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良玉

左良玉

左良玉(?-1645年),字昆山,臨清人。官至平賊將軍、太子少保,封南寧侯。

初在遼東與清軍作戰,曾受侯恂提拔。後在鎮壓農民軍的戰爭中,不斷擴大部隊,日益驕橫跋扈,擁兵自重。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封寧南伯。南明福王朱由崧即位後,又晉為侯,鎮守武昌。此時,弘光政權中馬士英、阮大鋮用事,排斥東林黨人。他袒護東林黨人,且懷有個人野心,于順治二年(1645年)三月二十三日從武昌起兵,以清君側為名,進軍南京。未幾,病死于九江舟中。子左夢庚率所部降清。

  • 中文名稱
    左良玉
  • 別名
    左昆山
  • 國籍
    中國(明朝)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山東臨清
  • 出生日期
    1599年
  • 逝世日期
    1645年
  • 職業
    軍事將領
  • 爵位
    寧南伯
  • 兒子
    左夢庚

人物生平

鎮守遼東

崇禎元年(1628年),寧遠衛發生兵變,巡撫畢自肅自殺而死,時左良玉官任遼東車右營都司,因為此事丟了官職。

崇禎三年(1630年),左良玉復官後,總理馬世龍讓左良玉跟隨遊擊將軍曹文詔支援玉田、豐潤,與清軍在洪橋、大塹山、遵化等地大戰,戰後與曹文詔獲得增秩的賞賜。隸昌平督治侍郎侯恂麾下。

崇禎四年(1631年)七月,因先前高第盡撤寧錦防線,右屯、大凌河等城被毀,孫承宗派人對其進行重新修築,但不久之後清軍卻突然來圍攻。總兵官尤世威因護守皇陵不能去,就推薦左良玉代他率兵前往。過後,侯恂推舉他做了副將,帶隊在松山、杏山下與後金作戰,功勞排在第一位。

鎮壓民兵

崇禎五年(1632年),陝西的起義的農民進入河南,意圖攻佔懷慶。朝廷命令左良玉率領昌平軍前往剿除,大體要他專門辦理河南的軍事。當進攻修武、清化的農民軍竄入平陽時,朝廷詔令他到山西去抵御,殺傷、俘獲了許多農民軍。河南巡撫樊尚瞡認為讓左良玉駐軍澤州,扼守河南、山西間咽喉地段,還可以作為四周的援兵。崇禎皇帝同意了。這時曹文詔率領著陝西的軍隊,朝廷命令左良玉接受樊尚瞡的節製,與曹文詔齊心討伐亂民,一旦有危急戰事,那麽陝西的兵力向東,河南的兵力向西,左良玉的軍隊則從中截擊。

征戰中原

崇禎六年(1633年)正月,農民軍進犯隰州,打下陽城。左良玉在涉縣的西陂將其擊敗。二月,左良玉的軍隊同亂兵爭戰武安,大敗。尚瞡被罷官,由太常少卿元默代其職。三月,農民軍兵又一次進入河內,左良玉從輝縣出兵驅逐他們,敵人逃往修武,殺死了遊擊將領越效忠,追趕參將陶希謙,陶希謙從馬上掉下來摔死。左良玉在萬善驛鎮壓農民軍,一直追到柳樹口才大敗他們,捉拿了幾個農民軍首領。農民軍于是向西逃跑。河南的兵額隻有七千,和賊人幾次作戰,死傷得已經差不多了。左良玉率領昌平軍隊二千多人,幾次作戰,雖然有功績,但勢力很單薄。總兵鄧玘剛在萊州立了功,朝廷命令他率領川兵,加上四川石砫土司馬鳳儀的兵力立即赴援左良玉,同左良玉一起追殺農民軍。不久,馬鳳儀因為孤軍作戰,在侯家庄全軍覆沒。

這個時候,農民軍的勢力已經十分旺盛,兵力縱橫在三晉、京城周圍以及黃河以北的廣大地區。曹文詔、李卑、艾萬年、湯九州、鄧玘、左良玉等各位將領先後同農民軍作戰,互有勝負。左良玉、鄧玘負責辦理河南戰事,在官村、沁河、清化、萬善等地多次打敗農民軍。左良玉又在武安八德地方堵住他們,殺死俘獲農民軍人數特別多。恰好崇禎帝朱由檢任命倪寵、王樸做總兵,率領京營的六千兵力趕赴河南,讓宦官楊進朝、盧九德督軍,並且另外派宦官監督良玉等人的軍隊。職方郎中李繼貞說:"良玉、李卑親身經歷過多次戰鬥,地位反而在倪寵、王樸之下。恐怕他們聽到了會灰心。"于是讓左良玉、李卑任職都督僉事,做援剿總兵官,同倪寵、王樸官職大體相當。京營的軍隊到後,聯合攻擊農民軍,幾次立功。左良玉在濟源、河內打敗賊寇,又在永寧、青山嶺、銀洞溝打敗他們。繼而從葉縣追趕到小武當山,都斬殺了很多農民軍將士。然而各位將領因為宦官督軍,心裏都不痛快。

同年冬天,向西逃跑的農民軍又掉頭打向東邊來。左良玉、湯九州扼守在他們前面,京營的軍隊跟在他們後面,農民軍非常困窘,明軍又在柳泉、猛虎村接連打敗他們。農民軍將領張妙手、賀雙全等三十六家兵詐稱向分巡撫布政使常道立請求招安,通過監軍楊進朝向朱由檢報告了這件事。各位將領等候朝廷傳令下來,當時不敢出戰。等到天氣寒冷,黃河上結了一層厚冰,農民軍于是從澠池踏過黃河。巡撫元默率領左良玉、湯九州、李卑、鄧玘的兵力在對岸等待他們。農民軍于是逃到盧氏山中,這以後從鄖陽、襄陽進入川中,繞道攻掠了秦隴地帶,又出沒在川中、湖北一帶,以便俟機進犯河南,中原地區因此更加殘破,而三晉、京城周圍地區不受盜賊騷擾,長達十年之久。

驕橫自恣

崇禎七年(1634年),農民軍渡黃河離開後,左良玉同其他將領們分地把守。陳奇瑜、盧象升正在陝西、湖北兩地鎮壓農民軍。同年夏,中州地區沒有戰事。後來陳奇瑜在車箱峽讓李自成死裏逃生,朝廷討論聯合山西、河南、湖北、四川的兵力從四面八方來圍剿他們。農民軍于是兵分三路:一路向慶陽進攻,一路挺進鄖陽,另外一路出關後挺進河南。挺進河南的軍隊又分為三路,受到攻擊的郡邑一下子吃緊。左良玉扼守新安、澠池,其他將領陳治邦駐守汝州,陳永福扼守南陽,都隻是坐甲自保而已,根本不能怎麽損傷敵人。農民軍每個兵營有幾萬士兵,士兵們輪番出擊作戰,軍糧供應充足;官軍兵少,設防又多,糧餉供應跟不上來。農民軍騎馬前進,一天一夜能走幾百裏;官軍步兵多,騎兵少,走幾十裏路就精疲力竭。因此大多都有畏敵情緒。左良玉在懷慶時與當地督撫意見不一,由此產生了私心雜念,沒有嚴加追逐而給了農民軍以喘息的機會,又收留了很多投降過來的將領以便擴張自己的勢力。督撫以文書征調他的軍隊,也不準時應征,漸漸顯示驕橫自恣的端倪出來。十二月在磁山同農民軍相遇,大戰的場面有十次之多,他把農民軍追擊了一百多裏。

屢戰闖軍

崇禎八年(1635年)正月,河南的農民攻破潁州,毀壞了鳳陽的皇陵。敵人打下鹿邑、柘城、寧陵、通許的時候,左良玉駐軍許州也沒能前去援救。四月,督師洪承疇駐軍汝州,命令各位將領分地攔擋農民軍。尤世威把守洛南,陳永福控製盧氏、永寧兩地,鄧玘、尤翟文、張應昌、許成名在湖廣阻擊農民軍。因為吳村、瓦屋是內鄉、淅川的要害,所以命令左良玉同湯九州帶領五千人扼守。

沒過多久,鄧玘因為士兵嘩變而死,而曹文詔征討陝西的農民軍,在真寧兵敗身亡。農民軍氣勢更盛,于是越過盧氏,直奔永寧。巡撫元默遭到逮捕還沒離開時,傳令讓良玉從內鄉同陳治邦馬良文一起前去援助盧氏。八月在鄢城打敗農民軍。九月,左良玉尾隨敵人到了郟縣的神篨山。農民軍兵營綿延幾十裏,用輪番休息、作戰的方式使明軍疲勞,左良玉收回自己的兵力,停止作戰。農民軍再次攻打密縣,左良玉從郟縣援救,敵軍才離去。十月,左良玉抵達靈寶,聯合遼東總兵官祖寬的軍隊在澗口、焦村殲滅農民軍。焦村屬朱陽關地盤。十一月,李自成離開朱陽關,張獻忠長期佔據靈寶,闖王高迎祥也同他聯合。

左良玉、祖寬在靈寶阻截,抵擋不住敵人的兵力,陝州失陷了。農民軍又向東攻打洛陽,左良玉、祖寬跟隨巡撫陳必謙解救洛陽,農民軍于是退去。高迎祥、李自成兵走偃師、鞏縣,張獻忠逃往嵩縣、汝州。左良玉從洛陽出發追擊高迎祥和李自成,祖寬兵分幾路打擊張獻忠,援救汝州。恰巧總理盧象升從湖廣來,與祖寬一起在汝州西部大敗農民軍,又命令自己的偏裨將領在宜陽的黃澗口打敗農民軍。

崇禎九年(1636年)二月,農民軍在登封的郜城鎮被打敗,逃往石陽關,同伊陽、嵩縣兩處的敵軍聯合。原總兵官九州從嵩縣深入,與左良玉夾攻剿農民軍。左良玉中途逃回,湯九州乘勝追擊四十裏,由于孤立無援,戰敗而亡。左良玉卻把此役當作捷報遞呈朝廷。五月,盧象升派遣祖寬、李重鎮隨陝西總督洪承疇向西前進。左良玉的軍隊實力最強,又大都是中州人,所以他獨自久留河南。因為他驕橫、傲慢,難得聽用,所以讓孔道光代替他的偏將趙柱駐守靈寶,防守洛西;左良玉同羅岱駐守宜陽、永城兩地,防守洛東。七月,左良玉的軍隊抵達開封,由登封的唐庄深入進去,從清早一直激戰到下午,農民軍支持不住,向西逃跑。陳永福剛剛在唐河打敗敵人,農民軍到了田家營,左良玉渡河進攻,殺死、俘虜了很多人。九月,巡撫楊繩武彈劾左良玉回避敵人,朝廷責令他立功贖罪。

崇禎十年(1637年)正月,農民軍將領老回回聯合曹操、闖塌天的各部兵力沿江東下,安慶傳來警報。朝廷命令左良玉從中葉出發前去援救。左良玉途中剿殺了南陽的土匪楊田、侯馭民、郭三海,急忙抵達六安,同農民軍相遇。部將羅岱、道興乘勝作戰,連連獲勝。農民軍逃往霍山和潛山。此時馬爌、劉良佐在桐城、廬州、六安也多次打敗農民軍,在滁州、和州兩地的農民軍也向西逃跑,江北的危急也稍稍減弱了。

擁兵自重

應天巡撫張國維三次發布檄文要左良玉進入山中搜剿,左良玉沒有回響,而是縱兵在當地擄掠婦女。屯居舒城一個多月後,河南監軍的太監極力催促他,左良玉才向北去,這時農民軍已經掠奪夠了,進入山中。過後,淅川陷落,左良玉擁兵坐視,不去援救。因為在六安破敵有功,以前詔書讓他戴罪立功,至此又恢復了官職。農民軍東下襲擊六合,攻佔天長,兵分幾路佔領瓜洲、儀真,打下盱眙。左良玉堅決不肯去救援,反讓中州的士紳聯名上書挽留自己。朱由檢知道是左良玉自己的意思,也無法改變他的意志。十月,總理熊文燦到達安慶,兵部傳令左良玉的部隊歸他統領,左良玉瞧不起熊文燦,不肯聽他征調。

崇禎十一年(1638年)正月,左良玉與總兵陳洪範在鄖西大敗農民軍。張獻忠想借官府的名義襲擊南陽,駐扎在南關。左良玉正好趕到,心中懷疑,就召他們前來,張獻忠逃跑而去。左良玉追上去,射了兩箭,射中他的肩膀,又揮刀猛砍,張獻忠血流滿面。他的部下及時援救才得免一死,于是逃到谷城,不多時,請求投降。左良玉知道他是假裝投降,竭力請求向他進攻,熊文燦不允許。九月,熊文燦進攻鄖陽、襄陽兩地的農民軍,斬獲二千首級。十二月,河南巡撫常道立派左良玉到陝州。農民軍乘盧氏守備空虛,逃往內鄉、淅川兩地。這個月,許州發生兵變,左良玉的家眷安置在許州,在兵變中被滅了門。

崇禎十三年(1640年),督軍楊嗣昌薦左良玉有"大將之才,兵亦可用",拜為平賊將軍。其後,在川陝交界的平利一帶與張獻忠遭遇,張獻忠大敗,獻忠妻妾被捕,農民軍首要人物被殺,左良玉因此加太子少保。楊嗣昌雖拜左良玉為平賊將軍,但總覺得此人傲不可用。除督師約束左良玉外,又暗許賀人龍指日可取代左良玉之職,就在賀人龍躍躍欲試急于取代左良玉的時候,左良玉在瑪瑙山與農民軍交鋒中,大破農民軍,楊嗣昌對賀人龍說:任命之事後議。賀人龍因此懷恨在心。並將此事告訴左良玉。左良玉記恨在心,就在川陝一戰中,楊嗣昌命令左良玉堵截農民軍,左良玉袖手旁觀,楊嗣昌九檄左良玉,左良玉仍置之不理。由于左良玉觀戰不至,張獻忠從容出川攻打襄陽,農民軍大勝,楊嗣昌一氣之下湯水不進而亡。崇禎十四年(1641年)又將左良玉削職戴罪立功自贖。

崇禎十五年(1642年),侯恂為督師發帑五十萬犒賞左良玉所屬部下,左良玉與李自成會戰于朱仙鎮,左良玉大敗,退至襄陽。開封再戰,左良玉不敢迎戰。李自成遂攻打襄陽,左良玉撤兵至武昌,左良玉向楚王要兵員、要糧餉,均沒得到補給,遂掠奪武昌包括漕糧鹽舶。到九江後擁兵二十萬觀望自保。後張獻忠克武昌,朝廷嚴令出兵,才出戰大敗立足未穩的張獻忠,收復漢陽。待張獻忠入蜀後,出兵收復武昌。

進爵為侯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朝廷下詔封左良玉為寧南伯,給他的兒子左夢庚平賊將軍的大印,並許諾大功告成以後就讓他們父子世代把守武昌。又命令給事中左懋第順路經過時督促他出兵作戰,左良玉于是按年月擬定了一份出兵計畫交了上去。他的奏疏交上後還沒有得到朝廷的答復,就聽說北京被李自成攻下。左良玉部下的將領人心惶惶,因為江南擁立了福王朱由菘,請求率兵東下。左良玉痛哭失聲,發著誓言不許他們東下。副將馬士秀說:"哪個不聽左公命令要東下,我殺了他!"並在大船上架起大炮截斷長江航線,大家這才平靜下來。

福王繼位後,晉升左良玉為侯,蔭封他一個兒子為錦衣衛正千戶,並且一同加封黃得功、高傑、劉澤清、劉良佐為四鎮軍官,都蔭封他們的子孫世襲官職。把長江上遊的事專門委托給了左良玉,不久又加封他為太子太傅。當時李自成在山海關戰敗了,左良玉利用這個時機收復了湖北西部的荊州、德安、承天。湖廣巡撫何騰蛟以及總督袁繼鹹住在江西,他們都跟左良玉很友好,弘光朝廷就把這一帶靠作屏障。

已老且病

左良玉擁有八十萬兵力,號稱百萬,前五營是他的親兵,後五營是投降過來的士兵。每年春秋時節在武昌的各座山頭上操練兵馬,每座山上隻有一種顏色的旗幟,山谷中都給插遍了。演習的辦法是用兩個人並排騎馬飛馳,稱作"過對"。馬蹄聲震天動地如打響雷,幾裏外都能聽到。東部各鎮的兵馬隻有高傑最強,但也遠遠趕不上左良玉的兵力。不過左良玉自從朱仙鎮一戰失敗以後,精銳的兵力差不多喪失完了,後來歸附他的大都是一些烏合之眾,軍容看起來壯觀,但左良玉不能很好地駕馭部下了。左良玉的家族在許昌被滅門,他在武昌時,各軍營的將領都通宵達旦地有歌妓舞女相陪,左良玉自己總是潔身獨處。有一次他夜間設宴招待部下,召來了十多名軍妓過來上酒,她們在房裏走來走去,不一會兒左良玉向左邊側著臉咳了幾聲,這些軍妓們趕忙依次退出了。賓客們為之肅然起敬,沒有哪個敢抬頭看他。左良玉對部下的駕馭很得體,就象這件事一樣,他受到了部下的佩服。但是這時秦良玉已經年老並且多病,沒有收復中原的雄心了。

同室操戈

左良玉做官曾得力于侯恂的推薦。侯恂本是東林黨人。馬士英、阮大鋮掌權後,擔心東林黨人依靠左良玉跟自己為難,就口頭上虛偽地跟良玉結交,暗中忌恨他,並修築板機城作為向西防御的屏障。左良玉嘆著氣說:"現在西面有什麽好防的,大概是防我吧!"適逢朝廷中的各種事情一天不如一天,監軍御史黃澍仗著良玉的勢力當面頂撞了馬士英、阮大鋮。黃澍返回後,朝廷派遣錦衣官員來逮捕黃澍,左良玉把黃澍留下不肯交出。于是黃澍與其他一些將官天天請良玉出兵清除皇上身邊的壞人,左良玉猶豫不決,沒有答應。不久,北來太子一事發生了,黃澍借此機會激發大家的怨氣借以報復自己的仇恨,召引了三十六營大將與自己結盟。

左良玉于是下定了造反的決心,發布檄文討伐馬士英,從漢口到蘄州,排列了二百多裏長的軍艦,浩浩蕩蕩地順江東下了。當時左良玉的病情已經很嚴重,到九江後,他邀請總督袁繼鹹進他船中來,從袖中拿出一道密旨,說是皇太子送來的,以此來劫持當地的將領與自己結盟,繼鹹嚴詞拒絕了他。良玉的部將郝效忠暗中進入九江城,放火把城燒毀就離開了。左良玉看著城中的火光,說:"我對不起袁公啊!"當場吐了幾升血,這天夜裏就死了。

死年是清順治二年(1645年)四月。各位將領秘不發喪,共同推選他的兒子左夢庚為軍主。七日,大軍東下,朝廷傳令讓黃得功渡江防守,剿滅叛軍,左夢庚率餘部投降清朝。

歷史評價

時人:軍中有一曹,流賊聞之心膽涼。次左良玉、湯九州;若京營兵,賊甚輕之。

馬世奇:今闖、獻並負滔天之逆,而治獻易,治闖難。蓋獻,人之所畏;闖,人之所附。非附闖也,苦兵也。一苦于楊嗣昌之兵,而人不得守其城壘。再苦于宋一鶴之兵,而 人不得有其室家。三苦于左良玉之兵,而人之居者、行者,俱不得安保其身命矣。

徐鼒:①亡明之天下者,左良玉也。論者咎其瑪瑙山之養寇、朱仙鎮之喪師。夫瑪瑙山之養寇誠然;朱仙鎮之敗,豈良玉所願出哉?跡其角逐二賊,遇獻忠則捷、遇自成則敗;豈其材力優于獻忠而絀于自成歟?獻忠殘剝淫掠如餓豺狼,故良玉得乘其敝。自成之再出河南也,詭托仁義之師號召飢民,為所愚者簞食壺漿之恐後;而良玉之摽掠顧甚于賊,焉得而不敗哉!古名將之治軍也,取民家一笠者斬;豈有無製之師而可抗敵哉!吾故未遑責其養寇之不忠,而先責其為將之不仁也。②不曰明左良玉陷九江,而曰左良玉陷明九江何?絕之于明也。吾君詳觀良玉本末,驕恣則有之,非有蘇峻、侯景背逆之心也;昵近匪人、包荒悍將,身陷大罪,涕泣無從,亦已晚矣!若惠登相者,所雲傭中佼佼歟!

張廷玉:①長身赬面,驍勇,善左右射。目不知書,多智謀,撫士卒得其歡心,以故戰輒有功。②左良玉以驍勇之材,頻殲劇寇,遂擁強兵,驕亢自恣,緩則養寇以貽憂,急則棄甲以致潰。當時以不用命罪諸將者屢矣,而良玉偃蹇僨事,未正刑章,姑息釀患,是以卒至稱兵犯闕而不顧也。

溫睿臨:寧南恃功寖驕。祗以心輕熊文燦、楊嗣昌一流人耳。夙昔深得將士驩,無黃澍則必無索饢事;兵不索饢,則烏得入其內犯罪:是可保修名于不墜也。觀其"吾負臨侯"一語,其初衷可鑒矣!百世而下,史氏率書其反。反,則澍成之也。澍惟有"觸奸"一事為時論所許。既降後,又以不薙發,賺死金先生正希;受職後,又垂涎金穴,致沿海生靈于重遭夷戮。吁!名教中乃有此人邪!君子曰:"損者三友"。寧南之身敗名裂而遺恨千秋者,惟澍一人足成諸。甚矣,交之不可不慎也!

顧誠:當時實際情況來看,左良玉早已成為一個擁兵割據的軍閥,勇于虐民,怯于大戰。他的統兵東下主要是避免同李自成率領南下的大順軍作戰,假借偽太子"密詔"赴南京"救駕"顯然是一派謊言,離開武昌時就大肆屠戮,對弘光朝廷任命的巡撫、總督等方面大員任意拘留,心目中既無朝廷,也無百姓。其直接後果是導致弘光朝廷加速瓦解。

史籍記載

《明史·卷二百七十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一》

家族成員

左良玉小時候是個孤兒,被叔父養大,連母親的姓氏都不知道。許州兵變時,左良玉的家人又全部被殺,隻有一子左夢庚跟在身邊,左良玉死後,左夢庚繼續統領左良玉的軍隊。

文學形象

明末四公子之一的侯方域在其作品《桃花扇》裏大量描寫了左良玉,左良玉為主線的出目在《桃花扇》中有《撫兵》《投轅》《哭主》《草檄》《截磯》,總計五出。這五出還有蘇昆生和柳敬亭兩位主要人物。因此《聽稗》《修札》《會獄》三出都結合在這一條線上了。而《劫寶》則是《截磯》人物故事的延續,交代了左良玉行為的後果,也連綴在後面,成為一個整體。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