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

川端康成

川端康成(かわばた やすなり,1899-1972),日本新感覺派作家,著名小說家。1899年6月14日生于大阪。幼年父母雙亡,其後姐姐和祖父母又陸續病故,他被稱為“參加葬禮的名人”。一生多旅行,心情苦悶憂鬱,逐漸形成了感傷與孤獨的性格,這種內心的痛苦與悲哀成為後來川端康成的文學底色。在東京大學國文專業學習時,參與復刊《新思潮》(第6次)雜志。1924年畢業。同年和橫光利一創辦《文藝時代》雜志,後成為由此誕生的新感覺派的中心人物之一。新感覺派衰落後,參加新興藝術派和新心理主義文學運動,一生創作小說100多篇,中短篇多于長篇。作品富抒情性,追求人生升華的美,並深受佛教思想和虛無主義影響。早期多以下層女性作為小說的主人公,寫她們的純潔和不幸。後期一些作品寫了近親之間、甚至老人的變態情愛心理,手法純熟,渾然天成。 成名作小說《伊豆的舞女》(1926)描寫一個高中生“我”和流浪藝人的感傷及不幸生活。代表作有《伊豆的舞女》、《雪國》、《千隻鶴》《古都》以及《睡美人》等。1968年獲諾貝爾文學獎,亦是首位獲得該獎項的日本作家。1972年4月16日在工作室自殺身亡。已有多部作品在中國翻譯出版。 川端擔任過國際筆會副會長、日本筆會會長等職。1957年被選為日本藝術院會員。曾獲日本政府的文化勛章、法國政府的文化藝術勛章等。

  • 中文名
    川端康成
  • 外文名
    かわばた やすなり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民族
  • 出生地
    日本大阪
  • 出生日期
    1899年6月14日
  • 逝世日期
    1972年4月16日
  • 職業
    作家

人物簡介

川端康成(1899年6月14日-1972年4月16日),世界知名的日本新感覺派作家。他在1968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是獲得該獎項的首位日本作家。 

幼年父母雙亡,後祖父母和姐姐又陸續病故,他被稱為“參加葬禮的名人”。他一生漂泊無著,心情苦悶憂鬱,逐漸形成了感傷與孤獨的性格,這種內心的痛苦與悲哀成為後來川端康成文學的陰影很深的底色。在東京大學國文專業學習時,參與復刊《新思潮》(第6 次)雜志。1924年畢業。同年和橫光利一等創辦《文藝時代》雜志,後成為由此誕生的新感覺派的中心人物之一。新感覺派衰落後,參加新興藝術派和新心理主義文學運動,一生創作小說100多篇,中短篇多于長篇。作品富抒情性,追求人生升華的美,並深受佛教思想和虛無主義影響。早期多以下層女性作為小說的主人公,寫她們的純潔和不幸。後期一些作品寫了近親之間、甚至老人的變態情愛心理,手法純熟,渾然天成。  

川端康成川端康成

川端擔任過國際筆會副會長、日本筆會會長等職。1957年被選為日本藝術院會員。曾獲日本政府的文化勛章、法國政府的文化藝術勛章等。“以非凡的銳敏表現了日本人的精神實質”,于1968年獲諾貝爾文學獎,是日本獲此獎項的第一人。已有多部作品在中國翻譯出版。

自殺身亡

在榮獲諾貝爾文學獎三年之後,1972年4月16日,川端康成突然採取含煤氣管自殺的形式離開了人世,川端康成未留下隻字遺書。(據說是因為三島由紀夫自殺事件,刺激過重最終也選擇了自殺。)

生平經歷

1899年6月14日,川端康成生于大阪府大阪市北區此花町(今天神橋附近),祖輩為地方有名的富貴,家道中落後遷于東京,其父親習醫。川端康成兩、三歲時父母病故,祖父將他帶回大阪府扶養,他唯一的姐姐則寄養在另一親戚處。由于身體孱弱,川端康成的幼年生活是封閉式的,幾乎沒有與外界的接觸;而這種過分的保護並沒有改善他的健康,反而造就了他憂鬱、扭曲的性格。川端康成上學後,這種生活有所變化,但不幸又接踵而來:川端康成的祖母、姐姐、祖父相續過世;這種對于死亡的體驗給他留下的恐懼的影響是一生的。孤獨的川端康成一邊拒絕現實中的熱量,一邊在文字的世界裏繪製著想象中熱量,那個時候他開始閱讀《源氏物語》——在他的一生中,這本書是另一個重大的影響;評價他的作品,就不可避免的要提到《源氏物語》。中學時,川端康成對于《源氏物語》還僅僅一知半解,但就他所能體會到的感覺,他開始嘗試自己寫作。

1915年,一本雜志刊登了他的幾首俳句。次年,他在當地的一份報紙《京阪新聞》上發表了幾首和歌和雜文。中學畢業後,川端康成前往東京府舊製第一高等學校學習,在那裏他接觸到世界文學及日本文學中最精闢、最前沿的浪潮。

1920年後,川端康成對于寫作風格不斷探究,短篇《招魂節的一幕》奠定了其在文壇的第一步。

川端康成川端康成

1926年,除了其一生唯一一部劇本《瘋狂的一頁》被拍成電影,川端康成發表了《伊豆的舞娘》。獲得贊譽的川端康成並沒有停留不前,其寫作風格從新感覺到新心理主義,又到意識流,1931年的《針、玻璃和霧》可以說是其中一個的代表。接下來,川端康成的作品中開始出現佛教“空”、“無”的思想。

1934年,川端康成開始寫《雪國》連載,3年後出了單行本,並獲得第三屆文藝懇話會獎。

1936年,川端康成因為反戰而宣布停筆、不寫文藝時評類文章,並在接下來的幾年中廣泛參加反戰活動。

1940年,川端康成參與成立日本文學會。

1951年,川端康成擔任林芙美子治喪委員會主任委員

1941年,川端康成受關東軍邀請訪問滿洲等地;訪問結束後,他自費留在中國,並將妻子一同接到中國,兩人前往北京,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回到日本。第二年,川端康成編輯了《滿洲各民族創作選集》。

1944年,川端康成以《故園》等文章獲戰前日本最後一屆菊池寬獎。

1947年,歷經13年,《雪國》定稿。

1949年,川端康成另一部重要的小說《千隻鶴》開始連載;1952年,這部小說被改編成歌舞伎。

1961年,川端康成前往京都寫作《古都》,同年獲得文化勛章。

1968年10月17日,川端康成以《雪國》、《千隻鶴》及《古都》等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他是歷史上第一個獲得此獎項的日本人,也是繼泰戈爾之後第二位獲此獎項的東方人。當他在瑞典科學院領獎時發表了《美麗的日本的我》(美しい日本の私),在這篇文章中川端康成引用了諸多古典文學詩詞,來抒發自己對于日本、日本這個民族的美的體驗。

1969年4月,川端康成旅行期間,與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一道被選為美國藝術文藝學會的名譽會員。

1972年4月16日,川端康成在作為工作室的公寓中含煤氣管自殺。

2013年2月19日,川端康成首部在報紙連載的小說《美麗!》,塵封86年後被重新發現,比之前公認為他的最早連載小說《海之火祭》,還早四個月發表。

《美麗!》約8,000字長,屬短篇小說,1927年4月至5月分四期在《福岡日日新聞》(現《西日本新聞》)刊登,

諾貝爾獎

獎項帶來的煩惱

川端一生中,有兩個綽號:參加喪禮的名人和搬家的名人。意謂他從小到大,參加喪禮最多,搬家最多。

從伊豆到麻布,又從高圓到熱海、淺草、大森力,戰後的世態人情,風俗和現實,離美越來越遠了。

川端康成為此大感失望。他無法再帶著美走進千千萬萬讀者的心中,他開始逃離日本,到西歐到國外。

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整個世界都改變了,人們精神空虛、思想沉淪、道德水準下降,物欲代表了追求和理想,川端康成走遍了世界,卻發現自己更孤獨了,他發現了美,但是,已經沒有人願意和分享了。他自嘲地說自己成了一個“無賴閒人”。

川端康成川端康成

1968年10月17日,川端在家中剛吃完早餐,外國通訊社的記者打電話告訴他,斯德哥爾摩決定授予他1968年度諾貝爾文學獎。

川端康成在得到這一訊息後,第一個反應竟是對妻子說:“不得了,到什麽地方藏起來吧!”他驚慌失措,因為害怕受到喧囂和幹擾。

妻子說:“有了正式的通知,今天無論怎樣都必須和新聞記者見面,這是人世間一般的禮貌。”

為了世間的禮貌,川端康成隻好承受一切了。

于是,絡繹不絕的祝賀電話,蜂擁而至的新聞讀者,將鐮倉的川端住宅擠得水泄不通。在通往川端住宅的狹小道路上,被拜訪者、祝賀者、採訪記者的車塞得針插不進。直到深夜,客廳裏燈火通明,報紙、電台、電視台記者的採訪燈,耀眼地閃動,庭院裏也不得不臨時安置了照明燈,徹底打破了平時庭院的幽暗安靜。

這天晚上超過百人的新聞大軍,和前來祝賀的政府官員,親朋至友,造成了川端家空前絕後的喧鬧聲浪。川端身穿藏青色和服,不時露出無可奈何的苦笑,時不時生氣似地緘默不語,強迫自己抑製住想抽身離去的沖動,不得不在二十個麥克風前,嘟嘟囔囔地回答著記者的提問。

他隻是淡淡地說:“是運氣好,是我的運氣好。我的文學,隻是所謂感覺的東西。”

10月19日,瑞典駐日本大使拜訪川端,親手送來了正式的獲獎電訊和出席授獎儀式的請柬。這一天川端家大門外數十米的狹窄道路上,全是新聞記者和車輛,寬寬的大路上停著蜿蜒的車隊,幾名交通警察前來維持秩序。

川端康成川端康成

這一世界級的顯赫榮譽,沒給川端帶來快樂,隻使他感到厭煩和倦意。

疲倦和不快在他臉上顯現,一雙銳利的大眼閃出不快的神色。

他對記者說:“獲獎的原因,第一托日本的傳統的福,因為我的作品表現了日本傳統。第二托各國翻譯者出色翻譯的福,但用日語審查會更好。第三托三島由紀夫君的福,他前年便進入候選人,因為太年輕不行,所以才讓我碰上了。”他強調說:“我本是愉懶無用之人。”而到了11月29日,日本國會又為川端舉行獲獎紀念祝賀會,日本首相夫婦也前往會場。站在金碧輝煌的講台上,川端竟十分隨便地說:“我妻子在場,我可講不出話喲。”他略說了幾句,便走下講壇,混入祝賀的人群之中了。而當12月3日,川端要從羽田機場去斯德哥爾摩參加授獎儀式,他突然生氣地說:“大家請便吧,我可是不去了!”

好不容易參加完了一整套儀式,川端說了一聲:“累了”。到旅館倒頭便睡,如釋重負。

金錢花銷(野史)

川端康成是一位借債老手。1922年的一天,川端康成來到日本小說家菊池寬家裏。菊池寬獨自在棋盤邊捉摸著象棋,川端康成呆坐了1個多小時後,才冷不丁地對菊池寬說:“我需要200元。”菊池寬問什麽時候需要,“今天”,川端康成答。菊池寬一臉無奈地掏出錢包,給他用10日元的鈔票湊了200日元,川端康成拿到錢立即走了。

當時的200日元相當于今天的100多萬日元。對于金錢的花費,川端康成最大的特色是寅吃卯糧。他得知自己獲得了1968年諾貝爾文學獎後,立馬毫不猶豫地買下了價值7000萬日元的富岡鐵齋的屏風,又花了1000萬日元買了古墳時代陪葬俑的頭,總共買了近1億日元的藝術品和古玩。他明明知道諾貝爾獎獎金隻有2000萬日元,卻寅吃卯糧地買了5倍于此的物品。

頒獎詞

1968年,以《雪國》、《古都》、《千隻鶴》三部代表作,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瑞典皇家文學院常務理事、諾貝爾文學獎評選委員會主席安德斯·奧斯特林致授獎辭,突出地強調:

“川端先生明顯地受到歐洲近代現實主義的影響,但是,川端先生也明確地顯示出這種傾向:他忠實地立足于日本的古典文學,維護並繼承了純粹的日本傳統的文學模式。在川端先生的敘事技巧裏,可以發現一種具有纖細韻味的詩意。”

“ 川端康成先生的獲獎,有兩點重要意義。其一,川端先生以卓越的藝術手法,表現了道德性與倫理性的文化意識;其二,在架設東方與西方的精神橋梁上做出了貢獻。”

安德斯·奧斯特林最後宣讀了獎狀題詞:“這份獎狀,旨在表彰您以卓越的感受性,並用您的小說技巧,表現了日本人心靈的精髓。” 

​獲獎演講

川端在瑞典文學院禮堂作了題為《我在美麗的日本》的獲獎紀念講演,他通過禪宗詩僧希玄道元、明惠上人、西行、良寬、一休宗純的詩,芥川龍之介、太宰治的小說,《古今和歌集》、《伊勢物語》、《源氏物語》、《枕草子》的古典傳統,以及東洋畫、花道、茶道的精神,深入細致地介紹和剖析了“日本美的傳統”。其後川端兩度赴美在夏威夷大學和它的分校分別作了題為《美的存在與發現》的講演和在出席舊金山舉辦的日本周活動期間作了題為《日本文學之美》的講演。這三篇講演稿也是三篇美文,全面系統地論述了日本文學的傳統美,成為川端康成的日本美論、日本藝術論,構成了他的獨特的美學理論體系,在川端文學中獨放異彩。在這些成績、榮譽和地位面前,川端康成在《夕照的原野》一文中這樣敘述自己的心情:“榮譽和地位是個障礙。過分的懷才不遇,會使藝術家意志薄弱,脆弱得吃不了苦,甚至連才能也發揮不了。反過來,聲譽又能成為影響發揮才能的根源……如果一輩子保持‘名譽市民’資格的話,那麽心情就更沉重了。我希望從所有名譽中擺脫出來,讓我自由。”

作品特點

思想傾向

川端康成一生寫了100餘部長篇、中篇和短篇小說,此外還有許多散文、隨筆、講演、評論、詩歌、書信和日記等。他的創作,就思想傾向而言是相當復雜的,並且經歷了一個頗為曲折的發展過程。他戰前和戰時的創作,可以大致歸為兩類:

一類是描寫他的孤兒生活,抒發他的孤獨感情,描寫他的失戀過程,抒發他痛苦感受的作品。《精通葬禮的人》、《十六歲的日記》和《致父母的信》等是這類作品的代表。由于所寫的是他本人的經歷和體驗,所以往往具有描寫細膩、感情真摯、激動人心的藝術效果;但也由于僅僅寫他本人的經歷和體驗,並且自始至終充滿低沉、哀傷的氣息,所以思想高度和社會意義受到一定局限。

川端康成川端康成

另一類是描寫處于社會下層的人物,尤其是下層婦女(如舞女、藝妓、女藝人、女侍者等)的悲慘遭遇,表現她們對生活、愛情和藝術的追求的作品,《 招魂節一景 》、《 伊豆的舞女 》、《溫泉旅館》、《花的圓舞曲》和《雪國》等是這類作品的代表。這類作品比較真實地表現了底層人群生活與情感上的矛盾糾結,比較充分地表達出她們的痛苦,作者對她們報以同情和憐憫。一般說來這類作品在思想價值上要超過第一類作品,其中如《伊豆的舞女》和《雪國》等名篇更是如此。他戰後的創作尤其復雜。一方面,他仍然沿著《伊豆舞女》和《雪國》的道路前進,繼續寫作表現人們正常生活和感情的作品,其中或反映出社會存在的某些問題,或表達出對普通人民的同情態度,或流露出 作者積極 健康的審美情趣 ,如《 舞姬 》、《名人》和《古都》等堪稱代表。另一方面,他又寫出一批以表現官能刺激、從《千隻鶴》、《山音》到《睡美人》、《一隻胳膊》,這些作品中川端康成獨創的繼承了日本傳統的風雅精神,超越了世俗的道德而純粹的表現人體的美,以及空虛的幻影的描寫,是日本美的另一種象征。

創作傾向

川端康成在實際創作中存在著兩種不同的傾向。有的作品採用純新感覺派的寫法,極力強調主觀感覺,熱心追求新穎形式,另有一些作品卻沒有採用純新感覺派的寫法,主要使用樸素、簡潔的白描手法。20年代末期和30年代初期,他又被新心理方義和意識流小說所吸引,相繼寫出兩篇純屬模仿式的小說——《 針與玻璃與霧 》和《水晶幻想》;但後者中途輟筆,並且其後再也沒有寫過這類作品。由此可見,川端不滿足于單純模仿,不肯跟在別人後面亦步亦趨,決心另闢新徑。所謂新徑,就是將日本古典文學傳統和西方現代派方法有機地結合起來的道路。經過長期探索,他在這條路上取得了很大的進展,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雪國》起筆于1935年,當時正是日本帝國主義侵佔我國東北地區、準備發動全國侵華戰爭的陰雲密布時期。在這時期,他們對日本國內加強統治,轟動一時的無產階級文學運動已被鎮壓下去,與之對立的新感覺派文學,包括川端康成的文學創作,從另外一面受到影響。《雪國》這部作品的發表,足以說明這一嚴酷的現實。《雪國》開始是以描寫各個章節內容的短篇形式分別發表于各種刊物上的,後來隨著情勢更加險惡,從1937年以後即基本上停止發表。直至戰後才又略加修改補充,出版最後完成本。主要原因大致是,它既未追隨日本帝國侵略政策,歌頌侵略戰爭,也未像小林多喜二的《為黨生活的人》那樣,正面批判和反對侵略戰爭,描寫共產黨員和工人階級的鬥爭,它把背景設定在遠遠離開東京的雪國及其溫泉旅館,並以那裏的“五等藝妓”(實際上是妓女)駒子和遊客島村的邂逅為題材,表現了他們的性愛生活和遊覽活動。作家以富于抒情色彩的優美筆致,描繪年輕藝妓的身姿體態和音容笑貌。並巧妙地用雪國獨特的景致加以烘托,創造出美不勝收的情趣和境界,使人受到強烈的感染。諸如,列車行駛在皚皚雪原,夜幕開始降落,然而尚未將雪原全部覆蓋起來,大地還留著一片模糊的白色。坐在火車上前往雪國去會駒子的島村。正從車窗欣賞這蘊含著一種神秘感的黃昏美景,忽然一張同這襯景非常調和的影影綽綽的面孔和一雙明亮而不十厘清晰的眸子引起他無上的美感,他仿佛被一種無法形容的魅力征服了。駒子陪島村一夜溫存之後,清晨時鏡梳妝,紅顏黑發,受到窗外白雪的烘托。島村欣賞著,未免感到心曠神怡。精神恍惚。

川端康成作品《雪國》川端康成作品《雪國》

文學語言

川端對于作品的文學語言,要求極為嚴格。據說他寫完一節之後,總要反復推敲琢磨,修改後往往刪去大半。因此,他的文章雖然頗為接近口頭語言,但讀來絲毫沒有啰嗦之感。用語簡明,描寫準確,這又同他對于自己所描寫的對象觀察細致,熟諳于心,有著重要的關系。

綜述

川端的作品同其筆下的人物——主要是年輕婦女——一樣,具有很強的魅力,這又同他的唯美主義傾向和執著地追求所謂“日本的美”有著難以割裂的聯系。本來,一個作家,既然生活在現實社會,即便是唯美主義的美的追求,也不可能是世外的夢囈。這就是說,有時他們也會在現實社會發現比較接近真正的美的東西,如川端筆下的“伊豆舞女”同高中學生之間的純潔的感情;然而,很多時候,由于世界觀和思想感情的變化,他們又會以醜為美。《雪國》擺脫那個萬馬齊喑的黑暗時代的現實,美化封建主義遺留下來的賣淫製度——雪國溫泉旅館“五等藝妓”同嫖客之間的廝混,這就不能令讀者感到滿意。即使日本帝國主義,由于《雪國》所表現的那種令人陶醉的男女關系會消磨所謂“國民的戰鬥意志”,對之也不表示歡迎。

但如果拋棄政治去審視川端康成的作品,那種深刻的日式物哀之美,以及他在東西方文學調試上所做的貢獻是極其巨大的,在探索美的漫長道路上川端先生是無愧的先驅與大師。

主要作品

《感情裝飾》(感情裝飾、1926年)

《伊豆舞娘》(伊豆の踴子、1927年)

《淺草紅團》(淺草紅団、1930年)

茨木市立川端康成文學館

川端康成(1932年)

川端康成(1946年)

《化妝與口笛》(化粧と口笛、1933年)

《水晶幻想》(水晶幻想、1934年)

《抒情歌》(抒情歌、1934年)

《禽獣》(禽獣、1935年)

《純粹的聲》(純粋の聲、1936年)

《花的華爾滋(圓舞曲)》(花のワルツ、1936年)

《雪國》(雪國、1937年)

《母親的心》(むすめごころ、1937年)

《女性開眼》(女性開眼、1937年)

《班代的偵探》(級長の探偵、1937年)

《少女港》(乙女の港、1938年)

《睡顔》(寢顔、1941年)

《愛的人們》(愛する人達、1941年)

《文章》(文章、1942年)

《美麗的旅行》(美しい旅、1942年)

《高原》(高原、1942年)

《朝雲》(朝雲、1945年)

《愛》(愛、1945年)

《駒鳥溫泉》(駒鳥溫泉、1945年)

《日雀》(日雀、1946年)

《晚霞少女》(夕映少女、1946年)

《溫泉宿》(溫泉宿、1946年)

《虹》(虹、1947年)

《一草一花》(一草一花、1948年)

《我的伊豆》(私の伊豆、1948年)

《哀愁》(哀愁、1949年)

《新文章讀本》(新文章読本、1950年)

《舞姫》(舞姫、1951年)

《千羽鶴》(千羽鶴、1952年)

《再婚者》(再婚者、1953年)

《日月》(日も月も、1953年)

《河邊小鎮的故事》(川のある下町の話、1954年)

《山音》(山の音、1954年)

《吳清源棋談・名人》(呉清源棋談・名人、1954年)

《童謡》(童謡、1954年)

《伊豆之旅》(伊豆の旅、1954年)

《東京的人》(東京の人、1955年)

《湖》(みづうみ、1955年)

《燕之童女》(燕の童女、1955年)

《生為女人》(女であること、1955・56年)

《富士的初雪》(富士の初雪、1958年)

《有風的未知》(風のある未知、1959年)

《睡中的美女》(眠れる美女、1961年)

《古都》(古都、1962年)

《愛與哀愁》(美しさと哀しみと、1965年)

《隻手》(片腕、1965年)

《落花流水》(落花流水、1966年

《月下之門》(月下の門、1967年)

《美的存在與發現》(美の存在と発見、1969年)

《ある人の生のなかに》(ある人の生のなかに、1972年)

《蒲公英》(たんぽぽ、1972年)

《竹聲桃花》(竹の聲桃の花、1973年)

《日本的美的中心》(日本の美のこころ、1973年)

人物評價

“昨日始讀川端康成的《雪國》,雖未盡畢,然亦不能釋手。日人小說確有其風格,而其細致、精確、優美、真切,在我讀過的幾篇中,十分明顯。” —曹禺

川端康成川端康成

“川端康成是個永恆的旅遊者”;“生于日本的藝術家,被迫對日本文化不斷的進行批判,從東西方文化的交匯中清理出真正屬于自己風土和本能的東西,隻有在這方面取得切實成果的人是成功的。” ——三島由紀夫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