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

左派

在近現代政治中,左派是指社會中維護社會中下層利益,支持改變舊的不合理社會秩序,創造更為平等的財富和基本權利分配的群體。"左派"這一名詞源自法國大革命時期,在製憲會議中第三等級的代表坐在左側,支持共和製、大眾政治運動和世俗化。1848年的六月革命。第一國際的組織者視自己為法國大革命左派的後繼者,左派的概念逐漸形成。"左派"在歐洲適用于一些革命運動的推動者,特別是社會主義、無政府主義和共產主義,也可用來稱呼社會民主主義者。在當代政治話語中,"左派"通常是指社會自由主義者或社會主義者。

  • 中文名稱
    左派
  • 套用理論
  • 與右派區別
    政治觀點上的完全對立
  • 起    源
    法國大革命時期

基本定義

政治中的“左派”、“右派”、“中間派”是根據各國家或地區的政治情勢而有所不同。在當代的西方政治論點,“左派”大部分是指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和社會自由主義。馬克思主義思想家萊斯澤克·柯拉柯夫斯基定義左派思想為一個烏托邦式與意識形態的抽象名詞。 “中間偏左”是指在某個國家中,接近當地政治主流的政治立場。在歐洲國家中,則是指包含左派與中間派或右派組成的政治聯盟,中左翼政黨跟中右翼政黨可以組建聯合政府。

左派

左派和右派可以指很多方面:在經濟取向上,如左派支持政府加強幹預市場運作和平均分配財富;右派支持自由經濟;在國際政治立場上,左派多指改革及重視人權,右派多指保守及維護建製;在民族立場上,左派指傾國際主義、世界大同,右派則主張以國家民族為中心。

歷史起源

“左派”這個政治名詞,最初來自于法國大革命時期。當時代表法國廣大第三階級的激進山岳派和雅各賓黨成員,通常都坐在主席的左側,這是自1789年三級會議開始的習慣。溫和的斐揚派通常坐在右側。這之後成為法國國民議會的傳統,議員根據其政治傾向而分坐左右兩側。在19世紀,法國左右派分別為共和製和君主製的支持者。而一些歐洲國家,在馬克思主義被稱為左派之前,左派是指古典自由主義者。至于丹麥和挪威兩國,在現今社會被認為是右派的自由派政黨,依然使用“Venstre”的名稱(中文為“左派”)。

左派

19世紀中葉開始,“左派”逐漸是指各種形式的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1848年,馬克思和恩格斯發表《共產黨宣言》,斷言無產階級革命將會推翻資產階級社會,並廢除私有財產製創造一個無階級和無國家共產主義社會。國際工人聯合會(1864-76),有時也稱作第一國際,結合各國左派團體和工會組織。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第二國際因內部對戰爭的立場相左而分裂。

像是俄國布爾什維克的列寧、德國的羅莎·盧森堡等人,認為他們本身與其他勞工團體相比更為左傾(齊美爾瓦爾德左派)。在這場沖突之後,社會主義運動分裂為社會民主主義與共產主義,前者被視為左派或中間偏左。

1960年代,在中蘇交惡和1968年5月法國的大規模抗議活動等政治動蕩下,“新左派”思想家更加批判列寧主義或斯大林主義的論述(被稱為“舊左派”)。

左派自由主義者Roderick Long 解釋了何謂“左派”:“...關註傳統以來被認為與左派有關的思想...像是賦予勞工權力(worker empowerment)、憂心財閥政治、關心女性主義和各種社會平等。”

標志介紹

左派常會使用紅色作為象征。紅旗在1917年俄國革命期間十分受到歡迎。 紅色成為蘇聯國旗中最主要的顏色,而紅星也是共產黨的標志之一,為此也從中產生了一些冷戰時期的用語,如“紅色威脅”和“紅色中國”(以區別反共的中華民國、“自由中國”或“台灣”)。毛澤東有時被稱為“紅太陽”。紅色也與一些政治團體有關,像是中國的紅衛兵,還有一些左翼恐怖主義組織如德國的赤軍旅和日本赤軍。各國的社會民主黨通常也會以紅色圖案作為本黨的標志,比如英國工黨的標志為紅色玫瑰花。

錘子與鐮刀是共產主義的象征之一。這兩樣器具代表著工業無產階級和農民。

各國左派

法國

法國則分為“左派”(法國社會黨)和“極左派”(法國共產黨、托洛斯基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其中社會黨是法國最大的左派政黨。

英國

英國工黨是英國最大的左派政黨。當中的強硬左派則是指東尼·班、社會主義者運動團隊和勞工左派簡報 ,以及一些托洛斯基主義團體。極左派受到馬克思主義極大的影響,而溫和的左派則採取漸進式的民主社會主義,與世界的市場經濟接軌。

中國

中國新左派反對改革開放,支持恢復毛澤東思想的社會政策。在西方社會,“新左派”是指文化政治,有時也是指政治認同。

不少香港人對左右兩派的誤解乃是由于香港的親建製派跟隨和支持擁護中國共產黨,而中共在1950至70年代的經濟取向的確符合“左”的定義,故稱其“左派”。久而久之,一般香港市民受媒體影響把經濟取向和政治取向混淆,誤以為“左派”指的是政治取向。到了今天,中共經過改革開放後由左轉右,不少親建製派的立場已愈來愈偏右派,但不少香港市民基于他們從前的背景,仍然以“親共”稱之前的“傳統左派”民建聯和工聯會的成員,而香港泛民主派近年已減少稱他們為“左派”,改稱他們為保皇黨,有些激進民主派更自稱是“左派”。

國家問題

國籍與民族主義已成為左派爭論的重要議題。有關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的馬克思社會階級理論主張,工人階級成員應聯合其他國家的工人階級,以獲取相同的階級利益,而不是隻專註在本身國家。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可用《共產黨宣言》的最後一行做總結:“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聯盟成員體認到,成員越多意味著談判能力越大。而在國際層次上,左派認為工人階級需更進一步的合作以獲得更大的權力。無產階級國際主義認為其本身能嚇阻戰爭,因為有著相同利益的人民不太會彼此對抗,而是專註在對抗統治階級。根據馬克思理論,無產階級國際主義與資產階級民族主義是相反的思想。左派運動因此常採取反帝國主義立場。

另一方面,左翼民族主義是來自于由國家間自由貿易協定促成的經濟整合,所產生的壓力。這觀點有時可視為對超國家組織如歐盟的敵視。左派民族主義也可指任何強調工人階級對抗其他國家的剝削與壓迫的民族主義。許多第三世界反殖民運動吸收了左派及社會主義思想。

反全球化

全球正義運動,也稱反全球化或另類全球化運動,他們抗議全球貿易協定,認為會對貧窮及環境造成負面影響。這運動一般被認為有左派色彩,但有些活動與傳統左派並無關聯。例如右派人士派特·布坎南,他反對以國家主義為基礎的全球化。全球正義運動並未反對全球化,相反地,它支持某些形式的國際主義。全球正義運動的主要需求是改革國際機構如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並且建立一個國際社會正義的運動。他們拒絕任何政黨的領導,確立自己是一個“社會運動性質的運動”。

組織機構

馬克思主義之下的列寧主義,認為無產階級革命必須由革命家領導。職業革命家致力于共產事業,並組成共產革命運動的核心。無產階級專政或工人國家是馬克思主義者用來描述在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社會間的一種臨時國家型態。

左派國際組織包含許多過去與現存組織,如第一國際、第二國際或社會黨國際、世界社會主義者運動、革命國際主義者運動以及國際馬克思列寧主義政黨會議。

相關信息

女權主義

許多早期女權主義者和擁護女權的人士在當時被認為是激進派的左派。 女權主義先驅如瑪莉·吳爾史東克拉芙特受到激進派思想家湯瑪斯·潘恩等人的影響。許多知名左派人士也是女權主義者,如:馬克思主義者克拉拉·蔡特金和亞歷山德拉·科倫泰、基督教共產主義者海倫·凱勒、無政府主義者愛瑪·戈爾德曼和社會主義者安妮·貝贊特。

最近,婦女解放運動與新左派和其他新社會運動關系密切,挑戰舊左派的正統。部份激進女權團體、自由女性主義者與社會自由主義者緊密連結,屬于美國主流政治中的左派(如全國婦女組織及民主黨的左派)。激進女性主義(如瑪麗·戴莉)不易放入左右光譜中,與深層生態學較有關聯。

社會進步主義

社會進步主義是左派的特色之一,尤其是美國,美國社會進步主義者支持廢除奴隸、女性投票權、公民權和多元文化政策。目前西方社會進步主義的立場有廢除死刑、同性婚姻合法化、生育控製、胎兒幹細胞研究的公共基金和女性擁有墮胎權。公眾教育是社會進步主義者非常有興趣的主題,他們支持高水準的科學與數學教育,廣泛的性教育和高中學生能取得保險套。

社會進步主義者傾向世俗主義,相信科學和理性主義充滿許多過時的傳統看法。他們支持選擇婚姻性別角色和性別認同的自由。

第三世界主義

第三世界主義是左派政治中的一種思想,將已發展、典型自由主義國家,與發展中、或稱第三世界國家的分離視為首要的政治目的。第三世界主義支持第三世界國家,或對抗西方國家及其代理人的民族解放運動(特別是在第三世界)。其政治思想經常將當代的資本主義視為帶有帝國主義的特征。因此,第三世界主義者認為,要抵製資本主義,主要必須對抗先進資本主義國家的掠奪。

第三世界主義運動的重要人物有弗朗茨·法農、艾哈邁德·本·貝拉、安德列·貢德·弗蘭克(Andre Gunder Frank)、薩米爾·阿敏和Simon Malley。新左派極力支持第三世界主義,特別是在五月風暴等第一世界的革命運動失敗以後。有關第三世界主義的新左派團體和運動有《每月評論》(Monthly Review)和新共產主義運動。

第三世界主義也與泛非洲主義、泛阿拉伯主義、毛澤東思想、非洲社會主義和拉丁美洲社會主義趨勢緊密結合。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桑地諾民族解放陣線和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等是較為知名民族解放運動。

一些在開發中國家的左派組織,如墨西哥的薩帕塔民族解放運動、南非的Abahlali baseMjondolo以及印度的納薩爾派,認為西方左派,對于其支配國家的民眾運動,常採取種族主義和家長式的態度。另外還特別批評非政府組織所扮演的腳色,以及歐洲和北美地區的反政府運動奪取了落後國家民眾運動的主導權。

後現代主義

左派後現代主義否定了如馬克思主義等的普遍解釋性理論,嘲笑那是大敘事。他們否定傳統的組織模式,如政黨和工會,而專註在批評或解構。左派後現代主義評論家認為這是一種對國家社會主義經濟失敗(包括歐洲、拉丁美洲和美國),以及對獨裁共產政體幻想破滅的反應。他們認為,文化研究借由否定獨立真實的存在,擴大了文化的重要性。

左派內對後現代主義最有名的批評,是自認為是左派的物理學家艾倫·索卡在1996年的一個惡作劇。他註意到左派內盛行“一種胡鬧且草率的思維…否定了客觀真實(Objective reality)的存在,或…淡化他們實際的關連…”,用定義與使用錯誤的物理、後現代主義、文學批評和政治理論的名詞,去主張物理事實(特別是萬有引力)不是客觀存在的,而是由心理與政治所架構的,他將索卡事件整理之後出書,名為《知識的騙局》。《社會文本》在1996年刊登這個論文,而之後索卡隨即公開表示這是一場惡作劇。雖然有些人認為這是索卡攻擊左派主義,但他非常清楚,這是內部批評:

政治上,我非常生氣,因為這愚蠢的事幾乎(雖然並不是全部)源自于一些自稱左派的人。我們在這裏見證到了一個深遠的歷史“轉變”(volte-face)。 在最近兩個世紀,左派是認同科學且反對蒙昧主義(Obscurantism)…知識相對主義背叛出這個有價值的遺產,並破壞已經脆弱的進步社會評論的前景。理論上,“實體的社會建構”不會幫助我們找到有效的愛滋治療法,或是策劃出防止全球暖化的策略。但如果我們拒絕真實與虛假的想法,那我們也不能反對歷史、社會學、經濟和政治上的錯誤思想。…至少,我這個小實驗的結果證明了,某些美國左派學者在思維上變的懶散。

蓋瑞·傑森表示:“社會主義的失敗,無論在經驗上或理論上…讓社會主義者的信仰開始動搖,而後現代主義是他們的回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