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島芳子 -日本間諜

川島芳子

川島芳子(1906年5月24日 - 1948年3月25日(待考證)),本名愛新覺羅·顯玗,字東珍,號誠之,漢名金壁輝,清朝肅親王愛新覺羅·善耆第十四女。

1912年清朝滅亡。善耆欲借日本之力復國,將女兒顯玗送給川島浪速做養女。顯玗從此更名川島芳子,被送往日本接受軍國主義教育,成年後返回中國,長期為日本做間諜。

川島芳子歷任偽滿洲國"安國軍總司令"、"華北人民自衛軍總司令"等要職,曾先後參與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變、滿洲獨立運動等秘密軍事行動,並親自導演了震驚中外的上海一二八事變和轉移婉容等禍國事件,被稱為"男裝女諜"、"東方女魔"。

1945年日軍戰敗投降。1948年3月25日,川島芳子被以漢奸罪判處死刑,在北平第一監獄執行槍決,終年41歲。

此後坊間一直流傳著川島芳子系替身代死。現在經中日專家合作調查,愛新覺羅德崇(清太祖努爾哈赤十一世孫)出面作證,法醫用科學方法反復比對骨骼結構,驗明死者留下的數件遺物,確證方姥就是漢奸川島芳子。其本人隱姓埋名直至1978年病故。

  • 中文名
    愛新覺羅·顯玗
  • 外文名
    川島芳子
  • 別名
    金壁輝
  • 國籍
    中國(清)
  • 民族
    滿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906年5月24日
  • 逝世日期
    1948年
  • 職業
    間諜
  • 畢業院校
    松本高等女子學校

個人簡介

金壁輝,清朝肅親王愛新覺羅·善耆第十四女。

川島芳子川島芳子

1912年清朝滅亡。善耆欲借日本之力復國,將女兒顯玗送給川島浪速做養女。顯玗從此更名川島芳子,被送往日本接受軍國主義教育,成年後返回中國,長期為日本做間諜。

川島芳子歷任偽滿洲國“安國軍總司令”、“華北人民自衛軍總司令”等要職,曾先後參與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變、滿洲獨立運動等秘密軍事行動,並親自導演了震驚中外的上海一二八事變和轉移婉容等禍國事件,被稱為“男裝女諜”、“東方女魔”。

人物生平

幼遭國難

1906年,愛新覺羅·顯玗出生于肅親王府邸,父親愛新覺羅·善耆為第十代肅親王,此前善耆已有十三個女兒,顯玗排行第十四。善耆為她起字“東珍”,意為東方的珍寶。

川島芳子川島芳子

1912年清朝滅亡。善耆意圖匡復故國而拉攏日本勢力,將年幼的顯玗作為友情依據送給日本浪人川島浪速作為養女。此後川島速浪與善耆拜為兄弟,共同策劃了“滿蒙獨立運動”,雖然最終失敗,但運動所持理念成為後來日本建立偽滿洲國的雛形。

少年不幸

1912年,六歲的顯玗更名川島芳子,隨養父川島浪速前往日本,進入松本高等女子學校接受嚴格的軍國主義教育,並從川島浪速那裏接受到政治、軍事、情報等多方面訓練。長大後的川島芳子思想舉止已日本化,且容貌清秀,亭亭玉立,但此後的遭遇卻極為不幸,甚至令她終其一生都無法忘記所受到的凌辱。她曾為此親筆寫下一首《辭世詩》:“有家不得歸,有淚無處垂,有法不公正,有冤訴向誰。”

川島芳子川島芳子

第一個讓川島芳子動心的是少尉山家亨,但兩人的愛情沒有實質進展,很快一個思想極右的岩田愛之助步入川島芳子的視線。他是“興亞主義”的擁護者,主張日本立即發兵中國佔領東北,利用東北的資源“振興大東亞”。岩田愛之助與川島芳子之間的交往理性多于愛慕,他們談論的話題不是風花雪月,而是嚴肅的政治國事。岩田愛之助常以思想指導者的面目出現在川島芳子面前而不是情人。

出人意料的是,年近花甲的養父川島浪速在此時對芳子生出淫念。他曾對芳子的哥哥愛新覺羅·憲立說:“你父親肅親王是位仁者,我是個勇者。我想如將仁者和勇者的血液結合在一起,所生的孩子必然是仁勇兼備。”他希望憲立同意他娶川島芳子為妾。

1924年,17歲的川島芳子被養父強暴。悲憤異常的她在手記裏控訴道:“大正13年10月6日,我永遠清算了女性!”次日她頭梳日本式發髻,身穿底擺帶花和服,拍了張少女訣別照,從此剪了個男式分頭,與女性身份徹底“訣別”。

川島芳子的少年時期充滿灰色與壓抑,極端的軍國主義思想以及被養父強暴的經歷讓這個本該是明眸玉膚、出水芙蓉的皇室公主變得性格乖張、放蕩不羈,甚至在上課時會溜出學校揚鞭策馬,逐漸形成了有些畸形甚至瘋狂的性格。川島芳子長大後時常女扮男裝,痴迷于各類激烈的“男性運動”(如騎馬擊劍、射擊等),認為這樣做是“永遠解脫了女性”。

自殺未果

1924年10月,岩田愛之助準備向川島芳子求婚,然而芳子的情緒變得暴躁,她多次向岩田愛之助表示:“我不想活了,我應該了此一生。”岩田愛之助見芳子心情不好,起初時常陪伴在側為她排憂解悶。但時間久了,岩田愛之助開始不耐煩,他生氣了,對川島芳子怒示如果她想死就去死,隨後將上膛的手槍放在她面前。之後的情景出乎意料,川島芳子竟毫不猶豫拿起手槍對準自己扣動扳機,全家頓時亂作一團,幸好最終搶救及時,子彈穿過左肋而沒有危及生命。

事發數日後,芳子向親人控訴了川島浪速的無恥行徑,把川島浪速奸污自己的事公之于眾。此時芳子的生父肅親王已辭世,哥哥愛新覺羅·憲開和愛新覺羅·憲東也寄養在川島家,他們決定寫信給國內的兄長愛新覺羅·憲立詢問對策。然而憲立接到信後卻急忙表示:“現在決不能和川島浪速公開決裂,希望妹妹一定鼓起勇氣生活下去。川島浪速會做適當反省,設法解決已經發生的事。”果然川島浪速為幫助芳子盡快恢復健康,將其送到鹿兒島暫住。此後憲開考進了東京陸軍士官學校,離開了川島家。家中隻剩下川島浪速、憲東和僕人。然而憲東面對這個偽善的長者充滿怨懟,川島浪速也倍覺尷尬而不願繼續撫養憲東,于是將其送回中國旅順上學。就這樣,憲東擺脫了川島的控製,為日後加入革命佇列埋下伏筆。

重歸故國

川島芳子在鹿兒島過著表面寧靜卻內心凄苦的日子,她不斷給兄長憲立寫信尋求解脫。憲立隻得言語安慰,鼓勵她活下去,要忘記傷心事多憧憬未來,牢記父王遺志。1924年11月,馮玉祥溥儀趕出紫禁城,宣布廢除清朝皇帝尊號以及皇室優待條例,清朝宗室人心惶惶。

川島芳子川島芳子

此刻的日本政府對中國的政局動蕩,特別是對中國革命情勢的發展感到十分焦慮和恐慌,而日本國內則發生了空前嚴重的經濟危機,帝國政府急欲擺脫困境,轉移國內視線和壓力,開始伺機對中國下手。1927年7月7日,田中義一在首相官邸召開“東方會議”,公開發表《對華政策綱領》。會議結束後,田中義一擬定《對滿蒙積極政策》奏折,開始將目光投向中國東北,這就是眾所周知的《田中奏折》。

川島浪速聞訊歡呼雀躍,他的滿蒙獨立理念失敗多年後再見曙光,這次將得到日本政界和軍界的公開支持。他立即採取行動在大連設立辦事處,繼續加強同善耆一家人的緊密聯系,因為他需要依靠大連露天市場的收益,那裏是關東廳劃撥給肅親王的土地。

1927年夏,川島芳子斷然拒絕回到川島速浪身邊,隻身返回中國,改漢名金壁輝。不久後,芳子依從父親善耆的滿蒙聯合匡復清廷遺訓,在旅順與蒙古王族結婚。但僅僅三年之後,性格乖張不羈的川島芳子就選擇了叛逃,轉而接近日本關東軍。

男裝女諜

1931年,日軍伺機發動侵華事變,川島芳子受日本驅遣開始從事間諜活動。此時東北已掀起排日運動,面對中國人民的抗日大潮,日軍建立“滿洲青年聯盟”作為應付民間反日運動的機構,由一批狂熱的日本青年和賣國漢奸組成,企圖挑起事端為日本入侵東北製造借口。作為骨幹青年的川島芳子很快被派往大連負責調度運動,在她的影響下這個組織逐漸發展成專業竊取中國情報的得力團體,使關東軍掌握了大量有關張學良部軍的駐兵情況,為事變爆發作了大量諜報工作。9月18日,日軍發動震驚中外的“九一八事變”(滿洲事變),開始侵佔中國東北。

川島芳子川島芳子

10月上旬,川島芳子奉田中隆吉之命趕到奉天,投到關東軍高級參謀的指揮之下。此時的川島芳子不僅能熟練使用中日兩國語言,而且田中為把她培養成一個出色的間諜而“傾盡全力”,教她說簡單英語,加上芳子清室公主的招牌,成為日軍不可多得的骨幹分子。得到日軍信任的川島芳子不負田中將軍所望,為日軍穩定人心、與各國租界修好出了大力。

此時日本正密謀擁立清廢帝愛新覺羅·溥儀,暗中將溥儀從天津靜園弄到旅順大和旅館,為建立傀儡政權滿洲國做準備。由于出逃匆忙,溥儀的皇後婉容(秋鴻皇後)仍留在天津。但為完成建國,日軍必須設法將婉容接到滿洲。川島芳子很快被日軍相中。由于她在皇姑屯事件、“滿洲青年聯盟”、九一八事變等一系列重大活動中的“上佳表現”,以及其愛新覺羅家族成員的身份,川島芳子最終被確定為轉移婉容的執行者。

1931年11月,臉搽脂粉、唇塗口紅,打扮冶艷的川島芳子來到婉容居所,身邊還帶著一個男扮女裝的隨從。幾天後靜園放出風來,說肅親王十四格格的朋友不幸病逝,需把棺材運出。就這樣,載著婉容的棺材堂而皇之地運出靜園,一路暢通無阻抵達旅順。事後婉容對這次冒險深感滿意,于是將母親遺留下的翡翠耳墜贈于川島芳子。

由于川島芳子巧施妙計,為帝後團圓、建立滿洲國立下“汗馬功勞”,日本關東軍特別嘉獎川島芳子,授其陸軍少佐軍銜。這之後川島芳子春風得意,不僅與日本軍部取得更為牢固的聯系,還得以從一些舊財閥和滿清遺老手中籌集軍餉,並很快向八方伸手,在滿洲旗人中物色男丁充當兵卒,為日後成為安國軍總司令撈足資本。1932年,偽滿洲國成立,川島芳子在新京(長春)被任命為滿洲國女官長。1933年,川島芳子正式被任命為滿洲國安國軍總司令,安國軍則被宣傳為“由滿洲公主帶領的滿洲國義勇軍。”

叛國生涯

皇姑屯事件中攻堅克難,成功炸死張作霖;在上海興風作浪,煽動起一二八事變;成功將婉容偷運到大連,協助偽滿洲國建國。川島芳子被日本軍稱贊為“可抵一個精銳的裝甲師團”。

川島芳子川島芳子

東條英機上台後,日本與中國的戰爭全面爆發,但同時太平洋戰爭使日本在兵源、物資上陷于捉襟見肘的困窘境地,他希望暫與國民政府和談。此時閒居在東京的川島芳子認為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于是打電話給東條夫人勝子說:“有件重要事情請一定轉達東條閣下。關于蔣介石軍隊方面,有許多將軍是我熟人,我一定會使日中和談早日實現。”勝子把川島芳子的意思傳達給東條英機,東條聽後臉色立變,對妻子說:“日本還沒落到非這種女人不可的地步。”但實際上,東條為川島芳子掌握訊息的快和準感到吃驚。思忖再三,東條向北京憲兵司令田宮中佐發電,令他保護川島芳子的安全,並將躍躍欲試的川島芳子派到北京,讓她以東興樓飯庄女老板的身份與國民黨在京要員廣泛接觸,蒐集有關和談動向的情報。川島芳子很快以美色和手腕把田宮中佐“俘虜”,有條不紊地開始著手和談事宜。

川島芳子首先利用自己慶生機會大事鋪張,遍請在京朝野名流,當中包括華北政務委員會情報局局長官翼賢、常來華北的邢士廉、滿洲國實業部長張燕卿、三六九畫報社社長朱書紳等知名人士,以及日滿大使館的參贊和不少梨園名人。宴會開始不久,川島芳子就差人抬來一塊刻著“祝川島芳子生日快樂北支那方面軍司令多田駿”的銀色大匾,震懾在場人員。此後川島芳子又通過漢奸周佛海、陳公博等人與蔣介石的紅人——軍統特務頭子戴笠搭上線,為此川島芳子將日本在南京政府安插的特務分布網及北平諜報人員名單送給戴笠。戴笠早就仰慕川島芳子的才華,對她在上海“1·28”事變中左右逢源、胸懷大局的超級間諜風範十分佩服。于是戴笠欣然同意合作,並派親信唐賢秋扮作北京大葯商行的老板與川島芳子磋商。但後來由于日軍進攻緬甸,陷中國遠征軍于絕境,這種接觸暫時中斷。

由于情勢急轉直下,國民黨與日軍秘密達成了“和平相處,共同剿共”的協定,川島芳子在不知不覺中又被日本軍部遺忘。面對日益枯竭的活動費用,川島芳子決定重新換上“金壁輝司令”的招牌,以便招搖過市騙取錢財。她在田宮中佐的幫助下網羅了二十幾個殺手,時常穿著鑲有大將軍銜的服裝出入公共場合,專門看準有錢的士紳和名旦下手。但是隨著日本軍國主義在太平洋戰場和東南亞戰區的節節敗退,這位權柄炙手的“東方魔女”隻能逞得一時落日餘輝,在掙扎和孤寂中等待著歷史的懲罰。

復闢夢碎

早于1934年,川島芳子曾因感到滿洲國並不是日本幫助下的清朝復闢,而隻是日本的傀儡政權而感到失望,不時公開批評日軍的“大陸政策”,並利用個人權力釋放一些被逮捕的中國人。日軍對此很快警覺,將她遣送回日本監視起來。1936年,川島芳子借助東條英機的中日和談戰略東山再起,重回天津經營東興樓飯庄,暗中繼續間諜活動,並與日軍高官和漢奸頻繁往來。川島芳子並沒有醒悟,而是繼續為日寇效鷹犬之力,從此在為虎作倀的罪惡行徑中墮入萬劫不復。

1945年,日軍戰敗投降,滿洲國隨之覆滅,清朝宗室的復闢夢徹底粉碎。同年十月,川島芳子在北平東四九條胡同私宅被國軍逮捕,並以漢奸罪提起公訴。

最後審判

日軍戰敗後,針對戰犯的審判逐一進行。此前川島芳子的摯友李香蘭(本名山口淑子)已因其日本人身份而被予以釋放。川島芳子若能證明自己的日本人身份則同樣可以脫罪。川島芳子生性機敏,善于言詞,常讓法官啞口無言。事實上她的身份既不可能直接屠殺平民,也不可能參與製訂日軍軍機大事,所以法庭定罪十分困難,此時國籍問題將關乎其生死:如果她是中國人,那麽漢奸罪將不可免;如果是日本人,此前日本戰犯審判的案例中,除最高級司令官以及屠殺平民的軍官被判刑外,其它日本軍人和僑民大都被釋放歸國。

川島芳子

1947年10月5日,北平高等法院在擁擠人潮的圍觀下做出判決,認定金壁輝(川島芳子)是叛國者,漢奸罪、間諜罪成立,判處死刑。判決文稱:一、被告生父為前清肅親王,無疑是中國人,應以漢奸罪論處;二、被告同日本政要來往密切,在上海“一·二八事變”中以男裝進行間諜活動,引發了上海事變;三、被告參與將溥儀及其家屬接出天津,為籌建偽滿進行準備工作;四、被告長期和關東軍往來,曾被任命為“安國軍司令”。

1948年3月25日,川島芳子在寫完遺書後,于清晨在北平第一監獄被執行槍決,終年41歲。

家族成員

十一世祖

愛新覺羅·皇太極(清太宗皇帝)

十世祖

愛新覺羅·豪格(第一代肅親王,八大鐵帽子王之一)

父母

父親:愛新覺羅·善耆(第十代肅親王)

母親:善耆第四側妃

繼父川島浪速(日本浪人,滿蒙獨立運動策劃者)

兄弟姐妹

愛新覺羅·善耆共育有二十一子和十七女,除川島芳子(金壁輝)外較知名的還有:

愛新覺羅·憲奎憲奎王):善耆第七子,歷任偽滿洲國司令、省長等職,1940年病逝。

愛新覺羅·憲均:善耆第十二子,曾撰寫回憶文章《金壁輝其人》。

愛新覺羅·憲東:善耆第二十一子,曾與姐姐川島芳子一同赴日本接受軍國主義教育,後不堪忍受川島速浪的偽善和日軍的滔天罪惡,從偽滿洲國改投共產黨地下組織,成為一位革命者。2002年病逝。

愛新覺羅·顯琦:善耆第十七女,文革時期遭迫害,後歷任廊坊東方大學城副董事長、北京東方研修學院名譽董事長、北京文史研究館館員等職。丈夫是著名書畫篆刻家、美術教育家馬萬裏。2014年病逝。

死因爭議

替身疑雲

川島芳子被槍決後,坊間流傳著替身代死的說法。在當時即有人匿名檢舉,指女子劉鳳玲原獲10根金條代替川島受死,但事後劉家卻隻獲得4根金條,引發軒然大波。2000年初一位名為張鈺的女子稱川島芳子在其家鄉——吉林某個村庄以“方姥”名義隱姓埋名,直至1978年病故。

證據之一:方姥生前行為謹慎

根據方姥同村後輩張鈺回憶,方姥平日翻書都用鑷子,寫的字畫都用專門爐子焚燒,幾乎不留手跡,而且唯一留下來的一張畫,上面的字也被刻意塗上了墨水。

證據之二:技術鑒定槍決照片中死者不是川島芳子

吉林省公安廳副調研員、省公安攝影協會秘書長台祿林以個人身份對川島芳子被押期間所拍照片和行刑後的照片做出鑒定:兩張照片中並非同一人。針對這一結果,日本方面再次進行鑒定,將行刑後的照片通過電腦製作,將人像立體化進行骨骼分解。在對比中,日本專家發現行刑後的照片從肩骨來看應是個長期幹農活的婦女,而川島芳子出身金枝玉葉,即使行軍也不曾一線征戰,更不可能幹過農活。從盆骨來看,被行刑者可能經歷過生育,明顯與川島芳子不符。

證據之三:李香蘭認可方姥傳言

2009年3月8日,中方研究者回國,張鈺一人留在日本東京,會見了川島芳子的生前密友李香蘭。根據研究者提供的書面材料,2009年3月12日18時,張鈺來到李香蘭住處。這場會見李香蘭事先要求不能超過15分鍾。雙方見面後,張鈺談起“方姥”的生活習慣,並介紹了“方姥”的住房、茶室布置等細節。聽完這些介紹,李香蘭連聲說“是哥哥!”,而李香蘭對川島芳子的稱呼一向為“哥哥”。談話中在場日本記者問李香蘭:“方姥會是川島芳子嗎?”,李香蘭則回答:“沒別的可能性了。”

清皇室後裔作證

經中日專家合作調查,愛新覺羅德崇(清太祖努爾哈赤十一世孫)出面作證,法醫用科學方法反復比對骨骼結構,驗明死者留下的數件遺物,確證方姥就是漢奸川島芳子。 

1948年愚人節,報紙上突然登出一條有鼻子有眼睛的新聞:“……在行刑前的頭天夜裏,川島芳子的牢房裏進來一個國軍軍官。他在川島芳子耳邊小聲囑咐:處決您的日子就要來臨了,大約是在後天黎明之前。但是請您放心,執行者用的子彈不是實彈,而是空彈。請您一聽到槍聲就立刻倒下。因此3月25日被處死的女漢奸金璧輝業已潛逃,其替死鬼是第一監獄關押的女囚犯劉鳳玲,她母親貪圖十根金條,同意讓身患絕症的女兒去代替川島芳子受刑。事後,劉鳳玲的妹妹發現獄方言而無信,于是將醜聞抖露出來。”這種內幕奇聞可信度幾何?有人疑為故弄玄虛,也有人信以為真。這並不奇怪,中國老百姓差不多天天都過愚人節,報紙新聞到底孰真孰假,孰誠孰欺,真不是那麽容易辨別的。 

2006年,長春青年女畫家張鈺主動揭秘,她姥爺段連祥臨終前告訴她,曾在長春市郊外隱居了三十年的方姥就是舉世聞名的艷諜川島芳子。這無疑是一個爆炸性訊息。經中日專家合作調查,愛新覺羅德崇(清太祖努爾哈赤十一世孫)出面作證,法醫用科學方法反復比對骨骼結構,驗明死者留下的數件遺物,確證方姥就是漢奸川島芳子。當年,川島芳子被判處死刑,日本人本多松江(川島芳子的家庭女教師,宋美齡留學美國時的同窗)、頭山滿(川島芳子的父執)等人為之多方疏通,直達極峰,蔣介石賣個順水人情並非難事。重病在身的劉鳳玲為換取十根金條養家糊口,自願做了替死鬼。川島芳子偷偷出獄,潛往東北投靠段連祥(此前兩人早已相識,有過通信往來,她認定段連祥值得信賴)。段連祥憑著自己的人脈關系,將川島芳子安置在長春遠郊的一位村長家裏,從此隱居下來,身份嚴格保密。1978年,川島芳子病死。死前她從未受到過任何來自官方的懷疑和驚擾,一個比鐵桶更嚴密的社會組織竟網漏吞舟之魚,這種疏忽太不可思議了。

日本軍方豢養川島芳子,將她訓練成為“帝國諜報之花”,反噬其祖國同胞,可謂大逆不道。日本國內的右翼勢力至今仍對這位二十世紀不可多得的“巾幗英雄”贊譽有加,自然是不懷好意。無論川島芳子有過多麽傳奇的經歷,但她屈身事敵,賣國求榮,劣跡斑斑,罪惡累累,乃是成色十足的漢奸女子,這一蓋棺論定早已板上釘釘,誰也無法變更它。

影視形象

電影

白明:電影《川島芳子》,1955年,香港。

白明:電影《戰地奇女子》,1965年,香港。

嘉凌:電影《黑龍會》,1976年,台灣。

Maggie Han:電影《末代皇帝》,1987年,中國大陸、義大利、美國。

夏文汐:電影《旗正飄飄》,1987年,台灣。

張曉敏:電影《川島芳子》,1989年,中國大陸。

傅藝偉:電影《風流女諜》,1989年,中國大陸。

梅艷芳:電影《川島芳子》,1990年,香港。

高麗虹:電影《財叔之橫掃千軍》,1991年,香港。

黃韻詩:電影《賭俠2之上海灘賭聖》,1991年,香港。

電視劇

山田邦子:電視劇《再見李香蘭》,1989年,日本。

李鈺:電視劇《末代皇妃》,2003年,中國大陸。

江角真紀子:電視劇《流轉的王妃》,2003年,日本。

菊川憐:電視劇《李香蘭》,2007年,日本。

八木優希、黑木美沙、真矢美季:電視劇《男裝的麗人~川島芳子的生涯~》,2008年,日本。

許姿婷:電視劇《戲說台灣》-錢來也,2013年,台灣。

單薇:末代皇帝傳奇,2014年,中國大陸。

葉璇:東方戰場,2015年,中國大陸。

相關事件

胞妹去世

2014年5月26日,“末代格格”愛新覺羅·顯琦在北京因心髒病發逝世,享年95歲。顯琦于1918年出生于旅順,是清朝肅親王的第17個女兒。川島芳子本名愛新覺羅·顯玗,有著“東方的瑪塔·哈麗”之稱。

老年金默玉老年金默玉

金默玉(1918-2014),女,原名愛新覺羅·顯琦,滿族,1918年9月14日生于遼寧省大連市旅順口區。“末代格格”金默玉是清末八大親王之一的肅親王善耆最小的女兒,川島芳子的妹妹,年僅4歲時父母雙亡,由同父異母的三位姐姐撫養長大。金默玉是現代著名書畫篆刻藝術家、美術教育家馬萬裏的第三任妻子。

人物評價

成為日本諜報機關的“一枝花”,受到日本特務頭子田中隆吉土肥原賢二等人的大加贊賞。1948年,川島芳子被執行槍決後,曾與其往來的日本新聞人原田伴彥對其作出如下評價:“她所具有的武器是絕代的美貌、愛新覺羅王朝的高貴血統、金錢和勢力以及才華橫溢與頭腦敏銳,但她的悲劇的孽根亦在于此。她平生既無理想,亦無信念,更缺乏現代人的性格。”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