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巳之變

己巳之變

己巳之變又稱後金攻明京畿之戰,是1629年(明崇禎二年、後金天聰三年)十月至1630年(明崇禎三年、後金天聰四年)正月,在明朝與後金的戰爭中,後金大汗皇太極率軍突襲北京以及明軍阻擊後金軍的歷史事件。

1629年(明崇禎二年、後金天聰三年)十月,皇太極率軍號稱10餘萬,避開寧遠、錦州,分兵三路從龍井關、洪山口、大安口突入關內,攻佔遵化(今屬河北),直逼京師(今北京)。明廷急令各地兵馬馳援。督師袁崇煥統領諸路援軍,阻後金軍于廣渠、德勝等門外。皇太極進攻受挫,遂施反間計,中傷袁崇煥。援軍軍心動搖,總兵祖大壽還師寧遠。皇太極乘機夜襲盧溝橋,斬明軍副總兵申甫以下約7000人,繼而擊敗明援軍4萬于永定門外,明總兵滿桂,孫祖壽戰死。1630年(明崇禎三年、後金天聰四年)初,皇太極東進,連克數城,分兵駐守遵化、灤州(今河北灤縣)、永平(今河北盧龍)、遷安(今屬河北),自率主力返回都城沈陽。

  • 中文名稱
    崇禎二年
  • 事件名稱
    己巳之變
  • 事件人物
    後金:皇太極 明:袁崇煥
  • 地點
    北京、關內四城
  • 戰役時間
    崇禎二年(1629年)
  • 結果(明軍)
    袁崇煥被處死,滿桂戰死
  • 結果(後金)
    劫掠大量人口物資,鞏固汗位
  • 參戰雙方
    明朝,後金

背景

後金方面

努爾哈赤自從1619年(明萬歷四十七年、後金天命四年)薩爾滸之戰中大敗明軍之後乘勝進攻,相繼攻下遼陽和沈陽,並于1622年(明天啓二年、後金天命七年)在進攻遼西重鎮廣寧之戰中大敗明軍,王化貞與熊廷弼退保山海關,明朝遼西土地盡失。

1625年(明天啓五年、後金天命十年)十月,剛在蒙古取得勝利的後金天命汗努爾哈赤,得知明朝易帥提前回師,大力籌措攻明準備。努爾哈赤于1626年(明天啓六年、後金天命十一年)正月親率大軍,直撲山海關而來,意圖打進山海關。在寧遠之戰中被袁崇煥用紅衣大炮擊敗,不久病死。其第八子皇太極在激烈的角逐中奪得汗位,並繼續進攻寧錦,但皇太極圍攻寧、錦24天,取勝無望,遂下令撤軍,自返沈陽。寧錦之戰的失敗促使皇太極放棄原來的進攻策略轉而尋找其他進攻路徑。

明朝與後金邊境明朝與後金邊境

皇太極即位後,繼續籠絡蒙古諸部,孤立察哈爾部,並對其採取軍事行動。1628年(明崇禎元年、後金天聰二年)二月,皇太極親率精騎在敖木倫(今遼寧大凌河上遊)閃擊其所屬的多羅特部落,俘獲1.1萬餘人。九月,又率滿、蒙軍征察哈爾,追至興安嶺,獲勝而歸。後金擊敗察哈爾蒙古為皇太極繞道蒙古、直接進攻明京師創造了條件。

明朝方面

明薊遼督師袁崇煥對後金繞道蒙古進攻北京的舉動已有所料。為此,袁崇煥曾正式向崇禎皇帝上疏,說:"臣在寧遠,敵必不得越關而西;薊門單弱,宜宿重兵。"袁崇煥看得很清楚,薊門比較薄弱,應當設重兵把守。

不僅如此,袁崇煥又上了一道奏疏,說:"惟薊門陵京肩背,而兵力不加。萬一夷(指蒙古)為向導,通奴(指後金)入犯,禍有不可知者。"因為寧錦防線堅固,皇太極打不破,就會以蒙古為向導,突破長城,來威脅北京。但是,袁崇煥的兩次上疏,都沒有引起崇禎皇帝的足夠重視,不幸的後果被袁崇煥言中了。

過程

突入長城

皇太極吸取進兵寧遠(今遼寧興城)、錦州兵敗的教訓,放棄強攻寧、錦堅城的方略,于1629年(明崇禎二年、後金天聰三年)十月初二,皇太極取道蒙古,以蒙古喀喇沁部騎兵為向導,親率八旗大軍,避開袁崇煥防守的關寧錦防線,繞道蒙古地區,突襲明長城薊鎮防區的脆弱隘口龍井關和大安口,破牆入塞,進攻北京。

清太宗皇太極清太宗皇太極

十月二十六日,八旗軍東、西兩路,分別進攻長城關隘龍井關、大安口等。當時薊鎮"塞垣頹落,軍伍廢弛",後金軍沒有遇到任何強有力的抵抗,順利突破長城。十月二十七日從喜峰口破口,破口之後,直趨京師地路線隻有一條,就是從喜峰口到遵化、從遵化到薊門、從薊門到三河、最後是通州,然後直抵京師城下。三十日,兵臨遵化城下。遵化在京師東北方向,距離京師300裏。十一月初一日,京師戒嚴。

然而在二十七日後金軍大舉進入邊牆後,遵化和三屯營兩個重要地軍事要點就已經暴露在後金軍地兵鋒之下,但二十八日全天,後金軍隻行進到距離喜峰口二十裏遠地漢兒庄,後金各部均詭異的停止了前進。

明軍回援

遵化是京東的重鎮,袁崇煥想把後金的軍隊阻截在這裏,他急令平遼總兵趙率教率四千兵馬,馳救遵化,走撫寧、遷安這條路線趕往三屯營。要他務必在後金走完從喜峰口到三屯營地五十裏路前,跑完這條二百六十裏地路,搶在後金頭裏沖過即將閉合地封鎖線,直接進入遵化城進行防守。

1629年(明崇禎二年、後金天聰三年)十一月初二,山海關總兵趙率教在遵化和三屯營間遇伏,四千騎兵全軍覆滅。後金軍殲滅趙率教的軍隊後,一反四天來按兵不動地態勢,主力迅速西進。初三凌晨,後金軍抵達遵化城下,城內地內應立刻開啟城門引後金軍入城,明巡撫王元雅自殺殉國。同時後金軍還對三屯營發起了攻勢,並在一個時辰內破城,封閉了後路側翼的戰線缺口,並隨即向西發展,沿著趙率教地來路疾行而進,行動再也沒有一點緩慢地樣子。

十一月初四,後金軍兩天兩夜強行軍西進一百裏,攻陷遷安,兵鋒威脅永平、撫寧。這時袁崇煥已經率領二萬關寧鐵騎入關,他看也不看右翼正受到威脅地永平、撫寧一眼,取道昌黎灤州,直奔寶、香河而去。初七日,後金軍破三屯營。明朝喪失了將後金軍堵在遵化的機會。皇太極命留兵八百守遵化,親統後金軍接著南下,向北京進發,逼近薊州。這時,袁崇煥親自帶領九千兵馬,急轉南進,實施其第二步想法就是把後金的軍隊阻截在薊州。

袁崇煥于十一月初五日,督總兵祖大壽、副將何可綱等率領騎兵,親自疾馳入關,保衛北京。至此,袁崇煥在關外的三員大將--趙率教、祖大壽、何可綱,全部帶到關內,可見袁崇煥已經下定決心,不惜任何代價,誓死保衛京師。十一月初九,袁崇煥到了薊州順天府。初十日,袁軍馳入薊州。薊州是橫在遵化與通州之間的屏障,距離北京東郊通州約140裏。袁軍在薊州阻截,"力為奮截,必不令越薊西一步"。十一月初十,袁崇煥上疏崇禎帝說:"我們進入薊州讓兵馬稍微休息一下,細致地偵察一下敵我情勢,然後嚴格註意後金軍的動向,奮力阻截住他們,一定不會讓後金軍越過薊西"。皇太極知道袁崇煥在薊州阻截他,並未與其交鋒,從東北方向通過順義往通州進發。這樣袁崇煥在薊州攔截皇太極軍隊的計畫又落空了。

然後袁崇煥又在通州阻截後金軍。通州離北京隻有40裏,袁崇煥緊急率領軍隊往通州進發,力圖把皇太極軍隊攔截在通州。十二月初一日,袁崇煥的軍隊到達河西務。河西務在天津和北京之間,大約離北京120裏。這時候皇太極軍隊已接近通州,他揣測到了袁崇煥的軍事意圖,不打算在通州跟袁崇煥決戰,而是取道順義、三河繞過通州,直奔北京。這樣,袁崇煥在通州攔截的軍事意圖又落空了。

京城布防

面對後金軍的大舉進攻,崇禎帝亂了方寸。首先,啓用年屆七旬、已經退休在籍的孫承宗做統帥,負責京畿地區的防務。但是,遭到前任兵部尚書王在晉的反對。最終崇禎帝還是決定啓用孫承宗。孫承宗從老家高陽(今河北高陽)趕到北京,崇禎帝任命他為兵部尚書、中極殿大學士,督理軍務,派他前往通州督理兵馬錢糧。

孫承宗孫承宗

其次,崇禎帝諭袁崇煥調度各鎮援兵,相機進止。這時共有四個鎮的明軍前來勤王。除袁崇煥駐薊州外,昌平總兵尤世威駐密雲,大同總兵滿桂駐順義,宣府總兵侯世祿駐三河。

再次,加強北京城防。崇禎帝下令,在京官員、皇親國戚、功臣宿將,帶著自己的家丁到城牆巡邏和守衛。同時,還讓太監來守城。同時,明大同總兵滿桂、宣府總兵侯世祿率兵,也來到北京城德勝門外扎營。1629年(明崇禎二年、後金天聰三年)十一月二十日,八旗軍兵臨北京城下。

城下初戰

崇禎帝任命多位官員,協理京營戎政,練兵籌餉,料理守御。但北京已有多年沒有經歷過戰爭,這導致城防疏薄單弱。京門初戰首先在德勝門外打響,城外明軍,主要是大同總兵滿桂和宣府總兵侯世祿的勤王部隊,另外參加戰鬥的還有城上的衛戍部隊。

1629年(明崇禎二年、後金天聰三年)十一月二十日,皇太極親率大貝勒代善和貝勒濟爾哈朗、岳託、杜度、薩哈廉等,統領滿洲右翼四旗,以及右翼蒙古兵,向滿桂和侯世祿的部隊發起猛攻。後金軍先發炮轟擊。發炮完成,蒙古兵及正紅旗護軍從西面突擊,正黃旗護軍從旁沖殺。不久,侯世祿兵被擊潰,滿桂率軍獨前搏戰。城上明兵,發炮配合,但誤傷滿桂官兵,死傷慘重。滿桂身上多處負傷,帶敗兵一百多人在城外關帝廟中休整。第二天,守軍開啟德勝門的瓮城,供滿桂的殘兵休養。就在德勝門之戰的同一天,廣渠門也發生激戰。

廣渠門之戰廣渠門之戰

廣渠門之戰當天,袁崇煥、祖大壽率騎兵在廣渠門外,迎擊後金軍的進犯。皇太極派大貝勒莽古爾泰及貝勒阿巴泰、阿濟格、多爾袞、多鐸、豪格等,帶領滿洲八旗左翼兵和恩格德爾、莽古爾泰等率領左翼蒙古騎兵數萬人,向廣渠門袁崇煥軍撲來。袁崇煥僅有九千騎兵,令祖大壽在南,王承胤在西北,自率兵在西,結成"品"字形陣,兵含枚,馬勒口,隘處設伏,嚴陣待敵。後金軍的前鋒護軍,先向南直撲祖大壽陣。祖大壽率兵奮死抵御,後金軍前鋒受挫。後金軍接著又向北直沖王承胤陣,也失利。後金軍左、右兩次沖鋒,都沒有達到預期目的,再集中三路騎兵,向西闖袁崇煥軍陣。袁崇煥率領將士,英勇抵御,奮力鏖戰。後金軍損失嚴重。

京門再戰

1629年(明崇禎二年、後金天聰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崇禎帝于紫禁城平台召見袁崇煥、祖大壽、滿桂、黑雲龍等,袁崇煥向崇禎帝提出,連日征戰,士馬疲憊不堪,請求援引滿桂所部進入德勝門瓮城的先例,準予所部官兵進到城內,稍事休整,補充給養。崇禎帝拒絕了他的請求。袁崇煥軍隻得繼續在北京城外露宿,同皇太極軍進行野戰。

後金軍攻城後金軍攻城

十一月二十四日,皇太極因在廣渠門作戰失利,發表"養精蓄銳"的話語後,移軍南海子(南苑),在此一面休養一面牧放馬匹,伺機再攻。二十七日,雙方激戰于左安門外。皇太極對袁崇煥不能戰勝,便施用"反間計",陷害袁崇煥。

後金退軍

北京城外的勛戚大臣等人對袁崇煥極度不滿,紛紛向朝廷告狀:"袁崇煥名為入援,卻聽任後金軍劫掠焚燒民舍,不敢前去阻攔,城外的外戚勛臣的庄園土地被後金軍蹂躪殆盡。"崇禎帝因此逮其下獄,總兵祖大壽見袁崇煥遭下獄,率師1.5萬人離京東返,後因孫承宗調度有方,才停兵待命。

崇禎帝聽說各路兵敗,準備撤出京師,被朝臣勸阻。此後,充任文武經略的尚書梁廷棟及滿桂相繼敗于西直門、安定門,滿桂戰死。明總兵馬世龍受命指揮各路援兵,保衛京師。後金軍見此次南下目的已經達到,于次年正月連克通州、遷安、遵化、灤州(今河北灤縣)諸鎮北歸。

結果

1629年(明崇禎二年、後金天聰三年)十二月一日,崇禎帝逮捕袁崇煥,祖大壽在旁見此情景,戰傈失措,立刻逃回錦州。袁崇煥下獄,遼東兵潰,皇太極所率後金兵繼續得以在京師附近攻掠。他們見北京不可下,便西趨良鄉,克固安,然後返回,過北京近郊時得到訊息,原來攻下的十餘城皆叛。

崇禎帝崇禎帝

1630年(明崇禎三年、後金天聰四年)正月,皇太極親自指揮後金兵攻下永平,遷安不戰而降,灤州也降。二月皇太極率軍北返,所得永平、遷安、灤州、遵化皆令貝勒大臣率滿洲、蒙古八旗駐守。在這四個多月的入口作戰中,皇太極對明朝地方官民發布了很多招降的"諭令",並不斷派遣使者要求與明朝政府議和。這裏既表現出他對已奪取的土地不肯放棄,也對未得到的地方心向往之。

1630年(明崇禎三年、後金天聰四年)八月,崇禎帝以酷刑處死袁崇煥。從此明朝"邊事益無人,明亡征決矣"。

後續

袁崇煥下獄

廣渠門之戰前後,袁崇煥率領的關寧軍多次要求入城休整,均未獲得允許(勤王援軍不入城城下作戰是明朝規定),在面對敵人數千兵力的情況下,與後金軍交戰,在京營出擊接應的情況下,擊退了後金軍。這時袁崇煥急不可待地要入城"議餉"。袁崇煥來到北京城下。北京這時是九門戒嚴,城門禁閉。城上用繩子吊一個筐子下來,袁崇煥就坐在筐子裏被提到城上。袁崇煥到了平台之後,崇禎皇帝嚴肅地坐在那裏,沒有議軍餉,而是下令將袁崇煥逮捕。這件事情,學者張岱在他的《石匱書後集》裏面有記載,《崇禎長編》也記載,說:"逮督師袁崇煥于獄。"就是逮捕袁崇煥下獄。計六奇的《明季北略》記述較詳:"著錦衣衛拏(ná)擲殿下。校尉十人,褫(chǐ)其朝服,杻(chǒu)押西長安門外錦衣衛大堂,發南鎮撫司監候。"袁崇煥被剝掉官服,身受刑具,押送到錦衣衛大獄。

袁崇煥袁崇煥

1630年(明崇禎三年、後金天聰四年)八月十六日(9月22日),明兵部尚書、薊遼督師袁崇煥,慘遭磔刑,含冤離世。

清兵入塞

參見:清兵入塞

己巳之變之後,後金軍曾先後五度入長城,其中兩次打到北京城,最遠的一次侵犯到山東濟南,皆大舉劫掠而歸。例如1634年(明崇禎七年、後金天聰八年)五月,皇太極第二次攻入長城,遍蹂京畿,歷時四個多月。1636年(明崇禎九年、清崇德元年),清軍第三次入塞,歷時四個多月,清軍縱兵馳騁京畿地區,大小五十餘戰全部告捷,俘獲大批人畜,明軍隻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擊之力。明軍完全失去優勢,日益走向崩潰。

1638年(明崇禎十一年、清崇德三年),清軍第四次入塞,盧象升拼死奮戰,最後陣亡。崇禎年間明廷始終和戰不定,在清軍與流寇之間陷入兩面作戰之困境。1640年(明崇禎十三年、清崇德五年)三月,洪承疇在松山之役戰敗被清軍俘獲。

影響

第一,廟社震驚,根本動搖。皇太極率軍進攻北京,標志著崇禎帝中興之夢的破滅。明朝京畿地區的防御體系遭到重創或破壞,失去(陣亡或被俘)總兵趙率教、滿桂、孫祖壽、麻登雲、黑雲龍、朱國彥六員,兵部尚書王洽、工部尚書張鳳翔、薊遼督師袁崇煥、遵化巡撫王元雅、總理薊遼保軍務劉策等或死或下獄。明朝受到巨大震動,元氣大傷。

第二,閹黨餘孽,掌控閣部。後金軍撤退之後,明廷沒有認真地總結經驗教訓,而是借機傾軋,進行黨爭。崇禎帝沒有從全局分析北京己巳之役的歷史經驗和教訓,而是以殺袁崇煥出氣、泄憤。閹黨餘孽借機翻逆案,打擊東林黨。東林黨內閣大學士韓爌錢龍錫成基命、李標等去職,而代之以周延儒、溫體仁等佞臣入主內閣。六部九卿也相應變更。這標志著崇禎新政的結束。

第三,京師城防,守備虛懈。在此戰之前,北京人過了180年的和平生活,戰爭突然降臨,沒有任何實際準備。守城官兵既不知道火器的名稱,也不知道火器的使用。北京城險些喪于皇太極之手。這次戰役在明清易代史上具有極為重大的意義:從巨觀上來說,它標志著雙方戰略情勢的又一次重大轉變。明朝的堡壘推進、經濟封鎖和外交聯盟政策都在此役後逐漸瓦解,永久性地失去了戰略主動。

第四,財富被掠,生民塗炭。京畿、京東地區遭到後金軍的大肆擄掠。佔領永平的後金貝勒阿敏撤退時,進行屠城。總之,後金軍隊殃及的地區,生民塗炭,百業凋零。這些都加劇了明朝的社會矛盾,加速明朝滅亡。

評價

  • 李氏朝鮮《仁祖實錄·卷二十二》:"袁軍門(袁崇煥)、祖總兵(祖大壽)等,自午至酉,鏖戰十數合,至于中箭,幸而得捷,賊(後金軍)退兵三十裏。賊之得不攻陷京城者,蓋因兩將力戰之功也。"
  • 明史·袁崇煥傳》:"我大清舉兵,所向無不摧破,諸將罔敢議戰守。議戰守,自崇煥始。……自崇煥死,邊事益無人,明亡征決矣。"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