人望著遙遠的天際,喃喃低語:“真主!救救我吧,我是個無罪的人!”很快,絞索套在了他的脖子上,他的身體離開了地面,身體扭動著、抽搐著直到僵硬,就這樣告別了他的國家和人民。對于他的遭遇,支持者悲慟萬分,反對者長吁一口氣,中立者則唏噓不已。因為他不是一個普通的犯人,而是巴基斯坦的傳奇總理佐勒菲卡爾·阿裏·布托。

舌戰印度“鐵娘子”,力挽國家于危局之中

1928年,佐勒菲卡爾·阿裏·布托出生在巴基斯坦的一個貴族家庭。他自幼接受西方教育,曾就讀于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學習法律,之後又奔赴英倫三島做了律師。1953年,布托把自己的事業搬到國內,在卡拉奇開了一家律師行。隨後,布托開始從政,先後擔任巴駐聯合國大使、貿易部長、外交部長等職。1971年第三次印巴戰爭爆發,巴基斯坦陷入危機之中,這時候布托脫穎而出,成功挽回了局面,成為國家英雄。

1971年,為防止東巴基斯坦(後來的孟加拉國)獨立,巴基斯坦總統葉海亞·汗出動軍隊進行鎮壓,一時間炮火連天,東巴一片混亂。此時印度趁亂出兵,第三次印巴戰爭爆發,印度軍隊向東巴挺進,巴軍節節敗退。這時葉海亞·汗慌了手腳,急忙讓布托飛赴聯合國尋求國際支持。

然而在聯合國,隻有中國明確支持巴基斯坦,蘇聯站在印度一邊,英國和法國態度左右搖擺,美國也不想得罪蘇聯和印度。盡管布托在聯合國反復奔走,四處遊說,但卻無功而返。葉海亞·汗政權也隨之垮台,布托在風雨飄搖中接任總統,但他面臨的是一個千瘡百孔的亂攤子。東巴已完全脫離巴基斯坦,成立了一個新的孟加拉國。在西巴基斯坦有近5000平方公裏的領土被印度佔領,約十萬名巴軍成了印軍戰俘。

布托剛一上台,就立刻尋求與印度談判,以穩定政局。但當他與號稱印度“鐵娘子”的英迪拉·甘地總理會面時,卻感受到了對方的咄咄逼人。面對布托這個敗軍之將,英迪拉·甘地提出了一攬子解決方案,要求把領土、戰俘以及克什米爾問題一舉解決。對于這個屈辱性的方案,布托堅決反對,“夫人,我寧可回國下台,也不會簽訂這個條約!”在談判中,布托的律師特長顯現出來,在最後的一次會談中,他飽含感情地對英迪拉·甘地說,“夫人,印巴是南亞的兩個大國,為什麽我們要讓彼此的傷口更加加深呢?不錯,軍事征服固然是一項光榮,但那畢竟是非正義的。一個睿智的政治領導人,為什麽不做適當的讓步以換得永久的和平呢?”經過他的說服,加上艱苦的談判,英迪拉·甘地做出讓步,同意退出佔領的大部分巴領土、歸還巴戰俘,雙方恢復正常經貿關系,至于克什米爾爭端則維持現狀。巴基斯坦在戰敗的局面下保住了最大國家利益,布托功不可沒。回國後,面對歡迎的人群,布托若有所思地說,“這不是我的勝利,也不是英迪拉·甘地的勝利,而是巴基斯坦和印度的勝利。”

土地改革拿自己開刀,經濟政策得罪大資本家

由于在西方國家學習和生活過多年,阿裏·布托上台之後,決意要在巴基斯坦實行類似西方的民主改革。在他的推動下,1973年巴基斯坦頒布了新的憲法,規定了公民的基本人權,禁止種族和教派歧視等。與此同時,布托開始實行國有化政策,要把銀行、交通運輸、鋼鐵等重要行業收歸國有。同時,布托開始在農村實行土地改革。為推行土地改革,布托不惜拿自己開刀,他在議會的一次講話深深地感動了議員們,“最近三個月來,我推行的土地改革,使我的家庭失去了4.5萬英畝土地。但這樣的改革還將繼續下去,我的家庭還將繼續失去土地,直到農戶都有自己的土地為止。”

然而,巴基斯坦是一個教權滲入很深的伊斯蘭國家,布托的世俗化乃至西方化的改革,顯得有些不合國情。而他的經濟改革則觸動了大企業家和大地主的利益,他們故意製造種種障礙,使巴基斯坦經濟陷入了停滯。

經濟的停滯,使得反對派趁機崛起,布托的政權開始不穩。看到這種情況,布托決定讓人民來決定自己的命運,他毅然提前舉行大選。大選的結果令布托的反對者們大失所望,大多數選民還是支持布托領導的人民黨,布托也順利當選為總理。然而反對黨卻借口人民黨在大選中有舞弊行為,要求重新舉行大選,一些地方開始出現騷亂。面對亂局,布托並不害怕,他真正擔心的是軍方政變。為控製軍方,布托越級提拔了他眼中的“自己人”——當時的第三軍軍長齊亞·哈克擔任陸軍總參謀長。然而布托做夢也想不到,這個“自己人”正在策劃一場針對他的政變。

親信突然發動政變,布托在國際矚目下慷慨赴死

1977年7月5日凌晨,巴各主要城市的大街上軍車飛駛,全副武裝的士兵撲向電台、機場等重要目標。同時,大量精銳部隊則正在對布托的總理官邸實施包圍。巴基斯坦軍方在齊亞·哈克的帶領下發動政變了。

就在軍方向總理官邸實行包圍的同時,一個富有正義感的警察冒著生命危險將訊息告知了布托的警衛烏爾斯。烏爾斯急忙叫醒熟睡中的布托,“布托先生,軍隊發動政變了。快想想辦法躲起來再說,或者跑掉!”布托卻顯得十分鎮定,他平靜地說:“我的生命屬于真主。他們既然叛變了我,想要殺我,那就讓他們來吧!”

凌晨2時,阿裏·布托被捕,巴基斯坦進入齊亞·哈克的軍事統治時期。對于布托,政變者借口布托曾經暗殺政敵艾哈邁德·汗,對他提起了訴訟。面對指控,布托憑借律師的口才逐條批駁,結果法院頂住壓力宣布布托無罪。聽到布托無罪的訊息,巴基斯坦立刻沸騰了。這時候齊亞·哈克坐不住了,幹脆以危害軍管政權的罪名再次將布托逮捕。

對于巴基斯坦的政變,國際社會密切關註,看到布托被捕,一些國家通過各種渠道展開營救。歷來與巴基斯坦有良好關系的中國,通過聯合國和駐巴大使等外交渠道向巴軍方傳話,希望能夠釋放布托,對于中方的努力,齊亞·哈克隻是哼哼哈哈,打著馬虎眼,或對中方大使避而不見。美、英也要求巴軍方能夠公正對待布托,法國總統也直接給齊亞·哈克寫信,要求讓布托流亡國外。甚至連布托昔日的對手、印度總理英迪拉·甘地也發表聲明支持布托。然而在強大的國際壓力下,齊亞·哈克反而認為,釋放布托可能對自己的統治產生不利影響,于是他下定決心消除後患。1979年2月6日,巴基斯坦最高法院以4票贊同3票反對的投票結果,判決對布托實行絞刑。

1979年4月4日,阿裏·布托慷慨赴死。阿裏·布托雖然死去,但他反對壟斷、扶助貧民的政治主張卻在巴基斯坦生根發芽。正如阿裏·布托在寫給聯合國秘書長的信中所言,“人民的力量並非是一句空洞的口號,有朝一日,它將重放光彩,如花似錦”。

著有《第三世界:新的方向》、<巨大的悲劇>等。

​反恐政策

9·11”事件後,巴基斯坦一躍成為反恐前線國家,反恐在其對內、對外政策中佔據重要位置。據報道,巴基斯坦人民黨在議會選舉中獲勝後已成為巴國民議會的第一大黨,該黨正在與其他黨派協商聯合組閣事宜。人民黨上台後,巴基斯坦的內外政策將會發生一定程度的改變,其中巴將奉行何種反恐政策,自然成為外界最關註的問題之一。

人民黨在大選中獲勝後,巴境內的極端分子向人民黨釋放了積極信號。巴基斯坦“塔利班運動”發言人呼吁人民黨與其進行對話,他說,“塔利班運動”對人民黨在選舉中獲勝表示歡迎,願意與人民黨就恢復西北部落區的和平問題進行對話。他還敦促巴未來新政府放棄穆沙拉夫總統的反恐政策。不過他同時威脅說,如果新政府繼續奉行穆沙拉夫的反恐政策,他們將發動更多的恐怖攻擊。“塔利班運動”是巴基斯坦境內的恐怖組織,其頭目馬哈蘇德被巴現政府和美國認定是暗殺巴前總理、人民黨前主席貝·布托的幕後主使。

對塔利班武裝分子的“示好”,人民黨聯合主席扎爾達裏迅速做出了回應。他說,由人民黨領導的新政府將走近部落地區的民眾,將民主和政治改革帶給他們,但不會與任何極端分子進行對話。

“9·11”事件後,巴基斯坦一直是美國重要的反恐盟友。人民黨在議會選舉中獲勝後,美國政府和議會派出眾多“說客”來巴遊說,希望說服新政府繼續在反恐問題上與美合作。人民黨聯合主席扎爾達裏25日巧妙地回應說,未來新政府將在反恐問題上與美進行合作,但是,巴基斯坦反恐是自己的反恐戰爭,而不是美國的反恐戰爭。不僅如此,人民黨24日還呼吁巴政府軍停止在俾路支省的軍事行動。俾路支省北部地區一直被美國視為“基地”組織和塔利班武裝分子的藏身之地。近來,巴政府軍在俾路支省展開了大規模的清剿行動。

巴基斯坦民眾在反恐問題上也出現了一些新的動向,多數民眾對巴參加反恐戰爭持反對態度。最近的一次民意調查結果顯示,73%的巴基斯坦民眾認為巴極端勢力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但89%的民眾反對巴政府與美合作反恐。輿論認為,這一新動向將直接影響人民黨上台後的反恐政策。

因受諸多因素的影響,人民黨作為未來的執政黨,仍然離不開美國的支持,因此,在反恐問題上將會繼續堅持與美進行合作的方針。但是,從人民黨近來的一系列表態以及民意的變化來看,執政後的巴人民黨在與美國的反恐合作方面不可能走得太遠,可能會與穆沙拉夫堅定的反恐政策拉開一定距離。

與中國

巴基斯坦是中國的友好鄰邦,希望巴基斯坦繼續保持穩定發展,民主和諧。中國一直是巴基斯坦的親密盟友,巴基斯坦是1949年中國共產黨奪取政權後,第一批承認中國的國家之一,並且在1951年正式和中國建立外交關系,成為和北京建交的第一個非共產黨國家。

巴基斯坦人民黨聯合主席扎爾達裏2008年2月23日在巴首都伊斯蘭堡表示,希望巴基斯坦與中國進一步加強合作,共同發展。

扎爾達裏在與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羅照輝會見時,高度評價巴中兩國的友誼和合作,贊賞中國改革開放取得的成就,表示巴願意向中方學習發展經驗,同中方共同發展。他建議雙方進一步加強能源、漁業、農業等領域的合作。

扎爾達裏表示,他本人和人民黨是巴中友誼的堅定支持者和推動者,人民黨將繼續推動巴中關系不斷前進。他希望中方一如既往地支持巴新政府。他還感謝中國方面將其妻子貝·布托的自傳譯成中文出版。

羅照輝向扎爾達裏祝賀人民黨在議會選舉中獲勝,並贊賞布托家族及人民黨為推動兩國、兩黨的友誼與合作所作的貢獻。他表示相信,巴將在新政府的領導下,克服困難,走上快速發展之路。他還希望扎爾達裏和人民黨繼續為中巴兩國、兩黨關系發展作出努力。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